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前的恐惧退去了不少,但依旧呆在原地,并没有移动。

  “少爷,你的饮料。”女仆很巧妙的插进句话,适当的消除小人鱼的紧张感。

  “谢谢。”苏尘接过杯子,轻轻的抿了口,股大海的味道顿时在口腔内扩散,不是咸味,而是初见大海时,那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心中装进了整个大海样。

  “咦,是海恋呢。”蕾雅微微惊讶的声,接着笑了起来,“怎么样,好人,感觉到大海了吗?”

  苏尘微微点头,赞叹道:“很神奇的种饮料。”

  蕾雅骄傲的抬起下巴,适当的表现出自己的高傲,“那当然了,这可是只有我们人鱼族的长老才能酿造的饮料呢,即使在我们族里,也只有立功的人鱼或者贵族才有资格享用的上等饮品。”

  “那你也没有喝过了。”苏尘反问。

  “怎么可能。”蕾雅宛如被踩到尾巴的小猫,顿时大声叫了起来,很生气的说道:“身为身为王族的我,怎么可能没有享用这种饮品,事实上,我可是天天都可以喝到这种饮品,即使比这个更加稀有的饮品,我也享用过哦。”

  说着,蕾雅不停的用尾巴拍打着海面,表示出自己的不满。

  王族,这个词语,顿时让苏尘微微吃了惊。

  眼前这个善良的人鱼,居然是王族。

  【公主殿下吗,还真是难以置信呢】

  想到这个,苏尘不由摇头微笑起来。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感觉你似乎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呢。”蕾雅紧紧的用双湛蓝的眼瞳盯着苏尘,仿佛要看破他的内心。

  心虚的苏尘移开对视的双眼,呵呵干笑道:“怎么可能。”

  “算了。”无力的挥挥手,蕾雅大方的放过了苏尘,换了个话题,“好人,你今天也是为了人鱼的眼泪而来的吧。”

  “哈?”苏尘不解的看着蕾雅,脑袋却飞快的转动了起来。

  传说中,人鱼是不会流眼泪的,身为大海的生物,他们并没有泪腺这种东西。

  没有泪腺,就没有眼泪,所以,人鱼的眼泪,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存在。

  不过,三千年前,个王族的人鱼却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个人类,身为下位女王的她,就已经注定了这段感情没有任何的结果。

  于是,心碎的女王在临终的时候,流下了滴眼泪,这并不是真正的眼泪,而是女王生命的结晶。

  传说  人鱼的眼泪3

  但既然是通过眼睛凝结的结晶,自然被冠以眼泪之名。

  所以,人鱼的眼泪,正式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上。

  代人鱼女王的生命结晶,自然非同小可,人鱼的眼泪拥有的力量,简直不可思议,里面蕴藏的魔力,如果彻底的引发出来,不下于个大魔导师透支生命的全力击。

  更加令人疯狂的是,这颗眼泪可以吸收空气中的元素,来补充消耗的魔力,简直就是个可以无止境使用的道具。

  当初,头实力超强的海兽从王兽海域越界而来,进攻人鱼的首都,路披荆斩棘,没有个人鱼可以阻挡,但那个时候的女王,用这颗眼泪的魔力为引子,释放出了个超强的守护结界。

  人鱼的眼泪在那战展现出了绝对的优势,三年内,结界稳如泰山,没有丝的减弱或者动摇。

  海兽无法攻破结界,最后被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鱼合力击杀。

  这战,让人鱼的眼泪扬名整个魔法世界,成为了无法魔法师心目中的宝贝。

  让无数人对它垂涎欲滴。

  关于这个传说中的魔导具,苏尘在教课书上也有所了解,当年对炼金术痴狂的他,也曾经幻想自己如果拥有这件传说中的魔导具,那该有多好。

  从蕾雅嘴里说的话来看,苏尘得出了个令人吃惊的结论。

  人鱼似乎打算将这件魔导具卖掉。

  这个结论,让苏尘情不自禁的皱起眉头,先不说它的价值有几个可以出得起,单是人鱼将它卖掉这个举动,就令苏尘费解。

  “好人,你在想什么呢,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对个绅士来说,这可是非常失礼的行为呢。”蕾雅不满的语气,顿时打断了苏尘的沉思。

  “蕾雅,你们要卖掉人鱼的眼泪吗?”苏尘试探的问道。

  “嗯!”蕾雅有些低沉的应了声,说道:“我们的女王生病了,整个人鱼族都没有任何的办法,最后长老和祭祀致决定,卖掉人鱼的眼泪,想尽切办法,治好女王的病。”

  苏尘哦了声,顿时打消了心中刚刚升起的念头,人鱼族之所以卖掉人鱼的眼泪,就是想要给自己的女王治病。

  他很清楚,能够让人鱼族都束手无策的病,显然不是自己可以治好的,他虽然是炼金师,但并不怎么擅长人体炼金,更不是炼金医师。

  轻叹了口气,看着有些低沉的蕾雅,苏尘正准备安慰声,却被个悦耳的声音打断。

  “各位,这次的交易会,正式开始!”

  在所有平台的中央,个美丽的女子俏丽的站在那里,在她的身边,共十二条人鱼手捧着各式各样的盒子,将女子包围起来,犹如众星捧月般。

  传说  人鱼的眼泪4

  成年的人鱼可以自由的将自己的尾巴变成双腿,离开大海,进入人类的世界。

  但是,犹如温带的人,受不了热带样,如非不必要,成年人鱼般不会轻易的离开大海。

  大海对他们来说,就是自己的世界和生活场地。

  女子穿着件晚礼服,天蓝色的长发用根蓝色的细线扎了起来。

  她的声音很有吸引力,或者说是诱惑力,仿佛不小心,就可以讲人类的灵魂吸引进入,然后无止境的沉沦在她说营造的气氛内。

  “琳阿姨。”声轻轻的感叹,传入了苏尘耳朵内。

  苏尘转头,正好捕捉到蕾雅眼神中闪而逝的忧郁。

  心神微微动,苏尘轻轻的笑道:“不用担心,你们女王的病定会好的,人鱼的眼泪可不是什么大众货,它可是世界上第无二的魔导具,它的出现,必然会引起些有能力的人。”

  苏尘可以肯定,人鱼的眼泪的魅力,没有几个人可以阻挡,不管是魔法师,还是炼金术,这件魔导具绝对会令他们疯狂不已。

  所以,苏尘很自然的安慰了心中忧郁的蕾雅。

  对于这个安慰,蕾雅也高高兴兴的接受了,她比苏尘还要了解人鱼的眼泪,也知道这件魔导具的价值,所以对于苏尘的安慰,蕾雅也毫不怀疑,无数人会为它而疯狂。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所有人措手不及。

  交易会开始后的几分钟,也就是苏尘刚刚安慰蕾雅不到分钟后,声巨大的爆破声响彻整个夜空,巨大的海贝号剧烈的摇晃起来,无数魔法阵瞬间被激发,数十种颜色不停的交汇在起,散发出迷人的光晕。

  蕾雅嘴里的琳阿姨是个强者,要不然人鱼商盟也不会让她来举办这场重要的交易会。

  变故刚刚发生,琳阿姨就挥手,庞大到浓郁的水元素就汇集在她雪白的手指中间,汇集成把晶莹剔透的长剑。

  元素魔法?水神之剑

  长剑被琳阿姨紧紧的握在手里,周围的人鱼早早的潜入水里,保护好手中贵重的物品。

  碰!

  第二声爆破响起,魔法阵瞬间被攻破,海贝号的顶部被击出个巨大的窟窿,大片的星光从洞口照射进来。

  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个娇小的身影缓缓从洞口降临,出现在海贝号的内部。

  双脚刚刚踏上个平台,来人就呵呵笑了起来,优雅的行礼后,以极为娇蛮的态度说道:“喂,你们这些人给我听好,从现在开始,这个海贝已经被我们蔷薇之翼打劫了,这里面所有的东西,包括你们在内,都已经成为了本姑娘的玩物,所以,请尽情的欢呼吧,作为我们蔷薇之翼的仆人。”

  传说  人鱼的眼泪5

  【这算是什么,搞笑吗】

  所有人的脑海,都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没有人会想到,这个穿着火红衣服的小女孩,会突然说出这样的句话。

  于是,所有人都被雷到了,雷的是外焦里嫩,痛不欲生。

  女孩大约只有米五左右,娇小玲珑,皮肤光滑,宛如童话中的洋娃娃样可爱,头红色犹如丝绸的长发被绑成条马尾,单手插腰,娇蛮之情,尽情的显示在自己的脸上。

  【还真是个可爱的家伙啊】

  苏尘不由如此想到,轻轻的笑了起来。

  “喂,那边的那个家伙,笑什么呢,本姑娘允许你笑了吗?可恶的家伙,赌上我绯红之翼的骄傲,定要你好看。”

  自称绯红之翼的女孩子恶声恶气的说道,即使如此,也没有种凶神恶煞的感觉,而是给人种“啊,生气的绯红之翼也很可爱”的感觉。

  “高耸之天,契约的王者,燃烧的火焰和原始的罪恶,破灭吧,漆黑火炎之枪!”

  绯红之翼做出投掷的姿态,右手挥,道由纯种漆黑火焰组成的长枪飞快破空而来,那种令人绝望的火焰,仿佛连空间都可以燃烧起来。

  噗噗噗噗璞

  锐利的枪尖和空气摩擦,发出声声闷响,几乎在绯红之翼投掷的瞬间,长枪已经出现在苏尘的眼见,就要穿透苏尘的胸膛。

  出手,绯红之翼就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

  魔导师。

  蓦然间,只洁白的玉手从苏尘的旁边伸出,玉手所过之处,空间开始泛起层层涟漪,中指于拇指紧扣,屈指弹,股强大的斗气冲出,直接将漆黑长枪击溃,消失在空气中。

  这样的实力,更加令人心颤。

  依兰缓缓收回自己的右手,动不动的站在苏尘的旁边,仿佛从刚才开始就是如此。

  “麻烦你了。”苏尘点头示意。

  “可恶的家伙,已经丧失了男性的尊严,彻底的沦为女性保护之下的可怜虫了吗?”击无果,绯红之翼忍不住冷嘲热讽。

  “住嘴,无礼的家伙。”罗兰向前踏出步,脸色肃然的看着绯红之翼,对于她突然出手攻击苏尘这种行为,已经恼怒无比。

  手腕翻,把银色的十字长剑出现在她的手上,“对吾主的挑衅,就用你的性命来补偿吧。”

  十字长剑猛然挥出,凌厉的剑气破开海面,激起层层的海浪,向绯红之翼卷去。

  挥剑的同时,罗兰足尖点地,整个人高高跃起,凌厉的光芒在眼中闪而逝,大喝声,手中的长剑蓦然迸发出强烈的光芒,剑身在瞬间仿佛变大了数十倍,由空中直劈而下。

  传说  人鱼的眼泪6

  璞

  绯红之翼的背后突然展开对火焰翅膀,整个人凌空倒飞出去,潇洒的避开罗兰的攻击,红色的翅膀瞬间变大十倍,周围的温度骤然上升,层层的海水被刹那间蒸发。

  海贝内顿时弥漫着层弄弄的雾气,伸手不见五指。

  “可恶的家伙,居然”罗兰话音未落,数十道火焰之箭犹如狂风暴雨般落下,将她后半句话硬生生逼了回去。

  恼怒,愤恨

  而再,再而三的失利,让罗兰的心态发生了转变,丝丝焦急和烦躁爬上心态,手中的长剑舞的密不透风,将来犯的火焰之箭彻底的击散,化成星屑,消失在空气中。

  “什么啊,原来也不怎么样呢。”绯红之翼的声音适当的传出,火上浇油。

  “卑鄙的家伙。”

  被火焰之箭逼回平台的罗兰怒喝声,长剑遽然放射出前所未有的光芒,斗气被罗兰毫不保留的灌入十字长剑体内。

  剑技?星空破

  从海贝顶层的大洞摄入的星光,瞬间仿佛被什么吸引,汇集在到罗兰的身边,化成条条肉眼可见的光芒,仿佛海纳百川样汇集在十字长剑的身上。

  “忏悔吧,为你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吧。”

  手起,挥落!

  瞬间,整个世界仿佛寂静无比,数到耀眼的剑气激射而出,成为了刹那间的唯色彩。

  “火的尊严,龙的气息,燃烧的大气在空中,出来吧,跨越了百年的期待,万世不灭的罪恶,将由你彻底的净化。”

  绯红之翼的声音响起,高速咏唱的咒文在瞬间完成,小巧的双手高高举过头顶,火元素在刹那间疯狂起来,争先恐后的朝着她的双手汇集。

  不会,个散发着堪称恐怖气息的火龙在她的背后成型,淡淡的龙压弥漫整个场地。

  元素魔法?龙之怒

  赢了!

  绯红之翼嘴角挂起丝的意的笑容,右手漂亮的打了个响指,火龙在她的控制下,怒吼着冲向切割而来的剑气。

  轰!

  剑气和火龙狠狠的碰撞在起,无形的气浪涌动,狂风扫落叶般,将雾气彻底撕裂,实力不济的人全部被气浪扫飞,狼狈的落入海里。

  能给站在平台上的,既有区区十几个人而已。

  剑气溃散之后,罗兰体内的斗气源源不绝的涌入脚底,身体移动犹如鬼魅,十字长剑倒托在手中,整个人飞快的向前突进,试图拉近和自己绯红之翼的距离。

  璞!

  道水柱冲天而起,阻挡在罗兰的面前。

  传说  人鱼的眼泪7

  罗兰脚步不由缓,长剑劈出,凌厉的锋芒将水柱分为二,水柱被分开后,个丰满的身形从水里冲出,优雅的踩在十字长剑之上,雄浑的斗气瞬间长剑侵入罗兰的体内,瞬间将她震飞出去。

  来人击解决罗兰后,反弹到绯红之翼的身边,轻巧的落下。

  “到手了吗?”绯红之翼急切的问道。

  不发言,沉默的扫视了眼周围,来人微微点头。

  这是个看起来不喜欢说话的女孩,有着高挑的身体,和夸张的曲线,蓝色的头发笔直的垂到腰间,脸的冷漠,有种生人勿近的趋势。

  看到她的第眼,苏尘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七海。

  而有所不同的是,七海的冷是表面,而这个女孩子的冷,却是冷到了骨头里。

  在这个女孩的手里,有着个朴实的盒子,里面放着什么东西,不用猜也知道。

  “那么,各位,下次再见了。”绯红之翼呵呵笑了起来,背后的红色羽翼张开,就想要离开这里。

  “留步。”

  “给我把东西放下。”

  “小贼,你不得好死。”

  数声恼怒的声音响起,布鲁斯马当先,整个人向绯红之翼射去,手中握着的,正是依兰之剑。

  凄厉的声音划破耳膜,空中隐隐响起风雷之声,这剑,布鲁斯显然已经用尽了全力。

  空间,在刹那间仿佛也被这剑划开道小小的口子。

  绯红之翼冲天而起,她身后冰冷的女子跨步,出拳,面对锋利的剑锋,依旧没有任何害怕退让之势。

  瞬间,女子挥出的拳头,已经覆盖上厚厚的冰层。

  碰!

  两者碰撞在起,发出丝沉闷的响声,冰屑翻飞,朝周围激射出去,女子脸色微白,退后了几步,道淡淡的伤口划破表皮,鲜血淋漓。

  而布鲁斯却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身体在海面划出道长长的沟壑,撞击在贝壳的边缘。

  “哇”的吐出大口鲜血。

  击退敌,冰冷女子没有丝毫停留,身形摇晃间,拔空而起,扶摇之上。

  “留下盒子!”蕾雅口中的琳阿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阻挡在洞口,绯红之翼和冰冷女子的必经之地,手中的长剑挥舞,道道冰冷的冻气围绕着她身形飞舞,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到令人心寒的地步。

  海贝原本破开的大洞,也被层冰所覆盖。

  “滚开!”绯红之翼洋娃娃般的脸上闪现出前所未有的娇蛮,背后的火色羽翼越发凝结,仿佛向着真正的羽翼般开始进化,而不仅仅是个能量体。

  传说  人鱼的眼泪8

  灼热和冰冷,两种不同的力量还没有进行碰撞,股淡淡的气浪已经在两个人的中间形成。

  “行了,出手吧。”收回自己的目光,苏尘对这身边的依兰说道。

  琳阿姨的实力很强,但顶多和绯红之翼不相上下,再加上绯红之翼身后的女子,琳阿姨想要留下她们两个,不付出些代价,根本不可能。

  而这样的代价,显然很沉重,沉重中蕾雅无法接受。

  对于蕾雅,苏尘有着种欣赏和怜惜,下意识不想让她伤心,所以才会让依兰出手。

  忽然,股庞大的战压瞬间充斥着整个海贝号的空间,所有承受这股战压的人,无例外,全部被压爬了下去。

  能给站着的,除了苏尘外,只有方晓韵和艾莉儿。

  圣骑士的实力,根本就不是魔导师或者战将可以抵抗的。

  而这里,没有个和依兰同等级的强者。

  首当其冲的绯红之翼和冰冷女子,瞬间就被恐怖的战压所压垮,重重的掉落在平台上,死死的被压在原地,根本无法动弹下。

  哪怕是根指头,也不可以。

  瞬间,所有人都惊骇的望了过来,目光集中在依兰这个冷漠的女子身上。

  踏踏踏

  苏尘迈动脚步,走下平台,脚步落在海面的刹那,寒气将海水凝结成冰,铺成条冰路,直通冰冷女子的身边。

  些人惊骇的看着苏尘,对于他可以在这种恐怖的威压下自如的行走,费解不已。

  轻轻的将冰冷女子手中的盒子取下,苏尘的目光不由触碰到冰冷女子眼珠那无比愤恨和充满杀意的目光。

  轰!

  蓦然间,股更加庞大的威压降临,直接轰?br/>免费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