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簧欤菇亲廾糯又凶部?

  众人置身在歪斜晃动的大鼎腹中,个个都被撞得五脏六腑翻滚颠倒,神智多已恍惚不清,却仍紧紧拽住鼎耳,丝毫不敢放松,唯恐被甩落出去。

  过了约莫两分钟,伴随着低沉的怒吼,又听得声炸雷霹雳般的巨响,然后耳朵就聋了,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原来最开始涌出的大量泥浆,只是火山窟底层的淤积物质,温度并不太高,随后的巨响则是“压力锅”中的蒸汽涌动,三人冒死探头出去张望,就看山峰顶部出现了个白茫茫的蘑菇云柱,已升至两百多米,内部全是灼热的光雾。

  众人脸上被这奇光异雾映照,面色都已同死人样惨白,只觉热风酷烈,视线远端的景物变得模糊。

  胜香邻知道厉害,热流能使切生物炽为飞灰,连忙示意司马灰和罗大舌头,不要再看山峰高处的蘑菇云,以免视网膜被烧落。三人不敢再看,都低下头在铜鼎里蜷成团,任凭汹涌奔腾的泥石流中颠簸起伏。

  这地底下发生了场大规模的膨胀活动,散发着光雾的蘑菇云出现之时,也有许多滚沸的地下水被带到高处,又像瀑布倒悬,从半空里劈头盖脸地撒落下来,随即就是难以估量的泥浆,混合在热雾中从洞窟里喷涌而出,“压力锅”的山体开始崩裂,整座地底古城立刻陷入了滔滔浊流之中,只有无数被高温熔化的石头,还在沿着山坡翻滚而下,极渊上方的地壳受到气压作用,也在整块整块地从高处塌落,声势极其骇人。

  司马灰躲在鼎腹中,心想多亏胜香邻发觉了“压力锅”的异动,倘若众人直接逃入地底古城,此刻都得被泥浆埋住做了殉葬的“活俑”,但禹王铜鼎在灼热的泥浆中,也随时有可能沉没倾覆,更不知会被带到什么地方,不过事到如今,也只得听天由命罢了。

  正自心神不定之际,铜鼎忽然被狠狠地撞了下,三人全指望这尊大鼎容身,不得不戴上风镜探身察看,就见翻涌的泥浆里伸出只大手,似乎是巨门前矗立的持蛇铜人,想来也是被泥石推到此处,竟将鼎身外壁撞开几道裂纹。

  三人心头猛然沉,拿罗大舌头的话来讲,这时候想哭都找不着调儿门了。却在此时,面前现出大片黑沉沉的巨岩,铜鼎被汹涌灼热的泥浆推到近前,鼎身缓缓向下沉去,司马灰趁势爬上山岩,伸手将其余二人逐个接应上来,岩体底部的温度在迅速升高,三人虽然戴了手套,仍耐不住高热,呼吸更是艰难,被热流逼得不停地向高处攀爬,然而越爬越是心惊,这块岩体高得难以估量,说是座大山也不为过,先前考古队抵达火洲的时候,却并未发现它的存在,仿佛是突然从地底冒出来的。

  胜香邻看漆黑的岩层断面上满是气孔,分辨出是玄武橄榄岩,极渊里没有这种岩石,推测是刚刚崩陷下来的地壳岩盘,如果是板块规模的沉降,可就不止大如山岳了,玄武岩结构致密,但脆性较高,很容易塌陷碎裂,因此不能久留。

  三个人不顾周身火烧火燎的疼痛,咬紧牙关在倾斜三四十度的岩体攀爬,几百米高的岩盘尽头,是地壳底部的断裂带,有着千层饼似的皱褶纹理,来自底层深处的膨胀活动,使极渊里的空洞被大幅度抬升,众人身后的岩盘断裂带不停地塌陷,脚下根本不敢停留,只能不断顺着断裂的地脉向前,沿途跌跌撞撞,移动到处平缓的“地床”,终于感觉不到深渊里传导上来的热流了。

  众人亡命到此,四肢百骸无不疼,体力精神都已超出负荷,筋疲力尽之余,半话也说出来,更顾不上裹扎身上的伤口,躺倒在地喘着粗气,脑中只剩下片空白。

  司马灰喘息了好阵子,只感到头疼欲裂,但混乱的意识逐渐聚拢,发觉耳中还能隐隐听到岩盘持续沉陷的震动,没从这地狱般的深渊里爬出去之前,就谈不上安全。

  胜香邻也认为众人仍然置身于地壳底层,说不准还会有什么变故生,她帮司马灰和罗大舌头简单处理了伤口,就想动身出发。

  罗大舌头倒在地上闭着眼动也不想动,他想起通讯班长刘江河等人没能出来,心里极为沮丧,万念尽同灰冷,索性对其余二人说道:“你们枪崩了我算了,我罗大舌头可真遭不起这份罪了,何况考古队就剩下咱们仨,活着回去也没法交代啊,与其再去砖瓦场写材料钻热窑或是到火车上替香港同胞喂猪,那还不如死在地底下,兴许还能混个革命烈士的待遇”

  胜香邻没想到值此生死关头,罗大舌头怎会冒出这种念头,可也不能就此抛下他不管,只好上前劝说了几句,对方却充耳不闻。

  司马灰知道罗大舌头要是犯起浑来,讲什么道理全都没用,就说:“别他娘装死挺尸了,如果这回能够侥幸生还,老子就带你们下馆子去。”

  罗大舌头听这话,忍不住睁开眼问道:“下馆子吃什么?”

  司马灰说:“咱们前些年在缅甸山区作战,回来就蹲热窑改造思想,然后又跟考古队进了罗布泊荒漠,有多久没吃过正经伙食连自己都算不清了,要是就这么死掉实在太亏,我看咱逃出去之后,怎么也得先祭祭五脏庙,到馆子里也不用点那些花里胡哨的南北大菜,直接告诉跑堂的伙计,把那花膏也似好牛肉,捡大块切十来斤,有酒只管上”

  罗大舌头打断司马灰道:“算了吧你,现在的饭馆年到头就供应那几样,还点什么菜?再说你直接跟服务员这么讲话,人家还不拿大耳刮子抽死你,你得先说‘翻身不忘共产党,吃肉感谢毛主席’,然后才能再提吃饭的事,这我可比你清楚多了。”

  话虽这么说,但人处在绝境之中,最需要的东西只有希望,即是对“生存”持有饥饿感,而在罗大舌头这,唯实际点的希望也就是下回馆子,于是强打精神爬起身来,跟随司马灰继续向着地质断裂带的深处行进。

  苏联专家留下的探测数据显示,罗布泊荒漠下的地壳,主体都是玄武岩层,平均厚度在8000米左右,地床和岩盘间的断裂带纵横交错,结构比人体内的毛细血管还要发达,这是在密闭环境下,经过三十亿年的步步演化组合破坏,才逐渐形成了今天的面貌,又因地底生了大规模的膨胀抬升活动,所以才使之暴露出来。

  司马灰等人都有探地钻洞的经验,从深处向地表移动反倒容易得多,因为不需要寻找具体的目标,别搞错大致方位就行,只要避过塌方的区域,跟着岩层缝隙里被流水冲刷过的痕迹,便不会迷路。

  三人仔细辨别附近的底层结构,从中寻觅路径,迂回向上而行,接连走了十几天,粮食和水早就没了,只能捕捉岩隙里的白蛇来吃,种种艰难困苦不必细表,最后从片干涸的湖床裂缝里,爬回了地面,当时天黑,眼前所见只有遍地流沙,充满了荒凉沉寂的气氛,和地底极渊里的情形相差无几。

  没过多久天色破晓,就看风动流沙,片金黄,四周是无数土墩和岩塔,七零八落地矗立在蓝天和黄沙之间,古西域立国三十六,有大小城池七十二座,几乎全部被黄沙埋没,目前被发现并考证出来历者寥寥无几,没人知道这片神秘怪异的沙漠究竟是什么地方。

  三人个个面目焦黑,身上浑合着烟火泥土血污,俩眼都红得快冒烟了,在地底下也没注意到,出来互相瞅怎么都成鬼了?更没想到还能活着重见天日,不由得百感交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胜香邻忽然头栽倒在了沙漠中,旁边的两个人急忙上前扶住,就见她脸色苍白,口中全是黑血。司马灰身上感到阵颤栗:“路上连遭巨变险象环生,早把‘地压综合症’之事抛在了脑后,如今这勾命的东西找上门来了。”

  不过进入“罗布泊望远镜”的考古队员,个个身上血管发青,全受到了地压影响,在没有减压的情况下返回地表,都会血管破裂而死,为什么三个逃出来的幸存者当中,却只有胜香邻出现了意外?

  其实地壳深处的玄武岩体,在地质结构里属于承压层,等于是座天然的“减压舱”,这与岩体内密集的气孔有关,古时候的吐火罗拜蛇人,便是利用玄武岩矿脉逃离了深渊,当然这些隐情就不是众人所能想到。

  司马灰看胜香邻吐出黑血,似乎是在地底下受了热毒,积郁在肺部,吐出来也就没什么大碍了,可在大沙漠里无医无药,也未必能保住性命,司马灰不敢耽搁,他有心隐匿行踪,当即将“冲锋枪”拆解了,连弹药起埋在沙漠里,又以指北针确认了方位,同罗大舌头轮流背负着胜香邻,在沙漠里徒步行进。

  走不出三五里地,身后便刮起了大风沙,沿途的足迹和标志很快就被流沙掩埋,罗大舌头心里没底,又问司马灰:“这得走到什么时候才算站?”司马灰低头看了看指北针,在风沙弥漫的恶劣情况下,根本没办法确定这东西是不是还能指北,考古队剩下的人员要是走不出去,就会成为埋在沙漠里的三具干尸,可即使能走出去,也仍然摆脱不了命运中的死循环,因为想解开这个“死循环”,还要去寻找地底壁画中那个头上生有肉角的怪人。

  第二卷大神农架第话长途列车

  考古队幸存下来的三个人,在沙漠里走了整整天,终于遇到队“乌兰牧骑”,互相询问之后,才知道这里是库姆塔克沙漠东北边缘,距离白山已经不远,大漠白山之间有片人烟稀少的草原,附近草场生产队里的牧民大都是蒙古人。

  罗大舌头颇为吃惊,他还以为从地底下钻出来,竟然到了内蒙古大草原,这路辗转起伏,行程何止几千里,要不然怎么会有“乌兰牧骑”?

  司马灰却知道新疆西至塔里木盆地,东至库姆塔克沙漠,凡有草场草原,便多为蒙古族聚居之地,当年土尔扈特摆脱沙皇统治,于伏尔加河流域东归从龙,清朝乾隆皇帝颁布御旨,命其分东西南北四路,共十旗,游牧于珠勒都斯鹰娑山白山等地,所以新疆东南的牧民大都是蒙古人,而这队过路的“乌兰牧骑”,即是流动于各个牧区之间的文工宣传队,能侥幸遇上这些人,就算是把命捡回来了。

  司马灰没敢承认自己三人是进过“罗布泊望远镜”的考古队,只说是测绘分队,被派到到沙漠里执行勘测任务,胜香邻身上带的工作证也是测绘队员,电台损坏后,又遇到风沙迷了路,已经在沙漠里走了十几天了。

  那队“乌兰牧骑”见司马灰说得真切,又有名伤员急需救治,自是信而不疑,立刻腾出马匹,将三人带往附近的草场,交由当地牧民照料。

  方圆几十里内,只有这两座蒙古包,蒙族人自古民风淳厚,得知司马灰等人是遇难的测绘分队,便竭尽所能相助。

  司马灰见胜香邻的情况趋于稳定,便向牧民借了套齐整衣服换上,前往百里之外的县城,给远在北京的刘坏水发了封电报,让其尽快赶到新疆接应,并嘱咐刘坏水千万不要对外声张,事后少不了有他些好处。

  胜香邻之父胜天远对刘坏水有救命之恩,他得到消息之后,果然匆匆赶来接应,准备到临近的甘肃境内,搭乘长途列车返回北京。

  司马灰想将那块从楼兰黑门里带出来的法国金表留下,用以感谢蒙古牧民相救之德,怎知对方拒不肯收,他只好在临行前悄悄放在蒙古包内。

  司马灰在黑屋的时候长期吃铁道,对铁路部门的制度十分熟悉,寻思众人身上的伤还没好彻底,受不了长途颠簸之苦,倘若是硬座或站票,这趟下来可真吃不消了,就拿宋地球留下的介绍信和工作证,私下里稍作篡改,到车站里买了四张软卧车票。

  刘坏水对此事极为惊讶,要知道软卧车厢可不是顶个脑袋就能随便坐的,普通人有钱也买不着票,按规定只有十三级以上的高干,才有资格乘坐软卧,票价则是硬卧的两倍。刘坏水以往乘火车经常出门,但他连软卧里面是什么样都没见过,坐进来看确实不样,车窗地窗帘都绣着花,雪白的铺盖尘不染,单独配送的餐品也更加讲究,感觉真是开了眼界了。

  刘坏水早憋着肚子话想说,在牧区的时候没敢开口,坐到车厢里关上门才找到机会,他趁罗大舌头去餐车吃饭,突然对司马灰竖大拇指:“八老爷,可真有您的,换作旁人也未必回得来了。”他先是将司马灰捧了通,说什么“蝎子倒爬城”古时唤作壁龙功,宋太祖赵匡胤在位时,汴梁城中有名军官,行动轻捷,武功高明,尤其擅于飞檐走壁之类的轻功,脚下穿着吉莫靴,凡有高墙陡壁,都可跃身而上,挺然若飞。某日太祖在宫中夜观天象,忽见物如鸟,飞入内宫,转天公主的镂金函枕不翼而飞。太祖查问下去,才知汴梁军中有个异人,翻越城墙易如反掌,还能沿着大殿的佛柱攀到檐头,百尺高地楼阁也视如平地,内府失窃的宝物,必是此辈所盗,奈何没查到真凭实据,无法治罪。太祖皇帝闻言惊奇不已,就传下圣旨说此人绝不可留在京城,应该发配到边疆充军,可等禁军前去抓捕,那人却早已杳无踪迹了。

  刘坏水说司马灰不仅得过这路“壁龙倒脱靴”的真传,又通晓相物古术,根基很好,更兼胆略非凡,智勇过人,看命格属土,乃是北宋年间的锦毛鼠白玉堂白五爷转世投胎,今后前程远大,能够安邦定国。

  司马灰知道刘坏水的意思,就止住他这番虚头巴脑的话头,直接说明了实际情况,这次跟考古队进往罗布泊,真没想过还能有命活着回来,可既然没死,那就还得跟“绿色坟墓”周旋到底,因此剩下来的三个人必须隐姓埋名,随后的切行动都要秘密进行,绝不能走漏任何风声,否则无法确保安全,就当这支考古队全部死在了地底。

  刘坏水早已看出司马灰有这种打算,所以也没感到十分意外,但胜香邻是阴寒热毒之症,肺里淤血难清,时常咳血,度高烧不退。刘坏水感念胜天远的恩德,凭他的社会能力,安排胜香邻躲在北京养病不成问题,还能请到相熟的医师到家中诊治,可不知司马灰和罗大舌头二人今后如何打算?

  司马灰这条命原本就是捡回来的,安顿好了胜香邻,再也没有别般牵挂,考古队在地底下找到了山海图拓片,以及那白毛专家解读“夏朝古篆”的密码本,接下来自然是要以此为线索,去寻找“地心通道”,可不管干什么也得有充足的经费支撑,司马灰和罗大舌头当初以卖“火龙驹皮袄”为名,赚了笔钱,但大部分都给阿脆老家的祖父苏老义寄去了,剩下的则买了软卧车票,现在身上穷得叮当响,连个大子儿也没剩下,不仅是发电报时许给刘坏水的好处无法兑现,现在还打算再借笔款子作为行动经费。

  刘坏水听赶紧摇头,面露难色说道:“我在考古队的差事能赚几个钱?您别看我平时做些打小鼓的买卖,可如今这年月都是收货,向来只进不出,钱都压在东西上了,再说您瞧我这也是把岁数了,不得在手头给自己留俩钱当棺材本儿吗?”

  司马灰知道刘坏水这种人把钱都穿在肋骨条上了,用的时候得那钳子往下硬揪,要钱比要命还难,于是就说:“刘师傅,瞧把您给吓的,您得容我把话说完不是,咱们两家多少代的交情,我能白要您的钱吗?”

  刘坏水俩眼转:“莫非八老爷手上还有户里留下来的行货?”

  司马灰说:“行货可真没有了,我要搞来两件西贝货,也瞒不过您的法眼,不过我们这趟去罗布泊,倒是带回几张拓片,您给长长眼,看它能值几个银子”

  刘坏水什么没见过,寻思所谓的拓片和摹本能有什么价值,心下很是不以为然。可等司马灰取出拓片看,刘坏水的眼珠子落在上面就再也移不开了:“这是禹王鼎上的山海图!”

  司马灰点头说:“刘师傅你这眼可真毒,也确实是识货之人,您给估估这件东西怎么样?”

  刘坏水想了想说道:“要往高处说可不得了,想当初混沌合,不分清浊,自从盘古开天辟地,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降为地,天地又合,孕育而生万物,后来苍天裂玄铁熔,才有女娲补天,禹王治水,铸九鼎划为九洲,可以说这九尊大鼎都是无价之宝,出世就能震动天下。可青铜大鼎不是俗物,般人绝不敢收,因为国家法度不容,何况普通人家能有多硬的命,藏在宅中恐怕也镇它不住。另外这铜鼎上的山海之图,只是影本拓片,流传出去就可以随意复制,成不了孤本终究不算宝物,依我看这些拓片,顶多能值个块钱。”

  司马灰大为恼火:“到了打小鼓的买卖人嘴里,普天底下就没好件东西了,我就是能把‘汉宫烽火树’带出来,可能也比筐煤球贵不了多少。这几千年不曾出世的东西,您才给估出块钱来?块钱够干什么的,我干脆去五毛让五毛,白送给您多好?”

  刘坏水大喜,忙道:“那敢是好,此话当真?”

  司马灰说:“当什么真?我压根也没打算让给您,我留着它将来还有大用场,现在拿给您看的意思,就是想让您明白——地底下可不仅只有矿脉岩层,也埋藏着许多旷世难寻的奇珍异宝,您要是能把经费问题给我们解决了,我这趟好歹给您捎件大货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