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位先生,不是我不救他,实在是我无能为力啊!”昨天晚上那人被送来的时候,简直壮观极了,整个医院几乎都被那群黑衣人包围了,最后还是出动了市的武警才勉强将那伙人散开,想至此医生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小心道:“他现在靠着的就是股毅力,如果能再次唤起他强烈的求生意志,说不定会有奇迹的。”

  “那你让帮他唤起来。”荀策不依不饶。

  医生瞬间个头两个大,他又不是他亲人更不是他爱人,他哪门子来唤啊!无奈之下他看向旁的安晓,脑门拍,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昨晚同送过来的那个女孩儿。”

  安晓脸茫然地瞧着他,那医生却脸狂喜地走到她面前:“昨晚那位先生死都不肯放开你的手,嘴里还直念叨着晓晓,他念着的定是你吧,如果是你的话或许会再次唤起他强烈的求生意志的2”

  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落在了安晓身上,仿佛她就是那个从九天之上下来的菩萨,能够救万人于水火。

  “我好。”在这么多眼光下,安晓微微有些脸红,却毫不犹豫就应下了。

  私心出发,她也是想待在他身边的。

  因为力气还没有恢复,安晓套上了防菌服被护士推了进去。整个房间除了机器滴滴滴的声音,就是丰臣粗重缓慢的喘息声。

  他果然还活着。

  此刻,她竟是觉得能听到他的呼吸声竟然也是件幸事。

  “丰臣,你千万不要有事。”她轻轻抚上他的手心,像是宣誓般字句道,“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活了。”

  她活了16年,虽然短暂,但是如果是和丰臣起的话,那么她死而无憾。

  生能遇到个如此爱自己的人,即便活的短暂,却也够了!

  她陪了他天夜,没有刻闭上眼睛,她说了很多话,从两人第次见面,道最后是如何如何的喜欢,每件事每次心跳都说的仔仔细细,最后又讲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些趣事。

  天夜,她将自己的所有全部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她就这么陪着他,孜孜不倦,直到三天后,丰臣终于醒了过来。

  那天是医院有史以来最开心的天。

  也是丰臣生当中最幸福的天,那也成为他这辈子最刻骨铭心的记忆3

  因为那天,安晓对他说:“丰臣,你做我男朋友吧!”

  丰臣没有立即回答,却是问道:“晓晓,如果有天你发现我做错了事情,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么爱我?”

  安晓狡黠笑:“那要看是什么错事了。”

  “如果是很错的事呢?”他步步紧逼,却也小心翼翼。

  似乎也感受到了他话语中的不安,她娇笑着挽上他的脖颈笑道:“那你就死命死命的求我的原谅,我这人最耐不住求了。”

  他终于绽出笑颜:“好!”

  可是那刻他并不知道原来有些错事并不是那么轻易就会求得原谅的,以至于最后他竟是为此付出了生。

  第三十四章再遇安如梦

  ?

  在医院整整待了半个月,丰臣终于被宣告脱离了危险期,原本就不怎么喜欢医院的丰臣自然而言办理了出院手续,反正家里还有个国际医学天才迈特,安晓自然也没什么意见。

  出院那天,大群黑衣人手持鲜花果篮围靠在医院的大门处,频频惹得路过的孩子惊恐哭叫。

  那场景,就连安晓都忍不住头冒三根黑线。

  “你是混黑社会的?”她侧头看向旁的丰臣,虽然已经出院了,但是他的脸色依旧还有些苍白。

  “如果是,你会怕我吗?”他看着她,心底隐隐有些不安。

  她对于他来说干净的就像张白纸,而他早已经被染黑,他的世界太过孤独也太过危险,他不敢将自己完全地展露在她面前,他只能点点地让她融入他的世界,可是这期间的每步他都必须小心翼翼再小心翼翼,因为她是他输不起的。

  其实第次见面,安晓就知道他定然不是般人,所以就算真相确实如此也并没有什么心理落差。

  “怕到不会,不过你这阵仗还是让人很是难为情啊!”她脸苦恼地看向周围的黑衣人,整个反恐演习吗这是!

  话落,以男人为中心股杀气瞬间袭向周围的黑衣人,所有人立即严阵以待。

  “不过,还是勉为其难接受了吧!”

  话落,那股杀气瞬间化作和风,所有人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真可谓是语即生语即死。

  “好!”那刻那些黑衣人们惊呆了,因为他们向沉默寡言的老大居然笑了。

  医院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安如梦身黑色风衣,因为经过刻意的伪装,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她,更没有看到她眼底涌现的蚀骨恨意1

  安晓,此刻的你定幸福的快要晕掉了吧!可是,如果有天你要是发现你最爱的人竟是你的杀父仇人,那时候我看你还是不是如同现在这般幸福!

  心里冷笑着,她转身离开,可是刚好走出街角,辆低调的黑色房车却早已经停在了那里。

  脚步顿,她脸色微变,片刻却又佯装无事般走了过去。

  车后座里是苏恒,他眼眸微闭,双手优雅地叠在腹前,依旧身白衣,气质清华。

  片刻的愣神,她也不等他示意,直接拉开了车门坐到了前座。

  苏恒的旁边从来不坐人,这是他的规矩,无人敢违背。

  她也是如此。

  “我不喜欢在我后面做小动作的人。”他依旧闭着眼,明明话语温和如风,却无端让人战栗。

  “苏恒,好歹我也是安家的大小姐,难道我父亲的手下我都没有资格使唤吗?你”

  “你应该清楚你不是。”

  强忍着即将盈眶的泪水,她死死咬住唇瓣,不再发出声。她能接受全天下所有人的冷嘲热讽,却唯独受不了他的。

  因为他是苏恒,个句话个眼神就足以影响到她的苏恒,个她从小发誓长大了要嫁的苏恒。

  可是,她更清楚,他的心里吝啬的就连多给她丝的空间都是奢望,因为那里早已经被另个人挤满。

  不再言语,她静静地看向窗外,外面车水马龙,却是没有辆是为她而留2

  “开车。”苏恒亦不想再多言,最近事情非常多,如果不是安如梦给他惹出这么多的麻烦,他也不可能会有这么多时间跑到这儿来。

  颇有些心烦地扯了扯领带,他想要开窗透透气,当墨色的车玻璃滑下的那刻,张精致的小脸却瞬间落入他的眼里,熟悉的眉眼,熟悉的笑颜,熟悉的漂亮瞳眸。

  是她吗?

  他着急地想要看清楚,再看去早已经没了人影,有的只是急速驶过的车辆。

  看来真的是累了,居然开始幻觉了!他不禁苦笑,闭眼间耳边熟悉的银铃笑声仿佛又在响起。

  “小叔叔,你来抓我呀,你来抓我呀!”

  “小叔叔,你不能比晓晓长得还要好看,晓晓会不高兴的。”

  晓晓你到底在哪里?

  这几天的安晓可谓是面如桃花,整个阳光灿烂,大早刚走进教室,就听见果果阴阳怪气地说:“啧啧,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瞧那神光焕发的,眼睛都快给我闪瞎了。”

  没好气地瞪了果果眼,安晓将书本放下,立即跑过去对果果道:“刚才我走进学校,发现好多人都在议论,好像是关于安如梦的,她出了什么事吗?”

  果果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安晓晓,你当真是让我见识了什么叫爱情中的女人智商为零。这几天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你,居然连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安如梦已经转学了。”

  “转学了?这么突然?”安晓有些吃惊。

  “谁知道呢。”说到安如梦,果果就脸的幸灾乐祸,“没了她老爸的佑护,她就什么都不是,前段时间那么拽,谁知道是不是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人3”

  “好了,既然人家都走了,你还较什么劲,你还是快来安慰安慰我吧,过几天就考试了,师太那里我必死无疑。”

  “哟呵,小妮子总算认识到事情得严重了啊!你家丰臣那么厉害,区区师太岂会放在眼里,随便枕边风吹还不是分分钟搞定的事。”

  “唐果果,你再胡说八道,我就再也不理你了。”果果的心直口快安晓早就见识够了,不就是这几天没有陪她吗?至于三句两句对她不依不饶吗?

  “活该叫你重色轻友。”

  “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安晓快要哭了,应付个唐果果简直比应付十个丰臣还痛苦。

  “认错就要有认错的态度,鉴于你表现良好,今天下午赔我去逛街吧,东街新开了家百货商场,新开张前三天打八折优惠呢!”

  想着下午也没什么事,安晓只得应下了。

  下午放学。安晓就电话告诉荀策不要来接她,认命地陪着唐果果从百货商场楼逛到九楼,再从九楼逛到楼,安晓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时间还算早,安晓便没有叫荀策,准备直接打车回去,可是刚好经过个小巷时,却隐隐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女人救命的声音。

  想到了自己之前在桐城街那边遇到的那个醉汉,她心里沉,毫不犹豫就冲了进去。

  “你住手。”幽暗的巷子里,安晓看不清楚女人的脸,只能看到男人的背影,“你再不住手我就要报警了。”她作势举起手机准备按下110

  那男人想必也是个胆小的,顿了半秒,竟是头也不回地直接跑掉了。

  松了口气,安晓这才走向那个女人。

  “你没事吧!”不看不要紧,看吓跳,那人居然是安如梦。

  “是你?”世界上的事看来真是巧啊!

  第三十五章带她去宴会

  ?

  “原来是你。”安如梦冷冷瞧了她眼,没有感激,只有冷漠。

  “你没事吧!”

  “呵,死不了!”安如梦随口应了声,随即半屈起只腿就这么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嚓’的声,她不知从哪里拿出了只打火机点燃了只香烟。

  安晓不由皱眉,她不喜欢抽烟的人,因为她总觉得抽烟的都不是好孩子,往次她如果看到这样的人总是会刻意避开的。

  可是此刻如此落寞的安如梦却给了她种心疼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留了下来。

  “你还不走?”根烟抽完,安晓还站在那里,安如梦忍不住挑眉。

  像是被抓住现行的小偷,安晓显得有些局促:“你走我就走。”

  冷笑了声,安如梦不再说话,半撑着墙壁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安晓见了立即上前扶住她,片刻的僵硬过后,她推开了安晓的手:“放心,我还没这么弱。”

  安晓无奈只能放手,皱眉看着她点点地站起来,然后又撅拐地往前走,终于她忍不住问出了口:“我们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安如梦身子微僵,突然转眸看着她,眉宇微皱,双眸子像是能探悉什么般,让安晓没来由的觉得有些不舒服。

  讪笑着摆了摆手,安晓笑道:“可能我感觉错了,你不要放在心上。”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安家大小姐,自己又怎么可能会和她认识呢,安晓暗自笑自己的天真。

  安如梦注视了她半响,神色晦暗,让人猜不透她此刻的想法,良久却是什么也没有说般径自向前走。

  临走分别的时候,安如梦突然对安晓道:“你今天帮了我,改天我请你吃顿饭就当报答了吧!”

  安晓本想说不需要的,可是安如梦已经不由分说直接打车走了,只剩下安晓顿在当地脸的无奈1

  安如梦每次给她的感觉都不样,第次见面她觉得安如梦就像个高高在上的冰山公主,容姿倾城却拒人于千里之外;第二次见面她给安晓的感觉却是邪气,阴狠恐怖;可是这次见面,她却觉得安如梦就是本上了锁的书,写满了故事却不能让任何人偷窥。

  她是个谜样的人。

  熟悉又危险!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今晚的别墅气氛似乎有些不样,走进大门安晓就感觉到了整个屋子传来的低气压。

  “出什么事了?”进门,安晓就忍不住问旁的米莎。

  米莎看到安晓大喜,立即扬着嗓子大喊道:“安小姐回来了。”

  安晓怪异地看了米莎眼,走进去却看见整个大厅站了不少人,丰臣脸冰冷地坐在上方,旁是脸委屈的荀策和脸漠然的韩熠。

  韩熠漠然地看了眼安晓,随即便继续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

  安晓其实很早就感觉到了韩熠对自己的不待见,虽然他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说她的不是,也没有刻意的为难,但是安晓却感觉得到韩熠对她的敌视。

  虽然对这样的敌视,有时候她真的是莫名其妙。

  从韩熠身上移开,安晓不由看向安静坐在前方的男人:“你们都在等我?”

  看见安晓,荀策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晓晓,你总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就再也见不到我了2”

  安晓下意识地看向旁的丰臣,果然对方脸色不太好。

  “果果今天下午让我陪她去逛街了。”她挽过他的手臂,带了些撒娇的味道。

  这对男人而言果然是很受用的额,原本还黑沉的脸此刻倒是缓和了很多,他叹了口气,看着她,道:“晓晓,我的世界不样,阴谋和杀戮并存,稍有不慎就是死无葬身之地,我不想你因为我而受到伤害。”

  原来他是在担心她!

  心底涌起股暖流,她看着他点了点头:“恩,保证以后绝不再犯。”

  “累了吧,早些休息吧!”他关心地看着她略有些疲惫的脸。

  安晓点了点头,正要上楼,丰臣这时突然唤住了她:“明晚有个晚宴,明天你放学了我去接你。”

  “好!”点了点头,她颇有些激动地跑上了楼,他要将她正式介绍给他的人,想着心里就是阵激动,这夜恐怕是难眠了。

  韩熠漠然地瞧着他们之间的互动,双眸子越发暗沉。

  他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老大走向绝路的!

  第三十六章偷走了指环

  ?

  翌日放学,安晓便急着回别墅,由于荀策被临时派了任务,所以来接安晓的便是别墅里的专用司机。

  因着安晓的要求,平时荀策都会将车停在学校五十米外的转角处,这次司机来之前已经被嘱咐过了,所以安晓在老地方找到了来接她的司机。

  正要上车,却正好遇到安如梦,她似乎有意在等她。

  “我欠你顿饭。”她扬了扬眉,说明来意。

  “大家都是同学,互相帮助本来就是应该的,你不用这么放在心上。”

  “我不喜欢欠别人的。”撩了撩烫染的非常精美的大波浪,安如梦道,“你想吃什么?”

  她似乎是没有放弃的打算了,安晓只觉得个头两个大,转头对司机吩咐了两句,随即便随便指了旁的家咖啡厅道:“现在还不饿,就喝杯咖啡吧!”

  安如梦不置可否,转身率先走在前面,安晓愣了愣随即也跟了进去。

  咖啡厅里面放着优雅的钢琴曲,环境布置的很是清幽,周围坐了很多的小情侣。

  随便点了杯咖啡,安晓显得很是心不在焉。

  “看来你真的很忙。”安如梦瞧着她,突然出声。

  安晓愣了愣,这才察觉自己的失神,歉意地笑:“不好意思。”

  “罢了。”安如梦放下手中的咖啡,优雅起身,“既然恩情已经还了,那我就不强人所难了。”

  安晓微微有些尴尬,但是她早已经归心似箭,便也不再说话。

  两人正要离开,个路过的服务员却突然走了过来,不小心和安如梦撞在了起,深褐色的咖啡全洒在了安如梦雪白的裙子上,顿时就在胸口那个尴尬的位置落下了滩难看的污渍1

  “对不起,对不起”服务员似乎也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就撞到人了,个劲地说着对不起。

  “没事吧?”安晓也是吓了跳,忍不住关心地问道。

  安如梦眼底闪过抹锐光,片刻脸无奈地摊了摊手:“我会儿还有个很重要的约会,时间很紧张,不知道可不可以借你的地方让我清理下我的衣服?”

  安晓有些为难,因为别墅毕竟不是她的,这样随便带人进去似乎也是不好的,可是如果拒绝会更不好吧。

  犹豫了半响,安晓点了点头。反正今天下午丰臣他们都不在,只是次应该发现不了什么的。

  她如是想着,便让安如梦和她起去了别墅。

  到别墅,别墅里早已经有大堆的设计师和造型师等在了那里,待安晓下车就立即窝蜂地拥了过来。

  安晓被带走了,就只剩下安如梦人。

  她瞧着豪华霸气的别墅,眼底的嫉恨越来越深,随便找了个下人找了个借口得知了安晓的卧室,她便趁着众人都注意安晓的时候趁机潜了进去。

  安晓的房间很简单,而且她有个习惯,不管什么东西都喜欢放在最近的地方,毫无意外地,安如梦很快找到了个紫檀木的盒子,盒子里面赫然躺着只沉绿的指环。

  安如梦拿起那枚指环,冰凉的触感似乎又打开了尘封的那扇记忆大门。

  “这是妈妈留给我的,我外公见到了就知道我是妈妈的女儿了。”

  “外公”收起回忆,安如梦冷冷地看向门外,“安晓,从今天开始,你所有的东西我都要抢过来2”握着盒子的手越收越紧。

  是的,她此番就是刻意接近安晓的,包括那次小巷差点被人侵犯都是她设计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