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个本子,有巴掌大小,厚仅指,底面裹着精致的真皮,里面是经久耐用的防水纸。他看了几眼,递给司马灰说:“老贼身上除却干粮,就只有这个本子了,你瞧瞧有用没有?”

  司马灰接过来翻看了几页,见里面写得密密麻麻,全是关于古代拜蛇人的各种资料,还绘有许多图案,有神像有图腾,另外用别针夹着不少地图和照片,甚至包括个潜地热气球的设计草图,有理由相信,这是那位法国驻印度支那考古团团长的日记本。

  司马灰清楚这本日记的份量,立即攀爬晶丛找到胜香邻,让她看看里面都写了些什么。

  胜香邻粗略看了日记里的内容,不禁又惊又奇,她说搭乘热气球进入地心的探险队首领,曾是她父亲胜天远的导师,其中记录的内容非常详实。指着页给司马灰看:“你瞧,这就是沉埋在地底的石碑,由于夏朝古篆得自拜蛇文,所以后世将这块石碑称为禹王碑,准备地说应当是拜蛇人石碑。”

  司马灰端详那石碑的图样,四个边角都雕有怪异的兽头,旁边还有各种注释,夹杂着含混不清的分析,不但没说明记载着什么内容,反而把神秘渲染得更加深邃,他时半会儿难以理解,就让胜香邻妥善保管日记本,眼下还是先找条出路从洞岤里脱身。

  胜香邻点头同意,这本日记是在深渊里寻找拜蛇人石碑的重要线索。这支搭乘热气球飞入地底的探险队,虽然全部遇难,但日记本最终落在考古队手中,如果那些人泉下有知,也尽可以瞑目了。

  说话的功夫,罗大舌头已烧化了赵老憋的尸体,众人把筐体内的木箱用绳子吊上来,逐个撬开收集有用的物资装备,发现其中有急需的电池火油烟草,并且补充了压缩干粮和罐头,更有几部可以调节照明距离的强光矿灯。司马灰等人那几部老掉牙的旧式矿灯早已磨损不堪,直苦于无从替换,此时也都有了着落,但没有发现枪支弹药,可能是热气球降下来的时候发生碰撞,不知散落到哪里去了。

  高思扬找到个急救箱背在身上,胜香邻则翻出几双丛林鞋,这种鞋轻便稳定,散热透气,配有著名的“巴拿马底”,比普通胶鞋好得多,也都分给众人换上。

  “二学生”原本很是绝望,此时见得到了补给,认为事情有了转机,没准还有从地底生还的希望,精神大为振奋,气息也顺畅了许多。

  罗大舌头说:“你这小子还真是死人放屁——见缓啊!”

  二学生道:“放屁这词太不雅了,从技术上说应该是精神原子弹爆发了。”

  司马灰说:“别高兴的太早了,这里很可能是个绝户洞,进得来出不去,而且气温实在太高了,如果困在此处时间久了,热也能把人热死。”

  罗大舌头不免心焦:“我看咱们就像是热锅里的大虾,要是逃不出去,迟早会变红!”

  高思扬说:“水晶丛林底部似乎有水,也没有高处这么灼热,何不到洞底寻找出路?”

  司马灰觉得这办法似乎可行,但他也不清楚水晶丛林的结构,就问胜香邻是否可行?

  胜香邻说这洞窟里生长着规模庞大的天然水晶,周围必定分布着许多充满浓烟的岩室,不过沉积了亿万年,有些封闭的区域已逐渐冷却,也许会存在积水形成的湖,倘若不是死水,应当可以进入隔壁的洞岤,但这样做也非常冒险,因为谁都不知道下个洞岤里的情况,无异于钻进了结构复杂天然的迷宫,稍有不慎就会送掉性命。

  众人又讨论了几种对策,除了走步看步之外,也拿不出更好的主意。就拖着“柯洛玛尔探险家”上装载的橡皮艇,爬下水晶丛林底部。

  洞岤深处湿气很重,积水幽深,晶丛的形状也更为奇异,有的透明无色,也有的灰白光无光。

  行人小心翼翼地往下走,在百米高的晶丛中间,看到有个热气球里掉落下来的铝制箱子,罗大舌头过去撬开察看,见了装在里面的东西,原来是具模样古怪的探照灯。

  那探照灯只有碗口大小,却是用电池背囊供电,没有型号和铭牌,不像普通的制式装备。

  罗大舌头提起探照灯,连扳带抠想打开试试,但那铝制箱体从高处滚落,包装虽然坚固,却也将装在里面的探照灯摔坏了,不知除了什么故障,根本亮不起来。

  “二学生”认为探照灯的故障可能是接触不良,他有把握可以修复,于是拿过来进行调试。

  罗大舌头气哼哼地说:“连我都鼓捣不好它,你黄鼠狼子扒窗户——还想露小脸儿?”

  司马灰见“二学生”用探照灯对着自己,急忙按住说:“我估计这玩意儿亮度低不了,照到脸上就能把眼晃瞎了,你别拿着它乱比划。”

  胜香邻说:“这好像是部大功率强光探照灯,在地下洞岤里定用得上它。”

  司马灰点头同意,吩咐二学生先带上电池背囊和探照灯,等到了安全之处再说。

  众人随即带上背包和枪支,以矿灯照明继续下行,又拾到了些散落的炸药,随后逐步接近水面,只见洞底水质清澈,用矿灯直接能照到底。许多犹如细梭的史前鱼类,它们对光线极为敏感,也没有上下额骨,嘴部就像是个能够开合的洞,成群结队的在水中游弋,行动迅速轻盈。由于水质通透平静,那些鱼群皆若浮空游动,无所依凭。

  谁都叫不出这些鱼的名目,或许是从未有人发现过的史前物种,不过洞底显然是片活水,当即放下橡皮艇顺流而行。

  那橡皮艇两侧有充气筏,两侧是圆锥形的皮质气囊,可以搭载六人,胜香邻拉动栓绳充满了空气,发现前端都涂装着青面獠牙的鲨鱼嘴,显得十分恐怖。

  罗大舌头看着稀奇,说道:“真他娘的作怪,好端端具橡皮艇,为什么要涂的神头鬼脸?”

  司马灰说:“有些战斗机会涂装成狰狞的鬼怪,用来威慑敌人,却没见过渡水的橡皮艇搞成这样,不知道是吓唬自己还是吓唬水里的鱼?”

  胜香邻看日记本上绘制的草图,得知这艘橡皮艇和潜地热气球都是由探险队里那位发明家设计制造,地下环境与世隔绝,有着深广难测的水体和幽深复杂的洞岤,必须随时防备遭遇早已灭绝的史前生物,据说如此涂装可以吓退食人鱼。

  众人边说边把橡皮艇拖到水里,看到鱼群都往个方向游动,当即随之前行,绕过纵横交错的水晶柱,距离洞壁越来越近。

  司马灰按住矿灯在艇前观察,隐约看到壁下是个裂口,黑沉沉的浮着两个庞然大物。它们脖颈很长,伸出扁平的三角脑袋张嘴吸水,腥红的大嘴边缘生有许多触须,在水里缓缓摆动,像是诱饵般,鱼群旦受到吸引接近,就被那血盆大口无声无息的吞掉。

  第四部幽潜重泉第卷柯洛玛尔探险家第九话高温火焰喷灯

  司马灰发现洞壁底部裂口,但前方被两个体型硕大的水怪挡住了,那俩家伙的躯体都有卡车般大,身上像巨竜样有层硬壳,伏在水底伸出细长的脖颈,贪婪地张开怪嘴,不断将鱼群吞入腹中,司马灰见势不妙,急忙举手示意停止前进。

  洞中水质清澈,矿灯直照湖底,其余几人同样看到了危险的存在,可两侧的晶丛横竖交错,地形逼仄狭窄,那艘橡皮艇非但掉转不开,还被水流持续向前带动,倏然间又向前驶出几米,水怪嘴唇边缘摆动的触须都已历历可见。

  众人见是狭路相逢,没有周旋的余地,被迫强行突破,地下生物大多惧光畏火,但伏在水中阻住洞口的两个巨型水怪,却对光线恍如不见,只顾着吞吃鱼群。

  司马灰暗骂这橡皮艇上的涂装果然只能吓唬鬼,真遇上水怪毫无作用,关键时刻还是要依靠火把和步枪才能防身,但这水怪皮糙肉厚,可能有数吨之重,以“温彻斯特1887型杠杆步枪”的杀伤力,恐怕难对其构成威胁,他想到这赶紧回身,招呼高思扬将火把递到前边。

  这时橡皮艇几乎撞进了水怪的血盆大口,罗大舌头自是不敢怠慢,他把司马灰让在身后,端起加拿大双管猎枪,抵在肩膀迎头轰击,枪声震耳欲聋,但两发大口径霰弹打在怪物脑袋上,只是多出几个涌血的窟窿。

  罗大舌头骇然失色,连忙摸出弹药重新装填。却见水花分,那两个水怪都从湖中探出扁平的脑袋,颚骨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向两侧分开,伸展着唇边的触须,猛然向他咬了下来。罗大舌头来不及再次上弹,便仗着血勇之气,倒转了猎枪,双手抓住枪管,轮起来击打格挡。

  胜香邻也抬起手枪连续射击,但瓦尔特手枪子弹打在水怪身上,更如同是在瘙痒。水中这两个庞然大物你拥我挤,争相上前吃人,水波剧烈涌动,将橡皮艇推得竖了起来。

  此时司马灰已从高思扬手里接过火把,他知道橡皮艇旦被水怪撞翻,众人落到水里全都难逃活命,所以也是舍命相博,他稳住身形,握住点燃的火把戳向水怪的大口。

  不料那水怪刚从湖里冒出,全身湿漉漉水淋淋,司马灰手中的火把触即灭,变得和牙签没什么两样了,只好抛落水中,抽出猎刀想做垂死挣扎,这时忽觉腥风扑面,黑洞洞的怪嘴竟已近在咫尺,他和罗大舌头再想躲闪也来不及了。

  正想闭目等死,突然道暴亮的光束从两人头顶掠过,照在那张开的怪嘴中,瞬间发出股刺鼻的焦臭,那水怪的脑袋像被火焰烧穿了,从前到后出现了个血肉模糊的大洞,躯体扭动翻滚着缓缓沉向水底,另个好像也被烈焰烧伤,转身逃得不知去向了。

  众人惊魂初定,稳住随波起伏的橡皮艇,愕然望向身后,原来是二学生背负着那部探照灯,途中被他调试得差不多了,眼见情势紧急,苦于没有枪支武器,就像用强光照射逼退水怪,没料到这探照灯的光束竟比火焰喷射器还要厉害,大概在数米之内连铁板都能烧穿。

  此时橡皮艇由水路驶进了洞壁下的裂痕,所见都是倾斜硕大的水晶,前路曲折蜿蜒,时宽时窄,众人知道处境凶险,紧张地注视着四周动静。

  司马灰想起此前差点让探照灯照在脸上,有些吃惊地问道:“什么玩意儿这么厉害?”

  罗大舌头同样后怕,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道:“我估摸着是件法宝,要不然它怎么能喷出三昧真火?”

  “二学生”也是茫然不解,万没想到打开这部探照灯,灯光能像烈焰样喷出,幸亏没往人身上照,可又不知碰错了什么地方,无论他怎么摆布,探照灯却再也亮不起来了。

  高思扬说:“好在用得及时,否则咱们都要葬身鱼腹了。”

  司马灰吩咐“二学生”,无论如何都要尽快将这部强光探照灯修复。

  “二学生”表示这次真不知道是哪坏了,他会尽量尝试,至于最终能否修好,那就是有信心没把握了。

  司马灰说:“罗大舌头混缅共的时候,也曾有两下子,号称凡是带个‘机’字的东西,他都能修,你让他帮你瞧瞧,没准就能把这喷火机鼓捣好了。”

  罗大舌头刚才领教了厉害,担心自己被探照灯烧掉脑袋,立刻推脱道:“别说是鸡了,我实话告诉你们,凡是在天上飞的,除了鸟之外,咱全都能修会开,但你们怎么可以让飞行员糊风筝呢,这简直是乱弹琴啊。”

  这时胜香邻翻开日记本察看,才知道这是部“高温火焰喷灯”,使用电池背囊供电,由于功耗太大,每次只能持续使用几秒钟,总计不超过分钟。那支搭乘热气球进入地底的探险队,之所以携带如此先进的装备,除了在危险恶劣的环境中防身,主要还是想在炸药万失效的情况下,毁掉刻在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

  高思扬觉得此事万难理解,为什么“绿色坟墓”不计任何后果,都要窥觑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探险队的日记里有没有提到,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秘密?

  胜香邻将日记本从头到尾翻看了遍,没发现明确记载,除了推测还是推测,目前仅知拜蛇人石碑,是切谜团的根源。

  凿刻在上面的拜蛇文字,正是夏朝龙篆的前身,在甲骨文出现之后逐渐不复使用,不过以目前掌握的线索,只要能在地底找到拜蛇人石碑,破解其中记载的内容并不是问题。

  罗大舌头纳闷地说:“这事我也直琢磨不透,是不是我想知道什么,那座石碑就能告诉我什么?可据赵老憋所言,拜蛇人石碑上总共刻着还不到十个字,这几个字讲句话也未必能讲得清楚,能他娘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秘密?为什么看都不能看?看了会怎么样?”

  司马灰说你们别猜了,在真正看到“拜蛇人石碑”之前,任何推测都没意义,试想这天底下有哪个秘密,是看也不能看,甚至说也不能说?据我所知那就只有“绿色坟墓”的脸了。

  胜香邻问道:“拜蛇人石碑埋在地下好几千年了,它会刻着绿色坟墓的脸?”

  司马灰说:“那倒未必,我看赵老憋好像知道‘绿色坟墓’是谁,他可能无意中看到过那个人的脸,但因恐惧而不敢吐露,就像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几千年来都没人敢看,也没人敢说,所以这两者之间定有着不同寻常的联系。”

  高思扬对司马灰说,既然赵老憋知道“绿色坟墓”是谁,你当时为什么不继续问下去?现在这个人已经掉在洞里摔死了,只怕今后永远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司马灰认为赵老憋根本不敢如实说出,就算此人上嘴皮子碰下嘴皮子说出来,谁敢相信?不过他心中隐约觉得,赵老憋暗示考古队看过“绿色坟墓”的脸,还另有深意,仔细想想那句话,真让人不寒而栗。

  此时橡皮艇穿过规模庞大的水晶丛林,进入了另个穹窿形的洞窟。这里布满了凝固火山灰,留有无法磨灭的地质印记,洞底开裂处都有蒸汽和灼热的淤泥,无法再向前深入,众人被迫舍弃橡皮艇,攀爬横倒斜卧的水晶,试图沿着岩壁寻找出路。

  行人使用火把照明,在黑暗中走出很远,所见都是单调重复的地形,越向深处走越是不见生机,这个接个的巨大洞窟,皆是亿万年前熔岩喷涌形成,内部异常的光滑平整。

  有些地方的洞壁上,几千年前的古老岩画残存至今,似乎是拜蛇人留下的原始图腾,考古队便以此作为标记前进,走到没有岩画的洞岤就掉头折返,重新寻觅路径,连续在地槽缝隙间绕行了不知多少里数,所幸有日记中的拜蛇人资料可以参照,寻着断断续续的岩画,行至深谷侧山脉的腹地,那里是座发生过垮塌的山体废墟。

  众人在附近突然遇到热流,被迫逃到山墟里,意外看到岩壁呈现出羽蛇神的面容轮廓,在拜蛇人的神话体系中,阴间之神是种背生鸟羽,有头面手足的人首怪蛇,古代印加玛雅遗迹中同样存在类似的羽蛇,但形态更接近于龙,意义也不样。

  司马灰在黑暗中只能仰望浮雕底部,可见规模之巨大骇人,而羽蛇人面之口洞开,里面有石门深陷,可以通往内部。

  崩坏的山体下无路可走,众人寻思面前是埋着拜蛇人石碑的“神庙”,于是把烈性炸药都取出来,用导火索引燃爆破,轰然巨响中石门被炸出了道缝隙。

  司马灰打亮矿灯,他冒着刺鼻的烟尘,率先钻进去察看,发现里面是个穹窿形的大空洞,似乎已置身于山地底山脉内部,地面铺有巨砖,干燥酷热,世界至此,好像已是尽头。

  其余几人陆续从后跟进,没想到考古队从羽蛇神的嘴里钻进来不久。身后的洞口就发生了二次坍塌。乱石混合着大量火山灰,把洞口堵了个严丝合缝,也将热流阻隔在外。不过众人心中所想都是神庙里的无数谜团,被堵在其中并未惊慌,很快定下神来,检查了遍枪支弹药,点燃火把照明,准备继续深入。

  胜香邻却发觉事情有些不对,羽蛇神口部的大洞像是城门,而看里面的情形,也与日记中描述的“神庙”不同,这里可能是拜蛇人留在地底的“死城”。

  第四部幽潜重泉第二卷第话羽蛇神

  众人穿过羽蛇神的大嘴,进入山腹之内,只见洞道宽阔,奇深难测,地面和墙壁都是平整的巨型石砖,雕刻得尽是神头鬼脸,粗略望去,内容以人死之后坠入黄泉的题材为主。

  司马灰等人满以为这就是放置拜蛇人石碑的神庙了,却听胜香邻说到什么“死城”,都不由自主地放缓了脚步。

  高思扬举着火把照视墙上浮雕图案,所见尽是各种神袛鬼怪,问道:“死城是给死人住的?”

  司马灰说:“可能是没有出口的古城,神庙是不是就在这座死城里?”

  胜香邻说古代拜蛇人属于始祖文明,发展程度与古埃及相当,拥有独特的生死观。拜蛇人笃信轮回转生之事,认为只要死后魂魄不坠虚无,仍可转生轮回,然而如何才能不坠入虚无?那就必须死在这座造在羽蛇神腹中的古城里,拜蛇人在还活着的时候就进来等死,倘若死在古城之外,就有今生没来世了,把尸体运进来也没有意义,因此上至神王下至庶民,按身份尊卑不同,都在这座“死城”中各有位置。

  众人均想,原来“死城”真是给死人住的,恐怕城中枯骨僵尸成千累万,不知往深处走会遇上什么危险。

  司马灰吩咐“二学生”,尽快修复那部“高温火焰喷灯”,有了这东西壮胆,心里可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