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管他,可是脚刚踏入门外,她的身体却已经先步意识夺过了迈特的医药箱。

  “为什么要回来?”看着突然回头的安晓,丰臣把抓住她的手腕固执而紧张地问着。

  安晓咬牙,不发言。

  “你现在走还有机会。”他看着她,“机会只有次,如果你不走就永远也走不了了。”

  她依旧看着他,心底明明说着要走的,可是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完全不由她。

  原本走到门口的迈特坚持,眼底喜,急急走过来,“安小姐,丰先生受的是枪伤,需要先把子弹取出来。”

  自己真是白痴!安晓懊恼地咬了咬下唇,如果她会儿股脑给丰臣包扎好估计丰臣非死不可吧,而且照他的架势肯定不会提醒她的。

  迈特接过了医药箱开始处理丰臣的伤口,而丰臣也并没有像之前那般抗拒,安晓心底微松,正要离开,手腕却被丰臣死死拉住:“陪着我。”

  微微皱眉,她刚要挣扎却有听他道:“你走了,我也没有必要治疗了。”

  迈特手下的动作不由僵,脸祈求地看向旁的安晓。

  无奈之下,安晓只能守在边。

  第五十二章不要拿我对你的在乎威胁我

  ?

  当迈特将他肩部伤的衣服剪开露出里面的伤口时安晓不禁倒抽口凉气。

  因为长时间没有处理,那里的伤口已经开始溃烂了,除了要将子弹取出来还得将里面的腐肉去尽,可是丰臣却固执地就是不肯用麻药。

  安晓不理解,明明就在他自己的家里,他也如此警惕吗?

  丰臣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低笑道:“像我们这种生活在刀尖上的人,不管何时何地都必须保持绝对的清醒。”

  她看着他不语,心底却忍不住嘀咕着:既然活得这么累,为何不换种生活呢?

  这刻她想的很简单,而很久以后她终于明白有些东西旦踏入即便是搭上性命也很难全身而退。

  处理伤口的过程复杂而索味,胆颤心惊了两天,安晓实在困极就靠着床边睡着了。

  将近半夜的时候,迈特终于结束了这场漫长的手术,见到旁睡着的安晓正要出声唤她,却被丰臣制止。

  耸了耸肩,迈特只能收拾好自己的器具,临走之前还不忘打趣丰臣:“在丰先生身边这么久,我还是第次见到丰先生如此在乎个女孩儿。”

  丰臣不语,沉黑的眸子静静落在安晓的身上,里面翻涌的情愫仿佛能将人溺毙。

  其实他也从未想过自己有天竟会被个女人如此左右,简直不能自我!

  暗自叹了口气,他用另只没有受伤的手臂轻轻拦住安晓的腰轻巧地将她把捞起小心地放在床上。

  也许真的是累极了,至始至终安晓都没有向来,挨着床铺舒服的婴宁声便又沉沉睡去。

  而就是那声婴宁却也让他忍不住提起了整颗心1

  见她并没有醒,他这才松了口气,固执地将自己没有受伤的手臂放到她的头下,开始安晓还不习惯,左右挣扎了好长段时间,因为丰臣将枕头扔在了床下,她浑浑噩噩摸索了几下找不到枕头这才勉强枕着他的手臂。

  丰臣见她撅着嘴不甘不愿地枕着自己的手臂,心底竟是有种恶作剧得逞的得意。

  他仿佛是在膜拜件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轻柔的仿佛羽毛般的轻吻点点沿着她的眉眼最后落在她晶莹润泽的嘴唇上。

  辗转反侧,竟像是着了魔,若不是她声不满的婴宁,他几乎不能控制自己。

  安晓的睡品并不怎么好,也不知是不习惯枕着手臂睡觉还是什么,整夜她非常不安分,而丰臣也在其间尝尽苦果。

  自己最爱的人就躺在身边,作为个正常的男人都不可能没有想法,可是对丰臣而言却只能看不能吃,只能看着自己下身支起的帐篷无奈。

  夜很快过去,随着天边第缕晨光照向大地,安晓也悠然醒来。

  醒来就正好对上张放大的俊颜,愣了好半响,她才发现这切并不是梦,昨天她果真鬼使神差地来了丰臣的别墅,并留了下来,如今甚至还同床共枕。

  懊恼,后悔,自责,苦涩,各种各样的情绪瞬间席卷而来,她几乎被逼得无法呼吸。

  就当是放纵次吧!她如此安慰着自己,闭了闭眼小心地将丰臣圈在腰上的手拿开,她准备悄然离去。

  可是原本就浅眠的丰臣却立即被她惊醒。

  “你要去哪儿?”他的声音中还透着刚刚睡醒的喑哑,性感而磁性2

  “我该回去了。”她不敢看他,准备掀开身上的被子,却被他把抓住手腕。

  “昨晚我给过你机会,是你不要的。”他变得惊恐起来,生怕松手她就会没心没肺地跑掉。

  “昨晚你就当我在发疯吧!”她抿了抿嘴,想要推开他的大手,可是他抓的死紧,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无法甩开。

  她不禁有些恼了:“丰臣,你能不能不要这个样子?”

  “这句话该我问你吧!”他苦笑,“明明走了却还要来,给了希望却又瞬间将人推入绝望,你觉得这样逗我很好玩吗?”

  “我没有逗你。”她突然变得平静起来。

  “可是你现在在狠狠地伤我。”他看着她,眼底涌起的是满满的伤痛。

  深吸了口气,她转眸看着他平静道:“我承认我放不下你,所以听到荀策说你受了伤就忍不住犯贱地跑来看你,可是丰臣,你不该拿我对你仅存的在乎要挟我,如果你觉得我对你的这点在乎让你很有压力,那么我保证从今以后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但是今天我必须走。”

  担心他所以忍不住跑来看她,可是他和她之间横跨的是血海深仇,虽然谈不上是敌人,但是却也永远不可能是朋友更甚至恋人。

  听到她亲口承认她还在乎他,他的心底比什么都甜,可是听到她刻意贬低自己,心底却仿佛再被利刃划割。

  他告诉自己千万不能急,定不能急,他得慢慢来。

  他扬起了个自认为温和的笑容:“晓晓,你不要生气,我从今以后都不会逼你。”对,他不逼她,因为他决定要转换下战略。

  安晓颇有些意外地看了他眼,顿了顿,到底什么也没问径自走了出去3

  丰臣看着空落落的手好阵出神,半响才打内线让米莎准备饭菜,因为他决定要好好养伤,这样他才可以去实施他的计划。

  个漫长的追妻计划。

  路出来相当顺利,安晓颇有些惊讶,却也乐的如此。

  刚走出去就接到了果果夺命连环催:“安晓晓,你跑哪儿去了,你居然敢彻夜不归!”

  安晓不知道怎么说,只能苦笑着打哈哈。

  不过果果似乎也像是猜到了什么,冷哼了声倒也没有说什么,只哼哼道:“你丫的再不回来,就等着被扣工资吧!”

  听到扣工资,安晓整个人都不好了,准备打车回去,却因为是荒郊野外的,根本打不了车,走了好段也不见辆车可打。

  见路上私家车来往的倒是不少,想着前段时间果果给自己下的个最近正火的打车软件,便忍不住翻了出来,真是老天眷顾,她竟然真的预约到了辆车。

  在路边找了块还算干净的石头,她边坐着,边时不时看看手机,正焦急间,辆黑色的房车突然停在了面前。

  第五十三章你很像我位故人

  ?

  她抬眸看了看,这车真的很豪华,不过打车软件上有时候约到豪车倒也不稀奇,所以她也没放在心上,还以为是自己预约的车主,便兴冲冲地跑过去对司机问道:“你就是那个司机?”

  司机大叔是个和蔼可亲的大叔,约莫五十出头的样子,听安晓这么说竟是莫名地愣了愣,半响才苦笑道:“小姐是去城里吗?”

  安晓想当然就把他当成了自己预约的司机,想也不想直接拉开了后车门坐了进去,“对,去市第高中。”

  待坐定,她这才发现车里不太对,愣了愣,她下意识地转眸却见车后面竟然有人,而且是个温润如玉的美男子。

  “额?”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傻呵呵地朝着对方笑道,“你也是打车的?”

  苏恒愣愣瞧着她,整个人僵硬在座位上。

  这人真奇怪,安晓纳闷,正要准备睡会儿,正在这时手机却响了。

  “喂,您好?”

  “小姐啊,你到底在哪儿,我这前前后后逗了好几圈了,怎么连影子都没瞧见啊,你莫不是在耍我吧!”手机里的人声音很是不耐烦了。

  “额”安晓下意识看了看旁边的人,握着手机手开始冒冷汗,半响才结结巴巴道:“你是你是那个司机?”

  “对啊,之前我们不是有联系的吗?你现在到底在哪儿啊,我在你说的地址找了半天了个影子也没有瞧见。”

  安晓快哭了,哭丧着脸给司机连连道歉,那司机这才作罢。

  可是那边是应付了,这边该怎么办呢?早知道刚才上车之前就该打下电话试下的,都怪自己太冲动了。

  “那个”迟疑了半响,安晓对着前面的司机问道:“对不起啊,我好像上错车了1”

  司机没有回话,却是小心翼翼地看向身后的白衣男子。

  很明显正主在后面呢。响起自己刚上车问的话安晓真恨不得口盐汽水喷死自己。

  顿了顿,安晓脸尴尬地看向旁的苏恒:“那个先生,对不起,我好像坐错车了。”

  “你叫什么名字?”苏恒并没有理会她的问题,突然把抓住她的手。

  “你我”安晓皱眉,颗心也不由悬了起来,难不成她这是上了黑车了?可是现在的坏人都长得这么漂亮的吗?

  似乎也觉察道自己的失态吓到了她,松开了她的手,缓了半响苏恒这才开口,“你放心,我没有恶意,只是觉得你很像我位故人。”

  他的故人?安晓皱眉打量了对方半天,见他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之后才道:“我叫安晓。”

  “安晓。”苏恒呢喃着,仿佛这个名字早已经在心底呼唤了很多次。

  这个人似乎有些奇怪。

  正愣神间,却又见他突然朝着自己笑了,那笑仿佛初春盛放的迎春花,当真是美极了。

  “我叫你晓晓可以吗?”

  安晓恍惚觉得,好像很久以前也有人这样叫过她。

  “额可以。”其实安晓并不喜欢陌生的人叫她小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男人叫着却让她并不觉得不舒服。

  “唉,对了,你说我长得像你的故人,是你的妹妹吗?”安晓突然有些好奇,瞧他刚才紧张的样子,他口中的那位故人想来定是他很重要的人吧!

  “不2”他的眸光突然变得深远,声音却异常坚定:“她是我最重要的人。”

  “你的爱人?”她试探着问道。

  “对。”他朝着她展颜笑,“这生唯会爱的人。”

  安晓不由感叹:“你这么爱她,她定很幸福。”不像她和丰臣相爱却不能在起。

  “其实她不知道。”他眼眸微微黯,语带苦涩。

  “啊?”难道是单相思?可是这么美好的男人会有人会拒绝吗?安晓觉得有些不相信,“你那么好,她定会喜欢你的。”

  “是吗?”他突然很是愉悦地笑了起来,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道:“那如果是你,你会喜欢吗?”

  “当然了。”她嘻嘻笑道,想着果果那次教训自己的,便道,“喜欢个人就定要告诉她,我也不是说你这样的单相思不对,只是有些事如果不说出来,旦错过了就会后悔生的。”

  苏恒眸光微黯,良久却略显怅然地道:“那时候她还小,原本是想等她大些的,可是后来她走了,我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她也就没机会说了。”

  想不到他的单相思居然这么曲折,安晓不禁被他的情深动容:“那你找到她了吗?”

  “找到了。”他看着安晓笑的别有深意,时隔十年他终于找到了,只是却是相逢不相识。

  “是吗?”安晓笑道,“那你更得抓紧时间去表白。”

  苏恒瞧着她,但笑不语。

  两人路聊着,安晓也终于得知原来他叫苏恒3

  临别时,苏恒对她说:“和你聊天很高兴,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找你聊聊呢?”

  安晓笑道:“当然可以啊,不过今天还是谢谢你,毕竟你没有直接把我赶下去。”她吐了吐舌,脸娇俏。

  苏恒看迷了眼,半响才笑道:“你既然这么感激我,那改天请我吃饭吧!”

  “好啊!”安晓爽快地答应了,随即朝苏恒挥了挥手这才急匆匆朝着咖啡馆走去。

  苏恒定定地瞧了眼那家咖啡馆,半响对前面的司机吩咐道:“我要她从小到大所有的资料。”

  司机诚惶诚恐地应了声,片刻却颇有些好奇,自己主人何时竟这般在乎个人了,尤其还是个女孩儿。

  他还犹记得刚才经过那个路口的时候,主人那惊慌失措仿佛掉魂的模样,而且路上主人也是表现非常异常,主子虽然看着温润如玉,可是知道的人都知道主子心是冷的,可是这样对着个女孩儿毫不顾忌的说笑却是头回。

  这边安晓匆匆跑到咖啡馆,进去就见果果早已经双手环胸候在了那里。

  心里哀嚎了声,她笑意盈盈地迎了上去,主动给果果揉肩示好:“唐大小姐门口亲迎,小女子三生有幸,感激涕零。”

  ‘哼’果果鼻孔里冷哼了声,半响不满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还知道回来啊!”

  安晓立即哀嚎:“大小姐,我有错我悔过。”

  果果没好气地拍了她下,半响却噗嗤声笑了出来,半响才道:“晓晓,不管怎样,你幸福就好。”

  果然还是果果最懂她,把将果果包子啊怀里,安晓竟觉得眼眶有些微热。

  “你们这是在上演姐妹情深吗?”傅文博正好从门外走来,声米白色休闲风衣,看起来俊逸修长。

  果果的脸色微微变,安晓怪异地看着果果脸上冒出的两朵红晕,心底不由个咯噔。

  她和傅文博

  下班之后,安晓到底还是讲心底的疑惑问了出来:“果果,你对傅文博”

  “果然还是瞒不住你的眼睛。”果果苦笑,“我们在交往了。”

  天哪,安晓表示接受不了了,半响才郁闷道:“这么快?”

  果果眼眸微黯,“他很像严枫。”

  这样的回答却让安晓阵心沉:“果果你有没有想过,你到底喜欢的是傅文博还是像严枫的傅文博?”

  “有区别吗?”果果苦笑道,“也许你并不知道,傅文博和严枫真的很像,有的时候我甚是觉得他们就是同个人,所以不管是傅文博还是严枫他们对于我其实就是个人。”

  “可是”安晓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果果打断道:“好了,你就不要再操心我了,还是好好想想你吧!”

  叹了口气,安晓便也不再说什么了,果果说的对,现在的她还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第五十四章所谓白衣帅哥

  ?

  所谓人得道鸡犬升天,自从果果与傅文博走在起之后,安晓的地位也得到了质的提升。

  咖啡馆里的老前辈们纷纷开始对她热络起来,有时候甚至还带了些谄媚。

  虽然并不太喜欢那些人带着目的的接近,但是也总是好过刚来的时候被大家各种排挤的情况了。

  这天果果和傅文博约会去了,安晓临时授命下课就不得不火急火燎地赶去咖啡馆振场子,傅文博倒也看得起她,放着咖啡馆里的老前辈不用偏要让她却振场子。

  匆匆赶到咖啡馆,却感觉气氛略有些不样。

  忍不住看向旁正在扫地的小蓝,安晓忍不住问道:“今天咖啡馆里发生了什么吗?怎么感觉大家今天怪怪的?”

  小蓝将手中的拖把立,立即八卦地靠了过来,贼兮兮地笑道:“安晓,你可不知道今儿咱们这咖啡馆来了个大帅哥,把咱咖啡馆里的众姐妹的魂儿都给勾走了。”

  有这么夸张?安晓四处望了望,忍不住问道:“哪儿呢?”

  小蓝指了指不远处临窗的个白影,“就是那个白衣帅哥,从早上就来了直就坐在那里,不喝咖啡只喝茶,当时阿豪还以为是来砸场子的呢。”

  皱了皱眉,那个影子怎么这么熟悉呢?

  甩了甩头,安晓转身对小蓝道:“今天老板约会去了,这里暂时我来看着,你让她们别顾着看帅哥了,要是今天业绩不好,可有的咱们吃的了。”

  小蓝吐了吐舌头,“老板倒是好,抱着美人花前月下,还不忘剥削咱们这些苦命人。”

  小蓝是这里最小的,年纪刚满十六,却是这里工作最久的,平时就爱嘻嘻哈哈,大家都拿她当小妹妹1

  “好了。”安晓好笑地点了点她的额头,“那么不满,到时候老板回来了我帮你反映反映啊!”

  小蓝缩了缩脖子,连连摆手:“算了算了,咱还想好好过日子呢。”

  安晓失笑,将书包放到储物柜换好衣服之后也立即上岗,第天上岗却让她遇到了件棘手的事情。

  有个妈妈带着小孩儿来喝咖啡,但是因为孩子的妈妈直在玩儿手机,小孩子没人管就拿着玩具车在咖啡馆里到处玩儿,小蓝在给个客人上咖啡的时候被小孩子撞倒,咖啡就这么洒在了小孩儿身上。孩子妈妈见了不依不饶,要求索赔,那架势很是有副你不处理好,咱就赖上你不走了般。

  安晓不由扶额,没想到第天接受居然就遇上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处理过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