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所以很难指望从本地人口中探听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更有人说,古时候的土人,为了保守“野人山”里隐藏的秘密,在水源处设下了“蛊”中者万难解救,绝无生理。

  总之提起这座野人山,真是让“见者不寒而栗,闻者谈之变色”它就仿佛是个可以吞噬切生命的恶魔。笼罩在其上的种种离奇传说,直如那萦绕在群山之间的重重迷雾,面目模糊诡异,令人望而生畏,难以琢磨。

  美军工程团修筑的b线公路,终因施工的阻碍太大,被迫半途而废,从野人山西侧迂回的线,虽然最后也未能彻底贯通,但可以从相对安全的区域绕过野人山,预计需要十几天的行程。

  r担心司马灰三人进到原始丛林中迷了路,会走入深山蟒雾里送掉性命。而且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军曾用飞机布雷,大量地雷从半空直接投到山中,降雨后就会被地表的泥土和植物覆盖,根本不留痕迹。r曾多次跟他祖父进山,识得那些地雷密集的区域,所以才要跟随同行,他想指明幽灵公路线,把众人带到缅北三角区附近,那里已经距离国境不远了。

  司马灰心下颇为感动,心想这些年音讯隔绝,只凭道听途说,也不清楚国内的具体情况怎么样了,但我们这伙人当年都是潜逃出来的,如今更是败兵之将,英勇不加,再也找不到任何借口可以来为当年的行为开脱。倘若侥幸有命回去,能不被按个投敌叛国的罪名,已是痴心妄想的奇迹了,即便不被枪毙,恐怕也得在监狱中把牢底坐穿。至于r这小子,自然是无法将他带到中国,最好的结果是离开野人山之后,能让他到寺庙里出家为僧,接着当个和尚,安安稳稳地过上世。但同时他也知道,r留在缅甸最终的下场,肯定躲不过搜捕,唯有死路条而已。只不过这个结局太过残酷,他不忍去想。

  阿脆怜惜地摸了摸r半秃的脑壳道:“这孩子的心真好。”

  说着又瞪了罗大海眼,似乎在埋怨他先前总对r发脾气。

  罗大舌头不免有些尴尬,他为人形迹粗略,并不善于流露真情实感,别看平时话多,到这时词儿就少了,只好硬装成副“关心下代成长”的模样,大咧咧地对r说:“想不到你这小贼秃还是个‘果敢’,今天就他妈算我罗大海欠你回。”

  司马灰很清楚罗大海虽然是轻描淡写的句话,却已然表明他愿意替r死上回了。但是不知为什么,在旁边听了这些话之后,司马灰有种难以名状的恐惧蓦然涌上心头,总觉得此去凶多吉少,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好的预感,暗想还不如留在原始丛林中当个野人算了,与其回去送死,何不藏之深山,韬光养晦?

  可阿脆与罗大海都是思乡心切,催促司马灰赶紧动身,现在是越往北走越安全,否则等热带风团“浮屠”到,再想走都走不成了。

  司马灰只好振作精神,跟着那三人朝西面的山涧下走去,由于地形高低错落,在深山密林中的直线距离,看起来虽然很近,走起来却是格外艰难漫长,路穿山越岭,行到天已黄昏,还是没有抵达“幽灵公路线”四人身边没有携带半点粮食,在山中走了多时,腹中饥饿难忍,只好捉了两条草蛇裹腹,奈何僧多粥少,济不得什么事。罗大海无意间抬头看,发现在株老树上,栖着只不知名目的野鸟。那野鸟生得翠羽蓝翎,好生鲜艳,看体形着实不小,啼叫起来,声音就像是在敲打空竹筒。

  原始丛林中的鸟类最多,大部分都是奇形怪状,它们般不怕人,大概从来也没见过人,还以为人跟猴子差不多,看到有人经过,就呆楞楞地冲着你叫。

  罗大舌头心想此地入山已深,即便枪声再大,也无须担心引来敌人。他用力吞了吞口水,举起英国造,把三点对成线,瞄准了抠下板机。随着声枪响,老树上的野鸟应声而落。枪声同时惊起了成群的林中宿鸟,它们徘徊在密林上空盘旋悲鸣,久久不散。

  r和阿脆迫不及待地跑向前边捡拾猎物,罗大海也得意忘形地跟了上去,只有司马灰肩伤较重,脑子里昏昏沉沉,只背着条六七斤沉的步枪,都感觉重得不行,他步蹭的落在了后边,忽然发现身后有些异样,不由得立刻警惕起来,正想回过头去看个究竟,却已被支冷冰冰的枪口抵住了后脑。

  注:果敢——缅甸语“华人”

  第二卷蚊式特种运输机第五话海底

  司马灰在缅北游击队这几年,几乎每天都是滚在刀尖上过日子,深知丛林法则是弱肉强食,稍稍有些手软或是犹豫,就会死无葬身之地。此刻他忽然发觉脑后被枪口顶住,也无暇多想,立刻施展“倒缠头”身子猛地向下沉,右臂同时向后反抄,不等偷袭之人扣下扳机,便早已夹住了对方持枪的手臂。

  司马灰左肩带伤,使不出力气,只好倾其所能,顺势用个头锤,将额头从斜下方向上狠狠顶了过去,正撞到那人的鼻梁骨上,就听鼻骨断裂,发出声闷响,碎骨当即反刺入脑,那人连哼也没哼声,顿时软塌塌的倒在了地上。

  司马灰这几下快得犹如兔起鹘落,极是狠辣利落,结果收势不住,也跟着扑到了地上。他惟恐来敌不止人,连忙就地滚开,随即旋转推拉1步枪的枪机,正待招呼走在前边的罗大海等人隐蔽,却见丛林里钻出二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缅甸人。

  那伙武装人员,大多是头裹格巾身着黑衣的打扮,手中都端着“花机关”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前边的罗大海三人,看情形只要司马灰再敢轻举妄动,立刻就会把他们打成蜂巢。

  司马灰自知反抗不得,只好走出来弃械投降,被人家当场五化大绑,捆了个结结实实。司马灰暗暗叫苦,万没想到深山老林里会遇到敌人,但是看这伙人的武器和服装十分混杂,不会是政府军。野人山这险恶异常的鬼地方,大概只有“游击队劫机犯运毒者”类的亡命徒才敢进来。

  司马灰判断不出这伙人究竟是干什么的,但也心知肚明,自己杀了对方个同伴,落在他们手里,定然难逃死,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正在这时,从那队缅甸武装人员后边,又走出六个人来,有老的也有年轻的,其中甚至还有个体魄高壮的洋人,为首却是个容颜清丽的年轻女子,看样子也就二十来岁的年纪,头上戴着顶配有风镜的丛林战斗帽,身穿猎装,顾盼之际,英气逼人,显得极是精明干练。

  那伙缅甸武装人员把司马灰四人从里到外搜了通,把找到的零碎物品,连同r身上所藏的笔记本,都交给了为首的那个女子过目。

  那女子不动声色地逐翻看,待看到徐平安所留的笔记本之时,脸上晃过抹惊讶的表情,她立刻合上笔记本,低头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死尸,又走到司马灰近前,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遍,然后开口问道:“你们是中国人?怎么穿着人民军的军装?到这缅北深山老林里来做什么?”

  在司马灰眼中看来,这女子仿佛是从旧式电影中走出来的人物,不知什么来路,可听对方竟然不知道缅共人民军里有数万中国人,即以此事询问,想必是从境外来的。他又听那女子的中文吐字发音清晰标准,绝非后天所学,应该也是个中国人,至少曾经是个中国人。司马灰自己也知道中国人落在缅甸人堆里眼就能被人认出,没什么可隐瞒的。心想:“看来这件事多半还有周旋的余地”但眼下还不清楚这伙人和军政府有没有瓜葛,所以并没有答话,只是点了点头。

  那女子和颜悦色地又问:“你怎么不敢说话,是不是有点紧张?”

  司马灰心中不断盘算着如何脱身,嘴上只含含糊糊地应道:“我非常的有点紧张。”

  谁知那女子忽然变得面沉似水,哼了声说道:“少跟我耍滑头,你刚才被我的手下用枪口顶住了后脑,却能在举手投足之间就将他杀了,而且当真是杀得干净利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你杀人连眼都不眨,具备如此出类拔萃的身手和心理素质,居然也会有紧张惧怕的时候?”

  司马灰见那女子目光锐利,不像是个好对付的主儿,但仍狡辩说:“我之所以觉得紧张,是因为你离我离得太近了,你站在我十步开外还好,超过了这个距离,我就会感到不安全。”

  那女子冷冷地瞪了司马灰眼:“我问你什么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回答。要不看你们是中国人,我也不会下令生擒活捉,如果我现在把你交在那些缅甸人的手里,他们肯定会在木桩子上活剥了你的人皮。我想你也应该很清楚,他们是很会搞这些折磨人的花样的。”

  司马灰满不在乎地说:“我罗大海欢迎来搞,搞费从优。”

  罗大海被人捆住了按倒在地,直作声不得,此刻他听司马灰冒充自己胡说八道,立即挣扎着破口大骂:“司马灰,你小子太他妈缺德了,你有舅舅没有啊?我操你舅舅!”

  那女子见司马灰和罗大海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而且都是油条,问了半天,你问的明明是东,他们偏要说西,根本别想从这些人嘴里打听到半句有用的话,她心中无明火起,就不免动了杀机,把揪住阿脆的头发。随即“唰”地下拽出猎刀,寒芒闪处,早将刀刃抵在阿脆颈下,盯着司马灰说:“你再跟我胡说八道,我就先刀割断这姑娘的喉咙。”

  阿脆全无惧色,对那女子说了声:“我早就想死了,你给我来个痛快的吧。”

  然后就闭目待死,旁的r急得大喊大叫,却被个缅甸人用脚踩在地上,拿枪托照着脑袋接连捣了几下,顿时砸得头破血流。

  罗大海见状骂不绝口,而司马灰则是沉住了气,丝毫不动声色,表面上继续随口敷衍,暗中想要寻机挣脱绑缚,夺枪制敌。可他四下看,发现除了二十几缅甸武装分子之外,以那女子为首的几个人,居然都在身后背了根金属制成的管子。

  司马灰识得这件器械,它有个名目,唤作“鸭嘴槊”通体五金打造,鹅蛋粗细,柄部有人臂长短,内藏三截暗套,可长可短,能够伸缩自如,前边是个兽头的吞口,从中吐出铲头似的槊端,槊尖扁平锋利,有点类似于游方僧人使用的五行方便连环铲,但更为轻巧精致,便于携带,是早年间的金点先生挂牌行术之时,用来判断地质条件用的独门工具,可以穿山取土,就连坚硬厚重的岩层也能挖开,如果在荒山野岭上遇着不测,又可以当作兵刃来防身,据说以前岭南和关东地区的盗墓贼,也多有用它来掘墓土撬棺材的。

  司马灰看得真切,不由得心下起疑:“看来这伙人并不是政府军派来的追兵,但井水不犯河水,他们怎么偏要跟我们过不去?而且神秘莫测的野人山,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角落,山里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才值得这伙盗墓者,如此不顾切的前来冒险?”

  那女子身边有个五十多岁的老者,中等偏瘦的身材,颌下留着撮山羊胡子,油头滑脑,像是个“学究”的模样,他见此刻的气氛僵持到了极点,随时都会血溅当场,就急忙出来打个圆场,先是对司马灰说明了事情经过,他自称姓姜,人称“姜师爷”祖籍浙江绍兴,是个“字匠”出身,并介绍那女子姓胜,名玉,人称“玉飞燕”是他们这伙人中打头的首领。

  姜师爷声称他们这伙人是支考察地理的探险队,想深入“野人山”腹地寻找史迪威公路的旧址。先是使用重金,买通了在缅北三角区很有势力的位军阀头子,才得以找机会进山。但是苦于对丛林里的环境不熟,又找不到认路的向导,空在山中转了十多天也不得结果。

  刚才探险队在丛林中听到枪声,立刻四散躲避了起来,随后就发现了司马灰等人,他们见这四个人身边带有步枪,而且看上去又像华人,惟恐产生误会,造成不必要的冲突,才会使用偷袭的下策,其实只不过是想等到解除了对方的武装之后,再商谈正事,不料司马灰下手太狠,超出了他们先前的预计,不但没被当场制住,还折掉了个兄弟。

  姜师爷经验老道,他看出司马灰这种人是吃软不吃硬,就劝解道:“看阁下燕晗虎额,乃万里封候之相,而且身手如此了得,想必不是等闲之辈,真令我等钦佩不已。想咱们萍水相逢,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折掉个崽子又算得了什么?可别为这件区区小事就伤了和气。我们只是想问问,你是不是知道关于幽灵公路的事情?”

  司马灰却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怎会轻易相信这套花言巧语,他不等姜师爷说完,就突然开口问道:“你们这伙盗墓的‘晦子’,找野人山里的史迪威公路想做什么?”

  他猜测玉飞燕这伙人很可能是盗墓贼,但不知她的目的所在,所以先拿话点了下,问对方是不是“晦子”此言出,胜玉和姜师爷都是满脸错谔,没想到司马灰竟能看出自己这伙人的来路,心中俱是不胜惊异,忍不住同声问道:“你怎知道?”

  司马灰看到对方的反应,已知自己所料不错,便把目光落向他们身后所背着的“鸭嘴槊”上,嘿嘿冷笑道:“武大郎养王八——什么人配什么货。”

  胜玉同姜师听得又是怔,二人交换了下眼色,姜师爷就解开了捆住司马灰的绑绳,其余三人却仍旧绑着不放,只把司马灰请到旁详谈。

  眼下双方都有许多事情想问,但谁都没有多说,因为所作所为牵扯甚大,几乎全是暗地里的勾当,更不知对方的底有多深,自不肯轻易吐露半点口风,这就是绿林中所谓“三谈三不谈”的规矩。遇到这种情形,按行帮各派惯用的方式,由两拨人里的首领,当面锣对面鼓坐下来——“盘海底”这是指使用江湖海底眼中的唇典暗语来相互盘问,在摸清了底子之后,才可以详谈机密事宜。

  姜师爷在附近找了块布满青苔的大条石,又找手下喽啰要来十八个行军水壶的盖子,以此来代替“茶碗”往里面斟满了清水,随后按照海底阵法,在石面上依次排开这十八个壶盖,请司马灰和胜玉分别在两侧前面对面坐下。

  胜玉为主,理当先做开场,她将其中两个茶盏从阵中推出,左手伸出三指轻轻按住只,右手则用四指点住另外只,浅笑道:“行帮各派,义气为先;三不二,枝叶同根;司马兄,请先饮此茶。”

  司马灰肩上伤口隐隐作痛,脑中好似有无数小虫来回爬动,但是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惟有硬撑,他竭力打起精神,看了看左右两只壶盖,知道如果随随便便的喝了,就会被对方当作是不懂行的“棒槌”于是摇头说:“在下既非三老,也非四少,不敢在贵老大面前冒昧。”

  胜玉见他识得章法,就微微点头,撤回两只茶碗,重新摆了个“字长蛇”盘问道:“请问兄台,阵上挂着什么牌,牌底写着什么字?”

  司马灰知道胜玉是在问自己的出身和来历,便回答说:“在家子不敢言父,出外徒不敢言师,贵老大问起,不得不说。阵头挂着字牌,牌底是倒海翻江字,在下姓个西,头顶星足流,身背星足月,脚踩星足汪。”

  胜玉听,明白了,原来这司马灰是金点真传,看对方年纪还轻,难以轻信,还得再问问他有多大本事,又得过哪些传授,于是又问道:“还要请教兄台,身上带着什么货?”

  司马灰答道:“身上没别的东西,只带着五湖四海半部金钢经;但在下是脚门里,脚门外,若有说到说不到的,还望老少爷们儿多担待。”

  他说完之后,心想:“别总是你问我,我也得问问你。”

  就把海底茶碗阵摆成个“二龙出水”盘问胜玉道:“敢问贵老大,手里掌过几条船?”

  因为司马灰刚才已经知道了,胜玉伙人都是盗墓的贼人,所以直接就问她倒腾过多少古墓中陪葬的明器。

  胜玉也不示弱,答道:“好说,手中不多不少,掌过九千九百九十九条船。”

  简而言之,她这句话就是说:“太多了,早已不计其数。”

  司马灰见她好厉害的手段,根本不信,追问道:“船上打的是什么旗号?”

  因为在民间盗墓的晦子,手段各不相同,受地理环境因素和技术经验所限,大多是分地区行事,河南的不去陕西,关外的不到关内,这句话大意是在问:“你们这伙人是在什么地方挖坟包子?使的又是哪路手段?”

  胜玉对答说:“上山得胜旗,下山杏黄旗,初十五龙凤旗,船头四方大纛旗,船尾九面威风旗!”

  言下之意,是说各地皆去。以往历朝历代的古墓,虽是到处都有,可平原旷野上的坟包子好挖好拿,却没值钱的东西,拼着性命,提心吊胆,费死牛劲,得个仨瓜俩枣的也不值;山陵里埋的倒是帝王将相,明器珍宝应有尽有,可是地宫墓道,石壁铁顶,暗藏机括,坚固难破,既不容易找到,也很难轻易打开盗洞。但胜玉自称盗墓有术,坟包子不嫌小,山陵石冢不嫌大,只要被她相中了,就没有盗掘不成的。

  司马灰听了这话可不肯领教:“我问你船上有多少板?板上钉了多少钉?”

  这意思是说:“你有什么本事敢放这么大的话,小心风大闪了舌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