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评为十大恶作剧魔法之首,获得了广大腹黑人士的热烈欢迎。

  到目前为止,这个魔法依旧无解,任何中了这个魔法的人,无不是腹泻晚上。

  记得这个魔法被开发出来的时候,人们相互攻击,发泄自己的怨恨,曾经度出现了万人集体腹泻的壮观场面。

  噗!

  毫无防备的萝莉中了腹泻术后,就排泄出股气,伴随着响亮的声音。

  瞬间,萝莉的脸色仿佛燃烧起来样,变的红彤彤的,脖子,耳根,这些地方都染上了层淡淡的绯红色彩。

  “哈哈哈”

  知道了对方中招的韩佳雅,痛快的大笑了起来,手捂着肚子,手指着满脸通红的萝莉,丝毫没有老师的风采。

  “我我我”

  肚子的翻涌,让萝莉感觉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但更加令她羞耻的是对面那个老太婆的无情嘲笑。

  【居然让我在苏尘的面前出丑,看着吧,我绝对会报复的】

  恨恨的瞪了大笑中的韩佳雅样,捂着咕咕直叫的肚子,萝莉飞快的离开了座位,向着洗手间跑去。

  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

  响亮的声音让苏尘从自我思考中惊醒,不解的看着这切,满脑的问号。

  站在苏尘背后的女仆弯下腰,将嘴唇凑到苏尘的耳边,将刚才看到的事情仔细的解说了遍,包括韩佳雅的小动作。

  “老师,你这样做,真的很过分啊,对方还只是个小孩子。”明白了事情的见过,苏尘不由抱怨了起来。

  “啊拉,心疼了。”抑制住自己的笑声,但韩佳雅的嘴角还是止不住的弯了起来,“你还真是个多情的少年呢,居然对这么小的孩子也感兴趣,顺便提醒你下,那是犯罪哦,想要的话,可以先养几年,等果实熟透的时候,再采摘哦。”

  数条黑线从脑门上垂了下来,面对韩佳雅的调侃,苏尘感觉到深深的挫败。

  【不行了,论斗嘴,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啊】

  “对了!”拍手,韩佳雅从口袋里摸出张照片仍了过去,“给你这个。”

  “这是什么。”苏尘拿起照片,上面是个美丽的少女,漆黑的头发不长不短,眼神有些柔弱,就算是照片,苏尘还是轻易的看出,她浑身上下似乎散发着种“快来欺负我吧”的气息。

  “老师,这个不会又是什么夺冠热门人选吧。”

  理所当然的点点头,韩佳雅用副你很聪明的目光看着苏尘。

  武装  炼金师分级5

  “又要我去采访吗?”苏尘再问。

  这次韩佳雅的目光已经变成了你太有才了。

  “如果我说不呢?”

  瞬间,韩佳雅的目光冷了下来,阴寒的看着苏尘。

  “那个你是哑巴吗?”苏尘无奈了。

  “你找死吗?”韩佳雅顿时反击起来。

  “她是谁呀?”

  “夜依依,个天才,天才炼金师。”韩佳雅用副很肯定的口气说道。

  “哎,她也是个炼金师啊,从外表,还真看不出来呢。”苏尘对着这个女子的职业,确实有些吃惊。

  “当然了,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她是个天才啊,和你这种半吊子是完全不同的存在啊,也许,她随意做出的个东西,就需要你个月,甚至半年才能了解哦。”

  “哎!”听到韩佳雅这么说,苏尘更加的吃惊起来。

  天才啊,能够让韩佳雅如此称赞的人,绝对不是普通的炼金师,说不定

  “老师,她是贤者吗?”

  炼金师的能力源自于知识,也许她的魔力值只有几千,或者几百,但只要她拥有着大量的炼金知识,能够推陈出新,创立个新的炼金方程式,就可以成为贤者。

  比如今天苏尘和萝莉的战斗,战斗中,苏尘直靠着自己的炼金武装,几乎没有动用什么魔力,就击败了萝莉。

  魔法师和炼金师,虽然基础都是魔力,但战斗方式却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差不多吧!”点点头,韩佳雅给出了个马马虎虎的答案。

  “什么叫差不多啊,是,或者不是,给个标准答案吧。”苏尘叹道。

  “快了吧!”这次,韩佳雅的答案让苏尘明白了过来。

  放下手中的餐具,苏尘缓缓说道:“你是说,她已经创立出新的炼金方程式,只是还在申请期间吗?”

  任何个炼金师创立出新的方程式后,都会向炼金师公会提出审查,旦审查通过,炼金师公会自然会给予这个炼金师贤者的身份。

  这套规矩,已经沿用了几千年,依旧没变。

  看到韩佳雅点头后,苏尘顿时明白了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不由再次发出了感叹。

  照片上的女孩子大约和自己样大,就已经创立出个新的炼金方程式,怪不得被老师称为天才啊。

  贤者啊,那可是媲美魔导师和战将的存在啊。

  不要以为创立个新的方程式是件多么简单的事情,首先,要成为个炼金师,就必须掌握万七千六百个炼金基础方程式,这类的人,通常被成为初级炼金师。

  武装  炼金师分级6

  而个基础的方程式,般人想要掌握,没有天的时间是无法办到的。

  而般人想要完全的弄懂这些方程式,没有个十年的时间,是无法办到的。

  而当有人可以灵活的运用这些方程式,随意的进行拆解和复合后,才能被称为中级炼金师。这阶段,花费的时间更长。

  其次,想要成为高级炼金师,就必须积累经验,了解些复杂的炼金方程式,随意的拆解和复合,只要可以单独的制造出些契约炼金武装,才能够算是高级炼金师。

  契约炼金武装,个奇特的炼金武装,这是中级炼金师和高级炼金师的分水岭。

  武器本来就是无主的东西,把枪给了个小孩气,他可以开枪,给了个大人,他也可以开枪。

  但旦做成契约炼金武装的话,就相当于给武器上了个保险,除了这个武器的原主人外,任何人拿到这个武器,都只不过是个废品而已,根本无法发挥出任何的作用。

  这就是契约炼金武装的魅力。

  综合上述条件,个普通人,想要成为个高级炼金师,没有个几十年,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夜依依这个天才却在弱冠之龄,成为个贤者。

  还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啊

  旧地  曾经的回忆1

  昨夜,萝莉并没有睡好,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的思绪不停的回放着,会是自己在苏尘怀抱里痛哭的情景,会又是自己在苏尘面前出丑的事情,在害羞的同时也将那个老太婆恨到了骨子里。

  翻腾的思绪直到天色快要明亮的时候,才逐渐平息了下来,而萝莉也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时间流逝,窗外的天边,道金色的阳光刺破天空,接着万条瑞霞在天空起舞,日升的光芒照耀着整个大地,整个都市学院仿佛活过来了样,开始散发蓬勃的朝气。

  淡金色的光辉透过窗户,直直的照射进萝莉的房间内。

  此刻的萝莉躺在柔软的床上,嘴角还留着点口水。

  当艳阳高照,天色大亮的时候

  “啊!”的声惊叫,萝莉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神色惊慌莫名,心有余悸的抚摸着自己的胸口,萝莉不禁焦急起来。

  刚才萝莉做了个噩梦,梦到自己被苏尘抛弃了,他和老太婆两个人越走越远,任凭自己怎么叫,也没有回头,自己直追啊追,但差距却越来越远。

  赶紧下床,萝莉穿着睡衣冲到了大厅,眼神丝不落的扫过大厅的每个地方,寻找着苏尘的身影。

  “娜娜小姐,你起来了。”女仆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顿时吓了萝莉跳。

  往左跳了步后,萝莉看清楚来人,顿时按住心口。那里她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乱跳,怎么也无法安静下来。

  “苏尘呢?”平静了惊慌后,萝莉急声的问道。

  “你在找少爷吗?”女仆奇怪的看了萝莉眼,虽然有些诧异她为什么大清早的就找苏尘,但依旧认真的回答道:“少爷的话,已经出去了。”

  “出去了,和老太婆起吗?”

  女仆当然知道老太婆说的是谁,微笑的摇摇头,“不,少爷并没有和韩小姐起出去,少爷是个人离开的。”

  个人?听到这个回答,萝莉顿时安心了不少,但昨晚的梦境依旧让她不敢有丝毫的放松,追问道:“你知道苏尘去哪里了吗?”

  “少爷去采访夜依依小姐了。”女仆很快就说道。

  夜依依,萝莉摇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于是女仆就将昨天晚上韩佳雅说的话,对着萝莉重复了遍。

  “贤者!好厉害的人啊。”萝莉顿时惊叫了起来。

  她现在只不过是个魔力值只有万多的高级魔法师而已,但人家已经是贤者了,两个人的差距,还真不是般的大啊。

  对于她这样的惊叹,女仆也发表了感叹,“真的,是个很有天分的女孩子呢。”

  旧地  曾经的回忆2

  【糟了,苏尘不会就这样被那个女人迷住吧】

  糟糕的念头从脑海里闪而过,萝莉顿时警惕了起来,匆匆的向女仆道谢之后,回房间穿上衣服,向女仆问清楚夜依依住的地方,快速向外面跑了出去。

  “娜娜小姐,你不需要吃点早餐吗?”看着萝莉从自己的身边穿过,女仆开口问道。

  但争分夺秒的萝莉,根本就顾不上早餐。

  画面回转。

  现在是苏尘刚刚吃完早餐,就被韩佳雅赶出来的时候。

  根据韩佳雅提供的资料,夜依依的住处是在炼金师公会专门提供的公寓

  被称为真理的语言。

  传说中,只有高级炼金师,才有资格住进这个公寓。

  虽说是公寓,但这里面的豪华和奢靡,点也不逊色什么别墅,花苑之类的高级居住区,或者不如说,这里就是高级居住区。

  但可惜的是,当苏尘来到这里地方后,很快就被告知,夜依依已经三天都没有回到这里了,现在的话,可能还在炼金区学院。

  带着三分遗憾,苏尘不得不转移阵地,轻车熟路的来到学院的炼金区。

  来到炼金区,苏尘望着记忆中,熟悉的道路,嘴角不由泛起丝苦笑。

  【三年了啊,自己离开这里已经三年了,没有想到,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回答这个令人怀念的地方啊】

  带着丝感叹,苏尘快步向着炼金师工房聚集的走去。朝阳的光芒如同水银般洒在小路上,翠绿的树叶发出哗哗的低鸣,和煦的微风吹起苏尘不长的头发,随风飞扬。

  三年前,苏尘曾经是炼金区的名炼金师,个颇有“前途”的炼金师,但后来发生了些事情后,苏尘被炼金区强行转学了,转到了韩佳雅的班里,那个修习魔法的班级。

  转学的理由很简单,炼金师们认为苏尘学习魔法的天分,要比学习炼金的天分高。留在炼金区,也只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这也是韩佳雅为什么说苏尘只不过是个半吊子炼金师的原因。

  沿着条碎石子铺成的小路,苏尘路来到炼金师工房聚集的真理之门面前。

  真理之门是个宛如方格子样的建筑物,通过巨大的正方形的门后,苏尘的面前,就出现了格格的,仿佛无数方格子黏在起的景色。

  每个方格子,都是个炼金师的工房,个封闭的空间。

  这些,全部都是学院配给学生们的工房,但也只不过是大众货而已。

  真正的炼金师工房,是个稳定的异空间,就犹如个完全封闭的盒子样,只有本人才能够进入,有着自己独特的印记,其他人,根本就找不到这个异空间的存在。

  旧地  曾经的回忆3

  而且,这样的炼金师工房,还可以代代的传下来。

  当然,能够在找到个稳定的异空间,这样的实力,只有对炼金师有着极深造诣的人,才可以办到。

  贤者,这就是人们对这些强大炼金师的尊称。

  在真理之门转悠了近半个小时后,苏尘不得不承认,自己白白浪费时间了,这些大众炼金师工房的外部看起来摸样,苏尘完全找不到夜依依的工房在哪里。

  “早知道的话,就问下别人好了。”叹了口气,苏尘在为自己刚刚放走了三个炼金师而苦恼起来。

  忽然,苏尘背后的个方格子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接着,方格子如同水纹般波动起来,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缓缓从里面走了出来。然后,伸了个懒腰!

  随意的扫视了周围眼后,原本就要离开的男孩子突然停住了脚步,眼神直直的盯着个背影发呆。

  苏尘听到背后的响动,顿时转过身体,四目交错。

  “苏尘前辈!”男孩子蠕动了下喉头,呆呆的问道。

  尴尬的笑了笑,苏尘举起自己的右手,“哟,格里,好久不见!”

  林荫小道,名叫格里的男孩子,激动的挥舞自己的右手,大声喊道:“绝对是他们的错,为什么苏尘前辈要遵从老师的旨意,为什么要转到魔法班啊,这又不是苏尘前辈的错,明明是那群纨绔子弟的错,他们他们”

  微笑的看着激动的学弟,苏尘边散着步,边听着来自学弟的抱怨,言不发。

  “呐,苏尘前辈,你好歹也说些什么啊,不要言不发啊,看起来我就是个傻子样。”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格里不满的说道。

  “你要我说什么?”苏尘反问。

  格里顿时愣,想了半天,句话也没有说上来,原本扬起的头,也慢慢的低了下去。

  隔了会,格里才抬起头,却换了个话题,“苏尘前辈,听说你要结婚了,对方还是个老师耶,听说那个老师还是个魔导师啊,听说那个老师还曾经被选为最不称职的女性对不对,听说她还是个极度嗜酒的狂人,对不对啊?”

  格里连四个听说,顿时让苏尘头大起来,他现在最不想谈的,就是这个所谓的婚约,明明就是场闹剧,居然还弄的满城风雨。

  现在,他还真是佩服韩佳雅他们父女两个人啊。

  “对了,格里,你知道夜依依这个人吗?”不动声色,苏尘转化了话题。

  旧地  曾经的回忆4

  “咦,苏尘前辈,你也知道夜依依小姐。”提到这个女子,格里顿时来劲了,神情激扬的说道:“苏尘前辈,夜依依小姐可是个天才呢,她是继你之后,学院炼金区最有天分的个人啊,据说,夜依依小姐已经自创了个新的炼金方程式,上交了炼金师公会,也许在过上段时间,就会成为贤者了。”

  说道贤者的时候,格里发出了重重的感叹,“贤者啊,那可是我这辈子都达不到的境界啊!”

  眉头微皱,苏尘看着有些沮丧的男孩,金色的头发似乎也无力的垂落在他的耳边,微风浮动,吹起了男孩的头发,露出了双忧郁的眼眸。

  “你的信心,似乎严重的不足啊。”苏尘开口,言命中男孩内心深处的脆弱。

  “啊!”格里没有反驳,而是应了声,对着苏尘微微的笑了起来,笑容中,闪现着丝丝的苦涩。“我的天分真的很低呢,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到现在,还是个炼金学徒。”

  炼金学徒,说的是那些,连基本炼金方程式都没有完全掌握的人。

  对于格里的沮丧,苏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从以前认识他的时候,苏尘就已经知道,格里在炼金方面,很普通,也许努力辈子的话,还可以成为个中级炼金师。

  这也是大部分普通人都能够做到的事情。

  当然,如果格里幸运的话,能够进入真正的探究真理之塔,光是里面炼金师的心得,就足以将他推上高级炼金师。

  但想要成为贤者,却难如登天。

  “格里,有空的话,多去图书馆吧!”想了想,苏尘如此说道。

  都市学院的图书馆,有着“知识海洋”的美誉,它是全世界最大的图书馆,里面的藏书丰富到了极点,几乎无所不包。

  它就建在都市学院的下面,有着都市学院的三分之大。至今为止,还没有个人看完图书馆万分之的书籍。

  图书馆内有着丰富的炼金书籍,即使比不上探究真理之塔,如果格里用功的话,也可以让他成为高级炼金师。

  “嗯!”重重的应了声后,格里问道:“苏尘前辈,你今天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有的话,我希望我可以帮上忙。”

  苏尘看着格里近乎恳求的目光,微笑着说道:“其实,我今天来,是想要采访夜依依,这个是老师交给我的任务,我不得不完成它。”

  眼神蓦然亮,格里惊讶的说道:“采访夜依依小姐,苏尘前辈你吗?”

  【我刚刚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将这个念头排除脑海后,苏尘仔细的将原因讲述了遍。

  旧地  曾经的回忆5

  “原来是这样啊。”恍然大悟的格里点点头,惊喜的说道:“苏尘前辈,这个忙我可以帮助你哦,现在的我,可是夜依依小姐的学徒哦。”

  男孩这么说,苏尘也不禁微微吓了跳。

  【还真是巧啊,这件事情】

  每个炼金学徒,都会跟在个炼金师的身边打下手,而每个炼金师,身边的学徒都不是只有个。

  这就是炼金师之间的规矩。

  格里以前就是苏尘身边打下手的,也是唯个,但苏尘离开后,格里就失业了,辗转了几圈后,被夜依依当作了下手,同样的,他也是夜依?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