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在。

  看着如临大敌的海菲尔德,女仆放下红茶,嘴角挂起丝和蔼的微笑,“嘛嘛请不要误会,我们并不是亵神者哦,你似乎对我们刚才的话有些误解呢。”

  “我并没有听错,她刚才确实说了,你们的少爷,那个叫做苏尘的家伙,是生命女神的对手。”指着艾莉儿,海菲尔德脸的严肃。

  “所以说,你误会了呢。”女仆脸的无奈,叹口气说道:“我家少爷不是生命女神的使者呢,如果勉强来说,应该是死神的使者吧。”

  “死神的使者?”海菲尔德微微愣,随即大声反驳道:“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既然是死神的使者,为什么他的身上没有点死亡的气息,有的全部都是澎湃的生命气息。”

  “嘛这个,谁知道呢。”

  如果不是亵神者的名字太臭,旦扯上会有些不必要的麻烦,女仆才不会这样详细的说明呢。

  “在怎么说,我家的少爷,也是掌握了死亡宣告的存在啊。”

  宛如真理样的说明,令海菲尔德彻底惊呆了。

  “十字圣者”

  瞬间,海菲尔德明白了很多,如果是十字圣者的话,确实可以算是死神的使者呢,那么,也算是生命女神的对手了。

  “什么嘛原来是我在瞎紧张啊。”了解事情的真实后,海菲尔德彻底的送了口气,又再次坐回了刚才的位置。

  “抱歉,我太神经质了,请原谅。”

  琥珀色的双瞳透出名为‘诚恳’的神色,注视着同桌的四人。

  众神博爱,即使是信仰生命女神的精灵,也不会去故意的仇视信仰死神的信徒。

  所以,海菲尔德很诚恳的道歉了。

  “这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吗,因为苍雷之鹰的事情,船长会如此紧张也不奇怪。”

  女仆的话语中的,虽然苍雷之鹰已经被解决,但无缘无故的被袭击,找不出任何原因的海菲尔德,会神经紧张,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苦笑声,海菲尔德头翠绿色的长发在轻风中浮空飘舞,美丽野性的脸蛋闪现出丝迷茫和不安。

  抵达   真理的高塔3

  “苍雷之鹰突然袭击我们的飞艇,到现在为止,我依旧没有弄清楚为什么,如果在这样下去的话,我害怕同意的事故会再次发生”

  “请不要这样紧张。”女仆轻声的安慰着,眼神却没有离开手中的红茶,“我想,同样的事故是不会在发生了。”

  “什么意思?”

  “就如同我想要表达的样,这次的事故很明显是人为的。现在,做这件事情的人已经离开了飞艇,当然就不会在有苍雷之鹰袭击飞艇的事情发生了。”

  心神颤,海菲尔德的眼神蓦然尖锐起来,直视着女仆,似乎想要看穿什么,但女仆却脸的平静,没有任何的波动。

  “抱歉,我又神经质了。”沉默了会后,海菲尔德无所获的道歉了。

  “唉,可以原谅啊。因为船长也是因为飞艇上人们的性命安全着想啊,不过”话音变,股澎湃的威压蓦然降临海菲尔德的身上,如此强大,纯粹,毁灭切的威压几乎将海菲尔德压倒在地面。

  动不了。海菲尔德感觉自己仿佛被彻底的压垮,甚至连根指头都无法动弹,身体在悲鸣,细胞在颤抖,股死亡的感觉逐渐蔓延上心灵的最深处。

  “这样的事情,可可二,请不要可三可四哦。”

  说完,威压突然消失,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样。

  周围依旧是和平的露天茶会,除了这桌外,空无人。

  夕阳的余晖正在逐渐的消失,白天在于夜晚交替,漆黑的夜幕将要再次主宰整个大地。

  和平的景象,和平的世界,层不变的黑白交替。

  海菲尔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翠绿色的长发仿佛都无精打采的贴在她雪白的肌肤上。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那瞬间将要死亡的错觉,至今还残留着,原本看似温柔无害的女仆,现在好像沉寂在黑暗之中,根本无法看清楚她的面孔。

  “船长小姐,船长小姐”宛如遥远的呼喊,逐渐拉近在耳边,虚幻的声音开始清晰起来,海菲尔德瞬间回神。

  “真是的,船长小姐在发什么愣啊,难道是太累了吗?”女仆有些关切的看着海菲尔德,叮嘱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请好好的休息,毕竟船长小姐可是整个飞艇的核心啊,不好好休息的话,肯定有人会担心的啊。”

  怔怔的盯着女仆看了几眼,海菲尔德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抱歉,似乎确实有些不舒服,我先告退了。”

  说着,再次行礼后,步步离开露天茶会。

  恍惚间,女仆的表情再次出现在眼前。

  外表和内在完全的不符,这个人,难道每天都戴着面具生活着吗?

  抵达   真理的高塔4

  如果是这样的话,未免也太悲哀了些吧。

  如此想着,拖着疲惫到极点的身体和心灵,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与此同时,苏尘的房门突然被打开,脸的淡然,右手中,似乎还握着条精致的手链。

  黑白色的交替,仿佛夜晚于白昼的分别,晶莹透明的手链带着丝神秘和诡异的气息。

  这个是,不下于国王游戏的炼金武装。

  生死之恋!

  离开房间,来到甲板上的第眼,座直入云霄,耸立天空的高塔就印入了苏尘的眼瞳中,带着惊叹和赞叹的声音微微响起。

  “什么啊,原来已经到了啊。”

  “少爷,这里哟。”看到苏尘出来后,女仆高兴的挥舞着右手。

  “其他人呢,都离开了吗?”走过去,苏尘淡淡的问道。

  “如果说是乘客的话,除了我们之外,应该全部都离开了吧。”

  “楚风呢。”

  想了想,女仆微微摇头,“没有看见,你们呢?”

  几女微微摇头,表示出自己也没有看见。

  “很在意吗?”女仆问道。

  “有点吧。”苏尘笑着回答了,“能够眼就看出依兰的实力,他的内在并不像外表那样简单呢,很奇特的个人,如果可能的话,不希望是敌人。”

  “资料太少,难以判断。”沉默了下,艾莉儿如此说道。

  “是这样啊?”苏尘微微摇了摇头,就脑海升起的念头驱逐,笑着说道:“现在,我们应该决定下,今天晚上的归宿”

  “是继续留在飞艇上,还是进入探究真理之塔,你们决定吧。”

  掌握   恐怖真言术1

  今夜,月朗星疏,双月交辉的月华宛如水银样,倾泻而下,洒满整个大地。

  探究真理之塔第十三层东北角落,苏尘的房间内,月光的照射,打破了漆黑犹如深渊的黑暗,静静的的坐在窗户边,苏尘手里捧着本炼金笔记,安静的翻看着。

  房间的摆设很简单,副桌椅,张床,还有个历尽岁月洗礼的破旧书柜。

  可以说是简单过头了。

  不过苏尘并不在乎,他全副心神关注的翻看着手中的笔记。

  笔记的作者叫做凡海森?布莱特?阿克拉。

  据说是千年前最著名的贤者之,只差步就可以进入大贤者的境界。

  他留下的笔记,可谓是珍贵到了极点。

  但可惜的是,探究真理之塔每个房间内,几乎都有他笔记的手抄本。

  不光是他,很多著名贤者笔记的手抄本都被放在房间内的书柜里。

  就拿苏尘这个房间的书柜来说吧,他在里面至少发生了近百个过去或者现在非常著名的贤者的笔记手抄本。

  也只有探究真理之塔,才会如此的大方。

  他们的目的并不是争权或者称霸。

  他们只不过是群学者,群无时无刻都在探求真理的学者。

  即使这群学者拥有可以左右整个世界的实力,可他们依旧是群学者。

  不过,并没有人可以,或者说是敢小看这群学者。

  几千年留下的沉淀和积威,足以将任何冒犯他们的家伙烧的干二净。

  不管是隐星会,还是都市学院,亦或是魔法公会,都不敢招惹这群学者。

  没有任何厉害冲突,只有傻子才会去招惹这个探究真理之塔。

  探究真理之塔最巅峰时期,共拥有七位大贤者,那时,他们曾经放出豪言。

  “只要我们想,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将整个大陆拖入战火之中,让世界倒退千年。”

  没有人去怀疑他们说的话,那个时期,探究真理之塔被誉为最接近真理的地方。

  即使是现在,人们都在怀疑,探究真理之塔到底还拥有几大贤者。

  至于探究真理之塔会没有大贤者?

  这个笑话就犹如世界每天就会毁灭样好笑,没有人会相信探究真理之塔会没有大贤者。

  “人们都知道,大贤者掌握着世界的真理,但真理是什么,什么是真理,它无形,还是像齿轮样的东西,支撑着整个世界”

  “我的老师是位令人尊敬的大贤者,但他曾经告诉我,他并没有掌握世界的真理,甚至可以说,他连真理是什么都不清楚,这无疑让我震惊。”

  静静的看着笔记上的记载,苏尘言不发的翻过页,继续观看着。

  此刻的他,就犹如个小学生样,认真,眼睛眨不眨,保持着这个动作已经超过了几个小时。

  掌握   恐怖真言术2

  “即使大贤者没有掌握着真理,那么,他们掌握着什么,老师曾经向我演示过,那样的境界令我震惊,或者说是疯狂。”

  “紧紧瞬间的功夫,我的老师就将块废铁变成了钻石,天啊,废铁和钻石两者的本质根本完全不样,但老师居然可以将它们转化,这不是真理,又是什么”

  “当我怒气爆发的质问老师时,老师的句话让我哑口无言。”

  从笔记上的记载,苏尘完全可以感受到作者的沮丧和失落,他的老师说的话只有句,简简单单的句。

  “真理是什么?”

  连真理是什么都不明白,又如何谈论掌握。

  接下来的记载中,字字都透露出作者的迷茫和失落,然后,他辈子都没有进入大贤者的境界,忧郁而死。

  慢慢的和上笔记,苏尘感觉自己的神格开始蠢蠢欲动,这点,在看笔记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

  心神微微放开,苏尘的眼瞳突然变的深沉起来,仿佛超级计算机样,庞大的信息流不断的从神格中倒流出来,然后回荡在苏尘的脑海中。

  丝丝诡异的黑色气息在眼瞳中逆转着,仿佛可以吸入世界的暗。

  所谓真理,在哲学中来讲,只是符合或者接近客观事实的理论。但这点并不足以让任何人满意,尤其是炼金师们。

  他们生都在追求着真理,他们认为大贤者掌握着真理,将废铁转化为钻石,这样的事情,简直可以说是神迹,说是真理。

  但大贤者们却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这并不是真理,他们依旧在探究着真理。

  然而,在众神的眼里,真理很简单,是

  存在。

  存在就是真理。

  魔法的存在是真理,人类的存在是真理,世界的存在是真理,众神的存在,也是真理。

  万物之始或者说是万物之末,他们的存在,也是真理。

  不存在的话,就没有真理。

  如果世界不存在,人类不存在的话,真理就不会出现。

  而炼金术,魔法,世界,人类,斗气,恶魔,甚至说是众神,都是真理的繁衍物。

  探究真理,其实就是个探究存在的过程。

  但可惜的是,由于人类的局限性,炼金师们并不清楚什么是真理,而是无意识的追求着世界的本质,他们无时无刻都在为掌握世界本质而努力着。

  他们认为,只要掌握了世界的本质,就相当于掌握了真理。

  而世界的本质,并不是真理。

  由过去,现在,未来,构成的时空。

  由大地,天空,海洋,星空构成的空间。

  由无数规则构成的法则。

  这些合起来的话,就是世界的本质。

  也就是炼金师们认为的真理。

  掌握   恐怖真言术3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炼金术们所追求的并不是错误的选择,世界的本质存在着,所以说它是真理也好不为过。

  说到底,探究真理之塔的出现,炼金师们的追求。只不过是人类追寻变强的种手段,或者过程而已。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庞大的信息流依旧在冲击着苏尘的脑海,不断的被转化,吸收,些额外出现的内容,更令苏尘有些欣喜若狂。

  直到天际微微泛白,丝破晓的阳光从遥远的未知照射进来的时候,苏尘眼瞳中的诡异才慢慢的退去,变成了平时的黑色瞳孔。

  慢慢的伸出右手,苏尘不含感情的声音响起,“崩裂!”

  刹那间,苏尘面前的空间崩裂了,彻底的崩裂,剩下的,只有个黑黑的窟窿,停留在半空中,直到被世界的规则修正,慢慢的消失不见。

  真言术。

  建立在真理之上的语言,主神所掌握的秘密。

  甚至可以说是真理的语言。

  存在就是真理。

  以此为基础,扭曲存在,或者改变存在,恐怖的技能。

  “逆流。”指着刚刚坐着的椅子,苏尘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次,老旧椅子诡异的开始焕发生机,原本的斑驳渐渐消失,岁月的洗礼也逐渐变淡,直到变成张崭新的椅子为止。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苏尘无力的靠在墙壁上,额头布满了汗珠。

  “太勉强了,这种能力”

  刚才,苏尘以真言术,操控了时间,让椅子的时间倒流,缓缓的恢复了新生。

  结果,苏尘却差点虚脱。

  真言术可以扭曲存在,改变存在。

  但扭曲,或者改变的越大,越重要,付出的精力或者说是魔力,就越发恐怖。

  刚才操控时间的真言术,已经耗尽了苏尘体内所有的魔力。

  如果换成死神墨斐特的话,也许他只要说声,逆流!

  整个魔法世界就会倒退几百年也说不定。

  众神的威能,可不是区区苏尘可以比拟的,更何况人类所掌握的魔力,和众神体内的淡金色神力,可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

  废铁和黄金?

  不,也许用烂草和白金作为比喻,更为恰当点吧。

  虽然,这并不足以彻底的表现出两者的差距。

  准确来说,百万的魔力,也抵不上滴神力。

  如果,在最后十个死神候选人里面,有个人如果可以将魔力转化为神力的话,估计就会成为最为强大的存在。

  苏尘曾经不止次认为,1似乎掌握了凝结神力的方法。

  就算1没有办法凝结出纯正的神力,但那种半吊子的神力,也足以令他她的危险性大大增加。

  不过,现在

  掌握   恐怖真言术4

  苏尘嘴角微微弯了起来,脸上浮现出副得意的笑容。

  掌握了最粗浅的真言术,即使1亲自来临,也无法击败自己,也许,现在的自己,已经足以和1站在同个高度。

  叩叩叩

  房间突然被人敲响,清脆的声音顿时将苏尘的思绪打断。

  “进来!”

  吱呀声,面无表情的艾莉儿从外面走了进来,漆黑的眼瞳中充满了担忧和疑惑。

  就在刚才,通过契约的她,感受到了苏尘的情况有些不妙,快速赶了过来。

  “别担心,没事的。”苏尘轻声的安慰着,对于艾莉儿,这个于自己有着生死契约的天使,并没有打算瞒着什么。

  “只是使用了下真言术而已。”

  瞬间,艾莉儿的眼瞳蓦然亮了起来,犹如白昼的太阳,炙热,令人无法抗拒。

  显然,她很清楚什么是真言术。

  冰莲   白雪的少女1

  探究真理之塔,共三百层,是座宏伟,磅礴大气的建筑。

  前百层,是居住区。

  而百层以上,才是炼金师们聚集,研究,参观,交流,创新,变革的地方,才是探究真理之塔的真正精华所在。

  据说,在第三百层,是座巨大的图书馆,奢靡和豪华的结合体。

  在那里,拥有着几千万的炼金书籍,全部都是难以购买的非卖品,每个都是令人惊颤和叹息的绝本。

  真理之海洋!

  炼金师们是这样称呼它的。

  甚至,在里面的最深处,拥有着大贤者的笔记和炼金心得。

  在外面已经失传的炼金方程式,在那里随意可以看到,也许在这里只要随意轻轻翻,你就可以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

  带着丝缅甸的笑容,头银发的年轻人为苏尘仔细的讲解着探究真理之塔的结构和习惯,以及些禁忌。

  特海?高伦斯,探究真理之塔的接待员,年纪轻轻的三十岁,但却已经成为了高级炼金师,即使在同辈中里,也是极为出色的存在。

  般来说,这些接待员都是些普通人,炼金师们的世界,都非常的忙碌,带人游览,讲解探究真理之塔这种事情,在他们看来,是有失身份的事情。

  虽然并不清楚他为什么会成为接待员,但无疑,他是个非常出色的接待员。

  语言表达能力能强,像是些炼金师不喜欢打扰,请尽量不要在哪里停留,或者食堂,厕所的方向,门牌所代表的含义等等,都非常到位的给苏尘讲解了遍,没?br/>好看的电子书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