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第四十七章最后天

  ?

  “我们去小吃街吧,最近又出了不少新的菜品,可好吃了。”

  “是吗?那我们快点去。”

  几个玩闹的学生交谈着匆匆从旁走过。

  安晓望着他们的眼神不由有些艳羡,曾经她也是在这样的群孩子里面的,放学了总会去后面的小吃街海吃顿,可是转眼年却早已经沧海桑田。

  “你想去?”旁丰臣突然问道。

  她蠕动着嘴唇,半响却道:“我们回去吧!”像丰臣这样高高在上的人怎么可能会去那样的地方,虽然心底确实是想去的,可是想了想还是作罢。

  丰臣看着她,肯定道:“你想去。”

  她抬眸看着他,惊讶于他能语击破她的心事,却也不解他为何在这样的小事上如此固执。

  “那个地方不适合你,你不会喜欢的。”她皱眉看着他,试图劝解。

  可是他并不退缩:“没有去过怎么知道不适合。”

  有关于她的点滴他都不想错过,都贪心地想要踏足,他私心地想着那样或许她就能更难离开他分。

  抿了抿唇,知道说不动他,无奈之下她只能带他去了平时最常去的那条小吃街。

  小吃街不算长,全是些从外地来的叫卖小贩,顾客也多半是附近的学生,条街放眼望去全是花花绿绿的招牌,四处飘香的各类小吃,简直包罗万象。

  平生第次来这样的地方,他还是显得万般不适,时不时打闹的小孩儿跑过不小心撞到他都会让他蹙起很深的眉头。

  安晓把切都看在眼底,虽然表面没什么,心底却阵幸灾乐祸1活该你要来。

  熟练地找到了个小吃摊,安晓叫了两瓶啤酒,外加大堆的烧烤吃的不亦乐乎。

  丰臣不喜吃辣,只能皱眉看着安晓口啤酒口烧烤毫无形象的大吃。时不时将烤串的竹签抽出,给她布菜。

  他完全成了她的仆人。

  布满柔情的眸光简直羡煞了周围围观的不少女人。

  安晓酒量本就不好,但是却又喜欢烧烤的时候喝点,几杯下肚已经有些恍恍惚惚,她手拿着根竹签指着对面的丰臣,嘻嘻笑道:“咦,你怎么变成两个了?”

  她晃了晃头,又不满地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老在我面前晃?”

  说着,她脸不满地把捧住丰臣的脸,突然凑近自己,两人的距离瞬间拉近,近到近乎能感觉到对方的鼻息。

  “你长得真好看。”打了个酒嗝,她嘻嘻笑道:“对不起啊,咯不好意思。”

  至始至终丰臣都温柔而眷恋地看着她,心底掀起抹柔和的涟漪,酒醉后的她原来这般可爱,红彤彤的小脸蛋,迷醉的瞳眸像是洒下的地碎光,带着孩子般的纯真。

  “你醉了。”他抬手轻轻挽住她,语气温和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我没醉。”她不满地推开他的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可是还没站稳整个人就不由自主地往后跌去,幸得被他及时拦腰抱住。

  他叹了口气,直接将拦腰抱起,在众艳羡和惊呼声中走了出去。

  他没有带她直接回去,而是去了处河堤边,杨柳依依,不少小情侣在其间缠绵悱恻共诉情话2

  而他则抱着她动不动坐在那里两个小时。

  手臂从酸痛到发麻再到最后的毫无知觉,从始自终他都保持着同个姿势。

  “唔。”声轻吟,安晓眯了眯眼,眼前的景象让她好半响才反应过来。

  怀里突然失去的温度,让他阵怅然若失。

  “你醒了。”

  “恩。”她低垂着头暗自懊恼着自己,面低低应着。

  肩头突然传来的热度让她不由愣,垂眸看去却是他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了她的肩上。

  似乎看出了她眼中的疑惑,他低笑道:“风大,小心着凉。”

  他时之间她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微微侧头看向不远处的风景。

  远处火红的夕阳已经挂在天际,掩映在高楼大厦之间,散放着最后的热度。

  明天就是最后天了。想到此她的心底就不由紧,即期待也害怕。

  “哥哥,卖朵花送给你女朋友吧!”个梳着两条小辫子的小姑娘年约十二岁,挎着个花篮走了过来。

  丰臣没有说话,却是下意识地看向了安晓。

  “哥哥,姐姐这么漂亮,你就买朵花送给她吧,而且如果你将整篮子的花都买下的话还有特别礼物喔!”

  “什么礼物?”丰臣看向她。

  小姑娘倒也不怕他,嘻嘻笑道:“这是个秘密3”

  丰臣不再说话,却是看向旁的安晓:“你喜欢吗?”

  她知道他是在征求她的意见,可是她如果接受了就承认了是他的女朋友,正要拒绝,抬眸却看见小姑娘脸可怜巴巴的模样。

  小姑娘身上的衣服虽然整洁,却可以看得出来已经很多年了,这么小的孩子就出来挣钱,想来也是不容易的吧。

  想着,到口的拒绝就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喜欢。”低垂着头,她不敢看他,闷着声音到。

  小姑娘声欢呼,立即将整个篮子递了过来:“漂亮姐姐,谢谢你肯买我的花,这是我送给你们的特别礼物。”说着,她从篮子底下拿出了个漂亮的小纸盒子。

  安晓好奇地看过去,却是两枚戒指。

  “这是我奶奶做的,这对戒指有个很美的名字叫做永恒,象征永远的爱情。送给哥哥姐姐,希望你们的爱情也能像这对戒指样永恒。”小姑娘笑着将戒指取了出来,枚给安晓戴上,枚给丰臣戴上后嘻嘻笑道:“哥哥姐姐真是世上最美的人。”

  安晓尴尬地看着手指间的戒指,戒指材质也许和地摊上的差不多,但是却胜在造型独特,而且仿佛是量身定做的般,竟是和她手指刚刚好,想着她抬眸忍不住看向丰臣,却见他手上也戴了那枚戒指。

  她以为像他这样的人是不会戴这样廉价的戒指的。

  不过两个人戴着同款戒指总是觉得有些怪异的,尤其还是现在这样的尴尬处境。

  待小姑娘走后,安晓便准备将戒指拿下来,可是手还没有碰到半路就被双大手截住:“只有最后天了。”

  他话里甚至带来祈求:“就当是给我的个梦。”

  没想到曾经叱咤市的丰臣也有如今委曲求全的天。

  时间心底百味陈杂,但是她却是再也没有将那枚戒指取下来。

  最后天了,明天迎来的会是怎样的天呢?

  第四十八章宁愿死也不愿留下

  ?

  整夜,他摩挲着手指上的戒指,就那样站在窗前整夜,直到翌日第缕晨光照向大地。

  可是苦苦等了夜的结果竟然是这样。

  “有人先我们步将证据全部收集走了,唯可以证明的几个目击者也因为那场大火移民国外去了,想要找到恐怕还需要些时间。”三天的不眠不休,荀策身狼狈,眼袋黑肿的厉害,连向收拾整洁的脸也看到了颚下那圈的青黑。

  “你去休息吧。”闭了闭眼,他不再说话。

  荀策欲言又止,犹豫了片刻却还是走了出去。

  走出门外就看到外面候着的韩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因为齐震的到来,丰臣担心事变便让韩熠紧密监视齐震的举动,这样要紧的时刻他怎么会回来?

  韩熠没有回答他,担心地看了百万\小!说房的方向:“老大怎么样?”

  “平静。”静默了片刻,荀策又补充道:“平静的吓人。”

  虽然在他的记忆里老大向来遇事冷静,可是这次不样,更像是种孤注掷的决绝。

  “我总有种不安的感觉。”荀策微微蹙眉。

  “好了,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快去休息吧!”

  荀策摇了摇头,便转身朝房间走去,他确实需要好好睡觉了。

  这边,安晓坐在房间里,指针的声音声声清晰地响在耳边,心也跟着点点揪了起来。

  随着开门声响起,待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时,她却莫名地冷静了下来1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她看着他,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冷漠。

  心底阵抽痛,醉酒的她欢笑的她仿佛已经成为梦境,瞬间残忍地破碎在他的面前,支离破碎。

  “狼生性残忍,但是生却只认定个伴侣。”他突然看向她,“旦认定,便绝对不会放手。”

  心底莫名有些恐慌起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所以你的意思是没有找到所谓的凶手?”她忍不住阵苦笑,心底却瞬间陷入万丈深渊。

  人果然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这句话果真是没错的,此刻她疼的仿佛快要窒息了,即便是那次冲动地跑过来质问他也没有现在的这般心痛,那是种绝望的痛。

  “你的妈妈和奶奶的确不是我做的。”他只能苍白而无力的辩解着。

  “那你敢发誓你没有做点伤害我家人的事?”

  他微微愣,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你不敢发誓。”她苦笑出声,“事到如今,丰臣你难道还要留住我?”

  他不敢发誓,并不是他伤害了她的妈妈和何奶奶,而是因为安国生。虽然安晓的妈妈和奶奶并不是他所做的,但是安国生却是实实在在被他逼死的。

  这点他无力辩解,也不能辩解,他做不到对她撒谎,却更不敢坦诚相待,因为他相信旦她知道真相,他和她或许更加不可能了。

  可是如今这个时刻,不论他选择说还不是不说,结果却只有个。

  见他不言,安晓抿了抿唇,侧过他直接朝门外走去2

  可是还未侧过他,就被他有力的大手拦住的去路。

  她冷笑着看向他:“我承诺了给你三天时间,也希望你能遵守你的承诺。”

  他眉峰皱的死紧,却固执地不肯放手,因为他清楚这放手便再也挽回不了了。

  “晓晓”他痛苦地看向她,“已经发生的事我无力挽回,但请你能不能再给我次机会。”

  给你机会,谁又会给我机会呢?她悲凉地想着,半响看向他,带着拒人千里的冷漠:“丰先生,我们承诺的时间已经过了,我想你是不是应该让我走了。”

  “这里就是你的家。”他固执地抓住她,眼眸微敛就是不肯松手。

  “丰臣,难道你竟想说话不算话吗?”她挣扎了几下已然现了几丝恼意。

  他手中用力,不顾她的挣扎将她搂在怀里,“晓晓,我不会让你走的。”无论如何。

  安晓没想到丰臣竟然会这般无赖加固执,挣扎了半响却始终挣不开他,直到米莎匆匆忙忙跑进来:“主人,别墅来了好多警察。”

  警察?安晓还没有反应过来,唐果果已经不顾荀策的阻拦直接冲到了门边:“丰臣,你放开晓晓。”

  “果果?”安晓脸的惊讶,“你怎么来了?”

  唐果果脸嫌弃地推开了旁阻拦的荀策,蹬向丰臣,“我要是不来,指不定你还不得被他吞的干二净。”

  “小祖宗,你悠着点儿。”正在这时,门外又想起道声音。

  安晓蹙眉看去,却是个年到中年的发福男人,身警服,看起来挺和蔼可亲的,却并不认识3

  “爸,我要是再慢点儿,安晓就被人吃干抹净了。”果果对着身后的男人道。

  吃干抹净!!安晓颇有些尴尬。

  发福的男人宠溺而夃地看了眼果果,在看到荀策放在果果手臂上的手时立即护犊子地把挥开,顿时惹得荀策阵呲牙咧嘴:“你干什么?”

  “谁让你碰我家宝贝儿了?”

  早就听果果说起过她的爸爸是出了名的护犊子,如今见果然名不虚传。

  男人瞪了他眼,在看向丰臣时却不由带了丝恭敬:“丰先生。”

  丰臣淡淡瞄了他眼:“唐局长亲临寒舍不知所为何事。”

  男人颇有些尴尬地笑道:“我接到报案,说有个姑娘在这附近始终了,这不带人来看看吗?”

  丰臣不怒反笑:“唐局长果然亲力亲为,这等小事居然也劳你亲自出马了。”

  “呵呵呵。”唐局长干笑着,随即不满地蹬向旁的果果,半响这才堆满笑道:“人老了就是得多动不然就真老了,今儿的事看来只是场误会,我这边就不打扰丰先生了。”

  “什么误会?”唐果果不满地站了出来:“事实摆在眼前,他不顾安晓的意愿强行将安晓留下这难道不算犯罪?”

  唐局长瞬间真恨不得巴掌扇时唐果果,却到底是疼在心尖上的,只能干笑着看向安晓:“小姑娘,你是自愿呆在这里的吗?”

  她明显感觉到了握住自己的那只大手在缩紧,可是

  “我想回家了。”

  “安晓。”他在她耳边低声警告。

  她仿若没有听见,伸手拂开他的手径自走到了唐果果的身边。

  “丰臣,今天这样的局面全是你造成的,你怨不得任何人,放我走于你于我都是件好事。”

  “好事?”他突然大笑出声,片刻猛地从身上拿出了把黑漆漆的手枪,那把枪她见过,第次见面的时候他给的就正好是这把枪。

  “今天谁也不能从这里带走人。”随着他的动作,别墅里赶上来的手下以及唐局长带来的人双方之间纷纷举枪对恃,场面瞬间剑拔弩张。

  “你是要逼死我么?”不知何时安晓已经拿了把锋利的小刀对准了自己的颈项上的动脉,因为用力已经看到蜿蜒流下的血迹染红了她身上雪白的衣领。

  握住手枪的手瞬间无力,他痛苦地看着她:“你宁愿死也不愿留下了是不是?”

  他没想到她竟然决绝自此,竟是藏了小刀,那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如果自己不放过她就选择死?

  这样的事实,让他心底阵凄凉,宁愿死也不愿留在他身边。

  呵,安晓原来你才是最残忍的那个!

  第四十九章小东西,好久不见

  ?

  她咬着牙不语,眸光却倔强地看着他。

  他大笑出声,姿态狼狈:“宁愿死也不愿留下安晓,你到底有没有心?”

  “从开始,你就不该救我。”仿佛是觉得看他眼都没有必要了,她对旁的果果道,“我们走吧!”

  丰臣悲痛地看着她决然的离开,身子颤竟是猛地倒了下来。

  “老大。”荀策大惊失色,慌忙迎上去。

  “安晓,纵然再多的不对,可是老大是真心爱你的。”荀策看着安晓,不敢相信自己认识的安晓竟然这般狠绝。

  没有丝停留,她转身决绝地离开。

  果果顿了顿,有些不忍地看了看旁的丰臣,随即也跟着走了出去。

  路上安晓没有说过句话,果果也不敢贸然开口。

  因为无处可去,安晓便去了果果家,果果早就让家里的佣人收拾了间客房出来。

  “晓晓,你以后就住这里。”

  安晓莞尔笑,道:“谢谢,我今天有些累了,我想先休息了。”

  果果笑道:“那你好好休息,我让下人给你煮点东西。”

  安晓没有说话,感激笑随即便进了房间。

  果果兴冲冲地端了碗粥上来,正准备敲房门,可是却听到了里面隐隐传来了隐忍的抽泣声。

  开始看到安晓副平静的样子,她还以为安晓真的走出来了,可是如今才发现不是走出来了,而是直就在死胡同里1

  低眉看了看手里的粥,叹了口气,只能转身走开。

  翌日,天微亮,果果大早起来准备安晓,却见安晓早已经围着家里的围裙正在做早饭,见到她还笑容满满地道:“大小姐,你终于醒了,快洗手吃饭吧!”

  果果愣了愣,片刻痞痞地笑道:“哟,安小媳妇儿什么时候也会洗手作羹汤了?”

  没好气地瞪了她眼,安晓无奈地摊摊手:“人在屋檐下,免得以后唐大小姐嫌弃我只吃不做。”

  果果哼了声:“若要爷不嫌弃,安小媳妇儿以后可得对爷好些。”

  “是是是。”安晓连连作揖,“绝对祖宗样地供起来。”

  大笑过后,果果突然问道:“对了,说真的,你以后怎么安排?”

  “我才十七岁,终归是要读书的,我决定以后边打工边上学,这也算是早早地在社会上历练了。”安晓笑道。

  “打工吗?那本大爷就屈尊降贵陪你好了,这几天学校旁边有个新开了咖啡馆,正好招人,离学校也近,咱们放学了吧!”

  “也好,咖啡馆环境不错,离学校也近,也算方便。”安晓点点头。

  因为前段时间丰臣给安晓请了长假,去学校办理复学时花了好长段时间,待切弄好也差不多到放学的时间了,索性安晓便直接在学校门口等着果果放学。

  百无聊赖地踢着脚边的石子,愣神间却听见似乎有人在唤她,抬眸看去却是安如梦。

  今天的安如梦仿佛就像个高高在上的公主,身后还有两个毕恭毕敬的保镖。

  “安晓,听说你休长假了,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2”

  果果快要放学了,知道果果不喜欢安如梦,安晓虽对她算不上反感却也不想太过纠缠。

  “我今天来办理复学手续的。”

  “真巧,我今天也是来办理转学手续的,往后我们可是同学了呢。”安如梦突然笑道。

  转学?安晓有些惊讶,安如梦前段时间才转出去,怎么现在又转回来了?

  “是吗,真巧。”安晓颇有些尴尬地笑道。

  “我外公还等着我,就先不和你说了。”安如梦优雅笑,随即便带着两个黑衣保镖浩浩荡荡离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