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型,最是锋锐不过。那猎刀从契格洛夫手中横掷出去,疾如霹雳,快似闪电,只听金风呜咽,在空中打着旋子平削到了r脑袋上,锋锐所过,立即将颗人头横切成两个半个。猎刀去势不衰,仍向前飞出数米才掉落在地。

  r望前狂奔之际,突然被身后来势迅猛的利刃削中,虽是身首异处,但出于惯性,脚下兀自未停,竟又跑出三五步远,那具无头的尸身才重重扑倒在地。

  这幕突如其来的惨剧,发生得实在太快了,司马灰见r竟如此横死到了俄国人的刀下,自己却来不及出手相救,虽说生死无常,谁也无法提前预料,可也不由得怒火中烧,眼里冒血,心中动了杀念,就看那俄国人白熊已经转身扑来,暗想“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随即避开来势,同时也将自己那柄猎刀握在了手中。

  司马灰心里虽是又怒又恨,可面临强敌,仍然不失镇定,他知道那俄国人身高臂长,犹如野兽般,而且曾苏联军中服役多年,看其举手投足间的架式,必然擅长格斗搏击,就算自己肩上没伤,与对方厮扑起来,恐怕也讨不到半点便宜,何况生死相分,只求速战速决。

  司马灰心中定下分寸,就不同那俄国人正面纠缠,而是虚晃枪,闪身躲到对方左侧。白熊扑不中,便转身擒拿,谁知司马灰脚下移动迅速,绝不与之正面接触,又抽身溜到了对方右侧。那俄国人白熊魁梧高壮,身体毕竟有些笨拙,才只三两个来回,脚步早就乱了,他重心不稳,当场被司马灰绊倒在地。

  那俄国人白熊虽然重重摔倒,却也把拽住了司马灰。司马灰没想到对方出手如此之快,竟被拽的个踉跄,也跟着跌在地上,自知这是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劲敌,不过报仇心切,丝毫没有退缩畏惧之意,跃而起,再次握住猎刀猱身扑上。

  不料正在这时候,那俄国人白熊身上浓重的血腥之气,引来了条潜伏在沼泽里的鳄鱼,张开血盆大口咬住了契格洛夫的双腿,将他缓缓向后拖去。鳄嘴都是刀锯般的锥形齿,咬合之力奇大,白熊多半截身体都被它吞落,顿觉痛入骨髓,哪里还挣扎得出。

  剧烈的疼痛之下,那俄国人白熊喉咙中“嗬嗬”作响,神智竟然清醒过来,他自知落到如此境地,绝无生理,又惟恐被巨鳄拖入泥沼,惨遭咬噬之苦,还不如自己图个了断,他摸到身上携带着捆雷管炸药,于是狠下心来拉动了导火索。

  随着爆炸声响起,沼泽地中血肉横飞,司马灰连忙伏地躲闪,他虽在缅甸战场上目睹过无数死亡,可见了这副情形,仍不免触目惊心,深感世间惨烈之事,莫过于此。他抬眼张,望着前边有信号烛的光亮闪动。原来罗大海背起头部受伤的阿脆,紧跟着玉飞燕在深草中狂奔了阵,根本不知身后发生了变故,直到听得那俄国人白熊引爆了自己身上的炸药,才察觉到有事发生,放慢了脚步回头观看。

  司马灰以心问心:“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似乎早已超出了应有的时限,蚊式运输机里那颗大麻雷子,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爆炸?”

  他不及多想,匆匆赶上前去会合。玉飞燕和罗大海见只有他个人跟了上来,心下都觉奇怪,正要询问,可话未出口,猛听震地雷鸣般声轰然巨响,万丈深浅的野人山巨型裂谷底部,突然发生了剧烈爆炸,真如同“星石相激,乾坤粉碎”

  第四卷惊爆无底洞第七话茧

  蚊式特种运输机里装载的重磅地震炸弹,终于发生了爆炸,高压气体膨胀所形成的能量,真是摇天撼地,倒海翻江。巨响震彻了深渊般的裂谷。从爆炸中心点传导过来的剧烈气浪和冲击波,犹如风暴般,迅速席卷覆盖了地下沼泽。

  司马灰和罗大海玉飞燕阿脆四个死里逃生的幸存者,才刚逃出没有多远,就已被卷在其中。由于爆炸发生得实在太快,迅雷不及掩耳,哪里还容人找地方隐蔽躲藏,身体就好像突然间受到堵极厚的水泥墙壁高速撞击,恰似断线的纸鸢,都给重重地掀翻在了淤泥里。

  司马灰眼前阵红阵黑,耳朵都被震聋了,嗡鸣不绝,脑中也只剩片恍惚,随即失去了全部意识。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冰冷刺骨的雨水打在脸上,司马灰才渐渐醒转,只觉头疼欲裂,眼前昏昏然。不见半点光亮。他心里还隐约记得此前是震动弹爆炸了,想来那颗英国制造的地震炸弹,虽属常规武器范畴,比不得核弹,却也实有排山倒海般的强劲破坏力。

  司马灰以前曾听缅甸当地人说过,当年反攻缅甸的时候,战况非常激烈,只要是白天,就可以抬头看到天上,那盟军的飞机群接着群,跟燕子似的,投下来的炸弹比房子都大,颗下去个山头就没了。这种地震炸弹的体型巨大,沉重异常,如果是“大满贯”级别的,般都要由兰开斯特重型轰炸机投放,它那流线型的弹体,从空中坠下时会产生高速旋转,落地后可以钻透厚重的地下工事,对战略目标形成毁灭性的粉碎打击。

  不过纵观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英国皇家空军投放的大满贯炸弹还不到百枚,而且绝大多数都是用在了欧洲战场。在缅甸同日军作战时,英国人所使用的震动弹,虽然体积略小,弹体内却装有更为先进的高爆炸药,比起大满贯来,同样也是威力惊人,甚至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野人山裂谷底部的地震炸弹,是装载在架蚊式特种运输机的机舱内部,并没有从高空投放产生的高速冲击力,旦就地引爆,虽然不会炸得太深,可仍然会形成直径接近百米的弹坑,而具有毁灭性动能的震荡波覆盖范围,还要更加广阔。这片地下沼泽里环境恶劣,只凭着两条腿,能跑得了多快?所以司马灰料定自己这伙人在有限的时间内,根本来不及逃到安全区域,还以为是必死无疑了,此时他略微清醒过来,心神恍惚,觉得自己多半是被炸成了碎片,可是突然嗓子眼里发甜,呕了口黑血出来,随即四肢百骸齐作痛,才知道竟然没死。

  司马灰两世为人,心中却没有感到丝毫庆幸,而是深觉疑惑,就算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可毕竟是血肉之躯,即使没被当场炸得粉身碎骨,恐怕也会让冲击波震坏了五脏六腑而亡,怎么还能够活到现在?

  发生在野人山裂谷中的种种异象,大都难以解释,司马灰被爆炸冲击波震得气血翻涌,左耳朵聋,右耳朵蒙,脖子后面冒凉风,视听尽废,似乎只有魂魄尚未离壳。他倒在地上百思不得其解,也不知其余那三个同伴是死是活,心下又是绝望又是焦躁,却苦于动弹不得。

  司马灰阵清醒,阵恍惚,如此断断续续,在黑暗中又过了许久,胸臆间翻覆如潮的气血渐平,手足已能自如,他深吸口气,挣扎着从淤泥乱草中爬起身来。幸好先前从蚊式运输机内死里逃生之际,装满照明器材的背包却未曾失落,摸出枚信号烛来划着了,见罗大海等人都倒在距离自己不远的锯齿草丛当中,他们也是被爆炸震昏了过去,耳鼻喉咙中有些淤血,但没受什么外伤。

  司马灰上前将那三人摇醒。众人劫后余生,身上脸上又是血又是泥。各自检视了伤口,体内脏器似乎没有大碍,只是惊魂难定,耳膜都被震倒了,隔了好半天才能听到些声音。

  阿脆脑后伤势较重,换了绷带后仍然不断渗出血来,但她惦记r的下落,急着向司马灰询问究竟。

  司马灰没有隐瞒,把前后经过简略说了遍,r和那苏联人白熊的尸体,个身首分离,另个则是早已炸成碎片了,在震动弹爆炸之后,根本无处收殓。

  阿脆和罗大海听了噩耗,都是神色惨淡,半晌无言。玉飞燕也是黯然不语,不管是出于主动还是被动,现在都已按照绿色坟墓的指令,引爆了地震炸弹。司马灰他们三人早有打算,接下来自然是要越境回国,与探险队再无瓜葛,但这野人山里凶险无比。热带风团“浮屠”也未平息,如今要想活着逃出生天,还必须相互依赖。

  四人此刻筋疲力尽,虽然明知地下沼泽里危机四伏,也难以迅速撤离,只得在附近拣了片高燥的所在暂作休整。

  玉飞燕竭力使慌乱的心神宁定下来,她环顾四周,愈发觉得不安。从亲眼见到蚊式特种运输机里的货物,到暗中窥视探险队行动的绿色坟墓现身,再到终于引爆了重型炸弹,切都发生得太快,没给人留下思索的时间。现在仔细想来,整件事情中,实在有太多古怪之处。

  本以为绿色坟墓是想利用地震炸弹,炸毁野人山裂谷内的地脉,压制浓重的云雾,可这地底洞窟内部空旷磅礴,仅凭枚旧型重磅炸弹,根本起不到决定性作用;而且幸存下来的这四个人,都没有逃出爆炸冲击波覆盖的范围,为何还能保全性命?另外地下沼泽内鳄鱼蟒蛇众多,刚才四人被震昏了多时,怎会未受任何攻击?

  正当玉飞燕诧异莫名之际,司马灰却忽然有所发现,他隐约嗅到地底阴晦潮湿的空气中,传来阵特殊的气息,有几分像是樟脑,又像是某种化学药水发生了剧烈反应。看身边茂盛的锯齿草,竟然都已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枯萎死亡了。

  司马灰又觉皮肤上隐隐有种灼伤之感,心中飒然惊觉,告诉玉飞燕道:“你不用乱猜了,咱们之所以没被这颗震动弹炸成碎片,绝非是什么奇迹。蚊式特种运输机里装载的货物,早就被人改装过了,它很可能就是颗液体核弹。”

  玉飞燕从没听过液体核弹四字,还以为这又是司马灰在危言耸听,皱眉道:“眼下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胡说,野人山里怎么可能有核子炸弹?”

  罗大海和阿脆,当年都是跟司马灰同南下缅甸的战友,他们很清楚液体核武的恐怖之处。闻声不禁愕然道:“液体核武?你是说这枚地震炸弹里装有‘化学落叶剂’?”

  原来司马灰等人前几年跟随夏铁东前往越南参战,路辗转南来,到了北越境内,由于当时空袭不断,他们只好抄小路而行,沿途所见,常有许多光秃秃的山岭,地表寸草不生,大片大片的植被全部坏死,众人以前全未见过此等异象,都觉得心中打鼓。

  在他们这伙人中,以夏铁东的军事知识最为丰富,他告诉众人,越南山深林密,大部分地区覆盖着热带常绿林和亚热带落叶林,植物为地面部队的行动提供了层天然屏障。美国空军为了使隐蔽的北越军事目标无处遁形截断胡志明小道的秘密补给线,便派遣飞机在越军后方,以及战略纵深区域,大量投放以工业合成毒液为原料的化学落叶剂。

  这种化学武器,可以仅在夜之间,就令所有的植物枯萎坏死,只要是地球上的植物,旦接触到落叶剂,任何种类都难以幸免。化学落叶剂专门用来毁灭自然植物和生态平衡,在越南等地,民众深受其害,常将之称为液体原子弹,向来是恶名昭着。

  那时司马灰等人算是初次领教到了现代战争的残酷与恐怖,后来众人到了缅甸,也听闻这种化学武器,最早是由德国纳粹发明,后来美英盟军也曾研制,并秘密开发出批落叶剂炸弹用于在太平洋战场上对日作战。但落叶剂中的化学毒液,不仅能够杀死植物,更能够杀死人类,只不过受害者当时并无异状,直到若干年后才会产生病变,直接或间接的危害无穷无尽,再加上当时日军溃败已成定局,所以并没有大范围使用。

  司马灰察觉到地震炸弹发生爆炸之后,沼泽湿地里的植物开始出现异常,附近的鳄鱼和草蜥也都逃走了,才恍然想起仅闻其名,未见其实的化学落叶剂。蚊式特种运输机里装载的地震炸弹,十有八九经过改装,弹体里储藏了大量化学合成的剧毒物质,其目的并非在于破坏野人山巨型裂谷内的地脉,而是要彻底毁灭这片洞窟底部的植物。

  玉飞燕也是心明眼尖的人,她听司马灰指出了地震炸弹的秘密,心中立时打了个突,野人山巨型裂谷里常年不见天日,可底部却覆盖着浓密的植被,想来绝不是普通的地下植物,此外地下又涌出大量迷雾,这其中也许都有关联。蚊式特种运输机里的地震炸弹,肯定装有某种极为特殊的化学落叶剂,可以专门摧毁这些地底植物,所以绿色坟墓才会不断派人冒死深入裂谷引爆这枚炸弹,但不知如此作为,又究竟有什么意义?

  司马灰和罗大海阿脆这三人,早都不把自身生死放在意下了。他们发现地震炸弹里装有化学落叶剂之后,初时难免有些恐慌,不过仔细想想,觉得也无所谓。虽说化学武器遗祸无穷,如果身处爆炸现场,即便配有防毒面具,但在没穿着特殊防化服的情况下,恐怕也难保周全,可毕竟不是立刻就会发作,潜伏期或是三五年,或是七八年,乃至更长时间,那是谁都说不清楚的。此刻r已然身亡,众人心头沮丧,再不想与这野人山里的事情留有任何瓜葛,只等狂风暴雨停歇,便要觅路离开。

  阿脆见玉飞燕显得心神不定,还以为她是惧怕化学落叶剂带来的后遗症,就对她说:“这种事情确实难以让人接受,咱们大伙都不好过,但毕竟已经发生了,多想也是无益。”

  罗大海心中正没好气,见玉飞燕愁眉不展的样子,便幸灾乐祸地道:“遇上这种倒霉事,对你来说像是下地狱,可对我们来说却是家常便饭。”

  阿脆将罗大舌头推在旁,又劝解玉飞燕说:“自从探险队进山以来,路上死伤惨重,脱了天罗,又入地网,这野人山里的凶险无穷无尽,只怕是个陷人无底之坑。转眼无情,回头是计,你跟我们起逃出山去算了。”

  其实玉飞燕在钻山甲等人遭遇不测的时候,也寻思着就此抽身出来不做了,但这就好比是赌局中的心态,既然已经折进去了许多本钱,如果半途而废,岂不是血本无归?最后只好越陷越深,越输越多,等到她真正想置身事外之际,却为时已晚。

  这时玉飞燕听了阿脆的话,实如醍醐灌顶,她想不错,地震炸弹爆炸之后,野人山里还不知将要发生什么样的祸端,正待答允了,然后和游击队的这三个幸存者,同设法逃出野人山。

  谁知却在此时,脚下地面猛然塌陷,众人措手不及,都以为是爆炸引发的震波未绝,急忙挣扎着起身,纷纷向后退避。等踩到了实地上,再用探照灯朝周围照,只见身前的整片沼泽,都在无声无息地迅速往下沉落。探照灯的射程虽然难以及远,但估计这种地陷的情况,应该是正由从爆炸中心点向外扩散。

  塌陷下去的区域,先是水面上不断冒出气泡,随即呈现片旋涡,湿地里的淤泥积水,几乎是毫不停顿地被吸入其中,最后竟然显露出道深渊,低头向下望,黑茫茫的看不见底。原来野人山巨型裂谷里的沼泽以下,还存在着更加深不可测的区域。

  玉飞燕见此事来得蹊跷,不由得想起先前看到野人山裂谷底部的地层,都是狗肝色的造岩物质,显得颇不寻常。当时苏联人白熊曾指出这种物质蕴藏在地壳与地幔之间,只有垂直深度达到万米的洞窟中才会出现,可野人山裂谷的深度应该是在两千米左右,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莫霍界面。

  现在看来,事实却并非如此,那苏联人多半是看走眼了,沼泽下的特殊物质,应该是某种生存在地底的孢子植物,它在裂谷底部形成了层厚厚的“茧”茧上年深日久,沉积出了深厚的泥沼,此刻这层茧,已被地震炸弹中的化学落叶剂破坏,正在迅速枯萎死亡。

  众人皆是倒吸了口冷气,如果整个裂谷底部都是如此,实在无法想象这种形如伞盖的孢子植物,究竟能生长得多么巨大。就见原本被茧封闭了千万年的无底深渊,突然撕裂开来。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仿佛是通往地心的隧道,它斑斓诡异,苍茫而又神秘,向着地底无穷无尽地延伸。给人种阴森可怖的感觉。因为那里面充满了未知的黑暗,是人类双眼和心灵永远都无法窥探的黑暗,而黑暗的尽头,更是未知中的未知。

  第四卷惊爆无底洞第八话坍塌

  在野人山裂谷底部发生了强烈的大爆炸之后,沼泽里的锯齿草丛,都受到化学落叶剂破坏,而在整片沼泽之下,更有层特殊的孢子类植物,它构成了道蚕茧般的屏障,沼泽里的所有植物和两栖类爬虫,全部寄生在这层茧上。高效的化学落叶剂,使茧迅速枯萎坏死。速度之快。出人意料,同时将野人山裂谷下的无底深渊,彻底暴露了出来。随着植被的死亡,深渊里涌动的茫茫迷雾,也渐渐消散在黑暗之中。

  众人往下看了阵,发现野人山地底的植物,似乎正是浓雾的根源,但附近的沼泽不断塌陷,容不得再多观察,只好尽快向远处撤退。

  经历了这系列突如其来的变故,司马灰心中已经对整件事情有了些轮廓:想必是这野人山裂谷最深处,埋藏着某些惊人的秘密,但千年笼罩不散的迷雾,将此地与世隔绝,形成了道无法突破的阻碍。只有使用特制的化学落叶剂,才能毁坏制造雾气的地下植物。早在二十几年前,便已有人制造出了装有化学落叶剂的地震炸弹。并冒死驾驶着蚊式特种运输机深入谷底,可是这次行动功败垂成,幸存下来的机组成员,全部湮灭在了?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