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密了,这会倒害羞起来了!

  见他放开自己,转身进了卧室,百合才放心地吐出口气,进浴室关上了门。

  洗完澡出来,看到年与江正站在卧室的阳台上抽烟。他已经换上了件宽松的白色体恤,下身穿着件大碎花短裤。

  百合还是第次见到他穿得这样随意,完全个居家的男人模样,她心中暖,慢慢地挪了过去。

  年与江听到她的声音,捻灭了手里的烟,指了指床上的衣服:“刚才用洗衣机简单地把你的衣服洗了下,这里只有我的衣服,你先穿上吧,明天出去给你买!”

  百合扭头望去,竟然是套男士睡衣。再瞧瞧自己的衣服不知何时已经被他洗好挂在了阳台上,她只好先拿了过来,走到旁边的客房去。

  换上衣服,刚打开客房的房间门,百合差点撞进年与江的怀里。

  “喂!干嘛!偷看别人换衣服?”百合瞧着他倚靠在门框上,副好整以暇的样子,顿时又气又羞。

  “我想看的话,还用得着偷看吗?”年与江挑了挑眉,直起身子拉住她的手:“来!”

  说着,他拉着她慢慢地向主卧的阳台走去。

  不远处,可以看到黑色的海面上,层层叠叠涌上来的白色浪花,层又层,透着神秘的美。

  “哇!原来这里刚好对着海,难怪这么近的海浪声!”百合登时打了个冷战,转眸好奇地问他:“这里就是海景房了?”

  “喜欢吗?”年与江站在她的身后,将她圈进自己的怀里,将自己的体温传递到她的身上。

  “这是你的房子吗?”百合缩了缩脖子,她实在受不了他这样的温柔。手机请访问:

  82第82章吃醋

  “你喜欢的话,就是你的。”年与江抱着她的手更紧地收了收,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脸贴着她还在滴着水的头发,继续撩着她敏感的神经。

  “哦,我懂了!这里肯定是你买来泡妞的,结果郎有情,妾无意,别人拒绝了你吧!然后,你现在又想转手送给我?哼,我才不要呢!”百合佯装吃醋地撇嘴。

  “再乱说我办了你!”年与江轻咬住她的耳垂,霸道的语气警告她。

  “不要!放开我!压的我脚痛!”他怎么这么会折磨人啊,她被他灼热的呼吸刺激得身子又开始不受控制地发热,呼吸也有点急促了。

  年与江在她的脖子上狠狠地吸了口,才放开了她。

  “雨霏当时来这里的时候,我给她买的房子。现在的小姑娘不都喜欢住在海边么,天天把‘我想有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挂在嘴边。没想到,我买了房子装修好了,本想给她个惊喜,她进来看了之后,再也没来第二次。”年与江揽着她的肩,向她解释着这房子的来历。

  “你装修的风格她自然不喜欢,你跟她之间,至少隔着五个代沟!”百合了然,原来这是他给他那个古灵精怪的女儿买的。

  “她说她个人住太孤独,喜欢住在集体宿舍,热闹!所以没辙,我只好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度假的住所,隔三差五地来次。”年与江无奈地说。

  原来如此!

  百合转过身子,靠在阳台的栏杆上,盯着他闪着碎光的眸子,声音颤抖地问:“年,大叔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叫我年与江!”年与江蹙了蹙眉,命令她。

  “大叔不好吗?多亲切啊!”

  “你非要时时刻刻提醒我,我比你老很多,是吗?”年与江按住她的肩膀,语气里似乎透着不悦。

  “真老土!大叔又不是说明你老,别人思密达国家,把男朋友都叫大叔呢!”

  “男朋友?我是你的男人,不是男朋友,记住了!”年与江说着,又附身轻轻地咬了口她的唇。

  没办法,洗浴出来的她,浑身都散发着淡淡的馨香,缭绕在他的鼻尖,再加上她穿着他的衣服,玲珑的身材在宽松的睡衣里若隐若现,让他根本没法淡定。

  “有区别吗?”百合秀眉微拧,这个人怎么这么无理取闹。

  “当然,你是我的女人,我自然只能是你的男人!”

  年与江说着又要去咬她,百合连忙别过脸,推着他的胸膛,“好好好,都听领导您的!我要说正事!”

  “说吧!”年与江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她,随手点了支烟。

  百合蹙了蹙眉,从他手里抢过烟,径直在旁边的烟灰缸里按灭:“吸烟有害健康,以后不准抽了!”

  年与江不说话,也不阻拦她,又抽出根烟,拿出了打火机。

  百合又气又急,从他手里拿过烟和打火机,强压住自己的火气,轻声说:“大叔年与江,以后少抽点烟,好吗?”

  年与江微微愣,随即点了点头,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子:“好,听我们家宝贝的,以后戒烟!”

  百合这才笑逐颜开地放下手里的东西,双臂勾住他的脖子,“年大书记说话要算数,戒烟!”

  “好!”年与江重重地点了点头,大手揽在她的腰间,俯身用自己的鼻尖轻轻地,宠爱地蹭着百合的鼻子。

  这个丫头,身上像是有种魔力,总是让他不忍心拒绝她所有的请求。

  “那我问你两个问题,你不许骗我!”百合咬着唇,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定样,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刚才不是只有个问题吗?这又翻倍了!”

  “刚才是因为没想到第二个问题,这会突然又想起来了嘛!”她撒娇地嘟嘟嘴。

  “好,反正夜还长的很,你问两百个问题都没问题!”年与江好脾气地妥协道。

  “第!”百合伸出食指在他眼前晃了晃:“你的那个从加拿大来的信,是你的旧爱吗?”

  年与江怔,随即仰头“哈哈”爽朗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放在她腰间的手却捏了捏她的腰。

  “笑什么?心虚了吧?”百合故意扭过头,佯装生气。

  “你这个小助理!居然敢偷看我的私信!”年与江双手捧起她的脸,将她的脑袋转过来与自己直视。

  “谁偷看你的了,你放在桌子上,我光明正大地看了眼”年与江没心虚,百合倒是先心虚了。

  “那你认为她是我什么人呢?”年与江笑得意味深长,却丝毫没看到他有不高兴的痕迹。

  “旧爱呗!说不定现在还爱着!”百合翻了个小白眼,副小女人吃醋的样子。

  “傻妞!”年与江将她拥在怀里,“追求你大叔我的人多了去了,我都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别说什么加拿大了,我的追求者遍地全球各个国家地区!你要想吃醋,那还不得天天围着地球转着吃了!”

  “切——臭美!”百合自然不信他。

  “真是个大傻瓜!”年与江宠溺地用自己的额头蹭了蹭她的额,“你学文科的应该读过红楼梦,整本书我最喜欢的就是黛玉吃宝钗和宝玉的醋时,宝玉说的那句话。”

  “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瓢饮!”百合抢过年与江的话,故意摇头晃脑的说道。

  “看来我这个小笨蛋助理,越来越懂我的心了!”年与江猝不及防地给了百合记轻轻的爆栗,两个人起咯咯咯笑了起来。

  笑完,百合不依不饶地伸出两根指头:“还有第二个问题!”

  “说!”

  “你跟雨霏的妈妈,到底有什么渊源啊?她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但你对她比亲生的还爱还宠,是不是她妈妈也是你的旧爱啊?”百合说得声音很轻,很小,说话的时候,直盯着年与江的脸色,生怕触到了他不愿提及的往事,毕竟江雨霏的妈妈已经去世好多年了。

  “怎么?已经过世的人,你也吃醋?”年与江脸上倒是没有异样,依旧副云淡风轻的谈天说地的神态。

  “不是吃醋。”百合敛去了脸上的笑意,疑惑地说:“据我所知,雨霏的妈妈应该长你几岁,再说,她已嫁人,你应该不会因为她才至今未娶吧?所以,总觉得你们之间有比年少的爱情更深刻的感情,所以你才会对雨霏视如己出。对吗?”手机请访问:

  83第83章报恩

  年与江听着她有理有据有分析的猜测,微微地勾勾唇点了点她的脑门:“你这个脑袋,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没那么复杂,我只是小时候在雨霏的外婆外公家住了很长段时间,他们家的所有人对我都很好。她母亲去世将她托付于我,我也只是报恩罢了!”

  “就因为这个吗?”百合将信将疑。

  “那还能因为什么?就算是我跟她母亲年少情窦初开的时候彼此倾情过,她母亲也已经不在人世,对你产生不了任何威胁!”年与江好笑地看着她双水眸滴溜溜转来转去地思考。

  “也是哦”百合刚点了下头,又连忙摇头:“不对不对,我不是吃醋,我只是好奇你的过去嘛!”

  “真是名副其实的傻姑娘!我的过去有什么好研究的,从现在开始,现在的我,未来的我,都属于你这个笨丫头!”年与江的手动情地从她的肩膀路下滑,来到她的腰间,握着她那盈盈握的小蛮腰,上前两步,紧紧贴着她:“我抱你进去睡觉,明天我还得回研究院开个会。”

  感受着他温热的大手,百合浑身颤,鬼使神差地只会点头。

  年与江俯身,双唇落在她被海风吹得凉凉的额头上,闭上眼,留下个长久的吻之后,才抱着她,回到了卧室。

  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年与江在她的旁边躺下,侧身冲她温和地笑了笑,正色道:“既然你愿意做我年与江的女人,那我得再把些话重申下。”

  他严肃的神色让百合心里登时咯噔咯噔直响:这是怎么了?突然变得这么正经八百的。

  “嗯,你说。”她只能诺诺地抿唇点头。

  年与江手撑着自己脑袋,另手抓住百合的手,紧紧地握了握,说:“你也知道,我现在是特殊时期。来研究院挂职,其实只是个过渡。但是这个过渡,对我今后的事业起非常关键的承上启下的作用。”

  话说半,停顿了下道:“所以,在没有被提拔回分公司总部任职之前,不管是在工作业绩工作作风,还是在生活上,都不能出任何问题。所以,我对你,可能不会像其他男人对自己女人样,最起码在公共场合不能关心你。所以,”

  “我知道,我记住了。”百合连忙伸手捂住了年与江的嘴,她自然知道他想说什么,她既然已经做了他的女人,自然会理解他,更会无怨无悔地等他。

  年与江狭长的眸子微微弯了弯,拿开她的手吻了吻,握在手心,认真地说:“乖!等我回去把切办妥了,风风光光地把你的名字写在我年与江的姓之后!”

  百合看着他眸子里点点碎光,心中暖,鼻子酸酸的,感动的眼泪猝不及防地滚了出来,个劲地点头:“嗯,我等你。”

  “乖!”年与江翻身压在她的身上,心疼地抬手帮她抹去了脸上的泪,俯身不停地亲吻她的脸颊,她的唇。

  “那个,我好困啊,好晚了,先睡吧”百合使出吃奶的劲,又将他的头按住。

  “这样就是为了有个更好的睡眠!”

  大海,月光,海景房。对刚刚陷入彼此爱恋中的人,毫不客气地相互索要着,毫不吝啬地回馈着彼此更多

  次日清晨,百合是被饿醒的。

  整夜,让她消耗了几乎全身的力气,咕咕咕的肚子叫个不停。

  刚睁开眼,就听到了身边均匀的鼾声,熟悉的男人气息顷刻间萦绕在鼻尖。

  转眸望去,看到的是年与江微闭的眸子,那狭长的桃花眼,微抿的薄唇,即使在睡眠里,也似乎透着股力量,让她忍不住抬手想去抚摸下那长长的睫毛。

  百合的心瞬间“砰砰砰”狂跳起来,屏住呼吸,抬起手,慢慢地伸向了那张俊朗的脸,在他深邃的五官上俏皮地描摹。

  俊逸的脸部轮廓,浓浓的剑眉,狭长的眼睛,好看薄唇让人遐想联翩

  啊!

  百合的手刚伸到年与江的嘴边,他突然张开了嘴巴,准确地咬住了她的手指,轻轻地咬起来。

  “吓死我了!你醒了啊!”百合着实被吓了跳,看着年与江慵懒地睁开了眼,连忙把自己的手指缩了回来。

  “我正饿得前胸贴后背呢,嘴边突然有人送上了只香喷喷的烤猪蹄,我就只好张口尝尝了!”年与江个翻身,将百合拥在了怀里,劈头盖脸的吻便落了下来。

  百合真真被她折磨得有气无力了,只好举手投降:“我好饿啊!你再这样下去,明天我们俩就要上本市新闻头条了!”

  “为什么?”年与江抬头问了句,便又俯首亲吻起她。

  没办法,他的这个小宝贝,实在让他难以割舍,只要看见她,便忍不住要抱着她,吻着她,再也不放手。

  “头版头条定会这么写:警方在海边公寓发现对赤果男女尸体,疑为彻夜缠绵饿死在床。”百合掰着手指,板眼有模又样地说。

  “坏丫头!”年与江无语地抬头,伸手在她额头上惩罚性地狠狠弹:“这种懒人能做出来事,恐怕只有你这种懒猫才做得出来!起来,吃饭!”

  言落,年与江个翻身便下了床,拉着百合的胳膊,硬是将她从床上拉了起来。手机请访问:

  84第84章又惊又喜

  “吃饭?你做早餐了?你不是说这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吗?”百合脸上又惊又喜,睁大期待的水眸盯着他问。

  经他这么说,肚子又开始咕咕咕叫,她捂住肚子,笑得尴尬又没心没肺。

  “昨晚上有群鱼,看到这卧室里的风光无限,就跳上我们阳台来了,我只好收了它们做早餐了!”年与江圾上拖鞋,笑着指着阳台说。

  “真的假的?我才不信!”百合果然上当,顺着他的眼神望向了阳台,在看到那海离这间房间还有很长段距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被他戏弄了。

  “不信你还问真假!”年与江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姑娘的智商怎么是间歇式的,时好时坏。

  “来,我抱你去外面吃早饭,刚才看了看你的脚腕,好像比昨晚还肿了!”年与江不由分说地抱起百合直接去了客厅。

  坐在了沙发上,百合才看到茶几上摆满了热乎乎的早餐。鸡蛋,豆浆,八宝粥,包子。不是很丰盛,却全都是用外卖的盒子和袋子装着。

  “原来是有人送来的,小高可真是你的模范下属啊!又当司机,又当保姆佣人的!”百合拿起只包子,边大口大口嚼的津津有味,边调侃年与江。

  除了小高,她不信还有谁能这么体贴这么早就送来早餐呢!想起上次她帮小高在商场里给年与江买内内,她的心又情不自禁地咚咚狂跳。

  “吃东西还堵不住你的小嘴!”年与江把豆浆递给她,“我呆会有个会议,吃了饭我就先回去了。你的衣服已经干了,呆会洗漱换了衣服,让小高和雨霏带你去医院。”

  “去医院?干嘛?”

  “我约了个骨科专家,让他去给你的脚按摩按摩。我还真没学过按摩,怕让你的脚腕越来越糟糕。”年与江瞧了眼百合裸露在外的脚腕,明晃晃的,明显比昨天晚上更肿了。

  “不用昨天不是拿药回来了么,自己用药按”

  “不行!必须去!办公室还有那么多工作呢,你早点灭了想借着脚伤再请个病假什么的心思!”

  百合的话还没说完,年与江便打断他的话,冷飕飕的眼神扫过去,容不得她再讨价还价。

  “切——”百合撇撇嘴,口咬掉半只包子,嘴巴里不满地嗫嚅:“你这是虐待女职工!”

  “这几天就不用上班去了,从医院回来,小高会直接送你到这里来。晚上,我也过来。”年与江边急匆匆地喝粥,边给百合交待着。

  “我,我跟小高去就行了,能不能不麻烦雨霏了?”百合犹犹豫豫地问他。

  “小高?你这脚不方便,去个洗手间也让小高陪着吗?”年与江看都不看她眼,蹙眉说道。

  “可是”

  “好了,别可是了,你以为雨霏不知道你昨晚来这里了?就你,改天被雨霏卖了,还吧嗒吧嗒帮她数钱呢!”年与江说着,起身去了洗手间。

  “啊?”百合口包子差点噎住了自己,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嘀咕道:看来,我是上了这对人贩子父女的贼船了!

  百合吃饱喝足的时候,年与江已经衣装整齐地准备出门,走之前,他走过来,直接咬住了她的唇,吻了良久,才看着她,将手里的把钥匙放进了她的手心,温柔地说:“乖,去医院让专家给你热敷按摩,雨霏会在医院接你,从医院出来早早回来等我。”

  “嗯!那你,路上小心。”百合正要说再见,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问:“你让小高送我去医院,那你怎么回研究院?”

  “傻瓜,这世界上还有种交通工具叫出租车!”年与江温柔地看了她眼,款款出了门。

  摊开手心,百合看着手里的串钥匙,眼睛里氤氲出层薄薄的水雾。

  就这样,自己跟他同居了吗?

  心里竟然平静得没有太多涟漪,更没有想象中的兴奋激动,抑或是憧憬。

  只有迷茫。

  如果是水到渠成也就罢了,只是向中规中矩的自己,初恋都可以谈七年,居然可以跟个只认识了两个月的上司,同居了?

  爱情,果真是个盲目的东西。有时候让人胆小得不敢去想未来,有时候却勇敢得只顾朝夕。

  想到这里,百合抿了抿唇,起身踮着脚去了洗手间。

  洗漱完换好衣服,小心翼翼地扶着楼梯扶手刚下了楼,小高连忙迎了上来。

  “甄小姐,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年书记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