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处充满了阴郁潮腐的气息,层覆盖着层的腐烂枯叶下尽是死水泡子,人陷下去就别想再爬出来。在阴峪海的深山密林中,至今还栖息着许多早已灭绝的大型古代生物,地下看似沉寂,却也是危机暗伏,说不定途中会遇到些什么意想不到的东西,如果没有地图中以黑点标注的路线作为引导,根本没办法穿越这片规模惊人的史前植物群落,但这份地图并没有实地勘验,因此未必足够精确,也只能做为参照。

  高思扬问司马灰:“你怎么只顾着往深处走,不去搜捕老蛇了吗?”

  司马灰说:“那土贼坠落到山腹里之后,就他娘的譬如云中鸟,去无踪迹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如今又能上哪找去?不过只要对方还能行动,就定会紧紧尾随这考古队不放,迟早还得露头,咱们提高警惕,随机应变就是。”他见路途艰险,更不知要在地下穿行多久,才能开启“潘多拉的盒子”,心中也有些忐忑难安,当即招呼罗大舌头和“二学生”准备动身。

  “二学生”接连在枯叶下找到几枚浆果,却都被罗大舌头抢去吃了,他心有不甘,还待继续找寻,忽听旁边有些细微的声响,听起来竟像是那尊“玉俑”在动,“二学生”心里纳闷,推了推架鼻梁上的眼镜,站起身来仔细打量“玉俑”。

  此时司马灰也察觉到了异动,他看二学生面对面站在玉俑跟前,心知要坏,可是已经来不及出声提醒了,借着矿灯光束,只见“玉俑”口中忽然喷出道黑气,二学生大骇,“啊”地声惊呼,那缕黑气快如鬼魅,直接钻进了他的嘴中。

  谁都没看清楚“玉俑”里出现的东西是什么,二学生更是吓的怔在当场,半天才回过神来,觉得腐气难挡,接连咳了几声。

  高思扬见状上前将他拽离“玉俑”,问道:“你没事吧?”

  二学生摆了摆手,表示没觉得身体有什么异常。

  胜香邻也对二学生说:“我好像看到有些东西钻到你嘴里去了,你真不要紧吗?”

  二学生有点紧张:“你们别吓我了,真的没什么,就是被那玉俑里积的尘土呛了下而已”半句话还没说完,竟觉两腿无力,周身寒颤不可忍耐,不由自主跪在了地上。

  司马灰见“二学生”脸色越来越白,身上青筋凸显,整个人气息奄奄,知道定是被异物钻进了腹中,刚才罗大舌头发现“玉俑”身上有东西在动,可能正是此物,不过到底是个什么还很难说,若不想办法尽快取出来,这条性命就保不住了。

  罗大舌头想起拔除“柬埔寨食人水蛭”的情形,可阴峪海地下好像没有巨蟒,再说这“二学生”说不行就不行了,跟在缅甸野人山遇上的情况不太样,他道:“我瞧见有个黑乎乎的东西钻到他嘴里去了,记得东北那边有种虫叫蚰蜒,类似蜈蚣而细,夜里等人睡着了,就会进人耳食人脑髓,大概是‘玉俑’里的蚰蜒钻到他腹中去了,这得立刻灌猫尿,用生姜擦猫耳,能急取猫尿。”

  司马灰说这地方哪会有猫?何况“玉俑”里那道黑气似乎有形有质,能走五官通七窍,怎么看也不像蚰蜒,那异物钻入体内的时间很短,抢救及时或许还能保命,他眉头纵,计上心来,当下不由分说,拖死狗似的拖上“二学生”,径往地势低洼的区域行去。

  高思扬阻拦不及,只得拎起“二学生”掉下的帆布背囊,加快脚步在后跟随。

  司马灰看前边的参天古树盘根错结,几条枯藤在树根间横空而过,就让胜香邻帮忙照明,他和罗大舌头用绳子将“二学生”倒悬起来,并把各窍闭塞,仅留嘴巴。

  高思扬见状就要解开绳索:“通讯组的三个人已经没了个,再这么折腾下去还得出人命。”

  司马灰拦住高思扬说:“前些年我迷路走进了片坟地,听那老坟里有些响动,大着胆子走过去看,你猜瞧见什么了?原来是只狐狸在坟包子上打洞,它从棺材里抠出本古书,然后对着月光逐页翻看,面看还面挤眉弄眼的嘿嘿发笑,我那头发根子当时就竖起来了,寻思这不是撞上妖怪了吗?可咱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火壮胆就粗,哪能让它给镇唬住了?拿块石头扔过去把狐狸打跑了,然后捡起书来看,里面都是些起死回生的金石方术,从那以后我就自学成材了”

  高思扬听出司马灰是为了稳住自己,喝止道:“你还有心思胡说,快给我把人放下来!”

  这时胜香邻已把矿灯摘下来握在手里,照着“二学生”的脸部观察动静,提醒众人道:“快看,有东西要出来了”

  司马灰等人定睛看去,就见“二学生”被绑住手脚悬挂在枯藤上,全身血液倒流,原本苍白的脸孔憋涨得通红,只能张大了嘴透气,有物莫辨其形,正从其喉咙中缓缓探出,看上去血艳血艳的极其骇人,罗大舌头急欲提取,却因太滑,时不及措手,忽又缩回腹中。

  第三卷潘多拉的盒子第五话微观世界

  司马灰见罗大舌头失手,心说糟糕透顶,看来“二学生”腹内确实吸入了异物,又涵养于血中未死,此刻人体内血气渐枯,且倒悬已久,那东西但缩回去,必定不肯再出,除非开膛破肚才能取出了。

  司马灰应变迅速,抬手直戳“二学生”的肋骨,两肋处有皮无肉,最是敏感不过,那“二学生”又被蒙着眼倒吊起来,忽然被手指戳中,顿时声惊叫,又将刚缩进喉咙里的东西吐了出来,这回被罗大舌头死死钳住,顺手抛在地上。

  司马灰按住矿灯跟踪照视,就见那物仅有指来长,半指来粗,身体扁平,两侧生有六个短肢,趾上都是吸盘,满身是血,口吐黑雾,发出“咯咯哒哒”近似木质螺旋桨的声音,生性极是活泼,溜滑无比,落地后行动极速,晃就爬到枯叶缝隙间没影了。

  罗大舌头以为刚才就把它捏死了,没想到还活着,再想用脚去踩,那物却早已经倏然远遁,他暗觉纳罕,问司马灰道:“那是个什么玩意儿?麻蛇子?”

  司马灰觉得不像麻蛇子,栖息在丛林里的麻蛇子只有四肢,更不能凌空而动,而玉俑中的生物更接近“旋龙”,那是大荒里的种原始生物,能短距离飞行,习惯寄身于潮湿阴暗之地,最大者只不过身如银针,据说灭绝已久,晋代之后便不再有相关记载。可刚才所见竟是手指粗细的“古种”,阴峪海地下与世界隔绝,特殊的环境亘古不变,还不知会隐匿着多少罕见罕闻的可怕物种。

  高思扬见司马灰手段精绝,心下暗觉惊叹,她和胜香邻两人上前动手,把“二学生”从古藤上放了下来,解开绑缚活动血脉。

  司马灰心知“二学生”能捡回性命实属侥幸,虽然伤了元气,但还不至于留下什么隐患,也多亏那异物是雄,若是雌物散子于血中,就算华佗扁鹊再世,也找不到解救之术了。他看“二学生”手脚发软,土铳也丢了,就捡起段坚韧粗大的松枝,用猎刀削出矛尖,又缠上绳索,交给“二学生”用以探路防身,又命其跟紧了队伍,下次可不见得还能这么走运。

  众人从地图上看不出距离“潘多拉的盒子”还有多远,也不敢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中多做停留,稍事整顿便按图中标出的方位前行,可刚走出不远,前路却被几株缠抱在起的古树遮挡,周围怪异的树根,像章鱼的触手穿过其它树木底部,周围五颜六色形态各异的菌类植物,就像层层叠叠堆砌的伞盖,从古树躯干上顺着地面绵延铺展,挤得密不透风。

  阴峪海底下的树木直径最小也有二十余米,人行其中,无异于以蝼蚁之躯观测微观世界,如果从两侧迂回过去,那就偏离了路线,不知道会转去什么地方,也很容易陷入枯枝败叶下的淤泥。

  司马灰只好打个手势,让众人先停下脚步,取出罗盘反复对照地图。

  这时高思扬迅速把“1887型杠杆式连发枪”从肩上摘下,提醒司马灰道:“这附近有人有很多人”

  司马灰没听到周围有什么动静,心想你瞧见鬼了不成,这亿万年不见天日的地底下,哪来的很多人?

  跟在高思扬身后的二学生问道:“又发现玉俑了吗?还是离那些东西远点为好,凡事安全第啊!”

  高思扬没有立刻回答,她手端着枪支,手提着“电石灯”照向身侧的地面,示意众人过来观看。

  司马灰等人围拢上前,向高思扬所照之处望去,果然看到个十分清晰的脚印,是赤着脚踩到苍苔上留下的足印。

  阴峪海地下渗水严重,寄附在树木上的植物非常密集,闷热潮湿而无风,总是显得雾气蒸腾,而地面潮湿的树叶层下,尽是又滑又软的泥浆和腐烂的木头,无论发生过什么,丛林很快就会把留下的痕迹掩盖掉,所以这脚印应该是刚留下不久。

  众人知道在地底发现个脚印并不奇怪,毕竟这里除了考古队,很可能还有那个行尸般下落不明的“老蛇”存在,但腐苔上的足印不止个,将电石灯举高了照向周围,就会发现附近还有更多,那都是串串的印痕,要么全是左足,要么全是右足,个足迹紧挨着个足迹,好像步幅极小,而常人行走时留下的脚印,必然是左右交替才对。

  罗大舌头低头了看自己的两条腿,实在琢磨不出究竟要怎么迈步,才能留下这样的脚印。

  高思扬更不敢放松警惕:“林场应该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通讯组出事了,阴峪海地下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人?”

  胜香邻对众人道:“你们看”她说着用枪托戳下去,表面留下足印的苍苔“喀喇”声,立刻向下陷进个窟窿。原来苔层覆盖的是段朽木,半点也受不住力,这说明如果有人抬脚踏上去,只会因自重踩穿朽木,却绝不可能只留下个足印。

  司马灰半蹲在地上仔细观察,足印的脚趾脚弓前后脚掌清晰可见,但分布得太诡异了,也许根本就不是“人类”的足迹。

  众人思之皆感不寒而栗,连口大气也不敢出,只盼趁着还未发生变故,尽快离开此地为妙。

  司马灰拿过“塔宁夫探险队”的地图,继续寻找附近的参照物,以期尽快找到路径离开,不过地图是根据楚幽王时期的古墓壁画绘制,神农架是数亿年前的大海,阴峪海深林下这片茂密的史前植物群落,则是处发生沉陷的古岛,岛中某个区域被标注为“潘多拉的盒子”,估计也是放置“天匦”的地方,具体的历史还无从考证,现在唯的指引,就只有这份古老的地图而已,奈何地底环境复杂恶劣,如果不按路线前进,最终只会迷失在死亡的深渊,可是时移物换,滋生的腐苔和地菌,早已改变了原本的地貌。

  司马灰虽是倍感焦躁,时间却也无计可施,不得不带着其余几人,踩踏着松软的大型云芝菌向上攀爬,拨开那团团的藤蔓和乱七八糟匍匐的植物,尽量接近在图中标有记号的地点。

  司马灰刚接应同伴攀上段树藤,忽感阵阵阴风袭来,不觉打了个寒颤,浑身上下先起了层鸡皮疙瘩,心想地下空气潮湿而又沉闷,怎么会有风?

  他这念头动,已知是半空中有东西接近,立即调整安装在“”上的矿灯往高处照,地底虽然潮湿闷热,许多地方又有雾,但也存在着苔藓产生的微光,并不是绝对黑暗。因为光线质量还算理想,矿灯照明范围能达到二十米开外。

  司马灰将光圈投到身后的虚空中,隐约见到有几片枯叶飘落而至,暗道真是邪性了,这里尽是古木巨树,枯萎的树叶幅宽也将近米,要有多大的气流才把它卷起来?他发觉情况不对,低声提醒其余几人:“留神了!”

  罗大舌头也已察觉到恶风不善,抬眼观瞧的功夫,那些枯叶又近了数米。他忙端起手中的“大口径后膛霰弹枪”,左手如托满月,右手似揽婴儿,朝着距离最近的团枯叶抠下了扳机。这条猎枪发射的是“8号弹药”,所谓“8号弹药”,是个铅块制成枪弹时要分解成八颗铅珠,12号即是能够分解成十二颗铅珠。标号越小,杀伤力越大,般来说“8号弹药”就属于重型猎枪了,杀伤力非同小可,由加拿大制造,枪托上刻着个狰狞的熊头,可能是专门为了在落基山脉中猎杀的巨熊而设计。此刻“砰”的枪击出,那团枯叶顿时翻滚坠下,直接摔落在众人身前。

  司马灰等人俯身察看,发现那是只体长过米的“枯叶蝶”,应该属于天蛾当中的种。躯体像层斑驳晦暗的外衣,和横七竖八的朽木简直模样,连眼睛的颜色也完全相同。通过如此伪装,使它与周围环境完全的融为体,只有在近距离仔细观察,才能看出这团枯叶是有生之物。而这掉落在地的“枯叶蝶”,几乎被“8号霰弹”撕成了两半,身体内流出大量黄铯的汁液,但还没有彻底死亡,仍在不住蠢动,躯干上密密麻麻的触毛比钢针还要锋利,碰上了足以致人死命。

  罗大舌头又开枪射杀了另只“枯叶蝶”,其余几只扑落到密集的云芝丛里看不见了,但高处阴风飒然,显然还有更多的同类在附近盘旋。

  司马灰让高思扬先把“电石灯”灭掉:“有道是‘飞蛾扑火’,我估计这些枯叶蝶,多半是奔着灯光扑过来的”

  二学生看的心里发毛,问司马灰:“组长同志,你说这些东西会伤人吗?”

  司马灰认为这种事难讲,大神农架历来以“奇洞异岤,白化生物,奇花异草,珍禽异兽”闻名。作为北纬30度地带中唯遗留至今的原始森林,那些深厚茂密的植被涵养着充足的水份,像是座多重的大型供氧舱,因此空气里的含氧量高的惊人。阴峪海地下洞岤中的史前植物群落,虽然已经彻底死亡,但受环境影响,还如同“僵尸”般保持着原貌。使得依附其表面的腐质层中,生长出无数木菌和云芝。有些尚未灭绝的冷血生物,躲过了天翻地覆的劫难,逐渐适应了地底的生存环境,并以某种奇特而又神秘的方式,直维系着脆弱的平衡。

  所以他告诉众人:“这地底下的古老物种大多没人见过,即使见识过也只是与之类似的分支异脉,无法用以往的经验去判断,为了确保安全,当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应该尽量避免接触才是。”

  司马灰说到这里,隐约听到附近飞扑过来的“枯叶蝶”已经越来越多,而在远处好像还有另种极其异常的声响,似乎是密集迅速的脚步声。

  第三卷潘多拉的盒子第六话围捕

  司马灰脸上微微变色,那脚步声密集杂沓,何止是几千几万条腿,阴峪海地下近乎与外界隔绝,当然不可能突然出现这么多人,什么东西能有这么多腿?会不会是蛰伏在地底的大蜈蚣?司马灰脑子里浮现出条长满了人腿的蜈蚣,可他很快打消了这种恐怖的念头,因为在苍苔上留下足迹的生物不止个,应该是某种成群出没的东西,从足迹推想,这种生物的体型不小,而且轻捷如飞,所以才不至踏碎朽木,现在听动静离得还远,但来者不善,预计过不了多久就会迫近到跟前。

  其余几人也陆续察觉到了那阵声响,心里都有种莫名的压迫感,罗大舌头焦躁起来,用枪托将死掉的“枯叶蝶”推下云芝,边给双管猎枪装填弹药,边对司马灰说:“那死蛾子有什么好看,瞧见它我就浑身不舒服,咱们赶紧走吧”

  司马灰看附近木菌丛生,形状就像山里的灵芝,只不过都生长在朽木中,团团簇簇绵延紧密,高度参差错落,最低矮的也在半米左右,高得能达到三五米。厚大的云团形芝盖色彩斑斓,可以经得住数人同时踩踏,地图上标出的路线,也许就在这片云芝丛林覆盖下的古树躯干中,但具体位置不详,如果在木菌和气藤层层纠缠下逐步搜寻,却不是时片刻就能找到,如今形势危急,也只能先找个树窟窿躲起来,然后却又理会,就带众人避过不断扑下来的枯叶蝶,尽快向木菌茂密处移动。

  面前的云芝木菌高低落差很大,众人负重不轻,难以直接逾越,司马灰只好当先攀上去,然后由罗大舌头在底下作为人梯,将其余几人接应上来。

  司马灰刚把二学生拽到芝盘顶部,正要俯身接应最后的罗大舌头,不想只“枯叶蝶”无声无息地落下,正扑在罗大舌头背上,众人都在高处惊呼声:“小心!”

  罗大舌头感觉到“枯叶蝶”的栉状触须直往脖子里钻,怎么甩也甩脱不开,他哪里还敢回头,奈何双管猎枪调转不开,急切间只好拔出备用的“瓦尔特38”手枪,在大腿上蹭开套筒,对准身后连开数枪,子弹却像射在了败革之中,那“枯叶蝶”受了惊,急欲抖翅起身,但腹下触刺戳到了背包上分离不开,竟把身高体壮的罗大舌头向后拖动,两个缠做团,滚向芝盘边缘。

  司马灰眼看罗大舌头势危,也来不及爬起身拿枪,倒蹿下去正待出手救援,忽听“砰”地声枪响,罗大舌头身后的“枯叶蝶”,已被“1887型杠杆式连发枪”射翻在地,罗大舌头也吓得缩脖子,赶紧伸手摸了摸自己脑袋,所幸没被“12号霰弹”打个窟窿出来。

  司马灰喝了声彩,他知道在如此混乱紧急的情况之下,能做到枪命中目标,那真是说时容易做时难,除了射术出众和敏锐的反应神经,还必须有极其稳定的心理素质,胜香邻从来都不擅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