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江平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立刻把自己家的电话号码告诉了赵国权。赵国权认真地记下号码仔细收好,还想对江平些什么时,个护士匆匆从急救室方向走了过来。

  “谁是李利的家属?”护士急促地道:“快跟我来,人不行了!”

  赵国权脸色变,连忙对江平道:“江,我得先过!”

  知道护士口中的李利就是赵国权的女婿,江平立刻对他道:“赵伯伯您快去,我没事的。”

  “好,保持联系!”赵国权对江平头,匆匆跟着护士离开了。

  眼下赵国权已经走了,赵晚晴又刚从手术室里出来,江平觉得自己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算算时间父亲也差不多该到了,所以江平决定去医院大门口等他。

  江平来到医院大门口等了会,就看到父亲江建华匆匆赶到。此时的江建华正值壮年,腰板挺得笔直,步伐轻快矫健,和江平前世的记忆中那个坐了十几年牢,苍老憔悴的父亲完全不同。

  看着比记忆中年轻了二十年的父亲,激动的江平也不由得眼眶热。他朝满脸焦急的江建华挥挥手,然后大步迎了上去,给了父亲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知道儿子遭遇车祸,江建华也是心急如焚。在看到江平并无大碍后,总算把悬着的心放下了。不过他没有料到,江平居然会拥抱自己。在江建华的记忆里,儿子可是很久没和自己这么亲密过了,也不禁有些意外。

  不过江建华很快就想到,儿子刚刚经历了次车祸,有这样的表现也在情理之中。事实上江建华并不抗拒江平这么做,反而因为儿子还和自己这么亲密而暗暗高兴。

  江建华在江平背上轻轻拍了两下,声地问道:“儿子,你没事吧?”

  借着和父亲拥抱的机会,江平也压下了激动的心绪,笑着头道:“医生给我做过检查了,没有什么问题。”

  虽然在看到江平时就猜到他没有大碍,但在听儿子亲口了之后,江建华还是欣慰地连连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看着父亲高兴的样子,江平也不禁心头暖,声对他道:“对不起,爸爸,让你大老远的跑趟。”

  江建国笑道:“你这孩子又傻话,只要咱们全家能平平安安的,我跑趟有什么大不了的?”

  父亲的话让江平心头动,故意加重语气道:“您得对,全家平安才是最重要的!”

  江建华急匆匆赶来,知道儿子没事也是松了口气。两人回到出车祸的路口取江平的自行车,在路上江平把事情的经过大致对父亲了遍。不过他当然不会自己是故意赶过去救人的,只是正好遇上,所以出手救了赵晚晴母女。

  江建华为人忠厚,并不反对儿子救人的行为,只是再三提醒他今后遇到类似的事情,定要先考虑自己的安危。这也是为人父母的人之常情,江平当然是口答应下来,向父亲保证绝对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在路上江建华也问起江平,为什么大早不上学却会出现在那个路口。江平胡乱编了个理由,自己去附近的家新华书店买参考书,事发时刚好经过那个路口而已。

  对江建华来,儿子平安无事才是最重要的,也没有在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上过多纠缠。因为觉得江平刚刚受了“惊吓”,所以江建华也决定今天请假,留在家里多陪陪儿子。

  对江平来,父亲的决定可谓是正中下怀。江平正想守在父亲身边,以免有人象前世样,蛊惑他去给钱靖那个家伙罪呢。

  父子两人回到家中,在进家门前江平叫住江建华道:“爸爸,今天的事就别跟妈妈和妹妹了。”

  江建华好奇地问:“为什么?”

  江平答道:“我已经没事了,了反而让她们白白担心,真的没必要。”

  江平的这番话让江建华脸上露出了笑容,欣慰地道:“嗯,我儿子长大了,知道为家里人着想了,好,那就听你的!”

  对拥有成年人灵魂的江平来,这样的称赞还让他有些哭笑不得。江平推自己想休息会,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轻轻锁上门后,江平和衣躺在床上,思索着下步该怎么走。因为有了江平的介入,父亲去给钱靖罪的可能性已经大大降低。接下来江平要面临的最大的危机,就是妹妹江薇的病情了。

  按照江平前世的记忆来看,半年后妹妹就会被查出患上了急性白血病。虽然江平的血型和妹妹匹配,可以作为骨髓移植的供体,但父亲已经入狱的江家根本凑不出巨额手术费用。所以江平和母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妹妹饱受病魔的折磨,最后在花季的年龄就撒手人寰。

  既然有机会重活次,江平当然不会让前世的悲剧重演。他很快就决定,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赚钱,等妹妹发病后就能尽快为她进行治疗。

  确定了近期的目标,江平的思绪很快就转到在车祸发生前看到的异象上。虽然那只不过是惊鸿瞥,但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江平确信这绝对不是自己眼花,而是确实发生过得。只是眼下还不明白这种奇异的现象究竟有什么含义。

  “如果是重生的后遗症,那为什么我看他们家三口的颜色都不同呢?”躺在床上的江平在心里暗自思忖:“这就明每个人印堂处出现的光芒,很有可能和他们本人有关,不过到底是什么关系还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江平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进展,思绪又回到了上午的那场车祸上。他已经知道李利这次恐怕难以幸免,不禁暗暗叹息道:“唉,要是我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就好了,这样突然出现的异象就不会影响到我救人了等等,未卜先知?!”

  想到这里江平脑中突然灵光闪,不由自主地坐了起来。

  分割线

  新的天开始了,海马继续求收藏击和推荐票,请大家多多支持哈!

  第05章堂叔上门

  江平重重捶床板,忍不住自言自语道:“对啊,未卜先知!我怎么没想到呢!”

  想到车祸后赵晚晴家三口不同的遭遇,江平觉得自己的推测很有可能是事实。李利印堂上的黑色,正是代表了他会在车祸中丧生,而赵晚晴和女儿印堂上的红色,则表明她们会受伤,也就是所谓的“血光之灾”。

  至于赵晚晴和女儿印堂上的红色为什么有深浅之分,也可以用她们受伤程度不同来解释。赵晚晴伤势比较重,所以代表血光之灾的红色更深;而李嘉佳只受了微不足道的擦伤,所以当时她印堂处的红色也是淡淡的若有若无,不仔细看就很难发现。

  这个发现让江平大为兴奋,要是真能预知其他人最近的运势,无疑是项了不起的能力。再加上他前世的那些本领和记忆,这辈子不混个风生水起的,未免也太对不住自己了。

  当然,眼下江平也不能确定,自己的这个推测是否正确。不过要弄清楚这并不困难,只要找机会证实下就可以了。

  就在江平怀疑自己是否拥有看穿别人运势的能力时,家里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于是江平暂时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跑到外面接电话去了。

  眼下是00年,江平家的条件非常般,就连他的父亲也都没用上手机呢。平时和亲朋好友联系,全靠家里的固定电话。

  江平跑到客厅,拿起在他看来显得粗陋的电话听筒问道:“你好,请问找哪位?”

  也许是江平的用语过于正式,对方愣了下才试探着问:“这里是江建华的家吗?”

  江平老实回答:“是的。”

  听这里确实是江建华的家,对方也放松下来,顿顿后才恍然大悟道:“你是江平吧?我是你永华叔啊!你这孩子怎么话本正经的,害得我以为打错电话呢。你爸爸在家吗?”

  江平的堂叔名叫江永华,在他前世的记忆里,这位堂叔是某家公司的副总,据收入很高,家里的条件自然也非常好。他清楚地记得妹妹生病后,母亲去堂叔家借钱给妹妹治病,结果在苦苦哀求下也只借到区区几千块,还不如很多老邻居借得多呢。到后来母亲生病时,江平也上门向这位堂叔求助过。而这次江平居然空手而归,这个在当时就号称年收入十几万的堂叔,居然连分钱都没借,所以江平对这位堂叔的印象并不好。

  不过如今在江平年轻的身体里,却是个年近四十的成年人的灵魂。所以他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满,只是不动声色地对江永华道:“堂叔好,我爸在家呢。”

  “在家就好,在家就好。”江永华松了口气道:“你跟你爸声,我找他有事,让他在家等会,我马上就到!”

  江永华显然是有什么急事,在江平答应之后就匆匆挂了电话。

  江平放下电话听筒,皱着眉头自言自语:“他这么急来找我爸有什么事?真是莫名其妙!”

  在江平前世的记忆里,因为赚得比几个堂兄弟都多,所以自己的这位堂叔向来自视甚高,和老实巴交的父亲就更加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了。两户人家除了逢年过节会例行见个面外,平时根本没有什么走动。这次堂叔居然这么急切地要和父亲见面,也难怪江平会有这样的想法。

  就在此时江建华从外面走进来问江平:“谁的电话?”

  虽然心里觉得奇怪,但江平还是对父亲实话实:“是堂叔打来的,他有事找你,让你在家里等他。”

  “哦,反正今天也不去上班了,等就等吧。”江建华不以为意地头,然后才对儿子叹道:“起你这个堂叔也真不得了,听他已经当上永昌公司的副总了,每个月工资加奖金有万把块呢!要是我也有这么高的工资,就不用为你和妹妹的学费发愁啦!”

  江平知道父亲直为自己的收入太低而耿耿于怀,正想劝他不要想得太多,却突然抓住了父亲话里的重,连忙问道:“你刚才堂叔是永昌公司的副总?”

  “是啊,好像是前几个月刚升上去的。”江建华头道:“听你堂叔很受老板的器重,手下管着百十号人,公司里的不少事都要他拿主意呢!”

  “原来如此”听了父亲的话,江平恍然大悟地头。

  在前世父亲直没告诉江平,他究竟是怎么和钱靖搭上关系,为这家伙罪的。而今生父亲无意中的话,却让江平弄清楚了其中的奥妙。

  前世的江平为了调查父亲给钱靖罪的真相,也对这家伙作过调查。钱靖的父亲名叫钱永昌,就是永昌集团公司的老板。而江平的堂叔江永华居然是永昌公司的副总,知道了这些信息,切问题自然也就迎刃而解,显然是江永华在当中牵线搭桥的。不过既然老天爷给了江平重活次的机会,他当然不会让这事再发生。

  打完电话之后没多久,辆马自达停在江平家外的巷里,西装革履的江永华从车上下来了。00年的时候江永华已经有私人轿车,绝对算得上是成功人士了。他看了眼江平家略显破旧的老房子,嘴角流露出丝轻蔑的微笑,上前敲响了大门。

  门很快就打开了,迎接江永华的正是江平。看到自己这个侄子,江永华带着虚伪的笑容道:“哟,江平真是越长越帅了,在学校定很受女孩子们的欢迎吧?”

  就连江平也不得不承认,江永华确实很会话。如果自己真是个十八岁的年轻人,肯定会因为这句话而对他大有好感。然而在重生之后,江平有着十八岁的身体和三十八岁的灵魂,所以江永华这套对他完全没有用。

  江平只是礼貌地对江永华头,不动声色地道:“叔叔你来啦,我爸在等您呢。”

  “好,好。”江永华本来也没兴趣和江平废话,随口应了两声就进去找江建华了。

  江永华见了江建华就把他拉进了房间里,还非常谨慎地关上了房门,显然不想让别人知道两人在谈什么。

  看着江永华鬼鬼祟祟的样子,江建华不禁皱起眉头道:“永华,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事直接就是了,何必要这样呢?”

  江永华是来服堂哥给老板儿子罪的,这事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再心也不为过。在确定窗户都关好之后,他才神神秘秘地对江建华道:“三哥,我这次来是有件大好事要照顾你啊!”

  被神秘兮兮的江永华勾起了兴趣,江建华忍不住问:“到底是什么事?”

  见堂哥对自己的话有兴趣,江永华也是精神振,连忙凑上去声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个朋友今天早上遇到的事”

  江永华大概地把事情了遍,他故意把车祸得轻描淡写,尽量给人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印象。然后江永华才流露出来找江建华的真正目的,压低了声音道:“我的那个朋友快结婚了,要是在这个时候进去了,婚礼肯定就泡汤了。所以他想找个人替他把这事认下来,所以我就找你帮忙啦!”

  老实的江建华这才明白堂弟来找自己的目的,不由得惊讶道:“你是想让我给他罪?这也算是好事?!”

  “嘘,你声!”江永华连忙压低了声音道:“你虽然会受委屈,但我那个朋友也不会让你白白这么做。人家可是了,只要你愿意,事成之后先付三十万!除此之外,你在里面每待年就有五万块的补偿费!”

  在00年,江平所在城市的人均收入也不过只有万多块。对家境普通不怎么样的江建华来,从堂弟嘴里冒出来的绝对是天文数字。这让他没有立刻拒绝,而是期期艾艾道:“你你朋友给的钱不少啊!”

  善于察言观色的江永华看就知道,堂哥这是有些心动了,立刻趁热打铁道:“可不是嘛,我那个朋友很有钱,这次只求破财消灾。人家已经了,只要有人愿意帮忙,除了会给大笔钱之外,等出狱了还会给他排个轻松但工资却很高的工作。”

  如此优厚的条件令江建华愈加动摇,江永华见状继续劝道:“堂哥,江平眼看就要高考了,在过几年江薇也得上大学吧?两个孩子的学费加在起,你和嫂子的压力那可就大了去了!

  何况就算江平大学毕业了,过几年就要结婚生孩子吧?现在结婚可都流行男方准备房子,那些商品房没个几十万可拿不下来啊!不过要是有了这笔钱,这些问题可就全都解决了,你是不是好事呢?”

  在江永华巧舌如簧的鼓动下,江建华彻底心动了。不过他也知道给人罪是违法的,所以还是有些犹豫,嗫嚅着对江永华道:“可是我要是真的进去了,老婆孩子在外面怎么办?”

  听到堂哥这句话,江永华得意地笑了。因为他已经看出来,江建华已经心动了,只要再敲敲边鼓,肯定能让他答应下来。

  分割线

  感谢书友“花云峰”,“”的打赏。

  继续求收藏击和推荐票啊,请大家多多支持!

  第06章平安是福

  江永华可是带着老板钱永昌的厚望而来,前来服江建华给钱公子罪的,自然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眼看江建华就要头了,他连忙接着道:“家里的事我会帮你照顾,你就别担心啦!想想看,最多两三年你就能出来了。到时候不但两个孩子的学费不用愁,而且连江平的婚房也有了,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你就当自己去国外打工几年好了,工资还没有这么高呢,对不对?”

  堂弟的话让江建华心动不已。他心想让家人过得更好,但也知道自己没什么本事,要赚到那么多钱非常困难。而眼下堂弟似乎提供了条捷径,让江建华觉得用吃几年苦的代价来换取这么大笔收入,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察言观色的江永华知道,堂哥只是在做最后的犹豫而已,于是急促地道:“这事急得很,你可得早作决定,要是晚了的话,不定就被别人给抢先了!”

  这话让江建华有了紧迫感,他深吸口气正打算答应下来,房间门却突然被推开,江平神色凝重地走了进来。

  江永华以为和堂哥的谈话神不知鬼不觉,其实全被门外的江平听了去。前世的江平对父亲抛下家庭给人罪的行为很难理解,所以直对他有所怨言。而在知道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后,江平才明白原来父亲是为了家人才这么做的,自然也觉得非常感动。

  不过拥有前世记忆的江平知道,父亲虽然给人罪坐牢,但却是真的好处都没有得到。很显然江永华食言了,当初对父亲许诺的好处根本没有兑现,也让江平愈发鄙夷他的人品。

  知道被江永华这么忽悠下去,父亲很快就会答应他,所以江平轻易地用铁丝捅开门锁,赶在父亲答应之前打断了这次谈话。

  江永华对谈话进行要紧要关头被人打断非常不满,冲着江平皱起眉头道:“我们大人正在事呢,你进来干嘛?”

  江平根本没有搭理江永华,而是径直来到父亲面前沉声道:“爸,你还记得之前在医院里我们过的话吗?”

  江建华有些莫名其妙地反问:“在医院里我们过什么了?”

  眼看着江建华就要答应帮钱靖罪,却被突然出现的江平破坏了,江永华肯定不乐意了。他可没工夫看江建华父子在这里打哑谜,没等江平开口就咳嗽声道:“江平啊,我和你爸正在谈正事呢,你就别添乱了。有什么事等我和你爸谈完再,你先出去吧!”

  见堂叔如此迫不及待地要坑自己的父亲,江平当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他根本没有跟江永华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对方,丝毫不掩饰心中的愤怒。

  江永华还想催促江平离开,但在面对他冰冷的目光时,却不知怎么的心头寒,下意识地闭上了嘴巴。看着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