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狭Γ寡杆佟?

  眼看着高塔入云,越盖越高,住在天国里的天帝就坐不住了,他急得直转圈,心想:‘天上就我个住着多舒服,如今地下这帮孙子吃饱了撑的,都要上来跟我搅合,不成,得赶紧想点办法。’结果他就想了个损招,把地上的人们分成不同的种族,让他们说着不样的语言,彼此之间无法进行交流。

  这个办法还真管用,语言和种族文化背景成了难以逾越的鸿沟,地上的人们因为无法互相沟通,没办法再向先前样心往处想劲往处使,终于没能筑成“通天塔”至今还留在下边互相指责对方,不断发动着次又次的战争。

  玉飞燕耐着性子听司马灰胡扯了半天,皱眉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司马灰说我就是想说在咱们这伙人里,即有俄国人缅甸人柬埔寨人,也有中国人,甚至有些人连自己究竟是哪国人都说不清,彼此之间相互勾通交流起来很麻烦,谈何同心协力?纯粹是伙临时拼凑的“乌合之众”绝对难成大事。所以我看到野人山里寻找那架失踪多年的“蚊式特种运输机”可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咱们尽力而为,可万失手了,你得答应我,在你们撤退的时候至少把r带走,并且安排他离开缅甸。

  胜玉半没好气地说你尽管放心吧,山林队老少团又不是没做过“签子活”别看队伍里人头杂,可你们根本不需要交流和勾通,因为我玉飞燕是“打头的”全都由我个人说了算。

  司马灰心中不屑,暗想:“你玉飞燕不就是个盗墓团伙的头子吗,老子在缅甸砍掉的人头,比你们这辈子挖过的坟头加起来都多,凭你这小马蚤娘们儿有什么资格指挥老子?”

  但他也不想在这种事上多作纠缠,点到为止,于是说了声:“但愿如此。”

  就将她打发走了。

  这时罗大海低声问司马灰:“倒是听说大英帝国博物馆里确实收藏了许多古代文物,可缅甸当地人大多贫穷困苦,连座像样些的房子都造不起,那架英国皇家空军运输机里装载的货物,又能好到哪去?我看多半也是徒有虚名,如今有场灾难性的热带风团就要来了,那伙人为它冒这么大的风险到底值不值?”

  司马灰说:“这是你罗大舌头没见识了,你别看当地人穷,可这里确实曾有过很多显赫强盛的古代王朝,历史积淀深厚,当地人对信仰格外虔诚,有名的几大寺庙更是造得珠光宝气,金碧辉煌。而且这黄金翡翠之国的名头,也绝非凭空得来的,说别的你未必知道,我给你举个最直观的实例,你知道英国女王是谁吗?”

  罗大海被问得犹如丈二和尚——摸不找头脑了:“小看人是怎么着?英国女王我可太熟了,谁不知道缅甸以前是英国殖民地,现在好多地方还留着她的画像,咱在这打了那么多年仗,真人虽然没见过,但肖像画却看了不少,咱最起码也跟她混脸儿熟啊,她不就是英国总统的媳妇儿吗,不过我刚才问的这件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司马灰道:“你看过肖像画就应该知道,英国女王头顶上戴着个皇冠,皇冠中央镶了颗大如鹅卵的红宝石,鲜艳胜血,全世界仅此颗,独无二,那就是第次英缅战争时期,由几个随军的英国探险家,无意间从缅北野人山里挖出来,然后才带回国去,献给了他们的英女王陛下。”

  罗大海若有所悟,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那架蚊式特种运输机里装载的货物,肯定不是般的牛逼,要是真能给它找着,咱就黄鼠狼子等食儿——见鸡行事了。”

  阿脆听罗大海言下之意,是想将那架失踪运输机里的东西据为己有,就说你别做梦娶媳妇净想好事了,能活着从“野人山”里出去才是最重要的,你没听说以前进到深山中的探险队,从来就没有人能活着回来吗,要是咱们也进去出不来了该怎么办?

  罗大海笑道:“阿脆你可别吓唬我,你还不知道我罗大舌头是火柴棍儿上绑鸡毛吗,胆子很小啊。”

  三人说了阵,都认为此行凶多吉少,但是如果真能捡条性命回去,等着他们的又会是什么样的命运?患得患失之际,只觉前途难料,阵阵倦意袭来,陆续沉睡了过去。

  转天天还没亮,就都被姜师爷叫了起来,众人收拾装备动身出发,穿过片片茂密的丛林,攀至道耸立的山脊,从高处向四外看,苍茫的群山之间片寂静,拂晓的晨雾也还没有完全消散,遥望天末长虹似血,那是强烈热带风团“浮屠”逼近的前兆。

  这场灾难性的恶劣天候来,连续几天之内,狂风暴雨都不会有所减弱,到时必然山洪泛滥,泥石崩流,甚至就连“野人山”的地形都可能会因此改变,所以留给探险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尽快找到“蚊式特种运输机”失踪的巨型裂谷。

  由r在前引路,路穿过山涧,绕经几片雷区,在片断崖环绕的地方,找到了“”字型公路的分支点,美军称此地为“堪萨斯点”向左走是曲折漫长的线,而右侧多为穿山隧道,直通被云雾封锁覆盖的危险区域。

  r最多也只到过“堪萨斯点”接下来只能摸索寻找幽灵公路的b线了。虽然被遗弃多年的公路路面都已被植物遮掩,或是坍塌剥断,早已面目全非。这条利用机械化辅助修建的路基,仍为顽强的灌木丛提供了入侵空间,树根渗透了圆木的缝隙,盘恒交错地覆盖住了路面,使人无法看清它的面貌。可只要掌握了公路走势的规律,也不难寻找到泥土植被下的公路遗址,以此顺藤摸瓜,要确认“206b线”的位置并不算十分困难。

  不料这条“幽灵公路”见首不见尾,前半段全长六十里,纵深五里半,全修在山腰上,均系绝户道,共拐十八弯;后半段都已被洪水冲垮,没留下半分痕迹。探险队失去参照物后,迎面遇到丛林中大片绵延起伏的断崖,被拦住了去路,根本找不到进山的隧道入口,眼见前边的断崖延展不下数十里,可是在原始丛林中每走步都很困难,如果逐步搜索过去,没有三五天的时间,不太可能找到隧道入口。

  正当众人束手无策之际,r说出个线索,他记得父亲在世时曾经讲过:当年为了进山采药时,曾到过这处隧道入口附近的断崖上,亲眼目睹了个令人惊叹的奇观,也就是缅甸人古老传说中的“长蛇显身”惊得他魂不附体,匆匆逃出了原始丛林,不料前脚刚出山,后脚暴雨就到了,淹没冲毁了野人山的许多地方,要是他晚逃步,早就死在山里了,所以直都认为那是“长蛇”显出灵异相救,才能使其得知危险征兆,有命逃回家中。

  根据这传说,可以推测“长蛇显身”是位于206隧道附近的特殊标志,但记载着美军修筑公路过程的记录中,并没有提到这奇异现象,可见并非是时时都能遇到,而且至今没人能说清楚“长蛇显身”究竟是何所指,只推测越是在天候恶劣的情况下,就越有可能见到这奇观。

  这座深处缅甸北部的“野人山”是喜玛拉雅山余脉尽头的片深山绝壑,低海拔区域多被茂密的原始丛林覆盖,四周高山峡谷环列,流经的水系众多,气候终年不变,除了规模剧烈的热带风团之外,深山里很少受到风暴雷雨的侵袭,也许等上十几年,都不会有机缘遇见能够引动山洪的恶劣天气。

  众人只能推测这“长蛇显身”的传说,大概存在有两种可能性。是代指某种“天象”因为中国古代曾将许多天兆用生物来命名,不过历史上从来没有“长蛇显身”之语的记载,缅甸地区的宗教体系是从古印度流传而来,也许正是由于文化背景存在差异,造成现在的人根本难以理解这个暗示。

  第二种可能性也很大,野人山里多有巨蟒大蛇,甚至传说有条怪蟒长可数里,它吞吐出来的茫茫白气,形成了群山深处千年不散的云雾,覆盖着许多里数,人畜进到雾中,即被它溶化吞噬。而“长蛇显身”之语,多半是指“在异常气候的影响之下,躲在山里的怪蟒便会受到惊动,从云雾中显身出来”此时,山中气压越来越低,闷热的空气仿佛都要凝固住了,万籁无声,使人感觉烦躁不安,几乎喘不过气来。司马灰心说:“估计这场暴风雨快要来了,如果再找不到隧道入口,就必须立刻躲到高地上去了。”

  他正自寻思觅路攀上山脊,抬眼间就见对面片裸露的山壁上,出现了二三十米长的条黑蛇,蛇身如烟似雾,朦胧模糊,最奇怪的是,那黑蛇竟然钉在笔直的峭壁上动不动,仿佛是片古老而又神秘的岩画,可先前看了多时,山壁断崖上分明都是空无物的所在,怎么就突然出现了这种奇异景象?

  司马灰还道是自己看花了眼,忙叫其余众人也抬头去看,数十人目瞪口呆地凝视了良久,几乎人人都不敢相信自己双眼所见,因为那条浮现在壁上,确实有条动不动的黑色蛇形,既不是描绘怪蟒图腾的壁画,也并非件没有生命的死物。此前谁都难以想象得到,留存于缅甸古老传说中的“长蛇显身”竟是幅具有生命的神秘图像,离奇得令人难以置信。

  第二卷蚊式特种运输机第八话长蛇显身

  正当探险队被断崖阻挡,筹莫展之际,竟发现在山壁上,出现了条乌黑蜿蜒的“蛇形”长度不下数十米。岩壁上生满了青苔和各种植物,满壁浓绿掩映,更显得那条长蛇朦胧诡异,仿佛是个幽灵。由于离得远了,也看不出究竟是蟒是蛇。

  随队的众缅甸武装人员,都惊得跪倒在地,口中不停念诵佛号,对着山崖拼命磕头。

  玉飞燕也觉吃惊不小,她抓起望远镜,举在眼前仔细看了阵,方才恍然大悟,她告诉众人用不着惊慌,岩壁上的蛇形黑影,根本就不是蟒蛇,而是在成群迁移的“红蚁”原来野人山地势环合,四周绵延起伏的山脉,多为太古时期“喜玛拉雅造山运动”的产物,气候终年恒定不变。通常的热带风暴难以波及影响此地。但是今年来自印度洋的这股强热带风团,猛烈程度为近几十年来所罕见。如此恶劣的气象变化,自从被预测出来之后,便引起了世界各地的广泛关注,根据气象分析显示,缅北野人山地区也将受到狂风暴雨的侵袭。此时热带风暴带来的大雨即将来临,骤雨会使平静低洼的河道都会变为湍急迅猛的洪流。

  反常闷热的天侯,已使深山老林里的生物有所察觉,数以千万计的红蚁,正被迫迁移到高处,以避免蚁巢遭受灭顶之灾的厄运。原始丛林中的红蚁数量多得惊人,虽然名为红蚁,但周身乌黑,仅尾部带有点朱红,体型最大的接近人指,小者也如米粒般,密密麻麻地聚为队列爬壁而上。人们站在远处望见,自然会将其视作“长蛇”也许早在千百年前,就曾经有人目睹过这神秘的自然现象,所以才会留下这些令人难以琢磨的离奇传说。

  虽然胜玉告诉众人崖壁上的蜿蜒黑影并不是蟒蛇,但包括r在内的缅甸人,完全难以理解丛林中的“红蚁”竟会主动迁往高处躲避暴雨,都认定了那是长蛇借着蚁群显身,人人噤若寒蝉,个个面如土色。

  玉飞燕告诉众人,在热带丛林中生存的“红蚁”又称“信蚁”它们可以在觅食或行军的区域留下“信息素”每次远距离迁移都有固定路线,等到天气好转,便要原路返回崖底,重新修造被暴雨冲毁的巢岤。看红蚁聚集的数量之多,甚是惊人,可以断定周围数十里内,应该不会再有规模如此庞大的蚁群。既然曾有人在“幽灵公路”的隧道入口附近,目击过这自然界的生物奇观,那条穿山的隧道必定离此不远。最后她又从身边取出根金条,让通译告诉众人:“谁能找到进山的入口,我手中这根金条就是他的了。”

  司马灰还以为她玉飞燕能有什么笼络人心的特殊手段,敢情也是属程咬金的,老是那三斧子半,点新招没有。不过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些缅甸人虽然对“野人山”有种深入骨髓的恐惧,但更是些要钱不要命的悍匪,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下,先是慌乱了阵,就在队中首领的喝令下,分别去崖下搜索隧道入口了。

  在探险队“筑篱”式的搜索下,终于发现了幽灵公路的隧道入口,但洞口顶部已经彻底崩塌,散落下来的大量岩石封死了去路,看迹象似乎是出于炸药爆破。大概是美军在撤离b线公路隧道的时候,为了封锁危险区域,进行了多次爆破作业,把所有的洞口都被炸塌了,再向前根本无路可走。

  不过还是有几个经验丰富的缅甸武装人员,在“信蚁”爬动的断崖侧面,找到了条被茂密植物覆盖着的隐秘深谷。谷口裸露的岩层上,还保留着描绘关于大群野象死亡情景的原始岩画。山谷内部幽深曲折,湿气更为沉重,两侧的参天古树盘根错节,头顶难见天日,只有些许透过浓密荫翳间隙,撒漏下来的细碎天光。

  在r祖父留下的记录中,不仅完全按照古图描述了“象门”内部的地形,还记载了与之相关的件事情。据说在英缅战争时期,曾有位英军上校,指挥着部队在野人山附近作战。由于英军武器装备精良,轻而易举地击溃了敌人。在追剿残敌的过程中,上校在原始丛林中遇到了头年迈将死的野象。他部下的印度士兵贪图野象象牙,当时就想开枪射杀老象,但上校久在印缅等地活动,深知山中野象的习性,没有让印度军卒轻易开枪惊动野象,而是带人悄悄跟随其后,要看它的踪迹究竟落在何地。

  原来缅甸野象有种习性,每当头大象临老衰弱之际,往往自有感知,介时便会独自离开象群,孤身前往深山。直走到祖先埋骨的石窟里,然后就伏在累累象骨上不饮不食,静静等候死亡的到来。

  相传缅甸野象的墓岤,最古老的甚至有上万年历史,洞中的象骨象牙堆积如山。象群尸骸的数量究竟有多少,根本就难以估算,也由于年代太久远了,甚至有些很古老的象牙,都已在洞岤底层变为了化石。

  象牙制造的精美工艺品,在欧洲各地深受贵族喜爱,价值不菲,这位英军上校知道,只要跟住老象的踪迹,很可能会找到象群祖先埋骨之地,那就等于发现了个无穷的宝藏,所得可远不止两根上品象牙这么简单。

  这个英军上校当时利欲熏心,却忽略了很重要的点,缅甸野象的族群观念很强,它们可以不惜切代价,守卫祖先埋骨之地的秘密。而且野象似乎也都知道,象群自古就遭到人类的猎杀,其根源就在于象牙宝贵,所以它们选择的坟墓,都是深山老林里最危险的区域,足以使任何跟踪者有来无回。

  结果这个上校督率两百余名印度兵卒,在后跟踪老象的足迹,进入了条非常隐蔽的山谷。他们历尽艰险,终于在山谷深处,见到了两侧被榕树藤葛覆盖着的无数天然洞窟。那都是由距今几千万甚至上亿年前,雨水渗入石灰岩山体,溶解了松软的岩石,雕刻而出的天然洞岤。山洞里面冷风呼啸,深邃幽暗的洞岤四通八达,在山腹内交织成了张绵绵密密的喀斯特地形网。各个洞窟不仅宽阔异常,更有无数象骸象牙重重叠压在其中。

  英军上校惊叹之余,只能用“猛犸洞窟”来形容眼前所见。虽然成堆的野象骨骸中,绝没有冰河时期的猛犸巨兽,但唯有猛犸体型之庞然,才得以形容这片奇迹般宏大的洞窟。此外他们还发现,在猛犸洞窟的尽头,连接着个深不可测的巨型裂谷,从地底涌出的迷雾,浓得好似化不开来,当时没人敢进去探究竟。

  上校虽然没让部下进入裂谷,但深山里危机四伏,除了毒蛇恶兽,还充满了古老的诅咒,最后使这支部队几乎全军覆没,那个为首的英军上校也殒命其间,仅有的几名幸存者连半根象牙都没能带出来。此后再去的探险家和投机者也大多是有去无回,所以这条山谷历来被看作是片禁区。

  姜师爷判断,这条山谷很可能就是古地图中描绘的“象门”史迪威公路的走势,基本与其相似。由于美军在隧道里进行施工的过程中,无意间贯通了野人山大裂谷的边缘,使得地底雾气侵袭,从而造成了大量人员的失踪和死亡,才不得不放弃206b线公路。而“象门”的尽头,同样应该直插野人山腹地。能抵达深山裂谷的路不止条,皆可“殊途同归”但无例外都很危险。

  如果现在通过爆破手段炸开206隧道入口,绝不是时三刻就能成功的,姜师爷自持探险队全副武装,而且经验丰富,与其纠缠于相对安全稳妥的幽灵公路,不如冒险进入猛犸洞窟。他也是老谋深算,先让司马灰和罗大海二人在头前探路,并安排钻山甲盯着他们俩。玉飞燕也同意如此安排,便点手唤来三人,又命手下给司马灰他们分出两柄猎刀,用以防身,另外还配备了两支手提式探照灯和信号烛。

  “钻山甲”是个四十多岁的关东汉子,脸上有道刀疤,短胳膊短腿,身材粗矮墩实,为人沉默寡言,脾气不太好,总是阴着个脸。他自知走在前边很是危险,但既是“打头的”发了话,也不敢不从,便没好气地催促司马灰和罗大海:“你们俩兔崽子听好了,走在前边都把皮绷紧点,给爷爷打起精神来。”

  司马灰和罗大海本来有意落在后边,听了玉飞燕的布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