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暗中撕裂开了几条缝隙,呈现出深沉的暗红,其中有密密麻麻几百只冰冷诡异的眼睛,在“死循环”的背后,似乎存在着某种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从黑洞中扭曲了时间,使人胆颤心惊,不敢注视。

  众人周身上下毛发俱竖,三魂没了七魄,根本无法确定自己看见的究竟是些什么,只是在那瞬间,都仿佛感到胸口被铁锤重重击,好像是绝望带来的窒息,也好像是潜意识中对黑暗与未知的深层恐惧。

  过了片刻,风暴般的尘埃渐渐烟消云散,四周归于寂静,可表盘上的指针并未回到12:30分,仍在延续“匣子”里的时间不断流逝,也无法确定“时间坐标”有没有恢复了正常,更不知考古队今后的命运,是否将陷入个更大的“死循环”。

  现在冥目想前事,众人都觉浑浑噩噩,就像发了场大梦,没办法相信自己刚才经历了段根本不存在的“时间”,又在“匣子”里遇到那个早该死去多年的赵老憋,可这明显又不是“地压综合症”带来的幻觉。

  四人心下迷茫,待到稍为宁定,就从铁人顶部爬下沙海,看四外黑漆漆的并无变化,司马灰又攀到另尊铁人内部进行探察,也没有什么发现,返回来的时候,其余三人正在检点物资,估算凭借现有的水粮和电池,能在地底维持几天。

  司马灰对通讯班长刘江河说:“这回真是多亏了有你接应,要不然咱们全都得报销,我先给你记上功。”

  罗大舌头说:“看来咱这位通讯班长还是比较可靠,是个经得住考验的同志,我估计你回去之后最损也混个等功,全军通报表扬不在话下,至于特级战斗英雄你就别指望了,那基本上不是给活人准备的荣誉。”

  通讯班长刘江河对参军立功之事极为看重,牧区农场里的子弟能立下军功,就意味着有提干的可能性,排长以上才算干部,提了干就能直留在部队,找媳妇也容易多了,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可他听司马灰等人如此说,虽然甚是向往,却也不敢奢望还能从地底活着回去,而且深觉惶惑,当时就剩下自己个人,吓得腿肚子都哆嗦了,要拿穆营长的话来说,真以为死球了,看来还是革命意志不够坚定。

  罗大舌头说:“别忘了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你今后多向我学习就行,我罗大舌头向来注重培养自己的英雄品质,什么是英雄好汉?那就是顿饭能吃八个馒头,外带二斤酱牛肉”

  司马灰说:“扯淡,我告诉你们什么是英雄,英雄就是宁肯粉身碎骨,也不跟这狗屎般的世界妥协。”

  通讯班长刘江河听了这二位的高论,真是呆若木鸡,怔怔地无言以对。

  胜香邻对他们三人说:“你们凑在起就不能讨论些有意义的事吗?”

  司马灰心想,自打考古队进了大沙坂开始,每天过得都跟世界末日似的,现在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也只有竭尽所能周旋到底而已,因为匣子中的“死循环”已经成为了过去,它就像是宿命中个解不开的死结,如今留在现实中的只有“结果”,不管是否情愿,都得接受死循环中出现的“结果”。

  这个“结果”就是:考古队无意中泄露了有关“幽灵电波”的部分秘密;“道格拉斯47空中列车”于1949年坠毁在罗布泊荒漠;赵老憋意外偷走了情报和机舱里的某些东西,又在勾结法国探险队深入大漠盗宝掘藏的时候,受地压综合症影响死于“黑门”。“地压综合症”直到近些年才被逐步发现认知,五十年代之前完全没有这种概念,因为以往的地下洞窟,最深的只有几百米,远远达不到地压超出负荷的深度,人类对地底的探测范围又十分有限,赵老憋勾结法国人在沙漠里寻宝那会儿,也根本不知道世上存在这么种致命现象,所以无从防范。

  但从这个“结果”中又衍生出了连串的谜团,基本可以归为三条主要线索:是赵老憋已于民国年间死在新疆大漠,为什么解放后又在湖南长沙现身?同个人怎会先后死亡两次?而且赵老憋逃出“匣子”的时候,显然从47的机舱内顺手偷走了某件古物,他最后说有个紧要之事还没告诉考古队,这件事会不会与“绿色坟墓”有关?还有赵老憋又是如何将“幽灵电波”的情报泄露出去的?

  二是“绿色坟墓”,这个地下组织的“首脑”早在几个月前,就从古城密室中取得了“幽灵电波”,既然它掌握了“通道”的秘密,这条“通道”又确实存在于世,那么“绿色坟墓”肯定要去寻找神庙,还不知道进展如何,此外“绿色坟墓”首脑的真实身份,以及该组织的结构与规模,也都被瞒得密不透风。

  这些疑问此时全部无解,如今考古队深处地底,只能寻着古老的航标,继续前往沙海的尽头,探明个未知的真相。1958年中苏联合考察队的去向夏朝龙印与灭火古国的起源迷航失踪的615苏军潜水艇,似乎全都与它有关。可以说切难以解释的谜团,都是纵横交错的“树冠”,而那座接近地心的“神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树根”,只要考古队能够挖出“树根”,全部的谜团都会迎刃而解。所以应该摒弃杂念,把着眼点和行动重心放在这第三条线上。

  胜香邻听了司马灰的分析,觉得思路详明,方略还算得当。但具体实施起来却很艰难,不确定因素也太多了,因为考古队只知道这座“神庙”,处在接近地心的未知区域,而极渊只是地壳与地幔之间的空洞,还无法确定沙海尽头是否存在“无底神庙”,听赵老憋所言,“神庙”中应该有些极为可怕的东西,至于它究竟是什么,可能只有“绿色坟墓”的首脑才真正清楚。另外地底极渊内的种种迹象,都表明地下隐藏着灭火古国的起源,这应该是个自夏商周三代时期开始,就从黄河流域迁入地岤深处生存的古老文明,历史上对它的记载等同于片空白,那些诡秘奇异的“夏朝龙印”,早在千年前就已无人能识,据说安徽有块镇水的“禹王碑”,那上面就遗有“夏朝龙印”,郭沫若同志用了三年时间,才认出来三个字,还不知道认得准不准,“神庙”的存在肯定也与这个地下古国有关。

  胜香邻甚至有种不祥的预感,在“匣子”消失的瞬间,考古队似乎在深渊里,看到了个长有千百只眼睛的恐怖生物,它深处在时间裂缝的黑洞中,会不会与那座“地下神庙”有关?而现在幸存下来的四名成员,只有两个来历可疑又根本没有工作证的考古队员,个无线连通讯班的班长,以及名地质测绘员,缺少真正的考古专家,凭借现有的能力和装备,就算活着找到那座“地下神庙”,大概也破解不了其中的谜团。

  司马灰听胜香邻所言在理,对未来的不可知和不可预见性,确实是让现在这支考古队感到力有不及。但司马灰跟着宋地球参加考古队之前,曾是缅共人民军特务连骨干成员,说什么对历史有追求,对考古有热情,那纯属自欺欺人,可论起杀人爆破之类的军事行动,他是再熟悉不过了,因此对于能否破解“地下神庙”之谜并不在乎,大不了拼着性命不要,将“神庙”里的秘密毁了。

  罗大舌头连称妙计,让“绿色坟墓”黄鼠狼扑鸡毛掸子——空欢喜场,只是想想也觉得挺解恨。

  胜香邻猜测司马灰祖上或从艺的师傅多半不是善主儿,否则也不可能会使“蝎子倒爬城”之类的绿林绝技。那些山林的盗寇海岛的水贼,杀人放火劫城踹营才是其擅长的手段,习惯采取极端方式解决问题。可如今别无他策,也只能按司马灰所言行事——如果解不开“神庙”里的秘密,那就彻底毁掉这个秘密,总之要尽量抢在“绿色坟墓”之前,但愿这切都还为时不晚。

  不过胜香邻还是叮嘱司马灰:“如果宋教授泉下有知,断然不会同意。所以咱们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将这个计划付诸行动。”

  司马灰点头应允,要说完全不想知道“神庙”的秘密,也绝对是昧心之言。最近司马灰直在反复思索这个问题,究竟有什么样的惊人秘密,才值得西方冷战势力支持下的地下组织,不惜切代价去窥探其中的真相?他冥思苦想却又不得其解,下意识地以口问心:“为什么那座神庙的外壁色呈深绿,莫非是邮电局?”

  罗大舌头听了司马灰所言,恍然顿悟:“还真有点道理,你说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胜香邻说:“亏你们想得出来,趁早别胡猜了,这地下的气压越来越低,我看很快还会有气象云形成风暴出现。”

  司马灰肩上旧伤也在隐隐作痛,知道可能是地底又有气象云聚集,就让众人尽快起程。

  这时通讯班长刘江河发觉“短波发射机”有些反应,应该是整理背包的时候触碰了开关,不过能在地底收到“信号”,也是个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情况。

  司马灰见状问道:“格瓦拉在非洲参加世界革命的时候,就是通过苏制短波发射机,来跟远在古巴的老卡联络,据说它仅在秒钟之内,就能载着摩尔斯密电码绕地球转上七圈半,但是也很容易受到气候和地理因素干扰,难道在这么深的地底下,还能收到外界传来的电波讯号?”

  通讯班长刘江河报告说:“首长,我看这不像有内容的电波通讯,而是接收到了某个定位信号,距离考古队不会太远。”他拙于表达,只能带路前往。

  司马灰等人都想看个究竟,就跟通讯班长往西南行出里许,可四周漫漫黄沙,空寂异常,就推测这个来历不明的神秘定位信号,也许是被沙层覆盖住了,它每隔几分钟出现次,来源很可能就在脚下。

  第六卷时间匣子第五话短波发射机

  司马灰心想如果“定位信号”就出现在脚下,其来源应该存在两种可能,是失踪的“中苏联合考察队”,二是在迷航不返的“615潜水艇”。

  因为“短波发射机”的用途十分广泛,由于它功耗极低,预先设置好固定频率,就能够持续多年定时发送短波,所以在航空航海之类的行动中,都会携带这种装置,以便在迷航遇难的过程中,为搜救分队提供准确的“定位信号”作为指引。

  他又寻思沙层下的“定位信号”,十有八九是来自于1958年失踪的中苏联合考察队,还是这种可能性更大些,毕竟考察队是在漆黑的地底深渊里行动,携带“短波装置”也是理所当然,但那些考察队员遇难后,已被埋在沙海中十余年之久,估计挖出来也都是具具干尸枯骨了。不过现在既然被考古队发现了,总不能视而不见,当即圈出个范围,上前掘开沙层寻找遗骸,挖了也没有多深,就能看出下面确实有个“物体”存在,却绝不是什么死人的尸骸。

  待到拨去浮沙,用“电石灯”在黑暗中照到那物体冰冷坚厚的外壳表面,众人更是感到意外,看上去似乎就是那艘战术舷号为“615”的级潜水艇,可仔细分辨却又完全不像,因为这个物体的轮廓虽然也不算小,却绝对没有级潜艇2475吨排水量的庞大体积。

  现在只能确定沙层下露出的部分是个金属壳子,两端见不到首尾,里面有个不断发出短波信号的“定位器”,但还无法识别这究竟是个什么“物体”,不过看到外壳上印有俄文,所以肯定不是“陨铁”之类的古老物质。

  司马灰心里却是猛然沉,他想起在野人山里引爆的那颗英军“地震炸弹”,至今还心有余悸,此时看了沙层下露出的物体,只恐也是“震动弹”类,甚至有可能是枚更加恐怖的“氢弹”,连忙嘱咐让众人小心发掘,要是万触发了它,咱这支考古队就得直接到“枉死城”中考察去了。

  其余三人听司马灰说得郑重,怎敢掉以轻心,所以无不加倍谨慎,就差跟在探坑里出土文物似的点点刮了。

  众人秉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多喘口,直用了多半个小时,才逐步将浮沙清理干净,使那个物体的轮廓整个显露出来,再看这东西确实近似颗巨型炸弹,体积并不比英军轰炸机投放的“地震炸弹”小太多,不过外边是层铝壳,形状与其说像炸弹,倒不如说像个滚筒形舱体,而且上面绑了匝匝的绳索。

  司马灰这才知道是虚惊场,这铝罐子大概是绑着降落伞,由“罗布泊望远镜”洞道中投放下来的补给舱,由于深渊里气流活动频繁,使它被带到了远处,舱内装有“短波定位器”,是为了能让联合考察队顺利接收。

  胜香邻奇怪地说:“这个舱体封存完好,显然是空投下来之后还没有被人动过,里面的信号也未出现故障,联合考察队为什么不来找它?”

  司马灰猜测说:“大概从洞道里空投补给物资之际,联合考察队已经失踪多时了。由于地底测站与考察队失去联络后不久,罗布泊望远镜计划就遭到了搁浅,也受诸多因素影响,被迫放弃了搜救工作,所以只能投下批物资,如果考察队里还有幸存者,可以采取自救。”

  罗大舌头可不在乎那些事,他急于知道舱里装了些什么,边迫不及待用猎刀去撬,边问通讯班长:“你知道咱这考古队有什么特点吗?”

  通讯班长刘江河揣摩不出罗大舌头问话的意思,只好挠着后脑勺答道:“咱们可能是是缺少工作经验。”

  罗大舌头道:“你确实是个缺少经验的生瓜蛋子,但咱考古队的最大特点,就个字——穷!”他嘴里唠叨不休,手里也没闲着,空投下来的“补给舱”无非就是个铝壳子,哪架得住他拆,三下五除二就揭开了滚筒形舱盖。

  通讯班长刘江河上前协助罗大舌头,把舱体里装的货箱逐搬出来,检视里面的各种物资。

  司马灰上前看,里面无非是罐头压缩干粮化学药品之类,与他们在“地底测站”贮物室里发现的东西相差无异,但多了些成捆的苏制加长信号烛照明弹速发雷管,甚至还有几支带弹鼓的“转盘冲锋枪”,都涂着枪油,弹药箱里则装满了黄澄澄的子弹。

  司马灰等人见补给舱里装有武器,顿觉胆气大增,地底空洞是陨冰爆炸形成,氧离子密度比地表还高,亿万年间进化出了大量复杂异常的生命形态,多不是人间之物,考古队只有老掉牙的步枪,子弹也没剩下几发,如今正发愁怎么应付这次九死生的地下探险行动,就找到了这批原封不动的武器装备,真如吃下了颗“定心丸”。

  罗大舌头立刻扔破鞋似的,先把他那条老式“撞针步枪”扔了,随手拎起支“冲锋枪”端在手里,检查枪机等各个部件全都运转如常,赞道:“这家伙,波波莎43式呀,多少年没见过了。”

  司马灰知道苏军的“43式冲锋枪”,早在五十年代末期就已经基本上淘汰了,那时候“卡拉尼什科夫自动步枪”已经在苏联全军列装了,但北越同美军作战的初期,也没少装备这种老式冲锋陷枪。苏联专家团不可能给考察队直接提供武器,应该是当时国内部队的装备,“43式冲锋枪”虽然型号古旧,但优点是弹鼓容弹量大理论射速高构造简单耐用寒暑不惧,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西线战场的残酷考验,尤其在恶劣的地底或坑道环境中,它所发挥出来的战术性能和勤务效能,远比半自动步枪来得可靠。因此让通讯班长刘江河也将步枪扔掉,换成“43式冲锋枪”。

  但刘江河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是部队里配发的制式武器,他不肯随便抛下,司马灰对此也不便过于勉强,只得作罢。

  随后又从舱体内翻出部沙橇,可以将背包和装备都放在上边,拖拽着跋涉沙海,要比负重行军轻松许多,还能多带些干粮维持所需。

  众人尽可能多的携带信号烛电池压缩食品,并且多装了几个弹鼓和两捆雷管以备急用,因为谁也推测不出这次地下探险任务会持续多久,所以是晴天带雨伞饱肚存饥粮。

  罗大舌头翻到舱底,又发现了些服装,野外生存最关键的装备首先就是“服装”,五十年代中苏友好时期,苏联赠送给中方批新式“荒漠战斗服”,只是由于数量十分有限,从未正式进入部队流通渠道配发。

  其实这种特制的“荒漠战斗服”,也是苏联根据二战时德军的款式与面料改良而成,它通体采用浅黄铯斜纹机织粗布,带防水透气夹层,具有较强的抗太阳能光谱热量吸收性能,防油污和防磨损性也很好。成衣经石磨浆洗加工后,软化了面料的坚硬质地,提高了穿着的舒适性。

  款式为侧排扣,宽襟大幅翻领,后边配有兜帽,具有定的防风和防水效果,两侧配备四个对称的战术插袋,各处都体现了优异的性能和出色的设计理念。

  相较而言,司马灰等人从头到脚的装备,甚至经验和技术,反倒都不如十几年前的联合考察队,此时自然毫不迟疑,把能换的全给换了。

  不过这次最为重要的件东西,还是胜香邻在舱中找到的“重磁力勘测表”,这种仪器很精密,与军用罗盘差不多大小,可以直接探明地底空洞内磁场或铁石蕴藏的情况,气压和深度也都能测量,有了它就不必再依赖“磁蛇”指引方位了。

  众人找到了补给舱里的重要物资,心中踏实了许多,直以来笼罩在心头的绝望情绪,终于得到稍许缓解,也有信心和胆量继续往深处走了。

  司马灰感觉到地底的气压越来越低,看了看怀表,这来二去,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