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办到,心下愈发焦躁,寻思与其让这伙人弄死,或是被拿住了受辱,倒不如舍命钻出洞去,横竖不过死,就将“遗骸”抱在身前,步步挪向洞口。

  司马灰明白这“遗骸”极其重要,说不定能将阴峪海下出现众多谜团连接成线,因此投鼠忌器,只好尽量与那土贼周旋,开枪射击时不得不避过“遗骸”,枪弹打到墙壁上,不断有砖石塌落在地上,暴露出了更多的巫楚壁画。

  老蛇迂回退至他先前爬进来的函洞旁边,寻思虽然不能直接弄死这伙人,可能把“遗骸”里的秘密永远埋没,心底也不免有几分报复的快意,但他忽然发觉后边似乎有人,回头看过去顿时吃了惊,只见那已经死掉的罗大舌头黑着个脸,像尊铁塔般地站在自己身后。

  老蛇早些年做过挖坟抠宝的土贼,骤然见了这等情形,不由得阵颤栗,低声叫道:“尸起?”

  罗大舌头却语不发,手中猎刀迅雷闪电般迎头劈下。老蛇猝不及防,竟被刀剁翻,伤口连头带肩,脸颊上的猿皮都被削掉了片,他哪里还敢停留,放手抛下“遗骸”,就地翻身滚开,头也不回地钻进洞中,眨眼间没了踪影。

  那土贼被吓得不轻,司马灰等人的惊骇之情更是难以言说,都愣在原地望着罗大舌头连同他身后的壁画,感觉自身陷入了个逃不脱的生死轮回,更面对着个永远猜不透的恐怖怪圈。

  第五卷失落的北纬30度第话怪圈

  众人之前看到罗大舌头横尸在地,皆是又惊又悲,但当时变故迭出,容不得有半点疏忽,只得各自克制情绪对付“老蛇”,没想到罗大舌头此刻忽然起身,看举止气息都与生人无异,难道天底下真有死后还魂之事?

  司马灰上前打量着罗大舌头问道:“你刚才分明撂屁了,现在怎么又野鸡乍尸?”

  罗大舌头脸上的表情似乎都僵住了,足足过了半分钟才回过神来,接连呕出几口黑水,脸色难看得吓人。他只记得出手救人之后,自己像被什么东西拽住挣脱不开,惊慌之余忙把壁虎钩子抛出,等再明白过来就看到老蛇从旁逃过,于是抽出猎刀砍去,而这之间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司马灰暗觉此事有异,自从打开“楚幽王的盒子”之后,蓦然刮起阵阴风,矿灯和铜烛之类的光源触到它就立刻熄灭,阴峪海下接连出现了许多怪事,在没有彻底搞清真相之前,这些事情全都无法解释,但不管罗大舌头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总好过是冷冰冰的具死尸。

  胜香邻和高思扬也觉得只要人还活着就是万幸,毕竟有呼吸又有心跳,应该不是死人挺尸。

  “二学生”却疑虑重重,那罗大舌头心跳呼吸没了好久,怎么可能又活转过来?常言道:“山高人踪少,洞深鬼怪多”,在这与外界完全隔绝的深山洞岤里,谁能够证明眼前这个“罗大舌头”还和以前样?但凡具备点朴素唯物主义思想的人,都会觉得这件事情太不正常了!

  而罗大舌头看见“二学生”端着自己那条加拿大8号猎熊枪,不免心头有气,问道:“你小子俩眼加起来少说千八百多度,使得了真家伙吗?”

  “二学生”吱唔道:“这枪沉倒是蛮沉的,我还处于适应阶段”

  罗大舌头伸手夺过猎熊枪,瞪目道:“我看你他娘的是处于欠揍阶段!”

  “二学生”不敢再同罗大舌头多说了,避在旁边请高思扬处置肩伤,心里仍是恐惧莫名。

  司马灰盯着罗大舌头看了阵,没发现有什么反常之处,就告诉“二学生”道:“只要生人形影俱存,绝不会是阴魂所化,我的兄弟我最清楚,你们不必疑心。”司马灰见洞外部都被黑雾覆盖,也不知刚逃出去的土贼下落如何,铜盒里的“遗骸”则横倒在地,他又看胜香邻正用矿灯观察岩洞内的壁画,就问有没有什么发现?

  胜香邻摇了摇头,暴露出来的巫楚壁画,主题记载了楚幽王镇鬼之事,壁画中似乎还描绘着许多怪异的圆圈,大部分依然遮掩在砖墙内部,仅凭能够看到的部分,还无法理解这些神秘离奇的信息。

  司马灰闻言便用枪托推落砖石,那外层墙体甚薄,只是嵌在壁上,开裂后受到外力就纷纷崩坏,随着显露出的壁画越来越多,所呈现出的景象也越来越是惊人。司马灰虽知楚幽王壁画中定隐藏着重大秘密,却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于是又问胜香邻:“这壁画里有没有记载死而复生之事?”

  胜香邻眉头深锁,低声说:“好像没有,但我知道你在铜盒旁究竟看到什么了”

  司马灰想到此事就感到脊背发冷:“那个带着鲨鱼腮防化面罩的人?他是谁?”

  这时胜香邻将视线从壁画上移开。转过来望向司马灰道:“我想它是个幽灵,而这个幽灵其实就是你自己。”

  司马灰被胜香邻这么说,不免觉得有些发懵:“那阵阴风迷雾中出现的是个幽灵?我现在还活着,当时怎么会看到自己的亡魂?莫非真是我死后对土贼说出了暗号?这怎么可能呢?”

  胜香邻说:“‘绿色坟墓’的事我没法解释,但根据壁画上描绘的事件。我相信你确实遇到了自己的‘幽灵’。”

  其余三人在旁听了都颇感震惊,罗大舌头愕然道:“原来已经死了的人是司马灰!”

  司马灰奇道:“老子什么时候死过?这么紧要的事我自己怎么不记得了?”

  高思扬对胜香邻说:“考古队里也就是你头脑清醒,为什么也会相信鬼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巫楚壁画虽然扑朔迷离,常把些自然现象超自然化,涉及到许多不可理解的古怪传说,但胜香邻到大神农架山区以来,与这些谜团接触得多了,也渐渐摸索到了其中的规律,她发现岩洞里暗藏的壁画,确实记述了很多诡异的事件,加之胜香邻的专业是勘探测绘,又懂些山径水法和历史典故,所以能领悟到楚幽王壁画里的些神秘内容,当即将矿灯照在壁画上,向司马灰等人说出自己的推测。

  这神兽楚载中的壁画,是两千年前的楚幽王命人描绘在此,它以时间为经事件作纬,如同史诗长卷般壮阔瑰丽:每个场景底部,都有站在巨鲸上的裸身力士擎托,长蛇大龟翼鸟,以及各种怪物分布周围。由遂古之初为始,支撑在天地间的八根柱子有两根倒塌,水汽与大气共存体,到处浓云密布,迷迷蒙蒙的没有明暗之分,后来出现雷电狂风,暴雨浊流,大雨下了很久,水越聚越多,汇入千川万壑,形成了原始的海洋。那时的神农架是片浩洋不息的大海,水下则有雄伟的高山,深邃的海沟与峡谷,辽阔的海底平原和些孤立的洋底火山。直到地门大开吞尽了海水,山脉得以隆起,成为了如今群峰逶迤的神农架。

  沧海桑田轮换之际,有座岛屿陷在地裂之间,这岛上的史前植物群落还保存着原貌,后有些头饰怪角,身躯长大的古人,于山中架木为巢,追逐鸟兽,这些人可能就是上古神农氏了。由于地底古岛中多有奇木异兽,人踪也就逐步跟随到此,并发现岛上的洞窟通往更深处,其下有大壑,实为无底之谷。

  壑中有山阙如门,即是所谓的“阴山”,它时有时无,鬼怪出没期间。四周尽是漆黑幽暗不可抵达的去处。古人在个地方找到了“遗骸”,这壁画里描绘的“遗骸”,其实就是些地脉最深处的矿物,虽然像是人形骷髅,但实际上只是形状轮廓相似的黄金水晶,传至春秋战国时期,传说中发现“遗骸”的地点十分奇特,按照壁画上描绘,那是许多奇形怪状的圆盘形物体,形状并不十分规则,大小也不相等。其上纹路斑斓,除了铸刻在禹王鼎上的山海图之外,各类的古代文献和地理典籍中对此也毫无记载,显得很是神秘,而岩洞内的巫楚壁画同样是循环成圆,仿佛是个预示着生死轮回无始无终的怪圈。

  胜香邻推测壁画的循环布局,默示着楚人的生死观,另外壁画中还提及祭鬼之事古以有之,因为古时候普遍认为:“有生之气,有形之状,造化之始终,阴阳之所变者,谓之生死。”人死之后为鬼,只有多加祭祭祀,王者才能变龙升天,不至坠入虚无,“遗骸”正是件最为重要的祭器,这些情况同考古队掌握的线索基本吻合。

  楚幽王丧女后以无数百姓殉葬,每夜噩梦缠身难以成眠,担心会有阴魂从地底逃脱,就想以大批活人祭祀,可巫者占之不吉,于是置重器镇鬼,将洞内岩石凿为楚载巨兽,填塞了通向阴山的洞口,再占,又不吉。楚幽王疑心这具“遗骸”来自深渊,并非人间之物,也许是留在世上受鬼神所忌,是切灾祸的根源,便想将它抛下阴山。

  据说楚有神龟,活了三千年仍不免死,可见这世间有生有形之物,到头来总要会有个限数,楚幽王同样生而为人,这次还没来得及再让巫者占问吉凶,他便厥身殒毙,乘龙而去了。

  胜香邻说洞口附近的壁画,是楚幽王未能进行的祭鬼过程,旦揭开铜盒玉匣,使“遗骸”暴露在外,洞窟里便会阴风四起,涌出愁云惨雾,这时唯有石函内部可以容人躲藏。记载楚幽王乘龙升天之后那幅壁画里所绘的情形,便是由数十名头戴面具的巫者,把“遗骸”摆在洞中个特定的位置,楚载便会将之带到地底。壁画中那些通天神巫分置几处,除了在洞里守护着遗骸的几个人,还有几名巫者站在石函外,个个都显得惊慌失措,不论其形态如何,雾中都会有个身影与之重叠,还有不少人横尸就地。这壁画似乎是指在将“遗骸”运往阴山的途中,如果有人妄图违背王命逃跑,就会被惨遭横死。而那阴风鬼雾深处,还有许多妖异飘忽,身体细长的女仙围绕着楚载巨兽,唯独此处最难解释。

  司马灰听胜香邻分析得倒是十分合理,壁画中这些佩戴鬼神面具的楚国巫者,大都死在了附近,尸骨早已成了灰土,“遗骸”则装在铜盒玉匣里两千多年未动,显然是楚幽王死后,巫者们没有遵照王命行事。奈何阴峪海下的洞窟已被填埋,另条穿过古岛通往山腹的秘径只有楚幽王才知道,因此无路可逃,但这些巫者宁肯死在原地,也不敢带着“遗骸”去寻找阴山地脉。不过根据这壁画所绘——“任何进到雾中的人,都会遇到自己的亡魂”,那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真能预先看到了自己死后的情形?为什么直到打开铜盒之后才会有雾出现?这是否与“遗骸”有关?罗大舌头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又是谁对“老蛇”发出的指令?

  众人都想尽快解开这些疑问,可胜香邻在壁画中找到的线索也不多,她现在只能告诉司马灰:“雾里出现的东西,并不是你死后的亡魂,用幽灵形容才比较恰当,或者说那是个‘灵体’。”

  第五卷失落的北纬30度第二话携灵

  “二学生”家里头还有个姐姐,在文革期间负责看管校舍,常从被封的图书馆里给他带些书来读,看完了再悄悄还回去。当初“二学生”要来大神农架林场,其姐到火车站送行说:“某某家的孩子去北大荒,他爹妈又是给买手表,又是到百货大楼添置御寒的衣物,姐没本事,什么也给不了你,知道你爱百万\小!说,今后只能常给你寄书。”所以,“二学生”这些年看了无数本书。那种条件下找到书看就不错了,哪还有挑三拣四这么说,只要是带字儿的,不分内容深浅,也不论种类,他都能看得痴迷其中,因此最先领悟了胜香邻的意思:姑且不管这种说法是否合理,总之人死之后才有鬼魂,但人活着的时候身上都会有灵体存在,这属于“生物携灵现象”,是个肉眼根本察觉不到的影子。

  罗大舌头不解地问道:“我可真是越听越糊涂了,你小子怎么净说活人听不懂的鬼话?”

  司马灰却听出了些头绪,依相物古理而言,形神气质是活人由内到外的表现,凭借“金木水火土”五行,通达于“言貌视听思”五事,其增损升降,变化万般,说白了这就是“人活口气”,当时看到出现在铜盒旁的人,只是自身留在雾中的气息。

  胜香邻点头道:“有些地脉间分布着浓密的磁云,古人认为是雾根。前些年森勘大队的人员进入四川黑竹沟,也遇到过磁云形成的迷雾。那种雾就像有生命样,遇风吹草动便会出现,虽不致命,但它使能见度降到极限,让人找不到方向。我看巫楚壁画里描绘的诡异事件,表明神农架地底应该也蕴藏着磁云,雾中出现的东西,只是你接触磁云后被吸收的‘灵体’,是个没有生命的幽灵,所以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不过这阵阴风惨雾出没无常,与黑竹沟里的现象并不完全相同,也许正是‘遗骸’把雾引了出来。”

  “二学生”道:“四川黑竹沟与大神农架原始森林,同样处在北纬30度地带,这点可别忽略了。”

  司马灰稍思索,觉得胜香邻是根据实际情况作出分析,有定的道理,北纬30度本身就是怪事多发的地带,这也能解释先前在铜盒旁看到的现象,但前提条件是活人被雾根吞没,迅速脱离后的霎那,会从雾的表面看到自身残留的“灵体”。那么适才与土贼对峙之时,出现在函洞里的东西是什么?那个身影虽然模糊不清,可戴着“”的轮廓却隐约可辨,当时众人躲入洞中已久,整个过程中没再与雾气有过接触,就算有的话,也不应该只看到自己个人的身形,这又是何缘故?

  胜香邻这才知道司马灰另有所遇。从见到那具“遗骸”开始,很短的时间内出现了很多诡异变故,每个人又只亲身经历了其中的部分,使的整个事件变得更加离奇。不过胜香邻思维敏捷,擅于从各种未知危险矛盾的复杂信息中找出线索,此时她秀眉紧蹙,抬头望向巫楚壁画道:“因为雾里还有别的东西,大概其余的谜团都和它有关”

  司马灰想起在楚幽王铜盒旁,忽觉阵阴风吹至,好像有只人手突然搭在了背后,恶寒之意透入骨髓,他根本没敢回头,立刻起身逃离。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不会有假,看来那道黑气中确实有某些非常恐怖的东西存在,会是巫楚壁画上描绘的女仙吗?司马灰对此难以揣测。毕竟只有罗大舌头困在雾中的时间最久,而这家伙被拖进洞里之后,已经是具冰冷僵硬的死尸,如今又突然活转过来,嘴里说的倒也都是人话,却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心?

  司马灰并非疑神疑鬼之辈,但此事太过反常,如今洞外黑雾弥漫,恐怕出去看眼命就没了,他也不得不刨根问底,于是让罗大舌头仔细想想,当时有没有看到什么,那雾中是否出现了壁画上的东西?

  罗大舌头闻言看向墙上的巫楚壁画,蓦然有种惊惧之感,吸了口冷气道:“壁画上的这些女子是鬼是怪?”随即摇着脑袋表示什么也没有看到,当时云昏雾暗,阴风吹灭了照幽铜烛,惊慌中就觉有道黑气迎面撞来,转瞬间连安装在“”上的矿灯都不亮了,在完全没有光源的情况下,眼前黑得跟抹了锅底灰似地,又不是火眼金睛,谁能看得见东西?

  胜香邻说:“不管壁画里的妖怪究竟是什么,幸好都被挡在了楚载之外,可咱们也不能直躲在这。”

  司马灰定下神来想了想:先前完全没料到“绿色坟墓”会出现在阴峪海下,更不知道这个幽灵会潜伏在什么地方,土贼老蛇先是在通讯所无线电中接收到了指令,随后又在黑雾里听到首脑发出暗号,因为神农架阴峪海下除了自己这伙人和那土贼之外,应该没有其余的人存在。加上老蛇并不知道首脑的底细,所以误认为司马灰就是“绿色坟墓”。但这些事件也让“绿色坟墓”的特征愈发凸显,首先它还是不敢露出真实面目;其次是行动能力有限,只能利用他人达成任务;另外首脑的行动目标以及时间,也很可能与考古队重叠了,这表明“黄金蜘蛛城”与“罗布泊望远镜”里的所有线索,最终全部集中在“大神农架阴峪海”。看来这具从深渊而来的“遗骸”,定就是朝向谜底的指针。另外司马灰始终认为“绿色坟墓”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幽灵,因为幽灵不具形体,倘若可以做到埋踪灭影或变化形体,则完全没有必要隐藏真实面目。

  至此别无退路,唯有继续解开“遗骸”之谜,找到通往阴山地脉的途径。

  司马灰打定主意,就背上枪支,同罗大舌头上前搬起“遗骸”,两人个抱头个抱脚,上了手才觉的很是沉重,那遗骸骨骼皆是赤金,通体都被几条铜蛇紧紧箍住,酷似森林古猿的骷髅眼窝内诡波流转,让人不敢逼视。

  众人参照壁画上的场景找寻过去。只见洞室内有两尊铜兽,规模大于逾常制。其中尊人面虎躯,生有九尾;另尊人面鸟身,背生双翅。巫楚壁画里对此也有描绘,是古楚传说中的凶神。两尊铜兽对峙而立,地下石台雕有人头图案,眼部呈圆窝形凸起,口部很大,眉骨以阴刻纹表现,嘴里尽是尖锐獠牙,模样显得十分夸张。在前往阴山地脉的壁画中,楚国巫者正是将“遗骸”摆放在此处。

  司马灰正想按壁画描绘的样子放下“遗骸”,高思扬却忽然说道:“你们先等下,我始终觉得有件事不太对劲。”“二学生”低声提醒高思扬:“按照摩非定律来讲,如果切情况看起来都很正常,那才是最不正常的。”

  高思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