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司马灰确实曾亲眼见过“绿色坟墓”的真实面目。但“绿色坟墓”这张脸只有已经死去的人才能看见,所以你不如问问他自己是何时何地死过次,难道当真不记得了吗?

  第四部幽潜重泉第四卷第八话电台

  司马灰认为面前这个“二学生”,很可能就是让石碑困住的东西。那些鬼话不足为信,可不知为什么,却又隐隐担心这是真的,难道自己真忘了某件很重要的事?

  “二学生”吞吞吐吐地说了阵,情绪逐渐稳定下来,他说他有件事直瞒着考古队,但具体的来龙去脉也是直到不久前才彻底了解,起因在六十年代末他背井离乡到大神农架林场落户,在那与世隔绝的原始森林里伐木砍树,整天吃糠咽菜,身体都快被单调繁重的劳动拖垮了。

  林场职工们为了打牙祭改善生活,赶上放假就到山上打野味摘蘑菇。如果挖到些木芝草菇,再打到两只山鸡,煮上锅汤,那就算是神仙过的日子了,可林场的活太多,很少有机会到山里打牙祭。

  那时候“二学生”因为懂点技术,修好了林场唯部“春风牌半导体收音机”,所以上级对他睁只眼闭只眼,所以总能跟着本地人到山上打猎,或是到大神农顶主峰的通讯所维修防火电台,都给按照参加伐木来计算工分。

  这期间他发现有个哨鹿采药人佘山子,长了张森林古猿般的怪脸,身的死人味,总蒙着个面,行迹更是十分鬼祟,常溜到林场职工的木屋里,偷偷摆弄那部收音机,嘴里叨叨咕咕好像在自言自语。

  “二学生”开始以为此人是在收听敌台,可那部早该报废的破收音机别说收敌台了,在大神农架这片山里,连我台的信号都“呲呲啦啦”时有时无,即便接收到了也根本听不清楚,又怎么可能收听敌台广播?所以没往那方面多想,后来又现这采药人总在通讯所附近转悠,趁着没人注意就摆弄防火电台。

  “二学生”知道通讯所里的防火电台,也是部队淘汰下来不要的装备。今天这有问题明天那有故障,采药人却拿电台当步话机用,那情形十分诡异,他寻思这佘山子通敌是绝不可能的,不是被鬼上身了,就是双重人格,也不知自己跟自己叨咕什么?

  大神农架的山民们却不懂这些,那些人听到收音机里有广播,都以为那匣匣里有个娘们儿在说话,有人发现佘山子暗中摆弄收音机和电台,就认定是敌特。但在不久后,佘山子便因到燕子垭峭壁上采药,被金丝猴啃断了爬山索子,直接掉到深涧里淹死了,这件事也就没人再追究了。

  司马灰听到这更是惊奇,地下组织里的成员被称为“房间”,采药的佘山子也算是组织里的个“房间”。他自称从其土贼师傅处继承了通讯密电,不过此人辈子没离开过深山,大字也识不了几个,可能以前都没见过电台。能够独自跟“绿色坟墓”取得联络,本来就不太正常,佘山子对着电台自言自语,岂不是在“与鬼通话”,而这个鬼在哪?

  司马灰蓦然有种不详之感,如果那些“房间”都是如此,那么在缅甸裂谷里寻找蚁式运输机的几个幸存者中。也应该藏着个跟采药人老蛇同样的“房间”。

  “二学生”说他当时对佘山子的事所知不多,虽然隐约觉得这采药人不可能收听敌台,但他人微言轻,说话不值什么斤两,干脆闭上嘴不去多说,没多久便忘在了脑后。

  直到今年初春,他发现自己得了“克山症”,对前途和命运深感绝望,蝼蚁尚且惜命,说不在乎全是假的,可山里缺医少药,连个能商量的朋友都没有,想到将要死在这片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里,尸骨不得还乡,他就偷偷流泪,后来得知大神农架深山里有很多珍奇草药,其中有种长成男女双形的大何首乌,功效不同寻常,让那些身染沉疴绝症之人吃了就能起死回生,他也不管有用没用,舍命爬上悬崖峭壁去找,但这类草药十分罕见,就是山里那些采药的老手也很少有机缘遇到,何况他个外行。自然是徒劳无功,连片何首乌的叶子都没见到,有好几次甚至差点掉进深涧喂了大兽。

  某次无意中听到件事,说那个擅长哨鹿采药的佘山子,曾经得着过千年何首乌,但不清楚他是自己吃了还是卖掉了,这个人死后也没在家里找出来。当初有猎户看见佘山子抠他师傅的坟包子,掏了个洞之后又给埋上了,没准是把些值钱的东西,都藏到那座坟里给他的土贼师傅陪葬去了。林场里岁月漫长,加上山高皇帝远,人们专好谈奇说怪,没有这种传闻才不正常,说者口沫横飞。皆和亲眼所见般。听者个个膛目结舌,不过说听也就完了,从来也没人当真。

  “二学生”听说此事,却记在心里抹不掉了。好在那土贼的坟在江坳里,也是处人迹难到的地方。他为求活命告了天假,扛着铁锹和猎枪去抠老坟,那荒坟连块石碑都没有,找起来颇不容易,好在坟土很薄,连口棺材都没有,死人是拿草席子裹住埋在里面,不过就算这样,也足够“二学生”折腾上天,直到天黑之后才拽出坟里的尸骨。

  是夜阴云密布,星月无踪。四周黑黢黢的大山已看不清轮廓了,“二学生”听着无名野鸟在头顶盘旋乱啼,吓得浑身把不住的寒颤。

  可有道是“除死无大事”,出于求生的本能,他也顾不上那些孤魂野鬼狐仙尸变的传闻了,先跪在地上给坟中尸骨磕了几个头,叨咕几句诸如“多有打搅,万勿见怪,阴间取宝,阳间取义”之类给自己壮胆的话,然后战战兢救地在尸骨身上摸了遍,只找到块黑乎乎像肉非肉的东西,用油布包了几层,散着股恶臭,也不知是不是那株何首乌。还有个皮筒子卷着几页纸,拆开来看,头页画着个怪蛇的标记。里面字迹潦草,密密麻麻都是蝇头小字,他当时没来得及细看,以为是采药人的秘方,匆匆揣到怀里,把坟包子原样填好,摸黑赶回了林场。

  “二学生”找没人的地方,仔细察看从坟里掏出的两件东西,这才发现了“绿色坟墓”的秘密,那近似何首乌的东西,越看越像是块死人身上的肉。

  古籍上称僵尸身上的肉叫“闷香”,土贼坟里的东西就接近此物,但不腐不烂,只是有股怪异的死人气息。那薄薄的几页纸,是土贼生前留给他徒弟佘山子的封信,大概是说为师从民国时期就追随“绿色坟墓”,想加入这个组织,除了要被选中,还必须吃“绿色坟墓”身上的肉,如此以来就和组织变为了体。

  所以该组织成员都被称为“房间”,将来“绿色坟墓”找到进入神庙的通道,我等都能跟着摆脱生死束缚,这肉除非是从“绿色坟墓”身上直接割下来,而“房间”里的肉放到下个“房间”之后,就会随着这个房间的死亡而腐烂,奈何为师这辈子没这个机缘了,等了这么多年都没等到那天,眼看寿数将尽,就把自己肚子里的那块“宝肉”掏出来留给你了,且看你今后有何造化。

  “二学生”看罢了信,心想吃了这东西真能有机会长生不死吗?又要到哪里才能找到“绿色坟墓”?他虽然有些文化,可迷信思想直未能清除,这时候也是鬼迷心窍,竟忍着恶心吃了口,然而被吃掉的部分,很快又自己长了出来。他胆怯起来,好在吃的不多,当即把剩下的死人肉找地方埋了,然后将那封信烧成了灰烬,毕竟掏坟掘墓是轻则蹲土窑,重则挨枪子儿的罪过,所以此事再也不敢向旁人提起。

  “二学生”自己分析这件事的内情,估计当年有人看见佘山子掏坟,就是想从土贼身上找这块死人肉,佘山子也没把死人肉都吃下去,留下的不久又复原了,而那封信此人未必识得,就放在坟中没有动过,以前看到采药的佘山子偷偷摸摸使用电台,好像在自己跟自己说话。莫非就是被吃掉的死人肉作怪?“二学生”想到这些不免心生懊悔,再吐却吐不出来了,越想越是后怕,还好后来没什么异状,只是常发噩梦。

  直到跟通讯组去了望塔修复电台,遇到了考古队,又在通讯所木屋里撞到了的采药人佘山子,才知道真有“绿色坟墓”这个组织,他以为还有机会重见天日,因此不敢声张,路上凭着强烈的求生意志支撑下来,想跟考古队到神庙里看个究竟,盼望着能找到永生的秘密,结果自然是上当了。其实永生即是永死,进了神庙的人,只会陷在黑洞中经历着无限次的死亡。

  罗大舌头很是意外地说:“你小子行啊。真没看出来内心还他妈挺强大的,为了活命连死人肉都敢吃?”

  司马灰听了这番话,心里十分不安,曾闻走无常的人到阴间去,途中不能吃阴间的东西,因为吃过阴间的东西就变成了阴间的部分,再也回不到阳世了,加入组织的成员们吃了“绿色坟墓”的肉,同样变成了“绿色坟墓”的部分,也只有这些傀儡般的成员,才能与“绿色坟墓”通过根本不存在的电台联络,可“绿色坟墓”又是谁?是困在洞里这个东西的部分?

  第四部幽潜重泉第四卷第九话失落的百分之九十九

  司马灰对“二学生”所说之事半信半疑,谁吃了“绿色坟墓”的肉,谁就会成为它的部分。

  房间分为两种,种带有编号,都是直接吃了死人肉,对“绿色坟墓”死心塌地,但是也不知道“绿色坟墓”的底细;另外种可能是间接吃过死人肉,更是揣着个鬼胎而不自知,从此被阴魂附体,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房间”,这些人到死也不会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据此推测,热带风团侵袭缅甸之际,进入野人山大裂谷寻找蚊式运输机的探险队中,至少躲着个受到组织间接控制的“房间”,如此便能解释录音机和地雷的事了,这个“房间”有可能是探险队的首领玉飞燕,此事已无从追究。

  其余三人也均有栗栗自危之感,竭力回想自己是否曾无意中吃过死人肉。

  司马灰示意这件事不用担心。“绿色坟墓”无法穿越石碑,洞里的东西出不去,外边的东西也不可能进来。他转念想,问“二学生”为什么要让考古队知道这些秘密?

  “二学生”说如今谁也不可能从这大殿里出去了,他自己这些小事也没有再隐瞒下去的必要了。由于吃过的那块死人肉,如同部电台,能在这里接收到无底洞中的信号,所以才得以了解全部秘密。

  他说考古队经历的事因果纠结,但有条线可以将这些谜团串起来,那就是放置在楚幽王盒子里的“遗骸”。而“绿色坟墓赵老憋占婆王拜蛇人石碑考古队北纬30度磁山”都是这个死循环里的重要节。

  切起因都源自古代拜蛇人的双神崇拜,最初古代拜蛇人只相信人死之后,将被羽蛇神带走,尸体就填入这处无底洞中,并在里面凿通了几座石殿,可是很多年之后,拜蛇人才发现洞中有某个非常恐怖的东西存在。事实上那无数死者的阴魂,都被它拖入其中万劫不复了,除了死去之人谁也看不见它的真容,古代拜蛇人对这个东西又敬又怕,被迫视为神祗不断祭祀,“遗骸”就是供奉在这大殿内的尊神像。

  那具“遗骸”是用地脉最深处的矿石玛瑙制成,骷髅内部中空,放置着块从这东西身上取下来的肉,用来表示这个古老神祗的真身。但无底洞中的古神贪婪无厌,吃的人越来越多,直到古代拜蛇人意外从蛇女口中,听到了个能原本不该存在于世的秘密,就趁古神每隔年沉睡载的机会,把死咒刻在了石碑上。

  当时古代拜蛇人内部分为两支,有方出于恐惧,竭力阻止信奉羽蛇神的那些人放置石碑,但以失败告终,都被屠戮无遗,只是那具“遗骸”被带到了外面,又因地下洪水爆发,“遗骸”跟古种鹦鹉螺浮至北纬30度的茫茫水体,让阴山古岛吸住,那座大磁山能抹去切有生之物的记忆,所以躲在“遗骸”里的那个东西,将古代拜蛇人的事几乎忘光了,最后由地面上的古人意外捡到,世代保存到春秋战国的楚幽王时代,被封在个绘有骷髅的大盒子里。

  司马灰等人察觉到现在的情况有些反常,本待找机会动手解决“二学生”,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么重要的事情,此时就算天塌下来也要听个结果,这些谜团之前倒是能隐约猜到几分,但直到现在才算连接贯通,“绿色坟墓”就是洞中古神的块肉?那岂不是没有脸了?司马灰自问绝没见过这种东西,何况只有死人才能看见,可赵老憋的话又怎么解释?为什么不识其庐山真面目?

  “二学生”说古代拜蛇人引发了洪荒,自此蹶不振,残余下来的人成了夏王朝的奴隶,被禹王发到地下凿穿龙门,将洪水引入禹墟,在地脉中守着镇水的禹王鼎,关于当年放置“拜蛇人石碑”的事逐渐忘却,

  仅留下些扑朔迷离的传说,因此古代拜蛇人遗民仍想找到石碑,直至彻底消亡,石碑的秘密也从此甄灭在了时间长河中。

  “遗骸”里的死人肉带有记忆,但是被磁山抹掉了百分之九十九,在楚幽王时期为剑客所盗,空留下具“遗骸”,因为古人误以为此物是地下万年块菌,服之能得不老不死之身。结果第个吃掉它的人,就变成了地底怪物的部分,莫名认为自己是从地下来的,但通道在哪却不记得,能想起来的事情,除却神庙里的怪蛇标记之外,仅有深绿苍苔覆盖的洞岤。

  这第个将宝肉吃下去的人,即是最早了的“绿色坟墓”,只不过那时还没有这个称呼,这块肉吃到活人腹中也无法消化腐烂,却能录下人脑中的记忆,吃下它的人也会被其反向吞噬,根本不能不老不死,但是记忆都由它保存下来,带到下个吃掉尸体的人身上。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绿色坟墓”已经活了几千年。

  “绿色坟墓”逐步在各地招募奇人异士充为门徒,让这些人相信地下有通往永恒世界的巨门,并将自己身上的肉割给门徒来吃,以此控制各个门徒。从它上割下来的肉,记忆与主体相通,但最多转给两个人就会腐烂。而“绿色坟墓”死后的尸体,则由被其选中的人全部吃下,成为下任首脑。这个古怪诡秘的组织,到处探寻通往地底的洞岤,由于行踪隐秘,世人对其知之甚少。

  由于古代的条件限制,所能找到的地下洞岤,大多深度不够,到了近代二次世界大战前后,组织已形成定的规模,主要蛰伏在东南亚带。这是因为那带河道水网交错,遍布喀斯特地貌的溶洞,特别是缅甸野人山裂谷中的占婆古城,据说古城密室中记载着通道的位置,还隐藏着占婆王神佛面容的无敌运气,但裂谷被浓雾覆盖,那是由黄金蜘蛛城里的地底植物造成,人近即死,只有飞蛇才能进入雾中,于是组织利用架英国皇家空军的蚊式特种运输机,装载了枚充填了化学落叶剂的地震炸弹,驶入浓雾覆盖的野人山大裂谷,结果去不回。

  司马灰等人越听越奇。如今信也不是,不信也不是。“绿色坟墓”在1949年英军撤离缅甸前夕,第次借助蚊式进入裂谷,第二次则是在1974年夏季热带风团入侵缅甸之际,这次成功找到了密室中的幽灵电波。如果追究起来,这些线索还是考古队在时间匣子里泄露了关键情报,才让“绿色坟墓”掌握了通道的秘密。这是个解不开的死循环,没有前因后果之分,司马灰等人接下来的行动,除了替同伴报仇,更主要的原因也是希望能够弥补过失,阻止“绿色坟墓”达成目的,赵老憋同司马灰分别在何时何地见过“绿色坟墓”的真面目?“绿色坟墓”既然是附在某个人身上,为何始终不敢露出真实面目?

  胜香邻低声提醒司马灰,如果“二学生”吃过死人肉,死后变成了洞中怪物的部分,知道这么多秘密并不奇怪,可主动说出来定别有所图。

  司马灰心中动,寻思考古队掉进无底洞,就如摆在砧板上的鱼肉,况且炸药也被毁了,无法再去破坏石碑,对方还想怎样?是想借拖延时间,耗尽矿灯剩余的电池,使我们陷入团漆黑的绝境当中?

  “二学生”解释说没有这么回事,考古队的电池至少还能再用天。再多的秘密也说不到那个时候。事实上他从最开始就知道自己死了,但在洞道里遇到穿过“拜蛇人石碑”的考古队不愿言明真相,是因为那条洞道是时间裂缝,里面的只有被无限延长的两秒钟,在外面完全感觉不到,可旦进来了就别想再出去。他认为不管怎么样,置身在裂缝里的秒钟内,至少还保留着自身的意识,但是通过石室内壁画的暗示走出洞道,可就成了生殉的祭品,这个被困在无底洞里的东西,吃古代拜蛇人吃得太多了,所以认得碑文,每次看到石碑便会立刻僵枯死亡,但是死不彻底,很快就能够自我复原,然后再看到石碑而死,至今还不断重复着同样的过程。

  如果穿过裂缝中的洞道,就进入了石碑里侧的真实时间,大殿里时间流逝的过程,正是洞中这个东西经历死亡的过程。司马灰等人包括“二学生”在内,都会随着它的死而消失,当其再生之时,切都会恢复原状,但是进入神殿的考古队却会被完全抹去,凡是有意识的物体,都会被它吞噬,死后连鬼都做不了,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形神俱灭。

  所以“二学生”才想竭力阻止众人。可每次不等开口,就被罗大舌头击晕了,如今已经进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