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对方似乎感觉到司马灰等人没有敌意,就通了姓名:“我是第六独立作战工程团,混合补给连通讯班的钱宝山。”

  司马灰想起r祖父留下的日记本中,记录着对日作战时期,盟军在缅甸修筑公路的详细情况。臂上戴有虎头徽章的美军第六独立作战工程团,负责执行贯通野人山段公路的任务,这支部队的通讯呼号就是“”出于当时协调沟通的需要,美军部队里也配属了不少中国士兵,看来此人就是其中之。既然对方提到是“补给连”那些十轱辘美国造大卡车肯定都是由他们驾驶的,可这支部队为什么会出现在野人山裂谷的最深处?他们是怎么把车开进来的?整个补给连又怎么只剩下他个幸存者?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他是依靠什么活到现在的?难道在这近三十年的漫长时间里。始终没能找到机会逃出去?

  不仅是司马灰,其余三人也都是疑惑重重,最主要的个问题就是想尽快知道:“究竟还有没有机会逃离野人山?”

  钱宝山也察觉出这四个人的疑惑,便叹息说:“我被困在这条隧道里究竟有多少年,自己也数不清嘎。我把我经历的事情讲给你们听,你们就明白自己眼下的处境了。”

  钱宝山随即说起经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中国战场接受外援的渠道,只有驼峰航线,但仅凭空军的运输力量,又难以支撑庞大的物资需求,其余的陆路交通,都已被日军切断,所以反攻缅甸打通中印公路,是当时盟军的第战略目标。钱宝山是云南籍贯。曾随远征军在印度接受美国教官轮训,最后被调拨到第六独立作战工程团补给连,参加修筑野人山公路的任务。

  野人山公路呈“”字形分布,分支左侧是线,右侧为b线,当时首先修筑的公路,是直线距离较短的b线,因为早在日军入侵缅甸之前,野人山里就已存在英国殖民者开凿的秘密隧道,但在施工过程中,发生了许多意外。面临的阻碍超乎预计,才不得不另外开辟迂回曲折的线公路。

  然而从外围绕过野人山的线公路,施工进展得也不顺利,由于藏匿在山区的残余日军没能及时肃清,所以工程部队时常会受到小股日军的马蚤扰,零零星星的战斗几乎不曾间断。那次是钱宝山所在的补给连,驾驶道奇式运输卡车,给前方部队运送批军需物资,车队行驶到堪萨斯点附近,遭遇伏击,陷入了日军的包围圈。

  经过短暂交火,补给连发现这股日军配有数辆三菱重工设计制造的97式坦克,在中国俗称其“王八壳子”此时仓促接敌,己方被前后夹击堵在公路上,所处地形极为不利,纠缠起来必然吃亏。就在千钧发的紧要关头,处于最前边的引导车,仗着和敌人之间的距离比较近,就冒着炮火,猛踩油门对着97式坦克直撞过去。

  日军的97式坦克虽然号称是中型战车,其实勉强能算轻型坦克,战斗全重才吨,而十轱辘美国造全重近十吨,论个头和分量,根本就不处在同级别。那头车驾驶员打红了眼,加之山间公路陡峭狭窄,结果卡车和坦克全都滚落山涧,双方同归于尽。

  后面被堵住的车队顺势冲出包围,且战且走,终于脱离了战斗,岂料误打误撞,竟然驶入了废弃的b线公路,当时随军的向导兼通译是个叫木阚的缅甸人,他引领着补给连运输车队,开进了条隧道。

  随后为了阻断身后日军的追击,就派工兵炸毁了隧道洞口,没想到爆炸引起了接连不断的大规模塌方,虽然摆脱了敌人,但也等于切断了自己的退路,他们别无选择,只有沿着修了半的中印公路隧道,继续深入野人山。

  钱宝山是云南教会学校里长大的孤儿,所以也是个忠实的天主教徒,直到进入这条漆黑的隧道之前,他都是从骨子里相信上帝的真实本质,却从来没想过:“恶灵是否存在?”

  第五卷黄金蜘蛛第九话死亡隧道

  钱宝山说自己从不信邪,但在野人山里的遭遇,真让他触摸到了魔鬼的呼吸。

  补给连逃入隧道之后,迷失了路径,无意间闯进了片神奇浩大的洞窟,这些形成于上亿年前的古洞,到处堆积着山丘般的象骸象牙,交错的石灰岩洞岤网与地下走廊,虽然宽阔平整得犹如隧道,有的地方甚至比几个足球场加起来都要大,但它更是片错综复杂的迷宫,不少区域都被浓雾封锁,在前边探路的侦搜分队有去无回。

  缅甸人木阚告诉连队指挥官,这里恐怕就是野人山里的猛犸洞窟,他自称熟识野象习性,有把握找到象门出口,于是在前带路。引导车队转过重重石炭扯成的帷幔,驶到处低矮的洞窟中,这里上下高度仅有十几米,但四周却极其开阔,形似贝壳内部,地面上都是密集的皱褶,崎岖难行,而且洞底也不是岩层,却似某种植物,行到半,便有许多车辆的轮胎开始陷了下去。

  指挥官发现不妙,他急忙命令补给连放弃车辆,徒步按原路撤退,谁知洞底被沉重的卡车压迫,竟然裂开了条巨大的缝隙。裂缝深处浓雾弥漫,还没等补给连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整个车队就全部坠入了雾中。

  钱宝山和木阚所在的那辆道奇式卡车,正好落在了株沉没于地底的古树上,车里的人被跌得满头满脸都是鲜血。他们听到其余车辆里有人在大声呼救,但转瞬间就没了动静,也不知出现了什么险情,急忙从车上跳下来,想要过去接应。不料十轱辘美国造压垮了段树根,古树底下则是条积水的深渠。钱宝山在雾中不辨方向,脚踩空,身体立刻向下陷去,木阚在后边本想将他拽住,结果被钱宝山带也陷在坑中。俩人都沿着树根滚入了阴冷的地下洞窟里,险些被水呛死,等他们挣扎着爬出来,用身上的手电筒照亮,再次攀回高处,发现刚才掉下来的地方,已被陷落的卡车轮子堵住了。

  司马灰等人听对方说到此处,才知道出现在地下丛林里的十轱辘美国造,果然是从高处掉下来的,难怪车体全都明显遭受过撞击。那株巨大的忧昙婆罗果实,形成了道覆盖在古城上的伞状茧,这层茧的中间,有个没有浓雾的空壳子,第六独立作战工程团补给连为了躲避日军追击,从迷宫般的猛犸洞窟里误入其中,结果整个车队都掉进了地底,而且全部人员都被浓雾吞噬掉了,只有钱宝山和木阚两个人得以幸存,但随后他们又遭遇了什么?如何能够人不人鬼不鬼的在这与世隔绝之处生存几十年?那个缅甸人木阚现在是死是活?

  钱宝山继续说了后面发生的事情:他和木阚二人,落在个阴暗潮湿的洞窟里,周围死气沉沉,不见半个人影,叫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呼风风不至,唤雨雨不来,精神几乎都崩溃了。也不知在隧道里摸索了多久,无意间钻进了个很深的山洞,洞内玉磊高砌,绿茵平铺,生长着许多地菌和浆果,肉厚多汁,味道很苦,但可以食用。

  二人心中发慌,胡乱吃了些果腹,再往前走,就是这条藏有暗河的宽阔隧道,越向深处走,越是阴森森的黑气弥漫,让人心寒股栗,驻足不前。

  钱宝山便有心要往回走,可这时木阚透露了些很不寻常的事情,他说早在千多年以前。野人山大裂谷,曾是显赫时的占婆王朝供奉吠陀诸天的神宫,相当于国庙。占婆人征服直通王国后,将俘获的奴隶和大批技艺精湛的能工巧匠,都集中于此建塔。前后两百年间大兴土木,竟然建造了大小万三千座形态各异的石塔,并将占婆珍宝遍埋塔下。当时的山峰上宫阙环绕,群塔如林,随便登上其中任何座,信手所指,手指的方位必然会有高塔耸立,每当落日时分,太阳的余晖和满天云霞,就会将塔林镀成黄金色,然后才缓缓沉入重峦叠嶂之中,凡是目睹过这奇观的人,无不感叹其辉煌威严不可逼视。

  不过这野人山虽然地势奇绝,却是个沙板山,山体里边的岩层下都是空心,莽丛覆盖的神庙底部就是片地下湖。终于水脉下陷,山体塌毁,无数古塔连同附近的丛林植物,全都沉入了无底深渊,从此形成了野人山大裂谷。

  说野人山裂谷内部是无底深渊,点都不为过,原来地下湖水脉枯竭无踪,但湖底却存留着无边无际的大泥盆,塌陷下来的古城和丛林,都被奇深莫测的淤泥和沼气托住,悬浮在了万顷淤泥之上,随时都有可能继续向下沉没。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灾难,使占婆王朝大为恐慌,他们遣人深入地谷,见到那座四百万宝塔之城损毁得十分严重,便认为天地灭却,是神佛震怒,亡国噩兆。

  当时的国主是阿奴迦耶王,他为图后计,命人熔炼黄金,将四百万宝塔的盛景铸造在城壁上,金砖重重叠压,构成了个奇怪的蜘蛛形建筑。所以也将这些金砖称为四百万宝塔之城,以留待将来复国之用。

  但谁都不知道当时占婆人为何会有如此之多的黄金。有传说是古人擅养“聚金蚁”铸城使用并非纯金,又说金砖实为金箔,里面其实都是石砖。因为这种事在缅甸很常见,仰光便有数座高入云霄的大金塔,外边就是覆以金箔,远望犹如几尊大金葫芦,摩天接地,恢弘浩壮,单单是贴嵌在其表面的黄金和宝石,也多得难以估量。

  裂谷里的水脉消失后,山体内生长出上古奇株忧昙婆罗。逐渐将沉入地底的黄金蜘蛛城紧紧包裹,浓雾从此笼罩了切。占婆人又将地面上残存的建筑彻底破坏,并留下恶毒的诅咒,蟒蛇与古塔守护着阿奴迦耶王的秘密,谁妄图窥觑占婆王朝的宝藏,死神之翼就会降临在谁的头顶。

  此后占婆王朝果然逐渐走向消亡,不过这个古老的民族在越南和老挝北部,仍具有定势力,甚至可以说近几百年来,整个越南的历史,就是部越人与占人的交战史。但到得今时,残存下来的占婆后裔。早因年深日久,忘却根本,已经参悟不出前人留下的暗号,唯独些扑朔迷离的古怪传说流传至今,说是:“那座古城沉入了地底,飞蛇穿行的浓雾笼罩着裂谷。”

  谁也解释不清,这究竟是预言还是暗示。

  野人山大裂谷中的浓雾来自地底植物,相传这种忧昙婆罗的雾状花冠惧水,但野人山裂谷地势特殊,若无狂风暴雨引动山洪,很难驱散浓雾。而占婆人在城墟底部,开凿了若干条蛇腹形洞窟,丛林残骸里又布有许多积沙渗水的竖井,洞底积水成渠,那些布满暗河两侧的石俑,都是张口空腹,并与古城底下的泥沙相连,可以起到调节水位的作用,有积水的区域就不会有雾气出现,所以这些隧道是野人山裂谷里唯安全的地方。

  木阚并不是残留在缅北的占婆后裔,他之所以知道这些隐情,是因为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期,他是缅籍英军,曾专门协助英国探险家到处收集情报,可还没等英国人准备挖掘阿奴迦耶王的财宝,日军就已经占领了缅甸。

  后来盟军反攻。收复了大片失地,木阚就被征为了随军的通译,不想这次跟着补给连执行任务,居然闯入了许多探险家做梦都想进来的野人山大裂谷,也是始料未及。但是看此情形,其余的人现在恐怕都已遇难了,隧道里无路可走,外边又被浓雾覆盖,并且失去了联络,其余的盟军部队,根本不知道补给连进了猛犸洞窟,所以别指望能有救援。

  木阚告诉钱宝山,其实四百万宝塔之城,根本不是城池,它的里面只有唯条路径,除此之外,并不存在任何别的空间。实际上整座古城就是个通道,占婆王的切秘密都在通道尽头的黑墙之后,但那里面究竟是个什么情形,他就不得而知了。

  木阚认为眼下只有想办法到最深处看个究竟,或许能找到出口,因为占婆人是在地陷之后,才进入裂谷最底部建造古城,这地方实在太深了,不可能直接下来,在地下肯定藏有别的出口,尽管这仅是依理推测,无法确定。他又说:“相传任何胆敢窥探阿奴迦耶王秘密的人,都会死于非命。眼下情况完全不明。万里边真有恶鬼,就得把命搭上,不如先让个人进去。旦遭遇意外,不至全军覆没。”

  于是木阚让钱宝山在外等着,自己则带枪深入隧道寻路。可他去而不返,恰似泥牛入海,银针落井,就此没了踪影,任凭钱宝山在外边喊破了喉咙,里面全没丝回应。

  钱宝山认定木阚遇到了恶灵,多半已被生吞活剥了。他虽然是个当兵的,却为人懦弱,向来没什么主张,此刻胆怯起来,再也不敢接近木阚失踪的那条隧道。出于人类求生存的本能,竟使他只靠吃山洞里生长的地菌。在地下隧道里支撑苦熬了三十年。钱宝山每天都要不停地和自己说话,否则连人类的语言都忘记了,而且久在阴晦之中,活人身上的气息渐渐消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人是鬼,早已不抱生还之望,只等寿数尽,倒头就死也就是了。可今天突然问听到上边仿佛天崩地裂,隧道里的积水也随即暴涨,还以为是有山洪灌进来了,就冒死爬出来看个究竟。他在黑暗中生活得太久,双眼适应了这种环境,恰好看到司马灰等人藏身在树窟窿里歇息,他也不知道来者何人,倘若碰上进来寻找占婆王财宝的贼子,难免会被杀了灭口,所以只在暗中私窥,不敢近前。

  钱宝山观察了许久,觉得司马灰等人不像匪类,直至那些枯萎消失的忧昙婆罗重新生长,浓雾也随即出现,四个幸存者又在密集的植物残骸中迷失了方向,这才用信号灯将他们引入蛇腹隧道。

  等钱宝山讲完了经过,就试探着问司马灰等人何以到此。司马灰只推说自己这伙人都是游击队,根本不知道野人山里埋藏着阿奴迦耶王的黄金蜘蛛城,因为途中受到热带风团袭击,被迫逃进裂谷里躲避,又遇地面坍塌,才误入此地。至于盟军反攻缅甸后,世界风云如何如何变化。以及他们进山寻找蚊式特种运输机引爆地震炸弹等等紧要之处,则是只字未提。

  那钱宝山对此也未多作深究,只是说天见可怜,让他百死之余,还能在这里遇到同胞。他在隧道里转了几十年。对这里的地形了如指掌。发现隧道下边就是没底的大泥淖子,确实没有任何出口存在,而且先前的震动,使废墟下的洞窟出现多处崩塌,如今只有古城内部的主隧道里还算安全,而周围的区域都被彻底堵死了,残存的氧气恐怕也维持不了多久,好在凭着人多势众,相互间有了照应,倒是能够壮着胆子进去探个水落石出,总强似继续困在地下等死。此时双方隔着暗河,水中又有凶猛的鳄鱼出没,只能各自伏在隧道两侧的石台上说话,暂时无法会合。

  司马灰早在黑屋谋生的时候,就已深知世事险恶。不得不处处防着别人手,他越寻思越觉得这事不对,心想:“这个自称是盟军失踪人员的钱宝山,编了套跟鲁宾逊漂流记似的鬼话,就以为能唬得住我吗?隧道里没有恶鬼也就罢了,可如果真有恶鬼存在,绝对就是你这第五个幸存者了。”

  司马灰仔细看过徐平安的笔记,里面有很多关于第六独立作战工程团在野人山修筑公路的记载,他察觉到钱宝山所言,应该是半真半虚,里面有定真实成分,诸如占婆王朝阿奴迦耶王的传说,以及陷入地下丛林的美军运输车队,还算比较可信,但涉及到钱宝山的身份和经历,则未必属实,很可能是个冒充的。

  这个疑惑让司马灰感到极其不安,野人山裂谷最深处,本是个完全封闭的空间,古城下边就是充满沼气的大泥盆,如果不是化学落叶剂使忧昙婆罗枯萎,令大量沉积在茧上的泥水落入地底,洞窟和隧道里的空气,就根本不可能使正常人存活太久。除了忧昙婆罗这种不受环境制约的特殊植物,洞窟内也不该再有任何地菌出现,最可疑的是对方没有携带电台,即便作为通信兵,带着部二战时期的r单兵无线电,在地底经历了这么漫长的时间,也早就应该报废不能使用了。

  从这些情况就可以断定,这个自称是钱宝山的老兵,肯定在试图隐瞒什么,而且他从不敢以正面示人,形迹鬼祟异常,也不知在那顶1钢盔底下,究竟隐藏着张什么样的脸?

  第五卷完

  第六卷距离天国最近的人第话第九种答案

  第五个幸存者钱宝山告诉司马灰等人:“这古城废墟下的条蛇腹隧道里有恶灵存在。”

  司马灰这双耳朵却不是棉花做的,哪里肯信。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察看地底隧道里的形势,认定没有任何人。可以在这与世隔绝的洞窟里长期生存,而且对方身上始终流露出股掩藏不住的死亡气息,使他立刻联想到了绿色坟墓。虽然两者说话的声音完全不同,但声音和身份都可以伪装,美军第六独立作战工程团在野人山修筑公路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绝对机密,如今未必没人知道。倘若那个幽灵般的绿色坟墓确实存在,那么在引爆地震炸弹之后,定会不计后果地进入这座古城,否则前边这系列行动就毫无意义。

  司马灰推测不会再有多余的幸存者了。这个自称钱宝山的失踪军人,也许就是直暗中跟随探险队的绿色坟墓,事有蹊跷,恐怕随时都会有变故出现,考虑到这些。不祥之感便油然而生,可转念又想:且不论钱宝山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如果刚才不是此人使用信号灯,把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