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孀盘耐敛愕袈湎吕础冶诩渖痴媳慰眨疚硌苟ァ?

  穆营长见状况危险,忙招呼众人:“快跑!”他看通讯班长刘江河惊得呆了,腿底下跟灌了铅似的半天迈不出步子。厉声喝骂:“你他娘咋球搞的!”但是流沙形成的瀑布涌向谷底,淹没了切声响,任凭他竭力叫喊,却是谁也听不到半个字。

  穆营长只好上前猛推刘江河,谁知却被块飞坠下来的巨岩击中,他头上虽戴着柳条帽,却仍被砸的血肉模糊,身子栽,跪倒在了沙尘之中,转眼间就被流沙埋住了大半截。

  司马灰在旁边正好瞧前穆营长遇难的惨烈幕。而刘江河毕竟年轻,脑子里边早已懵了。顾不得自己也要被流沙埋没,还想徒手从沙子中挖出穆营长,奈何沙砾粗糙,他发疯似的只刨了几下,十个手指就磨秃了皮肉,血淋淋的露出了白骨。

  司马灰心头沉,知道穆营长被蹋落的沙石连砸带埋,此刻已然无幸,而且流沙下落之势汹涌劲急,再也来不及去挖尸体,就探臂膀揪住刘江河的后衣领,拖死狗般硬拽着他,紧贴着峭壁往前奔逃。他们刚穿过片流沙帷幕,就看宋地球也因躲闪不及被流沙盖住,亏了埋得不深,才被罗大舌头和胜香邻两个舍命抢出。

  众人借助地谷两侧的岩根凹隙,避开落下的流沙碎石,在尘雾弥漫中摸索着逃出不知多远,但听沙石滚落之声渐渐止歇,司马灰这才敢停下脚步,抹去风镜上布满的尘土,用矿灯去照视身后的情况,发现山体崩塌的大量沙石,早将钻探分队遇难的那段地谷,填埋得严严实实。

  其余几人也各自坐倒,喘作团,司马灰看附近地势开阔,还算安全,就扶起宋地球检视伤情,见其头部破了个大洞,失血甚多,昏昏沉沉的人事不知。

  胜香邻忙打开急救包,敷过了药,又为宋地球缠上绷带裹住伤口。她只是跟随测绘分队在野外工作时,学过些简易的救护措施,判断不出宋地球究竟有没有生命危险,但明眼人看这情形也知道不容乐观。

  司马灰看通讯班长刘江河两眼通红,呜呜抽泣不止,便知道是穆营长的死对他打击太大。司马灰虽比刘江河大不过二岁,却目睹过无数死亡,知道这种情绪如果得不到释放,迟早能把个人折磨疯了,就厉声对他说道:“你他妈也参军那么多年了,好歹还是个班长,穆营长是被潜伏在地谷中的特务害死的,你不准备着替他报仇,却跟个婆娘似的哭天抹泪,你还活个什么劲?趁早自己撒泡尿把自己浸死算了。”

  胜香邻听不下去了,她秀眉紧蹙,站起身来问司马灰:“穆营长刚刚牺牲不久,谁的心里能不难过?你何必非要说这些刀子似的狠话,句句戳人肺腑?”

  罗大舌头替司马灰辨解道:“香邻这就是你不懂了,当初在缅甸参加世界革命的时候,格瓦拉日记我们人手本,那里边写得清楚——仇恨是战斗中至关重要的因素。刻骨的仇恨可以使人超越生理极限,变成个有效率的暴力的有选择性的冷血的杀戮机器。”

  胜香邻虽不理解这些道理,但她发现司马灰的话似乎起到了某些作用,通讯班长刘江河渐渐止住了悲声,也就不再多提这个话头,转问司马灰:“宋教授出事前曾嘱咐过,由你接替指挥,你现在有什么计划?”

  司马灰直言道:“凡是力量所及,我自当竭力而为,办不到的,我也不敢勉强。先前听老宋说罗布泊洞道里有部苏联电台,如今咱们的光学无线电受损,需要找到苏制电台拆下零部件才能修复而且退路断绝,与外界失去了联络,携带的干粮虽然还可维持几天,水壶却是快见底了。照我看只能徒步穿越地谷的主体区域。找到古楼兰黑门遗址里的暗河,再去罗布泊望远镜下的极渊中,搜索苏联人留在地底的电台,不过那无底洞般的极渊里寻找那支失踪的联合考察队,简直如同是大海捞针,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谈不上制定计划,条道走到黑也就是了。但老宋的伤势比较严重。不管探险队能否抵达罗布泊望远镜,都未必能够保住他的性命。最后结果如何,全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罗大舌头也很替宋地球着急,可什么话到了他这张嘴里,都不免要横着出来:“司马灰你这也能叫计划?你以为不管有没有条件。只要放把火烧起来就行了?这纯属冒险投机主义和拼命主义嘛。宋地球这秃脑门子也真是的,找谁接替指挥不好,非要找司马灰,论思想觉悟和纪律作风,我罗大舌头都比他这个民兵土八路强多了,怎么就不找我呢?司马灰这小子不过就是个典型的盲动主义者,他在缅甸野人山取得偶然性成功之后,非但不认真总结教训,还到处去盲目推销经验。我看咱们这支队伍落到他手里。早晚是小寡妇烧灵牌,了百了啦。”

  胜香邻并不习惯他们这种说话方式,不禁十分生气地说:“宋教授这么看重你们两人,你们却从不把他的生死放在心上。司马灰你刚才还好意思厚着脸皮教训别人,却不知忘恩负义,也不是大丈夫所为。”

  司马灰知道胜香邻根本不信任自己,地谷中的环境十分险恶,团队内部成员的相互信任,是重中之重。于是他耐下性子,对胜香邻解释说:“我司马灰活了二十来年,经历过的事情也不算少了,可回想起来,无非随波逐流而已。我父母都在文革初期被打成了右派,我十几岁开始就没学上了,不得不在郊区拾荒为生,然后又跟别人跑到缅甸去参加人民军游击队,缅共溃散后逃回中国,照样是无以为业,只能靠吃铁道度日,再不然就是被送到北大荒去开大田。我那时候真的相信‘命运’,我的命就是个社会渣子,因为我生活在这个阶层中,到死都挣脱不开,真是活也活不痛快,死也死不明白。后来承蒙宋地球收留教诲,才不至于继续跟着火车运送生猪,这份恩德我从不敢忘。问题是我现在捶胸跺足连哭带嚎,就能把他哭得伤势好转了吗?我看这地谷中危机暗伏,咱们身处险境,还是应该设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尽量保持镇定,少做些没意义的事才对。”

  胜香邻见司马灰说得在理,神色间又显得很是真挚,也就相信他了,甚至还对先前错怪之处心怀歉意。

  却不知司马灰是个极会说话的人,刚才所讲的内容虽然俱是实情,唯独对他和罗大舌头投奔宋地球的真正动机字不提,那些情况说出来反倒不妙。他看众人得脱大难之后,情绪逐步稳定下来,就说了先前在死亡壁画处发现的怪事,看来地谷中危险极多敌情复杂。咱们这几个人里,只有穆营长具备反特经验,他的牺牲是咱们的重大损失,另外宋地球也因伤势过重昏迷不醒,无法再指导探险队行动。所以眼下只能在没有条件的情况下创造条件,大伙必须加倍保持警惕,密切注意周围的切动静,千万不要落单。

  司马灰说完,就找了根从山顶崩落下的枯木桩子,拿刀子削成鹅蛋粗细的木杆,又利用身边携带的长绳,绑制成副担架,与罗大舌头刘江河三人,轮流抬着宋地球,胜香邻则替他们打着矿灯照路。

  行人以指北针参照方位,经过坍塌的地谷边缘,进入了黑门峡谷的主体区域,这条地下大峡谷,存在着令人震惊的历史,它的尽头曾是古楼兰开国先王“安归摩拿”沉尸埋骨之所,同时也是座巨大的人间宝库,隐匿在大沙坂地下近千米深的峭壁间,默默见证了两千年的沧桑轮回。

  早在鄯善王朝消亡之前,这里直是楼兰人朝圣膜拜之地,而清末至民国这段岁月里,无数寻宝者和探险家,乃至乌合之众的土匪马贼,都不惜冒着生命危险,穿越大漠戈壁,前来寻找“黑门”中的奇珍异宝。可至今没人知晓“黑门”后究竟是怎样的世界,它就如同恶魔张开的大嘴,使那些前赴后继的掘藏者有来无回。

  司马灰等人走了许久,才行到峡谷深处,这里的地势更为开阔,干涸的古老河床两侧,铺满了黄沙,沿途不时能看到具具尸骸,有些是零乱的枯骨,有些则已化为干尸,几乎都是前来寻宝掘藏的土贼,也许只有这些尸骨自己清楚,为什么会倒毙在这条瞻仰奇迹的道路上。

  正当众人的视线厌倦了枯燥的沙砾,脚步也因疲惫而变得沉重,忽见道峭壁陡然拔起,从中分开条似被刀辟斧削的险要通道,直上直下的深入地底,通道的长度将近两千米,是唯可以抵达“黑门”的路径,岩壁间冰冷生硬的压迫感,使人觉得呼吸艰难。

  幽深的通道尽头处豁然开朗,在高不可测的岩壁上,嵌着座宏伟的穹庐形三重巨门,它孤独地矗立在苍凉与寂静之中,仿佛通往个永远不可能到达的地方,整体建筑没有使用到砖瓦,完全是根据天然地势洞穿山墙为门。

  探险队停下脚步,利用矿灯照射,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观测开凿在红色沙岩峭壁上的庞大建筑,只觉到站在门前的自身小如鼠蚁,几乎与这座“黑门”不成比例,不可避免地产生出种朝圣般的诚惶诚恐。

  司马灰见周围并无异状,便将矿灯光束投向石门内部,猛然发现十余步开外坐着个人,灯光恰好照在那人的脸部。司马灰心头顿时阵悚栗,因为他见到了个早该死去的人,既已投到那森罗殿枉死城中的,何曾有过退回之鬼?

  第二卷蒸气流沙第九话

  纵是司马灰胆气极硬,心底也止不住有些打怵,因为他发现在黑门中坐着的人,身穿件倒打毛的破羊皮破袄,看那身形相貌,都和当年的赵老憋极其酷似。

  赵老憋当年为取“雷公墨”,在长沙郊外的火窑内受了重伤,张脸都给烧掉了半边,当时司马灰和罗大舌头亲眼看他毙命,并将其埋葬在了乱坟岗子中,此事距今已有六年之久,想来尸骨都该化去多时了,这个人又怎么会出现在新疆?

  司马灰和罗大舌头万分诧异,那个乌云遮月的仲夏之夜,螺蛳桥下萤烛变幻的鬼城,坟地间蛙鸣蚓吹的凄凉,还有赵老憋临死之际的诡异话语,又都浮现在了他们的脑海当中。

  而胜香邻与通讯班长刘江河却不知其中缘故,胜香邻见司马灰怔在那里,就问道:“那好像是具土贼的干尸,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司马灰心想:“不对劲的地方太多了”他再用矿灯照视,见那个穿皮袄的老头果然已经死去,尸身坐在地上都被风化了,这具干尸周围,尽是堆堆的枯骨,许多沙鼠正在骷髅头中钻进钻出,看那骨骸间残留的毛发,明显具有白种人的特征。

  司马灰让刘江河守着担架上的宋地球,然后走到黑门内部,抱着步枪半跪在地,仔细观察地上这些尸骨,就见那穿皮袄的干尸风化严重,虽然皮肉尚在。但面目已经看不清楚了,只是身形穿着,甚至脖子上挂的那串打狗饼插在腰间的烟袋锅子,都与当年的赵老憋完全样,心想这多半也是个憋宝的“关东老客”。

  这时罗大舌头对胜香邻说了1968年在长沙黑屋发生的事情,胜香邻听后也感意外,上前对司马灰说:“赵老憋既然早已经死在螺蛳坟了,这具干尸肯定是另外的土贼。”

  司马灰忽然想起赵老憋是个六指。即便尸体风化了,这个特征却仍有可能保留下来,但用矿灯照,发现干尸左手紧握成拳,掌缘比常人多生出节极细的指骨。

  司马灰不禁倒吸口冷气:“这干尸十有八九就是赵老憋,我看尸体能风化到这种程度,少说也死了三四十年了。”

  罗大舌头也觉得有些懵了:“既然这具尸体就是赵老憋,又死在这里几十年了,那咱在长沙黑屋遇到的就是鬼了?”

  司马灰揣测道:“你也别把这事渲染得太恐怖了。咱们眼下只不过找到手指这处形貌特征吻合,说不定这具尸体是赵老憋的先人”

  罗大舌头不等司马灰说完,就摇着脑袋道:“没听说过,这六指儿还带遗传的?”

  胜香邻道:“你们两个别疑神疑鬼的胡乱分析了,不如先看看这些人是怎么遇害的。黑门中埋藏了楼兰古国的无数奇珍异宝,自从瑞典考古学家在地谷中发现这个遗址以来,就有无数境外探险队勾结土贼前来寻宝。这些土贼除了新疆大漠中的马匪。其中也不乏中原地区的盗墓者江西或关东的憋宝客,甚至还有青海的掘藏师,无不蜂起而至。这些人多半懂得方术,都有积年的老手段,经验非常丰富,但不知是什么原因。始终没有个人能够带回地谷中的珍宝。咱们沿途看见无数枯骨,几乎都是这些土贼所留,可这地谷中空寂异常,除了少数几个区域存在气态衰变物质,并不见再有其它危险存在,这些土贼死的很是蹊跷,如果不能查明他们死亡的真正原因,恐怕咱们也会面临样的结果。”

  司马灰觉得胜香邻思路清晰,见事明白。果然指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这条地谷里环境恶劣,外部几乎没有生物存在。随着接近了地谷尽头的黑门,才有些沙鼠沙蛇在啃噬死尸遗骨,看来这遗址底部有水源的传说应当属实,使得空气中二氧化碳浓度不高,能够维持人体正常呼吸,同时也说明这些境外寻宝者和土贼,死因并非窒息或吸入有毒物质,看尸骸间并无明显外部创伤,不像起了内哄互相残杀而亡。可这数十年间,为什么从没有人将楼兰古国的珍宝带出地谷?

  司马灰完全想不出什么头绪,对赵老憋的情况也无法多作深究,只好动手翻看附近枯骨身边的背包,想从中找到些线索。

  三人搜寻了阵,发现这具酷似赵老憋的干尸,与周围那些白种人骨骸,应属同伙,因为他们携带的背包相同,里面所都装的干粮火油木炭等物,也完全样,应该是支来自法国的探险队,他们雇佣了这位关东老客,到这大漠戈壁中来憋宝掘藏,背包口袋里都装了镶嵌着宝石的黄金匕首玉石面具玛瑙酒壶,也数不清有多少珍异之物,显然是已经得手了,却在返回的时候,突然全伙倒毙在了途中。

  那具酷似赵老憋的干尸,可能是由于脖子上吊了串“打狗饼”,虫鼠蛇蚁难以接近,才渐渐被地谷中的阴风化为了干尸,而他的同伙却只剩下堆森森白骨了。

  三人越看越觉得事情扑朔迷离,要是中毒身亡,这些死者都没受过外伤,要是中毒身亡,尸骨不会呈现这种颜色,老鼠也不会在它们周围爬动,思来想去,无非只有种可能——这十几个人的心脏同时停止了跳动。

  罗大舌头觉得好奇,蹲下去捡起柄黄金匕首,拿在手里就舍不得放下了,他也不会鉴别古物,只学着样子,把在鼻子底下嗅了两嗅。

  司马灰心想:“你吃饱了撑的,闻这东西干什么?”皱眉问道:“这东西能有什么气味?”

  罗大舌头也不知应当如何形容,就说:“跟人民币个味道。”

  司马灰吓唬他说,以前常听人讲,在大漠滚滚黄沙之下,有座遍地都是金银珠宝的死城,误入其中的人们要是心存歹念,捡起了城中宝物妄想据为己有,就会被恶鬼缠上,晴天白日里也要飞沙走石。本来笔直的道路全都变成了迷径,将人活活困死在城中才算罢休,这些法国探险家和憋宝客死状极是古怪,可能也遇到了楼兰古国的神秘诅咒,罗大舌头你要是想多活几天,就得留神点了,可别舍命不舍财。

  罗大舌头说:“你怎么又搞这套唯心主义言论?以我参加考古工作多年的经验来分析,这沙漠里有种虫子,它们死后变成了虫子干尸。接活人的气息就会活转过来,专要吃人,这些法国人多半都是被木乃伊虫子,钻进屁眼里把人咬死了。”

  胜香邻见这二人又开始练嘴皮子了,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叹道:“要是宋教授意识清醒,他肯定能发现这些人的死因。”

  这时罗大舌头又从地上捡起顶鼠灰色的圆壳帽子。拍去上边的灰尘,对司马灰和胜香邻说:“这种帽子不错。比咱这又沉又闷的柳条帽可好多了,咱拿别的不行,拿几顶帽子总不算犯忌讳吧?”

  胜香邻心想这俩人怎么跟拾荒似的什么都捡?她要过帽子来看了看说:“这是法国软木盔,前几年我在华侨农场。看到不少人干活时都戴过这种帽子。”

  司马灰说香邻你还真识货,这就是法国的“”,也称软木帽或软木盔,都是以上等木髓灌膜压制而成,非常轻便耐磨,透气和保护性能良好,适于丛林和沙漠等各种环境,近似于北越士兵配戴的草绿硬壳陆军帽,当年驻防在缅甸的英国军官。到野外狩猎就喜欢戴这种帽子。如果安装上风镜和矿灯,它所发挥出的勤务效能,绝非仅适合井下作业的柳条帽可比。

  司马灰见那些法国人的软木帽,还在干燥的地谷中保存完好,就让罗大舌头多找了几顶,交给通讯班长刘江河擦干净了,分给众人替换笨重的柳条帽,又收集了枯骨旁散落的背包,找到里面装有火油燃料的铁罐子,以及法国人身上挎的猎刀,全都取出来带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刘江河毕竟是部队上的人,他可没有司马灰和罗大舌头这身游击习气,迟疑道:“大哥,咱们用外国人的东西这这不太好吧?”

  罗大舌头道:“亏你还是个班长,却跟个土包子似的,连这都不懂?当初毛主席去重庆谈判,不就戴的这种帽子吗?想当初我罗大舌头在缅北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