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典雅大方之美。

  如果有内行看到江平画的设计图,肯定会大为惊叹。因为这张设计图完全表现出了明代风格家具的精髓,简直可以给最权威的教科书当插图用。能画出如此精妙图纸的,肯定是经验极其丰富的专家。而江平不过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年轻人,这就实在是太难得了。

  当然,只是画出图纸对江平来说远远不够,还得照着图纸把两根海南黄花梨木料做成实物才行。也许这对别人来说又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在江平看来除了麻烦些,需要多花些功夫外,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完成设计图的江平轻轻松了口气,小心地把图纸收起来。这两根黄花梨木料非常难得,还关系到为妹妹赚取医药费的大事,所以江平也不敢大意,否则他也不会特意花几天时间来画图纸了。

  收起图纸后,江平来到房间离窗户最远的角落里。在这里摆着台模样古怪的玩意,看上去就象是充满蒸汽时代风格的笨重机器。不同的是这台“机器”是木头制成,从略显粗糙的接缝和没上油漆的表面来看,这显然是临时赶工做出来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这台看似古怪机器的玩意,就是江平这几天趁着画图纸的间隙,利用剥下来的海南黄花梨外层的白木打造而成的。

  别看这台机器模样古怪,其实它的用途更加令人匪夷所思。江平按下旁边的开关,阵电动机的“嗡嗡”声响了起来,这台机器上的多块木板也开始来回扇动。

  江平脱掉上身的衣服,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坚决地走到机器面前,任凭那几块木板重重拍打在自己身上。即便这样他似乎还不满足,居然不停地转动身体,好让木板尽量拍到自己身上的各个部位,甚至连额头和太阳岤这样的地方都不放过。

  江平之所以这么做,当然不是因为他是传说中的受虐狂,而是因为这其实也是玄空诀记载的修习方法之。所谓“想要打人先学会挨揍”,通过不断打击身体的办法,可以增加锻炼者的抗击打能力,扛住更沉重的打击。在格斗中这可是非常重要的能力,特别是两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在较量时,谁更能抗得住打,谁就最有可能笑到最后。

  在前世江平刚开始修习玄空诀时,是项盛负责揍他的。不过今生江平还没遇见这个亦师亦友的大叔,只能自己想办法来解决问题了。他又不能找别人来揍自己,只好发挥创造力赶制了这台看似古怪的机器,来代替项盛的工作了。

  不过在试用了几次后江平发现,这台机器虽然模样古怪,但效果还算不错。所以他也已经决定,在今后很长的段时间里,提高抗击打能力就靠这台机器了。

  在机器上锻炼了将近个小时,全身的皮肤都被打得通红,江平这才结束了今天的锻炼。他打来盆凉水擦洗身体,稍稍缓解下全身被打后那种火辣辣的感觉,然后就穿好衣服离开了小院。

  此时太阳当空照,正是天里最热的时候。江平打算到附近的饮食店吃点东西,然后就回去正式开工,依照图纸打造那对黄花梨圈椅。

  最近几天江平都是这么过的,整天都在小院那边忙碌,中午随便在外面对付顿。饮食店的老板已经认识江平了,见他准时过来还笑吟吟地和他打了招呼,没多久就把江平要的食物送上来了。

  这几天江平的工作量不小,运动多了胃口也就好,很快就把大碗食物吃得干干净净。心满意足的江平离开饮食店,就在他打算骑上自行车离开时,却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什么危险的存在,对自己的安全产生了威胁!

  这是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感觉,但江平的确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危险。前世身为大盗的江平,天生就有敏锐的感觉,在前世他就是靠这个本事逃过多次危机,深知自己的感觉绝对不会出错。

  于是江平连忙往身后看,但却发现后面根本没人!

  分割线

  今天第三更送上,继续求推荐票和三江票啦,请大家多多支持海马,谢谢!

  1153

  第64章威胁的源头

  热门推荐:

  看着空荡荡的街道,江平也不禁深感意外,忍不住在心中暗道:“难道重生之后预感出错了?不可能啊,刚刚的感觉非常清晰,不会有错的!”

  就在江平狐疑不决时,他的目光无意中落到饮食店隔壁那家店铺门前的铁笼子上,心中不由自主地“咯噔”下。

  在饮食店隔壁的,是家狗肉火锅店,店门口的几只大铁笼子里常年关着几条狗。这些狗大小不同品种各异,多数都是大家俗称的“草狗”,都是老板从那些捉狗人手里买来的。虽然如今已经是夏天,狗肉火锅店的生意很清淡,但作为店面的招牌,在店门口的铁笼子里还是关着几条狗。

  江平注意到的,是其中的条黄狗。这条狗只能算是中等偏大的体型,身乱糟糟脏兮兮的黄毛,在左肩处还有道深深的伤口。鲜血仍旧持续不断地从伤处渗出,把大片狗毛染成了褐色。

  这条黄狗被单独关在只笼子里,虽然看上去只是有气无力地侧躺着,但在隔壁笼子里的几只狗却好像还是很怕它似的,全都挤在笼子的另边,都想尽量和大黄狗离得远些。

  黄狗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看它,抬起头冲着江平呲了呲牙。这瞬间江平立刻就确定了,刚才让自己感到威胁的正是这条看起来已经半死不活的大黄狗!

  看着似乎已经放弃生存希望的大黄狗,江平也忍不住在心中暗叹:“老话说得没错,果然是会咬人的狗不叫啊!”

  笼子里的大黄狗似乎也对江平有些感兴趣,居然又抬起头看了他眼。就在人狗对视的时候,江平觉得自己竟然在它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绝望,甚至还有几分英雄迟暮的不甘。这让江平突然觉得心头颤,虽然对方只是条狗而已,但它的眼神却让江平想起了前世在多佛白崖时的心情。

  想起自己那时候的遭遇和心情,江平立刻决定要把这条大黄狗救出来。

  对江平来说,要求条狗还是挺容易的。他来到狗肉火锅店门口,大声问坐在里面的人:“老板,外面那条大黄狗怎么卖?”

  夏天是狗肉火锅店生意最清单的时候,老板正闲的发慌。见有顾客上门,连忙殷勤地迎出来道:“你可真有眼光,这是我店里最好的条狗了。别看它看着有点瘦,其实肉很多的”

  江平可没兴趣和老板讨论这个,立刻打断他道:“你就告诉我这条狗多少钱吧!”

  “百五,够便宜了吧?”老板笑眯眯地搓着双手道:“你要是堂吃的话,另外再加三十手续费。”

  江平摇头道:“我要把它带回去。”

  “那也行。”老板自然不会反对客人的决定,立刻就对他道:“我帮你杀好,这样你回去就能直接下锅了。”

  老板也很热情,立刻就拿起笼子边的大铁钳子对江平道:“我要抓狗了,你让开点,这条狗可凶呢,我要先用钳子夹住它,然后直接在笼子里勒死,这样安全些!”

  知道老板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江平连忙补充说明:“我不要死狗,我要把它活着带回去。”

  江平的话让老板大惊失色,连忙劝他:“这可不行啊,这条狗太凶了,没见我把它单独关在个笼子么?因为其他的狗都不敢和它单独待个笼子!那两个抓住这条狗的老兄,都被它给咬伤了。只要把它放出来,肯定会乱咬人的!”

  虽然知道狗肉火锅的老板没有骗自己,但江平却已经铁了心要把这条大黄狗救出来。他没有多说废话,只是掏出两百块递给老板道:“这里是两百,条狗归我了。”

  老板当然不会拒绝送上门的买卖,连忙接过江平手里的钱,不过他跟着又强调道:“狗归你没问题,但真的不能把它放出来,反正反正我是不敢!”

  说起来狗肉火锅店老板干的就是杀狗卖狗的活,死在他手里的狗至少也有上千条,按理来说不该这么怕狗才对。然而眼下他居然被条关在笼子里的狗吓成这样,让江平在感到好笑的同时也暗暗惊讶。看来当初大黄狗的表现确实给老板留下深刻的印象,否则他绝对不会这么怕它。

  不过这并不能动摇江平救出这条黄狗的决心,于是他对老板道:“不要动手,我自己来放总行了吧?”

  “这可以。”老板立刻同意了江平的建议,然后不放心地提醒他:“我可要先说好啊,这条狗现在已经是你的了。万它把你给咬伤了,或者咬了其他人,和我可是完全没关系啦!”

  “行,我负责。”江平也懒得和对方多说,立刻点头答应下来。

  “那夹子给你!”老板也不废话,立刻把大铁钳子交给江平,自己溜烟地逃回店里,还把门给关上了。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江平小声嘀咕句,然后轻轻拧松了绑着笼子门的铁丝。

  笼子里的黄狗立刻站了起来,双眼中射出冷酷的光芒,紧紧地盯着江平。

  “小狗乖,我来放你出去。”江平面把铁丝拧开扔掉,面小声安慰大黄狗:“冷静点,不要咬人啊。”

  也不知道大黄狗是不是真的听懂江平的话,表现得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江平则趁机打开笼门,小声地招呼大黄狗:“出来吧,你自由了。”

  虽然笼子门打开了,但大黄狗还是没有出来,只是迟疑地盯着江平手里的大铁钳子,显然对他还有所防备。

  没想到这条貌不惊人的黄狗还挺聪明的,江平连忙把铁钳子扔到地上道:“我可不是来抓你的,快点出来吧。”

  江平扔掉铁钳子,让黄狗又放松了些。不过它还是没有完全信任江平,只是蹲在笼子里警惕地看着他。

  “喂喂,我时间很紧的,你快点出来吧。”江平可没工夫在这里跟条狗干耗着,小声地催促大黄狗:“出来吧,出来你就自由了!”

  然而大黄狗根本不为所动,还是紧紧地盯着江平动不动。

  “真是个倔脾气。”看着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大黄狗,江平忍不住抱怨句。

  在稍迟疑后,江平慢慢伸出手,朝笼子里的大黄狗伸了过去。

  分割线

  今天第更送上,继续求推荐票和三江票,请大家多多支持哈。:今天还是三更。

  感谢书友“颗心”的打赏。

  1153

  第65章火锅

  热门推荐:

  “这年轻人真是个傻大胆!”躲在狗肉火锅店里的老板看到这幕,不由得担心地对身边的伙计道:“我看这小子的手保不住了。”

  那伙计也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然后小声安慰老板:“不过就算他被咬了也和咱们没关系,反正那条狗已经是他的了。”

  “对,就是这个理!”老板很是为先收了江平的钱而感到欣慰,得意地对伙计道:“咱们就等着看这小子被咬吧,不听我的劝,活该他”

  老板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惊讶地看着门外,已经吃惊地说不出话来。江平已经把手臂完全伸进笼子,正在轻轻地抚摸大黄狗的脑袋。

  而在狗肉火锅店老板的记忆中,那条凶得让人胆战心惊的黄狗,居然动不动地任由江平轻轻抚摸,不但没有丝毫要咬它的意思,甚至还微微眯起眼睛,副很享受的样子。

  “果然是条聪明的狗。”江平面抚摸大黄狗,面小声地表扬它:“知道我不会伤害你,所以也不想咬我,对不对?”

  前世的江平就知道,动物有着非常敏锐的第六感,比绝大多数人类都要敏感得多。这条大黄狗显然也是这样,它本能地察觉到这个人类没有恶意,是来帮助自己的,所以很自然地没有对江平发动攻击。

  江平在大黄狗的脑袋上摸了会,轻轻拍了两下道:“好啦,享受也享受过了,现在该出来了吧?”

  江平话应刚落,大黄狗就冲他轻轻叫了声,然后慢慢地走出了笼子。这情形看得躲在店里的老板和伙计啧啧称奇,都说这条黄狗快要成精了。还好被江平买了去,否则真要是杀了这条大黄狗,说不定要倒大霉呢。

  大黄狗从笼子里出来后,高高地抬起脑袋嗅闻空气,仿佛也知道现在呼吸的是自由的空气了。

  江平看看头顶的烈日,再瞧瞧大黄狗伸得老长的舌头,到隔壁便利店买了瓶矿泉水,倒在手心里给大黄狗喝。

  狗本来就是种怕热的动物,大黄狗之前被关在笼子里暴晒,自然是渴得厉害。如今看到有水喝,它也老实不客气地在江平掌心中大喝顿,把整瓶矿泉水全都喝光了。

  瓶水下肚之后,大黄狗的精神好了许多,本来低垂的尾巴也翘了起来。江平满意地看着重获自由的大黄狗,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道:“现在你自由了,爱去哪就去哪吧。不过小心点,以后别再让人抓到了。我只能救你次,以后要是再被抓,当心被做成狗肉火锅啊!”

  对大黄狗说完这番话,江平骑上自行车回浣花巷的院子。他救这条大黄狗,完全是时兴起。如今狗已经重获自由,江平当然没有继续留下来的理由。

  见江平骑车走了,大黄狗稍迟疑,撒开腿就追了上去。虽然它的左肩还有伤,不过跑起来的速度还真不慢,很快就追上了骑车的江平。

  大黄狗也不出声,就那样安静地跟在自行车边往回跑。江平骑出好长段距离,才发现大黄狗还跟着自己,忍不住对它笑道:“哎呀,我救了你的命,你居然还赖上我啦,这真是恩将仇报啊!”

  大黄狗当然听不懂江平的话,只是对他欢快地叫了几声,然后就继续跟着江平往前跑。见大黄狗这么死心眼,江平也没想着要赶它走,就顺其自然地把大黄狗带到了浣花巷的院子外。

  江平刚刚打开院门,大黄狗就不客气地跑了进去。它东问问西嗅嗅,很快就抬起条后腿,在院子里的大树下撒了泡尿。

  江平当然明白狗这么做的意思,忍不住笑骂道:“你还真不客气啊,居然已经划起地盘来了,我还没同意你留下呢!”

  大黄狗没有搭理江平,而是直接跑到树荫下休息起来。在火锅店关了好几天后,大黄狗的体力大不如前,路跑来后已经有些累了。

  看着在树荫下休息的大黄狗,江平也有些为难。说实话刚开始江平根本没想到要留下大黄狗,不过接触下来才发现它挺有灵性的,觉得真要养这么条狗其实也不错。而且大黄狗养在浣花巷这边的院子里,也不会添太多的麻烦。

  不过江平面临两个问题,是房东黄老太太同不同意在院子里养狗;二就是俏邻居张晨临对此是什么态度。江平已经不是做事不计后顾的热血少年了,如果留下大黄狗会带来很大的麻烦,那他宁愿改变主意。

  就在江平迟疑不决时,大黄狗突然站了起来,警觉地看着院门的方向。几乎就在同时刻,院门被人推开,午休的张晨临回来了。

  看到有人闯入,大黄狗立刻有了反应,它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威胁声,同时朝张晨临冲了过去。还好江平反应够快,连忙拦住大黄狗低喝道:“这是自己人,不能咬!”

  大黄狗仿佛听懂了江平的话,低低呜咽声后就坐了下来。

  张晨临开始时确实被吓了跳,但很快就惊喜地问江平:“哪里来的狗啊?”

  “在狗肉火锅店救的,没想到这家伙赖上我了”江平把大黄狗的来历说了遍,然后试探着对张晨临道:“我是想把它留下,毕竟这家伙看着挺可怜的,不管它的话,指不上什么时候就进了别人的肚子。而且你刚才也看到了,这家伙警觉性还挺高,留下来看家护院也不错。你个年轻姑娘单独住,有条狗的话要安全得多。”

  张晨临本来就是个喜欢小动物的姑娘,再加上江平提到了安全问题,她也觉得留下大黄狗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张晨临还是有些犹豫,小声地对江平道:“要是黄老太太不同意怎么办?”

  江平早就想好了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指着院门边的墙角笑道:“你看那边本来就有个狗洞,说明黄老太太家以前也是养狗的。再说我们也是为了安全着想,她老人家挺通情达理的,应该不会不同意吧?”

  江平的话说服了张晨临,她想了会后轻轻点头道:“行,那我们就留下它好了。不过得给它起个名字才行,既然它是带回来的,名字就由你来起吧!”

  江平看了眼又懒洋洋趴着的大黄狗,想到自己是在狗肉火锅店救下它的,于是对张晨临道:“那就叫它火锅吧!”

  分割线

  第二章送上,那个你懂的。

  感谢书友“土立土及”的打赏。

  1153

  第66章晚上要谁陪?

  热门推荐:

  虽然张晨临觉得“火锅”这个名字对条狗来说,实在是不怎么样。但毕竟它是江平的狗,起什么名字应该由江平说了算。而且再多想层的话,这个名字还挺有纪念意义的,于是张晨临也点点头道:“行,那就叫火锅吧!”

  大黄狗有了名字,张晨临似乎高兴得很,蹲下身去拍着它的脑袋道:“你有名字啦,以后就叫火锅喽!”

  张晨临刚去摸火锅的脑袋时,江平还是有些紧张的。不过他很快就发现,火锅似乎已经把张晨临当成了自己人,很享受她的抚摸。这也让江平啧啧称奇,看来火锅确实是条很有灵性的狗,可以清楚地分辨出谁对它有威胁,谁又是自己人。

  不过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