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在江平的目光落到老房子已经外露的屋梁上时,突然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异象。金色的光芒在两根粗大的屋梁上闪过,犹如两道闪电般,晃得江平差从自行车上摔下来。

  分割线

  今天第二更。

  第25章黄花梨

  大吃惊的江平连忙用力捏住车闸,自行车斜着向前滑行段,干净利索地停了下来。也多亏这片地区都是拆迁工地,路上几乎已经没什么行人了。否则江平这样突然停车,很有可能会被后面的人给撞上。

  不过此时的江平可顾不了那么多,他随手把车停在路边,目瞪口呆地象那幢拆了半的房子走去。

  在此之前,江平只在古玩摊老板的印堂处,才看到过那样的金色光芒,知道这种颜色代表的是财运的意思。他怎么也没想到,同样的金色光芒居然会出现在屋梁上,这也实在太出人意料了。

  自从知道自己有了势利眼之后,江平就直在探索其中的奥妙。眼下既然遇到了这么奇怪的情况,他当然要弄个明明白白。

  “为什么能在屋梁上见到金光?”来到老房子旁的江平抬头看着粗大的屋梁,同时在心中暗自思忖:“总不见得这两根屋梁很快会发财吧,这未免也太扯了。”

  老房子有两层楼高,江平站在下面看了半天也没什么发现。于是他决定爬上去近距离看个究竟,也好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房子的山墙都被敲掉大半,屋也都没了,结构很不稳定。要爬上这么幢房子,还是挺危险的。不过求知欲让江平忽视了这些危险,很快就沿着摇摇欲坠的楼梯,来到了老房子的二楼。

  江平正要想办法上屋看个仔细,就听到下面传来了响亮的声音:“年轻人,那里危险,你快下来!”

  江平回头看,之间几个戴着安全帽身穿工作服的男人就站在下面不远处。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正脸紧张地看着自己,刚才显然就是他在话。

  看这几人的打扮,江平就知道他们是拆房子的民工。几人满脸紧张的表情让江平暗暗叹了口气,知道想要爬上去看究竟是不可能了。

  带头的中年人还在催促江平:“这房子危险,快下来!”

  江平在对方的注视下离开老房子,两脚刚刚落地那个中年人就把将他拉开几步抱怨道:“你这娃娃真是不懂事,这房子都拆了半啦,随时都会倒下,你上去干啥咧?”

  虽然中年人的态度不怎么样,但江平也明白他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自然不好给对方脸色看。不过江平又很想弄清楚屋梁的秘密,实在不想就这样离开。

  在略思忖后江平立刻想到了解决之道,笑眯眯地对那个中年人道:“大叔,其实我就想看看那两根屋梁。不瞒你,我觉得这两根木头不错,想出钱买下来,你能不能帮帮忙啊?”

  江平的话让那中年人来了兴趣,他打量着老房子的屋梁道:“这两根料确实挺好,你真的想买?”

  虽然江平也不了解那两根木料,不过既然能让势利眼有所感应,肯定有不平常的地方。所以他根本没有犹豫,立刻头道:“真的想买,你开个价吧!”

  见江平不像是在开玩笑,中年人略沉吟道:“两根料三百块钱,你要的话咱们哥几个就帮你弄下来。”

  这片拆迁工地里有不少老房子,这些房子多数都是砖木结构,些房子的屋梁又粗又长,确实是很不错的木材。这些负责拆房的民工,也会把拆下来比较好的木料,低价卖给来收购的商人,也能补贴收入。

  所以在确信江平是真的想要这两根木料,领头的中年人没想太多就开了价。当然,这个价格要比平时高,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谁叫江平就想要这两根木料呢,市场需求决定价格嘛。

  对江平来,三百块也在承受范围内。所以他没有任何迟疑,立刻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三张百元大钞道:“成交!”

  “好咧,您就等着吧!”收了钱的中年人立刻热情不少,对江平微微笑道:“咱们现在就开工,把那两根木料弄下来!”

  完这话中年人就招呼同伴爬上老房子的屋,很快就开始干活了。

  江平站在不远处,仰头看着民工们在屋上忙碌。他坚信势利眼是不会看错的,这两根屋梁肯定有特别之处,所以也是充满期待地等民工把屋梁弄下来。

  不过要从高高屋把沉重的大梁搬下来可不容易,民工们忙了好会,才把其中根扛了下来。还没等他们把大梁放稳,江平就有些迫不及待地上前打量起来。

  这根屋梁有五米来长,直径也有四十多公分,整根大梁通体笔直,也算是挺不错的木料了。不过江平觉得这根大梁,绝对不仅仅是根不错的木料那么简单,否则刚才也不会让势利眼有所感应了。

  而根木料有多珍贵,除了和大有关外,更重要的是要看木材的品种。不过这根大梁年代久远,表面都是层灰蒙蒙的,眼很难看出究竟是什么品种的树木。

  江平拿出带在路上喝的矿泉水,往大梁的头浇了些,然后用擦自行车的抹布用力擦拭。在江平的努力下,上百年积累下来的尘土被渐渐擦掉,大梁的横切面终于露出了真容。

  从大梁的横切面可以看得出来,木料分为内外两个部分。外圈白色的木质部分看上去十分普通,而从木料中心大约直径二十来公分的材质,则呈现出明细的红褐色。而且这部分的木质非常紧密,仔细观察的话还能看到非常细腻的花纹,和外围的木质部分截然不同。

  大梁横切面的情况也让江平有些意外,他怔了片刻后取出随身携带的水果刀,从木料中心部分上削下片,放到鼻端仔细嗅闻木料的味道。

  股浓烈的辛香味立刻涌入江平的鼻腔,让他不由得精神振,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不过此时的江平根本无暇计较这些,他轻轻抚摸着满是灰尘的大梁,脸上混合着欢喜和不可思议的表情,不由自主地喃喃自语:“这这是黄花梨啊,我的运气实在太好了!”

  第26章租房

  拥有前世经验的江平当然看得出来,这根看似不怎么起眼的旧屋梁,居然是十分珍贵的海南黄花梨!

  这种木材生长缓慢木质坚实花纹漂亮,明清家具中有很多都是海南黄花梨所制,特别受到众人的追捧。不过因为过度砍伐,到了民国时期,比较大的海南黄花梨就见不到了。而如今海南黄花梨已经是国家级保护品种,胳膊粗细的心材就称得上是大料。

  然而眼下在江平眼前的这根黄花梨木料,心材的直径至少有二十厘米。这么大的黄花梨木料,即便放到明清也是难得的大料。要不是这幢房子也有百年以上的历史,根本就找不到这么大的黄花梨木来当屋梁。

  也不知道当年建造这幢房子的主人是不识货,还是想给子孙后代留笔财富,所以才用这么大的黄花梨做屋梁。可惜的是他的后代不识货,居然对这么珍贵的东西弃之不顾,结果却便宜了江平。

  事到如今江平也明白了,为什么势利眼能在这两根看似不起眼的屋梁上,见到代表财运的金光了。这两根海南黄花梨木料非常珍贵,确实可以为他带来财运。

  除了这两根海南黄花梨木料之外,江平还有更重要的收获。那就是他知道势利眼不但可以对别人施展,而且对其他物品也能起作用。两者不同之处在于,势利眼在别人印堂上看到的不同颜色,表示那个人将来的运势。而在物品上看到的颜色,则预示着这些物品能给江平本人带来怎样的运势。

  势利眼居然还有这样的作用,也让江平大为高兴。这样来就算他不但能用势利眼预测别人的运势,还能依靠这本领为自己趋吉避凶,对将来的好处自然不言而喻。

  不过江平在前世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虽然三百块买下这两根海南黄花梨,绝对是占了大便宜,但他还是很快就冷静下来。江平知道目前还不能高兴得太早,他必须先找地方安置这两根珍贵的木头才行。

  搬回家去是绝对不可能的,先别略显局促的家里根本放不下这么两根大家伙,就算能放下江平也不会那么做。他实在很难向父母解释,为什么自己要弄两根陈旧的屋梁放在家里。

  “可以放在哪里好呢?”看着面前的海南黄花梨大料,江平陷入了幸福的烦恼。

  安放海南黄花梨木料的地方要有几个要求。首先当然是安全,绝对不能随便往路边放,万被人当木柴拉走了,到时候都没处哭去。其次江平希望那地方够大,这样他就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工作,把这两段珍贵的木材变成精美的家具。

  对目前的江平来,要找到这么个地方可不容易。他考虑了好会,突然脑中灵光闪,想到了个合适的地方。

  江平朝老房子那边看了眼,见民工们还在拆另根大梁,于是大声对为首的中年喊道:“王师傅,我先离开下,麻烦你们帮我看下这根木头。等会可能还要麻烦你们帮我把两根大梁搬到我住的地方去,工钱照算,行不行?”

  民工们本来干的就是卖力气的活,听还有工钱可赚,姓王的中年人自然是口答应下来。江平这才放心地骑车离开,路把自行车蹬得飞快,转眼间就回到了浣花巷。

  不过江平并没有在孙文海的家门前停下,而似乎按着刚才的记忆继续前进,很快就看到了之前给他指路的那位老太太。

  人的年纪大,生活节奏就慢,江平已经离开那么久了,这位慈眉善目的老人还坐在树荫下呢。看到江平骑着车过来,老太太笑着问他:“伙子,孙家找到了吗?”

  “找到了,谢谢您!”江平礼貌地向老人家表示感谢。

  不过江平回来可不只是为了向老人家表示感谢这么简单,他很快就接着问道:“老人家,您刚才有房子出租的,我能看看吗?”

  “你要租房子?”老人家看了江平眼,有些疑惑地道:“听你的口音是本地人啊,为什么年纪轻轻的就要出来租房子住?”

  江平在路上就想好了理由,毫不迟疑地道:“老人家,我不是自己借房子是帮家里借的。家里的老房子被拆了,有两根屋梁家里大人不舍得扔掉,想先借个地方放放,等以后用得着了再搬走。”

  年轻人肯定会觉得江平这个理由不靠谱,哪有专门租房子只为放两根不值钱的房梁的?不过这位老太太听了却是连连头,很是赞赏地道:“你家大人做得对,都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怎么能扔就扔?有条件还是尽量保存下来的好!”

  老人家的反应让江平很高兴,连忙追问她:“那您是打算把房子借给我啦?”

  “嗯。”老人从摇椅上站起来对江平道:“跟我进来看看吧!”

  这样的要求江平当然不会拒绝,连忙跟老人起走进院子。在老人跨过门槛时,江平轻轻地扶了她下。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动作,让老人对江平的看法好了不少,向他头微笑表示感谢。

  走进院门后江平才发现,这个院子的面积比自己想象得大得多,足有七八十平米的面积。棵枝叶繁茂的大树,就靠在院门边的墙角下,给院子洒下片阴凉。在院子里种着不少花花草草,都长得十分茂盛,显然得到了主人精心的照顾。

  在院子的最深处,有幢两层的楼房。这幢楼房虽然不大,但却建造得十分精致,看也是有些年头了。这也看出房主老太太是个很怀旧的人,难怪江平要找地方放老房子的屋梁时,会引起她的共鸣呢。

  “你看看这地方怎么样。”老人家打开楼层的门道:“这里有四十多个平方,放两根屋梁足够了。楼上借给别人了,有专门的楼梯通到二楼,你们两个等于独门独户,谁都不会妨碍谁。”

  到这里老人家停了下,指了指外面的院子道:“这个院子是你们公用的,平时晒个衣服被子什么的也很方便。我只有个要求,就是要保护好院子里的花花草草。”

  “没问题。”江平对房子很满意,于是问那个老太太:“老人家,房租是多少?”

  老太太作了个手势道:“每个月六百,付三押。”

  浣花巷的房子本来就有些破旧,而且还处在不是很繁华的老-城-区,在00年时可是不怎么受欢迎,六百这个价格既不贵也不算便宜。而在十年之后,象这样的个院子,每个月的租金没有五万块根本别想租下来。

  所以江平对只用这么便宜的价格,就能租到这个地方感到非常满意,想都没想就对老太太道:“那我借年,先付四个月的房租,您看可以吗?”

  见江平这么干脆,老太太也很高兴,了头道:“没问题,跟我来签和协议,付了房租我就给你钥匙。”

  这么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居然还能想到签协议,倒也让江平有些意外。不过有契约精神是好事,江平当然不会反对。他从老人家手里接过协议书看了遍,在确定没有什么大问题后,就在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大名。老太太也在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江平发现她的字还很漂亮,也知道老太太姓黄。

  江平收好自己的那份协议,数出两千四百块给老太太,立刻就拿到了两把钥匙。其中把是院门钥匙,另把则是楼的房门钥匙。至于二楼是租给别人的,老太太当然不会把钥匙给江平。

  接过这两把钥匙,江平不禁暗暗松了口气。这不仅表示海南黄花梨木料有地方放了,还意味着在将来的年里,江平有了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天地。他有许多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都可以在这里完成了。

  分割线

  今天第二更,继续求收藏和推荐票啦!

  第27章俏邻居

  眼下那两根海南黄花梨大料还在路边上,这让江平非常不放心。所以在拿到钥匙后,他也没和黄老太多什么,简单地和老人家告辞后,就匆匆地赶回拆迁工地去了。

  等江平回到拆迁工地时,老王已经和他的同伴们把另根大梁也抬下来了,正焦急地等着他回来呢。

  江平连忙查看了刚抬下来的屋梁,确认这根也是海南黄花梨的大料,不由得大为欢喜。即便是在00年,这样的两根海南黄花梨大料,也能卖到两三万块钱。而如果江平有耐心等上十来年,海南黄花梨的价格就会增长几十倍。到时候即便他什么也不错,这两根大料卖个七八十万也绝对没有问题。

  然而江平可没耐心等那么久,眼下他急着给妹妹攒医药费呢,等十年的话黄花菜都凉了。江平决定亲自动手,把这两根海黄大料打造成仿古家具,在做旧以后高价卖出。

  当然,想要亲手打造黄花梨仿古家具并且做旧,除了要有高超的手艺更需要完全掌握古代家具的知识。即便是手艺很好的专业木匠,也无法胜任这项工作。

  不过前世的江平本来就是个技艺精湛的古董伪造大师,对他来这事没有太大的难度。摆在江平面前唯的问题就是时间,他必须在妹妹发病前完成家具的制作,并且找到愿意出高价的买主。

  要打造套明清时期风格的家具,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便是江平这样的专家,也要花上好几个月的时间。所以他决定要尽快抓紧时间开工,否则在妹妹的病发作时,这套家具还很有可能没有完工呢。

  对眼下的江平来,最要紧的就是先把这两根海南黄花梨的大料运回去。好在他和民工们已经好了,倒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在民工老王的指挥下,个民工推来辆板车。大家伙起出力把两根屋梁装上板车,然后就在江平的带领下,前往他刚在浣花巷租下的院子。

  拆迁工地离浣花巷的院子不算太远,般人就算是步行,最多半个时也就到了。而老王他们是干惯了重活的,虽然推着沉重的板车但速度还比普通人更快些。不过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行人就来到了浣花巷的院前。

  江平带着老王行人到的时候,房东黄老太太正打算离开呢。见江平果然没有谎,租房子确实是为了存放两根大梁,老人家对他的印象也更好了,还主动帮江平打开院门。

  江平向老太太表示感谢,然后指挥老王等人把两根屋梁都搬进了楼的房间。来也是真巧,房间的宽度刚好够放得下这两根大梁,而且还有足够的空间够江平以后干活的,也让他感到十分满意。

  见屋梁已经搬进了屋子,也没碰坏任何东西,黄老太太满意地走了。老王等人把木梁从拆迁工地运来也不容易,江平给了他们每根木梁两百的运费,几人也拿着四百元钱高兴地离开了。

  眼下院里就剩下江平个人,他也终于可以把自己的欢喜之情表达出来了。虽然两根大梁上还是布满了灰尘,但江平却没有丝毫嫌弃的意思。他伸手轻轻抚摸粗糙的房梁,动作温柔得就像在轻抚的肌肤,同时声地喃喃自语:“耐心等着吧,我定会把你打造成精美的家具!”

  从某种意义上来,身为古董伪造者的江平也是个艺术家。而好的艺术家总是敏感而且多少带有些神经质,所以他在面对如此难得的海黄大料时难免见猎心喜,竟然不由自主地和它交流起来。

  海南黄花梨大料当然不会回答江平,还是静静地躺在房里。然而就在此时安静的房间里突然想起了轻微的“咕咕”声,显然有另个存在想和江平交流。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神秘的存在,只是江平的肚子在叫而已。他从早上出门忙到现在,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刚刚十八岁的身体胃口旺盛,肚子已经饿得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