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毁去,但全都遭遇了意外事故,只好将黄金棺椁封闭,再也不敢开启;另外司马灰在隧道中曾枪将钱宝山头部击穿,如果对方真有“运气”也不太可能会被子弹击中。这些情况使司马灰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判断,占婆王的脸并没有“运气”而是某种“诅咒”钱宝山将占婆王的脸移到了自己头上,古老的诅咒也随之附在其身,与其说是走运,倒不如说是受了诅咒,任何意图直接毁坏“脸”的人,都会被占婆王的致命诅咒害死,而且这个诅咒的力量还远不止于此,绿色坟墓正是掌握了“脸”不会受到伤害的秘密,才胆敢亲自进山寻找黄金蜘蛛城,并且次次化险如夷,只有避开占婆王的脸,才有可能对付绿色坟墓。

  钱宝山没料到司马灰竟能识破这层真相,也不禁有些着慌,他见封闭在石岤内的沉晦之气尚未散尽。只要能够抓住时机躲进去,对方又得顾及踏中反步兵雷的同伴,多半不会追击,于是言不发,趁司马灰离密室入口较远,就想抢先行动,谁知刚起身,就被四管猎枪顶住了脑袋,原来是罗大舌头阿脆玉飞燕已经围了上来。

  钱宝山极是骇异:“怎么可能?这几个幸存者当中,并没有工兵部队的排雷专家,甚至连半专业的排雷工具都没有,踏中了美制反步兵雷,神仙也脱不开身,他们怎么可能全身而退?”

  其实司马灰等人在缅甸从军作战多年,身边战友被地雷炸死炸残的事情多得数不清,对各种常见的老式地雷都是非常熟悉。司马灰见到罗大舌头和玉飞燕触雷之际,就觉心中沉,知道事态已经无可挽回,可他眼光向来机敏过人,发现这几枚美制反步兵雷不太对劲。也许是对方自以为控制了局面,进而有些得意忘形;又或许那绿色坟墓虽是控制地下军火交易组织的首脑,但也不定熟悉每种武器的性能与结构,总之钱宝山没有将反步兵雷的安全模式开关闭合。

  这种二战时期由美国生产的型地雷,为了防止发生意外。都留有次性的保险设置,所以在埋设使用之前,首先要将外壳上的安全模式开关闭合,否则旦被人触发引信,只须用匕首刮开外壳,再从中截断金属导管,即可解除爆炸。司马灰当即将计就计,表面上不动声色,用水布擦去鞋底的淤泥,又丢给阿脆,相当于发出了暗号,让她设法排雷。然后司马灰依照绿色坟墓的指示行动,并且故意拖延时间。

  钱宝山百密疏,只将注意力都集中在寻找“尸眼”密室的司马灰身上,没想到阿脆收到司马灰的暗示之后,已经截断了反步兵雷的引爆导管,等他发觉过来,早被罗大舌头三人从侧面包抄,事出突然,再也没有反转回旋的余地。

  罗大舌头怒火攻心,二话不说,将大口径猎象枪顶在钱宝山头上,狠狠抠下扳机,可也不知是机械故障,还是弹药受潮,竟然未能击发。玉飞燕在旁急道:“先留下活口,要不然谁也逃不出去了!”

  罗大舌头骂道:“留他奶奶的什么活口,老子只会大卸八块!”

  他正待抛下枪拽出猎刀,钱宝山却忽然从黑暗的灯影中,投落了那枚白磷燃烧弹,浓烟伴随着刺目的火光迅速蔓延,瞬间就在地面上扯出了道火墙,众人发声喊。连忙向后闪退。

  司马灰位于灯柱另侧,与其余三人对钱宝山构成了包夹之势,他不受火墙所阻,拎着鸭嘴槊正要上前,哪知地岤内的石壁缝隙里有沼气渗入,涌出洞口之后尚未散尽,这种可燃性气体,如果在空气中的浓度超过百分之七,人体还不会感觉到如何异常,但是只要遇到明火就很有可能发生爆炸。地岤洞口的沼气较重,被磷火所引,在殿底迅速爆燃蔓延。

  司马灰见地岤周围烧成了片火海,灼热异常,半步也难接近,不得不闪身避开。这时众人都看到了幅触目惊心的情景:那钱宝山虽被火墙包围,却仍然不顾切,冒烟突火挣扎着想要接近地岤,但手臂刚伸出,被触到了在身前猛烈燃烧的白磷,幽蓝色的火焰透过肌理,直烧入骨,手掌顷刻间就化作了赤炭,疼得他“嘶”地声惨叫,根本无法通过。

  罗大舌头见难以近身,就立刻给猎象枪重新装填了弹药,端起枪口再次对准钱宝山扣动扳机,钱宝山只顾着回身躲避烈焰,不期迎面撞在了枪口上。这回可就没有那么走运了,震耳欲聋的枪声中,就看钱宝山头部血肉飞溅,整个脑袋都被轰了个碎片,身体也被强大的动能向后揭倒,从火墙上翻过,重重摔入那个洞开的地岤当中。

  司马灰本想招呼罗大舌头避开占婆王的“脸”可还没来得及开口,钱宝山的脑袋就被大口径猎象枪轰没了。洞口附近爆燃的沼气消散极快,但白磷烧了阵才转为暗淡,司马灰觉得事情蹊跷万分,等火势稍有减弱,便立刻上前寻找钱宝山的尸体,毕竟那绿色坟墓诡秘莫测,若不彻底揭开他身上隐藏的所有谜团,恐怕今后就将永无宁日。

  司马灰看那地岤中的黑气渐渐消散,就让罗大舌头端着猎枪堵住洞口,他拆毁了尊装有翠珠的函匣,扯下几条帏幔绑在木条上,就凑在铜灯上接了几根火把,又将水布拿到暗泉里浸透了,准备和阿脆玉飞燕三人下去搜索。

  玉飞燕先用冲锋枪扫射开路,直至确认安全后才敢下到地岤内。三人擎着火把到处查看,封闭了千百年的空间里晦气久积,使得火把忽明忽暗。司马灰不敢大意,前后左右依次照视了遍,就见那石室般的地岤里甚是狭窄,内侧还隐有个数米深浅的洞窟,尽头是片天然岩层,已经无路可走,可以看到岩层里暴露出几块古生物的脊椎化石,形体甚大,也分辨不出到底是些什么,而外间石壁并没有被火烧灼过的痕迹,但到处都凿满了奇形怪状的符咒。

  这处地岤除了通往大殿的洞口之外,内部空间近乎封闭,虽然有不少因年深日旧所形成的细小裂缝,可对人类而言却是无隙可乘,难以遁形,除了角落里有几截残碑,到处都是空空荡荡,不仅找不到别的出口和暗门,也不见了绿色坟墓的踪影。不知这个黑漆漆的地岤内,是由于阴晦久积,还是石壁岩层里存在着某重辐射,竟然使人觉得脑中隐隐生痛,似乎体内灵魂正在经受着黑暗的扫描。

  三人深感事情不妙,那绿色坟墓好像蒸发在了黑暗的空间里,又仿佛是噩梦中的幽灵般,根本就不曾在现实当中存在过,这就如同“地球倒转太阳从西边出现”样,是个怪异到了极点的状况。

  司马灰眉头皱:“莫非这世上还真有土行孙的遁地术?”

  他仍不死心,让阿脆跟着自己再次逐寸排查,并告诉玉飞燕仔细看看壁上的石刻,说不定其中会记载着关于黄金蜘蛛城出口暗道的线索,或许还能知道占婆王究竟在这里隐藏了什么秘密。

  玉飞燕借着火把的光亮看了阵,发现地岤石壁上的记号和符咒,尽是种非常独特的古代象形文字。玉飞燕虽是经得多见得广,却也对此字不识,它们似乎不同于世界上已知的任何种文字,恐怕没有人能读懂其中含义。

  而那几截石碑上所刻,则都属于占婆王朝的文字,主要来自来巴利语和梵语,玉飞燕对此较为熟悉,识别出七八分不是问题,她只粗略看了几眼,心下已是惊疑不定,忙叫住司马灰:“黄金蜘蛛城里确实隐藏着占婆王的秘密,但这个秘密很可能不是某件具体的东西”

  第六卷距离天国最近的人第八话还没有发生的事实

  司马灰跟随探险队深入野人山,历数途中所见之事,都像是笼罩在层无法驱散的迷雾之下,他实在想不出占婆王为何耗尽国财民力,在地底建造这样座奇形怪状的黄金蜘蛛城,又在四周布置下重重陷阱,将外围的古迹全部毁坏。那些蟒蛇与古塔的图腾占婆王与死神相会的壁画无数人面浮雕的石砖,都在暗示着什么?占婆王既然将这处被称为“尸眼”的密室,藏匿得如此之深,其中必然有些缘故。此时司马灰听玉飞燕说石室中确实藏有占婆王的秘密,可他发现这里除了壁上刻了些密密麻麻的古代文字和符号,再没有别的多余之物,那个所谓的“秘密”到底是指什么?难道不是具体的某件东西?

  玉飞燕说:“如果不是我解读错误,这间石室本身就是占婆王的秘密。”

  她为了进步确认自己的判断,又去竭力辨认石壁上其余的古文。

  司马灰更觉奇怪,就想再问个明白。阿脆见玉飞燕时而双眉深锁,时而瞑目沉思,就对司马灰摇了摇手,示意他不要在旁干扰。司马灰只好闭口不言,继续举着火把在密室中到处察看,却始终没发现周围另有出口。

  玉飞燕看了好阵子,才告诉司马灰等人:“密室中记载着些非常离奇的事情,很难令人理解,但是如果跟咱们目前已经掌握的线索结合,应该可以推测出占婆王隐藏黄金蜘蛛城里的真相。”

  原来占婆国自古崇信五官,以脸为贵,以头为尊,因为据说人之面目不同,所产生的运势也有很大差异。阿奴迦耶王深谙此道,他平生擅长养蛊炼药,又不断服食人脑尸虫,所以体态容貌异于常类,就连肤色都和当地人不同。缅寮等地称此为“脸蛊”是种被视为禁忌的古代邪术,后世不传其法。其实占婆王并非生具天人异相,也未从自身相貌当中,得到所谓的“运势”那副神佛般的面容,乃后天服药形炼所化,只是为了维持王权的神秘与恐怖。

  占婆王生性残忍,嗜杀如命,深信宿命之说,他虽然自视极高,但即使容貌再怎样酷似神佛,也仍然是受困轮回的众生之,摆脱不了人世的欲望与纠缠,心中也不免对自己的身后之事怀有几分悚立畏惧之意。自此更是常被噩梦惊扰,因为人生的太阳终有天将会陨落。由于他对死亡深感恐惧,所以只要是找借口杀人,都要以“过去未来”之事询问被害者。

  后因野人山地陷,崩塌形成了道深不可测的裂谷,因为当初建造在山巅的古塔中,多存放着占婆王朝历代积藏的金珠宝玉,所以就遣人从群象埋骨的洞窟里进入裂谷,却在地底意外地找到座岩山,那岩山通体漆黑,形似八足蜘蛛,内部有无数洞岤纵横相连,似乎还有人类居住过的迹象,犹如片地下宫殿,地宫内岩层里不仅藏有枯化的忧昙婆罗,另外处洞岤中还留有某种巨大生物的骨骼,显然是个比占婆王朝更为古老的存在,但后来被黑水吞没,所以没在历史上留下任何踪迹,如今山体崩裂,水脉枯竭,便再次显露出来。

  在占婆传说中,盘踞在死者之国的尸神,体如黑墨,黑洞般的眼睛长在体内,并且生有四足四手,与这座地底岩山极其相似,当时占人多将此视为噩兆,认定会有大难临头,但最令占婆王恐惧的,是他在洞窟内残留的迷雾中,亲眼目睹到了自己死亡时的情形,届时灰飞烟灭,神形俱碎。

  占婆王多年前杀害过位圣僧,那僧人临刑前不发言,只留图卷,描绘了占婆王在尸眼洞窟前头破脸碎的惨死之状,并示以三指。如今恰是应了前事,所以占婆王对此毫不怀疑,自知早晚有日,必然会死在这里。虽然明知道注定要发生的事情无可避免,但他仍然妄图改变这个事实,不惜以倾国之力,依照通往死者之国大门的形制,筑造黄金蜘蛛城,将整个王朝所拥有的全部辉煌与赞叹,都献给了盘踞在阴间的“尸神”再杀死了所有知情的奴隶与工匠,又使岩层中的忧昙婆罗残骸重新生长,那些隐藏在野人山裂谷里的古老秘密,也就从此蒸发在了历史的烟霭之中。

  其实关于宿命,在古代宗教典籍盘陀宿业经中,早已阐述了个铁般定律,如果把古奥的文意用现代观念解读,大致就是:万物的命运,皆是由无数个点所组成的条曲线,没有人知道线的中间会发生什么,或是会遇到什么,只是所有的线,最终都会前往同个终点,这个终点就是死亡,绝不存在例外,曲线中出现的任何个点,也都不可能对终点产生影响。

  如果有人能够提前看到自己的终点又会怎样?那他也许就是“距离天国最近的人”了,因为他已经洞悉了自己的命运,如果再有能力抹消这个终点,就等于踏入了天国。占婆王就认为只要今后不再踏入黄金蜘蛛城,就会避免与死神相遇,他的生命里也就没有了死亡和恐惧,自此不坠不灭,无生无死,变本加厉地狂妄残忍起来。不过他最终仍是暴猝身亡,大概占婆王临死也没想明白,其生前所预见的终点,并非是自身,而是从他遗骸当中剥下的尸皮面具。如果说天地间草木都有自身的命运,那么占婆王事先看到的情形,只是“脸”的宿命而已。

  当年修筑黄金蜘蛛城的奴隶和俘虏,在完工之期都已惨遭屠戮,可这世上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所以占婆王又在此留下诅咒——谁胆敢接近“黄金蜘蛛城”里的秘密,死神就会带着恐怖的阴影垂临在谁的头上。幽暗沉寂的地岤中,到处契刻着这样阴森冰冷的诅咒,这似乎是道最后的精神防线,但在现代人看来,难免显得苍白虚无。

  玉飞燕告诉司马灰和阿脆,这些石碑上记录的除了诅咒之外,就是占婆王与死者之国沟通的鬼刻,但其中的内容也未必全都准确可信,毕竟早已无从查证。但占婆王肯定是通过某种渠道,亲眼见到了自己死亡时的情形,否则他也不会如此深信不疑。野人山里存在着很特殊的磁场,可能会出现近似海市蜃楼的光学和电波异相,包括咱们先前看到的幽灵运输机,多半也属此类,只是还不能确定根源是来自深山里的浓雾,还是来自这座黄金蜘蛛城内部的岩层。

  司马灰和阿脆听罢,都有恍然之感,原来绿色坟墓所仰仗的尸皮面具,即不是运气,也不是诅咒和阴魂,而是宿命,是个还没有发生的“事实”因为占婆王的“脸”注定会在尸眼密室开启时被毁,所以之前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改变这必然发生的“事实”可隐藏在脸下的绿色坟墓,其真正的面目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他坠入密室后,就失去了踪影?他对黄金蜘蛛城里的切了如指掌,似乎比占婆王生前知道的秘密还要多,又兼布置周全,自然不是主动赶来自寻死路,显然这些事情全都在他的计划之内。

  至于绿色坟墓要寻找的所谓真相,众人就觉得更加难以揣摩了,应该不是为了黄金蜘蛛城里供奉给尸神的财宝而来,而且听其所言,并不怎么迷信神佛之事,自然也不会去追寻长生不死的愚昧勾当,凡是有这等念头的,都是贪生怕死之辈,绝对不敢以身涉险亲自进入危机四伏的野人山大裂谷。

  如果依据众人目前获悉的情况来判断,黄金蜘蛛城的内部本是座遗存在地底的巨岩,占婆人将岩层和洞岤加以修整,封闭破坏了大部分的区域,那里面必定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东西,绿色坟墓定是为此而来。

  如今司马灰等人与绿色坟墓已成死敌,所以逃生和解开对方身份之谜这两者之间,没有轻重缓急之别。忽觉密室中阵颤动,岩层缝隙里都涌出黑雾,司马灰说:“不好,这座古城还在继续向地底的泥盆中沉没”

  众人唯恐再次引爆沼气,急忙将手中的火把熄灭,当即放弃了继续搜索的念头,搭起人梯,由罗大舌头在上接应,从密室中返回了大殿。这时黄金蜘蛛城内的地面已经开始倾斜,嵌在壁上的砖石纷纷掉落,半空中有条大石梁飞下,将铜灯击个粉碎,千年火万载炉内油倾烛翻,烧得遍地都是火头。

  野人山属旱山深裂地形,这古城底部是个枯竭的暗湖,由于水脉下降留下了大量淤泥,湖中生物死体残骸慢慢消解腐化后,都被高压封闭在在淤泥和地层的夹层之间,形成了无数相对独立的气囊,有大有小,星罗散布,其间也有几处暗泉,千年来涌动不竭,甚至通到了黄金蜘蛛城的内部。

  千年前由地面崩塌下来的整块山表,直受沼气与植物根脉承载,这个微妙的平衡旦遭到破坏,就会彻底土崩瓦解沉入万顷淤泥,黄金蜘蛛城里生长出来的植物,先前已被地震炸弹摧毁了大半,使城体受力产生了剧烈变化。对封闭着沼气的气囊形成挤压,终于使沼气涌入城中,整座黄金蜘蛛城都开始倾斜沉没,通过石壁缝隙渗透进来的沼气,都被大殿内的火焰点燃。这次与先前不同,几乎是发而不可收拾,个个膨胀的火球迅速蹿向高处,司马灰等人就觉眼前冒出的烈焰横空爆起,周身皮肉都像是要被热流撕扯开来,连忙扑倒在地,拼命爬向殿角的暗泉。

  灼热的气浪将附近的空气扫而空,火光转瞬暗淡下来,周围不断传来震动,耳朵里全是轰隆隆的沉闷响声,地底郁积的各处沼气被逐个点燃,发生着持续不断的爆炸。

  就在众人接近窒息极限之际,城体已经从当中崩裂,头顶上泥沙水雾纷纷落下,透过殿顶裂开的巨大豁口,只见高处也是火势蔓延,覆盖整个裂谷的忧昙婆罗也都被引燃了,在那片混暗的尘埃之中,飞腾的火光划破浓密的灰黑色烟雾,犹如道不祥的黑墙升上了半空。

  第六卷距离天国最近的人第九话燃烧的天空

  司马灰等人躲避在坚固的大殿角落,抬头去看高处,就见古城已经裂成了“”字形,逐渐开始分崩离析。黑洞洞的宽阔裂痕中,露出无数条黑蟒般的植物,都如蛛网般缠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