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个可怜的家伙吗,听说她挑选的候选人已经挂了,死在了1的手里,那个女人,真是越来越恐怖的。”

  “她似乎和个男子在起,很亲密的样子。”莎拉娜回想了下艾莉儿身边的那个男子,不确定的说道:“似乎是她新的候选人。”

  “没有神格的废物可以做什么,搞笑吗?”力量之神不屑的大笑了起来。

  “别忘了,她以前的候选人开始也没有神格。”

  面对莎拉娜的提醒,力量之神依旧不屑,声音滚滚如雷般的响起,“别忘了,那是开始,垃圾满地走的时候,那个苏尘只不过是运气好,捡到了两个残破神格而已,废物终究是废物,除了搞笑,还能做什么。”

  没有神格,力量弱小,那个男子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回想起那个所谓的新候选人,莎拉娜心底点的在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不在说话。

  很快,两个人就回到了豪华而又尊贵的大公府内。

  曾经  陨落的神祗4

  此时,奢华霏靡的大厅内,雷神,杀戮之身,火焰女神依旧到场,站在他们身边的,是个穿着衣袍,将脸部隐藏在连衣帽里的人。

  分不清是男是女,正是苏尘等人的监护者。

  “头,我们来了。”隔着大老远,力量之神的声音就冲了进来。

  随后,两道人影瞬间进入了大厅内。

  “人已经到齐了。”银发的男子发出金属颤音,冷漠的说道。

  监护者扭头,看了男子眼,笑声顿时传开,“还是老样子呢,杀戮,你的声音依旧这样独特呢。”

  杀戮之神不苟言笑,冷漠的说道:“大人也没有变啊,性格依旧这样恶劣。”

  监护者呵呵低笑,也不在意他说的话,杀戮之神如今吞噬了死神的神格,如果彻底的夺取所有残破神格,进化成功,地位还在他之上呢。

  死神,可是上界四大主神之,掌控万物之死亡的神祗啊。

  “我今天叫你们过来,是有件事情想要告诉你们,你们最好准备下。”

  “大人请说。”力量之神赶紧说道。

  “路西法已经察觉到了你们的存在,你们最好隐藏的深点,不要让他知道,否则的话,他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句话,五位神祗满目惊讶,脸色大变。

  “怎么可能,我们可是死人啊。”莎拉娜开口,脸色不变,但眼瞳却散发着浓浓的嘲讽。

  “似乎是因为安德烈的关系,但他本人不怎么确定。”监护者看了楚风眼,说道:“不管如何,你们这几天暂时停止行动吧,有什么计划也并停止。”

  “是,大人。”

  “事情就是这样了,诸位多多保重啊。”

  当监护者离开后,力量之神首先沉不住气,破口大骂“该死的路西法,阴魂不散的家伙,那个该千刀万剐的混蛋,千万不要让我看到他,否则我定”

  “定什么,定被他干掉吗?”楚风微笑,镜片下的光芒片阴冷。

  路西法

  清晨   苏尘的回忆1

  御神殿,神座之上,个漆黑的男子静静的坐在上面,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良久,男子才缓缓开口,“你来了。”

  苏尘伫立在男子的对面,紧紧的盯着男子,却无法开口。

  男子似乎知道这点,微笑着说道:“不用说话也行,听我说就好了。”

  沉默了几分钟后,男子开口了,“我失败了,万物之始果然很强,强到我无法抵抗,所以我很快就会死,很讽刺吧,身为死神,居然会死,呵呵”

  男子低沉的笑声带着种说不出的悲哀和嘲讽。

  “不过没有关系,因为我已经找到了,不受万物之始控制的无限可能性,超越命运的存在。”

  “什么是命运,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苏尘想这样问,但声音发不出来。

  “你现在可能很奇怪吧,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命运又是什么,”

  不是重点,这些都不是重点。苏尘心底狂喊着。

  “对了,你肯定还非常的好奇,我们之间的关系。”

  霎时间,苏尘猛然睁大了眼睛,耳朵悄悄的竖了起来,紧紧盯着男子的嘴唇,生怕错过个字。

  调整了下坐姿,男子的目光直视了过来,苏尘相信,他看到了自己,“该怎么说呢,果然还是这样称呼你吧,死神墨斐特大人。”

  刹那间,苏尘心神狂颤。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别怀疑,如果连自己的存在都怀疑的话,那不是太可怜了吗?”

  男子继续微笑着,充满死气的眼睛似乎演绎着死亡后的孤独,还有那无尽的寂寞。

  “当然,我也是墨斐特,上界四大主神,掌控死亡的神祗。”

  “真是好笑吧,我们两个居然都是墨斐特。”

  “呐,听到这些,你不说些什么吗?哦,对了,你似乎还不能说话,刚刚出身的灵魂,就是有这样的弊端啊。”

  情况似乎越来越复杂起来,苏尘满脸的疑惑,刚刚出身的灵魂,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上界居然有两个墨斐特,其他的主神知不知道。还有

  越来越多的疑惑,几乎将苏尘铺天盖地的淹没。

  男子似乎直在说些什么,但苏尘完全没有听进去,直到耳边传来巨响时,才回过神来。

  “喂喂喂,你没有听吧,真是的,你就这样不愿意和我说话吗,你这个家伙,真是令人生气啊”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男子突然住口,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真是的,快要死的人了,还这样多话,这可不是以沉默出名的墨斐特啊。”

  这样说着,男子的身体突然发亮,从双脚开始,化成无数光点,飘舞在空气中,整个身体迅速被分解着。

  清晨   苏尘的回忆2

  “接下来的事情,你应该清楚了吧。”即使面对死亡,男子依旧没有丝毫的畏惧,平静的看着飘舞在空中的黑色光点。

  伸手想要抚摸,但右手深处的刹那,忽然化成无数的光点,开始路沿着手臂蔓延。

  “真是漂亮的景色呢。”

  此时,光点已经沾满了整个御神殿,男子也只剩下颗头颅。

  嘴角,是抹淡淡的笑意,张开嘴,却没有发生任何的声音,最终,彻底的化成光点,消失在御神殿的空气中。

  但苏尘却清楚的知道,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最后的最后,还要麻烦你,真是对不起啊,另个我。”

  男子逝去后,光点依旧在飘舞,宛如夜空的繁星样,将黑暗的御神殿照亮。

  突然,苏尘伸手,无数的光点宛如找到了归宿,疯狂的汇集在了苏尘的右手上,化成了颗水滴。

  然后,苏尘离开了御神殿,也离开了上界,路横冲直撞,穿越了不知道多少个空间,直到将体内的最后分力量耗尽。

  无力的从天空坠落了下去。

  呼啸的狂风无法给自己带来丝的困扰,地面在视界中不断的扩大,个黑点突然间被放大了无数倍。

  那是座漂亮豪华的别墅,非常的熟悉,因为在那里,他度过了十七年的时光。

  速度不减,苏尘蓦然闭眼,然后头撞了进去

  啊!

  猛然从床上做起来,苏尘不停的喘着粗气。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看不见太阳的永夜帝国,依旧受到了阳光的照耀,温暖的气息提醒着熟睡中的人们,新的天开始了。

  艾莉儿推开房门,旋风般的闯入苏尘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脸的疑惑。

  “发生,什么。”

  “不,没什么。”苏尘摇摇头,说道:“只是做了个梦而已,个非常奇特的梦。”

  这样说着,苏尘突然发现自己对艾莉儿多出了丝熟悉感,这是深入灵魂,仿佛千百年相濡以沫的熟悉感。

  “艾莉儿,你应该是出生于第19345个空间历吧。”脑海中,突然升起这样的念头,苏尘就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

  艾莉儿蓦然睁大眼睛,紧紧的盯着苏尘。

  甩甩头,苏尘继续说道:“对于上界的众神来说,时间没有任何的意义,所以他们采用的日期,是以空间的诞生和破灭来计时的。”

  “艾莉儿你诞生于19345个空间历,夜姬诞生于第9999个空间历,而宠妃却诞生于第3000个空间历,她原本是个普通的人类,家人却遭到了恶魔是杀害,包括她自己,阴差阳错之下,凭借着强烈的怨气和对世界的留恋,被死神看中,成为了转身天使。”

  清晨   苏尘的回忆3

  脑海中的信息越来越多,苏尘说的也越来越快,“第23451个空间历,四大主神联手创造出了路西法,赐予他星辰之荣耀,掌控上界天使。”

  “第27893个空间历,众神不服,路西法反叛,率领上界三分之天使,于众神开战,末日之地与此成型。”

  “第30178个空间历,光明和黑暗积累已久怨恨,在这时终于爆发,双方大战,几乎将整个上界撕成两半,死神墨斐特出手,祸水东引,将两人拖入空间乱流,这次大战,个毁灭了1238个即将诞生的空间,2223个即将步入破灭的空间,震惊上界。”

  “第34298个空间历,死神墨斐特挑战万物之始,最后,死亡!”

  话音就此停止,苏尘的回忆也默默结束,他惊讶的最大嘴巴,震惊的看着身边的艾莉儿,却发现她面无表情的脸色,渐渐浮现出丝惊讶。

  为什么知道会知道这些事情,难道真的犹如梦境中的样。

  苏尘仔细的回想着,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副惨烈的画面。

  那是上界,整个天空被染成了血红色,铺天盖地的天使不停的陨落,金色的血液宛如金雨样,下个不停。

  路西法煽动着背后的十二支黑色翅膀,冷笑的看着眼前个英俊的男子,手中握着属于自己的兵器,,末日审判。

  “你这家伙,根本不陪称之为神。”路西法大笑着,身体虽然残破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但依旧很猖狂。眉宇之间,带着种说不出的豪情。

  对面的男子冷笑,也不说话,起手就是连串危险的攻击。

  双手打的天昏地暗,所过之处,天使凋零,众神退避。

  期间,死在男子手中的堕落天使不计其数,但路西法也趁着空闲,干掉了五个神祗。

  场大战之后,路西法的翅膀被男子撕裂了半,而男子也被路西法砍掉了直手臂,留在身上的伤痕更是密密麻麻。

  【不是这个,我要看的不是这个】

  画面突然转,依旧是上界,但却似乎有些破烂。

  遥远的天际,黑白两道光芒不断的碰撞着,每次撞击,整个上界就会颤抖起来,天空也是黑白,似乎在下瞬间,就会被撕裂成两半。

  “黑暗,认输吧,你赢不了我的。”

  “杀了你,自然就赢了。”

  豁然见,个熟悉的男子出现在两个人的中间,招手,空间突然裂开,将三人吸走。

  【不是这个,想看的不是这个】

  画面再次翻转,但苏尘的脑海却突然疼了起来,非常的疼。

  仿佛有人锤子,锤锤的将颗钉子敲入苏尘的脑袋里,那种感觉,宛如灵魂撕裂,痛不欲生。

  清晨   苏尘的回忆4

  瞬间,苏尘全身就被汗水湿透了,彻底的湿透了。

  而此时,幅幅残破的画面出现在苏尘的脑海里。

  男子立于虚空之上,正在暴怒,指天怒喊着什么

  这是寂静的空间,没有时间的流逝,男子身体已经残破,但满脸的不屈。

  男子似乎从痛苦,虽然脱离了那寂静的空间,但神色间全是不忿于悲哀。

  下刻,男子似乎发生了什么,高兴的笑了起来,笑的十分的真诚。

  起始之地,万物之始,终结之刻,大宇宙意志

  连串的名字出现在苏尘的脑海里,强烈的痛楚也在这刻快速的消退了下去。

  典礼  百岁的陛下1

  帝都,王宫。

  美丽的女王陛下无聊的坐在王座之上,眼神扫过下面的满朝文武,倾城倾国的脸蛋上带着丝无奈。

  突然,礼部大臣站了出来,恭敬的说道:“陛下,下个月就到了永夜典礼,按照惯例,臣民们必须提前个月准备,陛下的意思如何。”

  女王无所谓的摆摆手,“既然是惯例,就持续下去好了,这样的小事不必向哀家汇报,哀家养着你们这群人,不是为了吃闲饭的。”

  礼部大臣赶紧磕头告罪,额头微微渗出冷汗。

  “起来吧,别动不动就下跪,哀家看着心烦。”冷冷的看了他眼,女王再次扫视了下面眼,眉头忽然皱了起来,“罗特大公呢,哀家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他了。”

  “回陛下。”军部的个大臣站了出来,脸的悲痛的说道:“前几天臣去探望了罗特大公,现在大公依旧身染重病,无法朝见陛下。”

  “是这样啊。”女王恍然,说道:“既然这样,你回去的时候,告诉大公,说哀家想他了,叫他早点治好病来见哀家。”

  这句颇为暖昧的话从女王陛下的嘴里说出来,下面的大臣们顿时惊出了身的冷汗。

  女王陛下发怒了。

  共事了几十年,所有大臣都知道女王陛下的脾气,不住的为罗特大公祈祷。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哀家累了,你们都退下吧。”

  将所有人赶走后,女王个人坐在王座上,眼神怔怔的看着地面,似乎在回忆什么。

  “真是威风了,女王陛下。”雷凯突然从旁走了出来,真心实意的赞叹道:“陛下比起父皇来,甚至更胜三分呢。”

  “华菲特大帝的城府很深,比你们想象的还要深。”女王意味深长的看了雷凯眼,说道:“为什么要来这里。”

  雷凯苦笑,说道:“4现在因为1杀了3正在闹矛盾,6只是喝酒,我们这样盘散沙,迟早会被敌人攻陷的。”

  “这些哀家都知道。”女王说起这件事情,就有些无奈,“但哀家无力改变啊,你也知道1的实力,苏尘居然就那样轻易的被杀掉了,如果不是现在有着未知的敌人虎视眈眈的看着她,估计她已经对我们下手了吧。”

  雷凯点点头,想起1的行为,顿时叹了口气。

  突然,雷凯心神动,说道:“陛下,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情想要问清楚。”

  “什么!”

  “3,也就是苏尘阁下,他真的死了吗?”

  “虽然很意外,但连神格都被宠妃吸收了,你觉得他没有死吗?”

  “不,我只是随便问问。”雷凯脸色黯然,再次叹口气后,转身向外走去,“那么,我散步了,女王陛下。”

  典礼  百岁的陛下2

  当雷凯消失在女王的视野后,女王陛下也轻轻的叹了口气,头秀发随风飘舞起来,“苏尘,你是真的已经死了吗?”

  “永夜典礼,那是什么。”新鲜的词语,提起了苏尘的兴趣。

  虽然只是想要去街上转圈,但碰到的路人都提到永夜典礼这样的词语,让苏尘颇为好奇,回到旅店后,就向老板打听了。

  老板人到中年,脸的和蔼,没有半点商人的精明,看起来很老实的个人,好像很容易博得他人的好感。

  “永夜典礼是庆祝永夜帝国诞生的典礼,每年都会举行,自从五百年前,永夜帝国开国的那天,直延续到今天。”

  “国庆节吗?”苏尘有些明白了。

  “国庆节,这好像是科技世界的说法。”老板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不过比起这样的说法,我们还是接受永夜典礼,不管怎么说,已经沿用了五百年了啊。”

  说着,老板从柜台上拿下瓶好酒,打开盖子亲自为他倒上了杯鲜血般的液体,“般来说,每年的永夜典礼都会提前个月开始准备,真正到了那天,整个帝都的人们就会挤在夜幕广场,狂欢庆祝,每个人都期待那样的时刻。”

  举起酒杯,示意了下。

  苏尘也举起酒杯,和老板碰撞了下后,饮而尽。

  “不过,今年的永夜典礼也许会更热闹些吧,毕竟今年的典礼可是和女王陛下的百年诞辰重合了起来啊。”

  苏尘大惊,急忙问道:“女王陛下,凯瑟琳女王陛下吗?”

  “当然,永夜帝国只有位女王陛下啊。”老板理所当然的说道。“百年前,女王陛下在永夜典礼的那天降临了,那个时候举国同庆,大醉了三天三夜。”

  然后,再次为苏尘倒酒,满满的。

  苏尘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看似年轻的女子,居然已经是百岁的老婆婆的了,这个世界还真是夸张啊。

  不过回想下,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艾莉儿的年级更大,而家里的那个女仆,真实年龄虽然不知道,但绝对不小了。

  因为十年间,自己硬是没有从她的身上看出点岁月的痕迹。

  和十年前模样,丝毫没有改变。

  “对了,我想问下,你们的女王陛下,在位多少年了。”

  “嗯,我想想。”老板说着,仔细的想了下,手中无意识的晃动着酒杯,“记不清楚了,女王陛下登基的时候,还没有成年,那个时候啊,满朝的大臣们没有个人将女王陛下放在眼里,结果被女王陛下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在陛下的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口。”

  苏尘想了想,突然发觉女王凯瑟琳确实非常的强横,就凭借她只为看星期的书籍,而将条秘银矿砸出去的手笔,就知道她是如何的强大。

  典礼  百岁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