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将红莲的气质和身体的三围全部说了遍后,苏尘觉得这样似乎有些抽象,结果就用火元素将红莲的形象完全的制造了出来。

  “哇,好漂亮的人!”

  “从来没有见过的美人呢,是外来人吗?”

  “小弟弟,这个是你什么人,情人!”

  “不,是我姐姐!”苏尘淡淡的说道。

  “但你们点也不像啊!”有人不死心的问道。

  “那些只是你的错觉而已!”散去红莲的形象,苏尘问道:“有合适的吗?”

  “当然!请跟我来!”丽思微笑的对苏尘说道。

  十几分钟后,苏尘满意的在群女孩子的祝福声中走出来这家旗袍店。

  “下次再来的话,就给你打八五折哦。”

  “小弟弟,丽思这个正太控会思念你的哦!”

  情杀1

  当所有的礼物全部挑选完毕后,天色已经彻底的暗淡了下来。

  这是个大雪纷飞的夜晚,白茫茫的雪地之上,路上的行人已经进入了人迹罕至的地步,苏尘个人静悄悄的走在雪地之上,不停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回去的时候,应该让莎拉娜将大雪停下来吧。”喃喃着,苏尘呼出口冷气,瞬间化成团白雾。

  咯吱咯吱

  整条宽阔的大街上,前后没有个行人,只有苏尘匆匆的脚步声。

  洁白的雪花在随风飘舞,宛如精灵样舒展着自己的身体,跳出最为优雅的舞蹈。

  叮

  苏尘脚步听,再次吐出口白雾,侧着耳朵仔细倾听了下,万籁俱寂!

  “错觉吗?”眉头轻轻皱,苏尘正准备举步前进!

  叮

  极远处,声轻轻的脆响传来过来,虽然很弱,但清晰入耳。

  那是金属交击,所能够发出的独特声音,就像是剑于剑的碰撞,带着古老的韵味。

  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苏尘极目眺望着,视界的尽头,除了纷飞的大雪外,就是洁白的雪地,除此以外,空无物。

  稍微迟疑了下,苏尘就改变了路线,向着声音的发源地走去。

  他行走的速度很快,大雪之中,带着连串的残影,步迈出,往往就已经跨越了近三十米的距离。

  很快,叮叮叮的声音越发清晰起来,苏尘知道,自己距离那个地方已经不远了。

  从条狭窄的小胡同走出去后,道雪白的剑光忽然在苏尘的眼神闪现,刹那的绽放,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意和哀伤。

  微微怔,苏尘就清楚的看到了眼前发生的事情。

  大雪天中,个穿着铠甲的女性背对着苏尘,挥舞着手中的骑士剑斩向自己的敌人,刚才那道雪白的剑光,就是从她的手上发出的。

  而女性的对手,是个全身剑痕的狼狈男子。

  肩膀,腰部,脸颊,大腿,手臂,小腿,到处布满了被骑士剑划伤的痕迹,喷涌而出的鲜血已经沾满了男子的衣服。

  就结果而来,女性似乎手下留情了,她的剑技严谨,朴实无华,但充满了强烈的杀伤力,如果她有意的话,男子应该已经死透了。

  反观男子,剑技散落,不成章法,完全就是凭借着股蛮劲挥舞着手中的长剑,两个人相比,简直就是个天上,个低下,完全不是同等级的存在。

  直从苏尘出现后,男子大喜,急匆匆的躲过女性手里的骑士剑,连忙大叫道:“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女性豁然停下进攻,谨慎的转会身体,熟悉的面孔令苏尘微微愣。

  情杀2

  这个女孩子应该就是女王凯瑟琳的禁卫队的成员,自己曾经和她有过几面之缘,当时自己还是苏尘,而女王也曾经开玩笑,要将她们送给自己。

  女性在看到苏尘后,也微微愣了下,也许是感觉到有些意外,但只是看了苏尘眼后,就言不发的转了过去,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骑士剑。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莫尔佳!”男子已经绝望了,再次看到被他称为莫尔佳的女性将手中的骑士剑对准自己后,满脸的痛苦和不解。

  “为什么要杀我,回答我的问题,莫尔佳,我的爱人哟!”

  苏尘意外了,男子的最后句话显然点出两者的关系,既然是恋人,为什么女性要将手中的骑士剑对准自己的恋人,难道是因为第三者

  第次,?苏尘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似乎也沉睡着汹汹的八卦火焰。

  “莫尔佳,回答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你要对我出手,回答我啊!”撕心裂肺的呼喊,男子张英俊的脸蛋因为恐惧,逐渐绝望起来。

  “回答我,回答我啊!”

  丧家犬的悲鸣!

  苏尘忽然有了这样的想法,但女性似乎并没有打算回答他的问题,依旧保持着沉默,但苏尘请明锐的发现,女子手中的骑士剑,第次有了轻微的动摇。

  似乎,她并不像这样做,但却有股无形的力量,逼迫着她。

  身为女王的禁卫队,能够逼迫她的,也只有那个人了。

  突然间,莫尔佳剑猛然刺出,雪亮的剑光即使在大雪纷飞的夜晚,依旧明亮,整个天地在瞬间似乎快速的暗淡了下,随即恢复过来。

  嗤

  利剑刺入身体的声音,雪白的剑身从男子的肩膀透出,染成了血红色。

  男子的脸上顿时写满了恐惧和惊慌,脸上的表情因为疼痛而略显狰狞。

  “不不要啊!”声音仿佛是从嗓子眼应憋了出来,已经严重的走掉,男子慌忙的挥舞起手中的长剑,向着莫尔佳砍去。

  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男子手持的长剑轻而易举的砍中了莫尔佳,在她的身上留下道剑痕。

  这是两人交手以来,他第次击中自己曾经的恋人。

  哈!

  因为大喜过望,男子强忍着肩膀传来的痛楚,毫不犹豫的斩出了第二剑,向着莫尔佳的咽喉

  叮!

  这次,男子失望了,莫尔佳空余的左手轻轻屈指弹,就直接将他的剑锋弹开,然后猛地抽出卡在男子身体里的骑士剑。

  霎时间,鲜血飞溅。

  的鲜血喷洒在雪地之中,瞬间将不少的白雪融化,但却在雪地内,留下了抹刺眼的鲜红。

  情杀3

  “我知道了,莫尔佳,求求你别杀我,我知道了,我马上和玛莎决断切的来往,专心爱你个人好不好,求求你不要杀我!”

  失去了最后的防御,男子脆弱的简直不堪入目。

  但他的话,却令苏尘微微呆。

  果然是情杀啊,居然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不过在这个夫多妻的时代,这个莫尔佳也确实很另类了呢。

  在几乎大多数人都接受了夫多妻制的时代,依旧还有些女性坚持着夫妻制,所以,这些人在绝大多数的人类眼里,是非常怪异的存在。

  但面对男子的求饶,莫尔佳不为所动,脚步依旧不紧不慢的迈向男子。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给我最后次机会吧,莫尔佳,我爱你啊,我真的很爱你啊。”

  莫尔佳的脚步就像是死神的轻吟,男子已经崩溃了,完全的,彻底的,崩溃了。

  他跪在莫尔佳的脚下,苦苦的哀求着,不停的磕着头,祈求着莫尔佳的原谅。

  但莫尔佳似乎对这些哀求根本不屑顾,她再次举起手中的骑士剑,冰冷的剑锋已经对准了正在哀求,无所知的男子。

  看到这里,苏尘的眉头不由轻轻的皱了起来,他抬起自己的右手,刚想要出手,但下刻,却轻轻的收了回去。

  “去死吧!”就在苏尘收手的刹那,男子忽然从地面跃而起,手中锋利的长剑直刺莫尔佳的胸膛。

  满脸的狰狞和凶狠。

  嗤!

  剑锋,隔开柔软的咽喉,鲜血霎时间飞溅起来,喷的很高,就像喷泉样。

  男子惊恐的发现自己体内的鲜血在不断的飞溅,但怎么也无法阻止,身体的气力渐渐的消失了,四肢逐渐冰冷。

  只有心脏,也有些微弱的跳动,但生命,已经步入死亡,在也无法恢复。

  苏尘轻轻叹,脸上浮现出丝嘲讽的笑容,转身离开了这里。

  莫尔佳静静的站在里在男子的尸体身边,在苏尘转身的刹那,空洞的眼神忽然泛起丝涟漪,然后泪水顺着她的脸颊,缓缓的流了下来。

  当苏尘走出不远的距离时,声撕心裂肺,压抑的哭声从背后传来。

  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当苏尘走出很远很远之后,哭声渐渐消失了,不是女孩子已经停止了哭泣,而是自己的耳朵已经无法在听到她的哭声。

  谁也不知道,在帝都的另个角落,凶杀,依旧在继续。

  下城区,空旷的大街上,个没落的青年满身是血从房顶闪而过,身形快如闪电,几乎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奔出了近千米的距离。

  忽然间,股杀意从天而降,青年身形窒,瞬间倒飞而回,又前进变成后退,没有丝的犹豫和迷茫,动作干净利落,气呵成。

  情杀4

  轰!

  仿佛被什么重物敲打,青年面前的房屋轰然破碎,原地出现了个巨大的废墟。

  空气中,个银发男子缓缓的走了出来,“交出神格!”

  青年摇头,猛然拔剑,即使漫天的大雪也无法掩盖天空之上,最为耀眼的星辰,道道星辰之光从天而降,轰向银发的男子。

  “雕虫小技!”银发男子轻笑摇头,深吸口气,右手轰然击出。

  空气中,股无形的气流遽然发出刺耳的长啸,向他飞来的星辰之光在这拳之下,被轰成粉碎。

  接着,银发男子步踏出,鬼魅般出现在青年的身前,再次击出拳。

  青年勃然变色,因为知道拳头的恐怖,所以才会感觉到害怕,所以,才会想要将他击破啊。

  眼神中炙热的光芒闪而逝,青年鼓起全身的力量,劈出了有生来,最为巅峰的剑。

  这剑,仿佛加持着诸天星辰的祝福,剑身闪烁着星光点点,宛如星河样美丽。

  砰

  悠久动听的声音响起,最后的悲歌,落幕。

  手中的破烂长剑被折断,青年握着半截长剑,目光迷离的看着天空的雪花,仿佛已经穿透了滚滚的阴暗,于夜幕的星空相连。

  真是漂亮的光芒啊!

  青年轻轻的感叹起来,目光中是神光,渐渐消散。

  候选人,6死亡。

  退出1

  帝宫,女王的会议室。

  当苏尘进入这里的时候,其余的候选人已经集聚在起,脸色多不怎么好看。

  苏尘微微愣,他是在睡觉的时候被女王派来的女官叫醒并且带来这里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无所知。

  但当他扫视了会议室眼后,心里微微有些恍然。

  在他来到会议室,刚刚坐好的时,女王率先打破了沉默,“今天早上,帝都的巡逻队在下城区发现了具尸体,是6,他已经死了,神格被人夺取。”

  用右手揉着有着头疼的太阳岤,女王闭着眼睛轻声说道:“你们觉得,该怎么办!”

  宠妃轻笑,她坐在张靠着窗户的椅子上,目光直凝视着窗外,此刻,天色放晴,大雪已经停止,虽然还有着寒冷,但朝气蓬勃的姿态,已经势不可挡。

  “现场的话,我已经去过了,可以判定,出手的人是杀戮之神,而且,他还是与用压倒性的优势做掉了6,这足以说明他的实力很强,再加上力量之神,火焰女神,如果我们倾巢出动的话,也许还可以将他们击杀,但我们这边陨落几个,已经是注定的事情了。”

  句话,会议室的些人脸色变的难看起来,即使能给将敌人击杀,也会陨落些,这简直就是最后的总决战。

  但现在这些人都还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他们有的是时间才提升自己的实力,不需要冒着这样的风险。

  宠妃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些人的脸庞,目光忽然凝视在面无表情的苏尘身上,“炼狱红莲阁下,你的意见是什么,可以说说看吗?”

  苏尘微微愣,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聚在自己的身上,犹如是宠妃那意味深长的笑容时,轻轻摇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哦,为什么要这么说!”宠妃紧追不舍的问道。

  “因为于我无关啊!”苏尘说,令其他人微微怔。

  假装看不见这些错愕和怔怔的表情,苏尘继续说道:“难道不是吗?我只是个无权无势的候选人而已,我体内并没有神格,也不想去夺什么神格,只有这么就可以了,只要这样就好了,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很平静,也很温馨,并不像去做什么死神,更不想”

  “这就是你的理想,炼狱红莲阁下。”女王很不耐烦的打断苏尘的话,讽刺道:“可惜敌人不会这样认为,他也许会将你扼杀在萌芽状态也不定。”

  “如果是这样的话!”苏尘的笑容蓦然冷漠起来,带着侵蚀骨髓的杀意,“我不介意将他们全部送到灵魂安息之所!”

  当那种凌厉,危险,侵蚀骨髓的杀意扫过整个会议室的时候,众人才响起,眼前的少年,是如何的强大。

  退出2

  “真是愚蠢,这种厢情愿的想法,会让你丧命的哦,炼狱红莲阁下!”宠妃微笑着说道。

  “别拐弯抹角了,你应该已经开始怀疑我的身份了吧!”苏尘微笑的注视着宠妃,“自从女仆和依兰她们出现在这里之后,你就开始怀疑了吧,啊对了,不光是你,你们也开始怀疑了吧!”

  苏尘的目光在候选人的身上扫过,轻声道:“你们很怀疑我的身份,似乎已经有了猜测,只是不太确定而已,所以才会在这里而再,再而三的测试我对吧!”

  “你在开玩笑吧,炼狱红莲”

  “请叫我苏尘阁下!宠妃小姐!”苏尘乐呵呵的看着张张诧异的脸庞,笑容更加迷人。

  “苏尘阁下?”

  “对!”苏尘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说道:“前任3,苏尘!”

  “你没有死!”雷凯下子就叫了起来。

  “我为什么要死!”苏尘反问,随即摆摆手说道:“死神游戏什么的,这种无聊的游戏我才不想玩,所以才会将神格送出去啊”将目光扭到宠妃的身上,“送到你的身边!”

  “真是令人震惊啊!”宠妃缓缓的站了起来,步步的向着苏尘走了过去,“你居然找到了可以安全和神格脱离的方法,但我记得和清楚,自己杀了你,这点,毫无疑问!”

  “但我却回来了,从那个充满了死亡,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曾拥有,什么也不会拥有,什么也无法拥有的无所有,片寂静,片荒芜的安宁之地,灵魂皈依之所!”

  “从死亡中获得新生吗?”女王神色变换不定,目光凝视着苏尘,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苏尘毫不退缩的和宠妃直视着,然后站起来了,“各位,我想要离开这里了,这里的空气太过于凝重,不适合我这样的人,我喜欢的是那片自由的蓝天!”

  “所以,请各位保重了,希望下次见到你们的时候,不会是那令人黯然的墓碑!”

  说完这些后,苏尘忽然感觉心里轻松了许多,阵前所未有的轻松感包围了全身,就连身体也似乎轻松了几下,走路轻飘飘的仿佛随时都可以飞起来样。

  也许我应该带着她们好好的观察下帝都的繁华,游玩下,然后游历下魔法世界的奇异之地,在假期快要结束的时候,回到都市学院,回到我们的老巢,举行完婚礼的仪式,这回,韩佳雅老师,会不会拒绝呢!

  带着丝轻松的笑意,苏尘走到门口,推开会议室的门时,忽然想了起来,停下脚步回头说道:“对了,我差点忘记了,如果你们谁厌倦了这样的游戏,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可以将你们体内的神格取出来,然后送给需要的人!”

  退出3

  没有人回答,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苏尘轻笑,这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要将神格聚集完整,就可以成为死神,那可是上界四大主神之,拥有着难以想象的力量,可以轻易的摧毁无数个向魔法世界这样的位面。

  这样的诱惑力,即使随时都会死亡,也会让人欲罢不能!

  看到无人同意后,苏尘刚刚转身,个稚嫩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我退出!”

  苏尘微微愣,回头,眼就看到雪芙好像个乖学生样举起右手,大声的重复了遍,“我退出,关于这样的游戏,我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苏尘这样说着,步步回到了雪芙的身边。“已经想好了吗?确定自己要退出!”

  “是的!”雪芙大声喊道,但下刻就可怜兮兮的看着苏尘,“所以,你可以收养我吗?可以让我跟着你吗?”

  苏尘轻轻点头,没有丝的犹豫,“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和我们起游览下这个美好的世界,然后在起生活!”

  “嗯!”用力的点了点头。

  苏尘笑吟吟的伸出右手,轻声说道:“不要抵抗,放开全部的心灵”

  在外人的注视中,苏尘的右手轻轻变得透明起来,在光芒的照射下,若隐若现,仿佛就如同虚幻般的存在。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苏尘右手的行动。

  当苏尘的右手触碰到雪芙的脑门时,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苏尘的右手轻易的穿过了雪芙的脑门,就像是彻底的融入了雪芙的大脑里样。

  “嗯不要轻点”

  奇异的感觉忽然从雪芙的体内升起,她轻哼着,发出连串让人面红耳赤,心跳不已的声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