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伴第,这就是天赋所带来的好处。

  可惜的是,小女孩并不知道,依旧认为这是自己努力的结果。

  直到那天,父亲愤怒的咆哮以及痛彻心扉的面容。

  “除了高人等的天赋外,你还有什么,除了高人等的天赋外,你还剩下什么。”

  冷雨夜的那天,小女孩第次发现了自己的稚嫩。

  年后,小女孩成功的成为高级战士,四年后破入战将境界,直到现在的战将巅峰,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成熟。

  现在看来,和大陆最终武力的他们相比,差距太大了。

  也许自己应该重头来过?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被女人强行打压下去。

  自己不缺乏基础,所以不需要重头来过,也不需要迷茫,自己认定的路,就要走下去。

  不需后退,也不要后退,这是自己所认定的路,所以要走下去。

  哪怕前面的路,是荆棘所铺成的鲜血淋漓之路。

  【明天,明天再去挑战】

  眼前闪过依兰冷冷的面容,女人终于下定了决心。

  也许,今夜将会做个美梦。

  带着丝笑意,女人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叫苏尘起床的是他的专属女仆,那个温柔如水的方晓韵。

  “唉,夏兰丝小姐呢。”这几天已经习惯了她粗暴的踹门,下子换成自己专属女仆,让苏尘心底升起丝久违的舒心感呢。

  “夏兰丝小姐的话,大早就和依兰小姐出去了呢,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哦,应了声后,苏尘缓缓起床,向浴池走去,“已经开始了吗?这样也好,早点让夏兰丝小姐解放自由的话,也省些麻烦呢。”

  时间就这样天天的过去了,越临近赛花节,郁金香小镇欢乐的气氛就越发浓重,人流的密度也越大,大大小小的街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教育  鲜花草原之战7

  赛花节的前天晚上,苏尘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紫罗兰的老板对这朵花傻笑着。

  “哟,客人,你回来了。”看到苏尘进门后,紫罗兰老板赶紧走向苏尘。

  这是个精明的生意人,虽然人到中年,头发也快掉光了,但却将紫罗兰经营的很好。

  嗯,应了声,苏尘将目光放在了那朵花上,“老板,那个是”

  听到苏尘这样问,老板顿时自豪起来,亲热的拉着苏尘的手,走到花前介绍道:“这可是我们酒店的镇店之宝啊,极品紫罗兰。”

  “这个应该和每天的赛花节有关吧。”苏尘猜测道。

  拍!

  老板猛然拍手掌,献媚道:“客人真是聪明啊,每天的赛花节,我就准备拿这朵话去夺冠。”

  “是这样啊!”苏尘微微点头。

  察言观色的老板似乎看出了什么,不动声色的向苏尘解释起来。

  郁金香小镇因为靠近鲜花草原,而且这也是通往晨曦帝都最美丽的条道路,所以客流量极大。

  所以,这个小镇大约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以酒馆,旅店起家的。

  赛花节是个风俗,个美丽的风俗。

  当初小镇建立的时候,并没有取名字,人们也直小镇小镇的叫着。

  后来,客人多了,小镇的居民突然发现没有名字很不方便,于是就聚集在起,准备为小镇取个很有特色的名字。

  小镇靠近鲜花草原,当然是以花为名。

  个人有个人的爱好,每个人喜爱的花朵不样,自然有了分歧。

  为此,争得面红耳赤。

  后来,在有心人的提议后,第届赛花节诞生了。

  谁家养的花最好,谁就可以为小镇命名。

  那届,郁金香夺得了花王,小镇由此改名为郁金香。

  赢的人高兴,输的人当然不服,约定明年再来,于是赛花节由此流传了下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郁金香小镇的赛花节成为了晨曦帝国颇为名气的节日,许多爱花的贵族和人们,每年这个时候,都会赶过来,在众多花朵之中,挑选自己中意的花朵。

  因为是鲜花草原,因为这里的人都是爱花者的后代,代又代的传承,有些人培育出些绝品或者极品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只会令人更加赞叹不已。

  记得有届赛花节中,有个人培育出了朵已经绝品的圣洁之花后,举成名,甚至轰动帝都,来伟大的帝王也非常的感兴趣。

  于是,圣洁之花被收入皇宫,那个人也举成为了郁金香小镇的镇长,封子爵。

  教育  鲜花草原之战8

  成为了那次赛花节中最大的赢家。

  看着老板笑呵呵的对着那盆极品紫罗兰发呆,了解了前因后果的苏尘,也不禁对这个赛花节有些期待起来。

  帐篷  七夜的幽兰1

  隔天,赛花节开始了。

  不大的小镇已经挤满了人群,街道的两边放慢了花盆,每家每户的门前,也都放着主人们精心灌溉的美丽花朵。

  空气中,浓郁的花香漂浮不散。

  阳光的照射下,争奇斗艳的花朵骄傲的开放着,姹紫嫣红,吸引着游客们的注意力。

  每条街道都挤满了人群,整个小镇宛如花的王国,从空中俯视下去,开满花朵的小镇如梦似幻,美艳不可方物。

  紫罗兰酒馆,当苏尘他们享用过早餐后,老板就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几位,不出去游玩下吗,要知道今天可是赛花节啊。”

  苏尘点点头,看了依兰眼,说道:“是的,我们马上就出去了。”

  “那就好,那就好。”老板搓着手干笑起来,副欲言又止的神色。

  “还没有什么事情吗?”苏尘诧异的问道。

  “嗯呜,是这样的。”老板顺势坐在苏尘的身边,指手画脚的说道:“客人,你看,我昨天不是已经和你说了吗?今天我那盆紫罗兰就要去参加比赛了,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客人可以帮我去喝喝彩,顺便给我投票。”

  苏尘想了想,说道:“这个并没有什么问题,那么,比赛什么时候开始。”

  “十点!”老板兴奋起来,努力的搓着手,“不过客人并不需要那么早,投票活动会直进行到夜晚八点结束,只要在这之前,给我投票就可以了。地方的话,是在小镇中央的赛花广场。”

  苏尘点点头,表示自己清楚了。

  老板也识趣的站起来,千恩万谢的离开了。

  “少爷,今天要我配你吗?”女仆微笑的看着苏尘,期待着他的答案。

  “不了!”摆摆手,苏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已经和依兰约好了,今天的话,要和她在起度过。”

  说完,赶紧端起杯茶水送到嘴边,目光不时的扫视着依兰。

  后者冲着女仆微微点头,表示肯定。

  “我明白了。”女仆点头,笑着说道:“那么少爷,祝你玩的愉快。”

  离开酒馆的时间是早上八点二十五,苏尘带着依兰刚刚出门,就遇到了犹如潮水般拥挤的人群。

  紫罗兰酒馆在郁金香小镇颇有名气,位于小镇主要的街道上,门口人群涌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这边走。”轻轻拉起依兰的手,苏尘周围的空气流动遽然改变,风元素在瞬间将他们包围起来,在人们的惊呼中,轻飘飘的落在房顶之上。

  到了上面后,苏尘和依兰才发现,走这条路的,不光是他们两个人。

  帐篷  七夜的幽兰2

  不时可以看到几个人飞般的从房顶移动着,甚至些魔法师根本就漂浮在空中,不落下来,似乎在炫耀着自己的能力。

  摇摇头,苏尘转身问依兰,“想要去哪里?”

  说实话,这是第次和女仆之外的女孩子单独外出,苏尘根本就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依兰脸色不变,眼神直直的盯着苏尘,良久微微叹息了声,“大人决定吧,只要是大人的命令,依兰”

  “停停停!”苏尘赶紧做出暂停的手势,苦恼的绕绕头,四处张望了下,“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算了,没有目标的话,就随意逛吧,也许会有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定呢。”

  说完,就向前走去,依兰也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耀眼的阳光,淡淡的花香,绽放的花朵,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感觉到,赛花节的美丽,是如何的迷人。

  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不时爆发出两声赞叹,对于美丽的事物,人们并不会吝啬两句赞美之词。

  游客们挑选着自己满意的花朵,往往掷千金,而卖花者们则眉开眼笑的收钱,赞美着客人的大方和眼光。

  这看起来像是个平凡而又美丽的小镇。

  依兰跟在苏尘的背后,目光扫视着四周,即使站在房顶之下,居高临下的她,依旧可以将周围的景色全部收入眼瞳之内。

  在铁血生涯中成长起来的她,对于和平有些异样的渴望,只有历经无数的杀戮,才知道平凡是如何的可贵。

  对于这样的小镇,金色的阳光,美丽的花之海洋,带着微笑的人们。

  她很羡慕。

  “咦!”蓦然,苏尘的声轻呼让她神色凛,顺着苏尘诧异的目光望去,就看到个漆黑的帐篷。

  帐篷包裹的很严实,点光线都无法透射进去,不如说它的主人,就是这个意思。

  “下去看下。”苏尘足尖轻点,人却轻飘飘的落在了帐篷的面前。

  刚刚伸出手,掀开门帘后,里面的漆黑让苏尘忍不住眉头轻皱。

  “喂,该死的,你在发什么愣,还不快点进来,你想害死我可爱的花儿们吗。”粗暴的声音带着不耐烦的气息,表示出主人的不友好。

  苏尘微微应了声,走了进去,放下的门帘顿时将阳光隔断。

  “该死的家伙,你这简直就是在谋杀,所以我才不想让外行人来看我的宝贝花儿们。该死的婆娘,这次定要你好看”

  粗暴的声音依旧喋喋不休着,咬牙切齿中似乎带着股浓浓的不甘。

  当眼睛适应了黑暗后,苏尘清楚的看到个身材消瘦的男子坐在距离门帘最远的地方,身下是张老爷椅。

  帐篷  七夜的幽兰3

  他的身边放着张桌子,桌子上的东西被块黑布遮盖住,从形状上来看,却是像是花朵。

  “你要看花吗?”男子开口问道,“如果可以让我听到金币的脆响,我想我可以让你大饱眼福。”

  “看在金币的面子上。”男子最后总结道。

  “要收钱吗?”苏尘有些愣住了。

  “废话,不收钱的话,谁愿意让你看啊,不要拿我和外面的那些笨蛋比较,他们所培育的那些垃圾根本无法和我的宝贝相比较。”

  不管怎么说,男子贬低他人,吹捧自己的嚣张态度,确实让苏尘对他所培育的花儿产生了丝兴趣。

  右手在虚空划,苏尘面前的虚空顿时裂开道口子,颗颗的金币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不会,苏尘的面前堆满了不下百枚金币。

  这可是笔不小的财富了,对生活在小镇的人们来说。

  消瘦男子眼神蓦然闪现过丝贪婪,随即笑了起来,“有气魄,我喜欢,刚刚的那些客人听要收钱,转身就走,还有几个出钱的,吝啬的要命,枚金币就想看我的宝贝,他以为是在打发乞丐啊。”

  男子骂骂咧咧的站起身子,走到桌子面前,对这苏尘笑,“客人,看在你这么大放的手笔上,我就让你看下,什么叫做魔花,什么叫做极品。”

  双手放在黑布上,男子猛然拉,原本漆黑的帐篷内,顿时亮了起来。

  不是那种大放光芒的亮,而是非常柔和的光芒,好像幽幽的夜色样的光芒。

  这是几朵非常娇艳的花儿,种植在个长方形的花盆内。

  共七朵,更加令人意外的是,每朵花儿放色出的光芒根本不样。

  姹紫嫣红,仿佛就是为这朵花特意准备的词语。

  眼尖的苏尘可以轻易的看到,这七朵花的根部,是连在起的。

  不!与其说是七朵花,不如说是朵花开出七根分支,就如大树样。

  “怎么样,我的七夜幽兰。”消瘦男子踌躇满志的说道。

  “很美丽。”苏尘说的很正确,七朵花,共七种颜色,混合在起,却散发出幽幽夜色般的美丽光芒,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如果男子说的样,确实是朵难以想象的魔花。

  不知何时,站在苏尘背后的依兰,目光也被花朵吸引,心底的深处不期然的升起丝赞叹。

  “客人,你可知道,这七夜幽兰其实是朵花,嗯我的意思是,真正的七夜幽兰应该是只有七片花瓣,每片花瓣是种颜色,可惜啊,我的技术不到家,根本培育不出真正的七夜幽兰,只能培育出这个次品。”

  帐篷  七夜的幽兰4

  男子有些没落,声音也很低沉,不在是先前那种高昂藐视些的态度。

  收拾了下心情,男子从桌子下面取出瓶水,低沉着说道:“客人,最关键的部分来了,睁大你的眼睛,千万不要错过哦。”

  说完,就将手洒在了花朵之上。

  蓦然,娇艳的花朵们受到冷水的灌溉,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居然合拢了。

  随着冷水从花瓣上滑落后,最左边的那朵话突然绽放,些光点从花蕊的中心出现,漂浮在空气中。

  接着,从左到右,花朵们依次绽放。

  每次绽放,都会吐出些光点。

  七种颜色的光芒混合在起,飘舞在帐篷中,欢快的移动着。

  奇幻绝伦的景色,令人惊叹不已。

  这简直就是奇迹的光芒。

  “怎么样,客人,很漂亮吧。”男子自豪的低笑了起来。

  “啊,很漂亮呢。”苏尘痴痴的说道,光芒的照射下,安静的依兰犹如精灵样的沉静,忽明忽暗的脸庞仿佛带着种魔力,令人难以移开视线。

  “真的很漂亮呢。”无意中窥视到的苏尘,喃喃着。

  这刻,他的心脏似乎跳动的有些快了起来。

  当苏尘和依兰离开黑色的帐篷时,苏尘的神色依旧恍惚,无意中的那瞥,依兰眼神那深沉的直在他的眼前。

  心跳在加速,不受控制的乱动起来。

  这种变化让苏尘有些不知所措,有些被动,还有些难以置信。

  不会就这样轻易的喜欢上个人了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苏尘豁然停下了脚步,直视着于自己并肩同行的依兰。

  “怎么了,大人,我脸上有什么吗?”轻轻的抚摸了脸蛋,依兰冷静的问道。平静的双眸对视过去。

  “不没什么。”苏尘这样说着,低头加快了脚步。

  触即溃,根本无法对视,苏尘感觉自己的脸蛋有些发烫,路上不知道撞到了几个人。

  忽然,依兰把抓住苏尘,柔软的手指令苏尘心神荡,心跳剧烈加速,“干什么”

  “大人,你的情况有些奇怪,我建议大人还是休息下比较好。”依兰很认真的说道。

  苏尘微微愣,随即又哭笑不得,想要拒绝,但头部却不受控制的点了点。

  平静的小河边,绿茵茵的草地上,微风拂面,吹起依兰的发丝,原本看起来有些僵硬的脸部,也柔和了许多。

  即使如此,依旧没有人可以忽视她身上的英气。

  这是个个性十足的女孩子呢。

  现在,依兰坐在草地上,抱着苏尘的头部,让他躺在自己的腿上。

  帐篷  七夜的幽兰5

  膝枕这种看起来让人羡慕的动作,在依兰强硬的要求上,做了出来。

  根据女仆说,这是可以让少爷快速恢复精神的不二法门。

  虽然不明白这个动作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但认真的依兰依旧执行了,虽然最开始,苏尘很反对这样的行为。

  轻轻的躺在依兰的腿上,苏尘感觉自己的脸蛋烧的厉害,不敢去看依兰的脸部,而是将头扭到了边。

  依兰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待着苏尘恢复精神。

  “呐”苏尘开口了。

  “什么,大人。”

  “依兰从小就在军营里生活对吧,就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将来吗?”

  “有!”斩钉截铁的回答了,“将来希望停止战争,所有人都可以过上和平的生活,不在受到战乱的压迫和殃及,可以将自己的笑容真诚的展示在这蔚蓝的清空下。”

  “不,不是这种伟大的愿望,而是自己的将来,你看,依兰在怎么厉害,也是个女孩子呢,是女孩子的话,就就”

  “大人,你是在歧视女孩子吗?”锐利的眼神直视过去,依兰冷漠的看着苏尘。

  苏尘有些慌乱了,下子坐了起来,手舞足蹈的解释起来,“我不是歧视女孩子,不如说我很崇拜她们,不管是艾莉儿,晓韵姐,还有依兰,红莲姐,都非常的厉害呢。”

  “我的意思是,依兰有没有作为个女孩子,考虑下将来,比如恋爱,结婚什么的。”

  说着,苏尘不时的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依兰的面孔。

  毫无表情,仿佛谈论的不是自己的将来,依兰摇摇头,说道:“很奢侈的愿望呢,在我们的时代,这些毫无意义的想法,只会让自己产生迷茫。”

  “是是这样啊。”苏尘点点头,不死心的再次问道:“那现在呢,战争已经停止了,你看,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依兰当时考虑的将来也实现了,那么有没有为自己考虑过呢。”

  “有!”肯定的回答了。

  依兰冷静的说道:“老实说,当知道战争结束的时候,我真的很迷茫,因为此身所学的,所会的,只能用于战争,普通的女孩子所会的东西,所拥有的心情,完全无法理解,这样的此身,在这个时代,到底为什么而存在,我不明白,真的不明?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