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原来如此,你在怀疑我!”莎拉娜看了看力量之神,又看了看银发男子,忽然说道:“如果我说3阁下并没有争夺神格的意思,你们不会相信吧!”

  罪人2

  “荒唐!”力量之神嗤之以鼻。

  “既然如此,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莎拉娜深吸口气,缓缓的,骄傲的宣布了,“我不是你们的敌人,但也不会是你们的朋友,我只是殿下的人。”

  【是的,我只是殿下的人!】

  在心底加强了遍,莎拉娜转身就准备离开。

  然后,银发的男子开口了,金属的颤音显得有些阴冷,“殿下?这是什么意思,莎拉娜!”

  莎拉娜冷笑的看着银发男子,后者轻轻的抬起头,眼神闪烁着漆黑的光芒,“回答我,莎拉娜,殿下,到底是什么意思,你遇到了哪位殿下了吗?”

  莎拉娜似笑非笑的看了银发男子言,似乎在期待着什么,嘴唇轻启,吐出了几个字眼,“我遇到了死神殿下!”

  狭小的房间内,因为莎拉娜的发言,瞬间寂静了下来,古怪的沉默蔓延着,带着令人窒息般的沉默和难以言喻的强大压力!

  “不可能!”短暂的寂静过后,力量之神突然咆哮了起来,“那位殿下已经彻底的消亡了,否则他的神格不会破碎!”

  “荒谬!”莎拉娜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幻想,说道:“这只不过是你的猜测而已,区区三流神祗,竟然敢妄言殿下的能力,你越来越长进了呢!”

  “那你的证据呢,谁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谎!”

  “你的脑袋里只有肌肉吗?”莎拉娜讥笑起来。“证据的话,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力量之神微微怔,“什么时候?”

  银发男子终于再次出声了,他看着莎拉娜,字句的说道:“你所认为的殿下,应该是炼狱红莲,新任的3吧。”

  “什么?”塔娜莎惊讶的叫了起来。

  “不可能!”力量之神下意识的否定了。

  塔娜莎把拉住莎拉娜,急切的问道:“莎拉娜姐姐,他真的是死神殿下吗?”

  对于塔娜莎的可爱和于那个人的关系,莎拉娜微微点头,点头承认了。

  银发男子闭着眼睛,回忆起些曾经遗忘的记忆,说道:“你曾经和雷神被他阻击,说过那个人可以在没有神格的情况下,使用死神的能力,冥王的葬礼,现在看来,也许他真的是殿下也说不定!”

  “怎么会”力量之神微微失神,扭头对着银发男子惨笑起来,“我们要将神格献出去,向殿下赔罪吗?”

  “不会!”银发男子毫不犹豫的回答了,故意不去看莎拉娜又惊又怒的脸色,他冷漠的金属颤音回荡在狭小的房间内。

  “神格既然已经被我吸收,就是我东西,如果殿下真的想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必须打败我!”

  罪人3

  他眯起眼睛,用冷漠的几乎不近人情眼神看着莎拉娜,“请回去告诉殿下,我是不会坐以待毙的,如果有可能的话,会对他出手!”

  “你疯了,居然想要对殿下出手!”力量之神今天从莎拉娜回来开始,心境就没有平稳过,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惊怒了好几回。

  莎拉娜也是惊怒交加,看向银发男子的目光中蕴含的寒冷,几乎可以将世界冻结。

  “你想要当作罪人吗?”她低沉的问道。

  在上界,主神的命令是绝对的,不容任何神祗违背,他们有着绝对的权威。

  任何挑衅,反对主神的神,都会被冠以罪人之名,成为众神唾弃,诅咒的存在。

  他的灵魂,会永远的陷入最后的沉寂,再也无法苏醒过来。

  银发男子没有说话,以冷漠和沉默回答了莎拉娜的质问。

  房间内,似乎再次陷入了诡异的沉默,良久,莎拉娜把拉起塔娜莎向外面走去,声音从远处缓缓的随风送了回来。

  “我期待你的灵魂陷入永远的沉寂,罪人!”

  当莎拉娜彻底的消失在银发男子的视线内,他缓缓转头,看向力量之神,“为什么不走!”

  “为什么要走。”魁梧的力量之神苦笑起来,叹口气,说道:“我能够去哪里,殿下哪里吗?从你将我唤醒的那天开始,我就决定跟着你了”

  声音,逐渐的坚定了起来,“即使,在成为罪人的道路上,我也绝对不会离开了!因为,你所受到的耻辱和苦难,只有我个人知道啊,如果连我也背弃了你,难道不是最悲哀的事情了吗?”

  “我们,会胜利的。”沉默了几分钟,银发男子这样说了。

  昏暗的道路上,两个孤独的影子在月光下静静的走着,凄凉的双月将凄迷的月光静静的撒了下来,照亮了回家的道路。

  “你在生气吗?”似乎感觉路太过于寂静,塔娜莎开口了。

  另个女子轻描淡写的看了塔娜莎眼,没有说话,但眼神中的冷意,却让塔娜莎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塔娜莎张嘴,正准备说些什么,忽然间,空气中发出尖锐的呼啸声,打断了她的声音。

  尖锐的呼啸声从远处响起,但紧紧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清晰的回荡在两个人的耳朵里,天空中,密密麻麻的火球照亮了半个天空,向着两人直射而来。

  塔娜莎火红的眼眸快速亮了下,右手挥,天空中的火球微微顿,然后以诡异到极点的速度倒射回去。

  噗噗噗噗璞

  连串的闷响和惨叫响起,接着,地面忽然晃动了起来,细小的石子被震动着不停的跳动,轰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

  漆黑的夜幕下,队穿着寒光闪射铠甲的十人小队从前方风般的冲了出来。

  罪人4

  原本寂静无人的大街上,这样的小队宛如狂风般,从四面八方骑着黑色的战马从黑暗中冲了出来,团团的将两个女孩子围住。

  强烈是杀气铺天盖地的从这些士兵是身上散发了出来,笼罩住塔娜莎和莎拉娜两人。

  “请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两位!”清朗的声音从全副武装的人员里面传来出来,“如果我们不小心将两位伤害的话,心底也会不安的!”

  【最重要的是,我们不想面对十字圣者的怒火啊】

  心底默默的嘀咕了下,原本紧密的人马突然分开,发话的男子骑着黑马,缓缓的走最里面走了出来。

  “我们只想要十字圣者见下女王陛下,可否请两位通融下,将这个消息带回去!”

  塔娜莎摇摇头,清脆的说道:“我不认识什么十字圣者!”

  说话的男子轻轻笑,将目光移到了莎拉娜的身上,“你的意思呢,美丽的小姐!”

  面对这些装备精良,杀戮果断的士兵,莎拉娜微微摇头。“我并不认识什么十字圣者,你找错人了。”

  霎时间,指挥官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意外1

  被干净利落的拒绝后,指挥官的脸色写满了阴沉,想到自己将要被女王陛下发配到边缘的地区,远离这个繁华的帝都,指挥官的眼神就迷离起来。

  “攻击!”下刻,指挥官大声吼了起来。

  锵锵锵

  身负铠甲的士兵整齐划的行动了起来,拔出腰间的长剑,洁白的剑身在月光的洗礼下,闪烁着阴冷的杀气,弥漫在整条大街上。

  清冷的月光下,杀机犹如锋利的剑刃,整个空间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眼望去,密密麻麻的军队将所有可以逃生的地方彻底的堵死,对方在攻击的时候,显然已经有了十全的准备。

  但是,即使这样的人在多,但塔娜莎的眼睛里,依旧是个笑话。

  轰隆隆,战马狂奔而来,所有的奔跑声渐渐汇集成股洪流,回荡在整个阴暗的夜色中,马上的士兵散发出凌厉的杀气,剑刃流转着宛如水银样的光芒,忽明忽暗。

  然后,令人恐惧的事情,在下刻发生了。

  当前面的士兵快要接近塔娜莎的刹那,股炙热的火浪忽然爆发了出来。

  圈圈的环形火浪以塔娜莎为中心,瞬间扩散出去,当先几个士兵连惨叫都没有发出,连同坐下的战马在个呼吸的时间,就被炙热的火浪烧成飞灰。

  塔娜莎出手,就爆发出惊天动地之势,炙热的火浪逐渐扩大,宛如死神纸样,收割着所有士兵的生命。

  诸神的尊严不容侵犯。

  这点,塔娜莎记得清清楚楚,她丝毫没有留手的打算,长啸声,右拳忽然燃起炽热的火焰,连带周围的空气都微微的扭曲起来。

  空气中的温度蹭蹭蹭的往上窜,几个眨眼的功夫,就算距离塔娜莎有几百步距离的士兵,都感觉自己身上的铠甲仿佛要融化了样,漆黑的铠甲仿佛被放入了燃烧正旺的炉火中,变成了骄阳般的红色,高热的温度,让穿着它们的士兵忍不住惨叫起来。

  当先的指挥官已经在塔娜莎第次攻击下灰飞烟灭,所有的士兵已经失去了主心骨,溃不成军,在塔娜莎的攻击下狼狈逃窜。

  远处,街道的个十字路口,两个贵族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切,满脸的苦涩。

  良久,个男人说道:“看来,我们只能够去边缘的地区了!”

  另个人叹了口气,无精打采的说道:“让他们退兵吧,这样的实力已经不是人数可以战胜的了,如果他们全部阵亡,我们我们连边缘的地区都不用去了,女王陛下的怒火可以将我们直接烧成灰烬,就像他样!”

  搜

  尖锐的声音刺破虚空,然后炸开,这是撤退的行军信号。

  “撤退,快点撤退!”听到命令后,所有的士兵疯狂的退后,想要脱离塔娜莎的攻击。

  意外2

  训练有序是士兵几乎在瞬间退的干干净净,洪流般的脚步快速的远去,霎时间,原本密密麻麻布满了人群的街道,空无物,只留下塔娜莎和莎拉娜两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气势汹汹而来,有狼狈退走的士兵,塔娜莎的脸上写满的错愕。

  “是那个女王陛下的命令吗?”塔娜莎猜测道。

  莎拉娜摇摇头,否定了她的猜测,“普通人来的再多,也不可能伤害到我们,所以不太可能是是她的命令!”

  “那刚才的攻击,算什么!”

  “谁知道!”莎拉娜摇摇头,快速向着帝宫的方向走去,塔娜莎见状,赶紧跟了上去。

  “是吗,他是这样说的啊!”原来想要睡觉的时候,但莎拉娜却气冲冲的带着塔娜莎闯进了苏尘的房间,将她和银发男子的对话诉说了边后,苏尘才明白了过来。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莎拉娜,我并不在意神格的事情!”

  “但是殿下,他们会对你出手的!那些罪人!”

  苏尘摆摆手,笑着说道:“我并没有争夺神格的意思,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也许没有理由对我出手了吧”

  看到莎拉娜欲言又止的模样,苏尘继续笑着说道:“别担心,莎拉娜,就算情况坏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我们真的要兵戎相见的话,你认为我会输吗?”

  当神格彻底补完,就会和我的灵魂发生共鸣,彻底的脱离候选人的掌握。

  这刻,苏尘有两个选择,第是取回神格,恢复神位。

  第二就是放弃神格,作为个普通人继续活下去。

  上界之所以想要将神格彻底的补完,恐怕就是想要知道,我到底是死,是活吧。

  如果苏尘已经死了,那么毫无疑问,新的死神就会诞生。

  如果苏尘还活着,那么神格就会出现在苏尘的身边,到时候,其他几位主神的分身,就会出现在苏尘的面前了。

  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也许会彻底的破坏苏尘现在的生活。

  安慰了莎拉娜后,苏尘才将目光放在旁怯怯观察着自己的塔娜莎身上。

  招招手,苏尘笑吟吟的问道:“怎么了,塔娜莎,你似乎好像很怕我,我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害怕的吗。”

  “你你真的是殿下吗?’

  “不是!”苏尘毫不犹豫的这样说了。

  “唉,唉唉!”塔娜莎彻底的吃惊了。

  “因为已经没有神格了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苏尘解释道:“我已经不是死神了,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点的人类而已,而且,还是个名为塔娜莎女孩子的朋友而已,整件事情,就是这样!”

  “殿下!”塔娜莎猛地蹦到苏尘是身上,将他搂住,“最喜欢殿下了。”

  意外3

  苏尘微笑的摸着塔娜莎的头顶,“教我苏尘就可以了,我喜欢这个名字。”

  “那么苏尘殿下。”也许对死神还残留着点敬畏,塔娜莎尝试了下这个名字。

  苏尘的微笑下子就转化成了苦笑,不得已的点点头,“也好,这样也可以!”

  “嗯!”塔娜莎兴奋的点点头,两只眼睛笑成了月牙状。

  看到想要报告的事情已经完成,莎拉娜走上去把将塔娜莎从苏尘的身上拽了下来,硬生生的按住她的脑袋,恭敬的说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殿下请安心的休息吧,从今天开始,我和塔娜莎就再次打扰了。”

  苏尘微微点头,“时间不早了,两位也请早点休息吧!”

  看到莎拉娜再次恭敬的行礼后,塔娜莎也赶紧跟着做,然后被莎拉娜把拉住衣角,拖拽了出去。

  轻轻的关上房门,莎拉娜刚刚准备离开,忽然身体颤,股寒冷的气息瞬间从她的身上飙射出来。

  喀喀

  以莎拉娜为中心,坚硬的寒冰快速的蔓延,地面,墙壁,天花,就结出了层薄薄的寒冰,最后,寒冰不停的加厚,从个毫米迅速变成几个厘米。

  几乎眨眼的功夫,就将整条走廊冰封。

  但下刻,寒气就被莎拉娜收回了体内,不在外露点。

  身体,澎湃的寒冰之力已经彻底的回归,这代表殿下对自己的认可,时间,莎拉娜微笑了起来。

  眼瞳中,仿佛刮起了无尽的冰风雪。

  “呃?唉唉”

  与此同时,快速跑动的红莲忽然从拐角处冲出,脚踏在了冰层上,扑通声摔到在地,身体沿着光华的冰层路滑过莎拉娜和塔娜莎的身边,狠狠的撞击在走廊尽头的墙壁上。

  “痛痛痛痛”

  缓缓站起来的红莲突然发现整条走廊的异状,不由惊叫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咿呀!”

  高昂的叫声再次响起,红莲刚刚站稳,个金色的人影已经撞了过来,狠狠的和红莲撞成团。

  “不要啊!”

  还没有等两个人站起来,第三声惊叫响起,接着又个人影沿着冰层滑了过来,碰的声和前两个人撞成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地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心翼翼的从地面站起来,罗兰抽出佩剑,剑狠狠的刺了下去,想要立稳。

  但是

  叮!

  柔韧的剑身在瞬间弯成个可怕的弧度,强烈的反震力直接将罗兰手里的佩剑震飞出去,冰封的地面却没有丝的伤痕。

  “太太夸张了吧!”虽然刚才的剑完全凭借手腕的力量,并没有附带任何的斗气,但居然冰封的地面,似乎也太坚硬了点吧!

  意外4

  “咦咦咦咦咦”接着,就在几人惊异不定的时候,另个声音清晰的传来过来。

  女仆坐在地面,双手紧紧抓着裙角,嘴巴无意识的发出连串惊叫,快速的向着三人冲了过来。

  “停下,快点停下!”

  “不要啊!”

  碰!

  即将发生的事情是无法避免的,四个女孩子华丽的撞击在起,刚刚站起来的三人组再次被女仆击倒,宛如保龄球样。

  东倒西歪的四人紧紧的抱成团,红莲欲哭无泪。

  塔娜莎兴奋的看着罪魁祸首,诡异的笑了起来,而后者轻轻的倒吸口凉气,看着自己造成的局面,刚准备开口,身边的房间被打开了,苏尘伸出了脑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吵”

  打雪仗1

  天地苍茫茫的片,风雪交加,整个帝都的上空飘舞着洁白的雪花,随风而舞,轻轻的飘落下来。

  大雪整整下了天夜,为帝都扑上了层厚厚的白色外衣。

  虽然已经临近十月份,但这异常的大雪,来的非常的突兀,也非常的匪夷所思。

  当帝都内的大部分人们在为这场大雪不解,沉思的时候,帝宫的偏殿,却传出来嘻嘻哈哈的笑声,然后几颗雪球划破长空,狠狠的击打在墙壁上,散成团。

  苏尘站在大雪的中央,手里拿着两个雪球,满脸的无奈。

  “你们啊,还真是夸奖啊,真不知道你们到底用什么方法说服莎拉娜,让她跟着你们起胡闹!”

  “这有什么不好!”红莲身单薄的绯红色紧身衣,长发盘起,多出了几分抚媚。“已经很久没有玩雪了,真是怀念啊!”

  边说着,边不怀好意的悄悄接近苏尘,在踏入苏尘十米的范围时,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看招!”

  右手轻轻甩,气劲爆散,十厘米厚的雪层轰然爆发,形成海浪般的攻势,铺天盖地的向苏尘压过去。

  自从前天在走廊内摔到,几个人知道莎拉娜的身份后,就把她拉到了自己的阵营,进行了轮番教育。

  然后,大雪诡异的下了起来,天夜,依旧没有停止的趋势。

  向喜欢安静的莎拉娜居然会配着她们玩这种孩子气的事情,有时候苏尘还真是感觉到非常不可思议的说。

  作为冰雪女神,虽然已经陨落,但控制冰雪已经成为了她的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