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飞扬啊,我这样叫你可以吧。”

  “当然可以,岳父大人。”王飞扬微微欠身,肯定了楚天的称呼。

  “你应该也知道了吧,我的女儿,她喜欢的只有苏尘个人,不知道你有什么办法得到我女儿的心啊。”

  王飞扬自信的微笑了起来,说道:“这点岳父你大可以放心,你的女儿只会嫁给我,这是已经注定好的事情,她是不会反抗我的。”

  对于王飞扬的自信,楚天不禁也微笑了起来,既然有办法解决,他也就不需要操心了,至于王飞扬用什么办法,他根本就没有兴趣知道。

  女儿吗,在他的眼里,不过就是个道具而已,用个道具可以绑住个魔导师,这个生意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划算了。

  现在的他,简直恨不得自己有十个八个女儿,这样的话,不就可以多抓几个魔导师了吗?

  虽然只是在心底了下,但楚天依旧打算有时间的话,多生几个女儿,他现在还年轻,有的是精力,也有的是时间。

  交易既然已经成立,王飞扬也失去了呆在这里的立场,再次欠身后,微微退了几步,身后的空间,再次泛起了水纹的涟漪。

  “那么,岳父大人,我先告退了,明天的话,我会来接自己的未婚妻,希望你不要拒绝。”说完,整个人缓缓的消失在空气中。

  而楚天,则是脸羡慕的看着缓缓消失的涟漪,不由轻声叹了口气。

  “魔导师吗?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那种境界,也许这辈子,无望了吧。”两个世界的交流的今天,魔法师的等级,已经被很科学的分定了界限。

  魔力值1——100,被成为见习魔法师,几乎每个人都拥有这样的魔力。

  交错  各人的思绪8

  魔力值100——1000,被成为初级魔法师,经过系统的训练后,每个人都可以达到,两个世界大部分的人,都拥有者这样的实力。

  魔力值1000——1万,就是中级魔法师了,这样的人,必须有悟性和下定刻苦的精神。

  魔力值1万——10万,高级魔法师,很稀少,拥有这样实力的人,几乎都是天才,当然,背后那刻骨的努力,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抹杀的。

  魔力值10万——100万,这就是魔导师,强者的代名词,走到任何地方,都会受到尊敬的人。

  魔力值100万以上,大魔导师,人类所能达到的最高峰,两个世界,百亿生灵,拥有这样级别的人,不足十个。

  “虽然是这样,但大家也不要沮丧,没有人可以断定你们的未来,如果可能的话,也许你们的将来,就是他们的员了。”

  讲台上,身西装的韩佳雅轻轻敲了下黑板,按下了光屏上的传输按钮,个又个的素材就出现在所有学生的课桌上。

  画面上,几个虚拟人头不停的转动着,旁边还有他们的平生。

  这几个人,就是大魔导师级别的存在,有大贤者,有战皇,有圣骑士,这些都是站在世界巅峰的强者,可以主宰命运的人。

  铃

  将最后个字吞进肚子后,韩佳雅看着饱含期待的学生们,无力的说道:“苏尘留下,你们可以下课了。”

  “老师再见!”

  照本宣科的念万这四个字后,所有的学生高呼着,疯狂的向着门外涌动,还有几个胆大的,拉开窗户,直接跳了出去,几乎在眨眼间,原本座无虚席的教室,徒然空荡了起来。

  苏尘慢吞吞的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了韩佳雅的身边,“为什么又要我留下,有什么事情吗?老师!”

  “昨天为什么没有叫我。”韩佳雅气势汹汹的问道。

  “哈啊?”

  “我是说吃饭的时候,晚餐!”

  “你不是睡着了吗?”

  “所以我问你为什么没有叫醒我。”强压着不爽,韩佳雅眼中的怒火几乎可以将苏尘焚化。

  “那当然是忘记了。”苏尘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方小姐呢,她身为女仆,可不是自己轻易的忘记吧。”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嘛。这点小事,别在意。”说着,苏尘就从韩佳雅的身边穿过,但又被韩佳雅手拉了回来。

  “我现在郑重的警告你,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我知道了。”苏尘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试图再次从韩佳雅的身边走过。

  交错  各人的思绪9

  再次被韩佳雅拉回来后,苏尘很无奈,“我知道你已经很生气了,所以才要在你的眼前消失啊,我这个罪魁祸首消失后,你不就不会生气了吗?”

  韩佳雅对着苏尘翻了个白眼,换了个话题,“今天我们的副会长和烟之幽兰都没有上课,关于这点,你怎么看。”

  “不知道,也许有事情也说不定,再说了,他们的实力,自修照样可以拿满分,如果你不从中捣鬼的话。”

  “真是失礼啊。”韩佳雅不满的看着苏尘,“身为个老师,我怎么会做出这等卑劣的事情,这种事情,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做的。”

  “但愿吧。”苏尘可不会轻易的相信,自己如果不是有几门课程还被卡在她的手里,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听从她的摆布。

  唯我独尊的韩佳雅直接无视了苏尘的抱怨,把拉起苏尘,边走边说:“身为老师,我必须时刻掌握他们的行动和想法,这点不为过吧。”

  “不,那是跟踪狂!”

  “电击!”

  庞大的电流在瞬间贯通苏尘的身体,酥麻中带着强烈的痛楚,刹那间,苏尘几乎以为自己的灵魂就要脱体而出,飞向天堂了。

  “你要杀了我吗?”苏尘对着韩佳雅怒吼了起来。

  “电击!”

  第二次通电,隐隐间,似乎可以看到苏尘的骨骼,当电流消失后,苏尘的头发完全的炸立了起来,就如同超级赛亚人样。

  “对不起,请放过我吧。”面对魔力值27万的存在,传说中,最年轻的魔导师,苏尘很明确的投降了。

  韩佳雅看着可怜兮兮的苏尘,微微出了口气,也不再戏弄苏尘,放开他的手,按住苏尘的胸口,吟唱道:“温暖的光啊,复苏的大地需要你的光华,洗净尘世的悲哀”

  随着韩佳雅的咒文,掌心开始反射出股耀眼,但很温暖的白光,白光并不刺眼,地面上,个六芒星的魔法阵由淡变亮,浮现在苏尘和韩佳雅的脚底。

  温暖的光华照射的苏尘全身暖洋洋的,身体的不适,在这刻快速的飞走了,原本炸起的头发,也掉落下来,恢复了原样。

  “这就是治疗魔法吗?还真是神奇啊。”微微的赞叹了句,苏尘伸展了下自己的四肢,感受着从身体深处源源不断传来的舒适感。

  “笨蛋,不要乱动”

  韩佳雅的声音还未消失,脚底的魔法阵遽然消失,接着股庞大的魔力瞬间爆发,直接把苏尘轰飞出去,狠狠的撞击在墙壁上,然后摔在地面。

  七晕八素!

  韩佳雅瞬间发飙,“你这个笨蛋,给我去死吧!!!”

  守护  最重要的人1

  右手扬甩,团巨大的火焰就从韩佳雅的手里飞了出去,目标,发愣的苏尘。

  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火焰,苏尘单脚跺地面。

  分析,分解,在构成!

  面面光华的石壁突然从地面接二连三的升起,完美的挡在了苏尘的面前,在苏尘的面前布下了七重障碍。

  巨大的火球在瞬间突破了三面石壁,摧枯拉朽!

  接着是第四面第五面第六面,相继失守。

  但此刻,火球已经缩小到不足原来大小的四分之,最终,在火球狠狠的撞在第七面墙壁的时候,发出声巨响,同归于尽。

  “别别动手”毫发无伤的苏尘立刻大喊了起来,要是晚秒的话,估计接下来的是,就不是个火球了。

  闭上自己的双眼,苏尘飞快扑向记忆中的位置,把拉下张巨大的窗帘。

  分析分解在构成!

  在韩佳雅惊讶的目光中,苏尘手中的窗帘忽然颤抖的漂浮在空中,无数道细小的光线从苏尘抓着窗帘的手伸出,缠绕着窗帘,接着,窗帘就被苏尘炼成件衣服,向着韩佳雅仍了过去。

  韩佳雅满头黑线的接过旗袍,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自己的愤怒。

  “说,你刚才是不是故意的。”

  “哈啊,当然不是了,魔力暴动可不是什么事情,你不是也看到了吗”苏尘背着手揉了揉疼痛的背部,继续说道:“刚才的我啊,不就是被炸飞出去了吗。”

  每个魔法,都有自己独特的频率,旦这个频率被打破,魔力就会发生暴动,到时候,会发现什么事情,只有天知道了。

  般来说,魔法频率是非常稳定的,发生暴动的几率很小,苏尘刚刚只不过是挥了挥手脚而已,照理说,根本不可能打破这个频率。

  但韩佳雅是什么,魔导师级别的存在,魔控力精纯到了极点,她的魔法被打破,在她看来,简直比母猪上树还要困难,所以,就将目标怀疑到了苏尘的身上。

  但现在看到苏尘的表现,也不由疑惑了起来。

  “好了,不要想了,人有失手嘛,就算是大魔导师,不是也有失手的时候吗。”满不在乎的说了几句,苏尘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同时,转身的刹那,丝兴奋的笑容浮现在苏尘的脸上。

  韩佳雅的魔法之所以会失败,出现魔力暴动,罪魁祸首还是她猜测的苏尘。

  为了不动声色的黑韩佳雅次,苏尘用炼金术擅自将脚底的魔法阵改动,造成魔力回路的阻塞,于是发生了魔力暴动。

  守护  最重要的人2

  苏尘可不是什么笨蛋,他改动的地方非常的微小,即使发生暴动,也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只是想看下韩佳雅出丑而已。

  “喂,等等我啊,我叫你等待,难道你没有听到吗?”实在无法想通的韩佳雅看到苏尘离开后,立刻追了上去,她从昨天开始,就正式入住了苏尘家。

  当然,这只不过是为了瞒住她父亲的耳目而已。

  现在这个社会,未婚夫妻住在起,简直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时间倒流回今天的早上。

  和往常样,无视了自己父亲存在的楚烟,原本打算今天和苏尘好好的谈谈,但个意外,却不得不让楚烟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这就是你的未婚夫!”早晨的客厅,楚天指着身边的少年,对自己的女儿如此说道。

  楚烟震惊的看着父亲身边的少年,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年轻人之间,就应该有自己的话题,你们慢慢聊,我出去下。”带着虚伪的笑容,楚天缓缓的离开了房间。

  “岳父走好。”王飞扬很有礼貌的对着走到门口的楚天打了个招呼。

  “看样子,你今天似乎要找苏尘说个明白了。”楚天离开后,王飞扬笑眯眯的看着震惊的楚烟,呢喃道:“真的很漂亮啊。”

  为了今天,楚烟特意精心打扮了翻,皱绸质料的洋装给人有如衣服缀满了羽毛的柔和印象,象牙白的裙子长及脚踝,大大敞开的裙摆设计非常适合少女悠闲的气质。但是,最显眼的部分并不是像蓬蓬裙样打褶的布料,而是裙子右侧有条开到大腿上的大胆高岔。

  这样的打扮,让她十分的显眼,仿佛梦幻中的精灵样。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楚烟疑惑的看着王飞扬,似乎还处在种迷惑的疑惑中。

  逃避吗?王飞扬向前迈出步,将嘴唇凑到楚烟的耳边说道:“你也看到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未婚夫了,作为未婚夫,来接你上学,是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吗?”

  蓦然,眼瞳剧烈的收缩起来,楚烟把推开王飞扬,大声的说道:“别别开玩笑了,我的未婚夫只有个,是苏尘,你的好朋友苏尘,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啊。”

  “我当然清楚了。”满不在乎的说着,王飞扬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我更知道,苏尘马上就要结婚了,和自己的老师,而不是你。”

  仿佛下子被利剑刺中了心脏,楚烟感觉自己的心脏传来种令人窒息的痛苦,强烈,而又疯狂,那种嫉恨,那种失落,那种悲哀,犹如跗骨之跙,形影不离。

  守护  最重要的人3

  “不是这样的,苏尘喜欢的是我,要娶的也是我,他是不会和其他女人结婚的,他是不会抛弃我的”

  “那么,这是儿戏吗?”王飞扬轻轻的将张传单抛到茶几上,顿时轻易的击溃了楚烟那脆弱的堡垒。

  “我我”

  失魂落魄看着这张传单,原本的自信,几乎就如同纸糊的样,不堪击。

  “我喜欢你”在毁灭性的打击过后,楚烟听到了王飞扬冲击性的告白。

  跨越了空间的距离,原本还坐在发生的王飞扬,突然出现在楚烟的身边,轻轻的将她搂进怀里,如同呵护个易碎的瓷娃娃样。

  “也许你不知道,从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喜欢上了你,喜欢看你的笑容,喜欢你的声音,喜欢你的切”

  “过去,因为你是苏尘的未婚妻,我不敢轻举妄动,不敢有丝的逾越,只能将对你的爱恋掩埋的心底,注视着你的举动。”

  深深的看着怀中的楚烟,王飞扬的眼神充满了爱意,那足以将任何坚冰融化的爱意。

  “但现在不同了,苏尘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所以我所以我也来寻找自己的幸福,可以给我次机会吗?”

  女孩子的心,是敏感的,在相处的过程中,楚烟知道王飞扬对自己有着定的好感,但却从来没有想到过,他的爱情,浓烈到了这样的地步。

  失恋过后,马上就接受到了另个爱情,两者的交错,令楚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自己应该接受吗?

  看着王飞扬英俊的面孔,刹那间,苏尘的眼神,闪现在心底。

  狠狠的推开王飞扬,楚烟快速平息了心底的悸动,冷漠的说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喜欢的苏尘,不是你,所以你你还是死心吧。”

  没有丝毫的不悦,王飞扬整理了下有些凌乱的衣衫,笑着说道:“不愧是我喜欢的女孩子,知道吗?就是因为这个样子,所以我才会如此的迷恋你啊。”

  “总有天,我会将你从苏尘的手里夺过来。”

  带着无以伦比的自信,王飞扬单膝跪在楚烟的面前,右手放在自己的心脏部位。

  这是古老的礼节,是骑士忠于自己的公主,献上自己切的礼节。

  这天,心乱如麻的楚烟没有去上学,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苏尘,如何解释自己多出个守护骑士,即使她还没有答应王飞扬。

  这天,王飞扬同样没有去上学,因为他对自己的公主宣誓,这生,就要陪伴在她的身边,直到生命的尽头。

  守护  最重要的人4

  第二天,当整理了心绪的两个人来到教室的时候,全班的学生,对于他们的失踪,有着太多的猜测,现在看到了本人,当然,有着许多的话要问。

  “副会长,为什么你们昨天起失踪了啊。”

  “对呀对呀,难不成你们去偷偷的约会了?”

  “老实交代,你们是不是在交往啊。”

  “说真的,看起来,你们真的很像对呢,男才女貌啊!”

  “可恶,你这个混蛋,居然夺走我的女神,我要杀了你啊!”

  最后个声音,很快遭到了学生们的围攻,消失在了的声音中

  面对着同学们的猜测,王飞扬快步登上了讲台,微微挥手,同学们配合的屏息凝神,看着讲台上的王飞扬。

  “各位同学,我现在有件事情要告诉大家,这是很重要的件事情,所以请大家听完后,不要高声的喧哗。”

  “别卖关子了,快点说啊!”不耐烦的声音催促了起来。

  王飞扬微微笑,深吸了口气,大声说道:“昨天,我对我们圣华的女神,宣誓效忠,成为了她的守护骑士。”

  寂静愕然,喧哗,人声鼎沸!

  这就是同学们听到消息后的写照。

  什么是守护骑士,就是生世,要守护最重要的人的宣誓者,他们不是真正的骑士,但依旧被冠以了骑士的名字,他们这身,将要为重要的人奋斗,守护最重要的人。

  过去的时间里,无数的有着无数的守护骑士,他们和最重要的人,演绎着个又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悲哀快乐伤心悔恨

  不管如何,他们之间,大部分是情侣的关系,所以现在大部分人都认为,守护骑士,守护的,就是自己的爱人。

  王飞扬的说法,自然而然的,让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成为了楚烟的爱人。

  而拥有守护骑士的人,无疑,是所有人羡慕的对象,因为她们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半,可以照顾自己生世的人。

  在所有的恭贺和祝福声中,王飞扬缓缓的走到了苏尘的面前,不含杂质的双眼,紧紧的盯着苏尘的双眼,淡淡的笑道:“我最希望的,就是听到你的祝福,可以给我吗?”

  苏尘复杂的看着满面笑容的王飞扬,心里思绪无端的混乱了起来,他无法想象,为什么只有天不见,他的好友,就成为了别人的守护骑士。

  轻轻的抬起自己的右手,苏尘飞快的在空中划出个六芒星,联系上自己的炼金师工房,在漩涡中,拿出件东西,缓缓的放在了王飞扬的手里。

  “祝福你,我的好友!”

  守护  最重要的人5

  紧紧七个字,让王飞扬欣喜若狂。

  紧紧七个字,却让楚烟伤心欲绝。

  【他真的祝福了,他真的祝福?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