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本事你手上也多长点啥,给俺见识见识。”

  罗大海看赵老憋还真是个六指,只好浑辩道:“这还值得显摆?别忘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个六指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实不相瞒,我罗大海刚生下来的时候长了三条胳膊,可我爹为了响应毛主席勤俭节约闹革命的伟大号召,不愿意为我浪费布料做三条袖管的衣服,就硬拿菜刀给我咔嚓下条去,现在那条胳膊还在我们家咸菜缸里腌着呢,不信你可以跟我回家看去。”

  赵老憋这才发现对罗大舌头这号人没理可讲,只好闭了口不去接话,他转过头又看了看司马灰和夏芹,问二人是如何打算。

  司马灰同样不相信赵老憋的危言耸听,世界上哪里会有什么“枉死城”存在,他也决定过去看个究竟,而夏芹不敢独自留下,不得不再次选择跟随他们同行。

  赵老憋见状“嘿嘿”笑,就地磕灭了手中的烟袋锅子,站起身来在前引路。

  四人从河床边绕过大片的坟地,兜了很远的圈子,但说来也怪,随着脚步的移动,这次竟离那座鬼火闪动的城池渐行渐近,待得离到近处,赵老憋忽然停住,熄掉了马灯,并且打个手势,让司马灰等人都蹲下来,伏在草窝子里,向前方悄然窥视。

  司马灰揉了揉眼睛,凝神细看,就见坟冢荒草之间,有团团火光吞吐闪烁,竟是难以计数的萤火虫,成群结队的在荒野间盘旋,密密麻麻地凝聚成墙壁屏障,只见萤光烛天,变幻莫测,远远望过去,蔚为奇观,宛如座流动的火城般。

  第卷黑屋憋宝第五话灯笼虫

  那无数萤火虫成群结队的漫天飞舞,幻光聚合,恰似深埋地下的“枉死城”重现人间。

  三人躲在赵老憋身后,直看得目为之眩,这才知道原来先前在荒草丛中看到远远有座“灯笼城”竟然是这许多飞萤聚合而成,若不是今夜亲眼所见,实难想象世间会有这等奇观。

  司马灰想起曾听人说过“腐草为萤”萤火虫都是腐烂的荒草所化,大量集结在处时,必然凝聚阴晦之气,遇着活人的阳气即退,而且“萤火城”始终在缓缓移动,此前三人在坟地里迷了路,以远处的萤火作为参照物,不论你紧赶慢走,是进是退,迟早都会失去方向感,渐行渐迷,犹如撞进了“鬼巷子”但是为何此时能够离得“萤火城”如此之近?司马灰心中稍加思索,已然醒悟过来,肯定是那枚“定风珠”的阴腐气息更重,遮住了四个活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生气,只是他并不知道赵老憋为何要如此处心积虑地接近“萤火城”这时就听赵老憋把声音压得极低,对着司马灰三人说:“那些鬼火般的灯笼虫,都是枯草腐尸所化,想来那萤火幻聚为城,本不该是人间所见的景象,这事足以说明地底下埋藏着件极其阴沉的东西,才引得大量飞萤成群结队,聚而不散。俺赵老憋这辈子从关东寻到关中,又打关中找到湖广,足迹半天下,耗费了无数心血和时间,所求者正是此物,但是孤掌难鸣,你们如能在旁相助,自然最好。事成之后,必有答谢。”

  原来赵老憋精通古术,除了憋宝博物的本事之外,更是受过异人传授,深得柳庄妙诀,比如象什么奇门遁甲八卦五行类,也都了如指掌。平日里到处走村串寨,寻访奇珍异宝,无意间得知螺蛳坟附近有座“萤火城”此城变幻无方,仅在特殊年份的仲夏之夜才能遇。

  据说那些萤火虫都是枉死城中的鬼火磷光所化,这座鬼影般的火城子,明灭不定,并非时常都能见着,只有逢着灾劫之年,阴曹鬼府门关大开,要往里边收人的时候才会出现,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赵老憋推测“萤火城”附近必定埋藏着奇异之物,而且此物吸尽了日月精华天地灵气,使整条地脉都已僵枯了,绝对非同小可,只有找机会寻踪觅迹,看清这座“萤火城”的根源究竟出在什么地方,那时才可施术憋宝。

  长沙城方圆数百里之内,皆是“九龙归位”的风水地,共有九条地脉,九龙形势各异,而且贵贱也不相同。附近古墓旧冢极多,上至春秋战国,下至明清两代,埋葬着无数王侯将相和达官显贵。通过古墓所在的地形,可以大致区分判断——葬于平壤者多俭率,埋藏山陵者多坚奢。

  但赵老憋并不是盗墓人,他所要找的是条穷脉,也就是从“黑屋废墟”到“螺蛳坟”带,“萤火城”只在这附近出没。他先后多次探查,发现“螺蛳坟”是数片坟茔相联的漫洼野地,有无数坟丘古冢,民国以前是埋死人的乱葬岗,大部分坟头都没有墓碑,起伏的地形都被荒烟衰草所笼罩,野狸喜欢以阴冷的墓岤栖身,所以墓草之下,到处都是被狸子掏出的坟窟窿。

  这些窟窿和洞岤有深有浅,星罗棋布,外面都被长草遮掩,丝毫也看不出来。倘若有行人经过,只要有步踏错,陷到窟窿里,就算当时走运没把脚崴断了,可等到好不容易把腿抽出来的时候,也早就被坟窟窿里藏的野狸地鼠等物,将脚上皮肉啃个干净,抬腿看,足底只剩下血淋淋白森森的骨头了。

  这地方即便在大白天进来也容易迷路,何况“萤火城”仅在夜晚现形,而且遇到活人接近就会移开,想借此追根溯源又谈何容易。如果盲目地在坟茔间乱找乱挖,那就如同是在大海里边捞针了。

  世上万事都讲个缘份,缘就是机会,所以也称“机缘”机缘这东西,最是可遇而不可求。赵老憋在各地找寻了许多年月,穷尽了无数心智,终于找到了黑屋屠案中的“定风珠”他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如今所要等待的,就是接近“萤火城”的时机。

  赵老憋估计自己要找的这件东西,个头肯定小不了,想从坟地里运回家去可不太容易,就拉拢司马灰三人帮忙,并且许以重酬。但是按照以往旧例,在事成之前,跟着相帮的人,绝不能打听具体细节。

  司马灰和罗大海本就想跟着看个究竟,又见有利可图,自然答允。夏芹知道这司马灰旦决定了要作什么事,天王老子出来也阻拦不住,事已至此,有进无退,只好表示愿意在旁相助。

  赵老憋还有些不放心,又低声对司马灰说:“咱把丑话讲在前头,事成之后,只要俺赵老憋有的,啥都能给你们,可唯独不能要俺今天晚上找到的这件东西。”

  司马灰很不屑地说:“想我司马灰毕竟出身于绿林旧姓,早年间我们家府上什么样的奇珍异宝没有?就连后院牲口棚里拴驴的索子,还是杨贵妃在马嵬坡上吊用的那根麻绳儿,糊窗户纸都是北宋的乾坤地理图。我能稀罕你从荒山野岭里刨出来的东西?”

  赵老憋不仅眼孔小,心思更窄,他又常常以己度人,听了此言,还不敢信,追问道:“此话当真。”

  司马灰心想:“老子是何等样人,说出来的话岂能不算?”

  便赌海咒道:“朝庭有法,江湖有礼,光棍不做亏心事,天下难藏十尺身;有十八罗汉祖师爷在上,我如若口出半句虚言,必教我死无葬身之地。”

  赵老憋点头道:“这话说得够份量了,看来司马团头果然是言下无虚。现在时辰不早了,咱们要赶紧着手行事。”

  随即带着司马灰三人伏在草丛中,悄悄跟随着“萤火城”在荒野间不断移动。

  此时夜色正浓,只见有许多零星的飞萤,都从草窝子深处飞出,不断聚入“萤火城”中,万千萤蠰结成的火墙,散发出团团光雾,看过去灿若霄汉。

  由于距离极近,目中所见,唯有流萤漫天疾窜,卷着波波光雾盘旋不定,司马灰和罗大海夏芹这三个人,看见到萤烛倏然幻灭,直教人眼花缭乱,恍然置身于梦境之中,觉得眼睛都已经不够用了。

  赵老憋观察了好阵子,终于看出流萤大多是从座荒坟后边飞出,能使枯草化虫,肯定是腐晦最为沉重之地,看来那地底必然有些古怪,当即带着三人摸到跟前。

  那草丛间是片低洼的深坑,相其形势,犹如锅底,里面生满了杂草。拨开人多高的乱草,就见草盖下有条地裂,狭长数米,宽处刚可容人。两侧阴冷的土壁上草根盘结,里面密密麻麻,伏满了还未成形的“灯笼虫”最深处凉风飒然,黑漆漆的看不到底。

  “螺蛳坟”带土质松散,加之天旱少雨,使得地裂极多,深浅不,加之许多田鼠和野狸的活动,形成了许多地下洞隙,但这些洞隙很不牢固,随时都会随着土石滑动而崩塌,没有任何人敢轻易钻进去,除非是活腻了。

  赵老憋带着两捆长绳,他先用绳子缚住了马灯,点点放下去,借着灯光窥探洞底的情况。

  绳子放出十几米,在晃动模糊的灯影下,隐约可以见到地缝中有块黑石,石表凹凸不平,露着许多大小不的窟窿,质地光润似玉,量米的米斗大小,估计大约有数十斤的重量,在灯下泛着妖异的寒光。

  赵老憋趴在地上拽起长绳,探着身子不住向下张望,他见此物,激动得手都有些发颤,连说:“老天爷开眼。”

  司马灰等人却似坠入了五里雾中,此前他们还以为赵老憋要找什么惊天动地的宝物,原来只不过是块毫不起眼的黑石头。

  赵老憋看准了方位之后,就把马灯拽上来,解开绳索绑在自己腰间,他要亲自下去取宝,而让司马灰三人留在上边牵引绳子。

  夏芹看得好奇,忍不住问道:“老赵师傅,这是块矿石吗?”

  赵老憋掩盖不住内心的得意之情,嘿嘿笑道:“啥?矿石?你这黄毛丫头||乳||臭未干,真没见识,莫非你看俺赵老憋象是找矿藏的?”

  罗大海可不吃他这套,绷起脸来说:“别跟我们卖关子,念在咱们相识场,我奉劝你可千万不要错误估计了你当前面临的形势,你要是现在不给我们交代清楚了,信不信等你爬下去之后,我们立刻就把你给活埋了。”

  赵老憋吃了惊,他相信罗大舌头这号人是说得出做得到的,忙服软说:“可别,爷们儿,就算俺刚才错误的估计了当前的那啥形势成不成?你可千万别给俺使那损招。”

  罗大海不耐烦地道:“什么叫就算?你他娘确实是错误的估计了当前形势,赶紧说这块石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赵老憋只好暂且交底,他烟不离口,再次蹲下来填满了烟袋锅子,边抽边问罗大海等人:“你们可知这东西是从何而来?”

  罗大海和夏芹哪里知道,立刻被问得张口结舌,接不上话来。罗大海怒道:“废话,我们知道还用得着问你?”

  只有司马灰见赵老憋将这毫不起眼的黑石视为至宝,想必定有非同般之处,他稍加思索,就答道:“这是荒无人烟的旷野坟茔,若非天然所生,就是古人埋藏,但不知到底是个什么来历。”

  大凡有真本事的人,都不愿意把话说得太透了,可能那样显得自己太肤浅,赵老憋也有这毛病,他得意地笑了笑:“这东西可太稀罕了,连当年慈禧太后也只有指甲盖大小的块。你要问它是什么来历?”

  赵老憋说到此处,故弄玄虚地抬手指天空:“从天而降!”

  司马灰心下片茫然,仰起头来看了看夜空,随即恍然醒悟,问道:“这是雷公墨?”

  赵老憋点头称是:“这东西名头甚多,根据地区年代不同,官俗两路的称谓非止个,也有称它是‘雷公石’或‘霹雳堪’的,其实啥雷公墨雷公石,说穿了就是块从天而坠的‘陨石’,按照史书记载,当年有块雷公石带着天火落在了咸阳城,把附近观看的人群都烧成了灰烬,雷公石质地犹如黑玉,经得住异常灼热的烈焰焚烧,又是从天外而来,所以被古认视作至宝,更说是天地之秘,都在其中。”

  赵老憋又道:“非止如此,故老相传,石能镇宅,这雷公墨更是可以做为‘宅仙’,山西山东等地的大户人家,都有祖庙祠堂,将雷公墨供奉在其中,便能保得家门平安,荣华富贵,不求自得,收聚天下的金银财宝,再也不废吹灰之力。”

  “螺蛳坟”是九龙归位中的条龙脉,这块雷公墨恐怕就是龙口里的“珠子”了,虽然世间的陨石算不得罕见,但无非是石铁之属,也只有这黑玉般的质地才能称为“雷公墨”墨属极阴之物,它腐化衰草,引得山中流萤聚集如城,端的是件稀世宝物。

  但是根据古书所载,想供“雷公墨”做宅仙,也并非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稍有些许差错,就会招灾引祸,因为“雷公墨”石性太阴,生人莫近,唯有找来枚老蜈蚣体内结出的肉珠,将其养入雷公墨内,时候久了,就会在墨石表面逐渐生出层肉茧,籍此才能消去墨中阴腐之气。

  不仅如此,家中还要每日宰杀乌鸡白犬,把满腔的鸡血狗血,都淋到裹着“雷公墨”的肉茧上,只有如此供养,才留得住“宅仙”从此以后,老赵家就是富贵无边,荣华无限,有发不完的财,享不尽的福。可是只要有天断了“宅仙”的香火,各种各样的倒霉事便会立刻找上门来,非止令你倾家荡产,更有灭顶之灾,躲都躲不过去。

  罗大海听了并不相信,插嘴说:“要是真这样,岂不是日日夜夜都要提心吊胆?看来还是没产没业最舒服,咱无产阶级把灶王爷糊到鞋底子上,抬腿就能全家上路,这辈子四海为家,活得无牵无挂。”

  司马灰也猜赵老憋所言不实,上什么地方才能每天找对乌鸡白犬?此人挖掘“雷公墨”肯定还有别般企图,但他明知再追问下去赵老憋也不会吐露真相,只好就此作罢。

  这时赵老憋已经抽足了烟,也把该说的话都说透了,就起身钻入地缝,其余三人合力牵扯绳索,小心翼翼地将他放到“雷公石”旁。

  赵老憋用手扒住草根,以脚撑住土层,拨开层层蠰蛹,通过附近的迹象,可以看出应该是先有陨落,后有地裂。如今那块漆黑异常的“雷公墨”就那么不上不下的悬在地缝当中,与两壁相接的位置,仅有拳头大小,似乎稍微动,它都会顺势滚落深渊。

  赵老憋可不想让这到嘴的鸭子飞了,他格外小心谨慎,让司马灰放下第二根长绳,轻手轻脚地将“雷公墨”捆缚起来,看看系得牢固了,就举着马灯,在半空中虚划了几个圈子。

  司马灰和罗大海夏芹三人见到信号,立即使尽全力拖拽长绳,不料随着外力牵动,突然从黑暗中涌出股幽蓝色的鬼火,顿时将整个地缝里映的惨亮,赵老憋在旁躲闪不急,被火焰烧个正着,疼得连声惨叫,双脚不住在壁上乱蹬。只在瞬之间,那幽灵般的火焰就将两条长绳烧灼断了,赵老憋和那块“雷公墨”同时跌落,泥沙土块纷纷崩塌脱落,将他活埋在了地底。

  第卷黑屋憋宝第六话蝎子倒爬城

  城郊的坟地墓岤附近,藏有许多“火窑”那都是死尸腐烂消解,混合了地底“烷沼”从而形成了种特殊的可燃性气体,被长年封闭在洞岤里,旦突然暴露,与外界空气接触,就会产生剧烈的燃烧现象。

  该着赵老憋倒霉,他要找的“雷公墨”恰好紧挨着个充满沼气的“火窑”他命人以长绳牵引石块,立刻使洞壁崩塌,“呼”地涌出串火球,烧得赵老憋在地缝里挣扎翻滚,“爹声娘声”的惨叫,而他身上缚着的绳索也因此断裂,连人带石头,同跌进了地缝深处。

  司马灰他们三个人,见出了意外,急忙俯着身子去看下面的情况,就看壁上泥土沙石纷纷滚落,那盏马灯也摔灭了,底下是片漆黑,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幸好“雷公墨”附近是萤蠰滋生的巢岤,有无数受到惊吓的“灯笼虫”都从草根中飞出,没头没脑的到处乱蹿乱撞,地下的裂缝中萤烛流转,稍微亮了起来,借着层层暗淡阴森的光雾,隐约可以看到赵老憋的身影,他落下去之后,在距离地面三十几米深的地方,被团凸起的岩层挡住,垂着头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司马灰在上边喊了赵老憋几声,没有得到回应,他心中起急,便打算冒险下去救人。

  罗大舌头急忙劝阻道:“这地缝是个土壳子,随时都可能塌窑,爬下去肯定得被活埋在里边。你小子腰里挂条死耗子,就敢冒充打猎的了?我告诉你现在可不是逞能的时候。”

  夏芹也十分焦急,但她比罗大海更没主意:“这可怎么办?要不然咱们赶紧回去找人来帮忙”

  司马灰虽然知道此事危险异常,但他觉得赵老憋是个有本事的希奇人物,如此不明不白地死在螺蛳坟未免太过可惜,自己绝不能眼睁睁袖手旁观。眼看救人要紧,顾不得再多说什么。他摸了摸自己腰上扎的武装带,脑中转,心中有了计较,立刻要了罗大海和夏芹两人的皮带,并让那二人留在上边接应,随后探身爬入了地缝。

  罗大海和夏芹本来还想阻拦,但看司马灰的攀爬姿势,都给吓了跳,如果是正常人,无论是攀上还是爬下,都必然是“头顶朝上脚心朝下”可司马灰却完全相反,只见他“头顶向下,双膝弯曲,用脚尖勾住岩缝,张开的双手交替支撑重心,犹如只倒立的壁虎,贴在壁上游走而行”二人以前从来都没见过这种诡异手段,直看得目瞪口呆,把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原来司马灰这路攀墙越壁的本事,是他祖上所传的绿林绝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