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如果放在前世,江平肯定会对周翔奋起反击。然而如今的他是个有着大叔灵魂的高中生,对周翔的挑衅只是付之笑,根本没有把这种事放在心上。

  不过对此不在乎,并不代表其他人也样。比如李倩就对周翔故意针对江平非常不满,立刻站起身冷冷地道:“江平昨天没来是因为他请了病假,这事李老师也已经知道了。周翔你不了解情况,就请不要乱话,以免影响同学之间的团结!”

  别看李倩和江平在起时脾气很好,就算江平调笑几句少女都不生气,但当她俏眉紧皱地警告周翔时,还真有几分班干部的气势。

  在警告周翔的同时,李倩还担心江平因此生气,悄悄地看了他眼。在发现江平神色如常,还故意向自己眨眼时,少女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周翔本来就是理亏的方,又被班里人气极高的李倩这么通警告,气势立刻就弱了下去。他不敢冒着犯众怒的风险和李倩作对,只好乖乖地闭嘴不再话。不过虽然表面上看来周翔已经偃旗息鼓,但其实却对江平更加痛恨。神色阴沉的周翔紧握双拳,暗下决心定要在高考前,给江平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江平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坐在座位上的他很快就走神了,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江平来眼下最迫切的就是为妹妹赚到足够的医疗费,不过对才十八岁的他来,要在半年里赚到三十万可不容易。

  江平虽然重生了,但对什么福利彩票中奖号码或者股票线图还是无所知,所以想靠这些东西来赚钱基本是没什么可能了。

  如果是在前世,江平只要到某家博物馆走趟,区区三十万完全不在话下。然而眼下他的身份是高中生,就算真能从别人那里弄到这么值钱的古董,也不太敢拿出手。销-赃这种事也是要有渠道的,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的。否则的话不但东西可能被人黑吃黑,很有可能连性命都难保。

  不过前世的经验也不是对江平帮助都没有,在目前他至少可以仗着前世培养的眼光和经验,到市场上淘些有利可图的古董和艺术品,然后转手赚些差价。虽然这样赚钱比较慢但却比较安全,如果运气好捡个大漏什么的,不定妹妹的医疗费就能赚到手了。

  想到这里江平决定,明天周末就先去老-城-区的古玩条街碰碰运气。相信以自己的眼光,找几件真东西转手赚差价应该没有问题。

  确定了接下来该走的路,江平的思绪又回到车祸前看到的异象上。虽然江平认为自己拥有了看穿别人运势的能力,但那毕竟只是猜测而已,眼下还无法证实。

  于是江平决定在正在上课的老师身上试试,他暗暗集中精神,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讲台后面的英语老师,希望能再次看到对方印堂处的光芒。

  然而事实让江平很失望,无论他怎样努力,却效果都没有。反而是两眼因此变得又酸又涩,让江平觉得好不难受,也让他明白自己的这种能力也不是想用就能用,而是需要满足某些先决条件才行。

  不过先决条件究竟是什么,江平眼下还不知道。他也只能慢慢摸索,希望尽快弄清楚其中的奥秘。

  江平想的是弄清楚异象的奥秘,但他现在的表现却给了英语老师不同的印象。眼见江同学直看着自己,目光中似乎还有几分期待的意思,英语老师还以为他是想回答问题呢。在英语老师看来,对这样学习认真的同学,当然要给予定的鼓励才行。

  刚好现在需要有同学朗读篇对话,于是英语老师冲江平头道:“江平,你把七十五页上的课文给大家读遍!”

  正在想心事的江平根本没听清英语老师的话,直到老师第二次叫他的名字,江平才站起身来茫然地问:“王王老师,您叫我干嘛?”

  分割线

  今天第二章送上,继续求收藏求推荐票啦,请大家多多支持。

  感谢书友“9777”的打赏。

  第09章口语能力

  江平的话立刻引起阵哄笑,周翔更是抓住机会大声道:“王老师,您真要江平给大家念?就凭他的口语水平,念出来不但中国人听不懂,而且连外国人也听不懂啊!”

  “哈哈!”被周翔这么,班里的笑声更大了。

  李倩看了眼满脸茫然的江平,不由得暗暗为他着急。同时少女也对趁机嘲笑江平的周翔更加不满,要不是有老师在教室里,她又要出面为江平打抱不平了。

  好在此时坐在后面的王军声提醒,江平才知道原来英语老师只是要自己读篇课文而已。

  也许对前世正在读高三的江平来,英语口语确实是他的弱项。然而对重生后的江平来,这完全不是问题。前世的江平曾经在欧美住过十几年,几个学位也全都是用英语教学的大学里拿到的。事实上他除了精通英语之外,对法语德语意大利语和日语也有很深的造诣。而高中课本上的英语内容,对江平来完全没有难度。

  看了眼洋洋得意的周翔,江平清清嗓子开始朗读课文。他才念了半句,本来面带怒容的英语老师就变了脸色,换上了副十分欣赏的表情。很快其他同学也收起了笑容,目瞪口呆地看着正在念课文的江平。整个教室很快安静下来,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安静地听江平朗读课文。

  江平操着口正宗的牛津腔英语,连串英语单词流利地从他嘴里蹦出来,如果闭上眼睛的话,绝对给人是个老外在朗读的错觉。而且这老外还不是得克萨斯那种地方的农民,绝对是剑桥或者牛津毕业的英语系的高材生。

  虽然江平的同学们接触英语也不算多,但好坏还是能分辨出来的。听着江平口流利纯正,和教学磁带都不相上下的英语,所有的同学都深感惊讶。包括王老师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想到,原来口语非常般的江平,居然能达到这么高的水平。

  江平顺畅地把课文都读完,然后就从容地坐下,安静地等着老师的评价。王老师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满脸笑容地表扬他:“江平读得太好了,发音准确吐字清楚,是我教书这么多年来,见到的口语水平最好的学生!”

  到里王老师停了下,然后很是感慨地道:“记得刚开学时,江平的口语水平很般,为此我还特意批评过他。然而经过个学期的努力,他就能有这么明显的进步,可见无论门功课有多难,只要你确实努力了,总能有所收获”

  英语老师在讲台上表扬江平,下面坐的学生却有不同的想法。

  李倩当然是高兴极了。她本来还担心江平会在全班同学面前出丑,甚至会被周翔进步嘲笑。没料到江平的口语水平这么高,不但念得比自己流利许多,甚至比王老师都要标准。这让少女心里对江平的评价又高了许多,忍不住回头给了他个甜甜的笑容。

  而周翔的脸色则十分难看,刚刚他还当着全班的面嘲笑江平,没想到江平立刻就露了手,连老师都对他大加表扬。这无疑等于当众扇了周翔的脸,让他在全班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周翔甚至觉得许多同学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众人的眼神中充满了嘲讽。

  周翔家庭条件不错,学习成绩又直非常好,从来没在学校里出过这样的洋相。这也让他更加痛恨江平,忍不住在心中暗道:“这个混蛋肯定是故意要我出丑,看来要找机会给他颜色看看才行!”

  江平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周翔眼里已经成了仇人,或者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乎。老师的表扬也没有让江平得意忘形,他还是象刚才样安静地坐着,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才能尽快地赚够妹妹的医疗费。

  节课很快就过去了,趁着江平的同桌走开的机会,李倩来到他身边笑道:“看不出来啊,没想到你的口语水平这么高了!”

  江平当然不能实话,只是对李倩微微笑道:“我可是练了整整个学期呢,每天回家都照着磁带念半时的。”

  李倩往周围看了眼,确信没有其他同学注意到自己,这才声道:“我我也想提高下口语能力,你,你能帮我复习吗?”

  少女的话让江平心头动,不由得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她的俏脸。实话口语能力和高考成绩的关系并不大,眼看着就要高考了,李倩居然还要江平帮她提高口语能力,傻瓜都知道她真正的用意是什么。

  被江平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李倩俏脸微红道:“不愿意就算了!”

  “我当然愿意。”江平不想让少女伤心,连忙声道:“其实我也有些数学的问题想要请教你,我们正好互相帮助!”

  李倩的父亲李林祥就是教数学的,所以少女的数学成绩特别好。听江平这么,她立刻高兴地头道:“好,那就这么定了!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明天就是周末了,江平打算去老-城-区的古玩条街淘货,于是询问李倩的意见:“星期天下午吧,你有空吗?”

  李倩想了想后头道:“行,那就后天下午,我吃过午饭去找你。”

  “没问题!”江平头,算是把这件事定下来了。

  这时候江平的同桌也回来了,李倩也不方便再和他下去,带着开心的笑容回自己座位上去了。

  坐在教室另边的周翔把江平和李倩谈话的情形尽收眼底,虽然没听清两人在些什么,但只看李倩的笑容就知道他们聊得很开心。这让周翔对江平的痛恨程度达到,终于下定决心,要好好教训他顿。

  重生后的江平还不知道,自己第天上学,就莫名其妙地结下个仇人。本来就不想读书的江平好不容易熬到放学,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去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江平起了个大早。他跟父母要去学校补课,然后就骑着自行车直奔位于老-城-区的古玩条街。

  分割线

  今天的第更,继续求收藏击推荐票啦!

  第10章古玩条街

  江平家所在的苏市,位于江南的鱼米之乡,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在老-城-区处处可见有数百年历史的古老建筑,历史的厚重感十分浓重。

  在老-城-区有条叫相国路的街道,这条路两边开了许多家古董店,还有许多贩在路边摆摊,出售各种或真或假的古董和收藏品。特别是进入二十世纪之后,相国路的古董交易愈发红火,人们渐渐忘记了这条路的原名,而是称之为“古玩条街”。

  今天是周末,古玩条街比平时更加热闹。不但路边的古董店全都开门迎客,路边的摊贩也比平时更多。窄窄的马路上人头攒动,全都是想来淘换宝贝的人。江平把自行车锁在路口,然后开始在街上边走边看,希望能淘到让自己有利可图的东西。

  当然,身为个高三学生,江平能动用的资金实在少得可怜。在他的口袋里,总共只有千三百五十块。虽然这笔钱看似少得可怜,但已经是江平的全部财产,是他攒了多年的压岁钱。

  既然资金不足,江平当然不敢进那些门面气派装潢考究的古董店,而是打算在街边的摊上碰碰运气。眼下刚刚是00年,拥有前世记忆的江平知道,从九十年代后期兴起的收藏热还不象后来那么疯狂。他相信只要自己有耐心,再加上些许的运气,应该能在这些地摊上找到些能为自己赚钱的东西。

  江平从第个摊位开始,逐个地往下看,希望能有所斩获。在基本都是中老年人为主的古玩条街,年轻的他自然有些引人注目。

  不少摊主觉得年轻的江平没经验,都想在他身上捞票。只要江平在这些人的摊位前站定,摊主就会热情地向他推荐摊位上的物件。这些摊主就是牛皮怎么大怎么吹,个个都把自己的物件得天花乱坠。话里话外都在暗示江平,要是他不立刻出手把自己介绍的东西买下来,就是吃了天大的亏,今后都没处哭去。

  这些摊主当然不知道,江平的前世不但是个著名的大盗,同时也是个有很高造诣的古董和艺术品伪造者。他伪造出来的古董和艺术品,甚至能骗过绝大多数的鉴定专家。想要伪造出以假乱真的古董,就要求江平本身也有独到的眼光。事实上江平鉴别古董和艺术品的造诣,绝对称得上是专家水平,这些摊主想要忽悠到他,简直就是在班门弄斧。

  对这些把自己的东西夸到天上去的摊主,江平只是笑笑就走开了。他来这里是为了给妹妹挣医疗费的,可没工夫听别人吹牛。

  江平本以为靠自己的见识和眼光,要在这里赚到钱并不会很难。然而事实却让江平有些气馁,他已经把古玩条街从头到尾逛了遍,也没找到符合自己要求的物件。

  这倒不是那么多摊位上卖的都是假货,而是江平看上的东西不是价格太高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就是留给江平的利润空间太少,就算买下来也没什么意思。

  没料到第次来古玩条街,会是这样的状况,江平也觉得有些气馁。看来即便是在收藏热还没达到的00年,想捡漏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江平再想想也觉得正常,如果人人都能捡到漏,那些以搏大的捡漏故事也不会被大家所津津乐道了。

  没有什么收获的江平决定趁着现在人多,再努力下试试能不能看到别人印堂部位的颜色。于是他暗暗集中精神,盯着每个从自己面前经过的行人猛看,希望能在对方的印堂部位看到上次见过的颜色。

  然而事实却再次让江平失望,无论他怎样努力地集中精神也好,瞪大了眼睛也好,都没办法看到上次发生的异象。更要命的是江平集中精神看了没多久,就感到双眼睛又涩又痛,就好像被热油浇到似的。不信邪的他又坚持了会,眼睛的不适感愈发强烈,两眼已经变得滚烫,好像随时都要爆炸似的。

  “这样下去不会瞎了吧?”这个念头在江平脑中闪过,他也不敢继续试下去,只能放弃了努力。

  江平用力闭上双眼,过了好会才觉得眼睛舒服些。不过即便如此,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还是把刚好从面前走过的行人吓了跳。

  那老头很是同情地打量江平眼,好心地提醒他:“年轻人,眼睛不舒服就该去医院看,千万不要硬撑着,你年纪还,万落下什么病根可就不好啦!”

  江平问那好心的老头:“您老是医生吗?要不怎么能看出来我眼睛不舒服呢?”

  那老头指了指江平的眼睛道:“你眼睛的问题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自己去照照镜子就知道了!”

  江平身边不远处的个摊位正好在卖镶嵌了镜子的老家具,他连忙过去对着镜子照,发现自己的双眼通红而且还有肿,肯定就是刚才用眼过度所导致的结果。

  看着自己通红的双眼,江平也不敢继续试下去了。他的眼睛到现在还又疼又涩呢,要是还坚持尝试,万真的象那老头的那样伤到眼睛就得不偿失了。

  到现在江平既没有买到合适的物件,让异象重现的努力也没奏效,无所获的他难免有些失望。于是江平慢慢地往回走,打算取了自行车就回去。他可是借口上午学校要补课才溜出来的,必须在中午前赶回家。

  然而就在江平回去取自行车的路上,发现马路对面又摆出个新的摊位。他抱着姑且试的想法过去看了看,还真找到件挺合心意的物件。

  这是个鼻烟壶,看上去应该是由白玉雕成的。从雕工和表面的包浆来看,至少也应该是民国的东西要紧的是这只鼻烟壶和另外好几只鼻烟壶都放在个大盒子里,看来并没有得到摊主足够的重视。

  江平知道自己出手的时机到了,只要能以尽可能低的价格拿下这只鼻烟壶,今天这趟就算没白跑了。

  分割线

  今天第二更,继续求票求收藏啊。

  感谢书友“机智的机智”的打赏。

  第11章势利眼

  虽然心里跃跃欲试,但江平还是表现得很平静。他知道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不能让摊主看出自己对哪件东西有兴趣,否则的话对方肯定会坐地起价,想要捡漏也就没那么容易了。

  于是江平开始漫不经心地在摊位上东瞧瞧西看看,加上他略显稚嫩的外表,完全就是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摊主并不认为这个高中生模样的年轻人,真会掏钱买自己的东西,所以也没有殷勤地上来招呼江平。他只是对江平稍稍留意,不让这个年轻人乱碰摊位上的物件而已。

  在看了会后,江平的目光落到了那盒鼻烟壶上。他先是拿起另外几只鼻烟壶看了看,但全都很心地放了回去,最后看着那只白玉鼻烟壶喃喃自语:“这东西挺有趣的,买回去给爷爷当生日礼物好像不错”

  听到江平的自言自语,摊主也立刻来了精神,连忙笑眯眯地问他:“年轻人,对这玩意有兴趣?”

  “想个给爷爷当生日礼物。”江平又开始装嫩,略带腼腆地问摊主:“这些瓶子怎么卖?”

  “瓶子?!”江平对鼻烟壶的称呼让摊主很是有些怨念,很是想给他普及下基本的古玩知识。

  不过既然这个年轻人很有可能成为今天的第个顾客,本着“顾客就是上帝”的理念,摊主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笑吟吟地对江平道:“你指的那只瓶子可是清朝的东西,而且还是白玉雕成的,非常珍贵!如果你真想要的话,口价,两千块钱你拿走!”

  “两千?!”江平就象被踩了尾巴的猫样跳起来,惊呼声后转身就走。

  其实摊主也觉得自己开价两千是有贵,他本来是想在这个年轻的外行身上多弄几个钱的,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