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就是海嘛,到处样!”百合看了眼正在专心玩网游的江雨霏,心虚地说。

  “开心就行!”林薇抿了口酒,瞧了眼透明浴室里那个正在洗澡的男人,脸幸复:“我有可能过段时间也出去趟,想去普罗旺斯。”

  “哇!跟谁去啊?你那个神秘的男友吗?”百合由衷地为林薇感到高兴。

  “神秘什么啊,只是他喜欢低调罢了,否则早就传照片给你了!”林薇嗔笑。

  “哎唷,我可期待着见你这个低调的心上人呢!”

  “那必须的!那你的心上人有没有着落了?”

  浴室的水声停止,林薇放下手里的酒杯,盯着腰间只围了条浴巾的男人步步向自己走来,边走边扔掉眼镜,温柔地亲吻了口她的唇。

  握着手机的林薇不由得发出声:“不要”

  “能有什么着落啊你怎么了?”百合皱了皱眉,不知林薇怎么突然发出这样的声音。

  “啊没,没事被蚊子叮了亲爱的,我就问候下你,没什么事,我有领导的电话进来,先挂了哈,改天再聊,晚安!”林薇匆忙挂了百合的电话,微喘口气,娇媚地对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说:“哎呀,齐远,讨厌,你咬疼人家了!”

  “你这个狐狸精,穿成这样,难道想让我做柳下惠?”张齐远抬起头来,唇角邪恶地勾了勾。

  “啊刚才洗澡前不是才要了人家嘛!怎么又来!”

  “没办法,面对你这样的美女,我控制不了!”张齐双手迫不及待地袭上了她。

  “呃”

  张齐远俯身咬住林薇的唇,狠狠地吸了口调侃地说:“谁刚求着我?怎么,这会又装起青涩了?”

  “那你这位大公子喜欢我吗?”林薇白皙的手指紧紧扣在张齐远的肩上,笑得十分得意。

  “我当然喜欢你,来吧,小妖精!”手机请访问:

  53第53章挑衅

  完事后,张齐远戴上林薇从地上帮他捡起来的眼镜,靠在床上点了根烟,漫不经心地吐出口烟雾:“亲爱的,刚才你在给谁打电话?”

  “我的个朋友,在外地!问这个干吗?女的啦!怕我给你戴绿帽子?”林薇挑衅地笑着从张齐远手里夺过烟,吸了口,将团烟雾徐徐吐在他的脸上。

  “你知道,我不怕你给我戴绿帽子,我是怕你身边没有好货色,万我哪天被你吸干了精华又踹走我了,我还不得给自己找个替补!”张齐远挑了挑眉,眸子里闪着狩猎的贪婪之光。

  “扯淡!”林薇“腾”得从床上弹起来,坐起来大口地抽了口烟,转身对着张齐远正色道:“张齐远,别怪我没警告你!你在外面爱怎么沾花惹草我不管,但你要敢把你的咸猪手伸向我的朋友,我会立刻阉了你!”

  “哟!”张齐勾了勾唇,手揽过林薇的肩,将她拥进怀里:“瞧瞧,啥时候变成小辣椒了?连玩笑都开不起了?”

  “这样的玩笑在我面前开可以,在我朋友面前你就省了吧!”林薇修长的手指夹着烟送到嘴边,狠狠吸了口,悉数将口里的烟雾吐在了张齐远的脸上。

  “好,以后绝对不开这样的玩笑了!没看出来,你还这么重情义!”张齐远嘴角露出抹微不可察的鄙夷和不屑:我张齐远没有征服不了的女人!

  挂了林薇的电话,百合才发现手机里有项明打过来的两个未接来电和条短信:回来了吗?

  犹豫了良久,睡觉前给他回了条短信:回来了,有点累,先睡了。

  项明很快又发来条:回来就好,早点休息。晚安,做个好梦。

  或许是真的累了的缘故,百合这夜睡得格外沉稳。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她以为是闹铃响了,迷糊中记得非常清楚今天大领导出差了,特别开恩让自己可以多睡会的,于是毫不犹豫地按了手机继续睡。

  五秒钟之后,手机又响了起来。这回慢慢回笼的意识告诉她,这是电话铃声,不是闹铃。

  “喂”极不情愿地抓起手机,慵懒地应了声。

  电话那边,却没有任何声音。

  “喂不说话挂了。”谁这么讨厌,大早扰人清梦。

  “我到了。”那边终于传来简简单单的三个字。

  “哦”百合完全毫无意识的应付。

  “哦什么哦?你是不是还在睡觉?都几点了,还不去办公室!是不是嫌全勤奖金太多了?”

  电话那边,声调越来越高,熟悉的音色和语调带着薄怒,把百合尚在挣扎中的困意瞬间震到了九霄云外。

  百合连忙从床上弹起来,揉揉眼睛看向手机屏幕,在发现“r危险”三个字闪了下之后,手机传来“嘟嘟”的声音。

  果然是他,莫名其妙,居然挂了电话!

  “r危险”是百合刚到马尔代夫的时候,在被年与江掀开了被子之后,悄悄地把“r年”改成了“r危险”,提醒自己要远离这个危险的家伙。

  愣了三秒之后,她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他这是查岗?还是在给我汇报他的行程?”

  此刻的年与江,刚走出首都机场。

  真是个没心没肺没良心的丫头!昨天已经告诉了她他今天要来北京,她居然不闻不问,连最起码的问候都不会吗?给她报平安,她居然也可以淡然到只“哦”声?!

  挂了手机,他忿忿地咬了咬牙,跟上了前面几位总部领导的步伐。

  百合想起电话里“r危险”的警告,乖乖地去了十五楼。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准备打扫打扫卫生,办公室里的座机响了起来,楼值班室的保安让她下楼去取花。

  怎么又是花?项明这鲜花攻势怎么没完没了呢?

  从楼保安室取出大束红艳艳的玫瑰,百合无奈地皱了皱眉,边往电梯走边拨通了项明的电话。

  “百合?上班了吗?”项明接到百合的电话,似是很意外,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项明,上次不是给你说吗?我最近对花粉有点过敏,你怎么又送花了?”百合开门见山地问。

  “送花?没有啊!百合,你是不是搞错了?”项明甚是疑惑。

  “不是你?”百合微微怔,眼梢扫到花上,这个时候才发现花束中间插了张心形的小卡片,她连忙打开来看。

  “以后除非我买的花,否则通通不准出现在十五楼!”

  虽然没有落款,但是熟悉的字迹,霸道的口气,除了她的大领导年大书,记,还会有谁呢?

  “百合?你还在吗?怎么回事啊?”手机里,传来项明略带诧异的询问。

  “不好意思,我搞错了,是有人送给我们领导的花,我以为是我的。我进电梯了,不说了,回聊。”百合心虚地挂了项明的电话。

  回到办公室里,百合趴在桌子上,瞧着卡片上那行刚劲有力的笔迹,秀眉微微皱起,眼睛转来转去,嘴里喃喃地自言自语道:第次见到他的字的时候,就感觉好熟悉,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

  娇艳欲滴的玫瑰不断地散发出沁人的香气,给个人的办公室平添了几分温馨。

  盯着花瓣上还在闪着晶莹光芒的水珠,百合嘴角微微上翘,拿起手机拨通了年与江的电话。

  “喂。”电话响了很久,年与江才接起来,声音压得很低。

  “那个,谢谢领导的玫瑰。”

  “打电话过来就为了说谢谢?”

  “哦你,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良心发现,知道关心你的上司了?还是,想我了?”

  “当然不是!我是想知道我还有几天自由的时间!”

  “是吗?你不怕我现在就在你办公室门口吗?”

  “啊?”百合条件反射地向门口望去,刚抬头,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气呼呼地皱了皱鼻子:“不打扰你了,我干活去,拜拜!”

  她挂了电话,唇边浮起抹浅浅的幸福甜笑。

  几乎是同时刻,年与江看了眼手机屏幕,刚毅的脸上终于现出了几分柔和的线条。

  刚才他正在开会,感觉到手机震动,第六感觉告诉他,会不会是她打来的?手机请访问:

  54第54章有点良心

  果然,这丫头还算有点良心,不枉费他昨晚那么晚还派人给他订花。

  返回会议室的路上,年与江的脸上直挂着淡淡的笑意。

  中午下班,百合和群底下楼层办公室里的女同事起刚走出办公大楼,就听到周围的女人个个窃窃私语起来。

  “那是谁啊?好有型啊!”

  “不认识,这么帅,应该不是我们研究院的吧?”

  “还行吧,没有年书,记有味道。”

  “”

  因为有人提到了年与江,百合还未及对这群花痴女同事口里的帅哥产生好奇,就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百合!甄百合!”

  循声望去,项明手里晃着墨镜,满脸堆笑地向她款款走过来。

  再看看周围那几个花痴的女人,个个俱是副“原来如此”的了然模样,笑嘻嘻地向食堂方向走去。

  原来她们刚刚议论的人就是项明啊!

  也难怪,他今天穿的是休闲的恤和判裤,在这样个处处西装革履的机关大楼下,显得格外青春耀眼!

  天生就是细皮白肉的,雕刻般的五官,再加上他那张招牌式的阳光笑脸,难怪让那些久坐办公室的女同胞们连矜持都忘记了!

  “你怎么来了?今天不上班吗?”百合不想成为八卦的众矢之的,连忙拉着项明向食堂相反的方向走去。

  “出来办点事,刚好路过你这里就到了午饭时间,你不会连顿饭都舍不得施舍吧?”项明嘿嘿开着玩笑。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百合岂有赶人的道理,“我像那么抠门的吗?”

  “听说你们职工食堂不错,要不带我去尝尝鲜?”项明指了指下班员工络绎不绝走向的研究员职工食堂。

  “你听谁说的不错?怎么可能不错,简直是太差了!你还是别去了,免得传出去影响我们单位的声誉。”百合心虚地直摆手,拉着项明向大门口走去。

  刚才他的突然出现已经引起轩然大波了,还想去食堂那种人群密集的地方?万引起研究院地震她介小女子可负不起责任!

  项明讪讪地笑了笑,只好客从主便了。

  坐上项明的车,直过了三个红绿灯,百合才选了家西餐厅让他停了车。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像做贼似的,生怕被熟人看到自己和项明在起。

  看着项明脸上直挂着的柔和笑容,百合觉得自己这种小心思有点对不起他。她不是不懂他的意思,什么路过这里,八成都是故意路过的吧?

  既然对他没有感觉,何必再让他做为自己做那么多牺牲呢?

  点好餐,百合做了个深呼吸,努力冲项明笑了笑:“项明,以后不要对我这么好了。”

  项明微微怔,望向她时,脸上却依然挂着贯潇洒灿烂的笑:“好端端冒出这样句话,旁人听了,还以为我们在这里谈分手呢!”

  “点都不好笑。”百合没好气地白他眼,端起玻璃杯,喝了口白开水,敛去脸上的表情:“我是认真的,你别开玩笑好吗?”

  “我也是认真的,七年前是认真的,现在也没有开玩笑!”项明低头自嘲地轻笑了声,抬眸时,眼睛里蓦地闪进了丝丝缕缕的忧伤,语气却异常坚定:“百合,这么多年来就算不是男女朋友,我们也算是好几年的朋友了,我觉得我们之间不需要拐弯抹角。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这种喜欢,既然没有因七年前你拒绝了我而淡化,今天,也不会因为你暂时不接受我而有任何改变。”

  百合看着他深情凝望着自己的眸子,心里直涌上来的,除了感动,就是阵阵难以自持的愧疚。

  可是,愧疚从来都与爱情无关。

  百合七年前就明白这个道理,如今,她更清楚这份感动与动心无关,这份愧疚正是因为不是爱情。

  百合抿了抿唇,正色道:“谢谢你,项明。可是,我必须告诉你。我是个固执的人,早已经把你列入好朋友的位置,你是个非常称职的好朋友,但是”

  “我也会是个更称职的男朋友和丈夫的!”项明激动地打断她的话,目光里充满期待。

  百合蓦地抬眸望向他,看着项明那张不知道有多少姑娘会义无反顾爱上的俊脸,感受着他真诚眸光里折射出来的深情,她的心里除却感动,亦滑过丝丝缕缕的苦涩。

  丈夫?呵呵,百合暗暗叹了口气。

  虽然曾经无数次地幻想过结婚的情景,但当“丈夫”这个词从另外个从未想过跟他怎么样的男人口里说出来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心里只有迷茫。

  转眸望向落地窗外,个提着公文包西装革履的男人步履匆匆地经过,她脑子里突然掠过年与江那张五官深邃的脸。

  “项明,对不起,恐怕又要用同样的理由来对你说抱歉了!”百合努力扯出丝笑,低眉瞧着自己绞在起的十指。

  “同样的理由?”项明微微皱起眉,涩涩牵了庆角,小心翼翼地看向她的眸底,探究地问:“难道,你是说今天送花给你的人?”

  “也不是”百合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样,时间,不知如何实话实说。

  她就知道上午那个电话,根本瞒不住他。

  项明的心思细腻敏感她虽然亲身了解的不多,但读本科那几年,常常听张艳雪在寝室里毫不掩饰地夸他如何细心如何体贴。

  项明双手握住玻璃杯,拇指在杯壁上用力地摩挲。

  良久,他有点勉强地笑了笑,问她:“是你的同事?上司?还是?”

  “不管是谁都不重要了,不是吗?”

  “重要!当然重要!”

  “”

  百合两条秀美无力地轻皱,不知道该说点如何既能坚决拒绝他,又不会伤害他的话来。

  “不管是谁,在他没有娶到你之前,我都不会放弃!你不能每次都不给我公平竞争的机会!”项明有点不甘心地说。

  “项明,你能不能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这个不值得的人身上!”百合眼睛里流露出无奈,语气里几乎在恳求他。手机请访问:

  55第55章浪费感情

  这么好的男孩,已经将最美好的几年青春都透支在了恋她等她的时光里。既然她给不了他承诺,就没有资格再继续浪费他的感情。

  “好了好了,浪费不浪费我自己心里有数!好饿啊,我们先吃饭吧!”服务员将两个人点的意大利面和乌冬面端了上来,项明瞧着百合欲言又止的样子,转身笑着对服务员说:“麻烦再上份巧克力芝士蛋糕。”

  他知道,百合不仅喜欢巧克力,也不会拒绝任何与巧克力有关的东西。

  只是这次,百合不仅对服务员送上来的巧克力蛋糕毫无兴趣,连主食都食之无味。

  项明滔滔不绝地给她讲了些自己来到市之后的所见趣闻,百合只是配合地“嗯,嗯”两声,完全个字都没听进去。

  研究院门口。

  项明把打包好的巧克力芝士蛋糕递给百合,脸阳光的嗔笑:“那些女孩子们都嚷嚷着说吃巧克力怕长胖,到了你这里巧克力都逆袭了,你比以前上学的时候还瘦!”

  话语间突增的暧昧让百合格外不适应,她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呵呵,我为巧克力平,反了。”

  远远地看着百合步步走进研究院,已经上了车的项明,缓缓地取下墨镜,明亮的眸子里闪进抹落寞。

  直到再也不看不到百合的影子,他的唇角慢慢地扬起,勾起抹深深的自嘲弧度,寂寥极了。

  百合,为什么你总是看不到永远站在你身边的我呢?

  夜幕,北京,海淀区。

  从酒店出来,年与江跟在几个已经微醺的集团公司人事部领导的后面,直接拐进了家豪华的商务会所。

  走在前面的吴部,长脚下突然顿,转身笑嘻嘻地对年与江说:“小年,你刚才喝得太少哦,呆会你可得补回来!”

  “领导果然是火眼金睛,少喝杯都逃不过您的法眼!”年与江扯了扯嘴角,递上支烟,恭敬地帮吴部长点上。

  这个已年过半百的吴长江,是集团公司人,事部副部长,虽然带了个“副”,但由于资历深,不仅在人,事部有极高的威望,就是在上面组领导面前,不管是提的建议还是推荐的人,也往往会得到最好的反馈。

  唯独让年与江不理解的是,这位受人敬仰的部,长,私下里竟特别喜好吃喝玩乐。

  好在他向对年与江格外赏识,在党,组领导面前帮他说过不少好话,年与江每次都会精神抖擞地陪他玩到底。

  而他此次来,就是为了打点好人,事部这些掌握他职位命脉重要致命点的大爷们,自然不敢让自己醉在他们之前。

  在包房坐稳,年与江的支烟还未抽完,就瞧见了四五个女人从门口鱼贯而进,个个浓妆艳抹,穿着暴露,扭着身子,脸上却都挂着热情妩媚的艳笑,像早就分配好了似的,分开坐到了沙发上几个领导的身边。

  年与江看都没看挤在自己身边的女人,闻着空气中突然窜进来的股浓重香水的味道,他皱了皱眉,捻灭手里的烟,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

  “小年,快来快来,点首歌,不唱歌就喝酒!”

  年与江抬眸看去,吴部,长不知何时已经站起来拿起了麦克风,身边站着个花枝招展的姑娘,手里握着麦笑靥如花地瞅着屏幕,原来是要对唱。

  “我五音不全,我喝酒吧!”年与江轻笑,举起瓶酒。

  “好,姑娘,好好陪陪我们小年!”吴部,长显然情绪很高,吩咐完年与江身边的女人,转身笑眯眯地揽着自己身边的姑娘,开了嗓子。

  “领导,我帮您倒酒吧!”旁边的姑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