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她已经豁出了性命,在也无法掩饰心底的悲痛。

  作为上界最冷的女神,她讨厌楚风的个性,心高气傲,飞扬洒脱,这不是她喜欢的个性,即使楚风直嘴里说着喜欢她。

  但后来,直陨落后,再次聚合在起,发誓要重回上界之时,他们已经成为了同伴,关系要好的同伴。

  直到现在,她依旧不喜欢楚风,但心底却非常的悲痛,仿佛最重要的东西失去了样。

  报仇,报仇,报仇,定要报仇

  杀气凛然的她,再也没有隐藏什么的必要,重要的东西已经失去,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了他的气息,那么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毁灭吧,起毁灭吧。

  这是她的念头,属于冰雪女神的决定。

  这不是击必杀的绝招,而是于敌同亡的信念。

  苏尘忽然转身,黑色的长剑爆出阵响亮的轻吟,抹黑色的流光,宛如流星样抹向女子的咽喉,苏尘的正逆十字双瞳内,尽是杀意。

  “不要!”凄厉的叫喊伴随这炙热的气息,从天外传来。

  苏尘挥剑的右手微微顿。

  然后,女子已经轻轻的搂住了苏尘,宛如拥抱自己千百世的爱人样。

  温柔,不带丝毫火气的声音在苏尘的耳边响起,“请与我同死亡吧。”

  话落,九天十地,寒冷的气息倒卷而来,天空飘舞的雪花,地面堆积的大雪,全部向着苏尘和莎拉娜倒卷而来。

  冰封  战斗的尾声4

  刹那,冰封!

  当塔娜莎赶到的时候,座冰雕已经出现在大地之上。

  冰雕中,苏尘和莎拉娜相互依偎,宛如对最亲密的恋人,尤其是莎拉娜发自心底的微笑,更加令这个可能性被无形的扩大。

  而塔娜莎,已经完全无法感受到两个人的生命气息。

  她呆呆的看着冰雕里面的两人,仿佛呆痴了样。

  忽然间,双手捂着头颅,塔娜莎痛苦的哀嚎起来,热浪滚滚,周围的地面像是塑料样,渐渐被融化,但冰雕却丝毫没有融化的迹象。

  千年冰封!

  这就是冰雪女神最后的力量,也是她最后留在世界的证明。

  杀戮之神面无表情的看着冰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力量之神恶狠狠的瞪着冰雕中的苏尘,重重的唉了声。

  与此同时,宠妃和女王等人相互看了眼,飞快的撤退了。

  陨落的神祗并没有阻拦他们的撤退,放任他们离开了。

  在打下去的话,就是你死我活了,对于最终来临的决战,不管是候选人,还是他们,都没有做好绝定性的准备。

  面对着耀眼,栩栩如生的冰雕,塔娜莎泪流满面,不停的喃喃着,遍又遍的围绕着它转动,最终下定了决心。

  右拳高高的举起,刹那间爆发出炙热的炎浪,狠狠的锤在冰雕的上面。

  璞

  冰屑飞扬,塔娜莎瞬间被弹飞了出去,撞进了力量之神的怀里。

  “别这样,无法打破的,莎拉娜的千年冰封,是无法打破的。”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努力的站了起来,塔娜莎再次冲了过去,更加炙热的火焰从她的手上燃烧起来。

  璞

  毫无作用,塔娜莎再次被弹飞出去,重重的落在地面。

  璞

  第三次反弹,塔娜莎感觉自己的右手彻底的失去了知觉,股寒意不断的顺着手臂向上蔓延着。

  她再次从地面站起来,想要证明什么,火焰仿佛彻底的燃烧起来。

  突然间,个人影出现在冰雕面前,抱起它消失在原地。

  时间,塔娜莎错愕无比。

  看到冰雕在自己的眼前突然消失,力量之神愤怒的咆哮起来,声音回荡在整个天际,久久不散。

  “不管你是谁,定会杀了你!!”

  对决  双剑的切磋1

  当莎拉娜从无尽的黑暗中苏醒的时候,天色片黑暗。

  夜幕上,无尽的星星闪烁着耀眼的光辉,月华从天空倾泻而下,散落在望无际的荒原之上。

  这里是帝都东方的大山脚下,翠绿色的草地宛如天鹅绒地毯样,在轻风的吹拂下,荡起层层的涟漪。

  而莎拉娜就躺在草原的大地上,不远处的山丘坐着个熟悉的少年。

  那是她同归于尽的对象,起冰封的敌人。

  当她从地面上坐起来的时候,发出的响动顿时惊醒了沉思中的苏尘。

  “你醒了!”苏尘回头看着莎拉娜,从山丘上站了起来,几步就跨越到了她的面前,“塔娜莎似乎很关心你,你应该回去安慰她下。”

  当时,从塔娜莎眼前带着冰雕的,正是苏尘的天使,艾莉儿。

  至于所谓的冰雕,虽然无法从外面打破,但是从内在破坏的话,并不需要费多少力气。

  千年冰封的能力不是冻结身体,而是冰封灵魂。但恰好的是,苏尘的灵魂很强大。

  而莎拉娜的千年冰封并不足以彻底的将苏尘的灵魂完全冻结。

  由艾莉儿通过契约唤醒苏尘被冻结的灵魂,然后苏尘就轻而易举的打破了冰雕的束缚。

  当然,这些情况,莎拉娜并不知道,再次看到苏尘完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她感到非常的惊讶和愤怒。

  这股强烈的感情让她几乎忍不住再次出手。

  右手微微抬,莎拉娜瞬间发现体内的力量已经空空如也,自己仿佛已经变成了个普通人,彻彻底底的普通人。

  看到莎拉娜的行动,苏尘冷漠的说道:“放弃吧,我在刚才已经禁锢了你体内的力量,现在的你,只是个普通人。”

  “你赢了。”莎拉娜冷冷的看着苏尘,从地面站了起来,毫不畏惧的看着苏尘。

  忽然,她甩出巴掌,朝着苏尘的脸部。

  拍!

  失去力量的莎拉娜,根本就不是苏尘的对手,她的右手被苏尘握在了手里。

  “放开!”她冷冷的下达了命令,语气如既往的高傲。

  “当然,如果你不在动手动脚的话。”

  苏尘听话的放开她的右手,微微退了几步,保持定的距离,“回去吧,你们那群伙伴很关心你。”

  沉默了下,莎拉娜突然问道:“你什么时候认识塔娜莎的。”

  “就在这几天。”苏尘说道。

  “你们的关系很好。”

  苏尘想起这几天的相处,嘴角不自觉的微笑起来,点点头道:“算是吧,很可爱的个女孩子,骄傲,活泼,富有朝气,但心底却有着自己的善良。”

  “为什么要杀雷神。”

  这个问题让苏尘微微皱起了眉头,但他还是回答了,“他杀了我的个朋友。”

  对决  双剑的切磋2

  “女的?”莎拉娜的眉头挑了起来。

  苏尘点头,“个宛如白雪样宁静的女孩子。”

  “怪不得”莎拉娜低沉的喃喃了起来,神色下子就浮现出浓浓的失落和恍然。

  “最后个问题。”

  “你的问题还真多,看到塔娜莎的份上。”苏尘流露出丝不耐。

  莎拉娜的眼神蓦然尖锐起来,紧紧盯着苏尘,“你到底是谁。”

  “很抱歉,无可奉告。”苏尘摇摇头,说道:“这个问题包含的意思太过于广阔,也很狭隘,我想你要的肯定不是‘我就是我’这样的答案,所以我拒绝回答。”

  “不是说看在塔娜莎的份上吗?”莎拉娜似乎很喜欢讽刺苏尘。

  “这次,即使是上帝,我也可以不甩他。”

  最终,在苏尘的坚持下,将莎拉娜送到了帝都,至于她如何能够联系自己的同伴,已经不在苏尘关心的范围内。

  苏尘现在想要做的,是拜访候选人他们,顺便撒个小谎。

  帝宫依旧很大,占据了帝都十分之的面积,可不是说笑的。

  苏尘在进入帝宫之后,转了几圈后,突然发现自己迷路了。

  现在他所在的位置,是个希腊式的建筑前,这个建筑就像是座宫殿,豪华的宫殿。

  汉白玉雕成的柱子,纯白色的墙壁,即使是地面,也用白色的大理石铺成,呈现出股庄重典雅的气息。

  完美,和谐,崇高

  这就是苏尘的感觉。

  “这里是”

  苏尘感觉自己像是做贼样,也许应该问问其他人比较好。

  想到这里,苏尘自然而然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大厅装饰的富丽堂皇,优雅而又拥有格调,给人种非常舒心的感觉。

  奇特的是,这里似乎个人也没有,空荡的令人心悸。

  “欢迎光临。”背后突然传来柔软的声音。

  苏尘心头跳,蓦然转身,眼瞳剧烈的收缩了起来。

  不远处的门口,名为宠妃的少女静静的站立在那里,仿佛恒古样的存在。

  “我见过你,就在大公府内。”苏尘恍然的看着宠妃,而宠妃却言不发,冷漠的盯着苏尘,黑色的眼瞳,仿佛要将苏尘完全的看透。

  微微欠身,苏尘很绅士的行礼后,说道:“我的名字是炼狱红莲,艾莉儿新的契约者。”

  “不错的演技。”宠妃开口了,语道破天机。

  苏尘错愕,恰到好处的看着宠妃,突然微笑的抚摸这自己的脸庞,“很像吗?我的上任,那个倒霉鬼。”

  这次,连宠妃也不禁诧异起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找个叫做宠妃的人。”

  “找到之后呢。”

  对决  双剑的切磋3

  “杀了她。”苏尘毫不犹豫的说道,“这是我和艾莉儿之间的约定,她让我变得更强,而我实现她唯的愿望。”

  宠妃冷笑起来,忽然想起这个人在今夜的表现,那令人心悸的剑技,简直难以置信。

  人间,居然还有着这样的存在。

  神祗虽然陨落,但论实力,绝对不是凡人所能看抗衡的,尤其是个陨落神祗和个六翼堕天使同时死在了他的手上。

  虽然有些取巧,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实力很强,强大的令自己也微微心动了。

  “如果我可以让你变得很强很强,你愿意帮我吗?”她这样问道。

  “比艾莉儿帮我还要强。”

  “她是3,但我却是1。”宠妃这样说道。

  “你是宠妃,”苏尘吃了惊,但随即摇摇头说道:“无所谓了,只要你可以让我变得更强,切都可以改变。”

  苏尘重重的点了点头,忽然说道:“我看到你的朋友里似乎有个用剑的,他在哪里。”

  “你想要挑战他。”

  “只是想要切磋而已。”

  沉默了下,宠妃对着苏尘勾勾手,说道:“跟我来。”

  宠妃当先迈步大厅,苏尘感觉跟了上去,跟着宠妃离开了帝宫,两人路走走停停,拐了十几个弯后,停在了家酒店的门口。

  苏尘深吸口气,大步的走了进去。

  这里的布置虽然不比起宫殿的富丽堂皇,但别有翻趣味。

  暗紫色的灯光很暧昧,整个大厅的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香气,若有若无的音乐笼罩着这里,苏尘眼望去,无数的情侣正在优雅的享用着属于自己的晚餐。

  虽然现在已经快要到了深夜三四点,已经过了所谓晚餐的时间,但酒店内的客人并不在少数。

  这里大多数都是些无所事事的贵族,夜晚对于他们来说,恰好是个不错的开始。

  很快,苏尘就锁定了坐在角落里的个没落青年。

  相对于这个贵族们的场所,他的打扮实在非常的另类,简直就是个乞丐。

  但很奇怪的是,并没有不开眼的人去招惹这位乞丐。

  个破落的人,把破烂的剑。

  这是苏尘第眼看到他的时候,所拥有的第感觉。

  丝毫没有掩饰,苏尘的身上散发出丝强烈的战意,凌厉的目光直刺了过去。

  普通人触及到目光的刹那,肯定会心胆俱寒,落荒而逃。

  感受到苏尘的目光,青年刹那间抬头,拔剑出鞘。

  刚才那眼,已经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刺激。

  这种感觉,只有在对方实力高过自己筹时,才会出现。

  星辰剑式?璀璨

  对决  双剑的切磋4

  蓦然间,青年的破烂长剑爆发出强烈的璀璨光芒,咆哮着向苏尘激射过来,凌厉的剑气杂而不乱,被青年很好的驾驭着,直冲而来。

  苏尘微微笑,右手斜斜的直刺了过去,奇迹般的穿透了青年的层层剑气,点击在青年的剑柄上。

  全身震,青年踉跄的退后了几步,方才站稳。

  强大,但并不是不可能战胜。

  刹那间下定了决心,青年倒提长剑,大步踏了过来,每踏出步,气势就增长分,杀气就浓烈点,逼迫着周围的贵族们溃散,呼喊着慌乱的躲避了起来。

  铮!

  于青年的长剑比起来,苏尘的黑色长剑成为了鲜明的对比。

  华丽,高贵,典雅。

  几乎在刹那,两者交击,发出了声清脆的响声,向四方传递开来。

  苏尘微笑,黑色的长剑和破烂长剑不停的交接起来,叮叮当当的声音不阶段的响起,震的所有人的耳膜隐隐发疼。

  碰!

  水杯瞬间破裂,几十米开外的水池崩裂,在气劲的交击下,溅起几条水柱。

  加入   独大的方1

  苏尘从来都不会夜郎自大,更不会妄自菲薄。

  当黑色的长剑和破烂长剑交击后的瞬间,拥有着自知之明的他,就知道了眼前这个青年,要比自己差点。

  不管是从剑技,还是力量,他都要比自己差。

  没落的青年也知道这点,但他却没有害怕,点也没有。

  青年握剑的手很稳,也很沉,很有力。

  每次两把剑相撞的时候,苏尘都感觉有股强大的力量从破烂长剑上传递过来,几乎要将自己的长剑磕飞出去。

  狭路相逢勇者胜!

  这个道理青年明白,苏尘也明白,所以两个人都没有退缩,步步的将气势节节提高,笼罩了整个酒店。

  黑色的剑气和银色犹如星辉的光芒飘舞在苏尘和青年的身边,看起来甚是华丽。

  但这耀眼的华丽中,却包含着致命的杀机。

  双剑交击,轰然破碎的剑气仿佛不受控制的飞射出去,瞬间将张桌子平整的切成两半。

  宠妃站在门口看着里面发生的事情,嘴角弯起丝深沉的笑意。

  逆流而上,背水战。

  在交手的过程中,青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对方的剑技华丽而又致命,就像张大网,噼里啪啦的交手中,似乎已经将自己网了进去。

  他感觉自己挥舞长剑的速度已经慢了拍,而对方的速度却快了截,顿时感觉手忙脚乱,身体已经添加了几个不深的伤口,血液从里面涌了出来。

  锵!

  苏尘忽然诡异的刺出剑,直刺青年的喉咙,仿佛要结束漫长的战斗,击毙命。

  然后青年手中的长剑却突然出现在苏尘的必经之路上,双剑再次碰撞在起,发出的响声让青年耳膜微微痛,缓缓流出丝鲜血。

  含而不发的剑气瞬间爆炸,破碎的黑色剑气铺天盖地而来,让青年大吃惊,手中的长剑遽然加快了几分速度,将所有的剑气网打尽。

  但无声无息之中,苏尘的右脚穿越了层层剑网,脚踢在了青年的肩膀上,直接将他踢飞出去。

  苏尘右手连斩,横竖,两道剑气蓦然爆发,漆黑耀眼的光芒让酒店的光芒刹那间就暗淡了下去,几乎在眨眼间追上了倒飞的青年,仿佛要将他撕成两半。

  剑技?十字斩

  半空中,看到熊熊而来的剑气,青年的眼神猛然爆射出几尺精芒,手中的长剑仿佛毫无重量的倒劈了下去。

  刹那间,宛如星河倒卷,颗颗行星宛如流水样的倾泻下来,占据了所有的空间。

  星辰剑式?星河逆流

  两股气势汹汹的剑气轰然碰撞在起,能量狂潮在起出现。

  庞大的力量以交击点为中心,瞬间向四面八方扫荡出去,所过之处,不管是人是物,律横扫出去。

  加入   独大的方2

  地面寸寸断裂,墙壁在能量的扫荡中,不过三个合会,就破碎了,化成块块拳头大的石子,飞溅出去。

  酒店内的客人们无例外被扫飞,和些重物抛飞到半空中,然后散落在四面八法。

  轰然声巨响,个身体肥胖的男子撞碎另家酒店的玻璃,冲了进去。

  今夜,仿佛就是帝都的灾难日。

  酒店位于第三街区的繁华地段,它的塌陷,给大多数的人们带来了击打的震撼。

  无数人群开始围观起来。

  宛如废墟的酒店内,苏尘站立在堆废品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不远处,挣扎的站起来的青年,很失望的摇摇头。

  “你不行,虽然是个不错的剑客,但你还不行。”

  微微甩了甩手中漆黑的长剑,苏尘步步的向着青年走去,脚步很轻,但速度却很快,在许多人的眼睛里,他走路的瞬间,就已经到了青年的身边。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惊呼起来,人们都为青年的命运感到担忧。

  当然,其中不乏起恶意的家伙们,他们希望见血的表情,就犹如见到美女的色狼样,脸色通红,呼吸急促。

  苏尘缓缓的举起长剑,眼神眯了起来。

  青年似乎完全放弃了,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呼吸非常的困难,“你很厉害,尤其是斩杀那两个家伙的剑,那是我见过最完美的剑。”

  苏尘摇摇头,不在说话,长剑猛然刺了下去。

  碰!

  块石子突然从天?br/>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