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势利眼

  楔子

  深夜,着名的英国多佛白崖。呼啸的狂风卷起巨大的海浪拍打着白色的悬崖,发出隆隆的轰鸣。

  就在白崖上,江平弯下腰尽量避开狂风的吹袭,勉强蹒跚着前进。就在他身后两公里的地方,大群警察正带着警犬仔细搜索,犬吠声偶尔会随着狂风传到江平耳中,提醒他追兵已经越来越近了。

  江平也没想到,这次本来看似万无失的行动,居然会发展到如此地步。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腹部的伤口直在流血,全身的力气也随着鲜血慢慢流走,不由得苦笑着摇摇头,看来这次真的要以失败收场了。

  精疲力尽的江平实在没力气继续前进,虽然警察就在后面不远处,他也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会。

  年近不惑的江平称得上是全世界最着名的窃贼之,近二十年来,他有着完美无瑕的记录——作案三十三次,没有次失手的。而别人之所以对江平的作案数字有如此精确的统计,是因为他习惯在每次得手之后,都在现场留下自己独有的标记,甚至还有编号。

  也正是因为江平这种“嚣张”的表现,让他成为国际刑警和案发地警方的眼中钉,肉中刺。到目前为止,针对江平的悬赏金额已经高达两百七十万美元,足以让他成为有史以来最值钱的偷。

  江平刚刚在个隐蔽的土堆旁坐下,他怀里的电话就无声地震动起来。能打通这个电话的,就只有江平的搭档董震。董震负责为江平销售赃-物和提供支援,这次撤退的直升机就是他安排的。

  江平艰难地接通电话,没等对方开口就沉声问:“怎么回事,为什么直升机没来,反而是警察先到了?”

  电话那头的董震用语气轻松地道:“直升机没来?没关系,我再安排架就是了,至于那些警察嘛以你的身手还甩不掉他们吗?不要太紧张,我相信你能行的!”

  董震的语气让江平明白了什么,立刻冷冷道:“你出卖我!为什么?”

  “因为我受够了!”董震狞笑道:“凭什么每次的收益都要三七开?我付出了那么多心血,拿的还没有你半多,老子不服!”

  听着董震歇斯底里的声音,江平言不发。他知道董震为人心机深沉,出卖自己的原因绝对不止这些。

  果然,董震很快就接着道:“而且你死了之后,你的那些‘作品’就全归我了!你放心吧,我会给它们找个好归宿的。”

  除了让警方头疼的窃贼之外,江平还有另个身份,他是个造诣非常高的伪造者。江平的水平极高,涉猎的范围也很很广,古今中外的古董及艺术品都是他伪造的目标。

  凡是江平伪造出的作品,几乎真假难辨,就连最有经验的鉴赏家也会上当受骗。近十年来江平也积攒下了不少的“作品”,如果把这些伪造品都当成真品出售,绝对是笔不的财富,确实值得董震这样做了。

  不过董震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接着道:“最后个原因,是因为苏茵梦!”

  突然听到这个名字,江平心头颤,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美得如梦如幻风华绝代的优雅女子,忍不住低喝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不要把她扯进来!”

  “哈哈,你担心了!”电话那头的董震得意地笑道:“之前你还直不承认喜欢她呢。你们真是同类人,明明喜欢对方,却都装出无所谓的样子,真是可笑。”

  江平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声地喃喃自语:“茵梦她也喜欢我?”

  “没错,这是她亲口对我承认的。”董震疯狂地道:“这么好的女人只有我才配得上她,所以你定得死,只有你死了我才有机会!”

  到这里董震冷静些,略带嘲讽地对江平道:“你就放心的去吧,你的钱我来花,你的女人我会照顾!”

  江平没有再和董震废话,摇摇头挂断了电话。他心里清楚,自己被董震狠狠地坑了把。董震这家伙为人十分谨慎,既然都已经把话到这个地步,明他有十分把握置自己于死地,看来今晚是在劫难逃了。

  不过江平也不完全是待宰的羔羊,他把手伸进口袋,摸到那枚鸽子蛋大的宝石。这枚宝石就是江平这次行动的目标——属于古埃及王朝的珍贵文物,被当时的埃及人称为“未来之眼”。

  据这枚宝石有让人看到未来的能力,不过主流学者都认为这只是传而已,让未来之眼如此珍贵完全是因为它所蕴含的历史价值。

  这次江平正是趁着未来之眼被送到英国展出的机会,潜入戒备森严的大英博物馆,偷出了这枚珍贵的宝石。

  按照之前的计划,江平应该在得手后的第时间,就通过特别渠道把未来之眼送到董震手上的。然而出于谨慎,江平送出的是早就实现备好的赝品。本来这只是他的种预防手段,没想到现在却成了报复董震的唯机会。

  想到董震会拿着赝品,去和以手狠手辣着称的俄罗斯黑-帮交易,江平的嘴角也流露出丝冷笑。那些俄罗斯人可不好惹,董震去了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然而这事对江平来已经不重要了,后面的警察已经越来越近,而身受重伤的他不可能逃过警方的追捕。眼下江平似乎只有个选择,那就是向警方投降。

  但是江平并不打算这么做。江平知道董震为人心谨慎,既然他都在电话里出了事情的真相,就绝对不会给自己任何活下去的机会。董震肯定已经买通了警方的人,就算江平向他们投降,最终也是死路条,而且藏在身上的未来之眼也有可能重新落到董震手里,这是江平绝对不能接受的,

  眼看着追捕自己的警察越来越近,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现自己,已近油尽灯枯的江平咬牙作出了最后的决定。他强撑着站起身来,挣扎着朝朝悬崖边走了过去。

  片刻时候江平已经站在了白色的悬崖边,与此同时后面的警察也看到了他,纷纷大声命令江平投降。然而江平对警方的喊话充耳不闻,他没有丝毫的迟疑,用尽最后的力气纵身跳下了白色的悬崖。

  江平从几十米高的悬崖落入波涛汹涌的海中,本来就身受重伤的他立刻陷入半昏迷的状态,再也没有浮上来。随后赶来的警察徒劳地用手电筒往下照,但除了海水外却什么都看不到。

  谁都不知道,在海面下正发生着神奇的变化。江平贴身藏着的未来之眼渐渐变得越来越亮,橙黄铯的光芒隐隐从他的口袋里透出来,在漆黑片的海水里显得特别醒目。当未来之眼的亮度达到峰时,江平整个人都被笼罩在看似非常温暖的光芒中。不过这种情形只持续了短短的瞬间,甚至连在海面搜寻的警察都没察觉到。

  “好闷透不过气来!”昏迷中的江平渐渐有了感觉,仿佛觉得身处大海深处,周围的海水让自己无法呼吸,很快就要被淹死了。

  求生的本能让江平不由自主地挣扎起来,突然张开嘴巴大口呼吸。当新鲜空气涌入火辣辣的肺部,江平的神智也下子清醒过来,紧接着猛地睁开双眼。

  首先印入江平眼帘的,是个清秀的少女。此时的她正捏着江平的鼻子,脸上满是顽皮的笑容。当江平看清少女的长相时,只觉得全身如被雷击般,目瞪口呆地连话都不出来。这个顽皮的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妹妹江薇。

  然而江平清楚地记得,妹妹在自己十九岁那年得了急性白血病。因为家里没钱给她做骨髓移植手术,年后就去世了,走的时候还不到十七岁。如今的江平已经三十八岁了,也就是妹妹已经去世整整十八年,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这刻江平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所以才能在天堂里见到早就去世的妹妹。

  江薇看着神色呆滞的江平,还以为哥哥没有睡醒呢,笑眯眯地对他道:“大懒虫!再不起来上学可就要迟到了!”

  看着活泼的妹妹,还没回过神来的江平不由自主地问道:“薇,你你没事啦!?”

  江薇奇怪地道:“我能有什么事啊?哥哥你今天是怎么啦?怎么让人感觉怪怪的?”

  “我没什么!”江平强迫自己冷静些,勉强对江薇淡淡笑道:“可能是没睡醒吧,所以人还有些迷糊。”

  江薇对哥哥的话没有丝毫怀疑,只是可爱地皱起鼻子对江平道:“真是个大懒虫,早饭做好啦,快出来吃吧!”

  完这句话,江薇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房间,把惊愕无比的江平留在床上。

  “上学?已经去世的妹妹居然又复活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江平用力摇了摇头,竭力让自己清醒些,好弄清楚目前的处境。

  分割线

  海马的新书上传啦,请各位新老读者多多支持,收藏击推荐票,海马都想要!

  第01章高考前个月

  身为个尖的盗贼,江平的心理素质之强自然不用多。他很快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仔细地打量房间里的情形,立刻就发现这环境实在太熟悉了。老旧的木架子床窗前的书桌靠墙的书架还有床外那棵桂花树,所有的切都和自己二十年前的房间模样!

  惊讶的江平来到书桌前,习惯性地往挂在墙上的镜子里望了眼,立刻看到张年轻的

  脸。镜子里的年轻人不会超过二十岁,脸上写满了迷茫之色,和江平现在的心情完全样。

  看着镜子里年轻的自己,江平忍不住喃喃自语:“这真的是我?”

  当江平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到台历上时,不由得满脸惊愕。台历上清清楚楚显示,今天是00年6月4日,下面还有江平自己用红笔标注的行字:离高考还有0天!

  此时此刻江平的脑子乱极了,不由自主地在书桌前坐下。好在江平前世身为个著名的大盗,心里素质那是绝对过关的。没用太多时间,他就渐渐理清了自己目前的处境。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三十八岁的江平从多佛白崖上跃而下后,居然回到了二十年前的过去。那时候的江平还在读高三,还有个月就要面临人生第个重大的转折——高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对江平来无疑是件大好事,可不是谁都能有重活次的机会的。

  而在知道自己重生之后,江平首先想到的就是报仇!前世被搭档董震陷害被警察逼到自杀的情形,早已经深深地印刻在江平的脑海中。对向来恩怨分明的江平来,此仇不报就算他能重活次,这辈子也不会开心的。

  然而江平很快想到,自己在前世是在二十多岁后才和董震认识的。在此之前两人毫无交集,江平根本不知道这个时候董震身处何处,又在做些什么。

  如果江平还有前世的人脉,要找到董震倒也不在话下。然而眼下他只是个普通的高三学生,想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前世的仇敌谈何容易?

  更何况就算江平现在能找到董震,以他目前的能力想要报仇也是天方夜谭。很有可能仇没报上反而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拥有大叔灵魂的江平知道,这仇当然要报,但绝对不能操之过急。对江平来,眼下最重要的无疑就是提高自己的能力。只有这样在和董震相遇时,才有足够的实力报仇,让他为前世所做的切付出应有的代价!

  想到这里江平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在心中喃喃自语:“既然老天爷给了这么个机会,那就好好再活回!”

  此时的江平只觉得心情豁然开朗,当年的许多记忆也渐渐涌上心头。当他的目光再次落在台历上时,突然想起件事,立刻脸色大变。江平连忙看了眼闹钟,心里稍稍轻松了些,连忙换好衣服冲出房间。

  看到哥哥匆匆忙忙的样子,江薇忍不住嗔怪地道:“叫你早起床你又不肯,现在知道急了吧?早饭已经做好了,快来吃吧!”

  不过此时的江平可顾不上吃什么什么早饭,推着自行车就出了门。

  江薇见状连忙追到门口大声问:“哥,你不吃早饭啦?”

  “有急事,不吃了!”江平头也不回地应了声,很快就骑着自行车冲出了巷。

  对本来已经年近四十的江平来,二十年前的许多事已经淡出了记忆,但00年6月4日这天发生的事,他是绝对不会忘记的。就在这天,江平的父亲江建华因为交通肇事被逮捕。他因为开车撞死了正在过马路的家三口,最终被法院判了十二年。

  受这件大事的影响,江平在个月后的高考考砸了;半年后妹妹被查出有白血病,和病魔斗争了年后,年纪轻轻的就去世了;而江平的母亲也因为积劳成疾,在大半年后因为心脏病突发跟着妹妹走了。

  在短短的两年里,本来有着幸福家庭的江平变成了孤家寡人。他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董震,最后踏上了成为国际著名盗贼的这条不归路。

  而到江建华出狱后江平才知道,原来当时并不是他开的车,父亲只是给别人罪而已。不过无论父亲是为什么入狱的,在江平心里00年6月4日这天,就是全家霉运开始的日子,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既然老天爷让江平重活次,他当然要弥补前世的遗憾。眼下江平也没办法找到前世的大仇人董震,所以对他来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阻止那场车祸,帮父亲免除牢狱之灾,改变全家人悲惨的命运。

  江平清楚地记得车祸发生的时间和地,眼看离车祸发生的时间不到半个时,他路上把车骑得飞快。心里更是急得火烧火燎的,生怕自己没能及时赶到车祸现场。

  好在十八岁的身体充满了活力,江平路以最快速度冲刺,倒也没觉得有多累。当他来到前世发生车祸的路口时,这里还非常平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也让江平稍稍松了口气。

  这是个偏僻的路口,周围几乎没有其他行人。江平随便把车往路口的电线杆上靠,然后耐心地等待那关键时刻的到来。

  其实如果江平只是想单纯地帮父亲避免牢狱之灾,他只要想办法不让江建华去罪就行,并不需要大老远地赶来阻止车祸。

  然而拥有前世记忆的江平知道,被撞死的那家三口,正是几年以后省里把手赵国权的女儿赵晚晴家。如果江平能把赵晚晴家三口从车轮下救出来,无论是对他自己还是全家来,都会有非常大的好处。

  更妙的是眼下的赵国权因为受老领导的牵连,正处在他人生最低谷的时期。谁都没有想到,就在短短的几个月后,赵国权的老领导就平反重新复出,他也随之在仕途上帆风顺起来。而江平要是在现在救下赵晚晴家,时机正是恰到好处。

  “时间快到了。”江平看了眼手腕上的电子手表,在心中暗暗提醒自己提高警惕。

  江平又等了几分钟,赵晚晴家终于出现在了马路对面。赵晚晴是个风姿绰约的年轻少妇,她的丈夫则是个挺英俊的年轻人。赵晚晴还桥个三四岁的姑娘,应该就是两人的女儿。三个人在马路对面等红绿灯,眼看上去还真像是幸福的三口之家。

  不过前世已经是个中年男人的江平却发现,赵晚晴晚晴和丈夫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两人甚至刻意避免眼神接触,相互之间显然有很深的隔阂。

  在此时此刻江平可没那个闲情逸致,去关心赵晚晴夫妇的感情问题。他只是紧张地关注着周围的情况,随时准备冲上去救人。

  虽然江平完全可以现在就跑到马路对面,随便找个借口拖住赵晚晴家三口,等原来会撞到他们的肇事车辆开走,再让他们过马路就可以避免这场车祸,但是那样的话他和赵国权搭上线的计划就泡汤了。

  别看江平外表看着年轻,但骨子里可不是什么热血少年。象这种只对别人有利,但自己却什么好处都捞不到的事,他才不会去做呢。

  在江平的计划里,只有把赵晚晴家从车轮下救出来,才能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所以他必须等,等待最有利的时机再出手。

  时间秒秒地过去,红灯下的倒计时提示已经亮起,告诉行人还有几秒钟就会变成绿灯。还有几秒钟赵晚晴家就会开始过马路,而那也是决定他们生死的时刻。

  此时的江平也有些紧张,他的目光从路口扫过,最后落到赵晚晴家的身上。江平深深吸了口气,集中全部精力随时准备出手救人。在行动前尽可能地集中精力,也是江平前世留下的习惯,自然而然地被带到了今生中来。

  然而就在此刻,正全神贯注盯着赵晚晴家的江平却突然看到了奇怪的异象。

  求支持的分割线

  新书阶段,任何支持都非常重要。收藏击推荐票,海马都很想要,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啦!

  第02章救人

  江平惊讶地发现,赵晚晴家三口的印堂部位,赫然出现了颜色各异的光芒。赵晚晴印堂处出现的是如鲜血般的红色,而她的女儿虽然也是红色,但颜色却要比母亲淡得多,若有若无的几乎看不到。至于和赵晚晴的丈夫则是深沉的黑色,江平还是第次见到如此纯粹的黑色,仿佛就像黑洞样吸收着光线,甚至给人以死气沉沉的感觉。

  突然出现的异象让江平大吃惊,他连忙用力闭了闭眼睛,然后再次往马路对面看去。却发现刚才的异象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赵晚晴家看上去完全正常,和普通人根本没什么两样。

  如果换了别人,肯定会以为刚才的异象只是自己时眼花所致,然而江平却不这么认为。他对自己的目力向来非常有信心,刚才的光芒是那样的真切,深信自己肯定没有看错。

  这突如其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