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地捆了,送到省城里游街砍头示众。这件碎尸案在当时的社会上震动不小,在法场上围观用刑的百姓人山人海,真是好不热闹。

  司马灰对阿脆说,绿林海底称杀人为推牛子,这些土匪正是利用了人们心理上的死角,途中盯上过往的行商之后,便在客栈里杀其身解其体,以石灰掩埋,使血水不溢,分携其肉,藏带于身,所以住店的有十九人,出来却是十八人,在市镇街心里杀人越货也能丝毫不露踪迹,要不是事出凑巧,谁能识得破这路歹人推牛子的手段?

  阿脆若有所悟,大概隐藏在探险队幸存者当中的绿色坟墓,也有些非常手段,才会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出没无形,未必真是幽灵。

  这时走在最前边搜索的罗大舌头,发现身边的藤类残骸里,似乎藏有些什么东西。那些密密层层的地下植物,规模之巨,形态之异,早已经远远超出了任何辞书中的定义,可称世间罕有,地面凹凸起伏的古树根脉,犹如月球表面样荒凉和贫瘠,绝无生机可言。然而几株老树之间,趴卧着黑漆漆件物事,体积很大,看起来与周围的环境极不相衬,也不像是倒塌的古树躯干。罗大舌头举着猎枪戳,铿锵有声,如触铁皮,他大为奇怪:“沉埋地下千百年的原始森林中,怎会凭空冒出这么个东西?”

  急忙回头招呼其余三人跟上来看个究竟。

  司马灰闻讯立刻向前紧赶了几步,他提着的探照灯光束在跑动中晃,就见罗大舌头身旁的树丛里蹲着个黑影,那黑影脑袋上戴着个美式1钢盔,正从地下挣扎着爬起身来,钢盔下似乎是张极其苍白的脸孔。

  司马灰无意中看这眼不打紧,顿觉阴风彻骨,着实吃了惊,他跑得又快,收脚不住,险些撞在树上。要说司马灰怕鬼吗?他是从战场上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南下从戎以来,日复日在深山老林里行军作战,要是胆子稍微小点,神经也早该崩溃了,但个人的胆量再怎么大,总会有些弱点存在,此时他看那顶1钢盔,真就觉得从骨子里边犯憷。

  原来缅北局势非常复杂,在非军控地区,各种武装团伙占据的地盘犬牙交错,这里面有几支队伍,是在解放战争时期,从中国境内溃逃到缅甸的国民党部队,缅共人民军称其为蒋残匪。这些人格外抱团,又擅长钻山越岭。而且都是老兵油子,作战经验非常丰富,枪头子极准,对外软硬不吃,甭管你是缅共人民军还是政府军,谁从他的跟前过就打谁,平时盘踞在深山里自给自足,偶尔也当雇佣军捞些外快,躲就是二十来年,形成了股很特殊的武装力量。

  缅共人民军里的中国人很多,绝大部分都是从云南过来的知青,普遍没接受过正规军事训练,有专业军事背景的人不多。主要是通过以老带新,般只要能学会使用轻武器射击和拉弦扔手榴弹,就可以拿起武器上战场了。好在政府军部队的战斗力也始终强不到哪去,兄弟们凭着腔血勇,倒也能跟对方打个势均力敌。如果是新人伍的运气不好,刚和敌人交火,就撞在枪口上死了,也没什么好说了,而那些个命大没死的人,则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仗打多了经验也就增多了。

  别看司马灰还很年轻,他在缅甸打了好几年仗,也算是个老兵了,只听炮弹破空的声音,就知道会不会落在自己头上,再比如说在丛林里遇到伏击了,打了半天也许都看不到敌人的影子,但听对方手中武器的射击声,大致上就能判断出遇上了哪股武装:政府军的枪好,炮也好,打起来都是盲目的扫射,没什么准头,战斗力也不强;而蒋残匪人数不多,基本上没有炮,枪支也普遍是老式的,射击方式多是运用点射,尤其擅长躲在暗处打冷枪,而且命中率奇高,只要是对方枪声响,自己这边肯定会被撂倒个。

  那时候兄弟们很纳闷:“想当年百万雄师过大江,兵锋过处,所向披靡,打起国民党部队来就跟秋风扫落叶似的,敌人好像根本不堪击,怎么这伙残兵败将到了缅甸竟变得这么厉害了?”

  这个问题他们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但吃亏吃多了,也能丰富作战经验,最后终于总结出条经验:“不撞见蒋残匪也就罢了,撞上了必会死伤惨重,半点便宜也捞不着,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

  那真是打骨子里边憷上了。

  在司马灰的印象中,至今还活跃在缅甸的各方武装人员,几乎没人佩戴真正的美式1钢盔,这种头盔近年来只有蒋残匪还戴着,不过也很少有货真价实的,大多是仿美国造的中正式,样子差不多,猛地看,很难区分。

  所以司马灰第反应就以为是:“怕什么来什么,在野人山里遇着蒋残匪了。”

  他不由分说,趁着前扑之势,抡起猎刀就劈,正剁在那黑影的脖子上,可刀锋所及,却似斩到了根藤萝,而那顶钢盔,也随即滚落在地。

  司马灰定睛看,见枯树躯干上隆起团形似绒藜的白色植物,模样奇形怪状,恰好长在那顶美式1钢盔底下,司马灰看得分明,暗道声惭愧,竟被这东西唬个半死。

  这时阿脆和玉飞燕都从后边跟了上来,二人将司马灰从地上拽起来,并捡起那顶钢盔来看了看,同样备感诧异:“这东西是从哪来的?”

  司马灰接过来看:“不是中正式,这可是真正的1。”

  司马灰想起阿脆头上伤势不轻,在完全封闭的空间里,这顶钢盔依然簇新,没有半点锈迹,就掸去里面的泥土,擦干净给她扣在了脑袋上。

  阿脆见着美军的1钢盔,突然想起了件事情,她立刻翻出r祖父留下的日记本,对司马灰指着其中行道:“战术无线电台通讯中出现的暗语,是第六独立工程作战团的通讯代号!”

  司马灰看果然如此,然而更令人吃惊的事还在后边,罗大舌头让众人看他在树丛里发现的东西,那竟是辆自重三四吨,载重量在六七吨左右的美国道奇式十轱辘大卡车。这种美国产的老式军用运输卡车,在缅甸山区比较常见,当年经史迪威公路沿线,有很多车辆翻落进山谷绝壑,或是被地雷火炮炸毁,至今也无法统计出准确的损失数字。

  让司马灰等人感到万难理解的并不是这辆卡车,如果以古占人建造四百万宝塔之城的年代推算,这片地下森林少说也有上千年不见天日了,怎么会冒出来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老式卡车?

  众人掰着手指算了算,现在是1974年夏季,盟军在缅甸进行大规模作战,则是1941以后的事,这当中的时间,相距不过是短短三十几年。当然很可能在这二三十年中,曾有人机缘巧合,闯进入过野人山巨型裂谷,如果把思路放宽点,倒也可以理解。

  可是这片地下森林中的参天老树,大都异常高耸粗硕,枝干起伏虬结,蜿蜒盘亘。枯木间藤蔓密布,天罗地网般的笼罩在周围。人在其中走动都感觉无比吃力,几乎是寸步难行,更别说将辆全重近十吨的大型卡车开进来了。

  众人随即发现,这辆道奇式卡车后面数米远的地方,还停着另外辆道奇卡车,沿途找过去,丛林残骸中的十轱辘美国造竟是辆接着辆,不见尽头。

  第五卷黄金蜘蛛第四话千年遇的瞬间

  罗大海挠着头说:“怪事。刚才的光亮就是出现在这附近,难道还有幸存者?可周围连个鬼影也没有,这些十轱辘美国造究竟是打哪开进来的?”

  司马灰说:“别他妈管那么多了,先看看车里有没有吃的,要是有罐头,说不定还没变质,能带的全带上。”

  二人说话间就已手足并用攀上其中辆卡车,揭开帆布看,才发现里面根本没有食物,只有两门带有支架和底盘的迫击炮,其余的都是弹药箱,还有少量反步兵地雷和燃烧弹。

  缅北地区多年以来战事不断,不同型号和产地的武器弹药,几乎遍地都是,随处可见。比如生活在偏僻山区的人,也许辈子没见过肥皂和牙膏之类的普通日用品,但你要说各种地雷,什么反步兵的炸装甲车的,美国产的日本造的,他都能给你说得头头是道。

  玉飞燕却不认识这些老掉牙的武器,她看那迫击炮的筒子粗得吓人,以前也没见过,就问司马灰他们:“这是什么炮?”

  司马灰看到车里的地雷。就立刻想起自己那些被炸掉腿的战友,忽然听玉飞燕问起,便心不在焉地应道:“这是老美的07毫米化学迫击炮,高爆弹烟幕弹白磷弹都能打,尤其是那种白磷燃烧弹,烧就是大片,着起来哗哗带响,有回我就差点被这玩意儿烧死。”

  说完他又跳下车,从前边破损的车窗里钻进驾驶室,那里边灰网密布,空空如也,连张多余的纸片都没有。

  众人先后察看了几部军用运卡车,全都无法发动,看里面散落的物资也是大同小异,多是些军需品,但是没有枪支,也没发现附近散落着任何驾驶员的尸骨。仿佛整个车队都是从天上凭空掉下来的。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脑子里不约而同地出现了个念头:“这里是幽灵公路206隧道的尽头?”

  美军第六独立作战工程团,利用第次英缅战争时期留下的隧道旧址,将幽灵公路b线修到野人山大裂谷附近时,从塌方的隧道中涌出浓雾,造成许多人员失踪,因而被迫废弃,撤退的时候也把隧道炸毁了,怎么又有运输车队进入到这个裂谷的最深处?另外那些十轱辘美国造上标记模糊,也难以断言就是军方车队。

  众人即便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这支十轱辘美国造运输车队,为何会出现在野人山大裂谷的地下丛林里,这支失踪的部队当时究竟遭遇了什么?难道冥冥之中,真有死神张开了怀抱?

  罗大舌头胡乱揣测道:“要是咱们先前看到的信号,真是这些失踪人员所发,这地方可就是‘闹鬼’了。”

  玉飞燕很忌讳“谈鬼”斥道:“你这土包子只知道闹鬼,倘若真是闹鬼,事情也就简单得多了。俗传‘鬼惧火药,置枪击之,则形影俱灭’。咱们都带着枪,怎么会遇鬼?所谓‘六合之外,存而不论’,依我之见,诸如什么重力异常幻视错觉磁场效应四维交错黑暗物质飞碟作用失重现象之类的可能性都存在。”

  罗大舌头正待反唇相讥,却听司马灰对玉飞燕说:“其实你这也是没见识的话,你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神秘现象,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个能被世人解释或证实,和鬼怪作祟又有什么区别?”

  这时阿脆招呼他们说:“你们别争了,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那些十轱辘美国造的附近,矗立着几座石料堆砌成的建筑,砖石奇大,表面都呈幽暗的黛青色,也有石人石兽,似乎是座千年前沉入地底的寺庙宫殿,树藤遮掩下的庙墙甬道隐隐可见,虽然在黑暗里看不到远处,但仅从那些雕镂精湛的残痕中,也足能感受到这片城墟的规模浩大和神秘。

  阿脆举着探照灯,让众人仔细打量那些墙壁,不知从何时起,砖石缝隙间渗透出薄薄层绒藜状的植物,在毫无生机的地下丛林残骸中,竟然会出现生命的迹象,不禁使人惊得张大了嘴,好半天也没合拢。

  沉睡在地下长达千年之久的宫殿和寺庙,虽然早已被时间抚摸得苍老,并且让丝丝缕缕的绒藜状植物拥抱缠绕,使砖石缝隙间剥落得裂痕斑斓,但是却依旧沉静安详,古朴圆融,默然无声地述说着早已坍塌了的辉煌。可它所传达出的无穷信息,就仿佛是本厚重离奇的古籍,司马灰等人只是无意间浅浅翻阅了残破不全的扉页,又哪里能够参透其中包含的巨大谜团。

  司马灰心中打鼓,又仔细在附近看了看,发现周围的枯藤残骸里,也都生出了层绒藜。原始森林里常有千年老树枯死之后,其躯干死而复生,再次生出花木的现象。可在野人山裂谷的最深处,这个终年不见天日的地下深渊里,大量出现这种情况实属反常。

  状似绒藜的植物生长速度惊人,就与此前那顶1钢盔下所见到的样,眼看着就结成甸子形,大如海碗,里面裹着密集的触须,显得妖艳奇异,仿佛是个有血有肉的生物般。

  司马灰看得稀奇。试探着用手碰,指间便有缕缕白雾流淌,怎么看都不像是地底生长的菌类孢子,他连忙扯下蒙面的水布,凑近嗅了嗅气息,心中惊诧之状难以言喻:“难道我们身边的时间,都凝固不动了?”

  其余三人看司马灰好像是识得这些特殊植物,就出言询问,让他说明情况。

  司马灰仔细观察了附近滋生蔓延的植物,觉得很有必要向不明真相的群众解释清楚:“这些形态酷似绒藜的植物极不寻常,其根茎虽然犹如肉质,却不像是出现在地底的普通菌类。你距离它远了,就无色无味,如果近在咫尺,则会感觉浊不可耐。从中生长出的叶子和触须碰就碎,仿佛有形无质,外形近乎雾状蒲公英。按照相物之说,这东西根如菌叶如蒲茁芽怒生,无异于仙树灵根。野人山大裂谷的最深处死气沉重,毫无生机可言,居然出现这类特殊植物,难道就不反常吗?”

  玉飞燕说:“缅甸山区的原始丛林有上亿年进化史,这里的植物千奇百怪,目前人类所知所识,也不过十之二。即便这地底有些特殊物种存在,又有什么稀奇?”

  司马灰说:“可没那么简单,据我所知,只有古西域僧迦罗深山洞窟里生长的忧昙婆罗才会具备这些特征,是种非常古老的植物。”

  玉飞燕闻言很是吃惊,僧迦罗是狮子国斯里兰卡最古老的称谓,那里生长着忧昙婆罗?佛典南无妙法莲华心经里倒是记载着三千年开放次的忧昙婆罗,成语“昙花现”就是从此而来。相传忧昙婆罗,千年现,霎时间枯萎,世间当真有这种不可思议的植物存在吗?

  司马灰说:“僧迦罗具体在哪我不清楚,佛经里记载的忧昙婆罗,也只是种隐喻,它是否存在,至今众说纷纭,尚无定论,不过最接近其原形的植物,大概就是古西域地下生长的‘视肉’,后世也有人将其称为忧昙婆罗。此物可以附身在枯木砖石上存活,多是腐朽阴晦之气沉积千年而成,它近似由无数细微小虫聚集而成的菌类,生命极其短暂,眨眼的工夫就会消逝无踪。”

  司马灰所知所识虽然仅限于此,但是观其形而知其性,他猜测十有八九,野人山裂谷里生长的地底植物,就是古籍所载的忧昙婆罗,眼前所见,大概是几千年才能出现次的短暂瞬间。

  罗大舌头在旁听得好奇,插言道:“这人辈子。只不过匆匆忙忙活个几十年,可这些地底植物千年才出现次,怎么就让咱们给赶上了?这是不是说明太走运了?莫非是咱们善事做得太多,感天动地,连菩萨都开眼了?”

  司马灰并不认同:“罗大舌头你就甭做梦了。常言道得好‘天地虽宽。从不长无根之草;佛门广大,也不度无善之人’,咱们几个人可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凭什么指望菩萨开眼?在地底深渊里见到这千年遇的忧昙婆罗,可能不会是什么好征兆,因为忧昙婆罗的生灭往往只在瞬息之间,根本不可能存活这么久,这是肉体凡胎的活人能见到的情形吗?只怕其中有些古怪,我估计咱们很快就要面临更大的麻烦了。”

  罗大舌头点头道:“原来如此,我就说菩萨也不可能吃饱了撑的嘛。不过听你这么说,我倒踏实多了,咱从小没受过待见,偶尔走回运,还真他妈有点不习惯。”

  司马灰顾不上跟罗大舌头多说,他为众人分析目前面临的状况,既然确认了忧昙婆罗的存在,也能由此推测出这个地下洞窟的部分情况。虽说忧昙婆罗每隔几百甚至数千年,才会出现短短的瞬,但野人山裂谷里的忧昙婆罗体型硕大,远远超出了人们所能想象的范畴,而且无休无止地生长蔓延,其根脉可达千仞,覆盖了整个深渊般的洞窟,简直是个怪物。

  第五卷黄金蜘蛛第五话不是谜底的谜底

  奇株忧昙婆罗伸展出的无数根脉。与整个野人山巨型裂谷,包括千年前沉入地底的寺庙宫殿。以及阿奴迦耶王建造的四百万宝塔城,几乎融为了体。沼泽下的那层茧,其实就是忧昙婆罗结出的果实,化学落叶剂虽然破坏了这株植物,但其分布在山体内的根脉既深且广,没有被彻底摧毁,而且复原速度惊人。

  阿脆也曾听缅甸寺庙里的位老僧说起过忧昙婆罗,不仅是古印度和斯里兰卡有这种奇异的植物。在印尼婆罗洲与苏门答腊岛附近也有它的踪迹,但从古到今,还真没听说谁有如此罕见罕逢的机缘,亲眼看到过绽放的忧昙婆罗,所见多是腐朽枯化了千百年的根茎,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她此刻看那酷似绒藜垫子般的植物越长越大,从中流淌出丝丝缕缕的薄雾,在空中萦绕不散,而附近的雾气又加重了几分,才知道野人山裂谷中神秘的浓雾。根源正是来自于深埋地底的忧昙婆罗。

  司马灰之所以识得忧昙婆罗,还是他跟“文武先生”学艺时,看过晋代张华所着的奇书博物志那里面遍述奇境异物,包罗万象,记载着许多古怪的草木鱼虫,可惜这部古籍没有完整的流传下来,后世所存不过十之二,其中就有段涉及忧昙婆罗的相关记载。不过晋武帝那时候,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