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持直线行进都很困难,更别提找到数公里外的某个特定目标了。他正走得发慌,看流沙下又露出片海鳅下颌骨,便停下来仔细打量。

  罗大舌头催促道:“我说你是号称家传本事了得,连粒沙子都能分出公母,现在不抓紧时间确定方位,总盯着那些鲸骨看个什么劲?”

  司马灰忽然想到巨鲸潜航都是以声纳和碰场感应方位,以前的鲸和现在的鲸不同,体积更为庞大,远超现在的座头鲸。所以也称古鲸或大海鳅。他曾听见过渔民捕获大海鳅的老人们讲,每当春夏之交,海边的渔民就聚在庙中焚香祷告,通过求签乩验类的法子,看龙王爷是否允许捕鳅。旦求得上签,就知道将有大鲸获罪于天,已成海患。可以捕杀。渔民们便在近海沉下大量磁石,广集舟船,先选拔熟识水性,并擅于投掷镖枪的矫健之辈,准备好带着镖眼长绳的梭镖,架着柳木快艇出海守候。为什么要用柳木船?原来天生物,必有制,古鲸最为惧怕忌讳之物,就是“陈柳木”。又让那些善观海色变化的老手,登到山顶远远眺望,什么时候遥见海面百余里开外,凭空突起波澜,有白浪轻浮于上,黑云铺映于下,水势滔滔,潮声隐隐。那就是有巨鲸接近,遂放烟火为号,通知柳木艇上的渔民准备行事。随后就见海鳅口喷飞沫,扬鳍出现,时间波涌如山,譬如千军万马,奔腾而至,光天化日底下倒洒大雨,就连岸上的人都被淋得衣衫尽湿。此刻艇上众人齐心尽力,群击柳梆,声满于海,趁着古鲸恐慌下潜之际放出铁镖。这类渔矛渔叉,杀不死如此庞然巨物,只能使其受伤,然而海鳅皮肉破损后入咸水必死,反复数次,死鲸就会浮出水面,渔人即用铁钩大船牵引,将巨鲸拖往岸边。

  至岸后就见这大海鳅真跟座山似的,口宽数十米,颌下生有牛尾似的长髯,外有薄皮,内为软骨。渔民们以杉木撑开深黑如洞的鲸口,这时必须用大蒜塞住鼻子,否则抵挡不住那里边的腥臊之气,随后搬梯子,点燃灯烛从喉门钻入腹中,割取鲸油鲸膏,能以此制作名贵的螭膏长明灯,尾巨鲸能得油膏十万斤,其余的骨肉任人瓜分。有次被拖上岸来的海鳅还未气绝,被乱刀割剜,疼痛难忍,猛然摆尾翻身,下就压死了好几十人。

  罗大舌头和通讯班长刘江河很是不解,为什么司马灰要突然说这些不相干的事情,胜香邻却听出些端睨:“渔人在浅海沉下大量磁石,才引得巨鲸从外洋深海接近岸边,古生物多能以自身磁场精确定位,人类却不得不依赖工具。”

  司马灰道:“咱们现在也可以借助生物碰场确认目标方位,这地底极渊在千万年前,曾有鲸群出没,如今却成了万物枯寂的沙海,似乎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可寻,但在流沙深处也栖息着沙虫沙蚓之类的生物,尤其是白蛇,白为金象,蛇头中大多含有磁珠,又称磁蛇,可以借助它们来确定方位。”

  胜香邻道:“沙漠里的蛇虫都有猛毒,避之犹恐不及,你要怎样才捕获它们?”

  罗大舌头自称熟识此道:“我在缅甸山区也不知道剥过多少蛇皮,这手艺要是再不使用,可都荒废掉了,你们就尽管在边上瞧着吧。”他这倒也不是自吹自擂,当初司马灰和罗大舌头跟着游击队在深山里躲就是几个月,那部队里有个缅甸土人,常携他们二人同去捕蛇。

  每次月夜晴朗,那缅甸人总要叮嘱二人:“眼中若有所见,切记勿惊勿怪,不要出声。”随即燃起香料引蛇,然后带他们俩躲在树上观看,原始丛林地的蛇真是千奇百怪,说不尽有多少异处,有的鳞甲焕斓,两目光灼如电,口吐五色毒气,纷纷如朝霞之彩;有的遍体通红,熊熊若初日浴海;也有的首似狐兔,或黄或白,什么颜色的几乎都有,大小长短也不相同,诸如鹤顶鸡冠,身如扁带,或像泥鳅似乎的乌黑没鳞,切奇形怪状,种类难计其数。可每到中夜时分,不管所获是多是少,那缅甸人就会立刻把香掐灭,带着司马灰和罗大舌头匆匆离开,你要问他为什么不多等会儿,再捕几条大蛇,他就会脸色大变,打着手势告诉二人:“再不赶紧走,就把蛇王引出来了。”

  司马灰和罗大舌头捉蛇的手段,都是跟这缅甸土人所学,但沙漠与丛林中的蛇性不同,眼下又没有香料,只好以步枪的枪托在沙子上反复拖动,连续制造些轻微的振动,想将流沙深处的磁蛇引出。这办法果然奏效,就见黑暗里有条半米来长的白蛇蜿蜒游走而至,转瞬间距离罗大舌头已仅有数步之远,它突然疾如激箭,直对着面门扑来。

  罗大舌头看得分明,这是条獠牙倒立的尖吻蝰蝮,被它咬中的人,走不出五步就会全身发黑而死,百个里也活不了个,他趁那磁蛇还未彻底起身,猛地脚下跺,磁蛇受到剧烈振动惊吓,蛇身便向侧面游移,被罗大舌头窥着空当,出手似电,把抓住七寸,同时上步踏住蛇尾,将蛇身拉直,又顺势捋松脊椎骨,那磁蛇就已软绵绵缠在了他的手中,再也不能挣扎反抗。

  其余三人喝声彩,同围上前来观看,那蛇头内的磁珠不过米粒大小,但蟠曲时蛇首所向,必是附近藏有铁脉之地,这是其天性使然,以此修正方位,顺藤摸瓜就能找到几公里外的目标。

  众人当即在黑暗中摸索前行,司马灰忽然想到苏联人利用深空透视呈像法,反复对地底进行探测,但“极渊”中大多时候是片空白,其实这并不奇怪,因为极渊本身就是地壳与地幔之间的空洞,据胜香邻所言“大地电场透视”必须有相应介质,如果地层中间存在断裂,会对电磁造成过度损耗,所以基本上探测不到任何图像,可那几张呈现出结果的探测图是怎么形成的?存在于地底的那两个铁质物体,是否仅在某个特定时间才会出现?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磁蛇指引的方向也未必准确。

  胜香邻对司马灰说:“特定的时间应该是指12:30分,那时地场中会出现黑雾,按照苏联人的观点来看,那是陨冰爆炸后存留在地底的黑色灰烬,其中可能含有大量辐射电碰波,它呈周期性循环往复,黑雾出现的时候会覆盖极渊,所以在这段时间内,大地电场可以向下渗透,从而取得探测数据,显现出反馈图像。”

  司马灰看了看怀表,距离12:30分还有四个小时,时间足够找到那两个神秘的铁质物体,但是然后又该怎么办?他开始只是想接触到极渊内的秘密,就能解开“绿色坟墓”的全部谜团,可随着目标越来越近,却感觉距离真相越来越远,天知道这地底下为什么会有两个与苏联潜艇体积相当的大铁块子,它当真会是切未知的终极答案吗?

  胜香邻也觉前路未卜,但她仍然相信宋地球的判断,“楼兰妖耳”就是谜底,“绿色坟墓”首脑的身份与来历,以及这个地下组织的真实目的,还有黄金蜘蛛城密室中密码般的“夏朝龙印”失踪的苏联615潜艇和中苏联合考察队,这些谜团都与“罗布泊望远镜”下的地底极渊有关。

  众人各自猜测着结果,越过片起伏错落的沙丘,渐觉脚下地势缓缓升高。这时沙海中迎面出现了个巨大神秘的铁质物体,它无声无息,岿然矗立,黑暗中看不清其规模轮廓,只令人感到时光的大海潮汐涌动,亿万年前遗留至今的古老痕迹早已模糊不清,在这沉默的真相面前,司马灰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止不住低声惊呼道:“天爷地爷我的关王爷,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第五卷距离地表万米第七话神铁

  苏联人用物探仪器探测到深渊中的两个铁质物体,其轮廓近似人耳,仿佛是在这寂静的地下世界中倾听着神明的法喻。

  这两个不可明状的古老铁质物体,奇迹般屹立于地底16000多米深的沙海中,众人此刻切实接触,仍是觉得万分难以理解,任何主观所见之物都属抽象,抽象既为不真实,也许你能亲自看到“真实”,却未必能理解“真实”的意义。

  他们在百余米高的生铁砣子下默立良久,个个皆是哑然失色,这尊生硬冰冷的庞然大物,似乎已完全与黑暗融为体,深沉压抑的魄力使人惊心动魄,它带有明显被水侵蚀的痕迹,壁体上的波浪外观,是纵相深裂纹与横向洼洞的组合,却并未锈蚀,仿佛每处饱经沧桑消磨的印痕,都有种难以解释的神秘因素存在,斑斓的表面,暗示着时间的度量与年代的久远。

  如果不是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又未得知地底存在两个体积相同的铁质物体,司马灰等人事先多半会将其视为迷航失踪的“苏联615潜水艇”,但在近前观察,却会发现它实在是太古老了,而且这个巨大无比的铁质物体,并不是任何工业的产物,也不是司马灰先前所想的“氢弹”,更确切的说,这只是块“铁”,大概从“极渊”出现的那刻开始,它就存在于地底未曾移动。

  罗大舌头看得乍舌不下:“要说这就是那艘装备潜地火箭的苏联615潜水艇。体积倒是差不多了,可它失踪后怎么会出现在罗布泊荒漠之下?”

  司马灰摇头道:“你什么眼神,这肯定不是潜艇,第极渊里的深水早就枯竭了,那艘苏联潜艇不可能自己冒出来,谁又见过竖着搁浅的潜水艇?再说这东西在地底下都生根了,不知道流沙下还埋着多大截,应该从古至今就没动过地方。”

  胜香邻道:“只有陨铁才不生锈。因为它具有石铁两种元素混杂,这或许是陨冰爆炸生成空洞时留下的碎片。”

  司马灰以前听胜香邻提到过这情况,知道陨冰并非来自高空,而是天地构造时包裹在地壳内部的冰云,密度很大,它在地幔与地壳间形成空洞的过程,有几分接近先秦地理典籍中记载的“天地之大劫”。依旧时观念所言,每隔多少多少万年,天地间就有劫数轮回。等大数到,整个阎浮世上,万物皆尽,两轮日月,合乾坤,都将混为体,而“极渊”内出现的黑雾,就是上次大劫所留。可尽管绞尽脑汁,还是很难想象。地底的陨铁与“绿色坟墓”之间有什么关联,它似乎与任何个谜团都不相关。

  司马灰心念动,问众人:“这陨铁会不会具有某种人类难以窥测的力量?毕竟1958年中苏联合考察队在接触它的时候,全部遇难失踪了。那22名成员个也没回来。”但现在看来,除了甚是巨大古老,也别无它异,这个铁质物体本身就是陨铁,它应该不会吃人,除非你自己拿脑袋去撞,那必定是撞个血窟窿。

  司马灰越想越是不解,他让罗大舌头和通讯班长刘江河也尽可能提出自己的看法,众人集思广益也许就有头绪了。从“三十四团屯垦农场”出发至此,路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更有许多人付出了宝贵的生命,总不能就为了寻找这两块无声无息的陨铁。

  罗大舌头瞪眼看了半天,最后无奈地说:“我自从听宋地球讲了马王堆女尸出土的经过之后,真是激动不已,从那时候起就在我的心灵深处,埋下了从事考古工作的火种。可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我罗大舌头就是长了三个脑袋,也琢磨不出这俩大铁砣子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通讯班长刘江河论远不如司马灰等人见多识广,虽然除了震惊之外,也存有满腹疑问,可他甚至不知道应该从何问起。

  四人商议了阵,认为凭着照明距离20米的矿灯,无法窥探地底陨铁的全貌,它的大部分都隐在黑暗深处,或许高处还有些别的东西存在。陨铁上被海水侵蚀的裂痕极多,众人分从各处攀援向上,仔细搜寻其中隐藏的秘密。

  司马灰身手快捷,当先攀至高处,隐隐感到陨铁虽系天然造化铸就,可其轮廓间似有经过雕琢的痕迹,到得接近顶部之时,终于发觉这是尊巨大的铁人,两眼都是深洞,可以容人进入,里面漆黑空寂,深不见底,也不知通往哪里。

  这尊矗立在死亡之海中的大铁人,拥有比古老更古老的形态,以及无视沧桑变化的更毫无表情的古老面容,因空洞而更显深邃的双眼,千万年来始终向着永恒的方向眺望,万物皆在流动,唯不变的可能只是变化本身。

  众人探到此处,心下更觉惊异愈甚,谁能在地底铸造这么庞大的铁人?

  司马灰推测“陨铁”应该是亘古以来就生于原地,前人使用酸蜡对其进行腐蚀切割,看痕迹少说也有几千年之久了。

  此时其余三人都已陆续攀了上来,到这里仿佛处在高塔之巅,穿云破雾,身凌虚空,漆黑中虽然看不见脚下深浅,但四周呼啸的气流,也足以令人心寒股栗。

  众人提着电石灯向洞中照视,内部奇深难测,似乎这铁人腹腔中空,里面可以容物,不禁起疑:“这里会不会关着什么妖魔?”

  罗大舌头先端着步枪探进半个身子,然后缩回来报告说:“越往深处空间越大,根本看不到底。”

  司马灰决定单枪匹马下去看个究竟,便用绳子先将“电石灯”垂下,戴上“鲨鱼鳃式防化呼吸器”,胜香邻又将那支五四式军用手枪递给他防身。司马灰接枪在手,当即解下背包来爬向深处,就见底部是个没有出口的蜗形深洞,除了冰冷的陨铁墙壁,没有任何别的东西存在,但他举起电石灯向四壁照,顿时吃惊不小,那瞬之间,恍然是再次置身于黄金蜘蛛城内留有“幽灵电波”的密室,满壁都是奇形怪状无法解读的“夏朝龙印”。

  司马灰定下神来看了几眼,见电石灯白光灼目,就抬手摘掉防化呼吸器,招呼罗大舌头等人下来,那三人见了满壁谜文,也皆是骇异难言。

  司马灰等人想起宋地球曾说过,最古老的文字并非甲骨文,而是“夏朝龙印”,它出现于殷商之前,秦汉时称缅甸地区为“灭火国”,其人不识火性,穿黑水,居地穷。那座比占婆王朝早了千年的“地穷宫”,最早的主人就是灭火国,地穷宫被法国驻印度支那考察团命名为“泥盆纪遗物”,它曾经在地底被大水淹没,千年后又被占婆王改建为“黄金蜘蛛城”,所以灭火国除了间密室中的神秘符号之外,没给后世留下任何踪迹,只能根据“夏朝龙印”推测灭火国曾是中原古文明的脉分支。

  这地底沙海中的铁人内部存在“夏朝龙印”,莫非它是灭火国的遗迹?司马灰猜测说:“这地方算是古西域了,或许是某个胡神也未可知。”

  胜香邻说应该没有这么简单,灭火国在历史上留下的记载少得可怜,而极渊内的大铁人更是没有任何人知道,咱们只能根据现有的线索设想,夏朝龙印这个消逝已久的古老文明,曾有脉分支,经过千百年的迁移,最终分布于西域和缅甸,他们像是为了要躲避什么才居于地底。

  司马灰说不定是躲避什么,也可能是为了保守某些不可示人的古老信息,据说占婆王古城的密室中,隐藏着个关于“通道”的秘密,或许“绿色坟墓”这个组织就是想找到这条通道,因为宋地球也曾透露过,“绿色坟墓”是个接近地心的未知区域,远比处在地壳与地幔之间的极渊更深,从来无人能够抵达,咱们现在需要知道的是这条“通道”在哪,它的尽头又存在着什么东西,掌握了这些线索,就不难查明“绿色坟墓”的背景和动机了,可失传千年的“夏朝龙印”,几乎是个不可逾越的噩梦,现在除了“绿色坟墓”的首脑,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人能解读其中隐藏的秘密。

  罗大舌头对司马灰说:“要按你这么分析,那可真是邪了,既然存在于地底沙海中的大铁人,对咱考古队毫无实际意义,那田克强为什么还要不惜代价来阻挠咱们的行动,他总不会吃饱了撑的闲得难受吧?”

  司马灰又何尝没有想到此处,可沉默矗立于沙海深处的陨铁,除了内部留有谜般的神秘符号,好像也没别的秘密可言了。

  这时胜香邻好像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快速攀上洞口,凝望着深邃无边的黑暗。

  司马灰等人也跟了上去,只见四周黑茫茫的,实不知有什么可看,就问胜香邻:“你在看什么呢?”

  胜香邻说:“这里以前曾是黑洞般波涛汹涌的深渊,连鲸群都会迷失难返,而露出海面的陨铁耸立如灯塔,亿万年来始终屹立不动,它也许正是古人用来在地底导航的标志。”

  第五卷距离地表万米第八话喀拉布兰

  司马灰略微怔,随即反应了过来:“存在于地壳与地幔之间的大铁人,屹立了不知几亿万年,白驹过隙都已经不足以形容时光的飞逝,它是个天然生成的固定坐标,正可以用来在这黑暗的深渊中导航。”

  罗大舌头十分叹服地对胜香邻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不过连我们这种专业考古队员都没看出名堂,你是怎么发现的?”

  胜香邻说:“早在两千多年之前,希腊联军远征波斯,曾在尼罗河畔修筑白色巨塔导航。我看这尊大铁人自古就矗立于惊涛骇浪之中,也像极了座灯塔,除此之外,它还有能有什么作用?所以我才推测这是几千年前遗留在地底的导航古物。”

  司马灰说:“大铁人要真是个导航坐标,这地底极渊还不知道会有多深,咱们携带的电池和水粮有限,从现在开始就得尽量节省物资消耗,还得仔细想想下步的行动计划。”

  众人立刻合计了番,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