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也可能是现实与噩梦已经没有区别了,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时间,才渐渐恢复了知觉。

  其余几人也都陆续醒转,主要是水米未沾牙,饿得前胸贴着后背,又冻得瑟瑟发抖,实在是睡不着了。胜香邻取出干粮,分给众人果腹。大伙肚子里有了东西垫底,脑子才清醒过来,说起当前处境,都觉得情况不容乐观。

  “二学生”头晕得厉害,吃了些干娘又都给吐了出来,他深感这地底的情形远出先前所料,强撑着对司马灰说:“那个土贼虽已毙命,但地底都被浓密的磁云覆盖,至今仍不知楚国壁画里描绘的鬼怪究竟是些什么,‘遗骸’也被洪流吞没了,更没找到通往地脉的阴山,另外巫楚传说中的背阴山为什么会时有时无?莫非它再水下?水位起落就会将其暴露出来?眼前的谜团似乎越来越多了,可现在连准确定位都难以做到,甚至不知道现在到了什么地方。唯值得庆幸的就是还有这木筏,否则大伙现在全喂鱼了。”

  司马灰说这段木头虽然救了咱们,但它就像漂浮在片无边无际的黑暗海洋中,我看这鬼地方不是天尽头,却是地绝处,曾闻古时有座“浮槎”,是往来于大海与天河之间的木筏,咱这也算乘上“浮槎木筏”了,不过并不是上天,却是下了地底的冥海,也就是黄泉,死人都得从这走。

  众人虽然知道司马灰这么说只是自嘲之言,却均有绝望之感,只有罗大舌头硬充好汉:“赶紧死了才好呢,那就不用再受这份活罪了,这可是我把中午饭吐出来之后,听到的唯个好消息了。”

  司马灰黯然道:“我要是再告诉你件事,估计你把晚饭也得吐出来。”

  罗大舌头被唬得不轻:“我就知道还会有更倒霉的事,因为倒霉是不可避免的,而倒霉又实在是太他妈的具有创造力了,我是想不出还能遇到什么更倒霉的情况,你就尽管说吧,我罗大舌头抗的住。”

  司马灰从背包里掏出从山外带来的几盒香烟,刚才掉在水里的时候。没来得及套上防水罩,尽数泡了个稀烂。

  罗大舌头惊得目瞪口呆,心疼不已地抖落着手:“完了完了,粮食全牺牲了,咱要是真死了也就踏实了。关键是现在还没死,而且落到了个不确定是什么地方的地方,没香烟怎么还坚持战斗?我看咱是熬不过这黎明前的黑暗了”

  高思扬见这俩人到现在还为损失了几盒香烟感到担忧,真不知道他们脑子里都是怎么想的,不禁又是生气又是无奈,转头问胜香邻:“你在测绘分队工作,应该熟悉地质结构。能判断出咱们现在的位置吗?”

  “二学生”插言道:“这洪波汹涌漫无边际,地下暗河与湖泊哪有这么大?咱们多半是掉进了茫茫大海,据说地底有被称为弱水的深渊,还有昼夜燃烧的火山,被称为弱水之渊与炎火之山,那弱水之渊其实就是虚无混沌的地底之海,它的尽头都是灼热异常的熔岩,以咱们的血肉之躯,还不等接近那些火山,就已被高达几十摄氏度的热流蒸发成雾气了。”

  胜香邻正注视着手中罗盘若有所思,听到这些话就说:“我发现木筏上吸附了些宏观藻类植物,但它不会是海,此外洪泉不息,波涌壮阔,也不像是地下湖或暗河。”

  “二学生”不解地问:“按地底水系规模形势区分,也无非是江河湖海,既然都不是,这里又会是个什么地方?”

  胜香邻说:“简单些形容的话,它很可能是个巨大的原始水体,是地表切水系的前身,介于海水和淡水之间,曾经汪洋片的大神农架阴峪海,就是史前时代由此演变发源。”

  司马灰说:“‘二学生’,我还以为你小子多念了些书,天文地理都懂,实际上却只知道皮毛,悲观主义者只会从机遇中看到困难,而乐观主义者能在任何困难中看到机遇,我看这里既然是个什么地底的‘水体’,它再怎么巨大也得有个边际,咱就只管乘着‘浮槎’随水流而行,迟早能抵达尽头。”

  其实众人对此都没任何信心。但孤悬在“浮槎”上无计可施,只能不断被水流推动着往前航行,手表的指针停滞不动,也不知在冥海般的原始水体上漂浮了几天几夜,干粮吃完了就捕捉海兽为食,水没有了便接取高处滴落的地下水解渴,而那木筏犹如坠入无底深渊的片枯叶,磁云摩擦带来的急风骤雨起落无常,经历了无数次翻覆之险,前方却黑茫茫的始终不见尽头,在洪荒深处流动的仿佛只有时间和风。

  司马灰深感彷徨无计,当初在罗布泊极渊中跋涉旱海,那至少也是脚踏实地,知道步步走下去总能摸到边缘,可这会儿却真是海森堡不敢确定了,此刻日以继夜的乘载木筏上不断向西航行,天知道离这神农架阴峪海已经有多远了,他苦思无果。就问胜香邻:“这是否真是个‘水体’?会不会还有别的可能性存在?”

  胜香邻早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沉思了片刻才说:“这是个地底水体应该没错,但还有种最坏的情况,咱们是掉在巫楚壁画中描绘的怪圈里了,那么不论航行多少天,最后还是要回到先前坠落的大神农架地下洞窟,这个怪圈也许就是北纬30度。”

  第五卷失落的北纬30度第五话水体

  司马灰感到此事难以置信,奇道:“‘北纬30度’地带存在着个怪圈,而众人从阴峪海洞窟坠落下来,正好掉进了这个循环往复的‘怪圈’里?”

  胜香邻说:“我看木筏在地底不停地向西航行,时间和方位都已失去了意义,才会作出这种猜想,但我也没有任何把握和证据。”

  “二学生”正昏昏沉沉地伏在木筏上,听到司马灰和胜香邻的交谈,立刻爬起来抱住树杈,激动地说道:“这种可能性太大了,也许北纬30度的谜底,就是这个怪圈。”

  “北纬30度正负5度”地带存在着系列不可思议的诡异现象,它几乎成了“失踪”和“神秘”的代名词,并且留有诸多古代遗迹,许多科学地理历史方面的人士,都认为这条纬度怪事集中多发的背后,隐藏着某种内在的联系,可始终没人能够给出答案,切都停留在猜测和假设阶段。不过众人深入阴峪海地底,发现了个深不可测的巨大水体,高处云雾密布,“浮槎”似乎迷失在了这片永远没有尽头的冥海中,这么多天过去了,说不定已经漂流了上万公里,但是连点看到地脉的预兆都没有。胜香邻的推测虽然大胆,可找不出比这更合理的解释了,“北纬30度”之下必定是个无始无终的环形水体。

  罗大舌头没听明白,问道:“咱们掉进了地底的怪圈那意味着什么?”

  司马灰说:“意味着咱们需要份世界地图了。”

  这时高思扬担心“二学生”误导众人,就说:“你也只是凭着木筏持续航行的方向加以猜测,在没有进步的证据之前,可别乱下结论。”

  “二学生”却显得很有信心:这绝对是个惊世骇俗的发现,古往今来发生在北纬30度地带的各种离奇事件,大多复杂而且无法解释,加之外界众说纷纭,更使其蒙上了浓重的阴影,甚至被认为是有鬼神作怪,但咱们此时置身其中,在确定地底存在“怪圈”的前提下,再去思索答案,许多谜团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胜香邻凝神想,也觉得自己判断无误:“北纬30度”是地压和水磁释放活动,最为频繁集中的区域,地底凝聚了大量磁云,使得这个水体循环贯通,往复不息。比如四川境内的黑竹沟与鄂西神农架原始森林,同样位于这条纬度,全都有磁云黑雾出现。该维度中分布着多处被称为“魔鬼三角死亡陷阱地球黑洞”之类的地点,现在想来,不也是受到股无影无形的未知力量干扰吗?其实它的来源正是这个深处地下的“怪圈”。

  高思扬说:“咱们水粮断绝,总不能无休无止地困在这竹筏上直漂流,既然确认了当前处境,就该好好想想,究竟要怎样才能从这怪圈里脱身。”

  “二学生”对高思扬说:“你还是没理解我们说什么,你懂得什么是地球黑洞吗?在别的地方失踪船舶飞机人员,最终除了幸存下来的生还者之外,还有很大部分能找到尸体或遗骸,哪怕时隔几十几百年之久。但在北纬30度失踪,实际上就意味着彻底的消失,永远也不会再出现了,因为这个怪圈能吞噬切事物,它就像北欧传说中恐怖无比的乌洛波罗斯之环。”

  胜香邻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喃喃自语道:“乌洛波罗斯之环它确实是对这个地下黑洞最形象的比喻了。”

  高思扬从没听过此事,问道:“乌洛波罗斯之环?那又是什么意思?”

  司马灰说:“这话我听着耳熟,是指个古老的神秘符号‘衔尾蛇’,暗有循环之意,当初我在缅甸占婆王朝黄金蜘蛛城里,曾见过‘阿奴迦耶王乘白蟒渡海’的壁画。那白蟒即是自吞其尾,后来向考古队的宋地球提及,才知这个古怪的符号由来已久,据说在北欧神话传说中,也有条咬住自己尾巴的大蛇,它盘绕在大地边缘,被称为‘尘世巨蟒’,象征着万物的轮回与混沌,代表着自然界周而复始的现象,结束既是开始,开始亦是结束。这个深处在北纬30度地底的庞大‘水体’,果然很像那条预示着无始无终的‘衔尾蛇’,莫非‘乌洛波罗斯之环’的原形就是此处?”

  胜香邻说殷商以前就出现过“曲形龙”,也属此类神秘符号,以前没人知道它们具有什么特殊含义,但现在看来似乎都与“北纬30度之谜”有关,这也能从侧面证实咱们的判断,只是地底的磁云浓密深厚,限制了各种仪器设备的精确勘测,致使当今之人并不比几十年前所知多少。

  众人进步分析了当前面临的困境,如果将这个漆黑无边的“水体”,描述为围绕在北纬30度正负5度区域下的“衔尾蛇”,现在就等于落进怪蟒肚子里了。地壳受膨胀扩张运动与压力作用产生了环形裂痕。其中孕育着海洋的原始形态,水体在磁场影响下循环涌动。

  这个巨蟒般的黑洞也被地磁产生的浓雾覆盖,它上方则是位于地表的山脉和海洋,与其连接薄弱的区域,可能是有怪异现象发生,那是磁雾从地底涌出,能够造成地震地陷,甚至影响到江河湖海的水位突然涨落,过往的舰船飞机遇难失踪。大多与此有关,因此出现的大量次生灾难则无从统计。

  据此推测,“鄱阳湖鬼火长江断流死亡之谷黑竹沟妖雾百慕大三角”等为数众多的恐怖地带,很可能都与隐藏在这条纬度下的“衔尾蛇”有关,而大神农架阴峪海原始森林下的洞窟,便是其中处与这个地底水体相通的所在。那尊堵在洞口上的“楚载神兽”能挡住磁雾,众人坠落下来的时候才得以幸免于难,至于雾中出没的鬼怪,到现在也没搞清楚究竟是些什么,此刻想起前事兀自毛骨悚然,贸然接近无疑是自寻死路。

  估计绕行北纬30度线的黑洞距离,少说要在30000——40000公里之间,何况乘在筏子上针迷舵失,不知航行了多少昼夜,谁也说不清现在处于“怪圈”里的具体位置,对司马灰等人而言,此时头顶是大神农架的莽莽林海,还是高原尽头的喜马拉雅山脉,都已经显得没有任何区别。而众人赖以栖身的木筏,只是株古树,虽然粗大坚韧,质地紧密。但在这洪波惊涛中也恐怕支撑不了太久。

  司马灰屡遏奇险,深入过距离地表10000多米的“罗布泊望远镜”,可都不及落进这地底的“怪圈”来的恐怖,因为它既没有尽头,也没有,插翅都别想飞出去。

  高思扬知晓了当前处境凶险,可就算这黑洞是个无始无终的“怪圈”,但它两侧也该有个边际,可以尝试接近两边的洞壁,总不至没有缝隙,只要找到处能够容人进入的裂痕,就可以摆脱这个“怪圈”了。

  胜香邻也曾想过这条路,不过并不可行,即使你能够接近水体边缘,也仍置身于地壳地层,未必找得到生路,而且那纵深处没有氧气可以维持呼吸,走不出多远便会窒息而死。

  司马灰看木筏犹如渡海般,随着洪波翻滚中起起伏伏,前方水势更壮,就对其余几人说:“有言道‘人定胜天’,许多人认为这话是指人能战胜大自然,我觉得这么理解就太笼统了,其实这个词应该是‘人定而胜天’,天是指命运和困境,人只有先定了,稳定了,团结了,下定决心了,然后才有机会克服困境。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扭转命运摆脱困境,可如果不这么做,那就连半分机会也不存在了。咱们这支地下探险队,现在困在筏子上确实无法可想,但绝对不应该放弃希望坐以待毙,眼下要做的是尽可能生存下去,多活天,便多分指望。如果命运真的是个诅咒,我们唯有怀着谦卑,在黑暗中默默前行,或许才是对自身悲剧命运唯的救赎方式。”

  众人皆有同感,毕竟早在神农架木为巢之际,就有古人从地底将“遗骸”带了出来,可见这个北纬30度线下的黑洞里,并非只有茫茫无边的洪流,只是很多秘密都被吞没了,探险队现在需要的是个近乎奇迹般的机会,这个机会出现的可能非常渺茫,又仅属于最终活着的人,所以求生存就成了首要目标,此时心里有了指望,悲观绝望的情绪略有缓解,振作精神清点剩余电石的数量,木筏在地底航行,主要凭借“电石灯”照明,如果没有了光源,生命之火也将随之熄灭,因此电石和火把都显得十分宝贵。

  这时高处有几道闪电掠过,似乎是磁雾中出现了雷暴,气压低得令人感到呼吸困难,波涌也变得更加剧烈,木筏摇摇晃晃的起伏不定,众人担心狂风巨浪会将木筏击碎,稍作整顿之后,又忙着用绳索加固筏子。

  “二学生”虽被起伏颠簸的木筏折腾得不停呕吐,瘦的几乎脱相了,可他终于发现了“北纬30度”的怪圈之谜,还是显得分外亢奋,大声高呼着战天斗海的口号,帮忙拿防水罩保护怕潮的物品。

  罗大舌头却认为“二学生”状况不容乐观,感叹道:“跟什么人学什么艺,跟着黄鼠狼子学偷鸡,你跟司马灰混,除了盲目乐观主义精神,哪里学得了好?我看你真是快不行了,我这还特地存了听牛肉罐头,本打算留到关键时刻再用,现在发给你算了。”说着就伸手往背包里去翻。

  “二学生”见罗大舌头翻开的背包里,装着副“猎鹰840高密封军用望远镜”,不由得眼馋起来,借在手中摆弄了几下,趁着远处忽明忽暗的闪电放到眼前眺望,他突然在镜筒中观察到,那茫茫冥海上似乎有浮着个黑点,有些吃惊地说:“前边好像有大鱼!”

  司马灰接过望远镜仔细看了阵,脸上神情随即变得凝重起来:“那是艘潜艇。”

  第五卷失落的北纬30度第六话——615

  司马灰此前在“罗布泊望远镜”里,得知有艘下落不明的“-615苏军潜艇”,隶属于苏联武装力量第40独立潜航支队,这艘潜艇搭载着潜地火箭,出海迷航之后变成了个神出鬼没的幽灵,遇难地点也在“北纬30度线”经过的海域,外界偶尔会接受到它发出的短波通讯,但位置很难确定,这艘“常规柴油动力潜水艇”似乎在不断移动,远远超出了11000海里的续航里程。

  考古队在极渊沙海中,也曾搜索到该潜艇所发射的短波信号,当时司马灰从无线连的通讯班长刘江河口中,获悉了这艘苏军潜艇的详细情报,此刻距离虽然很远,但是通过望远镜观察,浮在海面上的黑点体型狭长,与“-615”的特征十分接近,尤其是上面耸立的升降式环形通讯天线格外显眼,因此不难辨认。

  司马灰略感意外,随即把望远镜交给其余几人进行观察,看明情况后低声商议,推测苏联潜艇并未驶入地心深渊,而是遇到了海啸或海蚀,结果被卷进了北纬30度下的“怪圈”,与众人所乘的木筏相同,都是在地底水体中循环航行,由1953年至今,已有二十几年不见天日。不过这个衔尾蛇般的“怪圈”,正好位于地壳底部的磁层里,短波完全可以通过磁雾向外传导,这就能解释考古队在罗布泊收到的古怪信号了。

  但这地底黑洞中狂澜汹涌,渊深莫测,直如汪洋大海般,众人乘着木筏随波逐流,能够遇到这艘潜艇的机率十分渺茫,它此时突然出现在前方,倒像是自己找上门来的,不免让人觉得事有蹊跷。

  高思扬眼里不揉沙子,责怪司马灰说:“你保密工作做得不错,事先怎么不告诉我们地底下有艘失踪的苏联潜艇?”

  司马灰最怕高思扬较真,推脱道:“我哪想得到它会在这里冒出来,真他娘的撞见鬼了。”

  罗大舌头主张摸过去探个究竟:“那苏联潜艇里也许还有罐头武器电池类的物资,咱好不容易捞着这根救命稻草,绝不能轻易错过。”

  司马灰说:“苏军-615潜水艇掉在黑洞里二十年了,也不知为什么未被水体吞没,我看它是名副其实的鬼潜艇,里面的人肯定都死光了,未必能找到食物和电池,不过地底怪圈中可能还有很多难以想象的秘密,咱们不能放过任何个线索。”

  胜香邻提醒司马灰说:“地底水体茫茫无际,木筏在这冥海中航行了许多昼夜,现在只推测是处在北纬30度线的某点,却没有经度可以定位,而潜艇里应该配备着磁经陀螺,如果能够确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