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司马灰道:“你伤势还重,别太耗神了,再多休息会儿。”

  宋地球缓缓摇了摇头:“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恐怕没剩下多少时间了,如果说生下来是种偶然,那死亡就是个必然,我都这把岁数了,活到今天才必然也没什么,所以你们不用替我难过,可有些事我必须告诉你们。苏联人挖掘的罗布泊望远镜,通到地表之下万米”

  司马灰见宋地球的神智似乎并不十分清醒,口中来来去去,都是以前那些说话,就问道:“老宋,这些事你以前就讲过了,你知不知道‘绿色坟墓’到底是什么人?”

  宋地球听到最后四个字,猛然惊出身冷汗,似是想起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事情,昏昏沉沉的意识顿时清醒了几分,他忽然盯着司马灰说:“绿色坟墓不是任何人。”

  第三卷黑暗物质第六话龙印

  司马灰听得甚是不解:“绿色坟墓怎会不是任何人?它即便真是幽灵,死前也该有个身份才对。”又寻思:“我已经习惯将地下组织的首脑称为绿色坟墓,或许该问宋地球地下组织的首脑是谁。”

  宋地球却示意三人不要提问,他想趁着头脑清醒,抓紧时间告诉他们些情况,就断断续续地说道:“我现在所讲的切内容,你们不要转述,也不能记录,因为这些信息很危险,如果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绿色坟墓并不是某个人,也不是任何生物”

  原来胜天远在法国驻印度支那考古团工作之时,曾收到过份来自地下组织的委托,是请他带队前往缅甸原始丛林,寻找占婆王朝失落的“黄金蜘蛛城”。

  胜天远当时想得比较简单,认为科学研究没有国界之分,于是欣然前往,他以前曾对显赫辉煌的占婆王朝进行过深入研究,此次再到缅甸考察后,逐渐发现“黄金蜘蛛城”的前身,也就是被代称为“泥盆纪遗物”的岩山,蕴涵着远比占婆王朝更为古老的秘密。

  占婆王阿奴迦耶是在千年前找到的这座地底遗迹,然而缅北裂谷中的“泥盆纪遗物”,早在两千年前就已有人类存在,这座岩山应该就是先秦地理古籍中所载的“地穷宫”,穷者尽也,宫为窟宅,意指位于地下最深处的洞窟。前史称缅甸带为“灭火国”。灭火氏目如烛炬动如蛇形似鬼穿黑水居地穷不识火性,又载“地穷中有积石,积石下为大海”,后世所能找到的相关记载,仅有这短短的几十个字。

  胜天远无意中得知,这个地下组织的真正目标,并不是占婆王堆积如山的财宝,而是要解读地宫密室中的神秘符号。灭火国地宫中的古老符号,来自于中原地区的黄河流域,与殷商时期的“甲古文”并行,据推测至少产生于“夏商周”上古三代中的夏代,甚至还要更早,因此考古学者将之命名为“夏朝龙印”,龙是指这些异形符号近似“兽鸟龟龙阴阳飞伏”,印则是指印记标识符号。“夏朝龙印”存世极其稀少,而且其文玄远,通达幽冥,几乎不像是人类的语言,所以到了宋代之后,世上几乎再也没出现过它的踪迹,早已没人懂得其中奥秘。

  灭火国应该是“夏朝龙印”古文明延伸出来的脉分支,因海浸导致消亡,其真实来历已无从考证。灭火国地宫密室中刻满的“龙印”符号。记载着个关于“地底通道”的秘密,通道的尽头是个人类永远不可能抵达的区域,或者说它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出资雇佣探险队和考古专家,寻找“黄金蜘蛛城”的地下组织,计划接收占婆王古城中封存了千年的“幽灵电波”,并从中取得那个未知区域的坐标,以及进入通道的途径,古人认为此区域是“死者之国”,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个地下组织,始终将其称为“绿色坟墓”,并把这个阴森恐怖的名称作为组织代号。

  由于胜天远并未真正接触“黄金蜘蛛城”,所以他并不清楚“绿色坟墓”的真相,其实就算他此刻亲自站在古城密室里,面对满壁神秘的“夏朝龙印”,也终究无能为力。只是他和法国驻印度支那考古队的同事们,都察觉到了这个地下组织邪恶的面。

  幕后又有西方冷战势力作为背景,想必那些不可告人秘密背后,有许多更为黑暗的东西存在。

  当时有组考察队员,计划在条件尚未成熟的情况下,冒死进入野人山大裂谷,毁掉泥盆纪遗物中的“夏朝龙印”,结果去不回,全都死在了山里。胜天远则摆脱了地下组织的控制,寻机返回祖国。

  司马灰听到此恍然醒悟,当初在盲谷中使用战术无线电,收听到考察队员的亡灵“借声还魂”,那些死者正是胜天远“印度支那考古团”的同事,而“绿色坟墓”是代指个存在于地心附近的未知区域,它的具体位置和通道,都以“夏朝龙印”记载在灭火国的地宫密室中,这些事情与罗布泊望远镜有什么联系?地下组织的首脑又究竟是谁?

  宋地球感觉头疼更加剧烈,脑袋里阵阵的发空,有时候句话要反复讲几遍才能说清,有时候张开嘴又忽然忘了自己想要说什么,他知道这可能是脑震荡引起的后果,清醒的意识维持不了多久,就继续捡紧要内容告诉三人。

  “绿色坟墓”的首脑藏匿太深,其身份和背景从来没人知道,胜天远也找始终不到任何头绪,于是他回国后,着手考证“夏朝龙印”的来历,也没有任何结果,便逐渐将视线投向了大漠戈壁之下的极渊,他认为极渊就是所谓的“通道”。

  胜天远带领考察队三赴大漠,终于在罗布泊找到了深渊般的原生洞窟,怎知苏联人也得到了些情报,主动提出要协助中国实施“罗布泊望远镜”探测行动,在1958年中苏联合考察队意外失踪之后,苏联专家团迅速撤离,发掘探测工作从此就被搁浅,再也无人提及。而在这过程中,也破获过些境外敌对势力按插的谍报分子,其中就包括“绿色坟墓”这个地下组织的情报人员,甚至有人怀疑中苏联合考察队内部,混入了特务,才导致行动失败。

  胜天远更由此觉察到,“绿色坟墓”这个神秘的组织,与罗布泊极渊有重大关联,否则不会竭力掩盖这些事实,他自己也曾遭到过多次暗杀,1963年搭乘“伊尔12”空军运输机遭遇航空事故之后。又在医院中被特务下了慢药,终于不治而亡,他将在缅甸丛林及新疆荒漠中所有的考察发现,以及据此产生的所有推测,都暗地里以加密方式写在了笔记中,其中的内容外人看不出任何异常,只有他的至交宋地球能完全读懂。

  宋地球知道这些事情关系重大,有许多情况不能对外公开。就当着刘坏水的面,看过之后加以焚毁。此事宋地球不敢声张,文革开始后又被下放到农村参加劳动,这十年中倒直没出意外,他以为肃反中早把“绿色坟墓”的潜伏分子全部逮捕了,没想到这次来到罗布泊荒漠万里寻藏,还未知得失如何,却接连受了几番惊恐,而且又遇到了该组织派遣的敌特。平白牺牲了钻探分队几十个同志,使本来就要面对的危险和困难成倍增加。

  宋地球视胜香邻如同亲生女儿,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从未对她提起过笔记中的任何内容,但也承诺过,将来会告诉她胜天远的真实死因。宋地球说到这里,脑中思绪已经开始混乱。他还想说苏联人在极渊下发现了什么,又为什么会在撤离时炸毁洞道。但他意识渐渐模糊,说出来的话大多词不达意,谁也听不明白他究竟想要表达些什么了。

  胜香邻听说父亲也是被“绿色坟墓”害死,又见贯睿智的宋地球突然变得思维混乱。她往常虽然很有主见,可当此情形也止不住泪如雨下。

  其余二人也深觉无奈,眼下还有个十分紧要的问题,“绿色坟墓”的首脑如果掌握着极渊里的秘密,又何必废尽周折潜入缅甸丛林中的“占婆古城”?“罗布泊望远镜”究竟是不是真正的通道?绿色坟墓的首脑是否已经穿过“通道”抵达了深渊内部?但他们此刻更为宋地球的状况感到担忧,最后还是司马灰比较果断:“现在身陷困境,溶洞中路径迷失,水粮短缺,暗处潜伏着特务。我看这地方过于空旷。好像并不怎么安全,大伙再累再难也得继续撑着。等出了这片迷路错综的溶洞再宿营。”

  这时在附近执哨的通讯班长刘江河突然跑了回来,气喘吁吁地对罗大舌头说:“大哥,这洞子里有白蛇!”

  罗大舌头说:“小刘,你也是部队上的人,别总喊什么大哥二哥的,这属于山头作风游击习气,以后称领导或首长就行了,本首长在缅甸跟老手练过,专会捕蛇,再说那白蛇顶多变个马蚤娘们儿,咱怕她个球?”

  司马灰心想:“现在至少位于地底四五千米,这里似乎有气流经过,环境潮湿阴冷,氧气含量也不算低,所以溶洞暗河里生存着白化的鼹鼠和蛇,它们完全可以适应黑暗或地压带来的影响,丝毫不足为奇,犯得着这么慌里慌张的吗?”

  但很快司马灰就知道通讯班长为什么惊慌失措了,先见几条白色的长虫蜿蜒游动,从众人脚边爬过,都有儿臂粗细,遍体白鳞,两眼腥红,然后就听“窸窸窣窣”之声由远而近,那声音又急又密,漆黑的溶洞中惊风四起,司马灰暗道不好:“是蛇群!”他连忙抓起步枪和背包,抽出两根火把来,分别扔给胜香邻和刘江河,三人凑在火头上点燃了,罗大舌头则背起宋地球,立刻抽身向后就退。

  众人本以为是蛇群围了上了,想要寻路逃开,可随即发觉不对,蛇群中更混杂着无数鼹鼠,这些鼹鼠也是通体白化,体形大如握拳,完全没有视觉,此刻疯了似的你拥我挤,也不知有几千几万,都如决堤潮水般狂命奔逃。

  众人见这情形也是且惊且异,在看似寂静的溶洞里,竟隐藏着这么多白化生物,实在想象不出,为什么会像世界末日般向着同个方向逃蹿,是不是要出什么大事了?可黑暗中看不到远处的情况,这使人感到更加不安,心都跟着悬了起来。

  司马灰见状取出束“八蓬伞”,迎风晃亮了,用底部暗藏的崩簧向前弹射,火伞经空,撞到片石幔上缓缓落下,照得溶洞深处面明亮,众人这下看得清楚了,身上不由得阵耸栗:“这地底的石壁在移动,是吞噬切生命的死亡之墙。”

  第三卷黑暗物质第七话到不了尽头的河

  地下生物的感应系统远比人类敏锐,那栖息在溶洞里的蛇鼠,全都预感到大难临头,拼着命向外逃蹿。众人却还不知将要发生什么变故,等司马灰抛出“八蓬伞”,趁着火光亮起,就见深远处黑尘如墙。

  由于光线暗淡,距离又远,只感觉到好像是无穷无尽的滚滚黑灰,质量厚重深沉,比寻常的烟雾要浓出许多倍,密度极大,仿佛是堵正在移动的墙壁,内部夹杂着电闪雷鸣,向众人所在之处迅速席卷而来。

  落在地上的“八蓬伞”还在燃烧,可被那些有形有质的黑灰触,火光便立即被黑暗吞噬,凡是落入其中的生物,也都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仿佛只瞬间就分解在了黑暗中。

  众人都看得毛骨耸然,这些凝聚如墙的黑色尘埃,带有强烈的磁性和风压,还没接近就已开始令人脑中嗡鸣。地底的衰变物质,以及碳酸瓦斯气体,是对探险队最大的威胁,可那些气态物质大多在封闭区域内郁积不动,也绝不会形成雷暴,古人将其称为“死亡之墙”,现在的人们可能也找不到更恰当的称呼,因为这些黑暗物质,完全是超出了以往的认知范畴。

  司马灰身具相物古术,看这情形,立即想起种旧说,相传地底有“黑灰”,是天地间大劫所留,至于什么是“大劫”,大致是毁天灭地的某类自然灾害,具体情况那就不得而知了。更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溶洞里,但接触到了肯定没命,他当即推了其余几人把:“赶紧跑!”

  其实不用司马灰提醒,众人也知道再不跑就完了,尤其是罗大舌头,遇上这种事溜起来比兔子还快,他背着宋地球,甩开大步就逃。这时也不顾高低,只是往宽阔溶洞里跑。

  胜香邻察觉到方向不对,后方是硅化平台崩落的深涧,根本无路可走。

  司马灰想不错,耳听身后闷雷声滚动,他也无暇再去分辨方向,看鼠群都往斜刺里逃去,就让众人也跟着走,但在高低错落的的洞窟内。终于不如鼠类移动得快,沿途跌跌撞撞,脚下渐觉沉重,胸口都像压了块大石头呼吸艰难,行动速度越来越慢。

  司马灰发现通讯班长刘江河除了背包之外,还带着那部损坏的“光学无线电”,死也不肯扔掉。这时已经开始跟不上队伍了。

  司马灰心中起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带着这个累赘?”他正想让刘江河抛下电台。溶洞地面忽然变得陡峭,众人也不急再另外寻觅路径,就将心横,直接溜下倾斜的岩壁。

  淌过溶洞迷宫的水流。渗透溶解了松软的岩石,刻凿出条条向下的隧洞和洞岤,水从洞岤中流过,在亿万年的漫长岁月中沉积下矿物质,逐渐形成了各种千奇百怪的地形,这斜坡上密布着许多圆形凸出物,大大小小形同珍珠壁,都是在水流的反复冲刷下,给沙粒外部裹上了层溶解碳酸钙,越积越大,形成了光泽圆润的表面,极其湿滑。

  那阵阵沉闷的滚雷声。虽已被远远甩在了身后,但司马灰等人发现这斜坡太深,奈何岩壁上滑不留手,想停也停不下来了,只能顺着凹凸不平的珍珠岩不断滑向溶洞底层区域,完全预计不到下边会是什么地形,以这么快的速度溜下去,旦撞上石笋石柱,就算不被戳个对穿,也难免撞得折筋断骨。

  正当这提心吊胆吉凶未卜之际,忽听地底有哗哗流动的水声,原来这片珍珠岩石壁直接延伸到条很深的地下河谷,司马灰等人扑到沙岸上就势停住,各人身上难免都有淤痕和擦伤,也完全不知道现在置身于什么区域。

  司马灰拿出最后根火把,点燃了举在手中,众人借着光亮向四周探查,就见这河谷中都是金沙岩层,被火焰照,显得熠熠生辉,暗河中漂着大量蜉蝣和蚋蠰,水面上黑沉沉的都是旋涡,看来湍急的潜流都在下面,很难分辨暗河是向那个方向流淌,又发现远处有团团鬼火闪烁不定。

  罗大舌头看了看宋地球的情况,就对司马灰说:“老头子从这么高的地方滑下来,屁股都快磨平了,我看这地方依托着暗河,能进能退,可得让他好好歇阵子了。”

  司马灰仍不敢放松戒备,这地底暗河可能自从混沌初分那天起,就没有任何人进来过,天知道这里有些什么,他告诉众人:“定有生物尸体腐化消解,才会产生磷光,可这附近出现这么多鬼火,绝不会太平无事,先过去看清楚了再说。”

  胜香邻也有不祥之感:“我听到高处好像有些奇怪的声音”

  司马灰点了点头,让其余几人保持警惕,节约能源,尽量减少使用矿灯,谁都不准离开火把的照明范围,他又重新检查了下步枪,见并无损坏,就带头走向鬼火闪烁的区域。

  众人还未行至半,就先嗅到阵腐臭,不得不用毛巾蒙住口鼻,黑暗中不时有阵阵阴风倏然掠过,像是有什么东西快速飞过,冲得火把忽明忽暗,再往前走,地面上到处都是碎石和硅化岩壳,原来从高处崩落的平台,也都坠落在了这条河谷里,唯独那尊羊首蛇身的棺椁则完好无损,只是椁盖在已没了,棺椁洞开,直接就能看见里面的尸骨。

  司马灰觉得奇怪,他离到近处看了看,才发现椁壁间凿有风孔,下坠的时候减缓了速度和撞击,古楼兰人有先见之明,知道黑门古墓总有荒毁之时,如果有土贼妄图惊扰先王的安眠,棺椁就会沉入“寒山之底阴泉之下”,而开棺的土贼也会同落入深渊。成为活生生的殉葬品。

  众人皆是好奇,都想看看两千年前的楼兰古尸究竟是何模样,要是按照“非必要不接触”原则,他们完全没有机会看到棺椁内部的情形,现在是潜伏的敌特破坏了墓岤结构,才使棺中的楼兰先王暴尸于此,这笔帐怎么说都应该算在对方头上。

  但众人凑到椁前看了眼,却无不讶异。就见这尊羊首蛇身的巨椁内部,并没有任何尸骨,散落在里边的,尽是些异方珍物,那如人之玉,似龙之锦,连司马灰都叫不上名目,另有十余个腥腐的球状物体,表面疙疙瘩瘩,像是风化了的内脏。

  司马灰看得直皱眉:“这都是枯化的人脑!”

  其余几人闻言无不心惊:“怎么只剩下风化的死人大脑了?尸骨都到哪去了?再说这棺材虽大,也容不下十几具古尸同棺而葬”

  宋地球骤然见到棺椁,出于他多年职业习惯形成的反射条件,竟自清醒了许多,他的老花镜早就丢了,但摸那椁顶的异形羊首和铭文,又听司马灰说什么“人脑”,突然开口道:“这是安归摩拿的棺椁,谁给打开的?谁又说这是枯化的死人大脑?简直是信口开河。按史书上的记载,很有可能是马脑。”

  司马灰听宋地球说这是马脑,稍微怔,也就立时醒悟过来。西域古国中相物憋宝的方术众多,善于鉴别者,可以通过马匹鸣啸声,来辨认马脑颜色。据说脑色如鲜血的马,能日行万里,腾飞虚空,堪称神骏;脑体暗黄之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