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照玉飞燕。玉飞燕虽是脸色惨白,但她摇了摇手示意自己没事。二人脑中眩晕稍有缓解,便望向驾驶舱外,却见放眼处都是满目漆黑,唯独头顶隐隐有条忽明忽暗的细线。想必是就是野人山裂谷外缘的那条巨型地缝,在电闪雷鸣中若隐若现。可在此仰望上去,那条宽阔异常的裂谷缝隙竟然细如发丝般,实难想象自身究竟位于地下多深之处。

  玉飞燕心中暗自诧异,她没料到裂谷内部的洞窟垂直走势如此之深。倘若附近没有另外的出口通往山外,那这片幽深莫测的地底空间,与头顶高不可攀的缝隙,就将成为探险队难以逾越的“噩梦”她打了个手势,让司马灰到机舱外是什么情况。

  司马灰身上几乎被颠散了架,疼得他倒吸了几口凉气,无奈用力推开驾驶舱的上盖,蓦然有种隔世为人之感。他这才发觉到,覆盖在洞窟深处的浓雾,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只有地层里的大量积水到处渗落,形成了无边细雨飘飘撒撒地不断降下。推测可能是由于裂谷边缘塌方的面积太大,改变了地底的气流循环,另外狂风暴雨使山体岩层里的积水迅速增加,袭入了巨型裂谷深处,天空中在降下骤雨,而这地底洞窟里也在跟着降雨,所以才压制住了茫茫雾气,看来在热带风团“浮屠”过境之前,浓重异常的迷雾暂时还不会出现。

  玉飞燕急于探明所处何地,就从司马灰的背囊中取出信号枪来,在驾驶舱内向两侧各射出枚照明弹,两颗惨亮触目的信号烛,分别划出个长长的抛物线落向远方。由于附近没有浓重雾气的遮盖,可以借着幽绿色的光芒,隐约看到地底洞窟距离裂谷顶端,实际距离没办法推测,只凭感觉估计垂直高度怎么也要超过千米。金字塔形的洞窟内壁全是倒斜面,险峻无比,没有任何可以使人攀猨上行的区域,就连善于施展“蝎子倒爬城”绝技的司马灰都无法可想。这似乎是个天然的陷阱,进来就别想出去,遇难者落到此处,可真正是“分开大地无利爪,飞上天空欠羽翼”野人山巨型裂谷的最底部地势平缓,四外空旷无际,都是地下水渗落形成的沼泽,深远处仍有未散的朦胧雾气,烟迷远水,雾锁深山,使人看不真切。洞窟底部的这片区域,本该是位于野人山最深处的个地下湖,但山中植物茂密,大部分积水还来不及渗透地层,就被丛林中的植物根茎吸收掉了,使得整个地下湖变成了半涸的泥沼。再加上千百年来,由裂谷顶部被风雨冲刷下来的各种植物和土层,逐渐沉积在泥沼中间,构成了片绵延相连的长堤,湿地表面都覆盖着层厚厚的青苔,偶尔有腐化物产生的微弱磷火闪现,从水平线上望出去,起伏错落,难分草莽。

  缅北野人山这个巨大幽深的地底洞窟,历来是世人难以窥探的秘境,虽然司马灰等人活着进入了裂谷内部,也趁着浓雾消散之际,利用照明信号弹的光亮,大致看清了周围的地形轮廓,但心中并未觉得了然,反而都不由自主地生出种不安的预感:“现在眼中所看到的,只不过是冰山角,不知还有多少惊世骇俗的秘密,仍被幽闭在这不见天日的地底世界之中。”

  玉飞燕耳目敏锐,在照明弹上的信号烛在天空划过之际,发现周围的湿地水沼间,好像有些东西,正在运输机外围迅速爬行,但是移动速度实在太快,还没等看清楚究竟是什么,眼中就已没了踪影,她寻思:“在阴暗的沼泽区域里,多半会藏有鳄鱼和缅甸蟒之类的攻击性生物,冒然离开机舱并不稳妥。”

  于是改变了主意,提醒众人注意四周的动静,暂时不要离开这架蚊式运输机。说完又向舱外扔了三枚信号烛,照亮了附近的射击视界,并将手中“乌兹”冲锋枪的枪栓拉开,子弹顶到了膛上,以防发生突如其来的变故。

  司马灰见照明弹熄灭后,蚊式运输机附近几枚信号烛发出的光亮,在幽深的地底洞窟中显得微如萤火,四周重新陷入了无边的深邃和沉默。他此前曾无数次猜测过,被浓雾覆盖的裂谷里究竟会存在什么,但始终不得头绪。此刻身处其中,更感觉到野人山巨型裂谷险恶非常,它在浩瀚如烟的岁月中,经历了无数年风雨雕凿,直以来,都是人类视野无法认知的死角,而在这片空旷的黑暗中,必定隐藏着某种难以揭示的奥秘。他越想越是觉得复杂,思绪深陷其中,不免有些走神,半天都没再说话。

  玉飞燕见司马灰还有无话可说的时候,倒是觉得有几分意外,就将自己的手枪递到他手中,提醒他注意观察运输机周围的情况,随即俯身前往机舱后部,逐检视这架“蚊式特种运输机”内装载的货物,寻找到客户委托的那件物品,旦得手,就该立刻设法寻找出口,觅路撤离“野人山”探险队的三十几名成员,到现在只剩六人幸存,并且随着这架失踪多年的运输机,同坠入了野人山巨型裂谷的最深处。但抛开途中那些难以解释的诡异遭遇不提,事情进展得还是有些出人意料,首先是没想到能在第时间找到“黑蛇号”运输机;又由于热带风团的入侵,使地底涌出的浓雾大为减弱;而最重要的点,就是机舱里的“货物”还在。

  这种经过改型生产的蚊式特种运输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属于中型机体。并不宽敞的机舱分为前中后三段,内部完全贯通,当中没有任何间隔。最前端是驾驶舱,中后部则是可以搭载需要空军输送的人员和物资。

  在“黑蛇号”机舱后端,紧紧捆着四个长方形的密封木条箱子,外边蒙着厚重的防雨布,两个分为组,锁定得很是稳固,在刚刚那番剧烈颠簸和撞击的过程中,也没有丝毫松动散落的迹象,但箱体上除了些数字编号之外,再也没有其它任何标识。

  玉飞燕先让阿脆拿着探照灯,在机舱内协助照明,又命俄国人白熊用鸭嘴槊,撬开木条货箱的盖子。正待动手,却隐约听到有个人机舱内黑暗的角落里说着什么。司马灰听那声音虽然微弱,却近在身后咫尺。运输机驾驶舱内的无线电已经彻底损坏了,不可能再接受到任何通讯信号。那货箱里的情况虽然暂时看不见,但律封装严密,就算真有活人藏在里边,到现在也早该憋死,而且听那声音来源的方位,应该是来自罗大海等人所在的机舱中部,现在探险队总共就剩下这几个幸存者。除了那半哑的俄国人白熊之外,其余几人说话都是什么声音,司马灰自然清二楚,但是刚才传出的声音格外古怪,显然另有其人。司马灰惕然警觉:“这架蚊式运输机里还有其他的人!”

  可当他支起耳朵来再听的时候,却已听不到什么了。

  司马灰还道是由于自己精神紧张,从而产生了某种错觉,就转过头去问距离最近的玉飞燕:“你刚才听到什么没有?”

  玉飞燕也察觉到了异常,她多曾与欧美客户打过交道,能听出刚才说话之人,带有明显的英国口音,对司马灰道:“似乎有个英国人,他说这机舱内装载的货物很危险。”

  深渊般的地下洞窟里本就幽暗漆黑,狭窄漏雨的机舱里仅有只探照灯,众人离得虽近,却就连对方的面容和身影都看不清楚。可正因为空间局促,而且相距极近,所以活人身上的存在气息,还是能够彼此感觉得到。司马灰可以确定,包括自己在内,机舱里仅有六个人,怎么可能会突然多出来个人来?除非玉飞燕所指的英国人是英国皇家空军驾驶员的“亡灵”

  第三卷浮屠第九话声音

  司马灰忽然听见身旁有人说话,可机舱里却分明没有其余的活人了。这架黑蛇号运输机,舱内前后相通,虽是漆黑团,但提着探照灯,就能从这头直接照到那头。总共才巴掌大小的地方,又哪里藏得住人。莫非除了探险队的六个幸存者之外,在这架失踪了几十年的特种运输机里,还躲藏着个英国驾驶员的亡灵?

  那近似警告般的讯息,仿佛来自另个世界,不仅是司马灰和玉飞燕听到了,处在机舱中间的俄国人白熊也听得真真切切。他随探险队深入“野人山”腹地,无非是为了大笔酬金,不过事先完全没有料到,会在山里遇到这么多难以想象的复杂情况,而且越陷越深,等他想要甩手不干的时候,发现已经走不脱了,只好跟着其余几个幸存者继续同行。

  “蚊式特种运输机”坠入裂谷底部后,白熊虽然没受什么重伤,但也自颠得不轻,脑子里已经“不分南北难辨东西”了,感觉身体虽然着陆了,可五脏六腑还悬在天上没落回原位。他没有任何信仰,心性冷酷残忍,向来从无畏惧,先前在运输机坠落的过程中,机舱里完全是片漆黑,外边更是昏昏默默,杳杳冥冥。白熊坐在帆布垫子的座位中,身上扣着安全锁,手中死死拉着安全绳,在剧烈的颠簸摇晃中,身体也被惯性甩来甩去。他曾不止次地搭乘过各种飞机,甚至在遭受地面防空炮火猛烈射击,都不曾有过惊慌失措的情形,因为他知道遇上这种事,怕也没用,只有听天由命而已。

  但现在就在这个阴森狭窄的运输机舱内,他隐约听到有个英国人说话的动静,这件事情完全超出了白熊的常识,他以前做雇佣兵的时候,也和些英国人接触过,浓重的英国口音自然不会听错。可是眼下黑蛇号里现在根本就没有英国人,驾驶舱的通讯装置也分明是损坏的,为什么会有英国人的低语声?另外这架运输机已经失踪了二十几年,为何直到今时今日,还保养得依旧如新?又为什么在进入野人山巨型裂谷之前,会看到它黑沉沉的机影在低空掠过?

  这切难以解释的现象综合起来,只说明个问题,那就是这架隶属与英国空军的蚊式特种运输机在“闹鬼”而且机舱里躲藏着个皇家空军驾驶员的亡灵,所以才会听到飞行员亡灵的声音。

  白熊虽然没能听清楚声音的全部内容,但还是有几个断断续续的词句钻进了耳中,那个英国空军驾驶员亡灵似乎是在警告探险队:“运输机舱内装载的货物——极度危险!”

  白熊从不信任任何人,但他对自己的耳朵深信不疑,打着手势告诉玉飞燕:“这架运输机实在是太不正常了,在没有调查清楚全部情况之前,最好不要随便触碰任何东西,否则很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玉飞燕直担心野人山巨型裂谷,会在热带风团的袭击下继续坍塌,倘若这金字塔形的洞窟完全崩毁下来,人人都得被活埋在地底,眼下首先要做的,就是尽快取了机舱内的“货物”然后立即寻找出口,待到“浮屠”势头减弱,就全伙逃出野人山。

  可偏是这个节骨眼上出了意外,在运输机坠入裂谷底部之前,她根本就没来得及仔细察看舱内的情形,但此刻早用探照灯把前后左右都照遍了,机舱里哪里有什么英国人?据她掌握的英军档案资料记载,这架黑蛇号蚊式特种运输机在缅甸执行任务时,失踪在了野人山裂谷的重重迷雾的最深处,当时飞机上包括驾驶员在内,共三名机组人员。难道他们的亡灵仍然徘徊在这里?不肯让别人触碰机舱内的“货物”众人正觉这件事好生蹊跷,却见脑袋上缠满绷带的r,握着个黑色物体递到司马灰面前。

  司马灰奇道:“这是什么?”

  r显得慌里慌张,他比划着说了半天,好在有阿脆帮忙解释,众人才算明白。原来r躲进机舱后,蚊式特种运输机就立刻开始高速下坠。他忽然觉得有个东西迎面撞在身上,在惊慌之余,也没看清是什么,顺手抓住。当时不知按到了什么,那东西里边就突然有人说话,将r吓了跳。随后运输机碰到了裂谷中盘旋的气流,机身颠簸摇晃之际,他头部被撞了个口子,就此失去了知觉。醒来发现后那东西居然还在自己手里握着。按了下又有声音发出,r大觉希奇,按照缅共游击队里的不成文的规矩,在战场上,任何无主之物,以及死人身上的东西,谁捡找就算是谁的,这里没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之说,根本不存在“切缴获要归公”的概念,于是他立刻装进了自己的兜里想要留下。等看到其余五人都不说话了,r才把这东西拿出来给司马灰看,想让司马灰告诉他如何使用。

  司马灰等人看r捡到的东西,原来是个类似采访机的手持式小型录音机,侧面还插有线型麦克风,这才知道在机舱内听到有英国人说话的声音,都是从中而来。司马灰对缅甸人滚刀肉般的性子真是无可奈何,但脑中紧绷着的那根弦总算松了扣。罗大海抬手弹了r个脑锛儿:“你小子差点就把我们的魂都吓掉了。”

  r根本不明白是怎么回子事,满脸都是茫然。

  玉飞燕见只是虚惊场,但是这部录音机中的磁带里,似乎提到了有关“货箱”的信息,她心中正有许多难解的疑惑,急着想要从中找到些答案,便决定先从头到尾听上遍,然后再根据情况取出机舱里的东西,于是劝道:“反正差点和差百点也没区别,你们别责备这个小兄弟了,他能懂得什么?”

  她当即拿过录音机倒带播放,经过仔细辨听,发现这盘磁带中记录的声信息,果然是个英国人所留。除了司马灰和罗大海之外,其余几人都懂得英语,可这二人又不肯在旁瞪眼听天书,玉飞燕无奈,只好听得段,便给他们译出段。

  想不到接下来听到的事情,却又让众人觉得脑子里边“炸了庙”——这盘磁带里记录的内容,远比在地底遇到英国空军驾驶员的亡灵更为可怕。

  录音是由位英国探洞专家威尔森,通过实时自述所作的记录,开始于运输机从基地起飞的那刻,并声称如果有人发现这盘磁带,就说明他已经遇难了。威尔森在飞行途中,简短回顾了自己的经历,自称是加入了支经验丰富的精锐小分队,这支团队里不仅有最优秀的飞行员有研究宗教历史和超自然现象的专家,也有空军特勤组的退役军人,他们没有政府背景,只为了金钱工作。这次受雇于位从不露面的客户,目标是寻找失踪于野人山巨型裂谷中的“蚊式特种运输机”据说运输机里装有英国殖民者从缅甸掠夺的稀世珍宝,不过机舱具体有什么货物都是绝对机密,除了领队之外,其余成员无从知晓。

  经过多次的反复探索和空中侦察,初步探明了裂谷内部的地形结构,这是个剖面呈金字塔型的巨大洞窟,纵深极广,横面显得相对狭窄。根据那架失踪的蚊式运输机驾驶员无线电通讯,估计它是降落在了南侧。

  探险队同时也发现,不论是地上还是地下,陆地还是水域,都没有绝对安全的途径可以进山,除了从地底涌出的浓雾,野人山里还存在着大量古代遗迹,不过大多遭到严重损毁,无法判断考证它们的文化背景和历史渊源,似乎古代人想要掩盖某种秘密,并且设下了重重陷阱。而装载着缅甸古代珍宝的蚊式特种运输机,又偏偏坠落在了野人山,这切仅仅是巧合吗?威尔森认为也许只是自己多虑了而已,但是对逻辑研究的越深,就越是应该珍惜巧合。

  不幸的是,此前进山的数支探险队全都下落不明,几乎没有任何幸存者活着回来,对于装备精良经验丰富受过高度训练并且武装到了牙齿的职业冒险家而言,野人山外围复杂的地形,以及各种各样的毒虫巨蟒,都不是绝对的阻碍。真正的威胁来自于山里终年不散的迷雾,茫茫雾气遮蔽了裂谷周围的原始丛林,使外人难以透视其中的秘密。

  威尔森所在的英国探险队,想出了个近乎疯狂的计划,他们认为当年皇家空军那架特种运输机,之所以能降落在裂谷深处的迷雾中,得益于两点。是“蚊式”的特殊材料结构;二是裂谷内特殊地形所产生的气流作用,但假若换作别的飞机,肯定不是过轻就是过重,都及不得“蚊式”另外气象条件可能也是决定因素之,黑蛇号运输机失踪的那天,同样有热带风暴形成的飓风北移,使得野人山裂谷的地形轮廓,大部分从浓雾中暴露了出来。

  如今想要进入裂谷深处,只有等待热带风团再次到来,并且还要使用同样型号的“蚊式”飞机,才有希望达到目的。野人山深处有雷区浓雾毒虫,以及各种防不胜防的邪术,都令西方人难以理解,所以他们计划搭乘同样的蚊式飞机,趁天气变化之际,冒险进入裂谷的最底部,得手后再设法乘热气球离开。直至六十年代晚期,在些相对落后地区仍然还可以见到蚊式的身影,他们经过番周折,终于在东南亚某地,找来了架与黑蛇号相同的蚊式改型特种运输机。

  野人山附近存在着古老的蟒蛇图腾;坠入浓雾的运输机代号是黑蛇,裂谷的走势也蜿蜒如蛇;甚至就连美军修筑的幽灵公路,都形如长蛇。英国探险家猜测,也许“蛇”是连接野人山全部秘密把钥匙,于是将找来的“蚊式特种运输机”加以重新改装和翻修,使其从内到外,包括涂装,都与当年失踪的运输机几乎完全样,命名为“黑蛇2号”期望它能为探险队带来好运。

  英国探险队在缅僚交界处的非军控地带,买通了被地方武装力量控制的个隐蔽机场,在热带风团“浮屠”入侵之际,搭乘“黑蛇2号”前往野人山。这个计划非常之危险,天时地利人和,胆量技术勇气,任何个微小因素都可能影响最终的命运,无常的变化往往会带来各种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