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墙壁发出“嘁嘁嚓嚓”的怪异声响,好像是许多肢节类生物,听声音越来越近,而且来势汹涌如潮,实是难计其数。

  众人都吃了惊,不知道地宫深处究竟出现了什么,但见来者不善,“冲锋枪”未必抵挡得住,只得退向旁边的洞室,又合力推动圆形石门,将与隧道连接的洞口彻底隔绝。

  司马灰贴在石门上听了阵,隐约听到外边隧道里的声音,都被挡在了外边,这才松了口气,刚转身,发现其余三人都依着石壁怔住了,好像看到了些不可思议的东西,司马灰心想这洞室内能有什么?他抬眼看,也是吃惊不小,原来洞室墙下,无声无息地坐着个人。

  那人形容枯槁,脸的皱纹,满头全是白发,两眼如电,他也在盯着司马灰等人看,其装束与死在地底的考察队完全样。

  司马灰转念之间,就已分辨出这此人不会是绿色坟墓的“首脑”因为“绿色坟墓”就像个幽灵或行尸,那种阴森诡异的死亡气息很难掩盖,可考察队22具尸体不是都在地宫里吗,这“老白毛”会是什么人?

  那老白毛盯着司马灰等人打量了阵,忽然冷冷地开口问道:“你们是来找我的?”

  司马灰不答,反问道:“你是1958年罗布泊望远镜考察队的成员?”

  老白毛“哼”了声,说道:“后生,这可是国家机密,谁是你们领导,我要直接跟你们领导讲话。”

  司马灰等人面面相觑,都觉得此人身上有种难以言喻的神秘气息,这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地宫中?难道遇上了考察队其中名成员的“幽灵”?另外照片上好像没有这个人,莫非它就是那个“鬼影”?

  司马灰感觉到情况不明,想先探探虚实,他吩咐通讯班长刘江河守住石门,提防密室里会有变故发生,然后对那老白毛说:“我就是队伍里打头的,我跟主席合过影,还跟总理握过手”

  罗大舌头插嘴道:“这事我可以作证,司马灰这小子确实跟主席合过影,可那是缅共的主席,跟他握手的是老挝总理。”

  那老白毛听了更加疑惑,又问道:“这么说你们不知道我是谁了?”

  司马灰见其态度不好,就没好气地说:“看你这倒霉模样肯定是位专家。”

  老白毛点头道:“般俗人都这么称呼我,我听着也习惯了。”

  胜香邻见司马灰和罗大舌头嘴滑,说来说去净兜圈子,这么下去几时才有结果?她就对那白毛专家直言相告,将考古队深入大沙坂,穿越地槽和煤炭森林,找到“地底测站”,接下来摆脱了“86号房间”的跟踪,又从“时间匣子”中逃脱,最终抵达沙海古城的经过,捡紧要的说了遍,希望能够取得对方信任。

  司马灰心想这“白毛专家”来历不明,怎能轻易把考古队的事情全告诉他了?可转念想,考古队现在走进了死路,这些情况也没必要再保密了,因此并未加以阻拦,在旁静观其变,看对方究竟会说出些什么话来。

  白毛专家听得将信将疑,他好像是在猜测胜香邻说的事是真是假,沉思了阵,才承认自己是1958年中苏联合考察队的成员之,至于他什么什么会出现在此,以及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说来非同小可,而且都与这山腹里的“吞蛇碑”有关。

  他告诉司马灰等人:关于“罗布泊望远镜”,失踪的苏联潜水艇,乃至“绿色坟墓”这个地下组织的秘密,我不敢说百分之百了解,起码也知道个七八成,但这些事盘根错节,只能从最开始的时候说起,也就是天地构造之时。

  自1543年开始,波兰天体物理学家哥白尼,就提出了“日心说”,从此天体演化的讨论被归入了科学范畴,逐渐形成了“星云说遭遇说”等诸多流派,但事实上,所有关于天地起源的学说,到现在为止仍停留在假设阶段,全都无法证明。

  苏联科学家在“罗布泊望远镜”中采集到的岩心样本,其中含有矿物质“锆”。根据测量它的年龄来推测,地壳与地幔之间的空洞,至少已经存在了46亿年,当时在地底发生了陨冰爆炸,才使这个距离地表10000米的深渊中出现了氧气和水。

  然而早在四千多年以前,那个洪荒泛滥的时代,人类就已经发现了这个地下空洞,禹王凿开黄河流域的龙门山洞窟,将洪水引注大泽,这是史书上记载的“禹墟”,也就是后世所称的“极渊”。相传有十万阴兵在地底开凿暗河,才把洪水从龙门山导入“禹墟”。古人勘测地理的精准程度,以及工程的宏大与难度,即使放在今天也难以想象,只能归结成是有鬼神相助,其实是因年代久远,古书上的真实记载少之又少,许多方法都已经失传了。

  司马灰越听越奇,这“白毛专家”虽然说得头头是道,可他怎会知道得如此清楚?这些秘密或许在地底古城里有所存留,但“夏朝古篆”在宋代以后,就已经无人能够解读,这老家伙究竟是个活人还是照片中的“鬼影”显身了?

  这时那白毛专家又神秘兮兮地对众人说道,“夏朝古篆”出现的年代比甲骨文还要早,因为内容古奥,存世不多,并且在千年以前就已经彻底失传了,但非是夸口,如今世上只有我个人能看得懂,所以我才能破解这些惊世之谜,至于其中的原因,你们现在不要追问,先听老朽把话说完。

  历史上有个“禹王锁蛟”传说,相传夏代有古妖,形若猿猴金目雪牙,名为“巫支祁”。禹王在疏通淮河的时候,将巫支祁锁于深不见底的“淮井”中,也有观点认为巫支祁为大蛇,所以才有锁蛟之说。

  事实上当时淮水边有个尊蛇为神的古国,其人岤地而居,不识火性,屡次掘开河道导致洪荒泛滥,在被夏王朝降伏后,就充为奴隶发往地底挖掘鬼渠,由于合理利用了蕴藏在地壳下的原生洞窟群,才使这条暗河蜿蜒数千里,又埋下诸多重器镇河,“禹王铜鼎”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失落在了地底,后来黄河里的大量淤泥沉陷,填塞了龙门山下的暗河,直到千年之后,才逐渐有鬼奴从地底逃出,遁入西域大漠,成为了“吐火罗人”的祖先,又有脉分支在秦汉之际迁至缅甸,即是神秘消亡于地底的“灭火国”。

  胜香邻听这白毛专家对几千年前的古老历史了如指掌,所知所识远超寻常,不由得又惊又奇,想不出对方何以知道得如此清楚,罗大舌头和通讯班长刘江河也在旁听得俩眼发直。

  只有司马灰心中愈发怀疑,他不想再听这白毛专家大放獗词,在没有辨明对方身份之前,这些鬼话谁敢相信?

  司马灰拿出考察队的照片,借着“电石灯”对着那白毛专家反复打量,这照片中没有个人的相貌与其相似,即使对方是个死去多年的“亡灵”,它也绝不会是1958年那支联合考察队里的成员。

  罗大舌头埋怨司马灰说:“你这人就是太多疑了,谁都不愿意相信,那照片里不是还有个模糊不清成的摄影鬼影吗,你又怎么确认第22个人不是这位老同志?”

  司马灰说:“照片中鬼影的脸部虽然无从辨认,不过我能确定那是个俄国人。而咱们在地宫里遇到的这位‘白毛专家’,却根本不在考察队的照片上。”

  第卷无中生有第三话照片

  照片中位于二排左的“鬼影”,脸上虽然存在光斑无法辨认,可面部之外仍被照相机真实地记录了下来。

  此时司马灰已经注意到了这细节,他发现考察队22名成员穿着的衣服不同,以此特征辨认,照片里的“鬼影”应该是个苏联人,所以不管“鬼影”的真实身份如何,至少不是这个躲藏在地下的“白毛专家”。

  其余三人听了司马灰指出的问题,也是心中疑惑大增,对方显然知道许多重要机密,可此人来历不明,怎能相信他说的那些话?

  那白毛专家看出众人戒备之心未减,就说照片确实是在考察队进入地底之前所拍摄,不过你们要想知道照片里的“鬼影”究竟是谁,就必须了解“绿色坟墓”组织的核心秘密,这个地下组织正式成立于1946年,它的结构像是把“雨伞”,组织内部以不同的建筑物做为代号,坟墓最高,房间最低,而首脑就是掌握“伞柄”的那只手。

  司马灰直思索着如何从此地脱困,没心思再去理会这老白毛危言耸听,但对方忽然提到“绿色坟墓”,显然对这个地下组织所知甚深,他也只得沉住气听个究竟,并暗自揣情摩意,猜测这白毛专家的真实身份。

  白毛专家显然深知“句句警人心,听者自动容”的道理,他先拿话稳住了考古队的四名成员,却不再提及“绿色坟墓”,而是继续谈先前说到的极渊暗河,鬼奴是西域吐火罗人的祖先之,吐火罗在印欧语系中有“洞窟”之意,因此可以将这座失落在地底的古城,暂称为“吐火罗城”。

  古城中留存着大量壁画和夏朝古篆,记载了禹王探四极度量天地的传说,以现在的观点来看,“禹墟”就是陨冰爆炸在地底形成了大空洞,它周围的地壳中也产生了近似峡谷的幽深裂隙,古人凿开龙门山洞窟,利用地缝为暗河,终于将处在内陆的洪水引入墟中。

  夏朝龙篆里还记载着个非常神秘的事件——地壳下有处无底深渊般的黑洞,它裂合无常,里面不知存在着什么物体。

  古人将此视为禁忌,提也不能提,说也不能说,所以记载描述得十分有限,这些古老的秘密慢慢化做了时间的尘埃,几千年来再也无人提及。

  物换星移,转眼已是1953年,冷战初期,艘隶属于苏联武装力量第40独立潜航支队,战术舷号为615的级柴油动力潜水艇,携带两枚“曙光”潜地火箭出航,在太平洋海域按照命令执行既定任务,当下潜至200米极限深度的时候,突然发生了灾难性的海蚀,从此下落不明。

  但事实上这艘潜艇失踪之后,就变成了个到处游戈的“幽灵”,美国空军和英国舰队都曾在不同的区域内,接收到来自615的短波定位信号,可来源都出现在根本不可能抵达的深海或地底,并在持续移动。

  各方对此事极度重视,都打算抢先步找到这艘幽灵潜艇,但经过多次探测搜寻,完全没有得到任何结果,当时有情报组织提供线索,推测这艘潜艇驶入了接近地心的黑洞,它的通讯信号混在来自地下的电磁微波辐射中反复出现,从而折射到了地表,而在地底持续移动的并不是615潜艇,而是“黑洞”本身。

  这个处于地幔与地心之间的“黑洞”,既是禹墟中记载的未知区域,因此失踪的苏军潜艇,将会在某个时间内,出现在罗布泊荒漠下的极渊里,至于它为什么会不断移动,至今还无人能够解释。

  该情报的来源就是“绿色坟墓”,它前身为走私军火交易情报的地下组织,其成员秘密渗透于各地,但内部始终保持单线联络,全部由“首脑”通过电台直接掌控。

  在那段特殊时期,冷战中的各种军事竞争,已趋于白热化,其中就包括对地心的探测行动,苏联根据这情报,决定将“地球望远镜计划”移师至罗布泊荒漠,并与中方达成协议,共同挖掘埋藏地壳下的原生洞窟。经过大地电场透视分析,在地底发现了两个神秘的铁质物体,但不像是失踪的苏军潜艇,又因事先得知距离地表10000多米深的区域,曾是“禹墟”古迹,就在1958年组成支联合考察队,其中包括地质与考古专家,以及军事观察员,前往极渊中进行实地勘测,在正式出发的前几天,考察队共同拍摄了张合影,也就是出现“鬼影”的那张照片。

  照片中脸部无法辨认的成员,是位来自苏联b设计局的军工,在拍摄完照片之后,这名军工就无缘无故地死了,尸检报告的结果被列入机密范畴,具体情况,只有苏方了解。

  那时“绿色坟墓”已经逐渐摆脱了冷战势力的控制,该组织的主要目标就是不惜任何代价,找到黑洞中的秘密,苏联的“罗布泊望远镜”计划,也只是它所利用的有效资源之。在1958年前后,各方已开始察觉到这情况,并将其排斥在“罗布泊望远镜”计划之外,国内也在历次镇反运动中抓捕了不少潜伏分子,但“绿色坟墓”这个地下组织,不归任何势力所属,内部又是单线联络,互不相识,如果不挖出“首脑”,很难将之彻底铲除。

  因此也有人怀疑,这名b设计局的军工,是被地下组织的潜伏分子所害,而照片里出现的“摄影鬼影”,绝不仅仅是个巧合,要按迷信的说法可能是被鬼上身了,或许还有别的原因,不过照相机究竟捕捉到了什么,也因缺少进步的证据,还无法作出肯定的结论。

  由于b设计局的军工意外死亡,考察队里出现了个空缺,这老白毛就临时接到命令,随队进入“罗布泊望远镜”,不料途中受到沙虫袭击,磁石电话机的线路被截断,短波发射机也出现了故障,从此失去了与后方联络,考察队在地底沙海中无从辨认方向,为了避开黑雾,只能依靠重碰力探测表,寻着导航的陨铁摸索到了这座古城中,等待搜救分队的到来,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漆黑死寂的城墟地宫,却是个仍切生命有来无回的“魔窟”。

  司马灰在旁听了半天,与前事加以印证,觉得这老白毛所言不虚。他和罗大舌头等人,向来对特务组织存有种深入骨髓的反感,这主要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确实潜伏着许多特务,那时候民间的谣言很多,个个说得有鼻子有眼:诸如有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跟爷爷起生活,他临睡贪嘴,多吃了两块西瓜,半夜被尿憋醒了,睁眼看他爷爷正在那偷偷摸摸地摆弄部电台,原来这小孩的爷爷就是个特务,眼见事情败露就把自己的孙子活活掐死了;还有谣言说美帝造的原子弹,都是以人体器官来提炼原料,男的割卵蛋,女的割芓宫,要是谁们家有人口失踪,那肯定是被敌特捉去当“原材料”了。

  虽然现在也知道这都是源自田间地头的不实传闻,可对他们那代人潜移默化的影响还是不小,提到特务组织就是水火不同炉的敌我关系,但司马灰认为“绿色坟墓”却不同寻常,这个秘密组织的目标,是妄图探测地心黑洞里的秘密,可那里又能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莫非想颠覆政权,让三座大山重新压在无产阶级脑袋上,使咱老百姓重受二遍苦,再遭二茬儿罪?还是想学秦皇汉武,要破解长生不死超脱轮回之谜?仔细想想,这些可能性都不存在,另外照片中的“鬼影”虽然已经死了,但考察队仍是22名成员的编制,而且全部尸体都在地底,这个“老白毛”究竟是人是鬼,他何以对“禹墟”中记载的秘密如此了解,为什么要说这座吐火罗古城是个“魔窟”,考察队在古城地宫里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难道此人是个躲在匣子中的幽灵?

  司马灰寻思不管遇上的是人是鬼,可总算逮着个明白的,此刻有许多疑点必须探个究竟,于是就问对方:“禹墟里虽然有些石刻壁画图形,但仍以蝌蚪般的夏代古篆为多,你能对几千年前的事情了解得如此透彻,总不可能是看图猜意,如果解释不出原因,终究不能让人信服。”

  那老白毛斜眼看了司马灰眼,说道:“夏朝龙印比甲骨文出现得还要早,内容古奥神秘,近千年来始终无人能够破解,那是因为世人愚昧不明,从开始就找错了方向。如果你只是对着古篆个个的辨识,大概再过千年,也还是认不出来半个。但甲骨文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只须找到块同时刻有夏朝龙印与殷商甲骨文的古碑,将两者相互加以参照,要破解夏代古篆岂不易如反掌?”

  司马灰与罗大舌头等人,根本搞不懂这些名堂,但听其来似乎不无道理。

  胜香邻却知道这种“交叉对比法”确实存在,前些年法国考古队曾利用这种方法,成功破解了埃及法老墓中的大量神秘符号,其中就有著名的“死者之书”。

  司马灰看到胜香邻点头示意,心知此事已无可疑之处,他虽然仍有无数谜团想要得到解答,但话要句句来说,取其轻重缓急,就先问那白毛专家,是否知道“绿色坟墓”的真实身份,以及这个地下组织想要寻找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那白毛专家说这件事很难用两句话解释清楚,据圣经·列王记所载,精研神秘学的所罗门王,曾告诫后世不能发掘埋在地底的宝藏,是因为深渊里蛰伏着“古代敌人”。

  第卷无中生有第四话魔窟

  司马灰等人均是不解其意,圣经·列王记中的神秘记载,怎会与接近地心的黑洞有关?“古代敌人”又是什么?

  那老白毛解释说,“古代敌人”应该是指地底黑洞中存在的某种东西,各个古国的文明起源不同,都存在定的孤立性和局限性,因此对它的认知也不相同,古印度称其为“弥楼山”是洞悉时间始终的巨眼,巴比伦王朝认为是“创世之树”这些古老的传说也从侧面证实了,深渊出现的位置与时间并不确定,早在夏商王朝治世之际,因有“禹王碑”沉入其中镇鬼,所以古人也将这个黑洞视为“神庙”后世所存的“禹王碑”都是根据殷商西周以来的青铜器铭文复刻而成,碑上用夏朝龙篆记载了这样段话,大意是“虽有先贤古圣,也不破此关”但古往今来,已数不清究竟有多少人妄图窥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