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灯,把我们引进这条隧道,我们这四个人早就死在雾中多时了,看来对方暂时还不想杀人灭口。而是另有所图于是他装作相信,同情地对钱宝山说:“人生的道路本来就艰难曲折,更何况是走错了路误入歧途,困在这鬼地方几十年,也真难为你了。不过想那姜子牙八十多岁还在渭水河边钓鱼,直到遇了文王后以车载之,拜为尚父,才带兵伐纣,定了周家八百年基业,可见这人生际遇不分早晚。”

  钱宝山听罢,只是缩在石俑背后叹了口气,并未接话,随即就要带着众人继续深入古城隧道。

  司马灰有意试探,东拉西扯了几句,正要寻个由头,见钱宝山将要动身,立刻道:“且慢,咱们出发之前,我想先看清你的脸。你也用不着多心,我这么做绝没别的意思,只是时好奇罢了,因为听闻常年不吃盐的人,会全身长出白毛。”

  司马灰记得以前看过电影白毛女其原型是根据晋察冀边区带“白毛仙姑”的民间传说改编而成。那里面的杨喜儿被地主逼得躲到深山里,以泉水野果和偷土地庙里的供品为生,日复日满头青丝都变为了白发。俗传人不吃盐就会如此,司马灰也不知这话是真是假,无非是当成借口,想要看清钱宝山隐藏在钢盔下的真实面目,其实只要闭住双眼,在这么远的距离上,被手电筒照下应该也无大碍。

  其余三人正自担心,如果这钱宝山真是绿色坟墓,再轻信对方的话,就得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可对方说话滴水不漏,眼下根本无法分辨真伪,这时听司马灰所言,竟使钱宝山毫无推脱余地,无不暗中点头。

  那钱宝山似乎也没料到此节,果然找不出借口推脱,伏在石俑后边沉默许久都没作出回应,又隔了半晌,他终于承认先前确实有意隐瞒,但也并非存心不善,因为有些事情很可怕,把真相说穿了反倒不妙

  司马灰待要再问,忽觉周围石壁剧烈颤动,脚底都是麻的,急忙扶住身旁的石俑。地颤大约持续了半分钟,随即又恢复了正常,但在来时的方向上,不断有碎石落水的声音传来,另外躲在隧道对面的钱宝山,也就此没了动静。

  众人只好举起手电筒来回照视,空见排跪地的石俑矗立在黑暗中,唯独不见了那个头戴钢盔的身影,又限于地形限制,谁也无法到对面察看究竟,阿脆奇道:“咱们遇见的究竟是人还是”

  司马灰皱了皱眉,对其余三人说:“先别管那老兵是人是鬼了,他曾告诉咱们这地底下是个大泥淖子,这事可能不假。虽然忧昙婆罗重新生长,但地震炸弹和化学落叶剂。还是在定程度上破坏了野人山裂谷的结构,刚才的震动,应该是这座古城继续向下沉没造成的。如果隧道出现严重塌陷,不管是浓雾还是沼气涌进来,都得让咱们吃不了兜着走。”

  罗大舌头闻言吃惊道:“那咱们岂不是黄大仙掉进热锅里,死活也扑腾不出去了?”

  他随即恨恨地骂道,“我看那姓钱的也未必是什么好鸟,怎么能信他的鬼话?他自己消失了也好,俗话说‘少个香炉少只鬼’,省得咱们还得时时提防着,心里没有刻安生。”

  司马灰看看左右,对众人说:“这人有意隐瞒真相,不知揣着什么鬼胎。但野人山里发生的切事情,都与占婆王埋藏在古城最深处的秘密有关,咱们必须冒死进去探个究竟,才见分晓。”

  众人都觉司马灰所言甚是,整座古城都已被浓雾包围,整个野人山裂谷里根本不存在任何绝对安全的区域,继续留在隧道里也很危险,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于是沿石台继续走出段距离,便遇到处与隧道垂直的断层陷落带,形成了个“”字形的宽阔空间。

  这里的原貌如何早已不可辨认,只见周围残破的墙壁内暴露出片片乌黑的岩层,忧昙婆罗的根脉发源其中。那些比树根还要粗硕的根茎,仿佛是无数血管从表面凸起。植物的入侵,使这座犹如壳体的古城受到外力作用,从内部产生了许多道毫无规则可言的裂隙和洞岤,但多半都被坍塌下来的大块岩石挡住。正对隧道的墙壁上,有数个虫洞般的大窟窿,直径约在米以上,手电筒的光线照不到底。

  此时手电筒的电池已经彻底耗尽,四人手中仅剩下宿营灯还能使用。司马灰常在甲马丛中立命刀枪队里为家,几乎每天都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也不太将生死之事放在意下,但想到将要落入黑灯瞎火什么都看不见的境地,心里难免没底。他打算趁着还有光亮尽快行动,否则处境就会变得更为艰难。支耳倾听,附近派寂静,便率先踏着倒掉的石人跨过水面,随后举着宿营灯,将其余三人分别接应过来。

  四人只能凭借盏宿营灯取亮,离得稍远就会落在黑暗里,自是谁都不敢掉以轻心,个紧跟个,寸步不离,等到了对面,将微弱的灯光向前照。就见洞中跪着尊彩俑,相貌丑陋可憎,肥黑多须,虬髯满面,装束诡异,再看其余几处,也都与之类似,数了数共有九个之多,全是深深陷入壁中的龛洞。

  司马灰发现彩俑身后的洞壁有异,凑近细看,边缘处明显存在缝隙,奇道:“这些好像都是暗门,而且还按汉代九宫总摄之势排列,那么从右到左,第七个就该是生门了。不过占婆王怎么也懂这套数术理论?”

  罗大舌头焦躁起来,催促道:“别管那么多了,说不定人家曾经到中国留学深造过呢。”

  说着就让阿脆举灯照亮,招呼司马灰伸手帮忙,上前推动龛洞里的彩俑。

  玉飞燕阻拦道:“你们两个亡命徒不要命就算了,可别把我和阿脆也害死,我发过誓要安详地死去,我还不想食言至少不是今天。”

  随即从背后抽出鸭嘴槊,按绷簧弹出暗藏的套管,又接过阿脆手中的宿营灯,挑灯笼似的挂在槊头,举到高处。

  司马灰和罗大舌头阿脆三人顺着灯光抬头看,皆是暗自吃惊,原来位于九座暗门上方,更有大片呈弧形隆起的壁画,图中绘着头白象,象身珠光宝气,背上端坐着个手足俱长之人,身披妖甲,悬挎长刀,服饰华美非凡,周遭均饰以曼陀罗花叶,神态逼真,呼之欲出,比例超出常人倍还多。

  玉飞燕将宿营灯的亮光,着落在壁画中所绘的人脸上,对司马灰等人说:“你们仔细看看这张脸”

  司马灰定睛细看,俩眼瞪得边大,凝视了许久,可也没觉得有什么反常之处。比起占婆浮雕石刻中那些神头鬼脸,这骑象之人倒是面目圆润,慈祥端庄,犹如佛陀转世。只是双目微凸,额顶奇长,耳垂很宽,嘴唇极厚。其形象姿态被雕刻得栩栩如生,嘴角还保持着丝不意察觉的怪异微笑,仿佛对尘世纷争带有无限宽容,显得平和仁厚,却又神秘莫测。使人过目难忘。

  司马灰看到这,心里忽然咯噔沉,暗想:“不知这石壁上描绘的是个什么人物,现实中可未必会有人长成这副模样。”

  他问玉飞燕:“墙上这张人脸有什么好看?”

  玉飞燕说,占婆人以容貌为尊,所以在黄金浮雕上的神佛千姿百态,面容各异,而隧道里的奴隶和石人造像,全都只有种长相,这代表了身份地位的不同。占婆王朝遗留在老挝境内的壁画里,绘有阿奴迦耶王的容姿,相传这位占婆王生具异相,令人不敢仰视,在后世民间对其有天菩萨之称,是距离天国最近的人。当时憎恨他的民众,则称他是鬼面或妖面,壁画上描绘的人物特征很明显,应该就是建造黄金蜘蛛城的阿奴迦耶王了。

  罗大海和阿脆不懂相术之类的旧说,难解其中深意。司马灰却知道金点古法当中,除了相物之道,也有相人之术。凡是相人面貌,也泛指给人看相,应该先看脑袋,因为头脸是五脏之主,百体之宗,首先观其轮廓,所谓“四维八方须周正”左耳为东方,右耳为西方,鼻子为南方,后脑勺为北方。看完了八方再看九骨,也就是各片头骨。最后看的是眉眼五官,以及冥度灵岳幽隐心隐河岳等等,以此来推断命理兴衰。但这多是江湖术者的鬼蜮伎俩,历来伪多真少,司马灰虽也了解些,却从未深究,此刻经玉飞燕提,他才发现这阿奴迦耶王的身形相貌确实奇特,古相术里根本没有这样的脸。

  司马灰又想起玉飞燕曾说阿奴迦耶王不是“人类”此时看,觉得未免言过其实了,至多是壁画上的占婆王容貌奇特而已,反正千多年以前也没照相机,谁又知道其真容是否与壁画样?这些故弄玄虚的东西自然不能当真,便说:“大概占婆国的审美观就是如此,拿着驴粪蛋子也能当成中药丸子。阿奴迦耶王的相貌让咱们看着虽然奇异,但在占婆人眼中却是龙凤之姿天日之表,这倒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玉飞燕说:“我并不知道占婆王在现实中的相貌,是否真如壁画浮雕样。但你们看壁上描绘的阿奴迦耶王,骑乘战象,身披甲胄,佩带长刀,下面依次跪倒的九个虬髯尊者,应该是九个妖僧。这个场面在古时候确有其事,就连中国古代典籍中都有详细描述。”

  据宋代真腊风土记所载,昔日占婆因灭佛事,与敌交战,斩首无数,并俘获了九个从土蕃而来的妖僧,献于王驾之前。王问众僧:“曾闻尔等修为高深,能知过去未来,信乎?”

  众僧对曰:“吾等自与凡骨不同,可知过去未来之事。”

  王不动声色,先问其中僧:“既知过去未来事,可知汝今日死否?”

  那僧人回答:“不死。”

  占婆王即命侍卫将此僧斩于象前,又问第二个僧人:“汝今日死否?”

  第二个僧人也答“不死”同样被削去了首级,再问第三个僧人,那僧人学了乖,以为占婆王是故意让他们出言不中,就回答:“今日必死。”

  没想到占婆王却说:“汝言甚准,即送汝赴西方极乐世界。”

  结果这第三个番僧也被当场砍掉了脑袋。

  阿奴迦耶王以同样的问题,依次去问后边的几个僧人。第四个僧人迫于无奈,只好回答:“不知。”

  王冷笑,命杀之。第五个僧人比较油滑,想了想。回答说:“死是佛法不灵,不死则是王法不行。”

  占婆王斥道:“鼠辈,妖法安敢同王法相提并论!”

  喝令左右速杀之。第六个僧人暗中揣摩王意,妥协道:“今日可以死,也可以不死,死或不死,皆是命数。”

  占婆王怒目而视:“首尾两端之辈,罪恶尤甚,当寸磔。”

  于是亲自挥刀,手刃此僧。第七第八二僧早已吓得魂不附体,问到跟前无言以对,自然也没躲过刀之厄。最后轮到第九个僧人,他只说了句话,竟说得占婆王掷刀停刑。

  第六卷距离天国最近的人第二话绿色坟墓

  那最后个僧人战战兢兢地答道:“死是我王之威,不死是我王之恩。”

  占婆王闻言大笑,掷刀停刑,给这第九个僧人留了条性命,又造塔埋骨,最后把那第九个僧人毁去双目,用铁锁穿身,禁锢在塔底地宫。

  司马灰等人听得暗暗咋舌:“阿奴迦耶王好狠的手段,杀戮如同戏耍,想必其人好大喜功,征伐太重,用度太奢,恐怕他自己也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

  又都佩服玉飞燕见多识广,觉得她也确实有些过人之处。

  玉飞燕说:“我虽不知野人山地下古城里究竟藏有什么秘密,但这壁画确实是占婆王屠僧灭佛的情形,番僧中的八个遇害。只有人活了下来,所以九道暗门中应该只有处生门,如果误触机关,说不定会有麻烦。”

  司马灰是个心眼里头揣着心眼的机警之人,听玉飞燕说了壁画上描绘的事迹,已明其意,依次找寻过去,果然有个洞岤内的俑人是囚徒之状,不过俑人沉重,像在地下生了根似的,没有几百斤的力气无法撼动,更不知是转是推。司马灰再仔细打量,发现那尊石俑双眼未坏。便试着往下按了按,哪知稍微使劲,就察觉到石头眼球沉向内侧,抬手又重新回到原位,原来石俑中空,里面显然藏有机括,再将两只眼球同时按下,就听得轰隆作响,占婆王绘像下的墙壁分开缝隙,其后露出座低矮坚厚的石门。

  众人发现壁画中的占婆王高高在上,要想进入古城的最深处,只有从其脚下低矮狭窄的石门中通过,而且必须是曲身猫腰才能爬进去,心中无不暗骂,有心要将壁画毁掉。可考虑到宿营灯里的电池随时都会耗尽,必须在完全陷入黑暗前找到出口,便再也无暇多顾。怎知那石门闭合坚固,大概千余年来从未开启过,四人使出吃奶的力气联手推动,直累得腰酸臂麻,才推开半壁,宽度刚可容人,里面黑咕隆咚,似乎还有不小的空间。

  以众人往常所见所闻,实在推测不出这座古城究竟是个什么所在,数不清的浮雕和壁画无不精湛绝伦,技工之娴熟想象力之丰富规模之庞大结构之奇异,都使人难以置信,历经千年,仍在地底岿然不动,根本不似出自凡人之手,在他们看来,这里的每块石头都充满了谜团。

  玉飞燕不敢贸然入内,先用宿营灯向里照了阵,可满目漆黑。又哪里看得到什么。如果整座黄金蜘蛛城仅是条通道,被阿奴迦耶王隐藏在通道尽头的秘密又会是什么?沉寂的黑暗中仿佛充满了危险,也许每向前走出步。就会和死亡的距离更近了步。

  正当众人将注意力集中在石门深处的时候,司马灰听到身后有个极轻微的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触动了平静的水面。他装作不觉,偷眼去看,此时处在地下环境里久了。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加之积水淤泥中又含有磷化物,偶尔会有微弱的鬼火闪动,所以即便漆黑团,可只要没有浓雾,在不借助灯光照明的情况下,也能隐约看到附近的物体轮廓。司马灰循声观望,发现尊倒塌的石俑背后,伏着个身影,头上圆溜溜的像是扣着半块瓜皮,正是那个戴着1钢盔的第五幸存者钱宝山。

  司马灰猜测对方个人推不开这道石门,所以才引着他们进入隧道,此时见石门洞开,就想找机会悄悄溜进去。钱宝山来路不明,似有意似无意地遮遮掩掩,最可疑地是从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居心叵测,恐怕不是善类。捕捉这个幽灵的机会稍纵即逝,司马灰自然不肯放过,他不发声,悄悄退出宿营灯的照射范围,攀上残壁,迂回着接近钱宝山藏身之处。

  司马灰身手轻捷,他在黑暗中横攀着残破不堪的人面石壁,绕过了隧道中的积水,行动之际悄无声息。民国以前的绿林盗贼中有四绝之说,四绝分别是指蝎子爬城魁星踢斗八步赶蟾二郎担山,司马灰是蝎子张真传,这路倒脱靴的本事惊世骇俗,向来在四绝里占着绝,尤以姿势怪异行动迅速着称。那钱宝山正藏在石俑背后全神贯注地窥探石门,猛然间察觉出情况不妙,也不免惊诧万分,更没想到司马灰来得如此之快,口中“啊”地声轻呼,闪身向后就躲。

  司马灰本想出其不意,擒住对方看个究竟,此时听钱宝山口中声轻呼,这声音虽然轻微短促,但在他听来,无异于黑夜里响个火炮。因为这个人的声音,与探险队在蚊式特种运输机里发现地震炸弹时,由录音机里传来的神秘语音完全相同。那条犹如受到电磁干扰而形成噪音般的声带,显得僵硬而干枯,早已深深印在了司马灰的脑中,他现在终于可以确定,钱宝山就是身份扑朔迷离的绿色坟墓。

  自从在机舱里听到录音开始,司马灰直无法确认这幽灵般的绿色坟墓是否存在,因为只闻其声,未见其形,在行动中难免处处受制,苦无对策,只好隐忍不发,直到此时才水落石出。他想到探险队进山以来种种噩梦般的遭遇,r和苏联人契格洛夫惨死,剩下这几个人也都受到了严重的化学灼伤,全因绿色坟墓而起,心头不由得涌起股杀机,再也遏制不住,竟不想留下活口,于是借攀在残壁上居高临下,拔枪射击。

  司马灰这支枪里的子弹早已顶上了膛,枪口抬,串子弹便呼啸而出。这种苏制冲锋手枪,既是手枪,又是冲锋枪,连发单发都能打,但是在没有装备肩托的情况下,连续击发的命中率难以保证,不过他与绿色坟墓距离很近,乱枪劈头盖脸地打过去,至少也能有两三颗子弹命中目标。

  绿色坟墓察觉到自己暴露了踪迹,急忙抽身躲闪,却仍是迟了半步。那顶1钢盔在慌乱中滚落,随即又被发子弹从侧面击中太阳岤,当场扑倒在地。

  司马灰唯恐对方还未死绝,正想再补上两枪,可猛觉阵腥风袭来。原来隧道底下有条伺机猎食的鳄鱼暴然跃起,张着血盆大口向上扑咬而来,他只顾着要击毙绿色坟墓,没提防潜伏在隧道里的鳄鱼已悄然接近,再也来不及回避,只得闭目待死。

  罗大舌头和阿脆玉飞燕那三个人,都没想到司马灰说动手就动手,等他们反应过来,已在枪火闪动中,见到那钱宝山被当场撂倒,同时又看见条鳄鱼蹿了上来。这三人眼疾手快,乱枪齐发,将跃到半空的鳄鱼打成了筛子,死鳄重重翻落在了水里,阿脆随即扔下两颗白磷手榴弹,炙热的烟火阻住了附近其余几条鳄鱼,迫使它们纷纷后退。

  司马灰只顾着躲避鳄鱼,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