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br/>

  说话间,穿着身正装的会所经理在几个服务员的跟随下走了过来,向年与江客气地伸出手笑道:“您好,我是星空的”

  “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年与江高声打断经理的话,抬眸不屑地扫了眼他,又将视线移向小高:“我现在只有兴趣让你知道你的会所,将面临什么!”

  小高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走到会所经理面前,看了眼他工作牌上的名字,压低声音说:“陈经理,可否借步说话。”

  “好。”看起来只不过三十出头的陈经理,脸的精明模样,自然不敢怠慢这位尽管直黑着脸坐在沙发里,但仍不影响那与生俱来的非凡气质的人。

  小高把手里准备好的金色名片递给陈经理,回头看了眼年与江,只见大领导的脸色更加阴沉冷峻,仿佛暴之前的天色样,随时都会爆发。

  陈经理接过名片,在看到“年与江”三个字后那串头衔时,嘴巴吃惊地长得能塞进颗鸡蛋,眼睛更是睁得上眼皮快翻到了天灵盖。

  “如如果”陈经理不可置信地向坐在沙发上的年与江望去,脸上的惊讶已经瞬间变成了惶恐,又有点疑惑地小声问小高:“那位就是‘如果静’的神秘董事长年总?”

  “陈经理觉得呢?”小高扯了扯嘴角,平静地反问陈经理。

  陈经理哪里还敢犹疑,手里捏紧那烫金的名片,忙不迭地奔到了年与江的面前,点头哈腰诚惶诚恐地挤笑:“年,年总,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您大驾光临”

  “我没空做你的泰山。”年与江再次拧着眉打断陈经理的话,伸出个手掌,不耐地说:“给你五分钟,清场。”

  “哎!好好!马上清场!”陈经理连忙应声,转身厉声吩咐几个随从服务员:“没听到吗,清场!不用结账了!快清掉所有房间的客人!”

  整个大厅的服务员顿时像热锅上的蚂蚁,虽然满脸疑惑,但没个敢吭声,四散着边握着对讲机喊话边焦急地向电梯走去。

  不会儿,电梯里下来群群满脸抱怨的客人们,服务员个个陪着不是,顿时大厅里乱糟糟的。

  看着三五成群走出去的人,后面的人越来越少,小高不安地看了眼年与江:“年总”

  “嗯?”

  年与江皱眉不悦地扫他眼,小高尴尬地抽了抽嘴角:“书记,没看见雨霏小姐。她会不会已经离开了?”

  “以她的性格,不拆了这里怎么会离开?”年与江咬了咬牙,凌厉的眸子瞄向在旁边焦急地给老板打电话的陈经理。

  小高会心地点点头,走过去拍了拍陈经理的肩膀:“陈经理,你们会所只有这么个出口吗?所有的人都清场了?”

  陈经理忙转过身,笑得比哭都难看,为难地点了点头:“我们真不知道怎么得罪年总了,但是我们会所有很多包房是市里些领导们长期包用的。这,这时半会暂时不好清你们是来找人,还是调研,能不能给小的透个口风,我好安排啊”

  “没关系,现在带我去没有清出来的包间看看就行了!”

  “好,好,我现在立刻带您去!”陈经理松了口气,连忙带路进了电梯。

  “师傅,麻烦快点!”坐在出租车上的百合,心急如焚,恨不得司机把出租车开得飞起来。手机请访问:

  88第88章阵痛意

  此刻她的心里,除了无尽的担心,更多的还是恐惧。想到雨霏那张稚气还未散尽的年轻脸庞,心里涌上来阵阵痛意。

  低头将手机电池装了进去,但是后壳已经摔得无论如何也扣不上去了,百合咬咬牙,按住电池尝试开机,没想到居然打开了。

  百合连忙去翻通话记录,可是破损的屏幕已经失去了触摸的功能,如论怎么触,摸,按,拍,滑,都动不动。

  百合绝望地闭上眼,只能继续催前面的司机:“师傅,麻烦再快点!”

  “姑娘,我这是出租车,不是飞机!”

  小高从电梯里走下来,急忙走到年与江面前,在他耳边低声汇报:“书记,雨霏小姐在5088,服务员说因为她拿的是至尊卡,他们不敢进去打扰。”

  年与江“腾”得站起了身子,脸上似乎在慢慢结冰,拧着眉大步向电梯走去,小高连忙小跑上前去按了电梯上行键。

  “年,年总,我们李总马上过来”陈经理在身后惶恐地跟着,向年与江汇报星空的大老板会立刻赶过来接待。

  到了五楼,所有的服务员都规规矩矩地靠墙站在两列,直延伸到了5088包厢,像是在等候年与江这尊大神的检阅似的。

  走出电梯的年与江看都没看那些人眼,在陈经理唯唯诺诺的带领下,来到了5088包厢门口。

  年与江在门口顿住脚步,微微侧头给小高递了个眼色,小高心领神会地点点头,转身走到陈经理面前,低声耳语了几句,陈经理连连点头称好,遣散了聚集在楼道里的所有工作人员。

  年与江刚推开门,刺鼻的酒味迎面扑来,他不由地皱了皱眉。

  包厢里没有开灯,只有液晶大屏幕上投出来的道淡淡的蓝色光芒在偌大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的空灵。

  幽暗的视线里,隐隐约约看到沙发的拐角里,坐着两个人。

  看到有人进来,其中个慌忙站起来,“年,年书记。”

  是柳小丹的声音,带着极度的恐惧和惶恐,愣愣地站了好几秒,才局促地说:“雨霏,雨霏不让开灯。”

  年与江看了眼蜷缩在沙发里动不动的江雨霏,极力控制住满腔的震怒和心痛,咬了咬牙,边往沙发处走边对柳小丹说:“你先出去,顺便把灯打开。”

  “是是。”听到年与江低沉的声音,柳小丹连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回头看了眼将头深深地埋在膝盖里的江雨霏,抬手抹了抹泪,绕过沙发走了出去。

  “啪”得声,包厢的彩灯被打开,五颜六色的灯光顿时将豪华包房充斥得满满的。

  柳小丹走出5088,看到小高在门口焦急地来回徘徊,低着头走了过去。

  “小柳,到底怎么回事?雨霏小姐怎么了?”小高看到柳小丹,走上前去,拉住她的胳膊,把她拉到边,压低声音问。

  “我们,我们我们被人算计了!”柳小丹咬着唇,说着,眼泪又滚落了下来。

  “算计?谁算计你们,到底怎么回事?那,你们,雨霏小姐没事吧?”看着柳小丹哭得脸上的妆都掉了,睫毛膏粘在眼睛周围,黑乎乎片,好不狼狈,小高不安地扫了她眼,急切地问道。

  柳小丹抽噎了两下,抹了抹泪说:“本来雨霏今天跟我起在逛街,外协办公室副主任姜泽说要请她吃饭。我纳闷雨霏好像跟他不是很熟,可雨霏说他上次传播百合姐的谣言,所以雨霏跟他斗了几句嘴,他就想赔礼道歉。雨霏好像今天本来就心情不好,就答应了他。没想到来到这里才发现,居然杨素素也在。”

  “杨素素?她前两天来给年书记道别,说是要走,怎么还没走?她怎么了?”小高好奇地问。

  “她现在已经走了,但是但是雨霏出事之前,她还在这里。她跟姜泽好像是伙的,他们几个人使劲让我和雨霏喝酒。我没有酒量,只喝了两口红酒,就晕乎乎地在那里睡着了。

  我睡着之前,记得很清楚雨霏直都在绕弯子不喝他们敬的酒,然后看到他们几个人在舞池里唱歌跳舞可是,可是没想到我醒来的时候我醒来的时候,就看到杨素素和姜泽都不在了,三个男人在强行扒雨霏的衣服我,我吓得大叫,被他们巴掌扇过来,我就晕了过去。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就看到雨霏衣服被撕烂了,头发也乱了,目光呆滞地坐在那里,我问什么她都不说话我,我真的吓坏了,我要报警,她才说了句话,不让我报警。我又不知道你们的电话,只好打给了百合姐我,对不起,没照顾好雨霏”断断续续语无伦次地诉说完整件事的始末,柳小丹已经抽泣地呜呜呜哭了出来,整个身子都因后怕和自责而不停地颤抖。

  小高脸上的神色由震惊到疑惑,又变成了痛惜和愤怒。他握紧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旁边的墙壁上,“哪里的混蛋,居然连雨霏小姐也敢欺负!”

  “我,我也不认识从来没见过他们,从面相看,年纪都不大。个个浑身酒气,好像是喝醉了。”柳小丹被小高的举动吓了跳,回过神来,连忙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我给姜泽打电话,他关机了,杨素素也关机了”

  豪华包间里的设施和桌面地面上东倒西歪的酒水瓶展现在年与江眼前,在五彩缤纷的灯光下,显得更加凌乱。

  仍动不动地窝在沙发里的江雨霏,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了她伏在膝盖上的脸,身上穿的件背带短裙的带子已经被扯断,从她的后背蜿蜒上来,无力地搭在她的肩上,身上的衣服也明显有被撕扯之后的痕迹。

  年与江心中痛,默默地走过去坐在她旁边,扫了眼乱糟糟的桌面,深邃的眸子里几乎要凝结出冰来。

  他只看着她蜷缩的样子,不说话,也不抬手抚慰她,只是静静地坐在边看着她。

  良久,江雨霏发出声低低的声音:“年叔叔,帮我关下灯,好刺眼。”

  她的声音轻轻的,说话的时候连头都没抬,仿佛那声音并不是发自她之口样。

  年与江眉宇间的郁结更深,放在膝盖上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手机请访问:

  89第89章耍心机

  这么多年来,不管是她开心的时候,还是撒娇耍无赖,哪怕是转动眼珠子耍心机的时候,她都会勾住他的脖子亲昵地喊他老爹。只有当她当真不开心的时候,她才会如此疏离地,淡漠地称呼他“年叔叔。”

  在年与江的印象里,自从他答应她的母亲江静琪收养她之后,这是她第三次叫他“年叔叔”。

  第次,是他将她这个小刺猬彻底驯服的那天,她回房睡觉之前,不像以前那样无论如何都声不吭,而是认真且自然地说了句:“年叔叔,晚安。”

  第二次,是她突然有天跑到他的办公室,虽然副哭过后的样子,却平静地说:“年叔叔,我想上班。而且我不要在总部机关,你让我去基层单位,我要从最底层干起!”

  第三次,便是此时此刻。

  年与江咬了咬牙,心疼地松开拳头,抬手抚在江雨霏的头发上,柔声说:“跟老爹回家吧!”

  “啊!别,别碰我!”年与江的手刚触到江雨霏的头发,她触电般向后退缩,避开了他的手,拼命地摇头:“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她边抗拒着他,却始终都不曾抬头看年与江眼。

  年与江怔,手僵硬地愣在了空中,强抑制住心里蔓延上来的痛惜,拧着眉努力地扯了扯嘴角:“雨霏,我是老爹,跟我回家吧,我们回家!”

  江雨霏不再说话,继续将头埋在膝盖里,动不动,像只断了线的木偶般。

  “好,我们不回去。那你告诉老爹,谁哪帮活腻了的小兔崽子欺负了我的宝贝闺女,老爹定要让他们加倍偿还回来!”年与江收回手,再次握紧拳头,咬牙狠狠地说到。

  江雨霏像失聪了样,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出租车在星空会所前戛然而止,百合扔给司机早就准备好的钱,急急匆匆地下了车。

  看到年与江的路虎霸道地停在会所正门口,百合抿紧唇,拖着受伤的脚腕,会蹦几步,会踮着脚咬着牙走几步,进了会所。

  “对不起,小姐,我们今天不营业。”服务员在门口挡住了百合。

  “我来找人,有没有两个姑娘在你们这?”

  “我们会所已经全部清场了,不好意思。”

  “不可能!外面的车我认识,我们是起的,来找人!”百合着急地转身指了指年与江的车。

  “起的?”服务员连忙变得谨慎,给旁边几个同行使了个眼色,恭敬地对百合说:“您也是跟年总起来的?他在五楼,我带您上去。”

  “年总?”百合嘀咕了句,也不便多问,咬紧牙关忍住脚腕处的痛,跟着服务员向电梯走去。

  电梯上行中,百合无意间在光可鉴人的电梯金属面板上瞧到了满身狼狈的自己。

  因为在做饭,把头发松松地扎了个马尾,此刻已经松散下来,脸上除了之前留下的泪痕,路着急过来的汗水,竟然还有种灰扑扑的感觉,整个脸上就像刚刚经历了场战斗样。

  来不及低头看那脏兮兮的裙子,电梯“叮”声,停了下来,百合提步走在门口,急于先走出去。

  电梯的门刚打开,百合就看见了站在楼道里的小高和柳小丹,小高皱眉沉思,柳小丹则在边抹着泪。

  看见百合,柳小丹先是眼睛亮,随即扑上来,拥住了她,又呜呜呜地哭了起来,边哭边抽搐着身子:“百合姐,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照顾好雨霏。”

  百合心里着急,自然是顾不上安慰柳小丹,看了眼在旁言不发的小高,按住柳小丹的肩膀把她推离了自己,急切地问:“雨霏现在在哪?她怎么样了?”

  柳小丹止住抽泣,回头指了指5088的房间门,诺诺地说:“雨霏在里面,她什么也不说。年书记在里面,我们就在这里等了。”

  听到这里,百合路提着的心终于稍稍松了点,这么说,雨霏她还她不敢多想,来不及喘口气,跛着脚就要推门进5088。

  “甄小姐!”小高叫住了她。

  “嗯?”百合刚刚放在门上的手停止了用力,转眸不解地看向小高,“不能进吗?”

  “也不是您进去吧!”小高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走上前替她推开了门。

  从灯火通明的楼道乍进去,百合适应了下有点昏暗的空间,很快就看清楚了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

  看着江雨霏像只小猫样蜷缩在沙发里,百合的心蓦地像被针扎了样,瞬间疼得有点窒息,忍了路的眼泪,情不自禁地在眼眶里蠢蠢欲动。她咬着唇,强忍住四肢百骸蔓延出来的痛惜,自责,后悔和心疼,慢慢地走向沙发。

  年与江抬眸看了眼进来的人,冷冷地说:“你怎么才来?我不是让你跟雨霏在起吗?”

  五彩的灯光打在沙发上的人身上,幽暗的光束下,百合看不到年与江的表情,可那句带着明显怒意的质问让百合骤然汀了脚步。

  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那眸子里似乎在黑暗里放射出了道道又寒又锐的利剑,根根向她发射过来,她似乎看到自己瞬间变成了狼狈不堪的刺猬,身上的刺全部来自他。

  对,她怎么可以才来?他明明让她和雨霏在起的,为什么雨霏出了事,她不但完好无损好端端的,还姗姗来迟

  百合忍住眼里即将滚落的眼泪,紧紧地咬住唇,不理会他的责怪,抬步继续向雨霏走过去。

  受伤的脚腕本来每走步就像断了脚样,此时如芒在背的百合,更是感觉每脚像是踩在了刀尖上,离他们越近,全身心越是疼得紧。

  只是,她不敢喊痛,更不敢停下来,只能僵硬地抬脚,提步,再抬脚

  百合在雨霏的另边站立,没有坐下去,而是在旁边蹲了下来。

  她想拿起江雨霏紧紧扣住抱住双膝的只手,刚碰到她的手背,江雨霏突然抬手胡乱地阻止她的靠近,“别碰我!你们都滚开!都滚开!”

  江雨霏突如其来的抗拒,让百合猝不及防,她脚下没站稳,被江雨霏挥手推,便结结实实地向后坐了下去。

  “嘶——”百合微不可闻地发出声轻轻的叹了声,双手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样,想抽离地面,却最终不得不扶着地板站了起来。

  年与江条件反射地直起身子正准备扶她起来,却看见她双手撑地重新站了起来,又很快保持住了之前蹲着的姿势,只好讪讪地收回了手。

  眼泪,瞬间滚落。手机请访问:

  90第90章心痛

  百合再也没有能力抑制住它们的涌出。

  却不是因为脚腕上传递上来的痛,也不是因为刚才双手落在地面上时,被地板上的玻璃渣之类的东西扎伤了手心,而是看到向来开朗俏皮的江雨霏,突然变成了只受惊的小动物样,不让任何人靠近。

  “雨霏,对不起,我不该让你个人出来,对不起。”眼泪顺着脸颊流进嘴里,咸咸的,涩涩的,却怎么也不如心上传出来的痛。

  确定了没有人再碰自己,江雨霏将身子又往后靠了靠,低下头,再次声不吭动不动地坐好。

  年与江“腾”得从沙发上站起来,“雨霏,听话,跟老爹回家!咱回外婆家好不好?我现在,立刻就带你回市外婆家。”

  说着,年与江脱下外套要给江雨霏穿上。

  江雨霏在听到他提了“外婆”之后,慌忙抬起脸,抗拒地摇头:“不要,不要!我不要这个时候回去!我谁也不见!”

  直到这个时候,年与江和百合才看到了江雨霏的脸。她并没有哭,脸上也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甚至看不到她此时除了抗拒之外的任何情绪,只有那灵动的还透着稚气的眸子似乎闪动着恳求,恳求他们不要带她出去,不要带她去见任何人。

  年与江拿着外套的手,不觉地用力,却只能柔声妥协:“好,咱谁也不见!都听你的,咱先回家,你说怎么做咱就怎么做!”

  听着年与江明明是带着极致震怒,却被他强忍着,如此温柔的劝慰,百合心里五味杂陈。

  都怪自己,都怪自己否则,雨霏也不会被欺负,他也不会如此无奈,如此伤怒!

  “对,雨霏,我们先离开这里,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