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看也看不得,说也说不得,甚至不能在脑中去想,可是只看其中部分,则不会出现任何危险,古代拜蛇人正是用这种办法,才使秘密传承保存了很多年。

  此外众人只顾着猜测“什么秘密能把人直接吓死”,始终忽略了另件事,就是“拜蛇人石碑”所刻皆是龙印古篆,那些蚯蚓纹般古篆,早已失传了数千年,司马灰等人也只能根据罗布泊考察队留下的记录,逐个对照辨识,最后能不能解读出来都没把握,而拜蛇人的刻痕线条再如何古怪,也不至于把人吓死,所以即使站在石碑前去看古篆,都不会有什么危险。

  这些念头直在司马灰脑中盘旋,只是没彻底想通,因此之前告诉众人先不要急于去看“拜蛇人石碑”,应该等到有了对策再采取行动。

  高思扬听罢,知道错怪司马灰了,心里深感愧疚,但这话说回来了,二学生根本不认识“拜蛇人石碑”上所刻的古篆,为什么会突然暴毙在石碑之下?

  司马灰等人认为二学生体格单薄,从大神农架原始森林跋涉至此,已到了油尽灯枯之地步,长期处在压抑无光的地下环境中,加上精神过度紧张,意外猝死并不为怪,司马灰心知此刻大事当前,不是替同伴惨死感到痛惜的时候,便和其余三人同动手,摘下二学生所戴的像章和钢笔放在衣袋内,又把那部“高温火焰喷灯”取下,交给罗大舌头背了,然后用火油焚烧了尸体,将遗骸推到石梁之下,随后转过身去,看向矗立在地脉尽头的“拜蛇人石碑”。

  第四部幽潜重泉第三卷第二话对面

  司马灰根据死城壁画中描绘的情形,推测“拜蛇人石碑”有个规则,在仅知道部分秘密的情况下,处境会相对安全,况且那石碑上阴刻的拜蛇古篆,众人是字不识,无法直接辨识,因此离近了看不存在什么危险,不过他对此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二学生死得突然,事情似乎在向着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他也是胆大包天,事到临头敢于铤而走险,示意罗大舌头等人先不要妄动,自己则转过身仰起头来,定睛去看“拜蛇人石碑”。

  山墙般的大石碑上,布满了或深或浅的龟裂,在地下经历了无数岁月的消磨,岩盘的纹理斑驳不堪,生出了厚厚的枯苔,刻在岩壁上的古篆凿得极深,每个都有米斗般大,阅年虽久,消磨得却并不严重。

  司马灰将矿灯光束投在“拜蛇人石碑”上,光圈最多照到个古字,强烈的逼仄感扑面而来,他深吸了口气,又用矿灯向周围照视,只见行行都是形状相似的龙篆,果然是同句话被反复凿刻了许多遍,只要接近“拜蛇人石碑”,从任何个角度睁开眼,都能看到这行古字。

  古代拜蛇人的象形文字,是夏朝古篆的前身,比殷商时期产生的甲骨文更早,司马灰在缅甸黄金蜘蛛城罗布泊极渊沙海等地多次见过。在罗布泊望远镜遇难的中苏联合考察队中,有位精通谜文的考古专家,死前留下本用对照法破解夏朝龙篆的笔记,司马灰等人详细看过其中记载,但远没熟悉到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的程度,必须逐个辨别才知究竟。

  司马灰悬着心望向“拜蛇人石碑”,过了会儿,没察觉到有什么异常之处,看来所料不错,便让另外那三个人也转头来看。

  众人站在“拜蛇人石碑”前看了许久,心头的疑问越来越大,石碑上记载的秘密会是什么?就如罗大舌头先前所说,用这么几个字说句话也未必说得清楚,能有什么把活人吓死的秘密?又为什么要在石碑上重复刻这么多遍?关键是这个秘密,与“绿色坟墓”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

  罗大舌头对司马灰道:“我说咱要看就看得彻底了,这些个鬼画符究竟是什么意思?”

  司马灰说看过全部的秘密就要死人,对此不得不防,不过只看秘密的部分,应该没有问题,所谓的“部分”,至少是个字,最多可能是四五个字,反正“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总共才九个字,只要破解出两三个字,就等于有了线索可以推测,纵然是管中窥豹时见斑,也强似现在这样俩眼抹黑。

  司马灰手里虽有破解古篆的笔记,但让他字字的比对辨认,也是难于登天,于是问胜香邻能否解出两个古篆。

  胜香邻在罗布泊望远镜以及拜蛇人死城中,看到过很多象形古篆的符号,并尝试着破解了不少,因此有八成把握,她取出笔记对照石碑凝神查看,不多时便解开了其中个古篆。

  司马灰等人见胜香邻神色惊诧,半晌也不说话,不知道是难以确定还是情况出乎意料,心头均被紧紧揪了起来,忍不住问道:“这个字怎么解?”

  记载在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事关众人生死进退,因此胜香邻不敢大意,她通过笔记解出其中个字,反复对比确认了几遍,料定不会有误,就告诉司马灰等人说:“石碑上的第个字是零。”

  司马灰等人不明所以,纷纷问道:“零是什么意思?”

  胜香邻道:“在拜蛇古篆中这是个象征虚无的符号,可以用阿拉伯数字里的0来表示。”

  司马灰双眉紧锁,他此刻嘴上不说,心下思量,从古城壁画上描绘的事迹追溯,这个秘密是古神借蛇女之口说出,那些神怪之事终属荒诞,只能认为事有凑巧物有偶然,反正就是没根没由,从蛇女口里断断续续说出了句话,共计九字,也不知说破了什么海底,竟被古代拜蛇人分别记录保存了很多年,直至将秘密凿在这块千钧之重的大石碑上。深埋于重泉之下,这个秘密最奇怪也最令人不解的地方,是旦知道全部内容就会被当场吓死,因此没人敢窥其全貌,唯有先解开其中几个字,再设法推测其余的内容。可没想到解出的第个字毫无意义,只好让胜香邻继续破解其余的文字,看能否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胜香邻用矿灯照向大石碑,依次寻到下字,与笔记中的内容对照,发现仍然是个记数的符号“9”。

  罗大舌头见状焦躁起来,摘掉帽子使劲抓了抓脑袋,骂道:“这些古代拜蛇人想搞什么鬼,为什么在石碑上刻了许多数字?”

  高思扬对胜香邻说:“石碑上除了数字之外,定还有些别的内容。否则拜蛇人也没必要将它埋在这比地狱还深的地方,你再多解几个字看看。”

  胜香邻的目光随着矿灯光束,在布满枯苔和裂痕的石碑上缓缓扫过。神色迷茫地说道:“不用再解了,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是组数字。”

  高思扬不住摇头,试想串数字怎么能把活人吓死?这组数字里能包藏多大祸端,古代拜蛇人为何会对它又惧又怕?况且胜香邻解出前两个字用了不少时间,其余七个字仅是粗略看了下,片刻间怎能确认石碑上刻得都是数字?

  胜香邻说:“拜蛇古篆里记数的符号结构相近,掌握了其中规律看便知,我虽然不知道这组数字的具体情况,但从碑文形制上判断,皆是象征数字的符号无疑。”

  罗大舌头咬牙瞪眼:“从缅甸丛林找到地底重泉,路上死了多少人受了多少罪,辗转非止万里,死也死过几回了,好不容易找到拜蛇人石碑,怎么这上面的秘密就是几个数字?哪有这么耍弄人的?我看咱们跟绿色坟墓都上了拜蛇人的当了,谁见过组数字能把人活活吓死的事”说着话怒从心头起,捡起岩块便要上前去砸“拜蛇人石碑”。

  司马灰头脑还算冷静,抬臂挡住罗大舌头:“且慢动手,若是我所料不错,石碑上这组数字就是切的谜底了,只不过谜底本身也是个谜。”

  胜香邻望着那座石碑凝然独立,如有所思地想了想,觉得司马灰的话果然不错,于是按照笔记逐个破解碑文:“0910”

  司马灰眼看胜香邻将要通读碑文,立刻把笔记遮住说道:“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还是不看为妙!”

  罗大舌头不解地说道:“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就别疑神疑鬼自己吓唬自己了,好歹先看明白石碑上刻得符号都是些什么。”

  司马灰告诉罗大舌头等人:“如今知道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是组数字,已经足够了,如果把这组数字全部解开,谁也无法预料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死城壁画中对石碑之事的记载,虽然近乎荒诞,但此时看来也并非凭空捏造,那人头蛇身的怪物若真是个蛇女,我寻思由这行尸走肉般的女子嘴中,必定说不出什么太复杂的言语,因此古人从蛇女口中断断续续听到几个数字,还算符合情理。你们想没想过,拜蛇人为什么会对这组数字敬如鬼神,更将其刻在座大石碑上沉埋于重泉极深之处,还反复告诫后代,这石碑上的字既不能看也不能念,甚至想都不能想,旦破了这个禁忌就会立刻惨死?”

  罗大舌头道:“古人迷信最深,专会装神弄鬼,你不会傻到也相信这种事?”

  司马灰说:“赵老憋和绿色坟墓,以及罗布泊望远镜考察队的成员,乃至乘热气球进入地底的探险队,都或多或少知道些拜蛇人的秘密。可见石碑埋在地底的年代虽久,这个秘密却未必保守得滴水不漏。毕竟拜蛇人后裔还延续存在了上千年才逐渐消亡,只是自古圣贤历来不破此关,如果拜蛇人石碑的秘密确实只是串数字,那么这组数字中定隐藏着某些不得了的东西。”

  罗大舌头对司马灰说:“太可恨了。这里外两面的话又都让你说全了。咱要不看全了拜蛇人碑文,又怎么能知那其中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司马灰说:“石碑上的秘密没法推测,我看只凭咱几个人的脑袋,恐怕想破了,也解不开碑文之谜。另外通读碑文会引发什么后果?死城壁画描绘的恐怖事件会不会成真?皆是殊难预料,这路上所经所历变怪甚多,没准就撞上什么妖言鬼咒了,不到事不得已,不可轻易涉险。”

  胜香邻点头同意,她问司马灰:“依你之见,咱们应当如何行事?”

  司马灰说:“我见过的拜蛇人各处遗迹中,有很多对石碑记载。这块石碑上的秘密自然是不能提及,但不知拜蛇人有意或无意,还始终隐瞒了另件事——为什么要将秘密放在这个被称为神庙的地洞里?”

  罗大舌头奇道:“莫非这地洞有什么反常?”

  司马灰心里正是这个计较,时三刻解不开碑文之谜,只得先从别的方向寻找线索,当下边同其余两人低声商量。边借助矿灯观察附近的地形,却瞥见高思扬握着步枪,直勾勾注视着拜蛇人石碑,就问:“你瞧见什么了?”

  连问了两次,高思扬才回过神来,她脸上全是恐惧与难以置信的神情,指着拜蛇人石碑的裂痕颤声道:“我看到刚刚死掉的那个人在对面在石碑对面!”

  第四部幽潜重泉第三卷第三话裂隙

  司马灰看高思扬脸上的神色古怪,心想:“刚死不久的人?除了来自林场的知青二学生还能有谁?”

  以往绿林中人结伙到边僻之地行事,若有不幸遇难身亡的人,同伙常会将死尸就地焚烧,而不是入土掩埋,只因深山穷谷,虫蛇野兽最多,没有棺木埋到地下,过不久便会被野兽拖出来吃掉,亦或荒漠里气息干燥,死尸数百年间僵而不化,变得形状狰狞,莫说阴魂有知,纵是活人也不忍见,所以总是选择烧化死尸。

  此前二学生毙命在石碑前,正是司马灰亲手将其尸体烧化,过火后的残骸,也已被推到了洞底深坑里,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石碑另端?

  毕竟耳闻不如亲见,司马灰悬着个心,看高思扬所指之处是刚才二学生站立的地方。这座厚重巨大的古碑,在地脉尽头倾斜着矗立了几千年,由于受力不均,到处都是深浅交错的龟裂,不过整体仍极稳固,若非发生强烈地震,可能还会保持现状,年复年地继续矗立在地洞中,碑底有道横向裂痕,外宽内窄,司马灰站在裂痕前,稍稍猫腰即可看到对面。

  原来这裂痕颇深,摘下头顶的矿灯照进去,能透过狭窄的缝隙看到石碑另端,黑茫茫地似乎有个去处,这时光照有限,角度又受缝隙阻挡,很难看清深处的情况,然而就在片漆黑之中,矿灯照出个黑黢黢的人形轮廓,模模糊糊是个背影,那人似乎察觉到有灯光照进来,缓缓转过头来看,因惊恐而扭曲的脸与司马灰隔着石碑裂缝相对,只见那张脸忽然向后缩,就此隐没不见。

  司马灰心里吃了惊,睁大了眼向石碑对面窥探,眼前却只剩下团漆黑,等罗大舌头和胜香邻再接近石碑察看,却什么也看不到了。

  高思扬仍不敢相信自己眼中所见,她问司马灰:“你看清楚没有?那究竟是人是鬼?”

  司马灰将自己所见情形告诉其余三人,他心知出现在石碑对面的人,就是先前死掉的二学生,这倒不会看错,不过人死如灯灭,二学生的尸骨都被烧成灰了,又不是赵老憋那路通晓妖术的异人,怎能死后现形?

  胜香邻猜测说:“这条地脉里存在带有磁性的黑雾,也许所见只是雾中的虚像,以前在大神农架阴峪海古楚祭祀洞中,不是也有过类似的遭遇吗?”

  司马灰却觉得并非如此,只有接触过黑雾,才有可能在雾中留下个虚像,但“拜蛇人石碑”周围并没有那么浓的雾,况且石碑裂缝狭窄,根本容不得常人穿过,二学生死前也从没到过石碑另端。

  罗大舌头说:“那定是看见鬼了,听闻横死之人,生前这口怨气吐不出来,往往使得阴魂不散”

  司马灰说:“我看石碑对面的二学生分明是个活人,至少转过脸来的时候还活着,但很快这股生气就消失了,与他先前被吓死的情形模样。”

  罗大舌头脑袋发懵:“既不是人,也不是鬼,燕宝蝠插鸡毛——它到底算是什么鸟啊?”

  高思扬胆战心惊地说:“是不是在石碑这边发生过的事,此刻在石碑另端又重新发生了次?”

  虽然这是高思扬的无心之语,但司马灰等人听在耳中,均不免耸然动容——已经发生过的事件,会在石碑另端重复发生,难道这就是“拜蛇人石碑”的秘密?石碑另端究竟有些什么东西?

  胜香邻说拜蛇人认为世界分为虚实两个部分,它们相对存在,咱们所知的万事万物都在“实”中,对“虚”里面的东西则无所知,石碑对面会不会就是“虚”?

  司马灰说以前听老宋讲过阴阳鱼太极图,在个圆形图案之中,黑白两色各占其半,黑中有白点,白中有黑点,当中用条形曲线相分,象征阴阳黑白虚实混沌,那条形曲线好像叫什么什么线,而这“拜蛇人石碑”就是虚与实之间的界限。

  胜香邻说应该是太极周流共和曲线,如果这条线真的存在,石碑对面就是“虚”了。

  罗大舌头愕然道:“咱们所站之处已是深得不能再深,再往下便是能将人煮熟的火海热泉了,可怪不得石碑裂隙后仍似深不可测,还有些阴冷的寒气,原来通着是什么虚”

  司马灰没有说话,他还无法确认这座石碑有何古怪,便再次通过裂隙向对面窥探,仍是黑茫茫的看不到什么,那深处有阵充斥着绝望的死亡气息,使人有不寒而栗之感。不觉疑心更盛,按照这种推测,石碑似乎是为了挡住某些从“虚”中而来的东西,可“拜蛇人石碑”只是块巨岩,埋在重泉之下几千年,早已是千疮百孔裂痕遍布,石碑上虽然刻了许多重复相同的数字,却哪里挡得住什么?况且这种推测与各种“拜蛇人石碑”的传说都不相符,石碑的关键是这组既不能看也不能想的数字,这个秘密与“绿色坟墓”从不敢见人的脸定有关,各种厢情愿的猜想只会使思维陷入死路,现在究竟该从哪里寻找线索?看来唯有冒险到石碑对面,才有机会探明真相。

  司马灰想到这里,当先背了步枪,攀着石碑上的裂痕和碑文向高处爬去,利用矿灯在高处搜寻,发现石碑深嵌在地脉中,顶部与岩层塌落处构成了又深又窄的缝隙,高的地方将近米,半蹲着身子穿过去,就可以抵达另端,厚达数米的石碑顶端,也刻满了那些古怪的记数符号,勾划苍劲古朴,由于刻得太深,虽被砂土苍苔埋住,也能隐约看出碑文的痕迹,他从高处向石碑底部张望,矿灯的光束就像被黑暗吞噬了,能见度近乎为零,鼻端嗅到股尸臭,但觉阴风凛冽,如临绝壁俯窥深渊。

  这时罗大舌头等人也手脚并用爬到顶部,望着深处黑漆漆的大洞,众人虽是胆大,至此也不禁心惊肉跳。

  罗大舌头端着猎熊枪向下看了几眼,眼前越是看不清楚心里越是发毛,他对司马灰说这地方怎么有股死人味儿?我看别管底下有些什么,必定是个有去无回的所在,不如想个法子把“绿色坟墓”想找的数字刮掉,然后逃得越远越好,死也别死在这鬼都到不了的地方。

  司马灰摇头说现在还不知道“绿色坟墓”为什么要找石碑,所以在确认这组数字的意义之前,谁也不准触动“拜蛇人石碑”。

  司马灰说着便准备火把照明,要下到石碑对面的黑洞中探究竟。

  胜香邻想得较为周全,她提醒司马灰,正因为猜测不出“绿色坟墓”的意图,所以在“拜蛇人石碑”前的每步举动,都有可能造成无可挽回的结果,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