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不同,那他可就真的要倒霉了。

  江平边边打开书包,看样子是打算向姜军等人提供纸和笔。不过在把纸笔拿出来之前,他却先从书包里掏出好几块红砖来。

  姜军等人见状,不由得全都恍然大悟。难怪这书包的攻击力这么强呢,原来江平在里面塞了砖块!这让姜军等人对江平更加畏惧,他们平时打架,最多也就是捡起砖块往人家身上拍而已。可不象江平这样“狡诈”,居然事先把砖块藏在书包里,既提高了书包的攻击力,还达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

  江平才不管姜军等人怎么看,把纸和笔分别放到几人面前,让他们写出那个人的名字。看着面带冷笑的江平,姜军等人别无他法,只好乖乖地把那个名字写了出来。

  江平收齐纸条看,脸上也流露出了丝冷笑。四张纸条上的字迹模样,都写着“周翔”这个名字。

  “果然是他!”江平冷冷地对姜军等人道:“你们去给我告诉他,以后不要再来找我麻烦,否则我会让他死得很难看!”

  凭心而论,江平只是想通过姜军等人吓唬周翔下,让他以后别来找自己的麻烦就好。对刚刚重生的江平来,要处理的事千头万绪,他实在没那个功夫和个高中生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然而江平却敏锐地发现,在他提到周翔的时候,姜军等人的目光全都不由自主往天台上的水箱那边飘。虽然几个人很快就移回了目光,但却瞒不过拥有前世丰富经验的江平。他很快就想到种可能,在几姜军等人惊愕的目光下,大步向水箱走去。

  江平猜得没错,周翔确实就躲在水箱后面。虽然周翔也知道这样不安全,但他实在恨透了让江平,所以宁愿冒险也要亲眼看到江平被打的场面。

  周翔本以为可以出口恶气,但事情的发展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在见到江平轻而易举地打倒了姜军等人,周翔真的吓坏了。他躲在水箱后面不敢露头,只希望江平不要发现自己,否则那可就太惨了。

  然而周翔的愿望没有实现,当江平出现在他眼前时,周翔就像泄气的皮球,吓得全身都软了。

  “你这是有多恨我啊,居然要亲眼看着我挨打才解气!”江平面带玩味的笑容,把揪住周翔的衣领道:“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做个了断,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

  江平可不只是在狠话这么简单,而是边边把周翔往天台边上拖。当然,江平也没真想把这家伙扔下去,只是想吓唬他下,让这家伙以后不敢再找自己的麻烦而已。

  然而对有心理学博士头衔的江平来,要骗过个高中生实在太简单了。反正在周翔看来,江平是真的想把自己从楼扔下去。

  以为自己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周翔撕心裂肺地大声惨叫,同时拼命挣扎。然而此时他已经吓得手脚发软,根本无法和江平抗衡。眼看自己离天台边缘越来越近,还在做最后挣扎的周翔只觉得裤裆热,居然被吓得尿了裤子。

  第20章出名了

  江平注意到有滩水渍在周翔两腿间迅速洇开,然后就闻到了股难闻的臊臭味,连忙放开手道:“我靠,居然吓尿了!就你这个胆子还敢找人对付我,就别出来丢人啦!”

  现在周翔终于明白,江平只是在吓辉己而已。然而此时他的裤裆已经湿透,在又是愤怒又是难为情之下,连个字都不出来。

  江平也没想到周翔这么没用,居然会被吓出尿来,其他些吓唬他的手段也用不上了。他实在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被吓坏的高中生身上,只是冷冷地扫了周翔等人眼,然后拿着书包自顾自地离开了天台。

  张军就在下面的走廊里焦急地等着江平,见他下来连忙迎了上去,很是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江平拍着张军的肩膀道:“跟你了不用担心,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

  张军上下打量了江平番,确信他真的没事,不由得眉飞色舞地道:“哥们你行啊,能在和姜军那伙人上天台还好好的回来。快跟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军完全没有想到,江平能个人摆平姜军他们四个。所以在他看来,肯定是江平用什么办法服对方没有动手,这才能全身而退。

  江平在前世是个著名的大盗和古董伪造者,这两个职业都要求他在大多数时候保持低调。这个习惯也被江平带到了今生,他并没有告诉张军自己在天台上打杀四方,把姜军等人全部打倒的事,只是对好朋友淡淡地笑道:“我当然是跟他们讲校纪校规啊,还有个月就毕业,犯不着在这个时候背个处分啦,着着他们就让我下来了。”

  “我才不信呢!”张军横了江平眼道:“姜军那伙人是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他们才不在乎背处分呢,你子肯定有其他手段!”

  然而不管张军怎么追问,江平只是微笑不语。他的灵魂已经不是十八岁的毛头伙子,完全没有要大出风头的想法。反正对江平来,只要把麻烦解决掉就好。至于过程就不用多了,以免给自己惹来麻烦。

  然而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江平在天台上的英勇事迹很快就在学校里传开了。这消息先是在高三五班里传播,然后就扩散到整个高三年级,在短短的天里,几乎全校学生都知道了。

  刚开始还有人不太相信这是真的,毕竟姜军等人简直可以是学校里的霸。平时只有他们欺负其他学生的份,就没人见过他们有吃亏的时候。更何况另方的当事人江平,直都是个不起眼的普通学生,之前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事。这次怎么就能这么厉害,个人把对方的四个人都打倒了呢?

  很快就有学生,这是江平自己编的谎言,为的就是引起大家的注意,让自己在学校里的地位更高些。他只是个想出名的骗子,根本就没那个胆量和姜军等人动手。

  然而学生们很快就发现,姜军等人对这事居然反应都没有。要知道他们可不是善茬,以几人平时的德行,肯定已经去找江平的麻烦,把他揍的满地找牙了。而这次姜军等人居然对此事保持沉默,足以明他们确实在江平手下吃了亏。

  于是原来只是个平凡高三学生的江平,立刻就成了二中的名人。不但许多高三男生看到江平会主动向他打招呼,就连些女生也会向江平投去甜甜的微笑。到后来甚至有些低年级的学生,成群结队的来到高三班门外,就为了睹这位传中“猛人”的风采。

  这情况让江平不胜其烦,他只是想安静地过完高三最后的个月,然而就是这么个的愿望,看来也很难实现了。

  事实上还有个人比江平更加烦恼,这人就是那天也在天台上的周翔。既然姜军等人被江平教训的事都传开了,他被吓得尿了裤子的事自然也不能幸免。

  学生遇到周翔时,表情都有些古怪,都是副想笑又憋着不敢笑的样子。不少男生甚至会刻意往他的裤裆部位看,好像还能看到被尿湿的痕迹似的。

  而许多女生遇到周翔,都会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然后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开两步,尽量和他保持距离。仿佛周翔身上还留有尿臊味,只有离他远些才不会闻到。

  本来周翔家境不错学习又好,人也长得挺端正,再加上也会做人,直都很受同学特别是女同学的欢迎。然而经过这次的“天台尿崩事件”后,他的地位就迅速下降,成了人人鄙视和暗中嘲笑的对象。

  如此巨大的反差,让周翔的自尊心深受打击,都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这也让以往向来自我感觉良好的周翔,开始变得低调而自闭。在学校除了复习功课之外,就独自人坐在座位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心事。

  没有人知道,高傲自负的周翔在受此打击之后,已经变得偏激而且危险。他不但对江平恨之入骨,甚至还迁怒到了完全无辜的李倩身上,正在暗暗策划着报复行动。

  那天放学后在天台上发生的事越传越广,到后来甚至连身为好学生的李倩都知道了。在某次下课时,李倩来到江平座位边声问:“那些事都是真的吗?”

  被李倩没头没脑的话问得愣了下,江平不由得反问道:“什么事?”

  “就是在天台上发生的事啊。”李倩紧张地问江平:“你真的打了姜军,还把周翔吓得那样了?”

  提到周翔被吓尿了也让李倩有些不好意思,李倩着着俏脸上就蒙上层淡淡的红云。

  少女娇羞不已的可爱模样,也让江平眼前亮。不过他并没有因此就忘乎所以,向李倩吹嘘自己的“辉煌战绩”。

  成年人的心态让江平显得十分沉稳,只是对少女淡淡笑道:“别听他们瞎,我又不是李龙,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们四个。至于其他事就更不靠谱了,全都是些没影的事!”

  分割线

  感谢书友“9777”,“花云峰”的打赏。今天三更,这是第更,求收藏和推荐票!

  第21章玄空诀

  听了江平的话,李倩的心情也十分复杂,在放心的同时也感到有几分失望。虽然理智告诉李倩,江平没有做那些事是最好的了。不过她毕竟还是个年轻姑娘,芳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英雄情结。如果江平真像传中的那样,个人对付姜军他们四个,还把对方都打趴下了,李倩很有可能会对他多出几分崇拜之情。

  然而江平的心理年龄,早就过了在女孩面前逞勇斗狠的阶段。所以在这件事上,他也注定要让李倩失望了。

  虽然对江平来,天台上的事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插曲而已,但也给他提了个醒。别看江平这次好像赢得十分轻松,其实全靠气势压住了姜军等人而已。如果他没有把对方吓住,肯定会挨顿狠揍,那时候在全校面前丢脸的就是江平了。

  江平心里清楚,即便自己是个重生者,除了有前世的记忆和见识外,甚至还拥有能看出别人运势的能力,但毕竟还只是个高中生而已。所以江平必须立刻想办法提高自己的身体素质和格斗能力,这样万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至少还有自保的能力。

  也许对其他人来,想要达成这样的目的,也就是跑跑步去健身房锻炼身体,最多再练习些散打拳击之类的格斗技巧而已。然而这些事对江平来就太儿科了,他有更好的方法来提高自己本身的实力。

  这当然要要从江平前世的经历起。当时二十多岁的江平已经是个初露头角的大盗,他在欧洲为下次行动踩时,无意中结识了个在当地开酒吧的华人。两人对女人的许多看法非常致,可以是见如故,没多久就成了好朋友。

  然而江平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自称叫项盛的中年人是个国术高手,在某个传承数百年的神秘门派中还有很高的辈份。也许是和江平谈得来的缘故,游戏风尘的项盛把套高深的本领传授给了他。

  项盛传授给江平的,包含了从强身健体提高各项身体素质,再到擒拿格斗甚至是干净利索的杀人手法的整套本领。而这套本事也有个充满了武侠感的名称,被称为玄空诀!

  而江平也没让项盛失望,在练习玄空诀的过程中表现出了很高的天赋,进步的速度非常惊人。

  事实上江平在三十岁之后,能成为令世界各国的警察都非常头疼的著名大盗,和他在玄空诀上的造诣越来越高有很大关系。修炼了玄空诀之后,江平的各项身体素质都有大幅度提高,在格斗方面也成了能够以当十的高手,这才让他每次行动都无往不利,直到被董震出卖,才含恨在多佛白崖折戟沉沙。

  虽然前世的江平在修炼玄空诀时进步非常快,但项盛还是有些不满意。他经常抱怨江平开始修炼玄空诀时,已经不是童子之身了。并且信誓旦旦地,如果江平以童子之身修炼玄空诀,不但进步更快,而且日后的成就也会高得多。

  按理来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但老天却给了江平重活次的机会,也让他能够以童子之身重新修炼玄空诀。

  当然江平在前世就向项盛打听清楚了,只要把玄空诀的基础打好之后,要不要保留童子之身就无关紧要了,也不会对接下去的修炼造成任何影响。

  而按照江平前世的经验,要打好玄空诀的基础,也就是年左右的时间而已。在今生江平以童子之身开始练习玄空诀,这个时间肯定会更短。反正江平今年才十八岁,就算等上年也不过十九而已,并没有浪费多少好年华。

  也正是因为这样,江平才会决定在今生修炼玄空诀。如果要为了修炼玄空诀就要江平放弃人生的大乐趣,他是绝对不会接受的。

  重生后的江平面临着千头万绪的问题,本来打算过阵子才开始修炼玄空诀的。不过在遇到这次的事件后,他意识到必须立刻把这件事提上日程才行。

  不过眼下江平住在家里,想要修炼玄空诀自然瞒不过家人。所以在正式修炼前,江平也只能先把这事和父母了。

  江平当然不可能把事实和盘托出,只是对父母自己担心每天忙于复习功课,会把身体熬坏,打算提早些起床跑跑步做做操,锻炼下身体。

  江建华十分支持儿子的决定,在他看来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儿子因为忙于复习而变成个病秧子,就算考上重大学也是得不偿失。

  而朱芸虽然担心这样会影响儿子复习迎考,但丈夫已经答应了,而且江平也保证会提早起床锻炼身体,不会影响到复习,所以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得到了父母的支持,江平终于可以开始修炼玄空诀了。

  玄空诀包含的内容可是不少,不但有强身健体增强体质的方法,也有克敌制胜甚至是击毙命的手段。

  对江平来,目前阶段最重要的是打好玄空诀的基础,优先提高身体各方面的素质。身体素质是基础,只有身体素质提高了,才能发挥玄空诀中那些克敌制胜的手段。

  玄空诀内容纷繁复杂,虽然强身健体的方法只是基础,但也绝对不容易。想要真正打好基础,不但要有足够的运动锤炼身体,还要通过训练特殊的呼吸吐纳方法强化内脏机能,甚至需要进行特殊的药物浸泡,来强化整个身体机能。

  当然,和家人住在起的江平暂时无法用药物浸泡身体,只能先用前两个办法来提搞身体素质。

  于是江平每天天刚亮就起床跑步,除此之外,还要通过其他方法锻炼肌肉。除了这些常规的训练外,江平每晚还会抽出个时,练习玄空诀中的呼吸吐纳之术。玄空诀的吐纳之术非常神奇,不但能增加内脏功能,还有加快神经反应速度提高感官的敏锐程度等效果,是强身健体方法中最关键的环。

  不过这呼吸吐纳之术的效果如此神奇,要练起来也当然也不容易。在前世江平足足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才摸到其中的门道。而这次江平因为有了前世的经验,在第三天时就已经踏进了呼吸吐纳之术的门槛,进步之神速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虽然进展神速,但江平也知道修炼玄空诀只能循序渐进,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每天都勤练不辍。这条路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只有持之以恒,才能有所收获。

  除了开始修炼玄空诀之外,江平也没忘记继续摸索势利眼的奥秘。他找机会施展了几次势利眼,想知道更多颜色代表的运势。

  可惜的是江平运气不太好,看到都是曾经见过的颜色,在这方面没有什么收获。反倒是经过两三次尝试后,那套清代古书中的灵气也被吸收殆尽了。

  不过江平对此并没有太在意,如今他对自己的能力多少也有些了解。知道只要能从古董中吸收灵气,就能继续施展势利眼,迟早能把其中的秘密都弄清楚。

  既然清代古籍蕴含的灵气已经被吸收殆尽,江平也没有继续保留的必要。他打算尽快把这套古籍卖给前世听过的那位收藏家,也好让手里那可怜的资金周转起来。毕竟对江平来,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赚到足够的医药费,他可不想让买来的物件在手里积压太久。

  好在周末很快就到了,江平再次以去学校为借口,带着那套古书出了门。

  分割线

  今天第二更送上!

  第22章浣花巷

  江平离开家后当然不会去学校,而是骑车径直往相反的方向而去。拥有前世记忆的他知道,那位对古籍很感兴趣的收藏家,目前应该住在老-城-区的浣花巷。

  据浣花巷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即便是在苏市这样的古城,也称得上是条历史悠久的街道。江平刚骑车来到浣花巷,立刻就喜欢上了这里。

  这条不宽的老街处处都能看到历史留下的痕迹,无论是青石板铺就的道路,还是白墙黑瓦的传统风格民居,都好像让时光回到了百年以前。

  只能容纳两辆轿车并排而行的浣花巷的边是条缓缓流淌的河流,另边则是住户的院子。不少人家的院子里都有高大的树木,茂密的枝叶从院墙上伸到街上,为在街上的行人投下片阴凉。而在河边则铺着整齐的石条,很多地方的石条直接延伸进河里,只要站在石条上就能跟河水来次亲密接触。

  然而虽然浣花巷的景色宜人,但不少人都认为这样的景色很快就会消失。大家之所以会这样认为,是有传言这条有数百年历史的老街很快就要拆迁,有房产开发商打算在这里建造高档住宅区。

  不过拥有前世记忆的江平知道,浣花巷最终还是保留了原样,而这都要感谢几年后成为苏市主政者的赵国权。是他力排众议,否决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