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记载的千年以来,心语者不过寥寥数人。

  而维克多,正是位心语者。

  夏日柔和的晨光向着小镇洒了下来,城堡后院。

  沐着晨光的维克多,正丝不苟的做着套诡异的动作,屈肘,翻腕,蹲起,背身,错手,他的身体以不合人体力学的方式扭曲着,阵轻微的骨骼交错声细密的响起,旷野的夜气还未完全消散,城堡之中还弥散着丝丝寒意,此时小勋爵身上却散发着细微的热气,汗水完全浸透他绣着金边的丝制衬衣,在空气中蒸腾起来,滴滴汗珠从他金色长发滑落下来,滴打在干冷的泥土上,显然这套怪异的动作让他十分辛苦,但他此时脸色看起来依然是十分平常。

  任谁将这系列的动作做了四年,都会慢慢习惯,初时的惊讶也会演变成日后的平常,这就是习惯的可怕力量。

  “没有想到那个木头居然把战神之舞都教给你了。”老魔法师卡撒直在旁站着,直到此时才有些惊讶的说道。

  维克多接过身边美丽侍女艾琳递过来的毛巾,擦着满头的汗水,听到老魔法师的话,微微怔:“战神之舞?”

  “你不知道这作的名字?”

  维克多微微摇着头:“不知道,埃特当时教我的时候也没有说起。”

  “这作我也只是了解个大概,据说是传自千年前纵横大陆的个绝世武者,他所创出的套可以突破人体能力极限的动作,只是这作需要从小修炼,而且修炼过程十分的辛苦,极少有人能够坚持下来,”老卡撒啧啧称奇:“没想到你如此年幼,倒是个硬气性子,坚持下来了,只是你天生不能修炼斗气,可惜了。”

  维克多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从没想过成为某个盖世武者,又或者是某个绝世魔法师,这些都不是他所追求的目标,因此,无法修炼斗气以及魔法天赋上的缺陷倒也没有对他照成什么心理上的影响。

  “好吧,跟我来吧,今天的魔法课程是检验前段时间教给你的数十个级魔法。”

  海妖皇帖吧听到老魔法师冷冰冰的话,维克多的天的好心情又沉到谷底,自从他努力的达到老魔法各种苛刻要求之后,那种变态的惩罚终于不会再降临在他头上,只是这种每隔段时间就会出现的魔法能力检验就成为了维克多的血泪史。

  后院处空地,老魔法师布置出道硕大的魔法元素屏障,屏障之内,就是两个人的演练场地了。

  “太弱了,”老卡撒淡青色魔杖顶端疾驰道风刃,瞬间割裂了飞过来的火球。

  “太慢了,如果这个风刃和火球的衔接能更快点,说不定也能产生点杀伤力。”紧接着道风刃被老魔法师避开。

  “迟缓术这种低级别精神攻击魔法,对于名精神力强大的魔法师所能产生的效果几乎微不足道。”

  “不对。”

  “错了。”

  “慢了。”

  “差了。”

  老魔法师悠然的或阻挡,或闪避,或抵消,让维克多的每个魔法都成为了无用之功。

  过了好会,忙了半天却没有任何效果的小勋爵终于耗尽了所有的魔力,坐在了地上,无力的对着面前的老魔法师嚷道:“老师,差距实在太大了,我怎么可能胜过你。”

  “没志气的小子,”老魔法师怒哼声:“魔法的力量不论大小,魔法的奥秘更是无穷无尽,每个魔法只要用得适当,都会发挥出超越等级的巨大作用,在特定条件下,个级的气雾沼泽甚至能够超越八级魔法的杀伤力,当你在悬崖边面对着群武士的时候,级魔法缓降术比需要极长时间吟诵的八级魔法更有作用。”

  “咦?”维克多直起身子,奇怪的打量着老卡撒:“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老师你居然鼓励我?”

  老卡撒眼睛瞪:“魔法元素构成基本原理风系魔法实战研究这两本书你看完了?还不快滚去背。”

  “可恶的老头,”维克多腹诽几句,站起身子,拍拍上的灰尘,赶紧溜烟的向书房跑去。

  望着维克多灰头土脸的样子,老卡撒不禁微微笑。

  虽然老卡撒表面看起来对于这个魔法学徒是恨之入骨,不过这个多月的接触,老卡撒却为维克多身上所展露出来的魔法天赋而惊讶甚至于折服。

  个能自如与风之精灵产生共鸣,拥有风系元素体质的魔法师,光着点,就足以让这个偏重于风系魔法的八级魔法师艳羡不已。

  而除了在风系魔法的卓越天赋之外,维克多似乎对其他系魔法元素也同样比较敏感,水系,火系,土系,甚至于古怪刁钻的精神系和奥系魔法,维克多同样能自如的使用。

  再加上这个小小年纪的魔法学徒是如此的勤奋,在老卡撒看来,这种特质毫无疑问是个魔法师最为重要和需要的品质。

  因此,原本对于来到这个枯燥的小镇而不太请愿的老魔法师,此时也产生了爱才之心。

  老卡撒几十年的魔法生涯,从未见过个尚未正式晋级魔法师的魔法学徒能够在短短个月时间内,就掌握数十种级魔法。虽然老魔法师表面并没有表露出来,但是维克多在这个月内所展露出来的魔法才华,让他这个堂堂的八级魔法师也感到惊艳。

  但是,正是这么个本该成为魔法史上绝世天才的人物,却仅仅只具备个级魔法师的魔力水准。

  这点,同样让老卡撒惋惜不已。

  清晨的阳光将小勋爵的身影拉的极长,老卡撒看着维克多远去的小小身影,深深叹息声:“真是可惜了。”

  第015章:【收买】

  盛夏的太阳肆无忌惮放射着热量,焦躁不安的知了叫声更是让人心烦意乱。

  维克多端起面前精致的白瓷茶杯,细细品上口加了牛奶的红茶,茶叶是来自遥远的东方,据说这种细密的红色叶子在帝都的价格昂贵无比,巴掌大小袋就值数百金币。不过现在的小勋爵可不担心这个,虽然老卡撒从自己这里拿回了属于他那半,但是自己还剩下那原本属于老恩科的另半。

  二十五万金币,即便是在帝都这也是个庞大的数字。

  侍女艾琳站在小少爷身后,拿着华丽的丝制扇子,轻轻摇着,为小少爷带来丝凉爽。只是她有下没下摇的漫不经心,其实美丽的眸子早已经偷偷的落在长桌对面那个英俊的青年骑士身上,脸上更是似有似无的浮现丝红晕。

  这位三年前来到城堡的侍卫队长直都是她们这些女仆暗地里谈论的对象,英俊潇洒,卓尔不凡的他早已经成为不少女仆梦里幽会了无数次的白马王子。

  这位侍卫队长虽然静静的坐着,眉宇间却不时闪过丝怒色。

  见鬼,这个小鬼到底在搞什么?把我叫到这里快有个钟头了,却句话不说。

  终于,青年骑士轻咳两声:“小少爷,不知道您有什么吩咐。”

  “沉不住气了?”维克多心中微微笑,脸上却是平静的说道:“罗林骑士你直来勤于职守,三年来城堡防务也是多亏了你。”

  话音顿,维克多却伸出手,凭空挥,空气中瞬间凝结块细小的冰块,冰块缓缓落入罗林骑士面前的白瓷茶杯。

  “罗林骑士直没有端起茶杯,难道是觉得红茶太烫,现在加了冰,骑士再尝尝。”

  罗林脸上微微变,面前这位小勋爵的手段他早了解的清二楚,数月前达特骑士因为和帝都那位美丽夫人的勾结而死的凄凉,这也让他心中早就隐隐不安,自己作为侍卫队长的这三年,为了回到帝都,何曾没有与那位夫人暗中来往,难道

  罗林骑士深深看着面前的小勋爵,桌底的双手紧握成拳,过了好会,他才毅然举起手中茶杯,饮而尽。

  维克多看着面前的年轻骑士,眼中的戏虐闪而过,他飞快的念道:“罗林,帝国四级骑士,出身平民,十三岁入伍,于帝都保卫战中表现十分优异,十五岁时即以军功晋升成为帝国最年轻的千人队长,十七岁时调入帝都防卫所,领帝国三级校官衔,担任帝都防卫军副统领兼千人队长,时间,成为帝都新贵,同年与名贵族女子结婚,年后,因得罪帝都某权贵,被削职查处,后法布雷斯侯爵力保,才得以免罪,来到伊丽莎白小镇这个小小城堡担任侍卫队长。”

  “砰,”罗林骑士手中白瓷茶杯瞬间粉碎,眼中闪过抹暴戾之色。

  维克多深深盯着他,缓缓说道:“罗林骑士,我可有说错?”

  “回勋爵大人,字不差。”罗林深深低下头,将眉宇间那难以言喻的愤怒掩藏在阴影中。

  “多年辛苦,血与泪中闯出来的地位,眨眼间,灰飞烟灭,很愤怒对吗?”

  “与妻子年才能见上面,很辛酸对吗?”

  “曾经那些竭力巴结笼络你的人,如今视你为路边蝼蚁,心中无比凄凉,对吗?”

  维克多冷冷的话语犹如支支利箭,狠狠的刺入年轻骑士心中那块旧伤疤之中。

  “啪,”罗林拳猛的击打在长桌上,大理石长桌瞬间凹陷大块,年轻骑士狂暴的行为让侍女艾琳吓得阵惊叫。

  门外迅速闻声进入两名卫士,维克多微微挥手,两名卫士看着小少爷和自己的队长,面面相觑,最终还是缓缓的关上了门。

  维克多冷冷看着他:“罗林骑士,我可有说错。”

  “回勋爵大人,”罗林狠狠咬着牙,恨恨说道:“字不差。”

  “如果,”维克多话音转,话语中柔和起来:“如果,有个机会,让你能回到帝都,让你能和你心爱的妻子天天能见面,让你能再次面对往日那些巴结你的,笼络你的,让你卑贱如此的人,你是否愿意接受这个机会。”

  罗林骑士霍然起身,眼神如刀,狠狠射向面前的小勋爵。

  维克多微微笑,没有再说话,径自端起面前茶杯,细细品着昂贵红茶。

  过了好会,罗林骑士如雕塑般丝毫不动,脸上表情阵变幻,终于,他的眼中猛然闪过丝决然:“勋爵大人,此话当真?”

  维克多脸上笑脸瞬间收敛,他深深点了点头:“别忘记了我的身份,成年礼后,我将成为西北行省伊贝林地区伯爵,我以伊贝林伯爵的荣誉和魔法师的身份担保,我对你说的切,定会成为现实,八年之后,我成年礼完成之时,你将堂堂正正的返回帝都,我不能保证能够让你恢复旧日的荣耀,但是我能保证,我可以给你个机会,重新再来次的机会。”

  “八年和辈子,罗林骑士,你做个选择吧。”维克多淡淡说道。

  “那”罗林有些犹豫的说道。

  维克多挥了挥手,打断了罗林骑士的话:“法布雷斯侯爵那边,我力承当,这方面你不用担心。”

  帝国世袭伯爵,而且是位高贵神秘的魔法师,难道他真的能帮我找回往日的切?

  但是他只是个七岁的孩子啊。

  不过这个七岁的孩子可不是个普通人啊,杀达特骑士,威慑城堡众人,系列的动作哪里是个七岁的孩童能够做得出来。

  只是不过即便

  罗林骑士脑海中片混乱,最后,心中的滔天愤怒和不甘依旧占了上风,八年,只要八年,自己便能回到帝都,张美艳如花的女子脸孔浮现心中,还有那张恨之入骨的嘴脸,想到这点,罗林骑士心中陡然升起股难以言喻的兴奋。

  忘仙行0

  罗林骑士锵然单膝跪地,右手抚胸,标准的骑士礼节之后,年轻骑士沉沉说道:“勋爵大人,切仰仗大人。”

  维克多扶起面前的骑士,脸上带着抹温和的笑容:“罗林骑士也可以转告手下士兵,我可以对他们之中的某些人以前的行为忽略不计,但是,从今天开始,无论是谁,只要与帝都那位美丽的侯爵夫人有联系,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达特骑士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罗林心猛的惊,沉声说道:“勋爵大人放心,我会字不落的转告他们,同样的,我也不会让手下人有机会伤害到勋爵大人。”

  听着罗林骑士言语中的效忠之心,维克多微微摇头,笑道:“罗林骑士大可不必如此,如今的情况,我反倒需要两个不长眼家伙的人头来证明我说的并非虚言。”

  罗林微微怔,眼瞳中掠过抹复杂的神情,如此个心狠手辣的厚黑领主,当真是我日后要效忠的对象么?

  带着复杂的情绪,罗林骑士沉沉的走出小勋爵房间。

  “等等,”维克多缓缓叫住了他:“罗林骑士,你可以通知你的属下,从今天开始,城堡内所有士兵,俸禄翻倍。”

  罗林骑士被这个突然的消息震惊了,他惊讶回头,却看见小勋爵淡淡的笑脸。

  “还有,罗林骑士,你担任帝都防卫军副统领时置办的那处大宅如今也荒落了不少,我知道你如今有些窘迫,”望着罗林骑士的欲言又止,维克多挥手说道:“不用跟我客气,这剩下的日子,我在许多地方也需要阁下的帮助。”

  维克多转头向身后的侍女艾琳:“罗林骑士等会就直接从艾琳这里支取金币吧,今后,城堡内士兵的俸禄以后也从我的侍女这里领取。”

  “另外,艾琳,多支取五千金币给罗林骑士。”

  罗林眼中瞬间闪过抹深深的感激,他不是个擅于言谈的人,只是深深的对着小勋爵行了礼,嘴唇微张,终究没有开头,心头阵情绪激荡的走出了房间。

  罗林骑士走后,维克多长呼口气,倒向身后的柔软的长椅。

  上辈子有句话说:与人斗其乐无穷,但是说着句话的人肯定不知道,天天勾心斗角揣度人意是多么的辛苦。

  “小小少爷,”艾琳迟疑的问道:“刚才小少爷说从我手中领钱是什么意思啊?”

  “意思啊,”维克多小挪,把将艾琳拽在长椅上齐坐着,就像抱大抱枕样的抱着艾琳:“意思就是以后你就是少爷我的小金库拉,怎么样,你不是每天晚上都偷偷摸摸的打开我那大箱子,乐颠颠的数着金币玩么?这些让你数个够。”

  艾琳俏脸微微红,悄悄吐吐舌头,心想原来小少爷都知道啊。

  “而且,”维克多微微压低艾琳的头,让她能够平视自己:“以后,你每月的支出直接从我这里拿,你的月俸也涨成个金币。”

  乖乖,个金币啊?艾琳心中如小鹿乱撞,心中狂喜之下“吧嗒”口就亲在可爱的小少爷漂亮的脸蛋上。

  维克多苦笑下,心中却想起了七年前那个在寒风中为自己挡风的小侍女,那个夜晚,她似乎也是偷偷亲了自己口,当年的小侍女如今出落成个美丽少女了,只是这七年间艰难建立起来的信任,希望不要在金钱和权力面前崩溃坍塌。

  “艾琳。”

  “小少爷,嗯?”

  “今年多大了。”

  “十七了。”

  “大姑娘咯,帝都这个年纪的少女都该成婚了。”

  艾琳脸上浮上片红晕:“我从小就是法布雷斯家族的奴隶,如果不是有幸服侍了小少爷,才有现在的身份,哪里还敢想那么多。”

  奴隶,在神圣大陆是最下等的职业,这些人的生命甚至都不受到法律的保护,而仅仅在于主人的念之间,因此,身为奴隶的艾琳有了如今的贴身侍女身份,的确已经是运气了,要知道,大陆上类似她这样的小奴隶很少能够活到成年。

  维克多微微皱眉:“哪天我去解除这个奴隶契约,如果不行,我就把你从法布雷斯家族手中买下来。”

  艾琳没有注意到少爷口中似乎有些矛盾的话语,只是听到这句,心中更是直打鼓,脸上布满红霞:“少爷要买下我?难道是”

  正当艾琳憧憬着侍女和贵族少爷之间的美好情愫时,故事的主角,小勋爵维克多却是深深皱着眉头,思索着另件事情。

  “不知罗林骑士能否完全执行下去,这位年轻骑士,受属下欢迎,勇武有余,谋略不足,心机更是简单,否则也不会被人从帝都赶到这么个小地方,只是希望这三年的时间能够让他明白过来,这个世界,有些事情,并不是黑与白善与恶这么简单。”

  醉过才知情浓,死过方知命重。

  自己只是希望能够顺顺当当的活下去,但是,却总有些人,似乎连这个小小的心愿都不愿让自己实现。

  对于这些人,维克多不会介意展露下自己心狠手辣的另面。

  做个小小的补充,最近的情节不甚好看,自从决斗那章过后,我就陷入个两难境地。

  首先是文笔方面,总是写着写着,投入到剧情里面,却发现写出来的东西现代气息太浓,毫无第二章时候的西方文风,准备修改,后来想,算了,毕竟是玄幻,不是奇幻。

  第二就是在情节方面,我方面想细化情节,将伏笔之类的东西慢慢挑起,为后续做准备,另方面却是怕小镇的这段故事太过枯燥,想快速的带过这段过渡时间,进入到主线情节,正是这种构思上的偏差,导致了我并不满意纸面上写出来的东西。

  不过,我可以郑重承诺,从这章之后,主角就将是十五岁的少爷,然后故事的主线也正式开始了,前期的章节只是蛰伏,希望各位读者对我接下来的内容能够有所期待

  渎神之路

  电子书下载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