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故意陷害,可是,但凡认识百合的人,没人会说照片里的女人不是她。再加上那白皙的皮肤,修长的大腿,全完符合百合身上的特色。

  江雨霏第感觉就是:这他娘的谁,这回玩大了!

  “雨霏,这邮件发给了所有人是不是所有人都认为这是我?为什么?我没有跟任何人有仇啊!为什么要陷害我?为什么?”

  百合从江雨霏怀里挣脱出来,盯着屏幕上那密密麻麻的字符,眼前模糊片,嘴里喃喃地重复着“为什么”。

  “亲爱的,这照片是出来的,没有人会相信的!”江雨霏心中痛,尽管眼睛里的怒火已经快要喷出来,但还是压抑着性子,握住百合的手耐心地安慰她。

  刚才从财务科出来,“杨素素”三个字不停地从她眼前掠过,她不由地气的咬牙切齿。

  她江雨霏直自诩邪恶无节操的小魔女,可是她干得最坏的事也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小小私利,把百合推到了自己老爹的床上。且不说自己那个心怀不轨的老爹和百合之间到底有没有暧昧基础,她做的也不过些推波助澜的小事罢了!

  但是,竟然有人敢在她的眼皮底下欺负她的朋友,她的闺蜜——甚至,有可能是她的后妈!

  好你个杨素素,果然不是吃素的!

  “对,快帮我打给科技科的技术员,让他们断网,断网,不能让更多的人看到雨霏,快”百合猛地抬头,慌乱地抹掉脸上的泪痕,拿起手机递给江雨霏,不停地去滑动手机屏幕解锁,可是哆嗦的手指压根不停使唤,滑了几次没有解锁,手机差点就从手里脱落。

  江雨霏抓起百合放在旁边办公桌上的包包,从她手里夺过手机塞进包里,拉着她就往外走:“走,跟我先回去,咱先回去休息下,后面的事你就交给我好了!”

  百合僵硬地刚走两步,突然顿住脚步,甩开了江雨霏的手:“不,不去我不要出去”

  江雨霏不忍地叹了口气,上前再次抓住百合的手腕:“没事,我刚过来的时候,路上都没什么人,你难道要等到下班时间人多的时候才出去?”

  她自然知道,百合不愿意出去,是时难以接受那些收到邮件的同事们的异样眼神!

  “不”此时的百合,浑身的力气就像被抽空了样,眼神空洞绝望地盯在那刺眼的电脑屏幕上,只是机械又坚持地摇头:“这不是我,我为什么要怕?我不走,既然我解决不了,那我们我们报警吧!”

  说着,百合抓起座机就要拨号,被江雨霏把按住,夺过了她手里的电话。手机请访问:

  59第59章忧虑

  “百合,你先别着急,院领导那边现在可能也刚刚知道这事,这事情关系到研究院的整个声誉,我建议你还是先别报警!就算要报警,也最好是逐级请示。我估计很快院领导就会找你的,我现在就给我老爹打电话!”江雨霏紧紧盯着百合的眼睛,言辞恳切中带着忧虑。

  百合目光滞,嘴角苦涩地勾了勾。

  是啊,自己身处在这个大国企里,哪里还有什么纯粹的私事?雨霏提醒的没错,如果现在报警,这件事只会扩大,不仅会给院领导带来烦恼,可能对年与江的挂职业绩也会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

  想到年与江,她刚刚抑制住的眼泪又开始在眼眶打转,整个人颓然地垂下头,挣脱开江雨霏的手,缓缓地坐在了椅子上,低声对江雨霏说:“雨霏,我没事,让我个人安静会,你去忙吧。”

  “铃铃铃——”

  办公桌上的座机在这个时候响起,百合看了看来电显示,深呼了口气,接了起来。

  “吴书,记,您好。”虽然已经猜到研究院党,委吴德义这个时候直接给她打来电话的用意,百合还是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无澜。

  “小甄,你到我办公室来下。”吴德义淡淡地说完,便挂了电话。

  江雨霏听是吴书,记打来的,纳闷地拧了拧眉后对百合说:“他肯定是知道这事了,你别激动,去了别乱说话,毕竟杨素素是局长的人,我们无凭无据,现在说出来的话,对你更不利!”

  “呵呵,就算有凭有据我能拿她怎么样?照片里的人不是我,邮件里描述的也不是我,你担心我能乱说什么呢?”百合冷冷地牵了庆角,“不用陪我,我没做过我怕什么?”

  说完,百合站起身向门口走去,江雨霏连忙跟了出去,“我跟你起下去!”

  院领导的办公室都在十二楼,正是上班的时间,电梯里没有其他人,从光可鉴人的金属门板上,江雨霏瞧见百合倚靠在电梯壁上,双眼紧闭。

  那张素净脸上的失魂落魄,让人不忍心再看第二眼。

  到了十二楼,看着百合敲门进了吴德义的办公室,江雨霏来到东侧走廊,拨通了年与江的电话。

  “老年,我转发到你手机里的看到没?”

  “嗯!”电话里,传来年与江低沉的声音。

  “嗯?你就嗯声就完了?这事,八成是你弄进来的那个杨素素干的!百合还要报警呢,你看怎么处置吧!”江雨霏没好气地说。

  “我已经交代你们院领导了,你就别跟着掺和了!看着百合,我尽快回去!”年与江不耐地说完,便挂了电话。

  吴德义抬眸透过眼镜片扫了眼走进自己办公室的甄百合,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笑着说:“坐吧。”

  百合依言坐下来,打开了随身带出来的笔记本。她有个习惯,开会或者去领导办公室,必须带纸笔,以备随时记下领导的指示。

  既然吴书,记在电话里并没有说让她来所为何事,她也只能做好接受工作任务的准备——虽然,素来院领导有工作安排从不会直接吩咐给她这样个小办事员。

  吴德义随意地掏出支烟点燃,乜斜着眼睛看着局促地低着头的百合:“小甄,邮件的事,科技部门会同院治安保卫部门已经在调查了,你不要想太多,相信院方会给你个公道的处理结果。”

  吴德义的开门见山,反倒让百合时不知如何回应,只能抬头对他僵硬地扯扯嘴角:“谢谢您。”

  吴德义站起身倒了杯白开水,缓缓走向百合,将水递给她,语重心长地说:“不管发邮件的人是想诽谤你还是夸大事实,我们当然会保护领导身边的人!”

  百合见领导亲自给自己倒了水,连忙受宠若惊地站起来,放下手里的笔记本,双手接过吴德义递过来的水杯:“谢谢吴书记!”

  见百合毕恭毕敬,吴德义收回手的同时,手指故意在她白皙修长的手上轻轻划过,却假装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向自己的座位走去:“不客气,坐吧!”

  百合心中惊,双手不听使唤地哆嗦了下,手里的水杯始料未及地脱离手心,“哗”得落在了地板上。

  看着光滑的地板上那滩狼狈的水迹,百合脑子里嗡得声,呆呆地站在了原地。

  这个平日里总是脸儒雅笑意,看似平易近人的领导,竟然是如此不堪的人?!

  她参加工作时间不长,认识的人也不多,平时听江雨霏总是说研究院某些领导是披着人皮的外衣,干着多少缺德事,不知道潜了多少个女下属。

  百合每次都不尽相信,总是劝雨霏少在背后议论评价领导,小心祸从口出。

  没想到,果真是无风不起浪!百合做梦也没想到,电视剧里这种男领导欺负女下属的狗血剧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艺术,果然是来源于生活的!可是电视剧又哪有生活精彩啊?刚刚被人“拍”了果照,这会又被打着关心旗号的领导揩了油,是不是下步就该出现她和某位领导的私密视频了?

  百合冷冷地勾了勾嘴,看都不看眼刚刚坐在自己座椅上的吴德义,拿起放在沙发上的笔记本,转身大步向门口走去!

  “小甄?”吴德义眯起色色的眼睛,佯装诧异地问:“怎么了这是?”

  百合收敛起脸上的鄙夷和嫌恶,滞住脚步,转身挺直了背,冷漠地说:“对不起,领导。人正不怕影子歪,我就不相信我没做过的事,谁有本事让我承认!既然如此,我也就不麻烦您保护了!谢谢您,再见!”

  说完,百合不去看吴德义错愕中带着震惊的眼神,大步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门“砰”得声关上,百合深深地吐了口气,咬着唇向电梯走去,江雨霏见她走了出来,连忙追了上去:“怎么样,百合?老吴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安慰了两句,没什么。”百合努力让自己给江雨霏挤出了丝笑。

  “嗯,那你现在干嘛去?”手机请访问:

  60第60章噩梦会醒来

  “现在?”百合停下来,呼口气,无力地说:“我想,回去睡觉,希望醒来的时候,这个噩梦就会醒来!”

  “好,我陪你回去!”

  吴德义大摇大摆地坐在自己的椅子里,悠然地吸了口烟,轻点鼠标,看着电脑屏幕上那个跟百合长了模样的美女,镜片里透出贪婪的眸光:真没看出来,这个清水挂面似的女孩,身材还这么火辣!

  走出研究院机关大楼,江雨霏直紧紧跟着百合的步伐。回公寓的路上,只远远地碰见了几个其他科室的办事员,手里拿着文件夹,俱是副匆匆忙忙的样子。

  虽然没有与其他人有任何语言或眼神上的交流,但直低头走路的百合,还是感觉到了周围有无数个手指朝自己指来,不是戳戳点点,就是捂嘴窃笑。

  金秋十月,太阳大早却放射出了不亚于盛夏时节的炙热,“秋老虎”的威力在周围肆意蔓延着。可是百合丝毫没有感觉到头顶上火辣刺眼的阳光,她只觉得自己背脊发凉,像只仅余1电量的电池,浑身上下只剩下江雨霏通过手腕传递给自己的丝力气,放射出警示危险的红色信号。

  几个月前,杨素素耀武扬威地找到她让她滚出肖睿的世界的时候,她都未曾感到过如此天崩地塌的绝望。

  在她强撑着无所谓的淡笑从肖睿手里接过那张红得刺眼的喜帖的时候,她也没有感觉到如此屈辱和无助过。

  即使在她以为自己真的害杨素素流了产,自己孤身个人从总部来到这里的时候,她也没有感觉到如此凄凉过,照样不卑不亢地好好过自己的日子。

  杨素素杨素素肖睿

  为什么?为什么在她痛苦的记忆里,全都是这两个人的名字?!

  背后坏人的陷害,本以为领导可以为自己出头,没想到却想趁人之危

  想到吴德义方才的动作,百合只觉胸口股恶心阵阵翻涌着。

  同样是几个月前,她还在为自己能签到新都能源这样全球二十强而骄傲,如今,她却被丑陋残酷的现实惊出了身冷汗!

  二十年的学海生涯,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中间还有之乎者也数理化学了箩筐,难道都文不值,非要用自己的身体去博得领导的认同?

  呵呵,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个世界?!

  路上,百合的心在越来越失望的腹诽中越来越凉,凉到绝望!

  在公寓楼下,正要上楼,百合再次停下脚步,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在给旁边的江雨霏喃喃道:“我知道,这肯定是杨素素干的!我为什么要用睡觉去逃避?我应该去找她,我要当面问清楚,她要的不就是肖睿吗?我不是已经退出来了吗?他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为什么?为什么她还要这样对我?我跟她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看着百合语无伦次地问,江雨霏抽出手按住了她的胳膊,“百合,你别激动!你这样去,打草惊蛇!现在我们没有任何证据,你去了岂不是自取其辱?”

  “自取其辱?”百合重复了句,苦笑道:“我哪里还有辱呢?那封群发的邮件已经次性把我从头到尾羞辱了个极致!我还怕什么?”

  江雨霏悄悄地看了眼周围,确定没人之后,小声说道:“你听我说!我刚才上楼去找你的时候,路过楼秘书科,她们说杨素素国庆出去度假还没回来!而邮件的发件时间是今天凌晨,在没有做任何调查之前,我们最好不动声色!你先上楼去休息,我现在就去科技科,那里可以查到发件人的。”

  “是么?”百合皱眉,涩涩地扯了扯嘴角,转身默默地上楼。

  江雨霏暗叹口气,直跟着百合,看着她失魂落魄地回到公寓,进了洗手间,江雨霏才微微松了口气,来到阳台上开始打电话。

  百合打开水龙头,“噗噗噗”按了三次洗手液,咬着牙使劲地搓着两只手,恨不得将吴德义刚刚碰过的手背洗掉层皮下来才罢休。

  洗着洗着,脑子里突然闪现出年与江强势拥她入怀的镜头,不由地苦笑着勾了勾嘴角。

  为什么他碰你的时候你就从来没有感觉到厌恶过呢?

  百合躺在床上,双目无神地盯着天花板,面无表情。她只觉得眼睛干涩得紧,心里纵然有太多的泪,也似乎很难再流出来。

  手机铃音突兀地响起,她却依然动不动,充耳不闻。

  阳台上的江雨霏隐约听到铃声,挂了电话,推门进来,坐在她的床边。

  “是我老爹打来的,要不要接?”江雨霏拿起手机递到百合的脸旁。

  百合仍动不动地睁着毫无焦距的眸子,直到手机铃音停下来,她才闭上眼,气若游丝地发出轻缓的声音:“雨霏,让我个人呆会好不好?”

  “百合!”江雨霏心中又心疼又气恼,声音蓦地拔高了:“你平时不是挺没心没肺二五八万,什么都无所谓的吗?怎么这么大点破事就把你弄成这样了?”

  手机铃声断了几秒之后,又响了起来。

  百合睁开眼睛,眸子里却仍然空洞片,她牵强地冷笑,似是在自言自语地喃喃道:“我也以为我无所谓,但是为什么心里会感觉到疼呢?难道非要我把脸面全部丢到大海里喂鱼,然后再壮烈牺牲在岗位上他们才肯放过我?”

  无力地叹了口气,江雨霏又强抑制住急性子坐了下去,“我老爹已经吩咐院长在妥善处理这件事了!我刚才又打去了科技科,科技科的主任说院长亲自下令,现在已经断掉了全院所有的网络,包括内部网,阻止了还没进邮箱看到的人。至于已经看到的,现在科技科的技术人员已经在逐个进邮箱去彻底删除了,看到转发的会联系到邮箱本人,如果不处理好自己转发出去的谣言,律严肃处理!”

  “雨霏,帮我谢谢年书记。我现在好累,只想好好睡觉。”百合静静地听完江雨霏的安慰和解释,虚弱地说完,转过身子,给江雨霏个冷冷的背。手机请访问:

  61第61章危险

  “要感谢你自己去感谢!我现在去科技科看看情况!”江雨霏把手机给她扔到旁边,走到阳台上,瞧了瞧被装修的结结实实的防盗网,又附身望了望楼下,确定百合不会因为想不开而跳楼之后,才放心地离开了公寓。

  江雨霏刚离开,百合的手机又猝不及防地响了起来。她怔怔地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不断闪烁的“r危险”,深深地闭上眼,眼泪终于悄无声息地涌了出来,顺着眼角流淌到了鬓角,渗进发丝里。

  她没有勇气接听他的电话,她怕听到他那熟悉的音色会瞬间失控,失控到连她自己都无法抑制。

  此时的年与江正坐在赶往总部个重要会议的车上,大早收到雨霏转发过来的手机邮件,他来不及安慰百合,首先给研究院院长下达了严厉的命令。

  “研究院这么个严肃的科研单位,居然发生这样不堪的无聊之事!而且还直接用我身边的助理开刀?你们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如果这事在研究院闹得满城,你们研究院今年所有的成果荣誉和院领导的效益奖全部票否决!”

  直到刚才,院长亲自给他汇报了这件事处理的进度,他才舒了口气。

  听着打给百合的电话长久无人接听,年与江疲累地捏了捏眉心,拨出了另外个电话:“郭秘书,明天的汇报,麻烦把我的顺序放在第个吧家里出了点急事,我明天要尽快赶回去。”

  江雨霏刚到科技科,技术员张君连忙招招手喊她过去:“放心吧,邮件群发给了422个人,截至我们断网的时候,只有百多人查看这个邮件。我们已经查到了发邮件的,是我们研究院的内部。”

  “内部的?哪个家伙干的?”江雨霏诧异之余带点遗憾,她和百合都确信无疑只有杨素素能干出这种事,可是杨素素根本不在研究院。

  “发件的邮箱是新注册的,是秘书科柳小丹的。但是,”

  “柳小丹?小柳?”江雨霏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张君调出来的那串地址,“她是我的资深好基友,她知道我跟百合的关系有多瓷实,给她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做这事!再说,她跟百合根本不是很熟悉,无冤无仇啊!”

  “别急啊,我还没说完!”张君看见江雨霏着急的样子,轻点鼠标,耐心地指着屏幕上的另组数据说:“但是物理地址不是柳小丹平时用的电脑,而是台移动。”

  “移动?笔记本电脑?”

  张君点点头:“而且,从发邮件的时间看,所有的邮件是定时发送的。”

  “也就是说,即使发邮件的人不在研究院,也有可能早就在发邮件之前,用移动和我们研究院的内部,设定好了邮件?”江雨霏灵动的眸子滴溜溜转了转,恍然大悟道。

  “聪明!这种事,没人会傻到用自己的电脑自己的去做。所以,你的好基友柳小丹八成都只是个炮灰!”张君开玩笑地说。

  “那这就不奇怪了!”江雨霏眯起眼睛,眸光里折射出明显的了然和鄙夷,很快转化成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