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碎片了,这时听得潮声此起彼伏,显然是浮在北纬30度底下之海中,“熵”让这几个人活了下来,定是想让考古队的成员变成“房间”,将它带到地面,不过这浑身是眼的树形生物怪躯庞大,无法全部爬进化石空壳,只能将部分躯体藏在附近,其主体多半已被地心热海吞没了。

  司马灰在半昏迷状态中胡思乱想,个个念头纷至沓来,想到化石空壳里定躲藏着“熵”,不由得打个寒战,不顾身上疼痛欲死,咬紧牙关,将罗大舌头等人唤醒,发现装在空罐头盒子里的萤火虫早都死光了,当下捡起步枪,互相搀扶着向洞外走去。

  众人求生心切,连穿过十几间洞室,走到化石洞外,就见风涛乱滚,浮波际天,高处阴云笼罩,雷电隐现,这个巨大的化石空壳,正是毫无目的的漂浮在北纬30度底下之海中。

  此时劫后余生,四个人茫然矗立,你望望我,我看看你,个个都像活鬼般,霎时间百感交集,相顾无言,谁也没想到还能留下性命,活着从重泉之下出来,可是弹尽粮绝,无舟无辑,漂浮在这没有尽头的地下之海中,又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罗大舌头说:“凡事得往好了想,能逃到这里也是命大,总比直接让那无底洞吞掉要好。”

  高思扬黯然道:“咱们航行在这地下之海中,就算不被活活饿死,到头来也会让那座大磁山吸过去,全变成古岛上的行尸走肉。”

  司马灰感到这事还不算完,“熵”定就躲在化石空壳中,考古队这几个人能活着浮上北纬30度水体,全是“熵”需要有人带它逃出去,成为另个“绿色坟墓”,所以得赶紧离开化石空壳才是,看了看周围,发现洞壁边缘粘接着几个菊石壳体,表面裹着层冷却的岩浆,其中之与化石壁相连的地方,已经出现了大块崩裂,有两张八仙桌子大小,容得下四五个人,正可以当成渡海的小艇,他寻思北纬30度地下水体波涛汹涌,载具越小速度越快,当下招呼罗大舌头动手将其推落,准备乘上去逃离此地。

  众人联手把菊石壳体推向水面,随后逐个登上去,浮波涌动中,那古种鹦鹉螺化石空壳硕大怪异的洞口,转眼间消失在了漆黑的海面上。

  这时胜香邻想起件非常可怕的事,她担心地问司马灰:“你能确定咱们现在没有变成吃过死人肉的‘房间’?”

  罗大舌头闻听此言,也是怕上心来,忙道:“这话有理啊,没准在昏迷不醒的时候,那东西已经钻到咱们肚子里去了,与其苟且偷生,我宁肯给自己来枪图个了断,也不想变成‘绿色坟墓’”

  第四部幽潜重泉第五卷第七话辨别

  司马灰同样对此时感到不安,那个万年不死的古神把考古队放出无底洞,无非只有个目的,在本体坠入地心这个无法改变的事实中,它选择通过另外种途径存活下去,那就是让考古队的四个活人,全部或是之变成“绿色坟墓”。

  如果直接吃过古神的肉,就等于变成了组织里的“0号房间”,意识和身体都会逐步被其占据,不过最初连自己都察觉不到,此时谁也回想不起来,在化石空壳里失去意识的时候发生过什么,那个浑身是眼的东西,是不是趁乱爬进了谁的肚子里?

  众人面面相觑,皆是作声不得,现在的四个幸存者,至少有个人变成了“房间”,该如何将这个人辨别出来?更为难的是旦分辨出来,就必须将此人杀掉,况且行人经历了无数艰难险阻生死变故,把性命拴在起,才从重泉之下活着出来,不管哪个人成为“房间”,都只有死路条,问题是谁能下得去手?

  司马灰想起“二学生”的事知道是不是“房间”从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很后悔没顾得上将拜蛇人石碑的信息记录下来,想来想去也只有通过石碑,才可以确认谁是“房间”。

  胜香邻担忧地说:“倘若无意中将‘绿色坟墓’从地下带出来,那可真是百死莫赎了。”

  罗大舌头出主意道:“谁要是觉得自己吃过死人肉,趁早自觉点把手举起来,早年间有几句老话说得甚好,所谓山里埋宝山含秀,沙有黄金沙放光,鬼胎若藏人肺腑,言谈话语不寻常”

  司马灰说:“没准咱们这几个人,都已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房间’,那就不是具体哪个人的问题了,要尽快想个法子进行准确鉴别。”

  罗大舌头说:“那真是无法可想了,既然分辨不出来”说着话,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岤接着说道:“咱不如都照这来上枪,尸体往海里沉,这样才能确保万无失,你们先来,我断后,咱们下辈子再见了。”

  司马灰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也根本没想过还能从重泉之下逃出来,何况当初在缅甸曾被地震炸弹里的化学落叶剂灼伤,料来活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只要能把“绿色坟墓”彻底解决掉,死也闭得上眼了,可要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在此处,却不肯甘心,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吗?

  绝境中忽生计,考古队所担心的事,是在化石空壳里失去意识期间,变成了吃过死人肉的“房间”,那个浑身长眼的树形怪物,似肉非肉,像是死气凝结而成,所以说它是块死人肉,凡事直接吃过死人肉的“房间”,身上的伤口可以自愈,谁出现这种反常迹象,谁的身上就有死人肉。

  众人悬着个心,分别用刀在手背上划了条口子,但无人出现自愈的迹象,可见考古队里没有“房间”存在,这才松了口气。

  司马灰心想“熵”毕竟也是有生之物,大概是穿过北纬30度水体之际,受到地压影响失去了意识,考古队的四个人又比它提前恢复了知觉,迅速离开了那化石空壳,因此得以幸免,切都是猜测,也只能说但愿如此了。

  此时四个人都是又冷又饿疲惫欲死,让高思扬依次包扎了手背上的伤口,就在壳洞里蜷缩着身子昏睡过去,任凭菊石壳体随着滚滚浮波,在无边无际的地下之海中不住航行。

  热泉喷涌造成的震动,使北纬30度水体深处的怪鱼受惊后纷纷浮上水面,那些深水之鱼,大多带有发光器,以此在黑暗阴冷的水域中作为诱饵捕食。

  众人陆续醒来之后,动手捉了几条鱼,虽然没能辨其种类,但都饿红了眼,也顾不得许多了,当即用刀刮去鱼鳞,直接生吃鱼肉,只觉滋味甜鲜,肥厚多汁,毫无想象中腥恶难挡之感,吃过食物之后,胜香邻的气色也恢复了许多。

  司马灰留下鱼骨,同时收集到生物发光剂和油膏,临时做成照明的鱼骨灯烛,却也可以入水不熄,风吹不灭,那漆黑的地洞中聚集着浓密磁雾,不时有闪电从头顶掠过,现在有了鱼骨灯烛,再加上磁雾里迸发出的白光,尽可替代考古队直在使用的矿灯。

  罗大舌头见这些鱼模样古怪,前后两对鱼鳍,颇像人的四肢,不免想起阴山古岛附近的行尸走肉,说不定这些鱼也是死人变的。

  高思扬听到这话,又看海中之鱼模样古怪,越想越是恶心,忍不住伏在艇边大口呕吐起来。

  胜香邻说隔绝在北纬30度地下之海里的史前鱼类,应该属于泥盆纪时期,那时候的鲨鱼还是有鳞的,多骨鱼盛行,缓慢向两栖生物转变,所以有些鱼好像生有短小的四肢,但肯定不是阴山古岛上的水鬼。

  高思扬这才感到放心,不过置身在菊石上,不分昼夜地在北纬30度水体中航行,最后定会被磁山吸过去,以现在的状况,固然有命撑到那里,也得让大山中的伏尸拖去吃了,再退步说,即便侥幸不死,仍会因接触磁山时间太长导致记忆消失,退化城半人半鱼的怪物。

  司马灰等人深知此事无可避免,但处在漂浮的菊石客梯上随波逐流,周围洪波汹涌,全是漆黑无边的地下海水,根本没办法控制航向,落到这种境地,再大的本事都无从施展,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受到之前的大地震影响,洪波翻滚的地下之海中,不时有骤雨降下,偶尔还出现凛冽如冰沙般的固态降水,环境恶劣至极,然而考古队竟能耐得住阴寒酷热,可能也与在地谷中服食过成型的肉芝有关,又有菊石壳子能够容身避险,否则性命早已不保。

  四个人就这样搭乘浮艇般的化石壳子,也分不清是在日里夜里,只是随着滚滚浊流,在地壳之下不断向前航行,却还存了求生的念头,尽量保存剩余的枪支弹药和矿灯电池,并且收集生物发光剂,多制鱼骨灯烛。

  这天罗大舌头跟司马灰说起自打在缅甸野人山裂谷遇到“绿色坟墓”开始,到如今不过半年时间,却经受了无数变故,更见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事物,想到宋地球阿脆胜玉r穆营长通讯班长刘江河“二学生”等等,这路上真是死了太多人了,所幸在毁掉拜蛇人石碑之后,终于没让那怪物从深渊里爬出来,这次倘若能从北纬30度水体中逃出生天,回到家可真要给佛爷烧几柱高香了。

  司马灰觉得“熵”就像部巨大的幽灵电台,内部存在强烈的生物电信号,活人被它吞掉之后,意识就会陷进个没有出口的无底洞,在那里见到的切,其实都是“熵”这个怪物变的,所以洞里的东西破坏掉之后还会再次复原,而且这东西活了上万年不死谁都奈何它不得,说是个古神也不为过了,旦让它逃出去,必将引出场无穷无尽的灾祸,就因为考古队不听劝告,总想解开那些不为人知的谜团,擅自接近了拜蛇人石碑,才陷进无底洞中,险些拉开了系列重大灾难的序幕,此刻回想起当时被困在洞中的遭遇,仍不免心惊肉跳感到十分后怕,看来也是命不该绝没准还有机会逃离这无始无终的北纬30度怪圈,因此不能放弃希望。

  想是这么想,但这响尾蛇般的北纬30度地下之海,实在是进来容易出去难,除了那座浮在大海上的磁山,再也找不到任何参照物,接近磁山又会收到那些半人半鱼的水鬼袭击,还将面临失去记忆变成行尸走肉的危险。

  众人思来想去,面对着漆黑无边的茫茫洪波,都觉得前途凶多吉少,气氛立时沉寂下来。

  司马灰对其余三人说道:“我估计人类对地下之海感到恐怖,可能也不是事出偶然,其根本原因,在于古代拜蛇人引发的那次大洪水,这场特大的水灾淹没了许多陆地,毁灭了古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成果,以至于人类在许多领域都不得不重新开始,现在人们对水下遗迹的高度敏感,以及对深水的无比恐惧,实际上正是源于人类对那场史前灾难的朦胧记忆,这北纬30度地下之海虽然可怕,咱们却对它的情况有所了解,总能找到途径脱身,此地最大的威胁无非来自那座磁山”

  正说着话,就看远处有道惨白的电光掠过,海面上出现了大片朦朦胧胧的黑影,似乎是起伏的山体轮廓,四个人同时闭口不言,目不转睛得望着前方,雾中的雷电却不再出现,海面上黑漆漆的片,只听得波涛汹涌,却看不到远处的情况了。

  北纬30度水体循环往复,考古队搭乘载具在浮波中渡海航行,迟早会被地壳下的大磁山吸过去,但是具体时间无法估计,另外谁也没想到这么快就接近了磁山。

  那座孤岛附近有很多浸死鬼般的活尸,其祖先都是被吸在此处的遇难者退化,变成了半人半鱼的冷血之物,大都隐匿在深水和山洞里,习性悍恶凶残,过壁如履平地,最是难以对付。

  高思扬望到起伏的山体,忙把步枪抓到手中,紧张注视着附近水面,以防有水鬼突然爬上来。

  司马灰则是应变沉着,他扣上帽子,先将瓦尔特38手枪的保险打开,然后把储存的鱼骨灯烛都装在背包里带在身上,只留几只交给胜香邻用来照明。

  罗大舌头立刻抄起加拿大双管猎熊抢,检查了下仅剩的三发8号弹药没有受潮,当即装填在枪膛内,两眼盯着黑茫茫的水面,问道:“你们刚才瞧清楚没有,是那座磁山吗?怎么这么大?”

  第四部幽潜重泉第五卷第八话北纬30度大磁山

  这时又道电光从半空掠过,矫若惊龙,司马灰借着闪电望去,前方山体起伏的轮廓朦胧隐现,犹如尊漆黑的巨神,以亘古不灭的静默之资横卧在海面上,确实和上次看到的地形全然不同,不过那时考古队从神农架落进北纬30度水体,航行了无数个昼夜之后,才发现失踪的615潜艇以及个很大的洞窟,其实那洞窟就是化石空壳,它与615潜艇都被磁山吸在周围,而考古队从未真正塌上磁山,加上当时又是漆黑无光,连这座孤岛的大致轮廓都没看清,此刻见山体规模大得超乎想像,也不禁倒吸了口寒气。

  电闪雷鸣之际,距离浮波尽头的磁山越来越近,司马灰抓紧时间告诉其余三人:“这里波涛汹涌,又存在着股无形的巨大吸力,所以无法从两侧绕行,如今只有穿越磁山,菊石空壳很快就会被磁山吸住搁浅,留在水面上容易受到攻击,到时侯应当尽快登上这座古岛,然后路向前奔跑,途中不能停留,旦被困住,两三天内就会被抹去记忆成为行尸走肉。”

  众人心知阴山古岛附近全是伏尸,在枪支弹药充足的情况下也是难以穿越,何况现在的装备,恐怕走不到半就得被那些半人半鱼的东西拖去吃了,但眼看这形势有进无退,也只得横下心来铤而走险,手心里各自捏了把冷汗。

  此时突然传来阵颤动,众人身子都横着向前倾去,原来菊石空壳触地搁浅。

  司马灰借着鱼骨灯烛往周围照视,看到前边就是漆黑的山体,当即握着手枪,第个跳下来,罗大舌头等人也相继跟了下来,脚底下虽能站住,但那刺骨冰冷的地下水,几乎没过了膝盖,加之怒涛汹涌,将人身不由己地往前推动,四个人根本无法停留,被迫涉水前行,登上了阴山古岛。

  这座古岛整体就是块大得异乎寻常的磁山,它受北纬30度水体推动,直浮在地下之海中绕圈,大部分都在水面以下,露出来的山体也有百米多高,全是漆黑的磁石,地势起伏平缓,寸草不生,周围吸着不少鹦鹉螺和菊石的空壳,犹如个个巨大怪异的石窟。

  行人提心吊胆,直接登上古岛,走了几步,脚步就开始变得沉重起来,他们知道这磁山有吸铁之力,离得越近吸力越强,无奈只得把猎刀和水壶等金属物品丢掉,这些东西刚离开手,只听“当”的声响,便被吸在地面上了,再想捡起来却觉得重了数倍。

  众人见状无不骇然,仅剩下衣服和武装带上的金属扣子,以及步枪弹药有少量金属部件,尚可勉强承受,也是为了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只要还能走得动,就不敢将防身的东西全部丢弃。

  路顺着山势逶迤向前,始终不见任何动静,这倒显得十分反常,司马灰等人不免疑心,磁山附近那些怪物为何全部消失了?

  北纬30度这座大磁山,从古就被视为镇着无数恶鬼的阴山,春秋时期更是将许多奴隶和俘虏扔到山中,还有沿北纬30度各地失踪遇难的飞机和舰船,包括这些幸存者在内,困在这座阴山古岛上的人,都被抹去记忆退化成了半人半鱼的冷血生物,存活繁衍下来的为数不少,至今躲藏在山上洞岤和附近的水面下。考古队在发现615潜艇,以及进入鹦鹉螺化石洞窟的时候曾与这些东西有过激烈接触,险些丢掉性命,此时有备而来,却不见了它们的踪迹。

  罗大舌头感到十分侥幸:“谁说要倒辈子霉,看来人生里偶尔也能出现点好事。”

  司马灰觉得这跟来自地心的震动有关,深水里的大鱼都浮上海面了,阴山附近的伏尸大概也被吓跑了,可也没准都在前边等着,反正遇不上总比遇上了要好,如今是顾不上那么多了,必须尽快穿越磁山,还要设法在山的另端寻找可以渡海的载具,远远逃离大磁山。

  高思扬却认为生路渺茫,这次就算行四人能够安全穿越磁山,也仍置身漆黑无边的大海上,随着滚滚浮波不停航行,直到再次接近磁山,然后呢,为了避免被抹掉记忆变成行尸走肉,又要再次穿越磁山,这么圈接圈地轮回下去,到几时才是尽头?

  司马灰说:“没想到这么快就接近磁山了,甚至还没来得及思索对策,想要从地壳下的大海里逃出去,也该在沿途想办法,而留在山里却只有死路条,现在能做的仅是穿越这座大磁山争取时间,所以千万别犹豫。”

  话是这么说,其实司马灰心里也在嘀咕,脚下则是半步不停,地势渐行渐高,走到山脊附近,就见面前是架飞机残骸,机身损毁严重,又受地下潮气所侵,外壳遍布锈蚀,已分辨不出是什么型号,但是看起来似乎是架重型轰炸机,北纬30度饶经的区域,都是事故灾难的多发区域,失踪的飞机潜艇舰船和人员不计其数,原因大多和地底磁山有关。

  司马灰等人以为615潜艇是个特例,此刻才发现被磁山吸住的物体不止个。除了这架重型轰炸机,附近还有些其他的机体残骸,估计是从百慕大三角海域失踪之后,被乱流卷进地底,落在了这座大磁山上。

  罗大舌头看得眼直,忽然感到阵吸力,双筒猎熊枪竟脱手而出,直飞向前面的山壁,这加拿大猎熊枪钢铁构件较多,磁山深处的吸力很强,所以最先被吸了过去,司马灰的“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