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流没有了哈鲁亚的支持,不堪击。

  红色光芒摧枯拉朽般的将散乱的电流逼到手上,红色光芒顿时拥而上,形成了个半透明的红球,将电流困在了里面。

  似乎感觉自己的末日已经到来,电流发出了不甘的鸣叫,但在萝莉的攻击下,渐渐微弱,最终被萝莉握碎,消散在空中。

  开始,苏尘看到萝莉使用魔导战纹的时候,心底升起了丝丝的紧张。

  同雷电样,火焰也拥有着难以言语的强大攻击性和毁灭性,与这种魔法同化,对身体造成的伤害更大。

  但看到萝莉熟练的运用各种技巧,将火焰操控自如的时候,才放下心来,能够将火焰运用到这种程度,就说明了萝莉很明白自己的极限,不需要苏尘在过于担心。

  击退敌后,逼出电流的萝莉缓缓伸出右手,顿时,把火焰组成的长刀出现在萝莉的手上。

  翅膀拍动,萝莉化成团火焰,在空中划出道红色的轨迹,眨眼间就追上了倒退了哈鲁亚,刀劈出,炽热的温度几乎将周围的空气完成的蒸发,刹那间,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了哈鲁亚的头顶。

  锵!

  宛如金属的碰撞,哈鲁亚的面前突然出现了张精美的盾牌,阻挡了萝莉的长刀。

  绝望盾牌,救命的炼金武装。

  眼中闪过丝厉芒,萝莉脸色不变,看着有着慌乱的哈鲁亚,高高举起手中的长刀,刹那间,股深紫色的火焰从刀柄冒出,给刀身披上了层迷人的色彩。

  这刻,下面的炼金师们,清晰的看到刀身周围的空间仿佛在挣扎,扭曲。

  这足以证明,那火焰的温度,高的离谱。

  挥手,下劈!

  依旧是先前的动作,没有半分的走形,仿佛见过了千百次的演练样,萝莉的长刀精准的劈中了先前的刀痕,然后

  咔

  湮灭  最终的模式2

  声轻微的响声震撼了所有人的耳膜,接着,不规则的裂纹在刀刃劈中盾牌的地方出现,并且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终,在众多惊愕的目光中,绝望盾牌变成了堆的废铁,哗哗的落在了地面,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盾牌破,哈鲁亚全无防备的出现在萝莉的面前,宛如只被扒光的绵羊,出现在狼的面前样。

  萝莉丝毫没有停手的打算,攻击反而更加的疯狂,步在空中踏出,翅膀扇,整个人和哈鲁亚错身而过的瞬间,刀劈在哈鲁亚的胸膛。

  虽然萝莉用的是刀背,但附带的火焰依旧将哈鲁亚胸膛的衣服烧成灰,露出了块被烧焦的胸膛,散发出刺鼻的味道。

  看到哈鲁亚朝着另个方向飞出去,萝莉收长刀,翅膀快速的舞动着,整个身体宛如陀螺样转了起来。

  带着强大的离心力和旋转力,在空中划出道长弧后,右脚狠狠的踢在了哈鲁亚的腰部,闪电般,哈鲁亚被脚踢向了地面,但半途中,却撞击在囚笼的电柱上。

  接二连三的打击,几乎让哈鲁亚失去了反抗的力气,任由自己像皮球样被打来打去,每次攻击都痛彻心扉,让哈鲁亚几乎咬碎自己的牙齿才坚持下来。

  体内的血液仿佛被完全的蒸发样,难受的让哈鲁亚感觉自己似乎进入了天国,全身空荡荡的,没有丝的感觉。

  【如果我不出来阻止就好了,如果不出来耍帅就好了】

  短暂的战斗中,哈鲁亚不止次升起这样后悔的念头,想要求饶,但却又放不下面子,矛盾中,哈鲁亚感觉自己被打的很惨。

  重重撞击在囚笼的边缘时,强烈的震荡让哈鲁亚感觉五脏翻腾,口热血从小腹逆袭,直冲喉咙,猛的吐了出来,但就在接触电流的瞬间,就被分解,形成片血雾。

  狼狈的爬在囚笼上面,哈鲁亚动不动,全身犹如散架样,软绵绵的没有丝毫的力气,暗淡无光的眼神迷茫而又涣散,死气沉沉的扫过地面。

  【那是什么,嘲笑吗】

  眼瞳剧烈收缩着,哈鲁亚看到下面的炼金师们在窃窃私语,不时的对着自己指指点点,无能,自大,太惨了等字眼冲击着他的耳朵。

  从他们的眼神中,哈鲁亚看到了同情嘲笑不屑幸灾乐祸

  各种各样的眼神交替着,让哈鲁亚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仿佛在起看到了那个人的眼神,也是充满着这种复杂的情绪的眼神。

  【不需要,我不需要你们的同情,也不接受你们的嘲笑,我哈鲁亚绝对不会输,即使面对那个人也样】

  湮灭  最终的模式3

  愤怒的情绪不断的攀升,超越临界点后,哈鲁亚的双眼通红,仿佛着了魔样,勉强的翻身,无力的看着空中的萝莉。

  突然,哈鲁亚笑了起来,声音有些低沉,带着强烈沙哑的感觉。

  “你以为你已经赢了吗?不!你赢不了我,因为我是最强的,怎么可以被你这个小女孩打败,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你以为你赢的了我吗,你赢不了,你永远赢不了!!!”

  带着强烈的愤怒,极度情绪化的哈鲁亚将最后的魔力,完全的注入了电击囚笼内。

  “电击囚笼最终模式?狂暴电流!”

  霎时间,囚笼内的电流强悍了不止十倍,条条宛如手臂粗的电流开始在囚笼内疯狂的窜动,世界末日似乎来临了。

  哈鲁亚身下的电流无声无息的穿过他的身体,囚笼开始收缩,不断的变小,电流也不断的加强着,囚笼每小点,电流就加强点。

  而失去了支撑的哈鲁亚,从高空坠落下来,重重的落在地面,发出声闷响后,昏迷了过去。

  眉头微蹙,萝莉看着不断强化的电流,心底的不安疯狂的攀升着,紧紧几秒钟,就达到了顶点,危险!危险!危险!!!

  “不要动!”

  声大喝从下面传来,原本想要反抗的萝莉瞬间停了下来,目光移动到了下方,个巨人肩膀上的男子。

  苏尘死死的盯着暴走的囚笼,嘴唇颤动着,接触到萝莉的目光后,再次强调道:“不要动,千万不要试图反击,我马上救你。”

  契约炼金武装都有着自己的最终模式,可以在瞬间,释放出极度强大的威力,这种超越了武器本身拥有的能力,带来的后果,就是契约炼金武装的完全崩坏,不肯修复。

  最终模式的另个名称,就是自毁模式!

  面对电击囚笼的最终模式,苏尘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联系到自己的工房后,取出了把灵能抢。

  黑白色彩的灵能抢。

  双手握着灵能抢,苏尘缓缓的将它平举到胸前,注入庞大的魔力。

  “光暗禁断最终模式?湮灭”

  刹那间,光暗禁断放出前所未有的光华,对黑白色的翅膀从苏尘的背后张开,巨大的羽翼几乎覆盖周围十米的天空。

  接着,翅膀不断的煽动着,黑白双色的羽毛开始脱离羽翼,在股无形的力量牵引下,疯狂的汇集在灵能抢上。

  随着羽毛的覆盖,灵能抢的光华越来越盛,光暗禁断的枪口,黑白色的灵能弹开始吸收着从羽毛上传来的能量,宛如太极样,枪口的光芒疯狂的旋转着。

  压力!

  湮灭  最终的模式4

  股无形的压力从枪口散发出气,几乎接触到这种压力的人,都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将要停止跳动般,所有人都清楚的感觉到,旦枪口的灵能弹发出

  将是无法停止,毁天灭地的存在。

  囚笼内的电流已经快要达到顶峰,原本百米大的囚笼,已经缩小到十米左右,整个囚笼内,电流四处乱窜,不是的对击,或者轰击在萝莉的身上。

  即使失去了痛觉,但电流的存在,还是让萝莉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断的发麻。

  坐以待毙不是萝莉的作风,但她更相信苏尘,相信那个温柔的胸膛。

  “湮灭!”

  清冷的吐出这两个字,苏尘手里的灵能枪终于汇集完毕力量,道黑白色的光华瞬间从枪口射出,直冲囚笼!

  刹那间,黑白色彩的光华将囚笼射了个对穿,狂暴的电流从破碎的窟窿宣泄而出,向四面八方轰击,不少人数遭到了池鱼之殃。

  这刻,几乎所有都市学院的学生,都看到了这股黑白色彩的光华。

  旋转的黑白光华带起的黑白羽毛,形成了个螺旋的弹道,飘飘洒洒的羽毛不停的旋转着,缓缓消失在空中。

  天空之上,朵巨大的云彩被枪击散,露出了个巨大的螺旋状的窟窿。

  啪!

  脆响中,苏尘手中的灵能抢突然爆碎,化成飞灰,但苏尘却点也不关心这点,他的目光,注视的,是个火红色的身影。

  当天空和大地同时恢复宁静的时候,苏尘操控着土之傀儡大步的向前跨出,几步间,就迈出了数十米。

  苏尘张开自己的双臂,道红色的物体从天空落下,苏尘感觉自己的手臂沉,就多出了个带着疲惫微笑的小萝莉。

  【真的是非常温暖的胸膛啊】

  睁着自己的眼睛,萝莉看着那个微笑的男子,第次以怯生生的口吻说道:“苏尘,可以可以叫你哥哥吗?”

  “啊,可以哟。”轻轻的应了声,苏尘微笑的抚摸着萝莉的头发,那头火红色的头发慢慢的消退,恢复了平时的黑色。

  微风吹过,吹起萝莉的头发,不时有几缕发丝轻轻的抚摸过苏尘的脸部。

  这应该是副很和谐的画面如果没有满目疮痍的大地的话。

  刚才的战斗,动静可不是般的大,结束后还没有几分钟,风纪委员会和炼金区的老师们就把这里团团围住。

  地面上,被殃及池鱼的炼金师,和几乎出气多,进气少的哈鲁亚,让这群老师都快要气炸了肺。

  湮灭  最终的模式5

  这里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学生,尤其是哈鲁亚,作为年级轻轻的高级炼金师,更是所有老师们喜爱的对象,现在居然被打成了这个样子,如何让这群老师们不心疼。

  群炼金师感觉将哈鲁亚从地上拉起来,用生命药水吊住了哈鲁亚的小命。

  生命药水,原名是贤者的慈悲,是只要有口气在,就可以马上恢复巅峰的神奇药水之。

  这种药水原本只有贤者才可以炼制出来,所以才会被冠以这样的名字。

  原本是传说中的物品,和诸神叹息样,被科学解析的炼金巅峰物品之,材料被许多其他的东西所替代,同样被大众化,是所有人常备的东西之。

  这种大众化的东西,虽然无法和传说中的生命药水相比,但同样可以吊住个快要断气之人的小命,同样被所有人喜爱着。

  而这些炼金师手里的生命药水,可是精装版的,要比大众化的强悍不少。

  瓶下去后,哈鲁亚身上的伤痕,已经有了恢复的迹象,原本烧焦的部分,开始蜕皮,新的皮肤在缓缓的生长着。

  所有人看到哈鲁亚没有事情后,都不禁放松了口气。

  这时,个女子却缓缓的走到了土之傀儡的身边。

  “吾名古伊菲,风纪委员会第三队队长,上面的人请下来答话。”

  小麦色的健康皮肤,高挑的身材,坚毅中带点柔和的线条,这个女子,不是古伊菲,又是谁。

  眉头微蹙着,古伊菲看着被创伤的大地,和不时传来呻吟的人群,边猜测着战斗的严重性,边想着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哟,又见面了呢。”抱着萝莉从土之傀儡上跳下来,苏尘微笑着说道。

  “是你?”古伊菲显然也对苏尘有着不错的印象,看到他在这里,带着丝意外的问道:“这里,是你弄的吗?到底是怎么回事,请你仔细说明下。”

  “苏尘,又是你,你回来做什么。”

  “有什么好问的,这件事情,定是他的错。”

  “苏尘啊,回来了,怎么也不来找我啊。”

  炼金区老师们看到苏尘后,截然是两种不同的态度,面是生痛欲绝的厌恶,面却又是如遇春风的微笑。

  这点,让古伊菲奇怪无比,就连她的队员,也带着不解和疑惑。

  这时,个面骨消瘦的老人从老师的队伍中走了出来,老者看起来很老,脸色条条的皱纹无声的叙说着他的年龄,满头白发被梳理的丝不苟。

  虽然苍老,但老者走路依旧非常的稳健,步步的走向苏尘,嘴唇不停的颤动着,眼角已经泛起了丝泪花。

  湮灭  最终的模式6

  苏尘看到老者走了过来,赶紧放下萝莉,整理了下自己的衣冠,迎向了老者。“老师,我来看你了。”带着诚挚的微笑,苏尘的声音有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紧紧几个字,让老者无比的激动了起来,只干枯的手掌放在了苏尘的肩膀上,“好!好!老师很好,能吃能睡,还有人照顾,切都好,切都好。”

  萧疏鱼,炼金贤者,苏尘的受业恩师,是手将苏尘带入炼金领域的人。

  “老师!”清脆的声音响起,夜依依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老者的面前,原本迷糊的面孔,现在满是恭敬。

  萧疏鱼看了看苏尘,有看了看夜依依,笑着说道:“依依,这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人,老师的另个学生,你的师兄,苏尘!”

  “师兄好!”夜依依微笑着说道,佩服的看着苏尘,这就是她的老师跟她提起的天才,那个点也不逊色自己的天才。

  御地   古伊菲的请求1

  刚才的战斗,夜依依完全的看在了眼里,炼金武装和炼金战技有着本质的区别,前者靠的是知识,后者完全靠的是魔力。

  土之傀儡可是炼金战技的高级技巧,只有魔力上万的人,才能够用的出来,而苏尘能够使用出来,这点,让夜依依佩服无比。

  般来说,为了尽快的了解掌握基础的炼金方程式,炼金师们几乎投入了所有的精力,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锻炼魔力,就像是夜依依,虽然是个炼金天才,快要达到贤者的存在,但魔力只有七百多左右。

  就算是他的老师,萧疏鱼,魔力也不多三千多。

  但苏尘的魔力,已经上万,这可是让非常让夜依依惊愕的事情啊。

  而苏尘最后的枪,那威力庞大的炼金武装,夜依依完全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这应该是件新的炼金方程式做出的炼金武装。

  难道她的师兄是个贤者?同时兼职高级魔法师。

  天啊,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天才啊,太不可思议了。

  相对于夜依依的惊愕,苏尘也感觉这个世界有些小了,没有想到自己要采访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师妹,这还真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呢。

  “咳对不起,打扰下。”古伊菲轻轻的咳嗽声,把话插了进来,“我想要了解下事情的经过,苏尘同学,你可否仔细的叙说遍。”

  “还说什么啊,我看八成就是他的错,直接抓起来不就得了。”阴阳怪气的声音,个面色阴沉的男子双眼扫视着苏尘和夜依依,神色带着丝的不满。

  “请注意你的言论。”猛然转身,古伊菲义正言辞的说道:“任何事情都有着意想不到的经过和结果,我们不能凭借着对个人印象的好坏,就直接抓人,如果这样做的话,风纪委员会,还有什么公正可言。”

  阴沉男子也感觉自己有些失态,立刻说道:“抱歉,我有些过激了,请原来。”

  事实上,能够进入都市学院当老师的人,都不是些坏人,他们可是经过了层层严格的选拔,才被允许进入这里的。

  但有没有漏网之鱼,就不得而知了。

  “好了,请说吧。”再次转过身子,古伊菲和苏尘面对面的说道。

  微笑着,苏尘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完全的,清清楚楚的诉说了遍,但讲到炼金武装的最终模式时,炼金老师们都忍不住到吸了口凉气。

  都市学院禁止私斗,违反着会受到严重的惩罚,而最终模式的启动,不小心,可是会死人的,这刻,所有老师看向哈鲁亚的目光,都带着丝丝的遗憾和惋惜。

  御地   古伊菲的请求2

  因为私斗,而将同学至于死地,这种事情旦被坐实,哈鲁亚绝对会被驱逐学院,终生难以进入这里。

  可惜了,个前途本来无限光明的年轻高级炼金师。

  不过,如果哈鲁亚真的是这种人,那么,他掌握的知识越多,也不代表是件好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的坏人,可不再少数。

  听完苏尘的叙说后,古伊菲将目光移动到了萝莉的身上,“那么,请告诉我,娜娜小姐你为什么要追着打齐风同学。”

  齐风,就是那个被萝莉烫伤的倒霉另类男子。

  “那个人是个流氓,他居然想要打夜依依小姐的主意。”萝莉如此说道。

  “哈啊?”夜依依不解的看着萝莉,丝毫不清楚,为什么有牵扯到自己的身上。

  不光是夜依依,就连其他人也迷糊了起来。

  几分钟后,在萝莉的讲解下,事情的真相被层层的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首先,夜依依是个天然呆,这点绝对不会错,而齐风却是个猥亵的男人。

  他本来计划了个非常不错的行动,要把夜依依收藏起来,让夜依依成为自己的私宠,但就在和自己的狐朋狗友联系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被来找苏尘的萝莉听到。

  于是,我们的毒舌小萝莉就狠狠的挖苦了他次,但萝莉将挖苦的话,重复了便出来后,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脑袋多出了层冷汗。

  后来,最挖苦的恼羞成怒的齐风出手了,想要危险小萝莉,结果他个初级炼金师,招惹上了个高级魔法师,结果?br/>好看的电子书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