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看不懂!是吧,德义,庆民?”

  “是的!是的!现在的孩子,跟我们代沟太深!”吴德义和姜庆民见年与江面上轻松了,连连笑着点头附和。

  “行了!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庆民你跟姜泽先出去吧,我跟德义说两句话。”年与江站起身准备送客。

  “好的,那我们先出去了!”

  遣走姜氏父子,年与江重新坐回椅子里,脸平静无澜地看向吴德义:“德义,是不是被雨霏捅了的小伙子伤得很严重?”

  吴德义点点头:“失血过多,目前虽然抢回了条命,但还在里监测着。这也是瞒不住了,才来给您汇报。”

  “给你们添麻烦了,医疗费和营养费我随后让小高送过去。至于昨天的事,不管是姜泽的朋友强犦未遂也好,还是他们几个年轻人被人陷害误食了违禁药品也罢,我都当是几个不懂事的年轻人做的荒唐事不予追究了!你可懂我的意思?”年与江微眯着眸子问道。

  “当然!年书记,您放心吧!我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肯定不会乱说个字!”吴德义镜片后的眼睛发出精明的光芒,连连点头。

  “那就辛苦你了!”

  吴德义离开之后,年与江个人在办公室坐了很久。接连抽了三根烟,才站起身,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雨霏这个丫头,真是让她越来越不了解了,真不知道她那个小脑袋瓜里究竟装了些什么主意!明明自己伤了别人,还装了副当真被人强犦了的样子,这又是为何?

  不过,知道她没被欺负,还是让他不由地松了口气。至于姜氏父子赵局长,迟早有天他会让他们为今天的所为付出代价!

  不过此刻,他可没时间去想方设法布局报仇,更没心情这么快就去找江雨霏问个清楚,有件事,比任何事都重要。

  那个女人,是不是还在生他的气呢?

  走出电梯,年与江拨出了百合的电话,响了很久她却没有接电话。

  百合洗漱做完护肤,不经意地看了眼手机,才发现有两个未接来电,都是某位大领导的!原来自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百合正在犹豫要不要给他回过去,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百合放下手机,慢慢挪着走向门口。

  “甄百合,楼下有人找,是年书记的司机。”是住在同层的个女同事,门推开点缝隙,说完便关门走了。

  “好,谢谢。”

  百合边道谢,边慢慢走到阳台,悄悄往下看了眼,只见小高站在路虎旁边,眼睛眨不眨地盯着公寓进出口。

  百合犹豫了下,给小高打了个电话:“高师傅,有事吗?”

  “甄小姐,我给你带了点药,你下来取吧。”

  “你,你帮我放在楼管那吧,我呆会去取,我我还没起床,不好意思。”

  “没事,我等你,年书记让我必须亲手交给你。”

  小高说完就挂了电话,依然站在原地,不急不躁地等着。

  百合无奈,只好握着手机磨磨蹭蹭地下了楼。她承认自己是在赌某人的气,但她从来不会将心里的不舒服转嫁于人,何况是直对她照顾有加的小高。

  看见百合终于出现在公寓门口,小高连忙打开了后车门,走上前来扶住了她的胳膊:“甄小姐,没事吧!”

  在这人来人往的公寓楼下,百合尴尬地拂开小高的手,看见他打开的车门,疑惑地问:“我没事,你不是给我送药吗?”

  “是这样的,是年书记昨天预约好的医生,我刚才跟医生联系,他说你最好去趟,他看看你伤的情况。”小高边说边做了个“请上车”的手势。

  “已经没事了,休息几天就好了!我觉得不用去看医生了,我还是上楼去休息吧!”百合悄悄瞥了眼路虎,看到里面空荡荡的,心里竟然蓦地又是阵失落。

  “甄小姐,您就别让我为难了,取了药就很快回来,不耽误您休息的!”小高面露难色。

  “行吧。”百合看了眼出入公寓的人都朝她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只好妥协,慢慢走过去,上了车。

  车子驶出去没多久,在个商场入口停了下来,百合诧异地正想开口问小高,小高便下了车,从车前面绕到了右边,小跑着向商场门口走去。

  百合从车窗望去,当看到那个手里推着购物车的人时,不由地睁大了眼睛,心砰砰怦怦狂跳起来。

  件得体的条纹翻领体恤套在卡其色休闲裤里,咖啡色休闲皮鞋,嚣张的名牌皮带扣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与那人脸上那只同样闪着光的墨镜交相辉映。

  更可恶的是,他居然大摇大摆地就驻足站在商场门口,进进出出的顾客,不管是花枝招展的小姑娘,还是风韵犹存的大嫂大婶们,甚至些男人也忍不住回头想多看他几眼!

  百合这不是第次见年与江穿得如此休闲,但是当这么个挺拔清隽又穿了套接地气的衣服的他,就这么出现在熙熙攘攘的商场出入口时,百合还是没出息地多看了他几眼。

  看习惯了每天的西装革履,没想到融入生活中的他,如此明媚耀眼,让人忍不住想把眼睛在他身上多停留会。

  小高从年与江的购物车里提着两大袋子东西走向后车厢,年与江手里还提着小袋东西,款款向车子走来。

  百合连忙收回视线,完了,上了小高的当了!

  可是现在下车已经来不及了,再说自己拖着条残腿,万他心情不爽追上来百合下意识地揉了揉受伤的脚腕,抿唇将身子向左侧挪了挪,直到身子贴到了车门上,才将视线转向左边窗外,假装没有看到某个正要伸手开车门的人。

  年与江打开车门,看到那个把自己蜷缩在角落里几乎就要镶嵌在玻璃窗上的小女人,刚毅的嘴角浮起抹淡淡的笑意,将手里的东西仍在后面座位上,“砰”得关上了门。手机请访问:

  94第94章可恶的人

  百合刚刚还在砰砰直跳的心动:他,不上车吗?

  正在纳闷,余光却瞥见他绕到了前面,打开车门,径直坐进了驾驶室,紧接着,只听得“唰唰”两声之后,前后车门全被锁住了。

  百合再也坐不住了,忙扭头去找小高,却见他早已放好了年与江买的东西,此刻正恭恭敬敬地站在侧挥手,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这个可恶的领导!

  竟然教唆自己的司机骗了她,将她骗到了他的车上!

  百合忿忿地咬了咬牙,却不愿意去抬眸看前面的人,赌气地闭上眼,靠在了座位上。

  年与江从后视镜里看到她倔强的小脸,阔眉微蹙,墨镜后面的眸子微微眯了眯,轻踩离合,发动了车子。

  小妮子,昨天不坐他的车,今天不接他的电话,果然不理他了,这是在生哪门子的气呢?

  百合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耳边的汽车鸣笛声越来越少,蓦地睁开眼,原来车子已经到了郊外。

  熟悉的路,不是去海景房还能去哪呢?

  车子果然在个转弯之后,驶向了那座高级公寓。百合悄悄地咬着唇抬眸看了看后视镜里的年与江,只见他眉心微蹙,右手握着方向盘,左手两只手指夹着根烟,悠闲地搭在落下来的车窗上,海风随意吹,轻轻的烟雾从他修长的手指间倏然飘散。

  这个人,开车也要抽烟,抽烟就抽烟,能不能不这么耍酷?

  车子在楼下缓缓停下来,百合犹豫着万他不管自己径直上了楼,自己就这么坐着?还是,现在就下车?

  还没腹诽完,年与江已经打开车门下了车,关上前车门的同时打开了她的车门,“怎么?憋了肚子想说的话吧,还打算坐在这里继续酝酿?”

  年与江取下了墨镜,狭长的眸子含笑看着百合,嘴角的笑意里带着丝少见的痞气,静静地等着她的反应。

  百合的心又“咚咚”狂跳起来,却执拗地不愿意抬眸看他,只是轻轻挪了挪身子,不动声色地往右边靠了靠,仿佛压根没有听到他的话。

  年与江扁扁嘴,将车门彻底敞开到最大限度,脑袋伸了进去,手按住她的胳膊,嘴巴直接来到她的耳边:“宝贝,我饿了!昨天从开完会赶去找你和雨霏直到现在,饿得胃都疼了!咱上去自己做饭吃好不好?”

  百合不可置信地抬眸,却见他抓起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胃部,嘴角微勾:“不信你摸摸我的胃,都快找不到了!”

  年与江此刻脸上的表情完全跟昨天在星空会所里见到的样子宛若两人,昨天的他,阴沉冷峻,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副拒人千里之外不容任何人靠近的冰冷。

  而此刻,脸上的线条异常柔和,弯弯的眸子里似乎落尽了两颗摧残的星辰,含笑闪着俏皮的光,像个撒娇的孩子。

  百合的心瞬间像注入了温热的蜂蜜水,软得只剩下了不断涌上来的暖流。在看到他那双仿佛要把人装进去的深邃眸子时,心里却蓦地升起股心疼。

  “你,你住那特招,听说24小时都有饭吃,你怎么不吃啊?”百合虽然心疼他,但那忍了路的小自尊,张开还是满口的抱怨。

  “不想吃,想吃你做的!”年与江的脸上终于泛起满意的浅笑,凑上去轻轻吻了她的额头,便将她抱了出来。

  “快放我下来,我脚都好了!快放我下来!快点!”百合担心他又这样将自己抱上六楼,羞赧地涨红了脸,忙不断地拍着他的肩膀。

  他已经近天没吃过东西了,怎么可以把自己抱上去呢!

  “别闹,我还要提东西呢!”年与江在她脸上喷着灼热的气息,低声命令她。

  还要提东西上去?他以为他是超人还是八爪鱼啊?长了很多手吗?

  “不行不行,快放我下来!要不我就不上去了!”百合勾着他脖子的手果真放了下来,别过脸不去看他。

  年与江无奈,只好将他放了下来,叉着腰佯装累得气喘的样子呼出两口气:“这心里憋着话,让体重增加不少啊!既然不想让我帮忙,待会走得叫疼了,可别怪我不会怜香惜玉!”

  年与江说完,从车里取出刚才在商场买的东西,锁上车门,看都不看她眼,自己向公寓走去。

  百合看着那嚣张的背影,气得直想跺脚,刚抬起脚突然记起自己的脚已经负伤了,再这么用力顿下去,还不得光荣地用上轮椅啊!

  哼!不让你抱,没说不让你扶啊!真没良心,不是看在你饿了天的份上,才懒得跟你计较!

  咬着牙慢慢悠悠走向楼梯口,刚跨进门,就看到站在楼楼梯口上,正俯视好整以暇看着自己的年与江。

  “照你这速度走上六楼,我早就饿得没力气等你做好饭咯!”年与江无奈地摇摇头,蹬蹬蹬又跑下来,将手里的三个购物袋全放在右手提着,左手不容分手地搀起百合的胳膊,扶着她慢慢上楼。

  “慢点!”百合纵然心里涌起阵阵甜蜜幸福的暖流,但还是边跟着他的步伐,边还要逞下口舌之快。

  眸角的余光扫到年与江手里提的购物袋上,她这个时候才看到他居然买的柴米油盐菜,还有些零食!

  哈,他这么个大领导,个人推着购物车去超市购物?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稀罕场景?想想都蛮期待的!

  百合遗憾地撇撇嘴,佯装惊讶地问:“你会做菜吗?”

  “做菜?你说这些?”年与江停下来,举了举右手里的菜,狡猾地勾了勾嘴角:“给你买的啊,我这还不是考虑到你这位家庭主妇腿脚不方便,不过好像也不至于连做饭都受影响吧?你可别告诉我,你五谷不分啊!”

  “你才五谷不分呢!”想到昨天才买的那本菜谱,百合脸上哂,忙别过脸继续上楼。

  被他说中了,她真的点都不懂做菜!

  在家里爸爸妈妈宠她,几乎从来不让她进厨房,等她出门上大学了,家里又有了哥哥的女朋友,后来也就成了她的嫂子,更不需要她进厨房大展身手了!手机请访问:

  95第95章不容易

  何况肖睿曾经握着她白皙细嫩的手说过:“以后结婚了,洗衣做饭都交给我好了!我可舍不得让这么美的手沾阳春水!”

  不过,读研究生的时候,她倒是去林薇那里小露过几招,自然都是按照有图有步骤的菜谱来的。

  结果呢按照林薇的话说:你能把菜做熟已经不容易了!

  咳咳,看来,今天定要认真研究研究那本菜谱了!

  进门换了鞋,百合便踮着脚往厨房走,已经快十点了,再不准备做午饭,他或许真的会饿坏胃。

  进了厨房,看到地上,案板上满屋的狼籍,百合才记起昨晚正在做饭接到柳小丹的电话就跑了出去,留下了切了半的土豆。

  百合吐吐舌头,系好围裙,双手麻利地开始收拾。

  择,洗,切,还不忘时时看看菜谱上的配菜,百合忙得乐在其中。

  年与江轻轻走过来,看着她忙碌的背影,狭长的眸子弯了弯,悄悄从背后圈住了她的腰,将头抵在她的肩上,“没看出来,这个只会睡觉和狡辩顶嘴的小丫头,还真有两下子。”

  他温柔的气息喷在百合和脖颈间,酥酥痒痒的感觉让她微微惊之后,连忙合上手边的菜谱,转身把他往外推:“不准偷看我做饭,我会紧张的!”

  年与江瞧了眼案板上被切得薄厚不,粗细不齐的土豆,皱了皱眉:“你这是准备做薯条吗?”

  “啊?薯条?”百合大窘,脸上倏得飞上两朵红霞,更卖力地把他往外推:“不准质疑我的手艺,不告诉你我要做什么!”

  “好好好!那我出去等着你的杰作!”年与江看着她欲盖弥彰想掩饰的样子,嘴角勾起抹轻笑道,抬手刮了刮她的鼻梁,走出了厨房。

  百合满意地拉上厨房的门,回头看了看案板上的菜,撇撇嘴:不就是刀工差了点么!也不至于把我的土豆丝看成是土豆条吧?

  扫了眼旁边其他的菜,百合突然眼睛发亮,高兴地自言自语:“有了!跟大虾配在起,不就看不出土豆的大了?”

  大约个小时后,百合端着最后出锅的两道菜,走出了厨房,直到摆好饭菜和碗筷,也不见年与江过来。

  蹑手蹑脚走到客厅,远远就看见躺在沙发上已经睡着的他。手里还握着遥控器,电视上播着枯燥的财经新闻。

  年与江枕在靠枕上,双腿搭在沙发的扶手上,竟然也睡得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昨晚雨霏的事,肯定不光是让他滴米未进,夜都没休息好吧!

  百合轻轻走过去,看着他睡梦里那张无害的俊脸,心中微微动,慢慢地从他手里取出遥控器。

  突然,他长开臂勾住她的脖子,将她的唇压在了自己的双唇上,个贪婪的吻之后,发出慵懒低哑的声音:“甄大厨做好午饭了?”

  说着,他放开她,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百合羞赧地站起来,“难道你没闻到香味?”

  年与江故作认真地闻了闻,站起来拉着她向餐厅走去:“嗯,好像还真有香味。”

  待看到桌上那几盘还氤氲着热气的菜时,年与江迫不及待地坐下来,拿起了筷子。

  “不错嘛,我以为你是做土豆丝,原来是土豆条烧基围虾?”年与江夹起根土豆条,放进嘴里,煞有其事地品尝起来。

  “怎么样?”百合紧张地看着他,满眼期待。

  年与江嚼着嚼着,慢慢皱起了眉,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百合。

  百合被他瞧得更紧张了,“不好吃吗?是不是盐放多了?我,我口味比较重”

  “嗯不错,看着你用刀的样子,你能做熟我已经很意外了!”年与江轻笑着,轻描淡写地边吃边说:“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的烹饪上限也就是碗水煮泡面了,最多加俩鸡蛋!”。

  “谁说的?”百合不服气:“至少我还会切个火腿,放点青菜什么的”

  “嗯!不错!”年与江夹了块回锅肉,嚼了口,明明皱着眉却言不由衷地点点头。

  百合心中那个羞啊,可是又不甘心,直到每道菜尝了之后,才垂头丧气地放下了筷子:“虾太咸了,茄子没味,回锅肉炒糊了明明是按照菜谱做的!菜谱菜谱!最不靠谱!”

  “傻丫头!”年与江停下来,边津津有味地嚼着菜,边宠爱地看了她眼,“回生二回熟!”

  “你,你不嫌弃吗?我这么笨”百合撇撇嘴,带着赌气的口气。

  “我如果想找个会做饭的,直接娶大厨回来就行了!还要你干嘛?”年与江摇摇头,没想到这丫头自尊心这么强,“你不需要进得厅堂入得厨房,只要上得了床生得了娃就行!”

  “啊”百合心中羞涩,忙低头抓起筷子大口扒饭。

  “先吃完不管,后吃完洗碗!”年与江吃了两碗饭之后,放下筷子,邪恶地留下句话,离开了餐桌。

  “什么?”后知后觉的百合皱了皱眉,小嘴不满地块撅到了鼻子上。

  好狡猾的男人啊!

  收拾好厨房出来,百合以为年与江又睡了,却发现他在客厅的沙发上对着几瓶药水之类的东西研究着,见她出来,拍了拍旁边的位置,“来,给你按摩脚腕。”

  “不要吧,越按越疼!再说,我已经没那么疼了!”

  “过来!”年与江微微蹙眉,命令的口气。

  百合只好洗了手乖乖地坐了过去,任他脱掉鞋袜,将她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再把那刺鼻的药水抹在他的手心里,使劲搓了搓之后,再覆上她的脚腕,轻轻地揉捏。

  “疼吗?”年与江扭头,挑眉问她。

  他难得的温柔声音敲得她心咚咚乱跳,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不,不疼。”

  他的力道不轻不重,脚腕开始因为

章节目录