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孩子。

  “死心吧,圣者是不会收你做侍女的。”

  “放心吧,死亡公主会在几年之中陨落,所以不需要做什么侍女。”

  脑海中,不断的回放着那个人说的两句话,不停的回放着

  谎言,还是事实。

  少女无法分辨,但心底却隐隐约约在期待着这样的结果,这样的想法让她有些慌乱,也有些窃喜。

  “我啊,果然是最差劲了。”

  “哦呀,这么漂亮的差劲女孩子我还第次看见呢。”声音突然出现,个身影顺着花丛的小路走了过来。

  “晚上好,犹如白雪样的公主。”副金丝边框的眼镜,身黑衣的衣服,来人微笑着和少女打着招呼。

  “你是谁?”少女蓦然站了起来,微微后退了几步。

  少女的变化,让戴着眼镜的年轻人颇为受伤,垂头丧气的说道:“不要这样防备啊,我并不是什么坏人啊。”

  “没有坏人会承认自己是坏人吧。”少女警惕的反驳着,右手悄悄滑落到背后,反手间从中指上的戒指中,拿出了把长剑。

  年轻人止步,距离少女十丈开外望着她,微微欠身行礼,“真是失礼了,吾名楚风,探究真理之塔的贤者。”

  “你是贤者?”少女惊讶的叫了起来。

  “当然!”楚风努力的挺起自己的胸膛,个专属探究真理之塔的贤者徽章闪闪发光的挂在上面。

  少女微微松了口气,收起长剑,又再次坐了下来,不在理会名为楚风的男子。

  不过楚风并没有轻易的放弃,反而上前几步,试探的问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被人们议论纷纷的冰莲?十字了吧。”

  少女没有说话,甚至连眼皮都没有动下,仿佛和世界彻底的隔离,在月光的照耀下,宛如最优美,杰出的雕塑。

  “怎么样,和圣者见面了吧。”楚风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微笑的看着少女,“有把话好好的说清楚吗?”

  少女蓦然抬头,惊讶的看着面前带着金丝边框眼镜的年轻人,迟疑的问道:“你见过圣者?”

  楚风愕然,反问道:“说什么傻话,他不是已经来了吗?”

  来了?

  少女愣,宛如弹簧样猛然蹦了起来,三步两步跑到了楚风的面前,“圣者在哪里,他是什么样子,请告诉我,求求你,请告诉我。”

  “哈啊!”楚风呆呆的点了点头,指着探究真理之塔的地方,说道:“圣者是个少年,个很可爱的少年,在他的身边有四个漂亮的女孩子,很好相认的。”

  凋零   白雪的少女2

  脑海中,个少年的形象缓缓浮现,少年曾经的表情在活灵活现的再次展现出来,“我虽然不是圣者,但却和圣者有着外人所无法理解的关系。”

  “原来他就是圣者啊。”少女微微退后几步,表情变幻不定,最终咬牙,向着探究真理之塔冲了回去。

  冰莲离开后,楚风缓缓的站了起来,细心的拍打着身体上的灰尘,脸上的笑容已经彻底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片凛冽,宛如深夜寒风样的凛冽。

  “真是温柔啊,你这个家伙。”不屑的声音被轻风送入楚风的耳边,接着,楚风面前的空气开始泛起层层的涟漪,个穿着魔法袍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男子拥有头红色的短发,在夜里,宛如不断跳动的火焰样。

  平凡的脸蛋被倨傲所代替,血色的双瞳满是骄傲和自信,全身上下散发着种难以言喻的狂妄之态。

  “7,我再次提醒你下,现在反悔还来得及,3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脆弱,搞不好的话,会送命的。”

  “你很啰嗦啊。”血红色的双瞳充满了不耐烦,不屑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胆小鬼就给我滚边去,不要打扰我,不过是区区两个残缺神格的拥有者,有什么本事,只要夺取了他的两块神格,我就可以和2抗衡了。”

  7阴阴笑,不详的气息开始在空气中散发,“到时候,我会将弱者全部杀掉,然后成为最强大的存在,统上界。”

  嘴角弯起,楚风忍不住挂起丝嘲讽的笑容,微微低头,让对方的目光无法触及自己的嘴角,“那么,吾等恭候你的佳音,伟大的死神大人。”

  男子倨傲的点点头,看着周围的美丽花朵,不耐烦的催促道:“知道了就快点开始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楚风恭恭敬敬的退后几步,表示出自己和男子的差距,然后才聚集体内的魔力,飞快的在空中画出个美丽的五芒星魔法阵。

  青色的光辉,在夜光下闪耀着,魔法阵开始放射出强大的魔力,但偏偏被束缚在楚风的周围三米的范围内,没有丝毫的溢出。

  “开始了。”楚风淡淡的微笑起来。

  点光亮突然出现,在楚风的面前飘舞着,然后又有几个光点出现,伴随着第个光点,围绕着楚风舞动。

  眨眼间,7赫然发现,不知何时,无数个光点已经漂浮在空中,不停的乱舞着,宛如夜间的精灵样,美丽而又令人惊叹。

  远远望去,整个花园仿佛被光点的海洋所笼罩,绚丽的光点不停的流动着,欢呼着,仿佛在开会,场盛大的舞会。

  即使是倨傲的男子,也不得不轻叹起来。

  这样迷人的景色,可不是想见,就可以看见的。

  凋零   白雪的少女3

  在楚风的操控下,所有的光点逐渐汇集起来,形成道巨大的洪流,从天而降,狠狠的轰击在面前不远用青石铺成的花丛小路上。

  然后,个巨大的魔法阵出现,小路轰隆隆的晃动起来,平整的地面忽然出现个裂缝,然后部分塌陷,出现了个直通地下的楼梯。

  快步走到楼梯口,男子直视下去,居然无法看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就是这里了吗?”

  “就是这里了。”散去魔法阵,楚风推了推眼睛,阻挡眼神透出了丝轻蔑。

  兴奋的搓搓手,男子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几声,对着楚风说道:“如果这次计划可以成功,我会记住你的功劳,他日我若成神,必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楚风欠身,恭敬而又规矩,“那真是太好了。”

  7满意的点点头,正想要下去时,身体突然怔,猛然回身喝道:“是谁,给我滚出来。”

  声浪犹如雷霆怒吼,几乎将耳膜震破。

  楚风转身,个惊慌的身影印入他的视线内。

  那是个犹如白雪样寂静的少女。

  “我只是想要说声谢谢。”

  少女的声音有些颤抖,身体也不停的颤抖,满脸的惊慌,但楚风却从她的眼瞳中发现了不样的东西。

  “杀了她。”7大喊,血红的眼瞳充满了凌厉的杀机。

  “这真是”楚风微微摇头,似乎在感慨着什么,步步向着少女走去。

  少女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双腿似乎已经失去了动力,身体软,瘫坐在地面上。

  “为什么要回来了,直接去找圣者不就好了。”楚风的声音很温柔,充满了无奈,但脚步却很稳,没有点的迟疑。

  “辣手摧花,还真是讨厌的感觉啊。”

  蓦然,道剑光闪现,凌厉的剑气铺天盖地的冲向楚风,在周围的地面勾画出横七竖八,杂乱无章的剑痕。

  整个大地布满了交错纵横的伤口,触目惊心。

  原本看似慌乱的少女从地面跃而起,挥舞着手中的利剑,宛如鬼魅样向楚风杀去。

  楚风淡然,脚步不停,双方交错而过,各自停留在对方先前的位置。

  嗤

  仿佛什么被解放了样,少女娇嫩的咽喉突然迸射出道鲜红的血液,凄迷的播洒在半空之中。

  楚风闭眼,嘴唇微颤,“你的眼神太冷静了啊,犹如深潭样的清幽,没有丝的涟漪,这样来,谁都会有些防备啊。”

  快要模糊的意识微微恍然,哐当声,少女手中的长剑掉落,身体软软的躺在地面。

  紧紧几秒钟的时间,原本袭宛如白雪的衣服被染红,少女的眼瞳睁的很大,仰头望着夜晚的天空,似乎在祈祷着什么,又似在渴望着什么

  凋零   白雪的少女4

  思绪就此断绝。

  花落如雪,渴望着复仇的少女,逐渐踏上的道路就此断绝。

  宛如雪峰上的莲花样,凋零!

  7冷哼声,转身大步踏入通往地下的楼梯,“走吧,不要在这里磨磨蹭蹭,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办。”

  楚风默然,轻轻的走到少女的身边,弯下身体,将少女的双眼皮合拢,“请安息吧,你的愿望,总有天会实现的。”

  说完,就跟在7的后面,下了楼梯。

  与此同时,探究真理之塔。

  苏尘的房间内,原本闭着的眼睛突然张开,丝不详的感觉从心底闪而逝。

  缓缓的从床上坐起来,苏尘走下床,目光凝视着窗外的月光。

  “这种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非常的讨厌。”

  解放   重获的自由1

  那是抹深邃的鲜红,宛如世界唯的色彩。

  视界内的切,大地,天空,全部被那抹鲜红所取代。

  无法看见啊,那轻风中摇拽的花朵,也无法闻到那沁人心脾的香味。

  能给看见的,只有个躺在血泊中,像雪花样融化的女孩,能给感觉到的,只有那令我作呕的血腥气。

  明明早上还见过面的,明明还好好的说过话的

  因为心神不宁,无法入睡,所以才会来到这里,但视界内的景色,已经让苏尘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虽然说过不需要她成为自己的侍女,虽然说过她不需要付出自己的生

  漆黑的眼瞳内,丝丝难以看见的红丝悄悄的爬了上来,神格在剧烈的颤抖着,仿佛有什么就在附近样。

  摇摇晃晃的越过凋零的少女,苏尘步晃的走向楼梯的最下面。

  漆黑,深沉,宛如世界最后的色彩。

  这条楼梯仿佛永无止境,通往地狱的深处。

  不知道走了多久,苏尘的双脚终于踏在了平缓的地面上。

  没有任何的迟疑,也不需要任何的迟疑,迈步,前进!

  这是条大约三米宽,十米高左右的通道,眼前片漆黑,没有丝的光亮,地面布满了灰尘,仿佛千百年来没有任何人进入样。

  没有魔法的保护,这里就如同个废弃的地下通道。

  “红色”

  苏尘轻声的喃喃着,胸口很痛,不知道为什么,胸口仿佛像是要撕裂了样,心脏在快速的跳动着,仿佛随时要蹦出来样。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像是鲜血样的红色,苏尘的眼瞳红的吓人,在漆黑的通道内,宛如两盏红灯样。

  “狂诗的风,吾以永恒的叹调祝福你,世界的精灵啊,请接受吾等最诚挚的感激,汇集吧,赐予吾等最有力的翅膀。”

  轻轻的声音在漆黑的走廊内回荡着,却在眨眼间被寂静所吞噬,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样。

  阵轻风忽然从苏尘背后吹过,对青色的羽翼缓缓的从苏尘的后背展开,像是舒展样,张扬,充满活力。

  元素魔法?飞翔之翼

  双脚渐渐的脱离地面,悬浮在半空中,没有任何的犹豫,道青色的光芒瞬间划过黑暗的走廊,消失在黑暗中最深沉的地方。

  分钟后,终于穿过长长的寂静走廊,苏尘从个不太明亮的出口飞射而出,停留在半空之上。

  这是个空旷的大殿,仿佛已经被废弃已久,到处都充满了荒凉和颓废的气息。

  大殿原本的样子还保留着,似乎依稀可以看出它全胜时期的辉煌和庄严。

  地面,几根巨大的石柱联通大厅的顶层,将整个大殿支撑起来。

  解放   重获的自由2

  不管是地面,石柱,还是其他的地方,都落了层厚厚的灰,仿佛千百年来的沉寂。

  令苏尘惊异的是,大殿共十二根石柱,每根石柱上都绑着栩栩如生的天使雕塑。

  荆棘的锁链将他们狠狠的绑在石柱上,深深的嵌入了肌肤里面。

  每个天使都很痛楚,脸上的表情活灵活现,仿佛根本不是个雕塑,而是个活生生的生命体样。

  每当看到这些天使时,苏尘都会产生种心悸的感觉。

  “欢迎来到陨神殿。”熟悉的声音忽然从下面传来,苏尘低头,看到两个人站在个宛如祭台样的地方,微笑的看着自己。

  个认识,个没有见过,却知道他的身份。

  双方在眼神对视的刹那,苏尘的心底就升起丝狂暴的杀意。

  这股杀意来到很突然,令苏尘几乎心神失守。

  对方似乎也不好过,如果不是另个人拦着,恐怕早就冲了上来。

  蓦然闭上眼睛,苏尘缓缓落在地面,再次睁开的时候,杀意已经被深深的埋入了心底,只有通红的眼神,说明了切。

  看似祭台的地方,距离苏尘大约近五十米左右,由纯净而透明的水晶铸成,块块的水晶天衣无缝的连接在起,组成了个大约十米高,方圆不过三米的祭台。

  祭台的中央是个半人高的操控台样的东西,上面刻画着个复杂到极点的魔法阵。

  但是,这些都不是苏尘想要关心的。

  他想要知道的,是外面那个血泊中的女孩,为什么会死掉。

  “哟,废物,原来还以为将你勾引进来需要花费翻手脚,没有想到你居然这样识趣,真是帮大忙了啊。”

  不认识的男子开口了,火焰般的头发迎风而舞,仿佛如同团跳动的火焰。

  楚风微微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稍微退后步,让两个人面对面。

  “你是谁。”沉默了下,苏尘轻声问道。

  “7”男子大咧咧的回答了。

  “外面的女孩,是你杀的吗?”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男子疯狂的大笑起来,看着苏尘的目光越发的蔑视,“嘛,你就当初是我杀的吧,如果不是我的话,她也不会死。”

  哦苏尘微微点头,仿佛听到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既然是这样,那就”

  “什么?”男子饶有兴趣的追问。

  “请去死吧。”

  杀意,在也无法压抑的杀意犹如山洪样爆发。

  狂暴的杀气几乎凝结为实质,铺天盖地的散发出去,瞬间将这个大殿全部笼罩起来。

  空间的颤抖,空气在悲鸣,整个大殿,不管是地面,石柱,还是墙壁,都开始颤抖起来。

  嗤

  解放   重获的自由3

  道裂痕突然出现,接着,仿佛连锁反应样,数以百计的裂痕出现在大殿所有的地方,仿佛下刻,大殿就会被彻底的毁灭,崩裂。

  首当其冲的两人面色白,几乎在刹那间被杀气击溃。

  “这可真是了不得啊。”右手捂住胸口,楚风甚至还有闲情开玩笑。“怎么样,在这样下去,我们会全军覆没的哦。”

  “开开什么玩笑,我居然会害怕这种杀气。”倔强的男子满脸狰狞,似乎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即使他的双腿在不停的打颤。

  微微退后了步,男子忽然咬破手指,将鲜血滴落在操控台的魔法阵上。

  这刻,他忽略了自己的背后,楚风脸狂热的表情。

  轰

  右脚狠狠的踏地面,苏尘瞬间向着祭台飞掠过去,但此时,股无形的力量将他隔开,然后以祭台为中心,出现了个肉眼可见的防护罩。

  被震飞的苏尘停留在半空,看着下面的防护罩,面无表情的伸出右手,背后,庞大到令人心惊的暗元素疯狂的汇集起来。

  道黑色的光线突然直射而出,轰击在防护罩中,仿佛被投入湖面的石子,防护罩泛起了层层的涟漪。

  然后,铺天盖地的黑色光线从天而降,不停的轰击在防护罩上。

  轰隆隆的巨响不断的回荡在整个大殿内,震荡的墙壁上的灰尘簌簌而下,地面的灰尘不断的跳动着。

  元素魔法?暗黑死亡冲击波

  在苏尘恐怖的操控下,数以千计的冲击波被分成三波,轰击防护罩的三个点,第道冲击波刚刚完成使命,第二道就降临了

  原本看似强大的防护罩节节败退,缩再缩,紧紧的保护住祭台后,就死守不退,不论苏尘如何攻击,都不能在让防护罩缩小半分。

  另方面,当7的血液滴落在魔法阵上后,以血液为中心,整个魔法阵忽然亮了起来,道道红色的光线围绕着魔法阵的曲线,不断的向外扩散。

  先是操控台,然后红色光线沿着操控台盘旋而下,将整个祭台点亮。

  透明的祭台瞬间出现了个血红色的魔法阵。

  紧接着,红光加速,仅仅几秒钟的时间,整个大殿的地面,依次亮了起来。

  苏尘居高临下的看到,整个大殿就是个巨大的魔法阵,复杂无比的魔法阵。

  十二芒星封魔阵!

  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升起了这样的念头。

  魔法阵的边缘,是十二根支撑着大殿的石柱。

  苏尘蓦然清醒,抬头望去,正好看到个束缚在石柱上的天使忽然睁开了眼睛。

  邪意,暴虐,充满了杀意的双眸。

  荆棘的锁链开始寸寸的断裂,祭台上,楚风在狂笑,不停的狂笑。

  解放   重获的自由4

  宛如疯子样,令他身边的男子心中隐隐发寒。

  “解放了终于解放了我的同伴们啊,自由的日子已经来临了,请尽情的欢呼吧。”

  终于,随着最后根锁链的断裂,十二个天使脱困,漆黑如墨的翅膀缓缓张开,强悍的气势铺天盖地的散发出去,整个大?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