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倒退了步。美男子却被直接震飞出去,撞倒几个盆景,摔在地面,生死不知。

  与此同时,突然数十个魔法阵从各个角落冒了出来,将狂暴无匹的气流完全的包围了起来。

  魔法阵强大的威力举困住气流,逐渐将无根的气浪蚕食。

  几分钟后,大厅再次恢复平静。

  片段   脑海的剑术1

  起伏跌宕的山川,蜿蜒奔腾的河流,无数景色不停的在眼前变化,魔导快车以飞车的速度穿梭在苍茫无尽的大地之上,向着下个城市进发。

  这是离开龙城的第天,魔导快车依旧在不知疲倦的背驰着。

  距离下个城市还有五天的距离。

  根据魔法世界原住居民,罗兰的介绍,苏尘对于下个城市带有丝的期待。

  九十城,这是下个城市的名字。而那里的居民则喜欢称为九十层。

  因为那个城市是阶梯式的城市。

  而罗兰也没有详细的介绍这个城市,反而告诉苏尘,当他见到这个城市的时候,就会知道了。

  对此,苏尘除了期待外,还带着丝好奇。

  现在,苏尘正坐在靠着窗户的位置上,目光迷离的看着窗外,颗心思不停的飘啊飘,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

  自从上次和那个什么亲王之子战斗过后,苏尘就直处于这样的状态。

  突然从自身用出那种极强,高超的剑术,让苏尘有些迷茫起来。

  自己并不会剑术,那么还是神格带来的吗?

  努力的思考着,苏尘不停的回忆着和美男子战斗时的感觉,他的剑术不停的在大脑的深处回演。

  慢慢的,他的每个剑招,每次挥剑的角度,使用出的力道,都精准的回放在苏尘的大脑内。

  然后

  轰然声巨响,仿佛有什么被解放出来,大量杂乱的信息不停的冲击着苏尘的大脑。

  那是幅幅残破的画面。

  很多人,很多剑,还有很多惊人的剑术

  辉煌,优雅,狠毒,阴险,大气,磅礴,下三流,猥琐,凌厉

  每个人的风格都不样,唯相同的点,就是他们的剑术都很厉害,厉害到令苏尘叹为观止。

  瞬间,这些画面不停的冲击着苏尘大脑的神经,身体轻微的颤抖了起来。

  苏尘的身边,正在交谈的几女中,依兰正要喝水,杯子刚刚放到嘴巴,忽然停了下来,扭头看向苏尘

  蓦然间,数股惊人的剑意从苏尘的身上爆发出来,迷离的眼瞳充满了凌厉无匹的气势,仿佛将周围的空间彻底的斩碎。

  手指轻微颤,依兰震惊的看着距离自己不过米的苏尘,丝狂暴的战意从眼眸的深处宛如烟花样,刹那消逝。

  苏尘的变化理所当然的吸引了身边几女的注意,时间,所有人都停下交谈,个人表情尽不相同。

  艾莉儿面无表情的眼瞳中,闪过丝欣慰。

  罗兰彻底的被震惊了,甚至有些惊骇。

  片段   脑海的剑术2

  女仆依旧微笑着,不管少爷变成了什么,都是自己的少爷,还有

  爱人!

  这点,即使千万年后,依旧不会变,也不可能改变。

  她,方晓韵就是这样个认定死理的人。

  旦承若,就永不改变。

  旦交心,便终生不悔。

  破碎的画面仿佛无穷无尽的回放在苏尘的大脑内,因为神格的关系,冲击力虽然强大,但并没有让苏尘产生什么剧烈的痛楚。

  就像是看电影样,苏尘就如同个旁观者,见证着这些剑术辉煌的历史。

  不知道是过了几分钟,还是几个小时,残破的画面突然消失了。

  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到此,苏尘不由彻底的松了口气。

  稍微回忆了下,苏尘却突然发现,这些剑术仿佛如同生根发芽样,清晰的回荡在自己的脑海里。

  那些精妙,磅礴的剑术,令苏尘的身体不由轻颤,并指成剑,当空狂舞起来。

  蓦然,丝隐讳的战意闪而逝,受到这样的刺激,苏尘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刺了出去。

  剑光寒十四州。

  这就是苏尘指剑散发出的气势,磅礴无匹,毁灭切的气势。

  女仆轻轻惊呼了声,指剑在她的面前掠过,几根青丝飒然飘落。

  目标,依兰。

  虽然惊异,但依兰临危不乱,眼神中的战意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右腕弹,快速迎向苏尘的指剑。

  刹那间,两个人已经交击了数十次,轻微的闷响声接连不断,回荡在空气中。

  苏尘感觉依兰的指剑犹如个圆,不论自己如何攻击,她都防御的滴水不漏,仿佛永远也无法跨进步。

  手腕阵,苏尘的指剑忽然弯曲,犹如灵蛇样狂舞起来,招招攻敌不备,次次占尽先机。

  即使如此,依兰总是可以在紧急的时刻回防,将自己的攻击弹开。

  似乎意料到如此状况对自己不利,苏尘手腕在抖,舍弃切的技巧,指剑下劈,简简单单的个下劈,却带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气势。

  然后,依兰五指忽然爆开,甚至发出声声金属交击的脆响,狂暴的气流以手掌为中心,向外扩散。

  苏尘的指剑在接触到气流的刹那,就被反弹回去。

  时间,不禁怔怔的依兰,眉头微皱。

  这时,阵欢呼声徒然爆发,声震四野,将苏尘的魂魄换了回去。

  举目望去,就看到群举起优雅,衣衫鲜艳的上流人士围在起,似乎在惊叹什么

  在他们的中心,传出阵阵魔力波动。

  片段   脑海的剑术3

  “呀,不亏是贤者家族最杰出的传人,真是了不起啊。”

  “就是,就是,卢飞大人,真的很了不起啊。”

  “四属性魔力之剑,真是完美的作品呢。”

  “喂喂喂,马匹都拍完了,你们让我说些什么啊。”

  顿时,人群再次爆发出轰然大笑。

  苏尘微微有些恍然,怪不得自己刚才的举动没有人注意,原来已经有人大出风头了。

  邂逅了骑士家族,魔导家族,龙之家族,这次又遇到了贤者家族吗?

  魔法世界如此广阔,但人还真是少呢。

  贤者家族时代以贤者为姓,在没有人进入贤者境界的时候,只能以名字行走,而不会被冠以姓氏。

  这点,即使是探究真理之塔,也默认了。

  毕竟贤者家族的祖先,曾经是探究真理之塔的创始人之。

  不光是贤者家族的祖先很了不起,魔法世界每个家族的祖先,都很伟大,名垂青史。

  即使是现在,人们依旧在歌颂着他们的高尚的美德和传奇般的故事。

  透过人群的细缝,苏尘勉强看到在人群的中心,坐着个穿着贤者衣袍的年轻人。

  那是张优雅的侧脸,还有头琥珀色的短发。

  当然,在苏尘的眼里,最多的,还是年轻人手里的那种散发着四种魔力波动的长剑。

  土风火水,这就是所谓的四属性魔力之剑。

  事实上,早就很久以前,这种四属性魔力之剑就曾经出现过,甚至是风靡时。

  当时用剑的战士几乎是人手把这样的长剑。

  其中大部分都是次性的伪劣产品。

  而伪劣产品则有个致命的缺陷,就是无法保持元素之间的平衡,使用的时候,往往容易发生爆炸,将持剑的战士炸伤。

  久而久之,人们就不在使用这种伪劣产品,而正规成品却不是有钱可以买到的,这股风潮也就慢慢低迷了下去。

  能够保持四种元素平衡的,只有贤者。

  所以,这种四属性魔力之剑,就显得有些珍贵了。

  成为贤者的条件是自创个炼金方程式,这需要对基础方程式有着极为深刻的了解,否则的话,如何在这些基础上,推陈出新。

  既然有着深刻的了解和认识,当然知道如何保持元素之间的平衡了。

  而高级炼金师就算知道了步骤,也无法做出完美的四属性魔力之剑。

  答案很简单,就如同个高中生,让他看到篇优美的文章,如果没有相符的底蕴,他也不可能写出同意优美的文章。

  这点,苏尘非常的清楚,因为他也是个炼金师呢。

  片段   脑海的剑术4

  虽然进入魔法世界后,直都是以魔导师的身份战斗着。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还真是不合格呢,作为个炼金师来说。

  这样想着,苏尘的手指不自觉的在虚空划动了下,空间顿时扭曲起来,刹那间,苏尘就联系上了自己的炼金师工房。

  说实在的,他现在虽然也是个贤者了,但对于传说中的贤者领域,还是有些知半解。

  魔导师的元素领域,他已经在家里那个老师的指导下学会了。虽然这个领域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并不会帮太大的忙。

  而拥有了神格的他,对于这个世界的本质,有着极为深刻的了解。

  这点,即使身为圣骑士的依兰也远远不及。

  如果说现在的依兰是步步的迈向山巅。

  而苏尘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对山巅已经是触手可及。

  伸手从自己的工房里取出黑白两把灵能枪后,苏尘开始沉思起来,是不是应该改造些这两把灵能枪啊。

  自己的目的是探究真理之塔,如果有两把出色的炼金武装,进门的时候也会容易些吧。

  想了想,苏尘在几女诧异的目光中,将两把灵能枪放在桌子上,五指张开,虚压在灵能枪的上面。

  蓦然间,六种不同的元素波动出现了

  黑白红青黄蓝,六种颜色在苏尘右手的五指边凝聚成颗颗指甲大的球体,不停的围绕着那只右手转动起来。

  啪!

  卢飞呼的站了起来,目光眺望过去,满脸震惊。

  围绕着他的干人不明所以,只好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时间,无数人的脸色显示出惊骇和复杂的神情。

  六个颜色各异的球体在苏尘的掌控下,慢慢的散布虚空,数十条不同颜色的细线从它们的体内射出。

  刹那间,无数的细线勾结在起,勾勒出个复杂无比的炼金方程式。

  那是个类似于魔法阵的图案,里面包含着苏尘对部分世界本质的理解。

  然后,图案渐渐形成了个圆球,将两把灵能枪包围了进去,六色的魔法球不停的转动起来。

  个个由不明原因的符号构成复杂的术式,突然从从球体的上下两个极点迸射而出,围绕着圆球转动起来。

  颜色各异的光芒,将苏尘的周围照射的明暗不定,而现在,苏尘的脸色看起来微微有些阴沉不定。

  接着,术式越来越多,很快就将圆球淹没。

  远远看去,就如同个术式构成的球体。

  然后,当术式球体膨胀到脸盆大小的时候,终于停止了成长,稳稳的固定在空中。

  片段   脑海的剑术5

  卢飞的眼神蓦然闪过丝异色,真理之眼发动。

  世界在刹那停止了下来,卢飞的眼瞳看破层层术式,进入了球体的核心。

  “那是什么?”

  似乎难以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卢飞不禁呻吟般的感叹起来。

  球体的中心,是对黑白色的羽翼,在它们的身上的羽毛,仿佛都是由复杂的不能在复杂的术式构成。

  看起来,就如同个难以言喻的艺术品。

  女仆微笑的回头,双充满笑意的目光蓦然变得无比阴冷,充满了无匹的杀意。

  刹那间,卢飞只感觉眼瞳痛,仿佛被人用锐利的小刀狠狠的插了进去,踉跄的退后了两步,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阵阵难以抗拒的刺痛袭击着卢飞的神经,令他的身体不可抑止的轻微颤抖了起来。

  “没关系。”苏尘的声音响起,很温柔,也带着丝的淡然,“那种程度的真理之眼,根本无法看透我的术式,白费力气而已。”

  “没有掌握炼金术的本质,没有领悟炼金术之心”

  苏尘的嘴角,缓缓的挂起丝冷漠的笑意。

  虽然眼瞳疼痛无比,卢飞依旧听到了苏尘的话,时间,骇然无比。

  随着时间的缓缓流失,突然间,苏尘手中的术式宛如雪花样崩溃,化成无数萤光,缓缓的融入空气之中。

  然后,黑白色的灵能枪已经不见,苏尘的手里却多出了个很有魔幻风格的羽翼戒指。

  八月日,阴天,小雨!

  淅淅沥沥的小雨宛如风中残烛样,随风飘摇,洒落在魔导快车前进的路上。

  从昨夜开始,魔导快车就进入了绝壁山谷,只要能给平安的穿过这个山谷,在向前平行大约半天,就可以抵达下个城市。

  绝壁山谷并不是什么狭窄的山路,而是宛如丛林样茂密的山谷。

  前人以大毅力在山谷之中开辟出条可以容纳魔导快车前行的道路,也是徒步穿过山谷的主要通道之。

  山谷内鲜花满地,树木参天,湖水星罗密布,阳光洒进来,泛起七彩的奇幻之色。

  路走过,苏尘不时可以透过窗户看到些不知名的无害动物在湖边饮水,戏耍。

  似乎对魔导快车并不在意,甚至有几只速度飞快的动物企图超越魔导快车,但无例外被魔导快车变态的速度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第车厢的个人房间内,苏尘静静的坐在床上,对面的窗户打开着,轻风吹起,窗纱飘舞,但雨水却被层无形的力量所挡住,无法洒落进来。

  这是个豪华的房间,即使比起龙城城主府的贵宾室也不逊色多少。

  片段   脑海的剑术6

  从这点就可以看出这里的尊贵。

  豪华的大床,织金的窗纱,散发着古朴气息的名贵桌椅,美丽的盆景,清香的空气,出自于大师手笔的挂画,还有那历史悠久的装饰品

  咚咚咚

  敲门声突然响起,打断了苏尘此刻的沉思。

  “请进!”

  吱呀声,镀金的门把手微微转动,房门被推开,个穿着轻纱衣服的女子走了进来。

  声黑色的轻纱,露出雪白的胳膊和修长的双腿,长期的锻炼让女孩子的身材显得非常的锋利。

  对,即使女孩的金发盘成扇形,脸色有些羞涩。

  但她的眼神和动作,还有身上散发出的神韵,依旧给苏尘种锋利无匹的感觉。

  这点,还是前两天苏尘融会了那数以百计的剑术时,才能够清晰的感觉出来。

  不过,就算是这样锋利的她,还是非常的美丽。

  那是种刀锋般的美丽,即使让人感觉无比的危险,仿佛触就足以毙命,但依旧让人前仆后继。

  凛冽般的美丽和风情,让人欲罢不能。

  这点,让苏尘的心脏不由加快了跳动的速度,“怎么了,为什么会穿成这个样子,依兰。”

  脸色微红,心中虽然有些诽谤女仆出的坏主意,但依兰还是准备照着排列好的剧本进行下去。

  微微装出丝的羞涩,依兰轻声说道:“不好看吗?”

  “不,非常的适合你哦。”微微竖起自己的大拇指,苏尘微笑着说道。

  “就就只有这些吗?”依兰依旧羞涩。

  “呃”苏尘低吟,仔细的打量着依兰,开始疯狂的思索起适合的词汇。

  房间,两人,独处。

  些没用的词语占据了苏尘大部分的神经,根本无法正常的思考。

  苏尘害羞着,依兰等待着,房间似乎陷入了个诡异的沉默中。

  等待了半天,依旧没有期待中的回答,依兰不由诧异的开口。“大大人?”

  “呃,什么?抱歉!”反映过来后,苏尘第个回答就是这样。

  “大人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依兰紧追不舍的问道。

  如果无法回答的话,就无法将剧本进行下去,对于认真的依兰来说,这点不可容忍。

  “非常适合你哦。”苏尘期期艾艾的重复了句。

  【这真是句废话,我是笨蛋吗】

  【补救,应该快点补救,说些什么,必须说些什么啊】

  眼神蓦然变,苏尘十分认真的问道:“你吃饭了吗?”

  【啊,我真是笨蛋啊】

  片段   脑海的剑术7

  “唉,不,并没有。”似乎无法料到苏尘会说出这样的话,依兰也有些吃惊,回答的并不连贯。“因为还没有到中午,所以午餐还没有开始。”

  “是这样啊。”苏尘尴尬的大笑起来,绕着头,心里却把自己骂了个半死。

  另边,罗兰,艾莉儿,女仆凑在女仆的房间内,面前是面镜子。

  里面显示的是苏尘房间内的情景。

  “他是笨蛋吗?”罗兰难以置信的问道。

  女仆微笑,解释道:“男孩子啊,尤其是没有谈过恋爱的男孩子,在心仪的女孩子面前,是很容易出丑的哦。光以表现来说,少爷应该算是刚刚及格吧。”

  艾莉儿默默的记下了这句话,心里莫名的期待苏尘在自己的面前出丑。

  罗兰怪异的看了女仆眼,感叹道:“话说,你还真是什么都知道呢。”

  “哪里的话。”女仆谦虚的笑了笑,说道:“我只是知道些我知道的事情而已。”

  这是废话,罗兰在心底如此诽谤。

  诽谤过后,罗兰不禁担心起来,忧虑的说道:“现在怎么办,如果吾主不开窍的话,剧本不是就此中断了吗?”

  “不可能哦。”女仆断定,看着罗兰诧异的目光,慢慢的解释起来,“依兰是个十分优秀的骑士哦,身经百战,生参加过无数的战役,战略计划虽然很重要,但战场千变万化,如果拘泥于战略计划,她也不可能活?br/>好看的电子书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