第 2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吧,想要结婚,你自己去结,不要拉上我,我没有兴趣。”

  说完这句话后,韩佳雅转身就走,但刹那间,已经发现了不对。

  原本装饰用的高级红棉地毯在瞬间浮现出个巨大的魔法阵,无数圆圈和花纹放射着紫色的亮光,几乎在瞬间将韩佳雅吞没。

  处魔法阵中心的韩佳雅,在刹那间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丧失了行动功能,体内的魔力宛如死水样,没有丝的变化。

  “你暗算我。”这刻,韩佳雅几欲抓狂。

  韩父不屑的摇摇头,说道:“什么叫暗算,只是让你安静下而已,如果你没有直忤逆我的话,我怎么可能动用这个隐藏了十年之久的魔法阵。”

  看到父女将局面弄成了这个样子,美妇也坐不住了,赶紧出声道:“老头子,不用这么严厉吗,女儿这么抗拒相亲,也许有着说不出的苦衷也说不定啊。”

  “苦衷,她有什么苦衷。”韩父根本不信美妇的话,冷笑着说道:“只不过是单纯的叛逆和任性而已。”

  美妇对韩父的话充耳不闻,反而对着魔法阵中心的女儿说道:“雅儿,你告诉我,是不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所以才不想去相亲啊。”

  原本有些绝望的韩佳雅听到美妇的话后,心思顿时飞快的活动了起来,不会就想出了个美妙的注意。

  “妈,女儿确实有了喜欢的人了,不过却直不敢跟你们说。”

  “为什么不敢说啊。”似乎早已经料到韩佳雅会如此说,美妇笑眯眯的问道。

  【苏尘啊苏尘,对不起了,为了老师的将来,你就牺牲下吧,事成之后,我绝对会补偿你的】

  脑海飞快的闪过这样的念头,韩佳雅脸色微红,凄然道:“他其实是女儿的个学生,所以才直隐瞒到现在。”

  “是那个叫做苏尘的少年吧!”美妇缓缓问道。

  “妈!你你怎么知道。”

  韩佳雅现在是彻底的吃惊了,她母亲居然知道苏尘的存在,这说明什么,她的谎话暴露了?她躲不过三个月的婚礼了?

  审问  误会的产生2

  想到这里,韩佳雅的心脏就剧烈的跳动了起来,房间内瞬间沉默了下来,韩佳雅仔细的盯着自己的母亲,想要看出什么不对。

  奈何,美妇直都是微笑着,脸色没有半点的变化。

  “师生恋,胡闹!”

  美妇没有说话,韩父就彻底的咆哮了起来,“想都别想,这辈子,你肯定没戏。”

  “亲!爱!的!”

  美妇转身,看着暴怒中的韩父,微笑波澜不惊,但眼底却出现了丝丝的寒意。

  “在在!”韩父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全身僵硬,仿佛优秀的士兵样,紧紧的盯着头顶华丽的吊灯,目不转睛。

  看到韩父的样子,美妇不由微微点头,笑道:“老公,不可以这样武断哦,女儿长大了,有了喜欢的对象,也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啊,怎么可以破坏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呢,不如明天,我们就找到那个叫做苏尘的少年谈谈如何。”

  韩父无奈,最终点点头,“也只有这样了。”

  【糟了,糟了,这回死定了】

  看到父母已经决定了下来,事情完全出乎意外的韩佳雅不由着急了起来,“妈,何必这么麻烦呢,不如我每天就将他叫过来如何。”

  【串供,串供,定要串供】

  韩佳雅的想法虽然不错,但擅自决定的两个人,完全没有理会已经被抓住的韩佳雅,也没有解开魔法阵,完全断绝了串供的可能性。

  【苏尘啊苏尘,接下来的切,就全部拜托你了】

  几近绝望的韩佳雅已经完全乱了阵脚。

  就是今天的谈话,注定了将来发生的事情。

  第二天的早上,苏尘刚刚进入教室,就被两个人架着走出了教室,留下的,只有群好奇的学生们。

  韩家,客厅。

  韩佳雅已经被隐藏了起来,现在的客厅内,苏尘有些坐立不安。

  韩父言不发的看着有些忐忑的苏尘,倒是美妇微笑的为苏尘倒了杯红茶。

  “谢谢谢。”接过红茶后,苏尘道谢。

  “咳苏尘是吧。”韩父终于开口了。

  “是的!”苏尘肯定的点点头。

  “你觉得我家雅儿怎么样,我是说,印象。”美妇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蓦然,苏尘的眼瞳剧烈的收缩了起来,心头的危机开始报警。

  【如果要说的话,应该是唯我独尊,独断独行,点也不顾及他人的想法,完全就是个独裁者】

  但是,苏尘敢这样说吗?先不说眼前的这对夫妻是韩佳雅的父母,单是韩佳雅知道如果自己敢如此诋毁她的话,应该会杀了他吧。

  审问  误会的产生3

  “很温柔的个人呢。”迫不得已,苏尘说谎了。

  【主啊,请原谅我吧,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哼!不用说这些好话了,我自己的女儿,我还不知道吗?那个家伙,完全就是个独裁者,没有点顾及他人想法的家伙。”

  【原来你老也知道啊】

  苏尘暴汗着想到。

  “亲爱的!”美妇微笑的扫了韩父眼,韩父顿时感觉阵阴风刮过,闭口不言。

  看到这幕,苏尘自然有了自己的想法。

  【妻管严吗?不愧是老师的母亲啊】

  “怎么样,红茶可口吗?”美妇缓缓问道。

  虽然不知道美妇为什么要突然改变话题,但苏尘依旧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很好喝,苏格兰皇家红茶,味道当然是流的,夫人的手艺真的很厉害。”

  自从来到这里,知道眼前这两个人的身份后,苏尘就直保持着定的戒心。

  无事不登三宝殿,虽然这句话已经反过来了,但苏尘也不是什么无知的笨蛋。

  “哦”美妇的眼睛亮,微笑的更加浓烈起来,“居然只喝了口就可以判断出哪里的红茶,看来苏同学也是个爱茶的人啊。”

  【是该为找到同伴而高兴吗?】

  “哪里的话,这也是老师教导后的结果啊。”苏尘继续谦虚着。

  “我家的笨女儿是红茶白痴哦,根本就品尝不出红茶的好坏哦。”美妇这刻笑的极为的狡猾。

  “是是吗?原来是这样啊。”苏尘尴尬的端着红茶,将脑袋低下,避开美妇的视线。

  鸵鸟这种动物,可是非常有名的,尤其是某个习性。

  看到苏尘的尴尬,美妇开始有意回避这个话题,装作感叹道:“不过说起来,苏同学还真是喜欢为我们的女儿辩解呢。”

  “这是当然的了,老师可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呢。”

  虽然韩佳雅在苏尘的面前展现出了许多的缺点,但无例外,这些全部都是韩佳雅的真性情,也只有在最亲近之人的面前,人们才会褪去身上的伪装。

  尤其是昨天的膝枕,那刻的韩佳雅,真的非常的温柔。

  想到这里,苏尘的脸上不由闪现出丝温暖的笑容。

  但这个笑容落在韩佳雅父母的眼里,就变成了依恋和爱慕。

  误会,正式由此诞生。

  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就是如此的神奇。

  两个人飞快的对视了眼,都看到了对方心中的坚定。

  为了进行最后的确定,美妇再次问道:“苏同学,你喜欢你的老师,也就是我们家的女儿吗?”

  审问  误会的产生4

  “嗯!”毫不迟疑的点点头,苏尘断然道:“当然,我根本不会讨厌韩老师。”

  这刻,韩父两个人终于确定了下来。

  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他们的喜欢,和苏尘的不讨厌,根本就是两码事。

  可惜,先入为主的对父母,和茫然不知的苏尘,根本就不明白,他们之间的对话,完全就是鸡对鸭讲。

  误会,也因为这样,越来越深。

  啪啪!

  韩父拍了拍手,管家麽样的男子,立刻出现在他的身后。

  “叫小姐下来吧。”韩父如此说道。

  “是的,老爷!”大约三十岁左右,脸风霜的男子恭敬的点点头,就转上了二楼,不会,就带着脸气愤的韩佳雅走了下来。

  “太卑鄙了,居然囚禁自己的女儿,你简直太卑鄙了。”找到机会的韩佳雅,看似沉痛的怒斥着父亲的恶心。

  即使如此,韩父没有看到丝生气的表情。

  【这大概就是父亲的爱吧】

  没有如此经历的苏尘,不由胡思乱想起来。

  咳!韩父轻轻的咳嗽了声,示意苏尘的位置。

  这刻,韩佳雅才看到苏尘坐在沙发上,顿时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还以为事情已经暴露了,说话也不由结巴了起来。

  “苏苏尘,你怎你来了。”

  但这点,在韩父的眼里,到底变成了害羞的表现,这无疑让韩父有些放松了下来,如果不是真的爱苏尘的话,自己的女儿绝对不会有这种女儿态的表现。

  自认为摸清了女儿品行的韩父,这次,却彻底的失算了。

  宣传  月后的婚礼1

  “雅儿啊,苏尘已经都说明白了,那么,你们的婚期,是不是也应该定下来了。”美妇笑眯眯的对着韩佳雅说道。

  “婚期!”

  苏尘和韩佳雅同时吓了跳,差点蹦了起来。

  苏尘的惊讶是因为塌糊涂,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天来到这里,糊里糊涂的说了几句话,怎么就和婚期扯上关系了。

  韩佳雅的惊讶是因为所谓的谎言,居然被蒙混过去了。

  【到底说明白了什么啊,怎么样的误会,才能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啊】

  虽然内心很激动,但韩佳雅却明白,这是自己唯的机会了。

  步跨出,韩佳雅不动声色的搂住苏尘的腰,呵呵笑了起来,“妈,你也真是的,苏尘还小,现在结婚不是太快了点吗?”

  “快?不快,点都不快。”美妇摇头,否认了韩佳雅的说法。

  残缺的世纪,那场旷世的战争,让两个世界曾经陷入了绝对的黑暗时期,人口的极度凋零和资源的极度缺乏,让两个世界不得不调整了系列的政策,借以度过这个难关。

  比如,人到十六岁的时候,就算是成年,就可以娶妻生子了。

  比如,战争结束后,男女比列为1:10,所以,夫多妻也实现了。

  直到今天,世界恢复了和平,人们进入了告诉发展的时期,这两个政策依旧没有取消。

  因为直到今天,两个世界男女的比列为1:5,人口加起来接近百亿,根本没有办法和战争没有到来之前比较。

  那个时候,科技世界人口接近百亿,而魔法世界的生命,则超过百亿。

  不过苏尘关心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无缘无故,降临的婚期。

  “那就个半月后吧。”继美妇之后,韩父敲定了时间。

  “等等,我”苏尘急忙叫喊了起来。

  【糟了,要阻止他】

  苏尘刚开口,韩佳雅心中的警报就剧烈的响了起来,抢先步堵在苏尘的面前,将自己的背部留给父母。

  “怎么,你不愿意娶我吗?”韩佳雅哀怨的说道。

  “可是老师”

  “没有可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我”

  “妈,他答应了,那么我们先走了。”不顾所有人惊愕的目光,韩佳雅把拖住苏尘,直接绝尘而去。

  出了自己家后,韩佳雅不由轻轻松了口气,放开了苏尘。“我家的老头子,还真是霸道啊。”

  【其实你也样啊】

  虽然心里如此向着,但苏尘也不敢说出来,“老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宣传  月后的婚礼2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不过就是”

  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复述了遍后,苏尘差点抱着电线杆撞死。

  【天啊,我都说了些什么啊,为什么我会如此的不幸啊】

  看着罪魁祸首依旧没心没肺的样子,苏尘不由叹息,问道:“接下来该什么办,我们又不是真的要结婚,这样骗你的家人不好吧,我看,还是将事情说清楚比较好。”

  “也是呢。”韩佳雅想了想,说道:“那么你就去说清楚吧。”

  苏尘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无所谓的韩佳雅,说道:“老师,你真的要我去解释清楚吗?”

  韩佳雅点点头,说道:“我不是阻止你的,毕竟是婚姻大事,岂可儿戏,如果你真的想要去解释,我会祝福你的。”

  祝福?苏尘敏捷的察觉到了这个词语。

  “我家的老头子可是个唯我独尊的主呢,如果他知道他受骗的话,应该会大发雷霆吧,以他55万的魔力值,不小心干掉几个人,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呢。”

  呼

  微风吹过,苏尘却发现自己的全身似乎在瞬间冻僵,心底仿佛有什么,啪的声,破碎了。

  “现在到底该什么办啊!”苏尘无奈的苦笑了起来。

  “不过你也不用太烦恼了。”个巴掌已经下去了,韩佳雅知道现在应该会糖果了,亲昵的搂住苏尘的肩膀,大咧咧的说道:“我们现在就应该使用拖字诀,个半月后,我们在想个办法,推辞下,就好了。”

  “那要是没有想到什么办法呢?”

  “怎么会呢。”韩佳雅大笑,拍着苏尘的肩膀说道:“个半月后,万你不小心受伤的话,不就没有办法出席婚礼了吗?”

  其中杀意,令人不寒而栗。

  【老师,你真的想要杀了我吗】

  就在苏尘无奈,韩佳雅为自己想到的方法而放心的时候,件他们无法预料到的事情,发生了

  隔天。

  在苏尘家休息了晚上的韩佳雅和苏尘来到高中部的时候,看到的,是铺天盖地的传单。

  是的,整个高中部的地面,几乎都铺上了层薄薄的传单,天空中,十几架游空艇不停的空中飞来飞去,不时宛如雪花般的洒下无数的传单。

  恭贺!

  苏尘先生和韩佳雅女士的婚礼,将在个半月后的世纪塔举行,到时候,请有空的各位前来参加,不胜感激。

  落款是韩佳雅的父亲。

  以上,就是传单的内容,令人极度崩溃的内容。

  在接到传单后,拜读完的刹那,苏尘石化。

  宣传  月后的婚礼3

  韩佳雅同样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她根本没有想到,自己飞父亲居然会用如此阴险的手段,现在高中部的大家,几乎全部都知道了,而空中的游空艇铁定会去别的地方宣传,这样下去,也许不用两三天,整个都市学院都会知道也说不定。

  姜,还是老的辣啊。

  苏尘不知道在拜读完传单后,自己是什么样的状态,当时的自己,是如何的思考,自己是如何的进入了教室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平常的位置上,而课程,早已经开始了。

  仅仅在瞬间的清醒后,苏尘就再次陷入了混沌的思考中。

  而再次清醒过来,是源于王飞扬的呼叫。

  “哟,这不是我们的新郎官吗?”举起右手,脸微笑的他,如此说道。

  “呐,飞扬,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尘问道。

  王飞扬愕然,无奈的摊了摊手,“我还想问你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突然要和韩老师结婚了,我还想知道原因呢,为什么你居然敢取韩老师。”

  “不知道,我真的点也不知道。”双手抱着自己的头,苏尘开始苦恼起来。

  轻轻的将右手放在苏尘的脑袋上,王飞扬说道:“不知道的话,就不要多想了,现在你还有个难关要度过呢。”

  “难关?”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该不会以为学生会会不闻不问吧。”王飞扬淡淡的说道:“我已经接到了学生会的通知,要你现在到那里走趟。”

  知道学生会介入了这件事情后,苏尘的眉头不由微微皱了起来,他不是怕学生会为难他,或者处分什么的,他怕的是学生会再次将事情弄得复杂了。

  毕竟尤莱雅的名声,可是闻名整个都市学院啊。

  坐上列车,三十分种后,苏尘就跟着王飞扬来到了都市学院最高的建筑物面前。

  那是座异常雄伟的建筑物,高耸入云,宛如把利剑,仿佛要将天空分为二,漆黑的身体布满了神秘的花纹,这些全部都是魔导师们点点的刻上去的。

  阳光下,闪烁着幽幽的光芒。

  古朴苍凉雄浑仿佛像是恒古般的存在。

  每个看到它的人,都会在心里产生丝敬意,仿佛它的出现,就是为了打破人们的常识和惊叹而存在。

  它是都市学院最显然最自豪最荣耀的存在。

  学生会,这是都市学院对它的称呼。

  “看什么看,不过是个复制品摆了。”王飞扬对这个建筑物显然有些不以为然。

  “能将那个复制到这个地步,也很了不起了。”苏尘点头说道。

  宣传  月后的婚礼4

  他这样说,也勾起了王飞扬的丝欲望,“真想看下啊,它的正体,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又是怎么的雄伟”

  目光间,片思量。

  “探究真理之塔吗?”苏尘缓缓的说出了正体的名字,个响彻两个世界的名字。

  探究真理之塔,是魔法世界最神奇,也是最雄伟的建筑,炼金师的理想乡,魂牵梦绕之地,每个炼金师心目中的圣地。

  传说中,探究真理之塔高达五千米,占地大约为30万平方公里,共三千层,住着无数的炼金师,有着亿三千万册炼金书籍,每册都不同,其中上千万册,是炼金师的炼金心得。

  这无疑是让所有炼金师疯狂的原因?br/>免费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